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便。別到時候自己成了跳樑小丑。」顧紫溪無所謂的勾了勾嘴角。

「你……」李藥師惡狠狠的瞪了顧紫溪一眼。

「既然如此,我們就去城內的廝尚台吧,那裡是我們碧落城中的人平時比試切磋的地方,距離這裡並不是很遠。」上官騰想了想開口說道。

很快,一行人朝著城內的廝尚台走去,此刻台上並沒有人進行比試,所以他們到達廝尚台跟前時頓時很快就圍了好些人前來觀看。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難道有人要進行比試切磋了?」

「不知道啊,我看著人們都往這裡走,估計是有好戲看了呢。」

身旁,傳來一些人的竊竊私語聲。

「大家安靜,接下來,我們碧落城鼎鼎大名的劉藥師將會接受兩位無名小輩的挑釁,所以說來,今天的比試內容是,煉丹。」劉奇先一步跳上台去開口說道。

「什麼?煉丹比試?這麼多年以來,比試台上還從來沒有出現過煉丹比試,今天居然會有煉丹比試看,真是好玩。」

「就是,誰不知道劉藥師在碧落城的名氣,居然敢挑釁劉藥師煉丹之術,簡直是不知死活啊……」

「可不是嘛,劉藥師如今可是能夠煉製出四品續命丹的藥師呢,也不知道挑釁劉藥師的人是什麼水平?」

隨著地下的討論聲響起,顧紫溪和清染兩人淡定的跳到了台上。

而劉藥師也站在了台上的另外一邊。

「天吶,挑戰劉藥師的居然是兩個年輕人,果真年少就是輕狂啊。」

「可不是嘛,他們一定是外地來的,不知道什麼所以才膽大妄為的前去挑釁……」

「也不知道他們能夠煉製出幾品的丹藥來……」

對於下面的議論,顧紫溪和清染皆是不放在眼中,面上一片清冷平靜。

「比試開始吧,三位。」上官騰心中著急自己家兒子的病情,只是想著這兩方趕緊比試完畢然後去幫他救人,所以看著三人在台上站定,連忙開口說道。

話音落下,劉藥師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了自己的葯爐爐鼎。他的葯爐爐鼎看起來十分精緻高大上,兩邊是兩條金龍,整個爐鼎也顯得十分奢華。

在看顧紫溪和清染的爐鼎就不是那麼耀眼了。

顧紫溪的爐鼎是花了六萬金幣隨便從店裡買來的,而清染的爐鼎卻是他一直用的,算得上地級的煉藥爐鼎了。

「今天,我們就比試煉製四品續命丹。」劉藥師看了一眼兩人的爐鼎后,倒是對清染心中多了一絲防備,畢竟只要是煉丹的人都會看出清染丹爐的不一般。

相比而言,顧紫溪的爐鼎就顯得那麼平凡不已了。

「好……」顧紫溪點點頭,清染也是象徵性的點了一下頭。

煉丹開始,顧紫溪從自己的空間戒指中掏出需要用到的藥材擺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而經過一路上的行走,他們在黑暗森林中,在店鋪里也都弄來了不少的藥材,所以清染的空間戒指中藥材也是應有盡有。

劉藥師看著兩人身旁小桌上擺放著的藥材心中微微愣了一下,看來這兩個人果真都是煉丹師,並非只是吹牛而已。

那麼接下來,他要好好的表現一番了,好一鼓作氣將這兩個人打敗。他心中的驕傲告訴自己,只有他劉藥師才會一直是碧落城的最厲害的藥師。

只有他劉藥師才能煉製出四品的續命丹。 此刻,比試台前已經圍了太多的人觀看,幾乎是里三層外三層,兩旁的茶館里,酒樓里也都站滿了人在等待著觀看。

台上,顧紫溪,清染和劉藥師三人將自己需要的藥材準備好分開放在一旁,升起火開始比試。


顧紫溪閑暇時候就會進入到混沌空間中去煉製丹藥。對她來說,煉丹已經成了修鍊中的一種別樣休息,所以如今在開始煉丹的時候,她不僅沒有感覺到陌生,反而心中起了一股淡淡的興奮之意。

對於清染來說,煉丹是他之前的十幾年生活的一部分,也是他生命的一部分。他不僅是藥師,也是丹藥師,只不過在遇到顧紫溪之後收起了所有的鋒芒。

生火,加入藥材,萃取,融合……

每一道工序那麼有效,那麼優雅,那麼有條不紊。

底下的人們或許不懂得煉丹的門路,但是看著三個人的動作,神情也覺得此次比試非同一般。


清染的臉上帶著半張面具,讓人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那種身上發出來的清冷氣質卻是抵擋不住的,許許多多的女子看著清染的動作,心中生出無限的想法,不知道面具後面又會有如何精緻絕美的一張臉。

