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九靈輕輕的拍著小夜熙的背,安慰著他:「不怕,有娘在,娘會保護著你。」

估計是有蛇的天性,這小傢伙害怕大鳥來啄他。

不過大鳥直接飛到了竹屋前,落下了。

好眼熟啊!這鳥…

這時,懷中的小傢伙直接給哭了。

「娘,我怕…」

白九靈盯著那隻鳥,那鳥在原地晃了晃,突然散發著金色的光芒,射的人眼睛都睜不開了。

緊接著,光芒散去,小夜熙在懷裡一愣,指著那鳥說道:「娘,他是個人,他跟我一樣,可以變來變去…」

白九靈看到了那人,可不正是夏朗琛嘛!

她放下夜熙,走上前去。

「夏大哥,你…」可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了了,直接撲進了他寬厚的胸懷裡。

「小丫頭,你都是孩子的娘了,可不要隨便哭啊!否則給了孩子一個壞榜樣…」

不過夏朗琛還是如往日一般,很是疼愛白九靈。

小夜熙笨拙的走了過來,拉了拉白九靈的衣袖,仰望著這兩人,天真的說道:「娘,他是不是我爹啊?」

白九靈刷的一下,臉就紅了,她趕緊離開夏朗琛的懷抱,認認真真,十分嚴肅的對小夜熙說道:「不是。」 小夜熙不明白為什麼娘突然就那麼嚴肅了。

他本來是閉了嘴的,但是又忍不住問道:「為什麼呀?娘,我的爹爹呢?」

「娘以後告訴你好嗎?夜熙呀!你趕緊去外面玩兒吧!娘跟夏叔叔有話要說。」

小夜熙也十分聽話,叫了聲夏叔叔,就跑了。


夏朗琛笑著對白九靈打趣道:「丫頭,沒想到你竟然有了孩子了,他的爹是誰?為什麼不告訴他呢?這小孩還真可愛,還很懂事呢!」

「夏大哥,夜熙還小,我不想把實話告訴他,不過我可以告訴你,我可不是他親娘,只是不忍心傷害他罷了,這孩子懂事,所以也就將他留在身邊了!」

「原來如此,既然是這樣,又何不圓了他一個想要爹爹的夢呢!你大可告訴他,我便是他爹爹,又有何不可?畢竟是孩子。」夏朗琛認真的說道。

「可是…我不能這樣子啊!他要是把這一切當做是真的,我日後又如何向他解釋。」這件事可是太讓自己為難了。

「好啦好啦,丫頭!我知,我知。」他大笑,果然這丫頭不好忽悠。

「夏大哥,你可知道,如何打開萬尺涯?」

她問到了正事。

「這…你應該知道的呀!這上一次萬尺涯打開之期已經過了,下一次,又得要等上個一萬載啊!我如何還能有別的辦法!」夏朗琛搖了搖頭,幫不了她,他也沒辦法。

「不會的,夏大哥,你騙我。你明明就知道方法的。」

禁不住白九靈的再三請求,他只好很不情願的點點頭。

「只要四大上古之神一起合力,就能打開萬尺涯,並且摧毀萬尺涯,永生永世,都沒有那酷刑之地的存在了。」

「四大上古之神?哪四個?」白九靈有直覺,肯定不會那麼容易的,如果容易,洛長辛早就救了。

「古,洛,陌,夏。」

他只簡簡單單說了四個字。

她搖搖頭表示不明白。

他又繼續解釋:「其中有你喜歡的傾鈺帝君,還有洛氏姐妹,剩餘二人,我只能告訴你,一個姓陌,一個姓夏。」

「哈哈,夏大哥,你不會就是那個姓夏的上仙吧?」

白九靈調侃道。

「那你可是想多了!我若是上古之神,那個姓古的早就坐不上帝君之位了。」

「呵呵!可惜你不是,否則我就讓你們一起去救墨熙了。」白九靈斜了夏朗琛一眼。

「傻丫頭!」他邊笑邊為白九靈捋了捋額前的頭髮。

「就你聰明,總是說別人傻,除了以上的方法,還有別的方法沒有?」

「沒有了,沒有了。」他這次絕對誠懇萬分。

「哈哈…傻瓜,我知道沒有了,你的傷好了?」這時她才想起來應該要關心關心他了,上一次也多虧了有夏朗琛,否則,自己在劫難逃,不過那又怎麼樣,後來自己還是死在了別人的手中。

「是呀!九靈,你的一切我也都知道了,那妖公主毓書便是你此生最大的仇人,一直以來,她都在幕後操縱一切,你的死,也是她設計的,我被打回原形,也是她做的,所以,一定要防著她,你有沒有覺得,她至始至終,最終的目的就是你。」

「我?」白九靈不敢相信,她用手指著自己,怎麼可能。

「對啊!你,你大可以回憶回憶…」

回憶,說起回憶,又是一個漫長的時間,要是細細去想,也是十分難想的。

不過她還記得的就是曾經毓書還是梅雪晴梅妃的時候,不也是想讓自己死嗎?

