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皇子被殺,大皇子肉身被毀,九位通神境後期的強者死去,帝國武院這一回可算是損失不小。

就在這些人感慨之際,康家的家主康卓,卻收到了屬下的消息。

「你說白風不知道什麼原因招惹到了天罰,被天罰之類劈中了,現在已經陷入了重傷瀕死的狀態?」康卓眉頭一皺:「這事情還真是有些詭異,好端端的他居然會招惹到天罰,不過他既然已經重傷瀕死你為何不動手殺了他,你的武道修為也有顯化境,殺一個瀕死的通神境武者不難做到吧。」

「回家主,白風身邊尚有一個女人保護著他,這個女人也是一位通神境的強者,屬下不敢輕舉妄動,所以只得回來稟告家主。」一位屬下說道。

康卓點頭道:「原來是這樣,沒想到這個白風倒是艷福不淺,不過眼下他不管有沒有人保護都是斬殺此人的最好時機,康秀成,康田,你們兩個人走一趟,去取了白風的首級,相信以你們兩個通神境的修為對付一個已經瀕死的白風應該沒有問題。」

「家主放心,我們一人牽制那個女子,一人去殺白風,保准萬無一失。」有兩位康家武者走了出來,其中一位叫康秀成的武者拱手回道,言語之中充滿著自信。

一個快要死的白風若是都拿不下的話那他這輩子算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速去速回,辦事利落點。」康卓揮了揮手道。

既然這個白風都快要死了,那他也沒有必要親自出馬,遭到了天罰攻擊的武者,就算是這時候沒死,估計也就剩下半口氣了,構不成任何的威脅。< 然而就在康秀成和康田兩人剛剛動身的時候,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轟隆隆……」整座雲頂天宮劇烈的晃動起來,比武場上一道巨大的口子陡然裂開,而以這裂縫為中心,無數的裂痕向著四面八方延展開去,這裂痕出現的速度之快讓所有了都始料未及,僅僅就只有幾個呼吸的時間裂痕便貫通南北,蔓延整個雲頂天宮。

「這是怎麼回事。」有人驚呼了起來,場面也開始有些混亂了。

東天霸這時候猛地站了起來,有些惱怒道:「他娘的,天罰出現壞了這個空間的平衡,眼下這個空間要崩塌了,這是一個無主的空間,主人死了,如今出現了損壞便無人可以修理,只能任由這個空間崩塌,那個死掉的龍居居然連這點都考慮在內,可惡,若不是天罰打亂了天地平衡,害老子沒有辦法天人合一,感知萬事萬物,不然豈會連這點小算計都琢磨不透。」

「院長,這下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趁著空間沒有徹底的崩塌趕緊離開,你們想死在空間塌陷之下,化作虛無么?」東天霸說道。

「可是雲頂天宮怎麼辦,這裡可是擁有著許多秘密和寶物,若是也回歸虛無那太可惜了。」

東天霸臉色一凝:「老子將雲頂天宮搬出去,搬到帝國武院去,能搬多少幫多少,你們去把其他人帶出去,今日經此一事,帝國武院只怕要名譽掃地了,南山帝國的威嚴也將蕩然無存,這個龍居帶來的麻煩還真是不小。」

「轟隆隆……」雲頂天空開始崩塌了,堅實的地面開始失去了控制在這個空間之中晃動起來,天空之上也多出了一道道漆黑的口子,這道口子隨著時間的過去不斷的被拉大,所過之處一切的事物都被這黑暗吞噬。

有見識的武者知道,這是空間崩塌,若是不儘快離開的話縱然是天人境的大能也會葬身於此。

不過天人境的大能肯定能夠離開,通神境的武者也可以,但是顯化境武者可就未必了,要知道這個空間坍塌的速度非常快,沒有人希望最後一個離開,肯定會起一番爭執,到時候只怕會有不少無辜的顯化境武者死在這裡。

至於什麼比試不比試的那裡還有人顧及。

逃!

