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一旁,吳經理感到極端忐忑,他感到木總管正處於暴怒狀態,這種情況極為罕見,他為木家工作近150年,也只遇到過兩次。

「木總管,是不是有什麼問題?」吳經理低聲問道。


木總管眼中迸出噬人的目光,轉而消失不見,微笑道:「經手這些垃圾的工作人員,是哪些人?」

吳經理心中一跳,小心翼翼道:「因為是木冬先生拿來的,一向都是由我親自包裝的,如果有什麼問題,請木總管訓斥。」

「哦?」木總管看向吳經理,眼神前所未有的柔和,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滿意笑道:「好,很好!吳經理,我果然沒有看錯人,木家就是需要你這種辦實事的人才。來,先到你辦公室,咱們喝一杯,我有一件要緊事找你商量。」

吳經理渾身一抖,感覺受寵若驚,哪怕是木家的長老,木總管也不曾有這麼親切的態度,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凌晨兩點,威濱市郊外,一座莊園的上空,一架飛行器呼嘯而至,機翼收起,降落在樓頂上。

機艙門打開,兩名全副武裝的壯漢先是竄出,警惕的觀察屋頂周圍,這兩人目光銳利,在黑夜中閃爍出精光,顯示出是相當高明的武道修為。

隨後,一個彪形大漢被一隊全副武裝的人押解出來,全身綁得嚴嚴實實,嘴上封著黑色膠布,這個彪形大漢正是幫木同打掃實驗室的那個青年。

這一隊人如同押解一名極度重犯,將這個青年抬起來,快步竄進大樓里,不一會兒,將其扔進一間密室內。

密室內,青年躺在地上不斷掙扎,當看到密室中兩個人時,先是一驚,旋即露出驚喜,連連扭頭,喉嚨里發出嗚嗚的聲音。

密室中的兩人,一人站著,一人坐著,正是木總管和吳經理。


望著地上的這個青年,木總管臉色陰沉,似乎在壓抑著某種深厚的情感,端詳了好一會兒,他無奈嘆了口氣。

「給他鬆口。」木總管低沉吩咐。

吳經理走上前,將青年嘴上的膠布撕開,一邊低聲道:「對不住了,木冬先生。」

膠布剛被撕開,這個青年連聲叫道:「木叔,怎麼回事?怎麼把我這麼綁過來?」

帝國獨寵︰冷帝,寵上癮 ,看著地上的青年,居高臨下,低沉道:「木冬,木叔平時對你怎麼樣?」

聽木總管直呼自己的名字,木冬不禁感到不妙,道:「木叔,我是你收養的,您對我恩重如山。我一直按照您的吩咐,盡心儘力的照顧同少爺。」

「很好,我最欣賞冬子你的優點,就是對家族的忠心。」

木總管微微點頭,話鋒一轉,語氣中透出一絲森寒,「那如果小同處境危急,你會怎麼做?」

木冬一愣,不假思索道:「我的命就是同少爺的,如果同少爺有危險,我自然用生命保護他。」

聞言,木總管又點了點頭,嘆了口氣,喃喃道:「冬子,我對不起你。小同從小喜歡胡鬧,到最後還連累了你。吳經理,給他鬆綁。」

解開了身上的束縛,恢復了自由,木冬連忙上前,恭敬道:「木叔,到底怎麼回事?」

木冬相當的鬱悶,被莫名其妙綁來這裡,又聽到木總管奇怪的言語,似乎要他代替木同少爺接受某種懲罰。用生命保護少爺,這是木冬從小被灌輸的信條,他並不懼怕犧牲自己。

只是,木同少爺雖然平時喜歡玩鬧,但並沒有闖下什麼禍事,否則,自己應是最先知道的那個人才對。

木總管看了他一眼,又嘆了口氣,取出桌子上的盒子,打開之後,裡面放置著一個紅晶砂器皿,赫然便是孫言第一次調配的作品。

木冬看了看這個,更加是一頭霧水,抬頭望著木總管,不解其意。

吳經理也瞅著這個紅晶砂器皿,那裡面的基因原液,怎麼看都是最劣質的,連級都算不上,甚至連送人的價值都沒有。

指著這個紅晶砂器皿,木總管低沉說道:「知道這是什麼?」