顧紫溪仍然是那副比較中性的打扮,此刻看起來身上除了有一種鎮定的帥氣以後,還有一種穩若自如的氣質,她身上傳來的氣質舒和,淡然,出塵。

她的動作很專註,很認真,每一個動作都那麼恰到好處,迷了不少少男少女的心。

在看劉藥師的時候,因為本來就是一個糟老頭子,而且碧落城的人們都見過他,所以落在他身上的視線自然少了些。

關於煉丹的比試,不僅是一場簡單的丹藥比試,而是一種心理的比試。

劉藥師兩眼間的餘光看到顧紫溪和清染兩人如此嫻熟的煉丹技術之後,心突然起了一絲擔憂之意。

很快,他就告訴自己不可能,沒有人能夠打敗他,沒有人能夠比他的煉丹技術更好,他應該有足夠的自信才行。

就這麼一恍惚之間,似乎有些東西已經黯然間流失不見。

時間就這麼一分一秒的過著,隨著一陣香味傳來,台上清染的丹藥最先煉製成功。

然後,就看到顧紫溪和劉藥師兩人一拍爐鼎,丹藥同時出來。

三個人的煉丹比試已經結束,接下來是該分別處勝負的時候了。

聞著從旁邊傳來的丹藥香味,劉藥師心中本能的感覺到不妙,他怎麼也想不到,那兩個年輕人居然真的可以煉製出來丹藥,只是不知道他們煉製出來的丹藥都是什麼級別的,是不是續命丹。

「丹藥煉製出來了,由誰來當評委?」顧紫溪不相信的扭頭看著劉藥師,似乎對他很不放心的樣子。

「我來當評委,如何?」半空中一個聲音傳來,然後就看到兩個人影突然飄落到台上,一個人正是提前出關的沈碧落城主,另外一個則是碧落城另外一位煉丹泰斗秦政,連劉藥師見了都會打招呼的人。

「城主大人……」看到沈碧落出現的身影,但凡是碧落城裡的人皆是一副恭敬的樣子,一個個低著頭雙手放在胸前,以一種十分謙和的態度迎接碧落城主的到來。

「恩,今天剛剛出關就聽聞城中有丹藥比試,索性本城主也來湊個熱鬧。三位,不會介意吧?」碧落城主是一位身材高挑的美人。

她身上的御姐氣質很強大,很濃厚,伴隨著的還有位於城主之位養成的威壓。

「能有城主大人的親自見證,黑土自然十分滿意,想必城主大人一定會是一個公平公正的人。」顧紫溪抬頭看了沈碧落一眼。

「我自然相信城主大人。」劉藥師也開口說道。

「呵呵,那還得勞煩秦老跟我一起咯,否則有人難免說我不公。眾人皆知,秦老是我碧落城中最為公平公正的人,而且他對煉丹有著爐火純青的造詣。」沈碧落好笑的看了顧紫溪一眼開口。

「恩,老頭我很榮幸。」秦政點了點頭開口。

於是,兩個人開始鑒別三人的丹藥程度。

按照三人站立的位置,碧落城主和秦政距離清染最近,所以第一先是鑒定他的丹藥。

只見三顆丹藥圓潤有光澤,大小一致,具有淡淡的香味,沁人心脾,正是四品的續命丹。

「清染,四品續命丹三顆,上品。」秦政開口說道。

然後,走到了劉藥師面前,拿起他煉製出來的丹藥看了看,開口。

「劉藥師,四品續命丹三顆半,上品。」


「三顆半?怎麼會是三顆半?」底下圍觀的人聽到這裡頓時喊出聲來。

「那有什麼奇怪的?肯定是因為原本他是要煉製四顆出來的,結果途中一顆丹藥破毀了唄。」另外一個人接話道。

地下的人討論聲頓時落入到劉藥師耳中,卻見他的臉色頓時有些難看,而劉藥師的兩個弟子劉嬌和劉奇則是狠狠的瞪著方才開口說話的那兩個人。

不過不管怎麼說,貌似聽起來劉藥師比清染稍微好了那麼一丟丟。

只是不知道接下來黑土閣下的丹藥又是什麼品階?眾人開始好奇起來。

很快,就看到秦政走到了顧紫溪面前,拿起她煉製出來的丹藥,頓時臉色一變,然後還將那丹藥放在自己鼻子前面聞了一口,又深深的看了顧紫溪一眼在,這才開口說道。

「黑土,四品續命丹五顆,極品。」

此話一出,眾人皆驚。

尤其是劉藥師,那一雙眼睛簡直快要瞪出來了。

怎麼可能?

這怎麼可能?

天下怎麼可能有人一口氣煉製出五顆丹藥出來?而且每一顆都是極品的?

這就算他劉藥師當年的師傅也不能做到吧?

