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唐自然毫無疑問地勝利了。

佛子真律出場,也將對手擊敗。

不過當趙夢璃出場時,卻是險勝對方。

她的對手是一名來自大荒學院的青年,名叫宋雲松,在大荒學院中並非是最頂尖的弟子,可在和趙夢璃的對決中,卻是爆發出令人咂舌的戰鬥力,引起了在場一陣又一陣嘩然聲。

要知道,趙夢璃憑藉陳汐的蒼梧幼苗,一舉突破大羅後期,更是掌控了凰族某種至高秘法,實力早已躋身道皇學院內院頂尖行列,可卻在這一場戰鬥中差點落敗,自然令人動容之極。

就連王道廬目睹這一幕,也都是眉頭一皺,有些出乎意料,心中隱隱約約感覺,自己之前所掌握的消息,似乎並不那麼精準。

像這宋雲松,在他所掌握的消息中,連和內院紫綬金榜前三十名強者對抗的資格都沒有,可如今所爆發的戰鬥力,卻要比預期中強上不止一截。

這一切,都讓王道廬心中莫名其妙升起一絲不好的預感來。

而當姬玄冰的對決開始之後,王道廬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愈發感覺,這一次七院論道會,似乎隱隱脫離了他所預期的各種狀況。

原因很簡單,姬玄冰的對手是來自苦寂學院的一名弟子,名叫王雪沖,同樣是一個和那宋雲松差不多的角色。

可是,就是這樣一個角色,竟是逼迫得姬玄冰處處受到壓制!

這怎麼可能?

不止是王道廬沒想到,就連在場道皇學院的諸多教習和學生,也都萬萬沒想到會出現這樣一幕。

氣氛,一時變得沉悶而怪異,不復之前喧鬧。

反觀苦寂學院那邊,無論是帶隊的老古董教習,還是那些弟子皆都神色輕鬆,似乎早已預料到了這一幕。

這莫非是一場蓄謀已久的行動?

王道廬的目光,從王雪沖、宋雲橋、蕭千水、萬劍生等其他學院弟子身上一一掃過,旋即敏銳發現了一個現象。

蕭千水和王雪沖一樣,來自苦寂學院。

宋雲橋來自大荒學院。

萬劍生來自長空學院。

蕭千水如今還沒出場,但毋庸置疑,他是一個絕對不遜色於萬劍生的狠角色。

而之前出場的萬劍生,雖未曾和他們道皇學院的弟子交手,但接下來的論道中必然也會碰到。

宋雲橋出場,雖被趙夢璃險勝,可卻爆發出出乎意料的戰鬥力,而如今的王雪沖,更同樣如此,甚至逼迫得姬玄冰處處受到壓制。


這可太不正常了!

「這蕭千水、宋雲橋、王雪沖皆都是之前聲名並不出眾的角色,他們又來自苦寂、大荒、長空三大學院中,若說這背後無人指使,那才叫怪事。」

就在此時,一直沉靜打坐的陳汐突然開口,眼眸幽邃而冷冽,「我甚至懷疑,他們背後是否都是那太上教在指使。」

聞言,王道廬心中一凜,不過還不等他開口說些什麼,擂台上異變陡升——

姬玄冰,竟是被那王雪沖一劍硬生生震飛出了擂台上!

看見這樣一幕,在場頓時響起一片驚呼嘩然聲,不少道皇學院弟子和學生齊齊起身,難以置信。

第一輪論道中,姬玄冰這般上古皇道世家傳人,居然敗在了苦寂學院一名弟子手中?這擱在往屆的論道會上,可從未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因為在往屆,參與論道的道皇學院弟子,可是沒有一個是在第一輪考核中被淘汰掉的,從來沒有!

唰!

王道廬身影一閃,就將那姬玄冰接住,返回到了祥雲上,當看清其身上傷勢時,臉色已是陰沉如水。

傷勢很重!

