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姐眉頭一皺,說道:“這件衣服,我先看到的!”

那位女生說道:“導購員,這件衣服,還有沒有第二件?”

一位導購員歉意地說道:“不好意思,這件衣服是手工製作的,只有一件。”

那位女生聳聳肩:“那沒辦法了,對不起,這件衣服,我要!”

蕭何就在不遠處看着,隱隱間覺得那位和洋姐爭衣服的女孩子很熟悉。

蕭何腦中突然靈光一閃,說道:“我嘞個去!那不是大小姐·······呸!那不是慕容仙嗎?”

齊白此時才小心翼翼地捧着兩米多高的購物包裝盒走進店中,大叫道:“蕭何!幫我拿一下!”

“自己看着辦!”蕭何直接跑向洋姐與慕容仙兩人。

齊白罵道:“臥槽!真沒義氣!耗子!”

齊白叫了半天也沒有聽到林浩的回答,齊白費力地轉頭看去,發現林浩正在和兩位看上去還不賴的女生搭訕。

齊白淚流滿面。

另外一邊,洋姐和慕容仙的爭奪儼然進入了**!

只見兩位頂尖美女絲毫沒有顧忌地對立着,一人拉着那紫色外衣的一角,吵個不停。

洋姐:“我先看到的!我買!”

慕容仙:“不行!我先說買的!”

洋姐:“你放手!”

慕容仙:“不可能!”

洋姐:“放!”

慕容仙“不放!”

洋姐“放不放!”

蕭何此時衝到兩人中間,一把抓過這間外衣,吼道:“兩個都給我放手!”

神話法律咨詢系統 蕭何!”

“蕭何!”

兩道呼聲再度引起了兩個女生對對方的敵意。

洋姐質問道:“你怎麼認識蕭何的?”

慕容仙絲毫沒有服軟:“怎麼?你是誰?蕭何跟誰認識還要你來管?”

洋姐怒了,吼道:“十字追魂棍!”

慕容仙也是玉指點出:“多羅葉指!”

蕭何無語了,這兩位大姐估計還沒轉換好角色,以爲此事自己還是那位縱橫《江湖》的NB俠士。

“洋姐!”

蕭何用眼神示意洋姐不要太過了。

洋姐還是算比較聽蕭何話的,也就保持了沉默。

蕭何轉身問道:“大波妹,哦不!慕容仙,你怎麼會在這?”

慕容仙一臉鄙夷地說道:“上次都說了我住在重慶,你還問我爲什麼在這!”

蕭何:“我靠!那都是十幾章時候的事情了!現在都九十七章了!我哪有那麼好的記性?”

慕容仙擺擺手:“算了,蕭何,這件衣服,我要!你要是不給,我以後就不在遊戲裏幫你了!”

蕭何大叫:“我靠!大波妹你丫敢威脅我?”

慕容仙撅着嘴脣,一臉得意地看着蕭何。

“好吧。”蕭何想到一直以來,慕容仙對自己的幫助都很大,而且,當初也是自己拿走了原本屬於慕容仙的隱祕資料,欠她的倒是有點多。

蕭何說道:“這樣吧,慕容仙,這件衣服你給洋姐,過幾天,我做一件一模一樣的給你!”

洋姐驚訝道:“蕭何!”

慕容仙試探着問道:“你·······行?”

蕭何拍着自己的胸口:“男人,不會說自己不行!”

慕容仙皺着柳眉想了一會兒,點了點頭:“好吧,留下你的電話、地址、身份證、指紋······”

蕭何:“停停停!大小姐你審犯人啊?還要錄指紋?”


慕容仙天真地眨了眨眼:“我怕你騙我!”

蕭何無語了,交代出了自己的電話、居住地址、身份證號碼、指紋,以及內褲的顏色·······

慕容仙問道:“對了,接下來你準備去哪?”

蕭何答道:“天明湖!”

慕容仙:“你也準備休息一下?”

蕭何說道:“別告訴我你也要去!”

慕容仙點點頭。

蕭何:“神啊,救救我吧!”

此時林浩帶着印茜和小芯也走了過來,說道:“蕭何,怎麼這麼慢?”


