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好吃。」曲凌鋒撫上了母親顫抖的手,將肩膀聳動的年輕媽媽抱在了懷中,輕輕拍她,「我不會輕易離開的,我保證,母親。」

「我信你。」唐母掩去眼底的濕潤,笑眯眯地捏了幾把兒子的胸肌,「帥呆了,兒子,這得迷丟了多少人的魂兒?」

「是么,沒那麼誇張。」只要能迷丟一隻松鼠的魂兒就夠了,其他人怎樣,與他無關。

「這些年有沒有心儀的伴兒?國內國外的都行,咱家開放,不在意國籍和年齡差距那些有的沒的。」

「這個……嗯,如果確定下來,會第一個告訴母親。」曲凌鋒向她保證。

年齡和國籍都是小事,最主要的是性別,還有血緣關係。

曲凌鋒心中一嘆,看來自己和然然是要刷新家中那個所謂「開放」的底線了。

曲爹走過來,把還在賴在兒子懷裡大吃豆腐的老婆給拽了出來,無奈道,「別給兒子施加太多壓力,感情這東西要靠緣分。」

「哪有施加什麼壓力?我這不是讓凌鋒放寬心隨便找么?我們家又不需要政治聯姻來鞏固什麼,你別總沒事找我茬,是不是嫉妒兒子比你帥?」

「這都什麼和什麼。」曲爹頓時哭笑不得。

曲衣然聽得囧囧悠神,小手不知道何時被哥哥的大掌給包裹住了,完全不給他任何苦澀退怯的機會。

「然然,一切有我。」母親還年輕,父親正直意氣風發之時,再生一個絕對不是問題。

他們家,除了需要一個正常的繼承人外,的確不需要找某某聯姻攀親鞏固上位。

不用擔心弟弟腦頂會被扣個XXX家未婚女婿的帽子了,曲凌鋒心中十分愉悅。

慢慢來,不急,他和然然的時間還很多,而且有些事情,還沒有正式見光。

因為信任,所以不問。

不問,卻並不等於什麼也不知道。

「哥……等時機成熟,我會跟你坦白的。」現在,還不是時候。

「好,我等著。」

此時此刻,心與心親密無間的。

作者有話要說:

見到了很多生面孔,非常高興這個文能認識大家,末日的第二更,咩……你有沒有變喪屍呢?如果沒有的話,與我一同期待下一章然然要接手家族的娛樂公司了,究竟為什麼呢?呵呵呵……


PS:今晚有可能會有更新,明天也許要半夜更,後天估計夠嗆,蓮妃這兩天不在東京,隨身設施不給力,我會盡量用手機回復大家的留言,難得有很多末日想要住進然然玉中的妹子,一個也不能放過啊!!

本來想要加更和開新坑的計劃,也因為人不在東京泡湯了……等咱回顧QAQ 謙達的新聞在兩天之內迅速席捲了各大媒體。

這下已經不只是當地人聞風而動,今早開盤謙達地產即跌停。甚至可以看到謙達的寫字樓下有成群的集會抗議。

而於此同時,坐在大廈頂層的許謙在電話里說:「你這是要食言?」

許知晗笑了一聲,「我沒有。」

「那這是什麼意思?」

「我沒有動手,也沒有公布出當年你做的事的證據啊。」

許謙深呼吸一口氣,「好,許知晗,你可真是我的好兒子。你說吧,你要什麼?」

電話里出現了長久的沉默。

他想要什麼,許謙以為呢?

「我什麼也不想要。」許知晗說,他就是想看著許謙不好過,他就好過了。

僅此而已。

然後利落地掛斷電話。

孟蕘也是驚訝於一夜之間許知晗的動作之快之狠。

「我們這樣……會不會把他逼得太急了?」

許知晗坐在病床前,摸了摸她的頭髮,溫聲道,「你不了解他,他比你想象中的能忍多了。」

===

是夜,本地報紙的娛樂版公布了一條謙達官方發布的消息。

謙達地產的大公子和君景國際韓君亞正式宣布訂婚。

無人不以此為笑柄。

正經嚴肅的房地產投資公司竟然在娛樂版上如此公式化地發布公告,說不是想「沖喜」都沒人信。

蕭綴的肚子已經開始顯出輪廓來。

顏舜禁止了一切電子產品的私自使用權,每天只允許她看一個小時手機來與外界保持聯繫。

所以每天家裡的卧室和客廳都堆滿了各色報紙雜誌。

她看到那個大字標題和整整佔據一個版面的介紹兩公司雄厚財力和誇獎這位韓小姐如何年輕有為又漂亮的文章,狠狠地皺了皺眉。

她伸手捅了捅在切菜的顏舜,「誒,你們家和韓家熟嗎?」

顏舜想了想道,「論商業地產,不是蕭家更熟嗎?」

蕭綴想想也是這個道理,可她打小就看不慣韓君亞。

這種學霸標杆在無論在哪個圈子都是不被混吃等死的人歡迎的。

她甩了甩手裡的報紙,又戳了戳顏舜,「你說她漂亮嗎?」

顏舜以為又是什麼孕期女生的小脾氣,不得已轉過頭來,看了看文章的標題,懂了。


「不漂亮。」他斬釘截鐵。

他回答的這麼快,反而讓蕭綴不確定了,「你究竟認真看了沒有?」

顏舜簡直莫名奇妙,「別的女人,我為什麼要認真看?」

蕭綴看他一臉認真毫無玩笑感的表情,沉默了。

真是讓人無可指摘的理由。

「你說這會是許知晗本人的意願嗎?」

顏舜索性把刀放下,「你為什麼不直接問孟蕘?」

總好過一個人在這裡瞎操心,孕婦是不能操心的。

「我怕萬一是真的,又聽到她在電話里為了不給我惹麻煩故作沒事的樣子。」

顏舜想了想,以孟蕘的性格,還真是如此。

「一會兒吃完飯我去找人問問,你先別看了。」雖然以他的推測多半不會是真的,畢竟這報紙上不用說一張合照,就連許知晗一張私人照片也沒,只單單有那位韓小姐不知參加什麼活動時拍的一張看起來尤為意氣風發的照片。

