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她勾引了蘇澤,喬綿綿也不會知道蘇澤骨子裡原來是一個渣男,也不會有機會及時止損,更不會有後來遇到墨夜司,嫁給墨夜司的機會了。

如果不是喬安心按耐不住在她和蘇澤的婚禮前找了她。

她可能……就那麼稀里糊塗的嫁給了蘇澤。 然後在婚後某一天,發現她的丈夫出軌了她的妹妹,還和她的妹妹有了孩子。

那個時候,她肯定會崩潰的吧。

所以,她其實早就不恨喬安心了。

而且,喬安心也為她之前做的那些事情付出了代價了。

只要她不再繼續作妖,喬綿綿是不會去管她做什麼的。

但顯然,這是她一廂情願的想法。

她不恨喬安心,喬安心卻極為恨她。

她不想再和喬安心有什麼牽扯,喬安心卻還是不願意罷手。

如今的喬綿綿已經不再是那個一無所有的她了。

她不會傻傻的等著被人欺負。

如果喬安心還要對她糾纏不休,那她也不會手軟。

喬安心罵罵咧咧的被安保人員帶走了。

一場鬧劇,也很快就收場了。

「不好意思,因為我的事情,影響到大家了。我不知道她會來這裡鬧,要不然我會讓人早點攔著她的。」喬綿綿看著喬安心進了電梯,又看著電梯下了幾層后,轉過身一臉歉意的跟其他人道歉。

她的「鐵哥們」展博立刻說:「咳,這有什麼可道歉的啊。腿長在她身上,她要來找你,你也攔不住。還好沒發生什麼意外情況,剛才她一臉凶神惡煞的朝你撲過去的時候,還真嚇了我一跳。」

「是啊,喬前輩你不用跟我們道歉的。你又沒做錯什麼。」徐敏兒因為喬安心被撤掉的事情,本來就有點怕喬綿綿了,剛才親眼目睹喬綿綿是如何「囂張跋扈」的「欺壓」喬安心后,她對喬綿綿的認知已經到了又添了幾分畏懼的地步了。

這個長相看起來軟萌可欺的墨氏總裁夫人,性格和長相還真是一點都不符合。

看起來這麼軟萌。

但剛剛和姜心悅輕飄飄說的那幾句話,可一點也不軟萌。

不過喬安心被撤掉,徐敏兒還是很樂得其見的。

她和芝芝關係不錯。

喬安心頂了芝芝的名額,徐敏兒本來早就對她有意見的,只是聽說她身後的背景是宮氏,所以也是敢怒不敢言。

「還好是虛驚一場。既然沒什麼事了,大家去吃早飯吧。」秦涵作為一群人里最有資歷的嘉賓,李偉不在的情況下,他基本上就是代替了李偉的位置。

喬綿綿有注意到,除了展博和秦涵,徐敏兒和謝恆對她的態度都和之前不一樣了。

徐敏兒跟她說話時,變得小心謹慎了很多。

看得出來,是有些怕她的。

至於謝恆……

她剛才那樣「囂張跋扈」了一番,估計謝恆對她的印象應該不是很好了。

可能會覺得她仗勢欺人。

不過喬綿綿現在也不是很在乎別人對她的看法了。

*

喬綿綿知道喬安心肯定不會甘心就那麼離開。

大概率,會在網上黑她一把。

說她仗勢欺人,欺負她一個小新人什麼的。

所以喬綿綿也早就準備好了最近幾天肯定會有她的黑料爆出來。

她沒想到的是,當天她的確是有黑料爆出來了。

但卻不是因為喬安心那件事。


她的黑料爆出來的時候,喬綿綿還不知情,還在錄節目。

等到午間休息,琳達發微信給她,她才知道她和宮澤離竟然又有緋聞傳了出來。 葉風與穆雪下了山之下,便讓弟子牽來了兩匹馬,隨後兩人在守山弟子的注視下,朝著外面駛去了。

經過了一段距離之後,葉風與穆雪居然再一次的遇到了土匪,而這一次攔下他們的,居然還是盛傑這一伙人!