她究竟有什麼目的呢?自己可是從來不曾得罪過她啊!

「娘,吃飯了。」

夏朗琛做了幾樣菜放在桌上,讓夜熙叫白九靈。

還是挺豐富的,還有一條魚。

「夏大哥,你什麼時候去抓的魚,什麼時候去做的菜啊!我都一點都不知道…」

她拿起筷子趕緊嘗了嘗,「嗯,好吃,夏大哥,你做的真好,要是哪位姑娘能夠嫁給你,一定很幸運。」

「傻丫頭!」他夾了些菜在白九靈的碗里,眼裡是無限寵溺。

小夜熙拍拍手,奶聲奶氣的說道:「不如娘親嫁給夏叔叔,我們可以天天吃這些飯菜了,夏叔叔,我娘不會做菜,你做的好吃。」

白九靈給了小夜熙的頭一筷子,「誰說的,你這小傢伙,我只是還沒有準備好。」

白九靈撇了撇嘴,眼睛猶如夜空里閃爍的星辰,如此奪目,她的容顏,在歲月的積澱里更加的不可方物,夏朗琛只是看了一眼,忍不住紅了臉,他只得掩飾自己,低下頭,使勁的吃了幾口飯。

小夜熙看娘的樣子,好像在生氣了,他只好閉了嘴,默默的吃著,也不敢看誰一眼。

吃完飯,白九靈把空碗端入廚房,小夜熙竟然悄無聲息的跟在白九靈身後。

「啊!夜熙,你怎麼一點兒聲音也沒有啊!你想嚇死娘嗎?」

小夜熙捧著一個碗,委屈極了!他委屈極了,把碗遞給白九靈,轉過身,背對著白九靈,小聲的說:「對不起,娘親,夜熙只是想幫娘親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白九靈的心頓時抽搐了一下,她抱起小夜熙,輕輕的吻了一下他可愛的小圓臉,「小夜熙,娘誤會你了,娘希望你能夠懂事一點兒,你沒有爹爹,我也不知道你爹爹是誰。」等你長大了,等你明白了,我就告訴你,你不是我的孩子。

小夜熙也吻了一下白九靈的臉,雙手抱緊了白九靈的脖子,在白九靈的耳邊說道:「娘親,小夜熙永遠不要離開娘親,也不問娘親爹爹的事情了,娘親,小夜熙會保護娘親。」

看著懂事的夜熙,白九靈身上的那種母性更加明顯了,她揉揉小傢伙的腦袋,把他抱回了房間。

「娘親,我不要睡,我要跟在娘親身後。」小夜熙嘟著嘴,不滿娘親的行為。


「乖,娘親現在要去刷碗了,不如你去找夏叔叔玩吧!」她放下小夜熙,小夜熙立即跑了出去…

「汗!這孩子,一會兒說不離開娘,現在說起去找夏叔叔,又跑的那麼快。」她無奈的搖搖頭,儘管口中這麼說,但是心裡卻甜滋滋的。

入夜,小夜熙已經乖乖的睡覺了,白九靈坐在院子里,正在運功調息,吸收月光的精華,吸入這大自然中的靈氣,可以使得自己的功力大增。

夏朗琛站在她的身後,滿意的笑了。

「我以為你那麼晚不睡,在外面看星星看月亮呢!原來是在練功。」

他雙手背在身後,嘴角彎起一個弧度,淺淺的梨渦,比這夜裡的星辰更加耀眼。

白九靈慢慢的調息好,收回靈力,睜開眼睛,說道:「我得救墨熙,還要保護小夜熙。」

他的眼睛突然之間瞳孔一大,如墨般渲染了整個眼球,夜熙,墨熙。

「傻丫頭,你告訴我實話,夜熙究竟是誰的孩子?」

「我不是已經告訴過你了嗎?夏大哥,小夜熙是夜氓山蛇精後人,你究竟在懷疑我什麼?或者說,你以為夜熙是墨熙的孩子,是我和墨熙的孩子?」

她覺得他是瘋了,變得不理智了,而自己也因為他簡單的一句話恨不得大發雷霆,她沒有怪他別的,她只是在怪他,為何不相信她。

在她的心裡或許有許多人的存在,可是他絕對是很有分量的一個人,也不僅僅是因為他曾經救過自己,而是,從一開始,她對他的那種感覺,就像是已經相識很久的故人,是朋友,是知己,是一個重要的親人。

「傻丫頭!我…我沒有懷疑你的意思,我只是覺得,你或者真的是忘不掉他,才給夜熙取這個熙字。」他突然平靜下來,他對誰都可以不擇手段,但是對她,他束手無策,但是他不能看到她這樣下去,她不屬於人間,她不屬於世外,她可以更強,甚至可以超過這三界之中的任何一個人。

