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是進入諸神大陸,尋找更高的境界,去追尋屬於他自己的世界。之前他什麼都不懂,但現在懂了,對於杜宇這般有野心的人物,是不會滿足於區區人界的,要不然當初他也不會讓他的父親篡位了。

杜宇是個有野心的人物,而且野心不小。 新晉小網紅何詩意此時也在床上輾轉難眠。今兒一個白天,在徐雋家熬了一上午,又在鉑悅撐了一下午。累極,卻滿腹心事,睡不著。

就像劉莉莉所說,沒心沒肺不爭不搶不炫耀的佛系何工雲淡風輕了二十來年,從未想過自己還有當公眾人物的機會。

更沒想過,還是自己最信任的人瞞著她一手策劃。

費心調教一隻鳥,將它關在鑲金嵌玉的籠子里,掛於廊下顯眼位置,不過是吸引客人的噱頭。何詩意就是那隻鳥。

她是真心將徐雋視為即將攜手一生的伴侶,打算和他在婚姻這條路上一條道走到黑的,在一起兩年,她覺得他們之間就算沒有沒有驚天動地的愛情,也有起碼的尊重和信任。可是現在,她迷茫了。

在婚姻和愛情這條路上,何詩意不怕迷路,但她怕迷茫。

她很想找個人說說話。哪怕聽對方說也行。

先打給文嫣。「接線員葛*優」這回沒有為難何詩意,剛通就被接了起來。


「詩意……大寶貝兒……呃,這麼晚,嗯,什麼事?你輕點……」

何詩意有點莫名其妙,「嫣兒,你幹嗎呢?」

「等會兒,你等會兒……」電話那頭傳來哼哧哼哧的喘氣聲,還夾雜著高嶺「我才是你的大寶貝兒!」的驚呼。

何詩意疑心自己是否撥錯了電話,將手機拿開,看了看屏幕,通話人確是文嫣,時間是22:04。22:04?晚上?她猛然意識到自己打了一通多麼愚蠢的電話。

「內,內什麼,沒,沒事,打錯了不好意思。你,你們繼續,拜拜,拜拜!」她驚得差點丟了手機,慌忙收了線,面紅耳赤。

何詩意坐在床頭吞吐幾大口壓壓驚,抬手貼了貼發燙的臉頰,順便祈禱自己的沒眼力價不會影響文高兩口子的夫妻生活。

又打給趙銀澄。這是離異婦女,安全。

趙銀澄接電話跟她的行事作風一樣乾脆利索,「詩意,你說。」

何詩意還在組織語言,「我……」

電話那頭的趙銀澄似是將電話拿開了一點,音量忽小忽大,「這個數據明顯有問題,拿給財務的人重做……詩意,你說……不行,方案也得改……詩意你說,我聽著呢。」

「呃……我沒事,你先忙你的,我改天再打給你。」

「行,我今天加班。改天說。」話音剛落,電話里已經是忙音。


何詩意對著黑下去的屏幕發了一會呆,噘噘嘴,又撥了時佩佩的號碼,這是個朝九晚五的單身狗,沒男人,也從不加班。

嘟……嘟……何詩意左手拿電話,右手食指在床單上畫圈圈,畫了有二十個圈了,電話里還是一片嘟……她皺起眉頭,睡覺了?睡了我也要把你從被窩裡鬧起來。她正打算掛了重撥,對方卻先她一步掛了電話。緊接著進來一條消息:寶貝兒,我在看電影。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你以什麼立場去打擾,誰又有義務讓你進來呢?

她沮喪地撓了撓自己的頭髮,兩臂一攤,身體呈大字狀橫陳床上。

不大不小的房子,安靜極了,偶爾能聽到衛生間里下水道過水的嘩啦啦聲,樓上鄰居走路的聲音,拖動椅子的聲音,還有對門的狗叫聲。

頭頂的水晶吊燈散發出溫柔的光暈,何詩意抬起胳膊遮住自己的眼睛,淚水從縫隙里靜靜地流淌下來。

她壓抑著喉嚨咳了幾聲。待情緒平復,起身找感冒藥,打算多吃兩顆,等藥效上來就可以睡著了。 魔主最喜歡有野心的人物。

這樣的人物,雖然很難駕馭,但只要你能給他,他想要的東西他的野心就會為你所用,但現在魔主鐵荒明顯的能杜宇他想要的東西。

最為關鍵的是,就算今天杜宇有了元師高階的修為,魔主也有絕對壓制他的修為,魔主甚至不需要親至動手,逍遙和晨風四人,隨意一個人出手就能絕對壓制或者擊敗杜宇,這是毫無懸念的事實。