葉風看到這些人,也是皺起了眉頭,不過這些土匪們在看到葉風與穆雪的時候,也是立馬迎了上來,不過卻是把各自的武器收了起來,畢竟他們可是知道葉風的實力。不過他們的臉上也是十分的難看。

葉風見狀,便立馬說道:「怎麼?我前兩天不是讓你們去塔斯郡嗎?你們為何還在這個地方?」

「哼!你居然耍我們,我們在拿到了你給我們的信物,我便讓我的二弟去了塔斯郡找到了葉家,不過意外卻也發生了,我二弟卻是被你們葉家的人給殺了!」盛傑一臉憤怒的對著葉風說道。

當然,他就算要給自己的二弟報仇,那也要看自己的實力能否打得過對方,同時自己這一邊還有許多沒有修為的普通人罷了,要是與葉風硬來的話,那豈不是找死嗎?

「什麼?這怎麼可能!我想你們一定是弄錯了吧!我讓你們去葉家,居然還會出現這樣的事情!如果你們信得過葉某的話,不妨與我一起前往塔斯郡,到時候我葉風自然給你們一個公道,絕對不會讓你的二弟白白死去!」葉風此時也是立馬對著眼前的這些土匪們說道。


「你想把我們的一網打盡嗎?何必要如此費力呢?你直接把我們殺了便是,反正我們也不是你的對手!」盛傑此時已經有些不大相信葉風了,如果不是葉風的話,他的二弟也不會被殺了。

「看來你們還是信不過葉某啊!這樣好吧,我以天道誓言發誓,我葉風就是葉家之人,而且你二弟的死,我也一定會為你討會一個公道!否則天道反噬而死!」葉風表情嚴肅的說道!

雖然葉風可以完全不用理會這些土匪們,但是前兩天自己畢竟答應過他們的,要是在這樣的小事上面,做得如此卑鄙的話,那他的面子也沒有地方放了。

這些土匪們看到葉風居然會以天道誓言發誓,當然也是嚇了一跳,而盛傑也是十分震驚!那些普通人不知道還好,但是他做為一個先天高手,自然知道這天道誓言的威力,所以他也是選擇了相信葉風。

「好吧!我們都相信你!我們與你去一趟塔斯郡便是!」盛傑對著葉風點了點頭說道。

「好!那我們就出發吧!」葉風對著這些土匪們說道。

隨後這些土匪們,便直接上了馬,跟在葉風的身後,朝著塔斯郡奔去!半天過後,葉風他們便來到了塔斯郡,而守城的士兵在看到是葉風的時候,也並沒有什麼,不過在看到葉風身後的這些土匪時,也是皺起了眉頭,他們怎麼也想不通,葉家的葉風,居然會與這些土匪們勾結在一起!不過他們也知道,他們只是一個小小的守城士兵罷了,對於葉風的事情,他們可不敢多管啊!

「原來是葉公子啊!這是要回家嗎?」守城士兵一臉堆笑的對著葉風說道。

葉風點了點頭,以示招呼。

而平時的話,進城的人,那可都是要交納一定的錢財,才可以進去的,不過葉風是什麼人啊!他們可不敢收葉風的錢,所以便直接對葉風放行了。

盛傑他們看到這些士兵居然對葉風如此的恭敬,心中也是完全的相信了葉風所說的話。

隨後,葉風一行,便直接回到了葉家,當眾人在葉家下了馬之後,守門的葉家弟子,便立馬迎了上來,對著葉風行了一禮!