慕容仙捂着手:“天榜高手骨瘦如柴?江湖第一煉藥師薰衣草?這······古金女神落夕?蕭何,這,都是你朋友?”

蕭何點了點頭。

“咦?”看到臉蛋比洋姐還要勝過一籌的慕容仙,林浩猥瑣的丹鳳眼睜得老大!驚呼道:“臥槽!天榜第三慕容仙!蕭何!你咋認識的?我去哦!你好你好,我叫林浩,請多指教!”

“哦哦哦,請多指教!”慕容仙怯怯地伸出手,沾了林浩的右手一下。

印茜和小芯也上前與慕容仙握了手,蕭何則在一旁作介紹。

“我滴個神唉!我看到了什麼?慕容仙!”

遠處的齊白直接把兩米多高的購物盒子拋向空中,撲了過來!

“碰!”

慕容仙一個乾淨利落的過肩摔,留下了在地上哀嚎的齊白。

好半天,齊白才勉強爬了起來,說道:“爲什麼,現在的女生武功都這麼好!幸好老子身體結實,不然,鐵定散架!”

蕭何搖了搖頭,蹲下身,拍着齊白的肩膀:“兄弟,明年的今天,我會給你燒紙的!你今天,真的會散架!”


說完蕭何指了指一旁散落了一地的購物包裝盒,正是齊白一時激動拋開得!那裏面,百分之九十都是洋姐的!


齊白隱隱間聞到一股腥風血雨的味道,不由得留下了一滴冷汗!

“姓齊的!老孃廢了你!” 蕭何一行人在購物之後,坐車去往天明湖。當然隨行的,還有偶然遇見的慕容仙。

到達天明湖的時候已經是傍晚。原本蕭何一行人計劃的是要遊天明湖的,但受到齊白強烈的抗議!

齊白捧着超過60斤的東西走了一天,早就筋疲力盡了,看上去像吸了幾斤鴉片似的,蕭何等人這一天下來也逛得有些累了,所以,幾人決定先在酒店住一晚,明天再去遊玩。

蕭何幾人現在在《江湖》裏撈了不少票子,雖然算不上什麼鉅富,但奢侈一下還是問題不大,所以一人要了一個豪華套間!

蕭何回到自己的套間中,看着眼前這裝修典雅的房間,50寸的彩電以及那張3X3的大水牀打的時候,終於感受到,這段時間在《江湖》中打拼所留下的疲憊。

生活,不能總是忙碌,偶爾,應該停下前進的步伐,觀賞一下路邊的風景,否則,往前走了,就回不了頭。

蕭何躺在了水牀上,感受着四周的柔軟,一陣愜意涌上心頭。

突然,蕭何似乎想起了什麼,從牀上起來,撥打了酒店的服務電話:

“服務員,給我找一些衣服的布料!要好的,純白色的,再來一張2X2規格的紫色輕紗,還有一些針線什麼的。對!錢是小事,你速度一點就行!”

能在五星級酒店住豪華套房的人,至少都是有點“金底”的,又可以拿點回扣,酒店的人員當然樂意去辦蕭何的要求。

剛過5分鐘,蕭何的門鈴就被按響了。

送東西來的是一個還有幾分紫色的年輕女人,當然,這位女人也在語言中隱晦地表示願意侍寢云云。

不過,蕭何工作室裏的三大美女不知道比這位願意獻身的女人好看多少!更何況遊戲中海有慕容仙、王清雅,就算是次一點的紫玲瓏、小蝴蝶什麼的,都比這位女人漂亮幾分,所以,蕭何連曠世奇學“柳下惠附體”都沒用,就直接把她請出了房間。

蕭何取出那女服務員送來的針線,把絲線放到嘴裏抿了一下,熟練地穿進了針孔,順手再拿起了一塊手感頗好的純白布料,感嘆道:“好久都沒有做過衣服了,不知道手藝是不是下降了!”

蕭何小時候與他師父一起生活。有個除了武功什麼都不會的師父,蕭何自然是從小就學會了很多生活技能,做衣服,就是蕭何比較精通的一項。蕭何和他師父的很多衣服,都是蕭何一針一線做出來的。而且,蕭何做衣服的時候總會有些靈感,做出的衣服看上去非常地舒服,走在街上,回頭率都不小。

蕭何只在那白布上來回穿了幾下,隨後就拿出一把剪刀,行雲流水般地開始剪裁。

蕭何的手速很快,一番製作之後,已經隱隱可以看見衣服的雛形了。

“砰砰砰!”

