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咒!」林楓霍然間轉身,一道冰冷的聲音吐出,咒之力量朝著對方降落,對方目光一顫,恐怖的真元衝天,要破滅咒之力量,然而卻在同時林楓手掌一顫,雷電之力轟的砸在了對方身上,讓對方身體麻木了下,咒之力量同時降臨。

「滅!」一字吐出,方天畫戟橫掃,雷電彷彿化作一道利刃,橫斬而出,將對方的身體劈裂,隕落,又是幾十萬命格,歸於林楓!

ps:我勒個去,竟然又停電,還好時間不長,繼續碼字! 東南浩冷眼輕瞥了她一眼,不屑的勾起唇角:「我早就給你說過,你的每一天上交的作業和每一周、每一月的考題測試,全部都是由我來親自監督的。」

白秋樂聞言,鬱悶的翻了翻白眼,這才一臉認命的望著他:「校長大人,你既然這麼有時間不去補自家的牆,跑來批改我試卷,不覺得是在浪費時間嗎?」

東南浩諷刺的盯著她,冷然一笑:「是挺浪費的,六科試卷也不過用了十幾分鐘的時間,全部都是空白和錯題,倒是省了不少時間。」

白秋樂一臉鬱悶的握著自己手中的試卷,一手托著下顎:「至少還是有一門及格了的。」


聽她這麼一說,東南浩頓時打擊的反駁:「看清楚,語文總分是150分,作文我給了你滿分,所以你才考到75分,但及格線是80分。」

白秋樂無語的將卷子丟向一邊,不滿的瞪著他:「我就知道你是故意想刁難我,故意用學校那些破規矩來壓我,好在你們逍遙快活的的時候,讓我繼續留在學校里補課。」

東南浩冷冷的注視著她,眸光深深沉沉:「就你現在這成績,如果不好好努力科補一下,高三的時候你拿什麼複習?拿什麼參加高考?」

白秋樂委屈的低下腦袋,不滿的摳著桌面:「反正都已經這樣了,那些比我還要努力的人都在努力著,我努力又有什麼用?何時才能追趕的上?」


東南浩望著她一臉不求進取的模樣,頓時恨恨的咬了咬牙:「不去嘗試怎麼知道會趕不上?從明天開始,你每周六周日帶上你的課本來找我給你補習功課!」

白秋樂聞言,一臉驚訝的抬頭望著他:「欸?收補課費嗎?我可沒錢!」

東南浩惱火的望著她,咬了咬牙:「不需要,我會親自給你補課,你必須給我打起十二分精神來,否則別說十月一假期,就算是春節你都要繼續給我待在學校學習。」

快穿之我家娘子是上神 :「我可不可以選擇不補?」

「你沒得選擇。」說話間東南浩頓時沒好氣的瞪著她。

聽到他這麼說,白秋樂頓時一副傷心欲絕的控訴:「你濫用私權、恩將仇報、以怨報怨、公報私仇、蛇與樵夫!」

東南浩冷冷的注視著她,略帶諷刺:「你確定蛇與樵夫也是成語?」

白秋樂沒有回答他,而是一臉不滿的低下頭岔開話題:「要來你這裡補習嗎?」

「去我學校里的東區那棟別墅,周六周日八點準時去報道。記住我雖然不收補課費,但是記得幫我帶早餐過去。」說話間轉身走出書房。

白秋樂聞言,頓時抽了抽嘴角:「那你還不如收補課費呢?就知道你沒那麼好心。」

東南浩冷冷的走在前面,心情愉悅的回答:「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你給我買早餐,我作為同等的回報給你補習功課,所以…我們相互扯平了!」

白秋樂無語的望著他離開的背影,不滿的開口:「可是…我想要的是過兩天放假回家。」 剩下三人身體僵硬在了原地,沒有上前,九重的雷電意志,還有中品聖器方天畫戟,被斬中,必死無疑,剛才,那恐怖的天雷滅體之威,竟然絲毫沒有動搖得了林楓,他的肉身,未免太恐怖了些。

