黑市和拍賣行不同!這纔是玩家們最愛光顧的地方,只是黑市應該是系統不允許的!沒想到《補完》裏還有羅倫這個‘非法’的NPC商業組織建立起來的,這裏面的寶物琳琅滿目。而且付款方式靈活,除了使用金幣外,還可以選擇用資源來做爲你的支付手段。

最重要的是羅倫黑市以物換物的交易方式非常普遍。

而黑市裏的物品的來源則是五花八門,每一件物品的後面可能都隱藏着一個巧取豪奪的故事。但這些NPC不會關新都不太關心,玩家來到這也將受到限制,因爲黑市裏一條重要的規矩就是“物品莫問出處”。

“這裏的守衛都是??級的啊?”我鬱悶地說。

Wшw◆ тt kǎn◆ c○

“你丫還想殺人越貨?”

“NPC除了雲鋒在我眼裏都是怪!”

“除了我們,這裏還有別的空間的玩家。”

“都不是簡單的玩家啊!”

羅倫黑市交易的方式也很簡單,玩家寄放在這的物品都標有一個底價,且編上號,高高的掛在黑色的專門櫥窗內。每個玩家看見自己合意的,就按要求寫一張羊皮紙,註明你中意的物品和你願意爲此付出的價格。統一交到黑市的櫃檯處。在黑市當天的交易結束時,出價最高的那位玩家就會獲是這件物品。

物品將會寄到玩家的空間背囊。

這種交易方式充分考慮了物品來源各空間的特點,買賣家的身分都不會暴露,而且賣家往往也會得到其滿意的價格。

不會拍賣行,每次叫價必須擡高5%價位,在羅倫黑市玩家都可以寫上比寶物底價多一個金幣的價格。運氣好的會,這個物品就會以接近底價的價格成交。賣家也不會太在意,畢竟這些物品很多來得輕鬆。

所以每天羅倫黑市收市之時,總會有聰明的玩價隨手寫上幾張羊皮紙,來碰一碰運氣。還有很多玩家都在私底下互相打探別人的口風,精打細算自己的價格。

這時一個西歐口音的玩家向我靠了過來。

“戴着!”一個聲音溫文的西歐女玩家,瞬間把一枚【毀滅之心】(黑色飾品,使毀滅系魔法詠唱時不被打斷)戴在我的拇指上!手法快得讓旁人不能察覺只能看到那女子撞了一下我的身子,估計是一名進階過的盜賊玩家。

術士系職業的極品飾品啊!是敲詐?是陰謀?是強買強賣?

沒等我反應過來,西歐女子已經拔腿便跑。但沒跑出多遠便被一大羣穿着紅色鬥蓬玩家擊倒!女子的慘叫聲在黑市的一角響起!黑市就是黑市,玩家間的糾紛NPC衛兵看都不看一眼。

我好生好奇便拉着遼劍靠到了後方偷聽。

※※※※※※※※※※※※※※

小赫:【☆_☆】花兒~~~~~~( ━ ━)+收藏~~~~~~~

小赫的異怨小說:

【血麟】書號22571

帶你領略暗黑的藝術! ! “Whore!快把【毀滅之心】交出來!不然你休想正常下線”身穿紅色鬥蓬的火精靈族玩家氣急敗壞地用腿猛踹女玩家的腹部。

“呃~你們這幫火精靈族玩家,就會以多欺少,沒有【毀滅之心】你們合不出神器【炙滅】我族很快會滅了你們!”女子忍着疼痛狂笑起“哈~哈~哈~哈”

“兄弟們給我搜!把她的空間背囊••••••”

我沒有聽下去拉了拉遼劍說“走,圾垃。”

“啊?我以爲你想救那女的。”

“什麼?我沒空見義勇爲!再說~”我揚揚了手上的戒指。

“啊?什麼時候的事?”

“就再剛纔,她冒險寧願把戒指給陌生人就是不願那幫人找到這戒指,所以我們走!”說完我將【毀滅之心】放進空間背囊,心想最近的人品真是爆發了【毀滅之心】這塊天上掉下的陷餅,不,是天上掉下的‘林妹妹’送的陷餅讓我暗爽不已。

“嗯,我還要給小蠻買禮物呢!她生日就到了不想拖了。”

2人轉身重新進入黑市裏,看遍了大堆璀璨的道具、武器、飾品之後,一隻雕工精緻,玉料不凡的【扉佩耳環】(延長飛行種族玩家30%的飛行時間)同時吸引了我與遼劍的目光。

“那個扉佩耳環很不錯啊!”

“嘿嘿,惡惡也看中?”

“豔夕和小蠻都適合!不過小蠻多需要~”

“果然夠兄弟!”

NPC黑市店員說“這件飾品是黑店顧客寄賣,你可以用羊皮卷競價,還可以用現品與玩家交換,羅倫黑店系統提供現品價值鑑定,系統將鑑定報告通知顧客。”

“哇,很方便!”