無數的武者化作了流光向著雲頂天宮的大門直接掠去。

不過這裡發生的一切事情都和白風沒有關係也和香香沒有關係,因為他的朋友在外門比試結束之後就已經離開了,這其中也包過憐彩兒,後面的比試因為是內門的緣故,很多不相干的武者都提前離席了,他們沒有想到自己的提前離席現在卻是避免了一次危機。

天居峰上!

香香此刻已經帶著白風回來了,如今帝國武院已經是亂糟糟的,到處都有動蕩,如果不是一時間沒有其他地方可以去的話她並不想帶著重傷的白風到這裡調養,誰知道外面的**會不會波及道這裡來。

可現在也沒有其他辦法了,不過好在她的武道修為已經突破,倒是無懼大部分的宵小之輩。

香香徑直來到後殿,將男人小心翼翼的放置到軟榻之上,此刻眼中的焦急之色卻又化作了驚喜,不為別的,可是這個時候白風的傷勢正在恢復,是的,在恢復,原本幾乎要破碎的身軀在短短的趕路之時已經差不多恢復了,至少不會擔心這剩下的半截身子會突然崩碎。

「太好了, 都市修真高手 ,他一定能夠恢復過來的。」香香這才擦了擦眼淚,頓時充滿期待起來。

此刻的白風雖然只有上半身一半身軀,但是那傷口處的血肉卻是不斷的蠕動,那失去的身軀正在以一個肉眼可見的速度重新生長出來,這樣的生命力和恢復力,若是被其他武者看到了定然會大吃一驚,因為這樣的傷勢已經足以讓一位武者死上個七八遍了。

實際上白風也是運氣好,擁有掌控雷霆的神印,天罰之力所化的黑色雷霆本質上也是雷霆的一種,這種毀天滅地的力量又經過幾番削弱,最後落到身上已經所剩無幾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在白風將要死去的時候,神劍離手又幫他分散了那僅剩的一點力量。

如此之下方才沒有在之後的傷勢之中死去。

既然人沒有死,那麼不滅身的強大也會隨之體現出來,傷勢儘管嚴重,但是在這樣恐怖的恢復力面前相信用不了多久整個人就會再次的恢復如初。

「恢復傷勢需要足夠的氣血支撐,丹藥不能少,對了,丹藥……神血丹。」香香頓時想起了什麼,急忙記起了白風手中有一種瞬間恢復傷勢的丹藥,但是隨即卻又發現,白風手中的儲物扳指不見了。

「被那天罰之力摧毀了。」

香香咬了咬嘴唇,有些無奈起來,那麼好的丹藥放在儲物扳指內一起跟著被摧毀,不止如此,連斬龍刀也被摧毀了,現在可以說是一無所有。

「那些東西沒了就沒了,都是身外之物,你還有我,現在你受了傷我會照顧好你的。」

既然找不到那神血丹,香香也沒有氣餒,而是給男人喂起了血晶丹,用來補充身體的氣血,她的儲物玉鐲之內擁不少丹藥,眼下倒是不怕消耗,取出大把的丹藥之後用勁氣震碎小心翼翼的送入男人的嘴中。

血晶丹被吸收之後立刻化作了龐大的氣血精華充斥著白風的身軀。

白風的不滅身可不會虛不受補,此刻大量的氣血精華湧來立刻就加快了他的傷勢恢復,這恢復速度至少是之前的數倍,那不斷蠕動的血肉以一個驚人的速度生長起來,很快手臂,雙腿就在迅速的生長著,按照這種速度兩個時辰之內就能完全康復。

見到一切的情況都在好轉,香香才大鬆一口氣。

不過當她看到男人身下原本已經消失的偉物竟也在迅速恢復的時候,俏臉上不由露出一絲紅暈,腦海之中不由的想到了以前白風在這軟榻之上肆無忌憚的寵愛自己的情景,那時候自己欲拒還迎,嬌羞難忍,彼此之間可以說是快樂無比。