「天雷斬!」一聲怒吼傳來,只見雷妖與那雷鼓彷彿化作一體,融合成為一道璀璨的雷光、又如同可怕無比的雷電之劍,恐怖的雷電化作璀璨的光束,朝著林楓擊殺而來。

林楓方天畫戟猛的轟出,轟隆隆,頓時方天畫戟之上全部都是恐怖的雷電之芒纏繞,那可怕的紫色雷電分裂開來,朝著方天畫戟的兩側散開,使得林楓的身周鋪滿了恐怖的雷電。

林楓眉頭皺起,這恐怖的百丈雷芒只是那刺殺而來的雷電之劍所釋放的一道光華而去,一股令人窒息的雷電之威籠罩全身,剛才他的天機劍都在這股恐怖的雷電力量下被轟退了。

身上紫色的雷電瘋狂的翻滾,林楓全部力量灌注於右手當中,穩穩的扣住方天畫戟。

林楓手臂微微一顫,頓時彷彿有一股恐怖的天地大勢之威滾滾呼嘯,方天畫戟帶著無與倫比的力量,朝著前方那雷鼓所化的雷電之劍刺殺過去。

「轟咔!」雷電的力量貫穿天穹與大地,如同妖蛇狂舞,怒龍翻江,其它三人震駭的看著眼前這一幕,太恐怖了,天地都被雷電所貫穿,地面不停的被撕裂,兩人的身體同時暴退,林楓厲聲喝道、殺,頃刻間,天機劍折返而來,要將雷妖斬掉。

雷妖身體瞬息騰空,快若閃電,沖入天穹當中,無盡的雷電纏繞在他的身上,瘋狂怒吼,猶如天上的雷神一樣,居高臨下,俯瞰林楓。

「等我修成奧義力量,再來殺你、轟咔!」雷妖又是敲動雷鼓,一道雷電從天上劈下,轟在了天機劍上,隨即便看到雷妖雙翼鋪開,飛馳而去,殺意滔天,狂野之意極濃,可恨,如今的他單獨面對林楓,竟然殺不掉。

「等你領悟雷電奧義力量,也許就是我殺你之時。」林楓看著雷妖的身體消失,嘴中吐出一道寒音,他以二十萬命格為代價可以看到雷妖的一切,一些普通的機遇便也罷了,若是雷妖遇到了天大的機遇,他必趕去搶奪。


林楓眼眸轉過,看向另外三人,此刻他的眸子當中透著鋒銳的紫雷之意,讓那三人忍不住心頭微微顫動了下。

「閣下天武六重氣息,竟能力戰雷妖,將他趕走,讓人敬佩,還不知閣下姓名,望賜教?」

「兄台實力強大,他日若是有機會定要討教一番。」

此時,那三人當中的兩人陸續笑著開口,對林楓示好,顯然忌憚於林楓剛才表現出來的戰力。

「何必要他日,今日正好有機會,剛才你們不是準備討教的嗎!」林楓鋒銳的雷電眸子掃了幾人一眼,天機劍握於手中,殺氣外放。

「兄弟何必咄咄*人,我們三人聯手不見得會怕你,退一步海闊天空,切莫欺人太甚。」其中一人冷哼了下,身上透著寒氣。

林楓逍遙步法跨出,快若閃電,手中的天機劍吞吐雷芒,朝著對方轟殺過去,那人目光陡然間一凝,手掌一顫,轟出一巨大的寒冰掌印,將天地都要冰封。

天機劍劃過,寒冰在雷電之下毀滅,隨即林楓的手中微微一顫,天機劍從天上劃過,一道無比璀璨的十丈長雷電轟然砸向對方,快到不可思議,那人想要抵擋,卻聽轟隆一道可怕的聲響傳出,那人身體崩裂,在雷電之下直接被劈死。

凝聚出劍魂的天機劍,雷妖都不敢接,何況是這些人,一劍就能劈殺掉,這些人的實力,還差了些。

「殺!」林楓一字吐出,天機劍御空,脫手而出,朝著第二人殺過去,那吞吐而出的恐怖紫色雷電無可阻擋,瞬息轟在了對方的身上,將他劈得渾身毛髮豎起,接著天機劍穿透他的身體,將之抹殺。