怎麼看怎麼像是女方一廂情願。

可實際上按這兩天的風向推斷,極有可能是謙達倒貼。為了錢。

但他沒說出口。蕭綴能安心生下孩子來就是他現階段最好的事了。


他們兩個人只草草領了證,顏舜心裡一直是不太滿意的。

他一定得補給她一場婚禮。

「誒,我怎麼可能不管,蕘蕘都多大了,好容易找著個對象,萬一又不是什麼好玩意兒那我得愁成什麼樣?」

顏舜心下嘆氣,「你要是不怎麼餓的話,我就現在去問。」

蕭綴猛點頭。


他無奈地去客廳找手機。

===

而此時,醫院裡面的兩個人根本就毫無所覺。

甚至事件的當事人之一,都只是在思考怎樣的角度給女朋友喂飯才能一次喂最多的量而又一點也不撒出來。

孟蕘道,「這都過了一天了,不應該啊。」

一整天都無事發生。

孟蕘決定刷個微博。

然後她:……

許知晗在旁邊目睹她一秒變臉,「怎麼了?」

孟蕘痛苦捂臉,「但願我爸媽沒有讀h市晚報的習慣吧……」


許知晗狐疑地拿過她的手機。

這條本地的新聞不知道為什麼竟然被刷上了熱門榜單。

女主角包裝過度,導致「別人比我有錢比我好看還比我優秀」這樣百唱不衰的話題又一次衝出重圍為廣大無聊網友所注意。

孟蕘嘆了口氣,「這可倒好,未婚妻又換一個。」

許知晗此刻又進入了害怕孟蕘生氣又生怕她不生氣的無聊狀態。

「你生氣嗎?」他小心翼翼的。

「有一點點而已,但不是生你的氣,跟你又沒有關係。」她把許知晗放下的勺子又拿起來,「不對,跟你還是有點關係。」

許知晗看著她。

「這要不是你以前招惹過人家,這種時候誰會衝上來擋槍口?」

謙達財務危機已成定局,大廈將傾,任誰也知道這個時候注資蠶食了這個公司都比聯姻強上百倍。

外行看個熱鬧,內行人都知道,韓家是真的傻。

她嘆口氣,「這下好了,你得和兩大雄厚的資金力量打擂台。」

許知晗抿唇不語。

他不認為,韓君亞已經取得了君景的全部控制權,論資排輩,即便她是空降兵,企業里還有一堆老將手裡握著股份,而她的父親也不可能放任她做這種玩火自焚的事。

而韓家和許謙的關係一直以來不過爾爾。

那麼就只有一種解釋,這次的新聞,是韓君亞的個人行為。

也就是說,從頭到尾都只是她一個人在作妖而已。

「不用擔心,她也就花錢買個版面。」

孟蕘:……

可是看見也蠻膈應的。

孟蕘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就這樣看著許知晗,看著看著就忍不住親上去。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他還是翹著唇角欣然接受了這個投懷送抱。 小松鼠的學校周末有休息,松鼠殿下就可以在家裡住兩天,曲凌鋒自然也沒有了離開家出去住的意思,於是他這一無意的舉動又震翻了曲家上下。

省委幹部曲爹琢磨了半天,終究是沒參悟透兒子們的情況,所以乾脆就不想那麼多了,所有功勞都歸在了一個人的身上,「然然牛掰,我們全家都跟著升級。」

唐母異常贊同,兩個兒子關係變好她是最高興的了,「兒子們都這麼優秀懂事,果然還是我基因遺傳的好。」

「那我呢?」曲爹問。

「你也生?」唐媽反問。

曲爹,「…………」

兩口子這邊又開始了,兩兄弟那邊也開始了。

「哥……你怎麼不敲門?」曲衣然在卧室里正換睡衣呢,結果某哥哥熟門熟路地摸進了弟弟的房間里。

門大敞四開,卻又快速合緊。

門口路過的傭人們還沒反應過來具體情況呢,就被一陣風吹得頭髮全豎了起來,可見曲凌鋒關門的力道之大。

曲衣然急急忙忙把睡衣套在了身上,下面卻只穿著一條白色內褲,雙手快速系著扣子,暫時沒有時間顧及下褲了。

哥哥不著痕迹地移開眼,喉結聳動,若無其事地靠近了半果狀態的小松鼠,「我是你哥,不敲門你就把我攆出去了?」本來他只是想在臨睡前看一眼弟弟的,結果看到弟弟這個狀態,哥哥的腿還能邁動步子嗎?

果斷地不能了。

曲凌鋒眯起眼睛,開始光明正大地觀察起手忙腳亂穿褲子的弟弟,「我的卧室太久沒有住人了,沒什麼人氣,不如你這裡感覺好。」

「所以?」曲衣然愣愣問,如果他沒記錯的話,哥哥的房間每天都會去人打掃,窗台上的鮮花劉伯還總去換水呢。

哥哥吃豆腐耍流氓,無非就是需要一個合理的借口,「所以,今晚暫時睡在你這裡。」

曲衣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