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到了胸口處的寒意沒有?現在只要我一個念頭,那道寒氣便會在你心臟處炸開,到時候就是大羅神仙來了,都救不了你。」

驚恐萬分的葉子希認為自己肯定是在做噩夢。

但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個耳光之後,葉子希感受到了臉蛋上傳來的劇烈灼燒感。

「呵呵,接受現實吧~只要你跟了我……」

話說到一半,高翔突然臉色大變。

因為他發現幾道狂暴的氣息,正朝飛速著自己這邊而來。

定神一想,高翔猜到了對方的身份。

嘭!

牢固的房門,突然被人給一腳踹了開來。

高翔不慌不忙的跪倒在地,一臉鎮定的看著眼前的八爺。

八爺厲喝道:

「交出林天恆,我饒你們不死!」

而八爺身後的那群修鍊者,則虎視眈眈的盯著高翔和葉子希。

不管他們兩人說不說出林天恆的下落,等會兒八爺都會滅了他們。

輕輕一笑,高翔解釋道:

「八爺您誤會了,我可不是林天恆的保鏢,所以又怎麼會保護林天恆呢。」

瞅了眼說話陰陽怪氣的高翔,又感受到了高翔身上散發出的靈力,八爺皺眉問道:

「那你到底是什麼人?」

高翔恭敬的回答道:

「跟八爺您一樣……是想讓林天恆死的人。」

唯一知道自己身份的,就只有林天恆一人了。

所以高翔迫不及待的想要殺掉林天恆滅口,好讓自己在這個新的世界,活的更久。

見八爺眼中閃動著殺意,高翔淡定的說道:

「若是八爺不信,我可以帶你去找林天恆。到時看不到林天恆,八爺殺我泄憤便是。」

「有點意思,帶路吧!」

八爺饒有興緻的打量著高翔,然後讓其在前面帶路。

……

剛剛那一聲巨響,林天恆跟程思玥都已經清楚的聽見了。

所以不用多想,林天恆知道,肯定是八爺已經帶人趕到了這裡。

沙沙沙……

聽到旁邊的小樹林中有腳步聲,林天恆連忙將程思玥護到身後。

「林先生,是我!」

楊總鬼鬼祟祟的看了看四周,確認沒人之後,趕緊招手讓林天恆過來。

林天恆剛想找輛車準備離開,既然楊總來了,那就問他要一輛吧。

但還沒等林天恆開口,楊總就著急忙慌的將一把鑰匙和一張磁卡遞到林天恆手上,然後聲音顫抖的說道:

「林先生,虎爺說了,您現在唯一的生路,就是找個安全的地方,等他們趕過來。所以你也別想著逃跑了,趕緊去我辦公室的私人金庫里躲著吧,那裡很安全的!」

還沒等林天恆開口詢問其他,楊總就頭也不回的逃走了。

沒有其他選擇。

林天恆立刻小心翼翼帶著程思玥,躲到了楊總的私人金庫之中。

哐!

幾分鐘之後,一道巨大的撞擊聲,震懾的葉孤城和程思玥耳膜都疼。

站在外面的八爺,咧嘴笑道:

「林天恆,我知道你肯定是不會主動出來的,所以我也沒準備勸你。只是你也應該明白,這種程度的保險門,撐不了多久的~」

望著懷中驚慌失措的程思玥,耳邊又便隨著劇烈的撞擊聲。

沒辦法靜下心來思考的林天恆,只能戴上高級學霸稱號,以此來幫助自己思考逃生的辦法。

「對了!還有一分鐘,就到十二點了,我又立刻使用地藏王的金印,召喚厲鬼了!」 徐氏雙手合十,望向虛空的方向,彷彿對著那漫天神佛一般,喃喃低語道:

「希望菩薩保佑,能讓少寧和徽羽安然歸來,只要他們能夠好好回來,往後初一十五,我定然燒香禮佛,絕不落空。」

「只希望菩薩保佑……」

孟祁聽著徐氏喃喃自語,眼底也染上些暗沉之色。

四叔會回來的。

一定會!

……

穗兒從孟家出來之後,就直接乘車去了陳家。

見到她來,陳夫人領著陳瀅親自見的她,當得知了穗兒的來意之後,阿瀅睜大眼道:「雲卿姐姐讓我去孟家小住?」

她臉上浮出焦急之色。

「可是雲卿姐姐身子不爽?還是出了什麼事情?」

明明今日她從孟家離開的時候,姜雲卿還未曾開口留她,怎麼這會兒突然讓穗兒過來,難道姜雲卿出了什麼事情?

穗兒見陳瀅急的起身,連忙安撫道:

「阿瀅小姐別急,我家小姐身子安好,也沒出什麼事情,只是小姐說她一人住在孟家有些太過安靜,所以想要阿瀅小姐過去陪她幾日。」

說完之後,穗兒扭頭看向一旁的陳夫人。

「還有一件事情,需要稟明陳夫人。」

陳夫人連忙說道:「穗兒姑娘請說。」

穗兒神色溫和說道:「我家小姐初回京城,有意在一個月後舉辦一場小宴。」

「只是她如今有孕在身,身子也不大爽利,而孟二夫人那邊一人恐怕忙不過來,所以我家小姐想要請陳夫人前往孟家,幫著我家舅夫人那邊一起操持此事。」

陳夫人沒想到穗兒說的事情會是這個。

她神色微怔說道:「這怎麼使的!」

姜雲卿如今是皇后,雖然沒有正式冊封,可君璟墨當眾承認了姜雲卿的身份,而她如今又懷著皇上的長子長女,身份貴重,單看君璟墨為了她能夠在新登基之時便冒險離京前去赤邯接她回來,就足以知道皇后之位對於姜雲卿來說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姜雲卿想要舉辦小宴,自然有宮中女使、內侍監的人幫忙搭理,就算再不濟也還有孟家和言郡王府的人,哪裡輪得到她出面?