最後一人轉身便要逃遁,卻見林楓的眸子中閃過一道冷光。

「魂咒!」


一股無形的咒之力量朝著對方降落,或許是因為畏懼,對方竟然沒有感受到咒之力,瞬間魂魄被咒,意亂神迷,神志不清,被追殺過去的天機劍斬下腦袋,死。

林楓並不弒殺,因此他搶奪命格之時只是恐嚇威脅,絕不輕易將人斬殺,但若是有人貪圖他的寶物卑鄙出手想要他的命,這種人豈能不斬。

七道青色豎紋橫亘在林楓的眉心之處,接連斬殺了五人,此刻他的命格點數又接近七十萬了。

感受到這股浩瀚的生命之力,林楓收起天機劍,腳步跨出,直奔命運神殿而去,跨入命運神殿,他毫不猶豫的將二十萬的命格數耗費掉,開啟天眼再度窺視一人,這人赫然竟是鳳萱。

林楓窺視鳳萱倒並沒有什麼企圖,至少現在他和鳳萱的關係還不錯,對方若是有什麼奇遇的話他不至於去搶奪,但多看到一個人便等於多生出一雙眼睛,他能夠通過鳳萱看到她的經歷,若是她真的找到了生命泉水,林楓還是要過去看看的,又或許鳳萱能夠遇到他感興趣的東西。

走出命運神殿,林楓已經擁有了無雙眼睛、夢情、鳳萱、付黑、那妖孽青年以及雷妖,他們都在分享自己的見聞給他,這比他一個人在命運神殿當中亂闖要有利多了,剛才若不是他窺視了雷妖,也不可能奪得對方的雷珠,這麼快便凝成劍魂。

漫步在古城當中,此刻的林楓顯得格外的悠閑,他並不斷去尋找機遇了,他追蹤的五人,沒有一個是平凡人物,命運之城能夠改變人的命運,若是真的冥冥中自有註定的話,這五人中一定會有人走到最後面,因此在暗中窺視著他們,林楓便能夠隱隱知曉在這座古城中大概正在發生著什麼。

而他自己,為何不好好利用這段時間,積蓄命格,默默的提升自己的實力。

「去吧!」林楓心念一動,頓時天機劍劃破空間,沖向天穹,朝著遠處飛遁而去,轉眼間,便離開了林楓的視線,不斷的在這座古城當中飛行、探索,但他所探索的一切,都會分享給林楓,以林楓如今與天機劍的強大聯繫,劍、丟不掉,天機劍,也成為他的一雙眼睛。

林楓本尊,倒是瀟洒的漫步在這上古的城池當中,這時,在林楓的面前出現了一頭青色的妖獸,牛形,四蹄粗壯無比,卻背生青色雙翼,這妖獸踏步在古城當中,每一步踏出,大地崩裂,林楓的身體也隨著地面的顫抖而被波動,這恐怖的妖獸若是一腳踩踏下來,能將好些人直接碾死。

這妖獸的額頭之處,又三道青色豎紋,三十萬的命格!

當妖獸的目光轉過,那無比巨大的青色眸子盯著林楓,竟讓林楓生出一股幽冷之感,格外的凄涼。

林楓心念一動,一縷殺意綻放,直撲這恐怖妖獸。

「咚、咚、咚……」大地崩裂,這恐怖的妖獸直奔林楓而來,那無比巨大的四蹄每一次踏出都讓地面出現四個大洞,恐怖至極。

林楓不閃不必,身體竟朝著妖獸沖了出去,每一步踏出之時都有一股可怕的天地大勢之威在匯聚,澎湃無比,氣勢滔天。

「殺!」林楓一拳轟殺而出,拳中蘊含恐怖雷芒,以及他的全部肉身力量。

「轟隆隆!」那似要洞穿一切的拳頭和妖獸衝撞而來的身體發生恐怖的碰撞,大地皸裂,撕裂出一道道恐怖裂痕,雷電纏繞在這恐怖妖牛的身上,讓對方的身體閃爍紫光,微微抽搐著。