「帶我去見家主!」葉風淡淡的說道。

「少爺,家主正在客廳會客。」守門弟子一臉恭敬的對著葉風說道。

「好了,我知道了,那我還是自己去吧!」葉風平靜的說道。

唐盛他們也沒有說話,而穆雪看著葉風如此平靜的樣子,知道自然也不是什麼好事,而且這是在葉家,她也不好說什麼,便跟在了葉風的身後。

很快,葉風一行人,便來到了大廳裡面,葉風發現,大廳裡面,葉成金所見的客人,居然是塔斯郡的城主李勇銘。

而葉成金與李能銘也看到葉風等人的到來,然後便直接站了起來,笑著對葉風打了一個招呼。

「沒想到風兒這麼快就回來了啊!」葉成金一臉微笑對著葉風說道。

葉風點了點頭,然後直接說道:「家主,我這一次回來,是想搞清楚一件事情,前兩天有人拿我的信物,然後到咱們葉家來投奔,不過意外卻發生,來的人,被我們葉家的人給殺了!這倒底是怎麼一回事?」

「哦?居然還有這樣的事情?那我一定要好好的查查,我倒要看看是誰這麼大膽子,居然連風兒介紹來的人,都敢殺!」葉成金雖然面上說著要查,不過葉風支陽看出葉成金並沒有多大的誠意。

「哼!我們兄弟如果不是因為葉公子的話,我們才不會過來!而沒有想到的是,我二弟就這樣被你們葉家的人給殺了!不過還好,我們認得那人!只要葉家主把人都叫出來,我們一定認得那人的!到時候只需要葉家主給我們死去的兄弟一個公道就是!」盛傑此時也是有些不悅的說道。

葉成金看了看盛傑,沒想到這次來的人,居然是一個先天境界的高手,不過對於葉成金來說,一個先天高手,對於他們葉家來說,那也屬於中堅力量了。

「風兒,不如你先帶你的朋友去休息一下,我把與城主大人的事情商量完了,就去好好的查一下是誰殺了人!怎麼樣?」葉成金一臉微笑的對著葉風說道。

葉風卻是搖了搖頭,說道:「既然李城主也在這裡,不如就讓城主大人做一個見證人吧!而我們葉家出了這樣的人,那也應該好好清理一下了,雖說現在我們葉家在塔斯郡實力越來越強,也致使下面的弟子們越來越不像話!我倒是希望現在就把那些人都叫過來!」

李勇銘聽到葉風這樣一說,也是笑了起來,隨即說道:「既然葉小兄弟都這樣說了,那我也就來做一個見證人吧,當然,對於你們葉家的事情,我無權干涉,所以我就只是看看罷了。」 是昨晚有記者拍到她和宮澤離在一家會所見面,拍到的照片和視頻里,除了她和宮澤離,周圍沒有其他人。

照片和視頻里,宮澤離看向她的目光顯得溫柔又深情。

兩人距離很近的站著,視頻中,兩人說了好幾分鐘的話。

媒體唯恐天下不亂一般,將新聞標題取得很曖昧,很吸人眼球:宮家太子爺會所私會心上人,墨氏少夫人不顧流言大膽赴約,兩人相談甚歡,墨氏總裁墨夜司頭頂已然綠草青青?