雖然杜宇只是比逍遙低了一個級別的修為,但就是相差了這個級別,杜宇不是修為在元師巔峰修為的逍遙的對手。

這一個級別的差距,是很巨大的,若是楊羽在元師高階的時候,他就能擊敗或者擊殺逍遙,他也敢於和半神級別的魔主一戰,甚至就算面對真神,他也敢與其一戰。

這就是等級的差距,杜宇沒有這種越級挑戰的能力,但他在同級的強者中成為佼佼者。

有逍遙四人在,杜宇和陽於不敢放肆,只能乖乖的辦事,老老實實做好屬下的本分,就算他有異心,也只會憋在心裡。

「我現在急需要楊羽的血液,他的血液能讓我恢復到真神境,到時候我就能把人界的人類元宗和元師境的強者全部煉化,我就能進入真神初階甚至中階。」魔主臉上露出一絲嚮往之色,慢慢的敘述著。

杜宇和陽於心中大為驚訝,甚至是震驚,額頭上都出現了隱隱的冷汗,魔主說要煉化楊羽的血液,這個他們並不驚奇。

但魔主竟然揚言要擊殺煉化大陸上所有的元宗和元師境的強者,而且只能讓他從真神初階晉入中階。

這人界的所有元師強者最少有一兩百位吧!全部的元宗強者至少也有近千吧?就是這麼一股強橫的力量,也只能讓他恢復這麼一個級別的實力?

但魔主也太喪心病狂了吧!為了恢復自己一個級別的實力。竟然要煉化人類所有巔峰強者,也只是恢復他一個級別的修為?

這也太他媽的扯淡了!

陽於和杜宇他們並不是沒有做過損人利己的事情,但損害天下強者,恢復自己的修為,這種震驚天下的大手筆,他們連想都沒有想過。

但是看魔主的表情,竟然想說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樣。並沒有一點激動或者興奮的樣子。一切都是理所當然。

「等我進入真神中階的時候,就能把人界的人類全部投入血池,從諸神大陸換取大量的本源魔氣,人界數億普通人。能支持我進階到真神高階之境,到時候我就有了角逐諸神大陸的資本,就算稱霸諸神大陸,也是指日可待!」

魔主大袖猛然揮動,一股睥睨天下的無上霸氣,猛然迸發。

面前的逍遙晨風等六人,只覺得胸口猶如壓了一座山嶽一般,竟然連喘口氣都很困難。

魔主的氣勢,竟然強悍如斯!

杜宇和陽於二人現在雖然屬於半個黑魔了。但之前畢竟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類。

大陸上有數億普通人類。魔主竟然想把數億人全部投入血池,換取本源魔氣,這樣喪心病狂道何種地步啊!

視數億天下人為螻蟻!

魔主臉色陰沉如水,道:「但你們的進度是在太令我失望了,這麼久的時間。竟然連西甲和混元區區兩個大陸都沒能拿下,還損兵折將!」

逍遙身體一顫,誠惶誠恐的道:「魔主大人,我等會儘力而為,不讓大人失望!在您出關之前,我們定然把所有的大陸全部攻佔,等待您的親臨!」

「嗯!我相信你們!」魔主語氣突然變的平和,道:「我現在急需要楊羽的血液,若是你們抓到了楊羽,就把投入血池,我自然能出手煉化他,屆時我就能直接突破到真神境。等我進階到真神巔峰的時候,也就是你們進階真神的時刻,還望你們能抓到機會。」

逍遙等人眼中驀然一亮,心情變得激動起來。

真神境,這個大陸上已經有數百年沒有人達到了,真神之說,就快要泯滅與歷史的長河裡面,慢慢的淡出所有武者的實現。

現在人界的元師強者裡面,知道真神這個詞語的,絕對少於十人,有望進入真神者,更是少之又少。

但魔主竟然放言,能幫他們進入真神境,只是讓他們儘力攻佔人界而已,這比起進階真神,都是微不足道的。

這如夢幻一般的境界,就擺在面前,這世界又有幾人能保持淡定?

又有幾人能堅守本心,不受真神境的誘惑?