「殺、殺、殺……」林楓拳頭連續顫動三次,三次收回三次轟殺而出,雷電意志火焰意志劍道意志全部釋放,撕裂一切,那妖牛發出震天嘶吼,遠處的建築彷彿都在晃動,但最終,妖獸的身體抽搐,軟軟的躺了下來,命格歸於林楓。

林楓看了一眼自己的拳頭,頗為滿意,他經歷了五雷轟頂的肉身,的確更強悍了,能夠和恐怖妖獸對轟。

踏著這強大妖獸的屍體,林楓繼續前行,準備獵殺下一個獵物,掠奪命格,同時淬鍊自己的力量,而同時,眉心彷彿有許多雙眼睛注視著各大方位發生的一切,還有他的天機劍依舊在虛空中飛馳,觀望這座古城!

ps:一個人熬夜碼字怪冷清的,兄弟們可以給點熱情嗎,我還要繼續奮鬥呢!! 聽到她又一次說要回家,東南浩冷冷的眯眼注視著她:「你還想著回去?」

白秋樂可憐巴巴的望著他,點了點頭:「做夢都在想!」

「前兩天你不是剛回過你們白家踢場館嗎?怎麼還要回去?」東南浩微微蹙眉的瞪著她,對於她這種戀家癖的習慣感到無比的鄙視。

「你是校長,想回家隨時都可以回,是不會理解我們這種從來沒離過家、沒住過校的學生,突然有一天像狗一樣被人囚禁起來的感覺的。」說話間她頓時淚眼汪汪的注視著東南浩。

聽到她的這種比喻,東南浩抽了抽嘴角,哪有人把自己比喻成狗的?

想到此,他頓時無語的扯了扯嘴角,沒有理會身後的白秋樂,唇角微抽的回到浴室,發現哈特已經軟巴巴的趴在浴池邊緣乖乖的搖著尾巴,等待著它的主人。

白秋樂見他不說話,無語的跟了進來,不滿的反問:「校長大人,你這麼捨不得我回去是不是有原因的?」

東南浩聞言,俊美微挑的冷眼注視著她:「你想說什麼?」

「其實你是喜歡我對不對?你不想讓我回去是因為你捨不得我,不想讓我離開你的視線,你對我……」她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東南浩直接提起衣領向別墅外走去。

走到別墅的玄關處,東南浩毫不客氣的將白秋樂丟了出去,冷漠的注視著她:「你現在就可以放假回家了,給我馬不停蹄的滾,最好永遠都離開我的視線。」

白秋樂聞言,頓時眼眸一亮:「好叻!校長大人再見!」說話間就聽到對方『砰』的一聲甩上了大門。

白秋樂望著緊閉的大門,喃喃道:「這招兒果然管用!沒想到這快就提前放假了,還以為至少也要等到明天才放假呢?」

想到此,白秋樂頓時欣喜的歡呼起來:「呦呵~幸福來得太突然,讓人防不勝防啊!」說話間頓時歡快的跑出東南浩的別墅。

而別墅內的東南浩,聽到門外傳來某人的歡呼聲,氣就不打一處來,明明知道對方很有可能是在用激將法,可他還是忍無可忍的成全了對方。

那個女人,氣死人的本領絕對是天下第一絕!他當初就不應該妥協答應要好好照顧她。

而回到宿舍后的白秋樂,剛一推開門就看到窩在沙發里抱著一個水果盤在那裡嗑瓜子的東南玥,白秋樂頓時疑惑的反問:「小天使,你不是說你有約會嗎?怎麼會在宿舍?」

東南玥見白秋樂回來,頓時嚇得一抖,盤子里的瓜子頓時撒了一地:「樂…樂樂姐?你怎麼回來了?」

白秋樂聞言,頓時神經大條的望著她,笑得一臉得意:「被你哥丟出來的。」

「啊?」東南玥有些難以置信的望著心情愉悅的白秋樂,試探性的開口:「樂樂姐,你被我哥丟出來了也值得這麼高興嗎?」

「對啊!因為他已經提前讓我放假了。」說話間頓時開始收拾起自己的行李箱,隨便裝了幾件衣服和生活用品就拉著箱子向外走去。 古城的上空,一柄劍在虛空當中飛馳掠過,劍的周圍沒有人,然而,這劍卻偶爾會停下來,彷彿擁有眼睛般,停下來觀望。