木冬嘴角一陣抽搐,深覺今天真是古怪透了,回答道:「知道,這應該算是級的基因原液。」他心中加了一句,如果再提高三個檔次,應該能算是級基因原液。

「有眼無珠的蠢貨!」

一聲怒喝,木總管一拍座椅的把手,座椅不禁發出咯吱的呻吟聲,搖搖欲墜,幾乎散架。

吳經理和木冬嚇得渾身一抖,再不敢說一句話,盛怒之下的木總管是極為可怕的。

木總管嘆了口氣,平復怒氣,喃喃道:「這也怪不得你,也怪不得小同。我在你們這個年紀,也肯定是不認識這東西的。」

聞言,吳經理和木冬齊齊一愣,兩人的目光再次看向那器皿盒,左看右看,也瞧不出一個所以然來。

「算了,我就讓你明白,小同到底犯了什麼大錯吧。」

木總管無奈搖頭,指著那紅晶砂器皿盒,緩緩說道:「這塊基因原液,確實是只有級的品質,並且,可說是級品質中最劣質的,送人都沒人要。」

吳經理和木冬緩緩點頭,沒有說話,兩人都在等待下文。能令木總管如此慎重,必定有其他不同尋常的地方。

「那你們知道,這個基因原液上生長的,到底是什麼東西么?」木總管反問。

望著這個器皿盒,吳經理又仔細看了看,道:「難道不是放置時間太長,發霉的跡象么?」

木冬一愣,下意識道:「不是的,吳經理,這六個基因原液調配出來還不到4天。」


「什麼?」吳經理面色大變,他是拍賣場的主管,也算見多識廣,驚呼道:「原液伴生物!」

基因原液在調配的過程中,有很罕見的幾率,能夠出現一些衍生物,這些衍生物就是基因原液的伴生物。

原液伴生物都很罕見,因此,不論是哪一種伴生物,價值都相當不菲。

吳經理神情凝重,他明白了事情的嚴重性,這六個盒子一模一樣,說明了一個事實,製造出這些基因原液的調配師,掌握了能夠量產這種原液伴生物的秘密。

吳經理低聲問道:「木總管,這種原液伴生物,到底是什麼?」

木總管臉色陰沉,緩緩說道:「雪凝蟲絲!」

噗通!

聽到這個名字,吳經理好似見鬼一樣,渾身顫抖,一屁股坐倒在地上,臉上瞬間滲滿汗水,一滴滴的落在地上。

「雪凝蟲絲,怎麼可能是雪凝蟲絲!AD熏香的關鍵原料,只需一根雪凝蟲絲,就能生產出1KG的AD熏香啊!」

吳經理臉色驚恐,怪叫道:「調配師中不是傳聞,想要調配出雪凝蟲絲這種原液伴生物,只能看運氣,不可能有人掌握量產的手法!這六個基因原液一模一樣,難道是,難道是……」

吳經理已不敢再想下去,他深悔參與到這件事中來,能夠量產雪凝蟲絲的調配師,那簡直是各大勢力哄搶的對象。

調配學界的歷史上,就曾出現過這樣一位奇特的調配師,他的調配師等級並不高,但是,配製出的基因原液往往都會有罕見的原液伴生物出現。也因此,這位調配師受到宙凰財閥的招攬,甚至享有與調配大師等同的地位。這種人,可以說是調配師中罕見的特例,另類的天才。

如果配製這六個雪凝蟲絲的調配師,不僅是特例呢?同時,這人在調配學其他方面也天才橫溢,那是何等的驚才絕艷?

瞬間,吳經理腦門滲滿了汗水,無論這位調配師是兩種情況的任何一種,那都是絕對惹不得的。木同少爺卻偷了六盒過來,這如果事情敗露,以這樣調配師的影響力,木家很可能陷入難以想象的危難中。

當場,吳經理很想兩眼一翻,就此昏迷過去,將這件事忘得一乾二淨。

「雪凝蟲絲,製造AD熏香的關鍵原料,只需一根雪凝蟲絲,就能生產1KG的AD熏香?」

木冬感到匪夷所思,關於雪凝蟲絲,他是不清楚的。可是AD熏香,身為一名武者,恐怕是沒多少人不知道。

AD熏香,香味能凝神固元,那是武者修鍊內元時的佳品。售價極為昂貴,一片熏香都需要10萬信用點,即使是千年武道家族的核心成員,AD熏香都算是奢侈品。

木總管面無表情,道:「冬子,你現在應該清楚,小同到底犯了什麼大錯。這種調配師,我們木家絕對不能交惡,只能犧牲你,希望能將這件事大事化小。你準備一下,由我親自送你過去,到時,你就當著那位調配師的面,自裁謝罪吧。」