「你可得快點好,若是你醒來,我以後什麼都依著你。」香香輕聲說道,同時也不忘記繼續給男人喂補丹藥,加快傷勢的恢復。

而此時此刻。


白風的識海之中,他的意識漸漸恢復了過來。

「我死了么…….」他恍然記得自己被天罰之雷擊中的那一刻自己的意識已經消失了,那種情況之下自己應該不可能活下來才對。

「你沒有死,這裡是你的識海。」一個冷冰冰的聲音忽的回應了他。

「誰,是誰?」

白風猛地驚醒了過來,他睜開了眼睛,卻看到自己以神魂之體出現在了意識海中。

「是我。」聲音響起的那一刻,一條青色的巨龍從他的頭頂之上落下,盤旋在了他的眼前,一顆巨大的龍首目光灼灼的盯著他:「因為你的緣故我的本體受到了天罰而毀去,現在只能寄生在你的識海之中,等你恢復傷勢之後儘快放本龍出去,你的識海不是一個好地方。」


白風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這條巨大的青龍覺得有些眼熟,腦海之中忽的想起什麼,驚道:「斬,斬龍刀?你是天青斬龍刀。」

「不錯,是本龍。」青龍冷冷道:「當年武聖僧擒下本龍把肉身練成了寶刀,蛟魂封印在那刀內,曾承諾本龍,只要斬龍刀吸收了足夠多的敵人氣血精華,本龍就能再次凝聚身軀,恢複本體,並且承諾將持刀之人吃掉。」

「為何要吃掉持刀之人。」白風如果不是神魂之體的話現在額頭上已經冒出了冷汗。

自己斬龍刀居然如此危險,以前拿在手中還真沒有察覺出來。

青龍說道:「因為能讓本龍恢復真身之人,必定手持斬龍刀殺人無數,武聖僧覺得這會是一個惡人,當有報應。」

「是這樣……」白風自嘲一笑:「武聖僧還真是想的周到,怕我人魔,留下你來桎梏我,不過我記得你只是一條青蛟而已,怎麼現在化作了青龍。」

「你當初持刀斬神屍,神屍無恙,卻讓本龍吸收到了神血,和那條黑蛟一樣自然蛻變了,說起來本龍還得感謝你。」青龍說道。

白風輕輕一笑:「我還真沒有想到當時身邊我會有兩條龍,眼下你的本體還未化作龍軀就毀在了天罰之下,現在你打算怎麼做?」

「自然找過一具肉身借屍還魂。」青龍說道。

「龍軀找得到么。」白風說道。

「武者的也可以。」

白風頓時神色微變:「你該不會是想找我的吧。」

「你的肉身修為不錯,本龍是看著你成長起來的話,說實話很符合本龍的要求,但是現在本龍卻做不到,你的身軀之內到處充斥著雷霆之力,平時有神印鎮壓自然無礙,若是本龍搶奪你的肉身,神印力量會暴亂,到時候本龍會死。」青龍說道。

「你倒是一點都不隱瞞。」

青龍說道:「本龍不屑於說謊話,本龍現在要和你做一筆交易。」

「什麼交易?」白風看著這條巨大的龍魂道,從這神魂之力的感知之下他可以知道,這青龍龍的武道修為已經達到了通神境後期。

雖然境界和自己一眼,但是他知道自己絕非這青龍的對手。

大妖的實力本身就強勁,更何況還是龍,實力碾壓同階武者十倍都不是問題。

青龍那龐大的身軀遊動在意識海中,開口道:「你的肉身還差一個點就達到了不滅身的巔峰,滴血重生,到時候本龍需要你用自己的鮮血創造出一具肉身來供本龍使用,作為交換,本龍可以附著在你的身上保護你的神魂安全。」