這天下的武者裡面,大多都夢想能進入更高的境界,真神境是人界的結束,但那卻是更為高等的諸神大陸的開始,還能繼續探索更為虛無縹緲的境界。

杜宇心情激動,拱手道:「請魔主大人放心,我定然會竭盡全力,為大人辦事,這點還請大人放心。」

陽於也是激動的面紅耳赤,道:「魔主大人,屬下會全力以赴,報答您的收留之情,在接下來的戰爭中,身先士卒,為大人效忠!」

「還請大人放心,我晨風承蒙大人賜下生命,您就是我的再生父母,我肯定回盡全力!」晨風神情恭敬,眼神肅穆。

藍火道:「大人,屬下會協同逍遙大哥,盡全力為您辦事!」

黑風雖然平時大咧咧的,但在魔主面前,就像一個謙卑的學徒一般,恭敬道:「我黑風也承蒙大人賜下生命,定當萬死不辭!」

六大魔師一個個都開始向魔主表態,個個都恨不得多長兩張嘴,來表明自己的忠心。

真神境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

就算是他們,也不能免疫,也會如趨之若鶩一樣。

「我們現在擁有多少魔宗和魔師境的強者?」魔主對他們的表態很滿意,又問道。

逍遙沉思片刻,略作遲疑道:「現在魔師境的強者,大抵有一千多為,至於魔師境的強者,數量倒是少了一些,才有一百多位,而且大都在魔師初階和中階,魔師高階有隻有十數位,魔師巔峰強者,僅僅有我們四位,最高端的力量,確實是有些少了!」

聞言,杜宇和陽於二人心中大驚。

黑魔大陸一向不顯山不漏水的,沒想到竟然悄悄的積蓄了如此多魔宗和魔師的強者,竟然還有一百多位魔師境的強者。

這本是他們意想不到的地方。

魔主淡淡道:「我需要大量的活人,我要吞噬他們的靈魂,幫我凝練魂嬰,所以你們要儘快行動了!」

晨風目光神肅,道:「不知大人所說的大量的活人,具體數量是多少?您處於閉關期,我們該如何運送給您?」

「一百萬!把他們全部投入血池就行了,接下來我就能吞噬他們的血肉和靈魂,這個要在一個月內完成,一天也不能拖延,還請你們加快行進的步伐,休要讓我等的太久!」魔主沉思了片刻,篤定的道。