誰知,木冬彷彿沒有聽到這些話,一個人在那裡喃喃自語:「這怎麼可能,這太不可思議了,真是令人嫉妒!」

「冬子,你在說什麼?」木總管憤怒道。

抬起頭,木冬苦笑道:「木叔,其實這些東西並不是同少爺偷的。那是同少爺的好友,孫少調配出來的。孫少,孫言,少爺從小玩到大的那位好友。」

「呃……」

「什麼?」

木總管和吳經理立時目瞪口呆,兩人死死盯著木冬,彷彿是聽到生平最震驚的消息。

……

清晨,太陽還未升起,孫言便背著包,打開房門。

門外,站著一高一矮兩個光頭,一個是馮炎,另一個是厲二。

前往白獄星進行試煉的消息,孫言誰也沒有告知,不過,卻瞞不過住在同一棟樓的厲二。

厲二笑著遞上一大包裹的食物,線條分明的臉上透著一股子憨厚,「阿言,把這些帶上,在路上吃吧。」

孫言無奈搖頭,「我又不是去旅遊,帶這麼多食物幹什麼,也太不方便了。」

與這個光頭少年相處越久,孫言越發覺得這個少年身上的純真品質,不過,有一點孫言很奇怪,厲二的元力修為只有二級武者的強度,不知是如何考進帝風學院的。

瞧著這麼一大包的食物,馮炎立刻搶了過來,說道:「確實,這些食物帶著太不方便,全部交給我處理吧。」

孫言撇撇嘴,自從三天前加入學校執法隊,他總有種上了賊船的感覺。

就這樣,與厲二揮手告別,孫言跟著馮炎離開了,少年暗中下定決心,兩個月後返回帝風學院時,一定要在新生考核上,將木山、邱山林和許旭堯通通擊敗。

厲二站在大樓門口,直到孫言兩人的背影消失不見,他依舊在揮手告別。

望著道路的盡頭,這個光頭少年喃喃道:「還有兩個半月么?正好,等到阿言他們回來,我還能給朋友們,還有鐵勺大叔,再準備一桌豐盛的飯菜,應該算是最後的晚餐了吧。」

這時,道路的盡頭,忽然出現了一個人影,朝著琉璃街4444號狂奔而來,正是木同。

飛奔到大樓門前,木同上氣不接下氣,氣喘吁吁的問道:「阿言呢,阿言呢?怎麼聯繫不上他,難道還在睡覺么?」

「呃,阿言他……」厲二支支吾吾,含糊其辭。

以木同的眼力,又如何看不出有事,隨口套了兩句話,就從厲二口中掏出了孫言的去處。

聞言,木同頓時張口結舌,半晌,連連跳腳不已,深悔自己怎麼遲來一步。

木同捶胸頓足,狂嚎道:「阿言,你可千萬別出事,一定要平安回來啊!」 清晨,帝風學院航空港,一艘小型鳶形飛船悄悄起飛,轉眼消失在天際。

飛船內部,控制室里各種儀器運轉不停,屏幕不斷閃爍,卻只有孫言一人坐在駕駛座上。輸入一串指令后,光腦的電子合成聲響起:「F級鳶形飛船,代號:F457670,啟動光腦自動航行程序,目的地:白獄星軍部航空港,本次星際航行時間預計:4小時35分鐘。」

我在末世打王者 30分鐘后,進行空間跳躍,請飛船內乘客做好準備。」

星際大航海時代以來,地球聯盟的航空技術日新月異,尤其是加入類人族同盟后,空間跳躍技術的進步,讓星際旅行廣泛普及。

此次孫言的白獄星航程,就是定向的星際航線,完全可以由光腦全程式控制制。

坐在駕駛座上,孫言望著窗外的浩瀚星空,嘖嘖讚歎,興奮不已。這是少年生平第一次進行星際航行,也難怪他如此激動。

孫言兩眼放光,東摸西摸,喃喃自語:「如果我能擁有這樣一艘飛船,該多好啊!」

整個奧丁星域,想要擁有一艘私人飛船,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只有那些大家族、大財閥的勢力,才能夠擁有合法的星際飛船。至於其他人想要獲得私人飛船的擁有權,最基本的要求是具備七級以上的高級武者實力。

這僅是最低條件,七級以上的高級武者向軍部提出申請,再經過重重審核后,才能最後決定是否授予星際飛船的合法擁有權。這其中需要審核申請人的很多方面條件,比如,對軍部的貢獻,對社會的貢獻,星際勘探的成就等等。