姬玄冰周身氣機萎靡,臉色蒼白如紙,胸骨都不知被打斷多少根,渾身浴血,模樣何止是凄慘,簡直讓人不忍睹目。


一下子,就連陳汐、葉唐、趙夢璃、真律的臉色也變得陰沉下來,眸光中寒意涌動,好狠辣的手段!

「我……已經……已經儘力了,哪曾想到……對方……竟比預料中強太多了,我……牽累大家了……」

姬玄冰斷斷續續開口,聲音慘然沙啞。

陳汐握住對方手掌,深呼吸一口氣,一字一頓道:「這不怪你,相信我,我會讓他們給你一個交代的!」

姬玄冰慘然一笑,張了張嘴還要說什麼,卻被陳汐施展秘法,陷入深層次睡眠中,他受傷太重,必須及時療傷。

「哈哈,我早就說了,這次的七院論道會,註定要扭轉以往格局,令你們道皇學院一敗塗地!而這,僅僅只是剛開始罷了。」遠處,傳來那蕭千水尖利陰冷的大笑聲。

此話一出,在場所有道皇學院弟子和教習齊齊震怒。

——

ps:四更完畢!今天最後2更是為x壕加更,嗯,還欠x壕3個加更,另外,今天又新增加了4個加更……大家放心,金魚都記得,會一一加更的!最後,深更半夜再次呼喚一下月票~~ “好吧。”黃傑說,“那我還能進入周勇的記憶嗎?”

“不然吧,”威廉說,“你只有通過他我們才能瞭解到伯莎的DNA祖先原型李霞的故事,那樣更便於研究。”

“這也就解釋了你的DNA記憶中爲什麼熟悉的人都是你周圍的人了。”一旁的謝琦補充說,“你不是一直想問我這個問題,但是你卻沒有說出口。”

“看來,”盧修斯看着一旁的蒂娜和伯莎,“你們緣分或許是上輩子就註定好的。”

“算是吧,”黃傑嘆了口氣,“那我還會見到蒂娜嗎?”

“或許會,”謝琦說道。

“他不是不屬於我這個世界的人嗎?”

謝琦擡起頭來,看着黃傑說道,“的確,在他的DNA祖先不是你世界裏的人,但她的DNA人物原型就不一定了。”

“畢竟她和更衣小夜是兩模兩樣,”一旁的奧古斯都亮出了投影屏上照片。

“這又是什麼有趣的事情。”黃傑問道。


“阿道夫是一個有趣的人,因此艾伯特也不例外,”奧古斯都在屏幕上滑動着手指,“李霞是真實存在的,和你的祖先是同一個時代的人,她也是你祖先的初戀情人。”

“啊?”黃傑有些懵懂。

“詳細發生了什麼我也不清楚,這個要你的回憶去探索。”奧古斯都說道,“至於蒂娜她的原型和你有什麼關係,那倒是有點微妙微翹,我這邊就先不說了。”他笑着看着一旁的蒂娜說道,而蒂娜卻對他眨巴眨眼睛,表示由衷的疑問。

“那先不管那麼多了,”黃傑說道,“我們開始吧。”

“非常好,”威廉微笑着說,“你,黃傑,註定會有偉大成就,我們合作,會一同創造歷史,”他張開雙手說道,“就我們幾個人。”

“那我們開始吧。”盧修斯說,“我去連接下Tosthers的電源。”說完,他大踏步穿過房間,離開了這裏。

“那個,”一旁的謝琦說道,“那個白毛蘿莉是叫伯莎是吧?”

“嗯,”黃傑點了點頭。

“那個,伯莎,你先過來下。”謝琦說道,“我先和你交流一下Tosthers的使用方法。”

“好,”伯莎說着,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朝謝琦的位置走來。

“蕾蒂西亞。”謝琦繼續說道。

“在,”蕾蒂西亞答應道。

“你先把蒂娜帶進另一個房間,”謝琦看着黃傑解釋道,“爲了防止記憶移位,我這邊得把你們三個人分開。”

“行,”黃傑答應道,蒂娜便隨着蕾蒂西亞去了他們就寢的房間。

“對了,”黃傑扭身問到身後的奧古斯都,“那個,Tosthers夠用嗎?”他指着後方謝琦的位置說道,“我看就那一臺。”

“這個你放心,”奧古斯都解釋道,“這個小地方是Klein過去的一個小實驗,Tosthers的原型技術是Klein的資深教授伊芙·德雷克先生髮明的,後面被Mobius給收購了。”

“收購?”