修為到了元師巔峰,便要凝聚魂嬰,經歷天劫才能進階真神,飛升入諸神大陸,繼續進入更高的境界。

魔主大袖一揮,逍遙的身邊突然出現四團黑霧。

那四團黑霧不斷的蠕動著,好似有生命一般,接著便是有無數的魔氣猶如黑雲一般,飛快的注入他們的體內。

那四團黑霧裡面突然有了生命波動,也開始出現正常黑魔該有的一切,他們的修為便是煉元初階。

魔主便開始為他們灌頂,大量的魔氣源源不斷的進入他們的體內,增強著他們的修為,很短的時間,他們的修為便到了一種恐怖的地步。

先是煉元級別,然後是元位境,接著元靈境,再接著便是元宗境。短短的十幾秒的時間,他們便成為了魔師境的強者。

不斷的有魔氣進去他們的身體,增強他們的實力,片刻后,他們就進入了魔師境,到了魔師境還未停止,修為一直在增加,直到魔師巔峰的時候,才停了下來。

那四團黑霧漸漸的消散,露出裡面的黑魔。

裡面的四個黑魔看起來和人類沒有什麼區別面目清秀,眼神清澈,美中不足的是他們臉上呆板,表情僵硬,活像一張殭屍臉,冰冷恐怖。

「多謝大人賜予我等生命,屬下等願為魔主大人獻出生命,在所不惜!」四個黑魔整齊的拱手,表情嚴肅,齊齊的道。

魔主滿意的點點頭,笑道:「逍遙,我為你增加了四位魔師巔峰強者,從現在起,黑魔大陸的一切都歸你管轄,直到我出關為止,你可明白?」

逍遙微微一笑,非常自信的道:「請大人放心,有了這麼多的強者,在您出關之時,我們定然會把人界掃平,只留下天元大陸,等您出手!」

魔主點點頭,道:「別忘了我要的那一百萬人類,一個月內給我投入血池!」

說完,魔主便一頭進入血池,消失不見,血池面前的十位黑魔,同時出了口氣,臉上也露出了一絲輕鬆。

這十位黑魔,已經代表了黑魔最高端的力量,六位魔師巔峰,四位魔師高階,這股力量能掃平人界,絕對沒有問題。 天道宗所在的空間裡面。

這裡面靈氣比起外界來要濃郁不少,裡面有許多外界珍貴的藥材,林林總總的隨意的生長在裡面的空地上。

這裡面自成一界,不知日月星辰從何處而來,也不知裡面的天地靈氣從何處而來。

這裡面的一切,都是那麼的神奇,就連天道宗所在的地點,一直之一個謎團,除了天道宗裡面的人,外界沒有一人知道天道宗的具體位置。

裡面的元師境的強者,大都在潛心修鍊,還有少許在小心翼翼的採集藥草,煉製丹藥,為進入更高的境地做準備。


突然間,天道宗上方一片空間緩緩的開始波動起來,上面的波紋猶如水波一樣,緩緩的蕩漾開來。

先生是個偏執狂 ,感受到天空中的異常,都抬起頭來,目光注視著那片空間,目不轉睛。

天道宗裡面的人很少外出,一旦外出,特別是宗主和副宗主,那就說明肯定有大事發生,而且都不會是小事,而前些時日出去的又是天道宗的副宗主坤浩,那一定有更重要的事情發生。

可究竟是何種大事,竟然能勞動坤浩出山?

在眾目睽睽之下,那片虛空猶如一扇門一樣,突然洞開,那扇門有兩米多高,上面有著濃烈的空間氣息,時刻都在不停的閃爍著。

一個蒼老的身影突然鑽了進來,那蒼老的身影猶如一具乾屍一樣,全身沒有多少肉,簡直成了皮包骨頭。但就是這句瘦骨嶙峋的軀體裡面,蘊含著無窮的力量,因為他是元師巔峰的強者。

這人正是拜訪天道宗而歸的天道宗副宗主坤浩!

坤浩表情不悅,目光冷冷的掃了他們一眼。不耐煩的道:「你們在看什麼?看猴子啊!該幹嘛幹嘛去!」

眾位元師強者不敢反駁,一個個悻悻的去忙自己的事情,不敢停留在原地,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坤浩不高興,誰還去觸他的眉頭。

那些人都在心驚膽戰。

坤浩為天道宗副宗主,地位僅次於師兄坤源,對於那些加入天道宗。醉心突破的強者來說。就是一個仰望的存在。

他們從從未見過坤浩如此發怒。

他們加入天道宗數十年的時間,平日坤浩對於眾強都是笑吟吟的,從未發火,就連大聲吆喝都沒有過。

但這次坤浩出去一趟。回來時竟然氣憤不已,就連平日和氣的樣子也沒有了,完全是一副暴怒的樣子。

坤浩境界在元師巔峰,在天道宗算是最強者。

但正是這個最強者,在外出一趟回來后,脾氣卻變得暴躁起來,眾人不禁疑惑: 我的老公是冥王2

就在坤浩進入天道宗的時候,在密室中修鍊的天道宗宗主坤源。突然睜開了眼睛。好像感應到了什麼,目光中泛著驚喜,嘴角突然掛起一絲微笑。朝著天道宗出口的地方看了一眼,身體若流光一般,出了密室。

坤浩在外的這段時間。遇到了一生中從未遇到的挫折,讓他感覺是如此的無力。

天門的無理取鬧,讓他生了一肚子氣,偏偏還不能怎麼著。

這幾天的時間,他把外界的變化打聽了一遍,對於人類如今的境地,感覺十分擔憂,現在人類的境地,已經是十分的糟糕,幾乎頻臨滅絕的地步,而且還有許多人類不知團結,還在內鬥。

這樣下去,若是人類還不懂得團結對敵,人類必然會被黑魔滅族,這只是早晚的問題,但對於眼前的情況,坤浩也是無能為力,就算他拚死抵抗,又能如何?

面對數百萬魔人,外加諸多黑魔強者,他一人又能如何?不過是杯水車薪罷了!對於大局不會有什麼影響。

坤源站在來到一處建筑前面,站在空地上,目光朝著天道宗出口的方向,怔怔入神。

突然間,一道急速飛行的身影,進入他的視線,讓他欣喜若狂。

坤浩身子突然停止,落在坤浩面前,板著臉子,十分的不悅。

坤源淡淡一笑,道:「師弟,你這次外出,收穫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