擁有一艘合法的私人飛船,那是身份和實力的象徵。

當然,孫言之所以想要擁有一艘飛船,並不是因為這些,他從小就有這樣一個願望,有一天獲得了媽媽的下落,他能夠駕駛著自己的飛船,將母親接回來。

「媽媽……」怔怔出神時,飛船微微震動了一下,孫言清醒過來,雙拳握緊,「還有兩天多才能到白獄星,不能鬆懈,要抓緊一切時間努力修鍊。」

站起身,孫言離開了控制室,穿過幾道門,來到了飛船的訓練室。

帝風學院的飛船是由軍部特別提供的,配置非常完備,這個訓練室幾乎佔據了整艘飛船一半的面積,相當的寬敞。

訓練室中央,孫言站在那裡,閉著眼睛,緩緩調整著呼吸。

心念一轉,丹田的內元隨之而動,蔓延至四肢百骸,全身的骨骼發出一陣脆響,孫言雙目猛地張開,迸出兩道精光。

雙腳交錯踏出,孫言的身形晃動起來,踏著極為奇異的步伐,繞著訓練室遊走不停。轉眼間,他身周竟帶著一股旋轉的氣流,周圍1米方圓,全部被籠罩進去。

奔行之間,孫言一掌接一掌拍出,運掌如飛,轉眼間,他的身體便湮沒在掌影中,一股氣旋繞身而轉。

這股氣旋猶如實質,邊緣鋒利如刀,似乎空氣也被割裂開,發出嗚嗚的撕拉聲。

片刻后,整個訓練室便只見一個身影遊走,掌風呼嘯不停,再難看清孫言的身形。

足足持續了1小時,孫言停下腳步,站在訓練室中央,額頭細汗密布,長吁一口氣。

「這門【颶風吞海訣】已練至完美級,可惜,這門戰技殘缺不全。也不知這門戰技完整時到底是幾品,真像秘籍中所說,完整的【颶風吞海訣】施展開來,能有颶風過境,掌風若濤的威能么?」

風鈴雪贈予的這門殘缺戰技【颶風吞海訣】,其實是一套組合戰技,由身法戰技和攻擊戰技組成,分為【颶風步】和【吞海掌】。秘籍中這樣記載,這門戰技修至完美級,施展【颶風步】時周身有颶風繞體,【吞海掌】一出,掌風如濤似海,威力不可測度。

當然,這裡是指完整的【颶風吞海訣】。現在這門戰技殘缺不全,只相當於四品戰技的程度,威力僅比【二段崩拳】強上五成。

不過,孫言相當喜歡這門戰技,因為【颶風吞海訣】是一門攻守兼備的戰技,並且,施展【吞海掌】時,掌出如風,極為適合群戰。

「白獄星野獸、異獸橫行,肯定會遇到怪獸群,以【颶風吞海訣】應戰,那是最適合不過了。」

正是考慮到白獄星的現狀,孫言這幾天都將精力放在修鍊【颶風吞海訣】上,短短三天,便將這門殘缺戰技修至完美級。

靜靜調息片刻,孫言喃喃道:「【颶風吞海訣】已至完美級,剩下的就是實戰運用。接下來,試一試這門戰技。」


【虎煞絕命殺】!

雙拳握緊,左拳收在腰際,右拳陡然揮出,一道透明拳痕迸發,激射至10米開外,陡得拳痕爆裂。空氣彷彿被壓爆了一般,響起一道爆炸聲,勁風四溢。


一拳又一拳,孫言左右開弓,雙拳交替施展【虎煞絕命殺】,整個訓練室中氣浪翻騰,震起一陣陣迴響。

待施展到後來,孫言一拳打出,拳風中竟隱有猛虎咆哮之音,震人心魄。

孫言體內的元力飛速消耗,即使有完美級的【鎮龍樁】支持,在連續擊出36記【虎煞絕命殺】后,全身的內元已耗損殆盡。

撲通!

揮出第36記【虎煞絕命殺】,孫言坐倒在地上,不斷喘息著,汗水順著臉頰滑落,全身的衣服已然濕透。

「不愧是四品上位戰技,施展起來的消耗還真大。有完美級【鎮龍樁】支持,也只能施展36次,這還只是精通級的【虎煞絕命殺】,如果領悟到完美級,恐怕以我二級武者的元力,最多只能使用3次。」

修鍊了這門四品上位戰技后,孫言才明白越級修鍊戰技的難度。【虎煞絕命殺】的威力極大,初通級便能增幅5倍拳力,精通級更是達到倍的驚人增幅。可是,這門戰技施展起來,造成的元力消耗也同樣驚人。

情敵都在等我分手 【鎮龍樁】的支持,換成尋常的二級武者,精通級的【虎煞絕命殺】,最多只能施展10次。至於完美級的【虎煞絕命殺】,普通的二級武者即使領悟到,也施展不出來,因為自身的內元根本達不到那種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