“伊芙·德雷克先生當年很窮困,無奈之下爲了生存,只有賣出自己家族的一些專利,Tosthers的原始系統是klein家族堪稱完美的結晶,後面被Mobius收購了,”奧古斯都說道,“據說當時只出售了使用年限,期限是50年,但期限到了,Mobius就開始耍賴了,這也是導致Klein和Mobius成爲死對頭的原因之一。”

“哦,是這樣的,”黃傑說道,“那不是條頓騎士和醫院騎士的原因哦。”

“聖殿騎士、條頓騎士、醫院騎士這三個本來就是一家子的騎士團,怎麼可能會出現紛爭,”奧古斯都解釋道,“在說了,隔壁的聖殿騎士和刺客的紛爭都還沒有結束,條頓騎士和醫院騎士可不傻,他們可不想幹那些沒有意義的科技紛爭。”

“哦?”黃傑反駁道,“我們這就不是嗎……”

“我們這叫革新科技。”一旁的威廉補充道。

“好吧。”黃傑剛回答完,謝琦便叫了他,“你先過來。”

黃傑走了過去,正巧蕾蒂西亞回來了,謝琦說道,“那邊搞好了沒?”

“蒂娜是沒有問題,”蕾蒂西亞說道,“她說對那東西熟悉的很。”

“那就行了。”謝琦對伯莎說道,“伯莎,你和蕾蒂西亞去另一個房間,她會告訴你怎麼操作的。”

“好,”伯莎說完,跟着蕾蒂西亞去了另一側奧古斯都的房間。

“那我接下來該怎麼做?”黃傑問道。

“還能幹啥。”謝琦說道,“先躺下唄。”

“哦。”說着,黃傑便躺了下來,他調整自己的姿勢,耐心地等待着謝琦重新檢查所有的設備,然後回到一旁的工作臺開始下一步操作。

黃傑望着天花板,聽着虛擬鼠標和鍵盤被敲擊的模擬聲音,對許久不見的虛擬現實體驗之旅感到十分激動,他不知道怎麼和那個世界許久不見的朋友打招呼,又有些期待新的戰鬥之旅。

“好了。”幾分鐘後,謝琦說,“我正在準備連接你的大腦了,你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黃傑說。

“準備好了帶上頭盔。”謝琦說道。

黃傑便將頭盔戴在自己頭上,提供影像和聲音的電子護罩很快將他和外界隔絕。和之前謝琦祕密基地的Tosthers座椅還有頭盔相比,使用這臺機器感覺就像是馬車直接變成法拉利跑車。

“你能聽到我說話嗎,黃傑?”維多利亞問。

“能。”

“很好,”黃傑感覺到謝琦抿了抿嘴脣才繼續開了口,“一切就緒,準備好了嗎?

黃傑深吸一口氣,即將進行的環節是他唯一不喜歡Tosthers的地方,他閉上了眼。“準備好了。”

“別緊張,”謝琦溫和地說道,“試着放鬆一點,正在載入記憶迴廊,這次感覺會有點不一樣的。”

“怎麼個不……”還沒等黃傑說完,他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猛地一震,就像車撞在了牆面那樣猛烈,當然這種感覺沒給他持續多久,在下一秒鐘,他又感覺到身體猛地下墜,彷彿墜入了一個無底的深淵,他的身體不受控制,一直往下墜落。