許多人注視到了這一情況,甚至有人因為貪圖聖器之劍想要出手將劍據為己有,但那聖器之劍先是會以一道劍芒警告,若是不聽,還要奪劍的話,那劍中,便會釋放滔天的雷電之意,瞬間將人轟得渣都不剩,無比恐怖,而那些死在劍下之人的眉心命格,竟彷彿朝著遙遠的地方飄去,穿透虛空落在某人的眉心。

很多人親眼看到了這一幕,不由得暗暗感慨,御劍之人必是一位妖孽,太厲害了,人在千裡外,殺人不留痕,甚至是被誰所殺都不知曉。

天機劍,大抵算是這座古城當中的一件怪事,然而,這些天中,古城中發生的怪事遠不止這一件。

比如,火焰山的付黑,他經常會陰完人後,發現看重的寶貝突然消失了,無影無蹤,好似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當他尋找的時候,發現什麼都沒有。

又比如,齊天聖在找到一些寶物的時候,他清理戰場和他人戰鬥之時,會有一些空間奧義碎片悄無聲息的消失,讓他目光冰冷,知道有人下黑手,但是,對方很可能通過命運神殿將所有的氣息都隱匿掉了,只要不出手,根本找不到人。

至於造就這一切的傢伙,此刻又斬殺了一頭妖獸,掠奪了對方的命格,然後跑去命運神殿製造空間修鍊去了。

這些天來,林楓過得非常清閑悠哉,時而殺殺妖獸,掠奪命格,身上透著一股野性的氣息,目光更為的銳利了。

時而林楓又會攪幾顆奧義碎片,比如通過齊天聖得到的空間奧義碎片、又比如偶然間從付黑身邊得到的火焰奧義碎片;以及天機劍發現的一些好地方中得到的風之奧義碎片。

總之,在他人堪堪在古城中度過了十來天時,而他卻在兌換的空間當中過了將近一年時光,至於命格點數林楓倒也不是太多,才堪堪四道藍色豎紋,距離終極的紫色命格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

至於這些天來的收穫,那便是雷電意志已經到了巔峰,再往前一步便是奧義力量、火焰意志到了九重、劍道意志到了九重、風之意志到了八重,空間意志,不小心攪了一些奧義碎片,再加上他刻意重點去領悟,使得也到了七重的意志,如今使用虛空之術似乎都更為的順暢了些許。

讓林楓有些鬱悶的是,他將全部的時間都花費在了奧義和意志的領悟之上,對修鍊倒是沒怎麼太顧及,但也已經穩固在天武六重巔峰,隱隱有朝著天武六重巔峰衝擊的趨勢了。


至於為何林楓能同時領悟這麼多的意志力量,他倒是沒有想太多,大抵歸功於奧義碎片了,畢竟鳳萱曾經說過這奧義碎片可不比得奧義之晶,它能夠讓人切身感受到奧義的力量,促進人的領悟,另外,貌似從以前的修鍊來看,他的悟性一直還過得去,所以林楓倒沒多想過這問題。

因為沒有去深想,因此林楓也忽略了一些東西,那些天賦絕倫的武皇門徒,甚至武皇後人,他們並不會缺什麼普通的修鍊資源,這奧義碎片雖然珍貴,但只要那些勢力願意,還是可以輕易拿得出來的,既如此,他們為何不讓門中的天賦後人修鍊多種的意志力量,最終領悟許多強大奧義呢!

林楓他只知曉,無天劍皇,昔日十年養劍,在劍成之後,是凝聚了多顆劍魂,領悟了不少奧義力量的。

還有他見到過的第七殺,那人實力並不算太強,但只是和他一次對轟之間,便使用了三種的意志力量,所以在林楓看來,領悟多種的意志之力,他日掌控多種奧義神通,自然是強大一些的。

