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候,他身旁的兩人開口說話了。

「切,不就是獨自一人毀滅了【暮光之城】,有什麼好拽的?」

「就是,如果上次接受任務的是本大爺,一定做得比他還要好。」

「好了,好了,一人少說一句行嗎?你們看他的表情,似乎有些不尋常,很有可能是出事了。」

……

面對三人的議論,陳帆並沒有理會,依然自顧自,繼續面無表情的向前走去。途中,有好幾個【五星游龍】的成員向他打招呼,他都當做沒有看到。這個舉動,頓時惹來了周圍人的非議。許多人對他指指點點,小聲議論。

大約行走了10分鐘左手,陳帆來到了【五星游龍】的作戰指揮中心。見陳帆到來,兩名負責看守的【五星游龍】成員立刻迎了上來。

不等對方詢問,陳帆首先開口說道:「【五星游龍】下屬龍牙成員陳帆,有急事要見龍王,不知龍血、龍刃、龍角三組之中,哪位組長在的?」

說完這句話后,陳帆靜靜等待這對方的回答。身為【五星游龍】的一員,他知道這是【五星游龍】不成文的規定。底層成員想要見最高領導者龍王,必須要經過下屬五個組組長同意。

聞聽陳帆此言,其中一人說道:「三位組長當中,目前只有龍刃組長趙炎在,其餘兩位組長都出外執行任務去了。」

「幫我轉告他,就說我是陳帆,有急事。」

「好的,請稍候片刻。」

說完這句話后,那名負責守衛的【五星游龍】成員轉身向作戰指揮中心跑去。

而陳帆,則站在原地等待起來。

對於這個趙炎,他也算是有幾分熟悉。曾經在【暮光之城】,趙炎讓血族俘虜時,還是被他所救。

片刻之後,一個赤著上身,渾身肌肉飽滿的男子從作戰指揮中心跑了出來。當他跑到陳帆面前時,立刻一臉微笑著迎了上來:「哈哈,陳帆,真是好久不見。聽說是你回來了,我立刻放下手上的工作就跑出來了。怎麼樣,任務完成的還順利嗎?」

聞言,陳帆搖頭苦笑了一下,開門見山道:「趙組長,請你立刻帶我去見龍王他老人家,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彙報!」 由於清楚龍王與陳帆之間的交情,趙炎在了解陳帆的請求后,二話不說,便領著他來到作戰指揮部當中的一個小房間。

開始,陳帆並不知道趙炎的用意何在,直至後來,趙炎才和他解釋,這是一個特殊的房間,而房間里有一個傳送陣,可以通過這個傳送陣,直接傳送至龍王的住所。

這個發現,倒是讓陳帆感到有些意外。憑他有限的知識面,完全沒有想到,在華夏居然還有如此神奇的傳送陣。

如果說這個傳送陣是華夏科技的結晶,他還真的有些不敢相信。

看到陳帆一副吃驚的樣子,趙炎耐心解釋道:「陳帆,你無需驚訝,這個傳送陣始建於5000年前,據說是龍王他老人家的祖先所製造,。而【五星游龍】的總部,其實就是原來的【秦始皇陵】所建造而成的。」

「什麼?趙哥,你說【五星游龍】就是原來的【秦始皇陵】?」聞言,陳帆心中頓感一驚:「秦始皇可是我們華夏的第一位古皇帝,他的陵墓位於西安古城,怎麼現在又突然出現在燕京了呢?」

趙炎微微笑了笑:「呵呵,這你就孤陋寡聞了吧,西安的【秦始皇陵】,其實只是我們華夏對外公布的虛假【秦始皇陵】。舊。公。元。歷時期,盜墓者層出不窮,甚至有許多國外的盜墓者,潛入我們華夏,對華夏古墓進行挖掘,盜取文物。而為了保護上古時期遺留下來的歷史遺產,華夏政。府決定成立一支由異能者組成的隊伍,鎮守這裡。而那支異能隊伍,也正是【五星游龍】的前身,名為【華夏龍組】。」

聽完趙炎的解釋,陳帆點點頭,繼續問道:「趙哥,聽你說這麼多,我心中有幾個疑問。」

「問吧。」

「按你所說,【五星游龍】總部是以【秦始皇陵】所改建,那麼原來擺放在這裡的兵馬俑去哪裡了? 全能透視 ?還有,就是剛才你說,這個傳送陣直接通往【奇迹山脈】,那麼請問。【秦始皇陵】與【奇迹山脈】有著什麼聯繫嗎?」