「神魂安全?」白風有些不解。

青龍帶著幾分嘲笑道;「你還真是什麼都不知道,武者到了通神境之後最重要的不是肉身了,而是神魂,肉身滅了神魂還能存活下來,但是神魂滅了那可就真的死了,真正的通神境強者都會神魂攻擊的手段,這些攻擊夾帶在普通的攻擊之中,你若是不能防禦遲早會被轟散神魂,而有本龍護身就不用擔心了,龍魂的強大不是你能想象的。」

「這麼說來你會成為我身上的另外一面盾牌,保護我?」白風說道。< 白風如今已經是通神境武者了,自然能夠感覺出這青龍的話是真是假,是否有什麼對自己不利的意圖。

很顯然這青龍沒有說假話。

和當初的那黑龍一樣,行事直來直去,不拖泥帶水,也不屑於說假話,龍族還真是有些耿直,不,應該說是龍族有著其他妖獸不具有的高傲。

「好,答應你了。」白風沉思了一下應道:「一具肉身我會給你,但是同樣的也希望你履行好自己的諾言,別附著在我身上弄出什麼事情來。」

「你以為本龍很喜歡附著在武者的身軀之上么,只是本龍身為魂體,若是不找肉身依附的話魂力會不斷潰散,實力減退,你別把你自己看的太重了。」青龍重重一哼。

「轟隆~!」

但是它這一哼,識海的上空卻又一道雷霆落下,準確無誤的砸在它的身上,然後痛的龍吟一聲。


「這是怎麼回事,我沒有攻擊你的意思。」白風皺起了眉頭,他自己的識海按理說都是由自己控制才對,根本不可能出現控制不了的情況發生。

青龍飛舞盤旋了好幾圈方才道:「是天罰,天罰之力讓你的神印吸收了,而神印是能吸收外界力量反哺自身的,你應該知道。」

「我以前有過這種情況。」白風點了點頭,神印的確是可以吸收雷霆之力回饋給自己,增加自己的力量。

不過他已經到了極限,力量不能再增加了,所以才放棄了神印這個用途,眼下這個用途只有當他武道修為突破的時候才有用,可以極大程度上提升自己的極限。

「神印這次吸收的力量有些特殊,在你自身不知道的情況之下改變了你的神魂,你可以看看自己的神魂,相信會明白本龍話中意思。」青龍的聲音回蕩開來。

白風聞言立刻觀察了自己的神魂。

這一刻他有些愣住了。

自己的神魂的確已經不能算是神魂了,眼下的神魂之軀居然是有無數的神魂匯聚而成的,雷霆之力代替了自己的全部,而且這股雷霆之力居然沒有把他的念頭摧毀,反而融入在了一起,他現在念頭就是雷霆,再也不分彼此了。

「怎麼會這樣?」白風有些凝重:「如此一來那麼以後修行豈不是要變的和常人不一樣,我現在的神魂已經不叫神魂了,叫雷魂還差不多。」

神魂化雷,這樣的事情只怕古往今來沒有武者有過這種情況。

神魂是武者的念頭意志匯聚而成的,本身就是一種虛幻的力量,眼下融入了雷霆會中還真不知道是好是壞,說不定今後修鍊會因為這雷魂而受到影響,運氣差的話可能這輩子都沒有辦法再突破通神境了。

這純粹是屬於修行道路上的異變。

當然,也不是所有的異變都有壞處,有些異變還能給武者帶來意想不到的好處。

只是不管是壞處也好,好處也罷,白風都有些頭疼。

因為一旦異變了,自己今後的修鍊就得摸索了,再也沒有辦法借鑒以前武者修行的經驗。

「你的神魂和雷霆融入到了一起,今後你的神魂將會攜帶雷霆之威,任何與你交手的武者在神魂對拼之上都會處於下風,被你剋制,簡單來說就是你的力量增強了。」青龍看出了他的疑惑開口道:「不過你的神魂力量今後都要依靠神印,神印一旦失去你的神魂將會暴亂,立刻慘死。」