所以,林楓他也修鍊多種的意志力量,試圖他日領悟掌控多種奧義神通,雖然偶爾林楓也會懷疑自己能否吃得下,但總是要試一試的。

林楓走出修鍊空間,又觀望了一眼他在觀察的那些人,雷妖那傢伙此刻竟然在獨自修鍊,吞噬了一頭雷鳥,讓林楓無語,相煎何太急,同為雷鳥,這傢伙竟將它吞了,當然,林楓也知道,這雷鳥並非真的是妖獸,而且一種奇特的雷電,就如同金烏陽火一樣。

可惜,在自己修鍊的時候被雷妖碰到了奇遇,恐怕這一次過後,雷妖將會領悟出雷電的力量吧,那時候的雷妖,將會非常可怕。

不僅是雷妖,所有人都有自己的際遇,夢情、鳳萱、齊天聖,還有付黑,他所窺視的人,都得到了奇遇,他自己當然也不例外,此刻在他的儲物戒指當中,還有許多奧義碎片沒有用掉呢。

若是可以的話,林楓是不介意這樣繼續低調的繼續修鍊下去的,默默的提升實力,掠奪命格。

自己所想到的這種兌換時間的方法,其他人並不知曉,所以,同樣是奇遇,他的進步,會更快一些,這也已經在實踐當中被證明,如今他的修為比起昔日,又變得更加的恐怖了許多,就說那些意志的力量,就足以令人震駭了。

走出命運神殿的林楓繼續獵殺妖獸,如今以他的強悍力量,獵殺妖獸也變得簡單了些,因此又過了三天,林楓眉心的藍色命格,已經有了七道豎紋,無比強悍的生命力量直衝霄漢,沐浴在這恐怖的生命力量當中,林楓無語的發現,他好似對生命的力量,也有所感悟。

但就在這一天,一股恐怖的五行力量衝天而起,瀰漫於虛空當中,遮蔽整片天地。

金、木、水、火、土,五行的力量,萬物的力量,這一日,古城當中,颳起了一陣怪風,彷彿有一縷縷蕭殺的霧氣肆虐天地虛空,可怕至極,讓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無比凄冷的寒意。

「好冷!」林楓剛剛一拳將一頭妖獸轟殺掉,便感覺到這天地似在劇變,不由得打了個冷顫,抬起頭,五行的力量似乎在不斷變換,千變萬化,化作一道道瑰麗的奇景,很快,林楓赫然的發現,在他五行區域之外中所看到的奇景,又一次出現了,出現於虛空之中。

「天地要變了。」林楓喃喃低語了一聲,隨即心念一動,遙遠之地的天機劍霍然間逆轉,朝著他飛馳而回,天地要變,他不得不謹慎一些。

突然間,蕭殺的天地颳起了了可怕的凄冷怪風,讓人的視線都變得模糊了起來,好似有一道道鋒銳無比的刀子割裂在身上一樣,極其的痛苦。

林楓眸子僵硬,以他的恐怖肉身,竟然感覺到了割裂的疼痛,可見這怪風的威力有多恐怖,怕是修為不強的人,甚至會死在這怪風之下,身體被撕裂掉。

很快,林楓的眼眸完全睜不開了,什麼都看不清,彷彿被那股天地劇變所誕生的塵埃給淹沒掉,世界,變得模糊、朦朧了起來。

同時,還有一股可怕的蕭殺力量,讓人感覺自己彷彿身臨遠古的戰場,面對無窮無盡的蕭殺之意,屍骨遍地,冤魂怒號。

這情形似乎持續了很久,終於,林楓感覺眼睛能夠看清了,模糊的視線,漸漸的變得清晰了起來。

但此時的林楓赫然的發現,他如今身處於另外一片空間當中。

這片空間,風沙肆虐,飛沙走礫,天地間好似有一股無形的肅殺之力,人群的耳膜當中,會傳來嘯聲、殺伐之聲、死亡之聲。

「這是來到了遠古的戰場嗎?」林楓目光僵硬,剛才他們所在的古城,好似遠古的城池,而如今, 惡魔總裁,放過我!

目光看向遠方的區域,很快,林楓的眸子又一次僵硬住了,他看到了什麼?

他看到了一座高山前,一條泉水緩緩的傾灑而下,這泉水純凈無暇,充斥著無法比擬的生命氣息,好似仙靈之泉。

「這是,生命之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