「呵呵,陳帆不愧是陳帆,一問就問到重點。那麼針對你提出的問題,我就一個一個回答你吧。皇陵當中的兵馬俑當然是已經運往西安,供世界各地的遊客參觀。而至於秦始皇的遺體,則早在5000年前,就已經被移送到了【奇迹山脈】。至於剛才你說,【秦始皇陵】與【奇迹山脈】之間的聯繫,那麼我可以很明確的回答你,兩者之間有著相輔相成的關係。簡單說吧,有【奇迹山脈】才有【秦始皇陵】,若是有朝一日,【奇迹山脈】招到人為破壞,那麼【秦始皇陵】也將不復存在。」

聽趙炎說到這裡,陳帆的好奇心,反而更甚了:「趙哥,你能說的再具體一點嗎?」

「具體一點?」低下頭,趙炎沉思片刻后,說道:「具體我也不是很清楚,我想就算是龍王他老人家來也無法解釋。不過據我所知,【奇迹山脈】從上古時期開始就已經存在了,具體存在的年代,應該要比我們華夏的歷史還要久遠。可能是1萬年,也可能是2萬年,甚至有可能是10萬年。曾經我龍王他老人家說過,【奇迹山脈】常年仙霧瀰漫,神光繚繞,擁有著一股不可思議的力量。修鍊者,若是在【奇迹山脈】中修鍊,可以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因為那裡的天地靈氣非常充裕,可以將人體的潛能引發至極限。在我們【五星游龍】,只有組長級別的成員,才能有資格進入【奇迹山脈】修鍊,而我們也將【奇迹山脈】稱之為龍脈。」

「龍脈?什麼意思?」

「龍脈顧名思義,是指如龍般妖異嬌翔,飄忽隘顯的地脈。地脈以山川走向為其標誌,故風水家稱之為龍脈,即是隨山川行走的氣脈。古代風水術首推「地理五訣」,就是龍、穴、砂、水、向。相應的活動是「覓龍、察砂、觀水、點穴、立向」。龍就是山的脈絡,土是龍的肉、石是龍的骨、草木是龍的毛髮。尋龍首先應該先尋祖宗父母山脈,審氣脈別生氣,分陰陽。山是龍的勢,水是龍的血,因而,龍脈離不開山與水。自古以來,山環水抱之地都是風水寶地。即便是拋開風水學、龍脈說的觀念不談,任何人在這種山奇水秀的環境中成長、生活都未免不是一種和諧、和樂的享受。」

「原來如此。」陳帆微微點頭,心中暗暗感到震撼。與趙炎的交談,讓他又增長了不少知識。

而在趙炎的耐心解釋下,他清楚了【奇迹山脈】就是【秦始皇陵】的龍脈。

自古以來,龍脈有近有遠,有長有短,雖然兩地相隔甚遠,但卻分別代表著神龍的頭和尾。這也恰好解釋了兩者之間的聯繫。

至於那個傳送陣,其實利用的就是龍脈頭與尾之間的聯繫,所製造的特殊空間。而這個特殊空間,有著非常神奇的力量,能夠將數千公里的路程,縮短至幾十米。

這一點,倒是與昊天塔的傳送功能類似。只不過昊天塔的傳送陣能夠移動,還能記錄,而這個傳送陣,似乎只有傳送這麼一種功能。

「喂,你想明白了嗎?」正在思考之際,就在這時候,趙炎拍了拍他的肩膀。

「明白了。」陳帆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既然明白了,那我們就進入傳送陣吧。其實剛才還有件事情沒有告訴你,那就是進入這個傳送陣的時間,必須是在白天,若是在晚上進入,會非常不穩定。所以我們必須要趁著天還亮,趕緊過去。否則,天一黑,我們就有危險。」