「好了,我累了,夏大哥,我明白你的,我是忘不了他,不是因為別的情感,而是他對我,對我的好,我還不了了。」墨熙哥哥,如果可以,那就讓墨靈做你的妹妹吧!那樣,她可以一直陪著他,也請原諒,她不能嫁給他。

她走進房間,關上了門。

他站在外面,任憑著冷風吹散他的髮絲,夜色迷了他的眼,久久不能平靜的心,他把拳頭握的緊緊的,看向那寂寞的九霄…

很早以前,他曾經勸她,若想躲開那場浩劫,不如就進入世外之境,永不出現在三界之中,她沒有聽…

現在,一切又要開始了,她卻又躲進了世外,不敢去面對。


她躲不掉的,那是她的宿命,也是她的歸宿。

睡得正香,卻無意間摸到臉上濕濕的黏黏的,她想了想,等到睡醒了再看看吧,不過臉上又開始有暖暖的,痒痒的感覺了,她突然間覺得背脊涼嗖嗖的,翻了一個身,還是覺得不舒服,猛的睜開眼睛,一張圓圓的臉幾乎貼在了她的臉上。

「啊!」她嚇到立即坐了起來,滿頭冷汗。

「哈哈哈…娘親醒來了,娘親醒來了!」罪魁禍首竟然絲毫不知道他的危險正一步一步降臨。

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她已經把他扯進懷裡,用力打了他的屁股幾下。

伴隨著幾聲「啪!」「啪!」「啪!」的聲音,一個孩子的哭聲又衝上了雲霄。

「哇哇哇…」

「看你還敢不敢捉弄你娘,再打擾娘睡覺,娘就把你送回十里畫橋。」

她狠狠的說,這孩子,越來越不聽話了,竟然敢那麼大膽的來嚇唬自己,誰教他的!

她猛的一想,難道蛇的天性在慢慢的展現出來了,他開始喜歡用舌頭舔東西了。

「沒有睡,娘親饒了我吧,夜熙再也不敢了,剛剛夏叔叔告訴夜熙,他要離開了,所以夜熙想要娘親去送一下夏叔叔,夏叔叔他好可憐,一個人…」

這小子哭著也要替夏大哥說話,這個夏朗琛,究竟幹了什麼阿!

「好吧!娘現在就梳洗一些去送你夏叔叔。」

她把夜熙扔下了床,自己緩了緩神,終於下定決心下床了。

可惡,自己都還沒有睡醒呢!

穿戴整齊的時候,照了照房間那塊大大的銅鏡,沒想到現在還頗有鄉村主婦的感覺,粗布麻衣,簡簡單單,純純粹粹。

小夜熙皺著他那清淡的眉頭,指著白九靈道:「娘親,你怎麼穿這樣就出去啊?娘親,小夜熙喜歡娘親穿的跟仙女一樣。」

她拍打下了小傢伙伸起的手:「你給我老實點,不許再說這說那,自從你會更多詞語之後,你就開始指責你娘親了,沒大沒小的。」

拉著小夜熙出了門,果真看到夏朗琛的表情,是一副捨不得的苦瓜臉。

愁眉不展,陰沉沉的樣子。

「你捨不得就不走啊!我又沒有趕你,再說了,你留在這裡幫忙做飯,我也省了不少心呢!」明明是很在意,嘴上卻是故意那麼說。

「不了,不是因為你,我也得離開啊!你現在這裡,我已經幫你布下結界,如果有比你強大的人想要傷害你,他也是打不開這結界的,不過,你也不要擅自亂跑,出了這結界,可就…」

「好了,啰你好咯嗦,你走吧,我現在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只有一點點的靈力護身的傻丫頭了!現在不需要你保護了。」她推著他,他也只是笑著,只不過不像平常那般雲淡風輕,多了一些讓人心疼的情愫。

「傻丫頭!保重。」

他化作一隻金色的大鳥,越飛越遠,越來越小,直到漸漸的消失在了白九靈的視線里。

「娘親,夏叔叔好厲害,飛的好高啊!」

小傢伙天真無邪,睜著大大的眼睛,看著天空那金色大鳥消失的地方。

白九靈低下頭來,微笑的看著小夜熙這可愛的模樣,溫柔無比。

「娘親,你哭了!」小夜熙說道。

「是嗎?呵呵,剛剛風太大了,迷了眼睛!」她解釋道。

小夜熙似懂非懂的點點頭,不過嘴角神秘一彎,咯咯的笑起來了。

「笑什麼?你這孩子…」她問道,這孩子什麼時候這樣子了,定是夏朗琛教的。

「沒有…沒有!哈哈哈…」小夜熙嬉笑著跑了。

「站住,你給我站住…」她追了過去。 山有木兮木有枝,吾戀君兮君君不知。

時光匆匆…

九霄天,古傾鈺突然想起了白九靈,怎麼轉眼之間,就不見她來前殿轉悠了,反是洛長寧越來越勤。

他問:「長寧,你最近有沒有看到白九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