黃傑努力地轉動身子,終於他在轉了過來,他驚奇地發現,他出於宇宙當中,他飛速的下墜前進,跨過無數的恆星,穿越銀河系,路過黑洞,在經過太陽系的途中,他看到很多殖民衛星,很多的人類外太空殖民區,直到最後,他來到了那艘大天使號戰艦上側,他感到自己要撞在上面了,他手腳失措,想讓自己停下來,卻已經來不及了,他只能乖乖滴閉上眼睛。

“別緊張。”謝琦的聲音在他的腦海裏迴盪,在他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他發現自己已經在大天使號的過道處,但周圍還是一片模糊,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喘着粗氣。

這下墜的感覺真的是太糟糕了,這讓黃傑想起了曾經在某個在馬克先生那裏的訓練,大概是黃傑五歲的時候,在一場模擬山地戰中,他掉進了一條因漲潮的河流。所有人都沒來得及抓住他,洶涌的水流就將他捲走了。

關於那次意外,他的記憶大部分源自伯莎的講述,但有些地方他還記得。他記得的部分雖然不多,但他一直都無法忘記,特別是那種徹徹底底的無助感。河裏的浪潮像是會動的水牆,不停地掀翻他,推倒他,壓垮他,讓他窒息。

那時的感覺和此刻的感覺一模一樣。

當時露娜的父親哈德森正好在下流釣魚,是他想辦法從河裏抓起了黃傑。但哈德森現在不在這裏,而且這也不是一條河流,那咆哮的奔流就在哈德森自己腦中。

記憶迴廊瞬間平靜了下來,包圍了他,剛開始看不太清,但他眼前馬上出現一片無形的亮光,像是看不見太陽的大霧天。

接着,他身邊便亮了起來,在他的遠處,一個長得像蒂娜的粉色女孩站在大天使號的艦窗口,那女孩看着外面,黃傑看到自己身前有一個和周勇相似的影子朝那邊走了過去。

“那是什麼?”黃傑有些疑惑,就在這時他的身旁出現另一個影子,是謝琦,他張口說道,“感覺有什麼不一樣嗎?”

黃傑指着自己的嘴,遲遲不敢說話,最終謝琦說了,“你說吧,不要緊的,我做了調整,你和我說話的時候,這兒就我們兩個,”他解釋道,“我知道你不喜歡按照計劃的來,所以我做了進一步的規劃調整,”他指着那個人影說道,“看到那個沒?”

“看到了。”

“那是你祖先的影子。”謝琦說道。

“哪有什麼用。”黃傑問道。

“他會告訴你,你的故事線該做些什麼,就比如你這麼走過去,該幹什麼。”謝琦補充道,“我知道你不喜歡按照你祖先的想法去做,所以我調整了一些數據,你先在可以和自己的祖先同步做事,即便你覺得你祖先不對,你也可以從中操控他,並且你不會失去同步。”


“簡單的說,就是不會失去同步咯。”黃傑補充道。

“是的,沒錯。”


“那就好辦了。”黃傑朝着祖先的影子走了過去,他來到了那位少女的身旁,“嗨,你好,我叫基……不,周勇,該怎麼稱呼你。”

少女先是充滿疑惑地臉看着面前的黃傑,並優雅地伸出了手,然後微笑地對她說道。

“拉克絲·克萊因。” 感謝兄弟「舞動」「ychenhwang」和妹紙「lyn123456」的打賞捧場支持~

這一刻,因為姬玄冰的落敗,全場寂靜,一眾道皇學院教習和學生滿面錯愕,不敢置信,更有不少學生流露出憤慨不甘之色。

偏偏在此時,蕭千水冷笑出聲,言辭尖利陰冷,極盡挖苦,頓時點燃了全場師生的憤怒。

「混賬東西!你說什麼?」

「媽的,嘴巴真欠抽!」

「可惡!實在是可惡!」

群情激憤,破口大罵聲四起。

「哼,敗就是敗了,難不成這七院論道會只允許你們道皇學院弟子取勝?荒唐!看看你們的風度,還貴為仙界第一學院的子弟,也不嫌丟人現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