說完這句話后,趙炎已經搶先一步走了進去。見狀,陳帆也立刻跟了上去。

隨後,兩人站在傳送陣的最中央,靜靜等待起來。

大約過了5秒鐘之後,傳送陣似乎也感應到了兩個人的存在,突然光芒大作起來,隨後光芒越來越亮,越來越亮,直至最終,整個房間亮的再也看不清任何東西。

「唰!」

在下一刻,陳帆與趙炎身體突然消失在原地。 也不知過了多久,陳帆緩緩睜開眼睛,一陣耀眼奪目的光芒突然襲之而來,迫使他又再次閉上眼睛。

隨後,他將眼睛眯成一條縫,在漸漸適應了光線的強度之後,這才緩緩睜開了眼睛。

抬頭放眼望去,出現在他眼前的是廣漠無邊的平原,與一望無際的山川。潺潺流水在陽光的照射下,散發出耀眼奪目的光芒。

望著面前的美景,陳帆心中感到舒暢無比。這裡的環境,他並不陌生,正是他曾經住了一個月之久的【奇迹山脈】。

在將陳帆送到之後,趙炎小聲交代了幾句,便轉身離去。留下陳帆獨自一人,站在平原之上,靜靜的望著遠處數公裡外的那幢別墅。

由於並不是第一次來到這裡,所以他知道,那幢別墅正是龍王的住所。於是,他沒有遲疑,快步別墅跑了過去。

由於恢復了化氣境後期的實力,短短的幾公里路程,他只用了不到3分鐘,便跑到了目的地。

抵達別墅之後,他沒有敲門,而是熟門熟路的直接推開別墅的大門走了進去,彷彿回到自己家中一般來到客廳。然後,打開冰箱,拿起一瓶礦泉水就大口大口的喝了下去。

喝完礦泉水之後,他將空瓶丟到一旁的垃圾桶中,找了一張椅子坐了下來。

通過對周圍環境的觀察以及對氣息的判斷,他發覺,龍王並不在別墅之中。於是,他只能靠在椅子上,靜靜的等待起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結果這一等,就等了很久,致使他居然不由自主的打起了瞌睡。

「咚!」

隨著身體的慢慢傾斜,他的腦袋撞在了旁邊的桌子上。

這一撞,雖然並不疼,但還是讓他清醒了過來。隨即,他看了看時間,發覺此時,距離他來到這裡,已經過去了兩個小時了。

於是,他從椅子上起身,準備到處轉一轉,以消磨乏味的等待時間。

由於曾經有過一次差點送命的經驗,所以這一次他特別繞過了書房,直接向裡面走去。

憑藉超乎常人的記憶力,他仍然清晰的記得,在別墅的後面有一個暗格。而在暗格的裡面,則是一條密道,通往另外一番天地。

經過密道后,裡面的第一層,是一片模擬原始森林製成的養殖場。在那裡面,養殖著上百種存活於數億年前的古代生物。

當時,龍王和他說過,這第一層原始森林當中的生物,都是由化石製作而成。是人類在挖掘到古生物化石后,通過特殊的手段將其活性化,並從中抽取DNA,然後通過DNA製造出成品。

通過原始森林之後,就是奇迹山脈第二層。

事實上,當初陳帆跟隨著龍王,也只不過走到了第二層。

他仍然清晰的記得,在第二層有很多墓碑,而在那些墓碑下,埋葬的都是2000年以內,世界各國赫赫有名的強者。其中,有東方的武學宗師、一代名將、高級忍者、結界師、謀略專家,有西方的騎士、劍士、魔法師、陰陽師、傭兵、修女、盜賊,凡是在2000年以內,對世界有所貢獻,或是略有名氣的人類強者,全部都埋葬在第二層。

至於第三層,陳帆猜想一下,也已經大致知道了個概況。

因為龍王曾經告訴過他,【奇迹山脈】一共分為十三層,埋葬著各個不同時代的絕世強者,又被稱之【神魔陵園】,越往裡面深入,埋葬的人類強者實力就越強。而龍王所處的家族唐家,從古至今,世世代代就鎮守在這裡。

由實力強弱來劃分,從最外面一層到最裡面一層,分別由唐家12名高手來看管。其中,最外面兩層由當代最有天賦的新人來看守。然後,隨著新人實力的增強,新老交替,周而復始。

每當十三層當中有唐家強者仙逝或是飛升,就會由唐家新一代子孫中的佼佼者頂上。

王牌殺手 ,5000年前,從唐家第一代祖先開始,一代又一代的守護著【奇迹山脈】與【神魔陵園】。

伴隨著心中所想,陳帆穿過第一層原始森林,抵達了第二層的強者墓地。憑藉過去的記憶他回憶起,駐守在第二層的,是一名英姿勃發,仙風道骨,頭髮花白的老者。

由於已經修鍊到高深莫測的地步,老者看上去年紀也就是七、八十歲的樣子。不過陳帆估算過,老者的實際年齡,至少在兩百歲以上,因為那時候,就連百歲高齡的龍王,也對他畢恭畢敬,喊他為師尊。

非常機緣巧合的是,當初第一次進入【神魔陵園】的時候,他身體內的36個竅穴,就是由老者幫助開啟的。也正是因為老者,讓他從煉體中期直接突破到煉體巔峰,真正涉及了修鍊的門檻。

所以,今天重新回到這裡,對於他而言也算是一個因果循環。


想到這裡,陳帆繼續向前走去,片刻之後,就來到了墓地所在的區域。他抬眼望去,只見不遠處,密密麻麻的墓碑整齊劃一的排列著,在陽光的照射下,散發著一股神聖的氣息。

「什麼?空的?」


觀察片刻,陳帆的眉頭突然皺了起來。他驚訝的發現,那些墓碑底部的墓穴居然是打開的,而且裡面什麼也沒有。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嘴中喃喃自語一句,他以最快的速度挑上墓台,隨後居高臨下,放眼望去,數千個墓穴,居然全部是空的。

這個發現,頓時讓他嚇了一跳。

在這一瞬間,他腦海中飛速閃過好幾種可能性,可是轉念一想,又被他全部推翻。

盜墓?