“那請你先讓系統鑑定下這個。”我將一塊高純度火精華祕銀交給NPC黑市店員,那可是我的鍛造術的最新成品!十個火焰精華才能精煉出一個。

突然我身後響起了一些讚歎聲,不知道什麼時候我身後已經圍了幾個看獵寶的玩家,這也難怪【高純度火精華祕銀】是能大大增強防具的魔抗性的鍛造品,用祕銀加強魔法抗性是戰士類職業對抗法師類職業高輸出的手段。

“稀有的祕銀專精玩家啊!”

“高純度!是高純度!”


一時之間一些體態BH的戰士都往我這一區靠了過來!

“不知道經不經得起系統鑑定。”

越來越多的玩家緊貼在我與遼劍的身後議論着。

“鑑定結果:高質鍛造品,建議起價爲5鑽石幣。”NPC黑市店員將結果宣佈。

遼劍在我耳邊小聲說道“【扉佩耳環】起價爲2鑽幣,一口價8鑽幣,剩餘時間爲2小時!”

高了一個半價位,這樣除了【扉佩耳環】我還可以挑選多一件物品。

NPC黑市店員“鑑定完畢,請問你要進行拍賣麼?“

“好吧,我將【高純度火精華祕銀】拍賣。”

“要給【高純度火精華祕銀】定下一口價麼?”

“不,不用!”

“時限呢?”

“定爲1個半小時。”【扉佩耳環】的時限也差不多了,我要確保【扉佩耳環】時限到前握有資金!

我話音剛下身後的人羣便炸開了鍋。

許多玩家從NPC黑市店員處領了羊皮卷後分散到各個角落寫下自己覺得值得賣的價位。

遼劍對這一場景不解“競拍就競拍麼,偷偷摸摸的?”

“誰都不願意對方在偷看我的出價!”此時一些職業的的‘幻視術‘鷹眼術’就大發神威了,紛紛窺探衆人羊皮捲上的報價。

隨後,更有玩家緊隨這我與遼劍,因爲在黑市我能隨時以最高價結束競拍或收回競拍物品。鍛造師對自己的最高產品只能是低產高賣,保持亞壟斷模式。

物以稀爲貴,對【高純度火精華祕銀】有濃厚興趣的玩家當然會緊隨不捨,有幾個戰士都決定按競價得出的最後價錢向我預定【高純度火精華祕銀】了。

被人盯緊的感覺就是不爽,但忙於挑選物品的我就不跟他們計較了。這時一對在黑市西區角落並不起眼的籠子引起了我的注意。

“鸚鵡籠”( 鸚鵡籠:玩家需供給1點基礎精神力完成認主)小型鸚鵡可攜帶一個空間囊的負重!

這對於玩家不能時時佩帶的道具而言,小型鸚鵡可謂是量身定做,玩家可以在昏睡的玩家倒地不起的玩家手上奪過裝備、道具但誰能召喚出別人的鸚鵡?

“圾垃,這裏有好東西!”

“鸚鵡籠100黃金幣起價!”

兩人四下張望,周圍沒有多少人對這個小型鸚鵡感興趣。我掏出自己的一張羊皮紙,寫下101個金幣的價格遞給遼劍。

沒想到我與遼劍的動作立刻造成了連鎖反應。

緊盯着我與遼劍的玩家紛紛向同伴們示意,羊皮卷像浪潮一般飛向NPC黑市櫃檯窗口。

“加價,加價他們都在加價。”看到這種狀況我心裏真是笑得合不攏嘴了,也暗自祈禱希望南非玩家進軍煉獄平原的的腳步能慢一些,【高純度火精華祕銀】將會是一條生財大道。

遼劍走近NPC黑市櫃檯時,那些競投玩家的心都提到了喉嚨上,當他們發現遼劍只是將羊皮卷塞入櫃檯時那些表情逗極了。

“搞什麼?原來他們是要參加競投啊?”

“白緊張,白出血了!”

“浪費表情啊!”

遼劍湊近NPC黑市店員“可不可以知道對競投【高純度火精華祕銀】的最高價現在是多少?”

“不可以,就算是【高純度火精華祕銀】的物主也不能競投價進行詢問,只可以選擇繼續競投或取消競投。

“原來是這樣。”遼劍轉身離開身後的目光又緊跟上來,看來【高純度火精華祕銀】今天真是搶手貨了。

果然一個小時過後【高純度火精華祕銀】以26鑽石幣的高價賣出,得到26枚鑽石幣後遼劍馬上將【扉佩耳環】以8鑽石幣一口價買下。

“這種飾品,我們種族的手藝者要多少就能做多少出來。”幾名西歐空間的玩家看到遼劍買下的居然是【扉佩耳環】立刻靠過來套幾乎。

“但是【高純度火精華祕銀】你們那裏還是很少吧?”知道對方的來意我纔不會給對方壓價的機會!

“我是西蒙,是我以26鑽石幣的價錢向你買下【高純度火精華祕銀】的,如果閣下願意我在此向你約貨,每份【高純度火精華祕銀】價錢定爲28枚鑽石幣,我向你收購50份!”爲首的西歐玩家很有大家風範。

“看來你們就是西歐空間三大種族之一的聖堂族吧?”

“中亞地穴獸魔族的族員果然不簡單瞭解過未來的對手!”