穗兒早知道陳夫人會回絕,她笑著道:

「陳夫人先別忙著拒絕。」

「我家小姐說,她久不在京城,對京中這些人事都不熟悉,而孟二夫人又是武將之妻,對這些事情不太熟悉,陳夫人乃是周全之人,而且也能讓她信任,所以才想要勞煩陳夫人。」

「而且我家小姐往日里不曾與京中這些世家朝臣內眷來往,所以宴會之上需要邀請什麼人,不必請什麼人,還要請陳夫人幫忙斟酌著擬個單子出來,免得到時候請了不該請的人,擾了我家小姐的興緻。」

陳夫人聞言一驚,等明白姜雲卿想要她做的事情代表著什麼之後,微張著嘴看向穗兒:「雲卿她……」

穗兒輕笑著道:「陳夫人放心,小姐說了,她剛回朝,這宴會早晚都需要辦的,總要叫人知道她這位皇後娘娘長什麼模樣。」 由於砸了半天,八爺根本沒有聽到保險門內有任何動靜傳出,所以深邃的雙眼,忍不住盯在了高翔身上,質問道:

「我知道了,你小子是在跟我玩聲東擊西,好方便幫助林天恆逃跑是吧?」

八爺身上狂暴的靈力,已經噴涌而出。

只是黃級初期,而且境界還不穩定的高翔,頓時嚇得跪倒在地,慌張說道:

「八爺,小的真沒有忽悠您,因為小的對林天恆的氣味,有著特殊的感應。所以我無比確定,林天恆他就在這裡面!」

偉豪的聲音,林天恆還是能夠分辨出來的。

但是偉豪居然稱呼自己為「小的」,而且還說自己熟悉林天恆的氣味。

這讓林天恆瞬間意識到了什麼。

換上「地藏王的金印」稱號,林天恆這才發現,自己已經徹底失去對高公公的掌控。

林天恆心中冷哼道:

「這個死太監,居然還敢跟我玩陰的!」

高翔的突然背叛,倒是讓林天恆有些意外。

但林天恆也不是太生氣,因為按照八爺的這個暴脾氣,高翔的末日估計馬上就要到來了。

剛剛活過來,馬上又要死過去。

世界上,估計沒有比這更慘的事情了。

但八爺剛要出手,他的師兄雷豹就抬手阻攔道:

「老大你別急,你要找的人到底在不在這門後面,我一探便知。」

「那就勞煩三師兄了!」

八爺喜出望外。

要知道,他的這位三師兄,可是剛剛跨入黃級後期的頂尖高手。

有他出馬,林天恆在不在這裡面,一探便知!

將手貼在厚重的保險門上,雷豹閉目輸送著靈力。

砰砰,砰砰,砰砰……

兩顆心臟,一強一若的跳動聲,立刻浮現在了雷豹的耳中。

睜開眼睛,雷豹輕笑道:

「這小子沒說慌,裡面的確有人。」

聽到這話,八爺笑的那叫一個開心,立刻呼喊其他人一起,趕緊砸門。

但雷豹右手微微抬起,示意大家都別動手,讓自己來。

「喝!」

雷豹右手化為抓狀,然後匯聚靈力於右手之中。

嘭!

所有人都沒看清,雷豹這一招是如何發出的。但是等大家定神一看,卻驚恐的發現,雷豹的右掌五指,已經深深的陷入了厚重的保險門之中。

吱呀~

在雷豹發力的同時,厚重的保險門邊緣,居然開始發生了肉眼可見的變形。

可想而知,雷豹這單手所產生的力量,有多駭人!

「給我破!」

隨著雷豹一聲怒喝,厚重的保險門,連帶著部分牆體一起,被雷豹給直接拽飛了出去。

「哈哈!林天恆,你的死期到了!」

看到摟著程思玥的林天恆,興奮不已的八爺,發出了猙獰的笑聲。

這次他花費大力氣,才把自己的三師兄給請了過來,目的為的就是殺死林天恆,洗刷以前的一切侮辱!

對付一個凡夫俗子,雷豹才不屑動手。

但在看到楚楚可憐的程思玥之後,色心大起的雷豹,輕哼道:

「這種世俗廢物,怎麼配得上如此佳人~」

明白雷豹在想什麼的八爺,立刻咧嘴笑道:

「師兄所言極是,你們幾個還愣著幹什麼?還不趕緊把這個小丫頭給拉倒一旁,等會兒事情辦好之後,直接把她給我送到三師兄那兒!」

林天恆立刻護在程思玥身前:

「有事沖我來,別碰她。」

輕輕一張,八爺就將林天恆給拍飛了出去,然後冷笑道:

「放心,老子找的就是你!至於這小丫頭能被我三師兄看上,那是她的福氣!」

「咳!」

看到林天恆嘴角流出鮮血,程思玥連忙咬唇哀求道:

「求求你們了,放過天恆吧,只要你們放了他,我什麼都答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