這樣的標題,一下子就將喬綿綿,墨夜司和宮澤離三個人都牽扯了進來。

還是那種特別狗血的劇情。

但往往越是狗血的劇情,越是普通老百姓喜聞樂見的。

因為劇情越是狗血,才越是人們喜歡茶餘飯後討論的八卦。

頂級豪門的私密狗血爆料,誰會不喜歡看。

喬綿綿找到她和宮澤離的那則緋聞時,爆料的微博已經轉發和評論都十來萬了,兩人也毫不意外的包攬了微博熱搜的前三名。

#喬綿綿私會宮澤離#

#喬綿綿疑似出軌宮家太子爺#

#宮家太子爺插足昔日好友家庭#

哪怕喬綿綿竭力讓自己保持平靜的看完了整條爆料,但看著爆料里那些添油加醋,子虛烏有的事情,她還是被氣得想將發這條爆料的人從電腦屏幕後揪出來狠狠揍一頓。

她覺得,她昨晚還是過於心軟了。

她是覺得沒必要將事情做得太絕,不給對方留活路。

所以她還幫著那兩個記者求了情。

可現在看來……

有些人,是根本就不值得讓你去心軟的。

那兩個混蛋記者,竟然不怕死的編造出她和宮澤離的緋聞,說她和宮澤離是在私會。

而且爆料里還說得有模有樣的。

說什麼兩人彼此含情脈脈對視,宮澤離還一怒為紅顏,為了她把記者都給打了。

還說什麼宮澤離選在她去外地拍攝期間,趁著墨夜司不在,特意去C城找的她,兩人也是約定好了在瀾雅閣私會,記者去瀾雅閣不小心撞見了他們私會,被宮澤離發現后,怕記者將他們私會的事情爆出去,不但暴力毀壞了記者的攝影器材,還讓人打了記者。

可昨晚……

宮澤離明明沒有讓人對記者動手。

雖然暴力毀壞記者的攝影器材是事實。

可其他事情,全都是記者在胡說八道。

兩人本來只是在會所湊巧遇到,宮澤離幫了她的忙,她感謝了他一下,和他說了幾句話而已。

可現在被記者爆料出來,卻成了她和宮澤離是早就私情,私會的事情也是早有安排了。

喬綿綿是早就知道這些記者為了所謂的流量點擊率,弄虛作假添油加醋都是常事,但如果只是爆她自己的黑料,她都沒有這麼生氣,胡亂捏造她和宮澤離有一腿,造謠她劈腿,她是絕對不能忍的。

尤其是看到評論區一群艾特墨夜司微博賬號,給他發綠烏龜,綠葉圖案的評論,她就更是不能忍了。

她是不想把事情做絕,想著得饒人處且饒人。 葉成金此時也沒有辦法,隨即便點了點頭,然後便找來一名弟子,讓其將族內所有的弟子執事,以及長老都叫過來了。

大約半個小時的時間,整個大廳外面的廣場上面都站滿了家族弟子,葉風讓盛傑前去認人!

而這時,長老們卻是有些不明所以的說道:「族長,你把我們叫過來,有什麼事情啊?」

「二長老,你不必說話,看著便是!」葉成金對著二長老說道。

此時,盛傑等人,便在這些弟子裡面找了起來,不過當他們找了一圈下來之後,卻並沒有發現那些殺死他兄弟的弟子們!

盛傑來到了葉風的面前,說道:「葉公子,我們沒有找到那些人!」

葉風對此也是皺起了眉頭,隨即,他也掃視了一圈這些弟子們,不過他卻是發現,葉果與葉東卻並沒有過來。

隨即便說道:「族長,好像葉東與葉果還沒有過來啊!不知道他們可在家族裡面?」

「哦?你是說東兒與果兒啊!葉東昨天就出去歷練去了,而葉果此時應該還在睡覺吧!我就差人去叫他過來!」葉成金對著葉風笑著說道。

不過他的心裡也有些不安起來,畢竟他的兒子他清楚,如果真的是他的兒子殺死了那人,那還不知道葉風會如何處置他啊!

「那好,你叫人把他叫過來吧!」葉風說道。

很快,那名弟子,便將葉果給叫了過來,當葉果看到葉風的時候,也是嚇了一跳,不過由於當時,葉風告訴這名弟子去叫葉果的時候,只是說讓他到大廳來,卻並沒有說什麼事情,所以他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來,當他過來的時候,在看到葉風時,也有嚇了一跳。

而且他自己也有一種做賊心虛的感覺。

葉果一過來,便對著葉成金與李勇銘行了一禮,然後問道:「父親,你叫我過來有什麼事情啊?」

此時,盛傑身邊的一個手下,卻是臉色變了起來,因為他所看到的人,就是眼前的這個人!


隨即這人,便立馬站了出來,說道:「就是他!就是他殺了我們二當家的!」

葉果一聽,他皺起了眉頭,沖著這人便吼了起來,說道:「你說什麼啊?誰是你們二當家的啊!你又是什麼人?居然敢在我們葉家大吼大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