“即然是未來的對手,西蒙你爲何有信心向我約貨?忘介紹了,我是地穴獸魔族的炎魔。”

“難怪機械族的使者會敗興而歸碰到閣下那是他們自找的,雖然機械族與聖堂族是盟友,但在這個世上有這麼一句話——沒有永遠的朋友,沒有永遠的敵人••••••”

“所以我們的買賣只是一種雙贏!這樣吧,每份【高純度火精華祕銀】價錢定爲30枚鑽石幣,50份5天后交貨。”我向西蒙伸出手“成交麼?”

西蒙驚訝我的行事異於常人猶豫了一下後還是握過我的手“今天算是領教過閣下的談判技巧了,地穴獸魔族族長製做的【高純度火精華祕銀】值30枚鑽石幣這個價錢!”

“我會記得西歐的聖堂族是一個實力雄厚的種族!”

“那麼5天后,這裏!”

“準時交貨!”說完我與遼劍轉身走出黑市。


“惡惡這真是條財路啊!”遼劍感嘆道“1500枚鑽石幣!”

“做下這一筆,【高純度火精華祕銀】的價位也會下降了。”

“總之這幾天我們就混煉獄平原吧!”

“自尤倫與希落特之後我們也應該開拓疆土了!”

我與遼劍異口同聲地說道“目標!南非空間!”

接近傳送點時,遼劍突然大喝道“小心!”

一條紅影奔襲而至,快若疾電,一把標準的刺客匕首【鬼奪】直指我的眉心,快,狠,準,是一流的殺人身法+一流的殺人技巧。

可惜在遼劍的提醒下我做好了充份準備,渾黑鬥氣在瞬間完全釋放,那【鬼奪】的力道已經被抵消大半。

“想殺我便要付出代價!”我順勢一閃【霜寒毒咬】狠狠地插入了對方的肩頭,同時虛空狀態下的葛力古喬也將【竹葉蛇削】刺入了對方的背脊。

沒有遲疑刺殺者迅速將身上的【霜寒毒咬】與【竹葉蛇削】拔出,頓時,刺殺者的肩頭與背脊血流如注,在雷光火石之間原本是刺殺目標的自己反而着了目標的道。

神奇的是,刺殺者的人物像憑空消失一般在我與遼劍面前化爲空間裏動盪的波紋。

但遼劍畢竟是遼劍,他雙手迅速伸出,鐵爪鋼鉗般鎖住了空間裏那消失的刺殺者。


我執起地上的【霜寒毒咬】狠狠地刺入遼劍環抱住的‘空氣’裏“怎麼樣不能隱形了吧?”

遼劍狠踢一腳,任刺殺者在地上翻滾數次後才【火龍刃】指着刺殺這眉心,冷道“告訴我們你的目的!”

那刺殺者一聲苦笑,道:“大家都是玩遊戲,做刺客是我的愛好,肯定不會透漏任何消息,你要殺就殺。”

碰~!咔~!我起手便是兩錘刺殺者的雙手即刻被【厄暴骨殞】廢掉。

“先毀掉你人物四肢,處於流血狀態下,你的健康度能堅持多久!”遼劍順手兩劍廢掉刺殺者的雙腿。

刺客突然喉間一緊嘴裏像是咬破了什麼,四肢彈了幾下,化做數據流。

我與遼間沒料到這招“這麼狠?真是和拍電影一樣。”


“算了,去傳送點,走吧。”

“等等。”遼劍彎腰拾起刺殺者爆出的裝備“嘿,他死亡懲罰是爆掉了裝備!”

【鬼奪】(黑色匕首 150—200攻擊力 10%造成三倍致命傷害)

我看了一眼遼劍手中那把【鬼奪】笑道“不錯,天上的餡餅最近都在砸我們!”

遼劍“人品啊!” 《補完》系統歷——元年——第三百四十日——都澤亞空島——氣靈城

冥鋒在攻佔氣靈城後率領着部隊穿過氣靈之門,來到都澤亞空島!都澤亞空島是都澤亞半島上的雲上大陸,原本由高等氣靈族NPC統治着但地穴獸魔與流亡軍一戰後尤倫大陸上流亡玩家來到這並接過了統治權。

現在氣靈城的統治者是血影四人組,冥鋒的來到讓許久沒尤嚐到做‘人上人’感覺的血影四人憤怒不已。

氣靈城城郊,一座研究基地被建立起來,並升級爲再造城堡,這是人造人族羣的最高級指揮中心。血影疾四人也來到了氣靈城附近的一個堡壘,集合軍隊抵抗人造人軍隊。

蠻野動在血影疾身旁突然出現,血影疾吃了一驚,隨即氣惱地問:“你不去消遣,你來這裏幹什麼?”

蠻野動笑了,獨眼巨人的笑容並不好看,反而使人覺得恐怖“別看我平時得過且過,關鍵時刻我可是會一馬當先啊!”

“不用你,我們也會成功的。”娘娘腔血影姬一直不滿蠻野動的行事作風,只是無奈在長期的流亡生涯中他們只有這一個‘可靠’的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