這明顯不可能,有誰那麼大膽,敢到【奇迹山脈】來盜墓。

屍體移位?

這也不可能,這裡有數千具屍體,若是全部被移送到別的地方,工程量簡直是太大了。

詐屍?

不可能那麼巧合,集體詐屍,概率實在是太小了。

可是,這麼多的屍體,怎麼就憑空消失了呢?

這讓陳帆百思不得其解。

懷著沉重無比的心情,他開始四處搜尋起來,可是結果,卻是一無所獲。大大小小數千個墓穴,屍體全部消失,連一個都沒有留下。

而最讓他感到費解的是,連守墓人也隨之一起消失了。


「第二層的屍體全沒了,那第三層呢?」

伴隨著這個想法,他猶豫了一下,繼續向裡面走去。 繼續向前走去,陳帆很快就穿越了第二層的地界,來到了第三層的路口。

與第二層不同的是,在第三層路口處,有一層淡淡的光環。

當陳帆想要通過時,一股玄秘莫測的巨力將他生生推拒了回來,身上如過電一般一陣酸麻。細心探索之下,他發覺阻住他去路的力量竟然是一層結界。

儘管現在,他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化氣後期的境界,但是對於如何破解結界,他卻毫無頭緒。

「叮!」

就在這時候,掛在脖子上的昊天項鏈突然發出一聲輕鳴。

[莫非,昊天項鏈能夠打破結界的束縛?]

伴隨著心中的想法,陳帆將脖子的昊天項鏈取了下來,慢慢靠近面前的結界。他不敢速度過快,也不敢過於用力,深怕因為自己的莽撞,造成不可估量的後果。

可是,當昊天項鏈接觸到結界的瞬間,奇異的一幕卻發生了。

一陣耀眼奪目的光芒突然閃爍而起,結界處五彩光芒劇烈涌動,使得周圍的地面都隨之顫動了起來。

站在原地,陳帆細細打量,發覺那光芒中的結界,如同白玉一般晶瑩璀璨,宛如實質化的玉璧。

而看到結界發生變化之後,陳帆將雙手輕輕抵在如玉璧般的結界上,但卻沒敢用力,只是輕輕貼上而已。

名少的神秘老婆:豪門梟寵AA制 咦?」

嘴中喃喃一聲,在下一刻,陳帆居然驚訝的發現,自己的身體已經出現在結界的裡面了。

在下一刻,他沒有遲疑,而是迅速轉身,觀察結界背後的空間。

意料之中的是,在結界的背後,依然是一個黑漆漆的洞穴。

洞穴呈螺旋形蜿蜒向地下,若是沒有照明物品,很難看清裡面的概況。好在陳帆已經恢復了化氣後期的實力,黑暗並沒有阻撓他繼續前進。

於是,他深一腳,淺一腳,沿著黑洞洞的地道向下走了約有三十幾米,又向上攀爬了五十來米,前方的出口處,泛起了一絲朦朧的光輝。

他判斷,從那個洞口出去以後,應該就是第三層的地界了。

想到這裡,他飛快的向上攀爬而去,僅僅只是幾秒鐘之後,便將頭從洞穴的出口處探了出去。

「唰!」

也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身影突然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那道身影速度極快,已經超過了陳帆所能理解的範疇,當那道身影出現在他面前的瞬間,他才剛剛察覺到有人站在自己的面前。

於是,在震驚之餘,陳帆緩緩抬起頭,由下至上望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雙看上非常破舊的靴子,隨後,是長度過膝的白色長袍,也許是年代久遠的關係,長袍上已經出現一絲絲黃色的斑紋,再向上看去,是一張皮膚乾癟,但眼神卻異常犀利的面容。花白的鬍鬚,花白的頭髮,一臉深不可測的樣子。

望著面前老者的容顏,陳帆的表情一變再變,從最初的驚訝,到後來的疑惑,再到最終的欣喜。

是的,他認出來了,面前這名老者,正是當初替他開啟竅穴的那名老者。而在確定了對方的身份后,他趕忙揮揮手,打招呼道:「嗨,師尊您好,吃過晚飯了嗎?」

面對陳帆的熱情,老者眉頭微微一皺:「小娃娃,你剛剛喊老朽什麼?」

陳帆想了想,理所當然的說道:「哦,龍王他老人家喊您師尊,我應該喊您師祖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