“蕭何!開開門!”

蕭何如果沒有分辨錯誤,聲音應該是印茜發出來的。蕭何走去打開門,問道:“印茜大美女,找小弟有什麼吩咐?”

印茜宛然一笑:“蕭何,你又貧了!喏!小芯做的夜宵,給你送過來!”

蕭何看着眼前的幾盤菜,色香味俱全。蕭何無語了:“我說,你們是閒不下來麼?我們現在是在度假,這五星級酒店難道還點不到吃的?”

印茜搖搖頭:“五星級酒店裏的菜,還不一定有小芯做的好吃嘞!而且,也怕口味你吃不慣啊!”

“好吧!謝了啊!”

“沒事,我只是跑路的!咦?蕭何你屋子裏怎麼這麼多布啊?難道·······”


印茜難以置信地捂住了自己的嘴,說道:“蕭何!你!你就算是想了,也不要這麼狂野吧?把人家女孩子的衣服撕成一塊一塊的!明天那女孩兒怎麼出門啊?”

蕭何翻了翻白眼,說道:“都什麼跟什麼啊!我在做衣服呢!”

印茜聽到這句話,看蕭何的眼神就像看到鬼似的,說道:“蕭何,你,做衣服?”

蕭何:“咋了?不行?”

印茜賊頭賊腦地鑽進了蕭何的房間。

“我纔不信呢!肯定是跟齊白那大色狼一樣,打電話叫專業人士來解決生理問題!”

印茜走了一圈,沒有發現沒穿衣服的女人,倒是發現了蕭何正在做的衣服。

印茜捧起那已經完成了八分的紫色外衣,驚呼道:“天啊!蕭何你還是人嗎?你一個大男人,做的衣服這麼好?而且,這,這時間也太短了吧?”

蕭何擺擺手,謙虛地說道:“沒,花了四十分鐘呢!這次算久的了!”

印茜:“你還真不謙虛!”

印茜的吐槽,蕭何一笑帶過,說道:“對了,印茜,幫我從洋姐那把今天買的那件紫色大衣拿來,這衣服的輪廓是做好了,但是花邊紋理什麼的還需要處理,我需要拿來對照一下。”

印茜漂亮的大眼睛裏閃爍着強烈的好奇心,問道:“蕭何,你還真是積極啊,下午才答應了那位慕容仙,晚上就開始做,是不是·······對人家有意思了?”

蕭何心中沒來由一顫,說道:“哪有的事!只是,答應了人家的事情,總要做到啊!”

印茜狡黠地笑道:“蕭何,我在你的眼神裏,看到了兩個字——說謊!”

蕭何連忙推着印茜出門,說道:“小女孩子問那麼多幹什麼,快去拿衣服來!”

“碰!”

推走了印茜, 蕭何直接把門關上了!

“MD,老子爲什麼心裏有點抖呢?嘶·······不科學,肯定是今天太累了,嗯,早點把衣服做完,早點睡覺!”

第二天一大早,蕭何等人聚在了一起,準備去天明湖上划船。

臨走前,蕭何拿出了已經做好的衣服。

蕭何根據慕容仙的身材和氣質,稍稍改動了衣服的一些細節,讓這件紫色外衣與慕容仙更加相配。

當慕容仙看到蕭何拿出衣服時,不由得尖叫起來:“蕭何!你這麼快就做出來啦!”

慕容仙看着蕭何,發現了蕭何臉上那深深的很眼圈和眼睛裏的血絲。

慕容仙弱弱地問道:“蕭何,你,這衣服,你做得很辛苦吧?”

蕭何毫不在意地笑了笑:“沒事,這黑眼圈是昨天晚上熬夜看電影看的。”

蕭何說的,自然是假話。昨晚做衣服的時候,爲了能更加凸顯慕容仙的氣質,蕭何是改了不少,改了又覺得不滿意,然後又改。如此循環,當蕭何真正滿意的時候,天已經亮了。

蕭何說道:“穿上試試吧。”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