「這樣……」白風有點在意起來。

看來以後不這神印就是自己的性命了,只能被自己握在手中,絕對不能有任何的差池,不然不但肉身會因為雷霆之力的暴動而泯滅,就連神魂也是如此。

可以說,今後的修行不管怎麼樣,白風都只能一條道路走到黑。

「既然你的意識已經恢復了,那就醒來吧,本龍要離開這個地方了。」青龍這話說完龐大的龍魂在識海之中漸漸變淡,變淡,最後白風感覺青龍的神魂離開了識海,隱藏在了自己肉身之中。

沒有肉身的青龍,需要借白風的肉身來保存神魂之力。

等白風的肉身修為達到滴血重生的地步,就能為它創造一具武者的肉身。

白風也明白為什麼青龍會選著自己,很簡單,自己的肉身足夠強大。

若是肉身修為達到了不滅身的巔峰,那絕對比絕大部分的大妖肉身還要強,更別說那驚人的恢復力了,青龍想要復活就必須獲取一具肉身,妖獸也好,武者也罷,但是尋常的肉身太過脆弱,豈能承受那龍魂之力,所以必定對肉身有著很嚴格的要求。

之所以選擇白風,無非是因為白風正好就在身邊罷了,青龍自然也不會捨近求遠,放棄白風這個機會。

就在他昏迷的這段時間內,有兩位通神境級別的武者此刻卻從真武大殿外的空間門戶之中沖了出來。

他們不是第一個逃離雲頂天宮的武者,只是和其他了不一樣,他們有著自己的目的。

「真是倒霉,好好的一個雲頂天宮居然這個時候崩塌了,還好我們及時走了出來,要是離開的慢一點的話只怕會被埋在在那個空間之中。」康田罵了一聲又問道:「你看見家主出來了沒有,我們康家的其他人沒有危險吧。」

一旁的康秀成說道:「一個空間崩塌還威脅不到家主的安全,我們都能安全的離開那裡,難道家主不能?別管這個了,我們有任務在身,趕緊去天居峰取了那個白風的人頭,剛才一些事情已經耽擱了不少時間了,我怕時間久了會有什麼變數,畢竟這個白風也是通神境武者,他身邊的女人也是,如果等他恢復了過來我們還不一定能順利的完成這個任務。」

「你也太擔心了吧,挨了一道天罰, 傲嬌系統:農門醫妻好潑辣 ,免得死灰復燃。」

「走~!」

這康家的兩人沒有遲疑立刻直奔天居峰而去。

在來之前麾下的人已經打聽好了一切,這其中自然也包括天居峰的位置,所以他們一路之上沒有浪費任何的時間。

很快,一座很是氣派的巨峰便呈現在了眼前,以通神境武者的速度,這點距離根本用不了多久。

「感覺到了么?」 豪門萌寶:總裁情陷替孕妻

康秀成點點頭:「一頭大妖,大鵬鳥,一個通神境初期的武者,是那個女人的氣息,白風的氣息感覺不到,可能和你說的那樣已經神魂俱滅,只留下一具肉身了,不過就算只剩下肉身我們也要取了他的人頭。」

「直接殺過去,那女人擋不住我們的。」康田立刻向著山頂俯衝而去,同時長嘯聲響起:「交出白風,我康家可以饒你不死。」

「噶~!」紫金大鵬鳥感受到了敵人,立刻振翅飛起想要阻擋敵人。

「一頭顯化境後期的大妖也敢放肆,滾開。」康田隔空一抓,蒼穹之上一陣扭曲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手掌,狠狠的對著大鵬鳥拍去。

一聲悲鳴聲響起,這頭足以在顯化境之中稱王稱霸的大妖連反抗的力量都沒有直接就從天空之中栽落了下去。

這是境界的差距,縱然是大妖也沒有辦法彌補這差距。

後殿之中的香香已經感覺到了外面的動靜,臉色不由驟變。

「康家的通神境強者,而且還是兩人……這,這下怎麼辦。」她看著還在昏迷之中的男人頓時焦急萬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