想到這裡劉藥師不敢相信的沖了過去,一把從秦政的手中搶過來一顆放在自己手心中查看,然後聞了聞,頓時臉色大變。

居然是真的,她居然真的煉製出了極品的四品續命丹,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天吶,他輸了,他居然輸了。

還是輸給了這個一個半大的,之前被自己諷刺的,如此年輕的女子。


不僅如此,人家簡直比他高出了太多,丹藥數量多了不說,級別也秒殺了他。

怎麼辦,好想死…… 「天吶,那小公子居然贏了……」

「不是,是我們碧落城的劉藥師居然輸了,太可怕了,那小公子究竟是什麼人?什麼實力?」

「歐耶,我麻麻贏了耶,我就說了吧,我麻麻天下無敵,一定會打敗那個驕縱的老頭的,哼哼。」小墨的聲音傳來。

劉藥師的面上滿是灰黑,而他的弟子劉奇和劉嬌則是瞪著眼睛看著顧紫溪和秦政,似乎是在懷疑他們說假話一般。

「不可能,這不可能,你是怎麼煉製出五顆續命丹的?而且還能保證各個都是極品?」劉藥師嘴唇中嘟囔著。

「你是不是造假了,對,一定是,說吧,之前就極品丹藥藏在哪裡了,什麼時候拿出來的?」

針對這個疑問,顧紫溪嘲諷的勾了勾嘴角。

「煉丹的時候大家的視線都在這裡看著,你不是也隨時盯著我看了麽,如果我途中換了丹藥,那你怎麼沒有發現,難不成你眼瞎?」

「你……你。」劉藥師怔在了原地,想發火卻又不敢,誰讓城主大人和秦政都在這裡。

「算你厲害,我們走。」劉藥師惡狠狠的瞪了顧紫溪一眼,然後轉身就要離開。

「等等,你輸了,道歉吧。」顧紫溪的語氣突然響起,淡淡的,裡面帶著一絲隨意。

「道歉?道什麼歉?」劉嬌開口說道。

「難不成你們忘記了?方才在上官老爺門口,你們是怎麼嘲笑我的?難道不應該道歉麽?就算不道歉,難道不應該說一句我認輸麽?」顧紫溪開口提醒道。

「就是,之前你們三人都開口諷刺我麻麻,還說我麻麻狂妄自大,不自量力。」小墨也氣呼呼的鼓著腮幫子開口。

「你個小屁孩,閉嘴。」劉奇狠狠的瞪了小墨一眼,呵斥道。

「嗚嗚,麻麻,他凶我。嗚嗚,大家快看啊,明明是他們錯了,他居然還凶我,我只是一個小孩子而已,我只是想為我麻麻討個公道而已……」小墨頓時傷心的哭了起來。

周圍的人看到小墨那可愛的樣子,又看到他那哭的傷心的勁兒,心中對於劉藥師等三人極為不滿。

這些年劉藥師還有他那兩個徒弟仗著自己會煉丹能治病的本事目中無人,行為放肆,對所有人都不看在眼中,大家早就心中對他們不滿了。

如今居然看到他們沒有一點兒大度的君子之心,而且將不滿強加在一個小孩子頭上,心中頓時對於劉藥師的不滿更是深刻了好幾分。

「道歉,道歉,劉藥師道歉……」

地下不知道是誰率先喊了一嗓子,然後其他人也快速的喊了起來,頓時那下面的一聲接一聲道歉震耳欲聾,劉藥師的臉色簡直黑成了鍋底。

顧紫溪看著小墨,卻見那小傢伙趁著別人不注意偷偷給她比劃了一個勝利的手勢。若不是因為她現在還在高台上站著要注意形象,估計早就跑過去抱著小墨笑的前仰后翻了。

她家兒子真是越來越萌,越來越腹黑了,哈哈,有前途。

「看看你們鬧的好事……」劉藥師回頭狠狠的訓斥了劉奇劉嬌一頓,轉頭看著顧紫溪,那道歉的話語遲遲說不出口。

「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錯了就應該道歉,知錯能改才是真君子。」秦政適時的開口說道。

沈碧落只是雙手背後站在一旁,巨大的衣袖袖擺在身後形成一道褶皺,面上帶著若有似無的笑,似乎是注視著眼前的一切,又似乎什麼都不關心。

「黑土閣下,之前是我的不對,不應該開口嘲笑你們。」強行逼著自己說出這幾個字之後,劉藥師一轉身,頓時大步離開。

「還不走,還嫌不夠丟人?」

說完,劉奇和劉嬌也連忙跟了上去。

「麻麻,你贏了。」顧小墨頓時快速的跑上台去,撲到了顧紫溪懷中。

「黑土閣下萬歲,黑土閣下萬歲……」

「黑土閣下,既然比試結束了,能否邀請你移駕上官府中幫忙看看我兒子,他……」上官騰連忙走上前來開口說道,臉上帶著的滿是焦急不安。

「宇飛怎麼了?」沈碧落的詢問聲響起。

「城主大人,飛兒練功的時候不小心走火入魔,傷了筋骨遭到了反噬,如今暈死過去了。我找了好些個大夫,皆是沒有法子啊……」上官騰語氣中的傷感之意很是明顯。

「我們一起去看看吧。」沈碧落說著,視線落在了一旁的秦政臉上。

「恩。」就看到秦政也點了點頭,然後幾人朝著上官府里走去。

「你不僅是丹藥師,也是藥師?」路上,秦政突然開口問道。

「恩,是。」顧紫溪回答。

「不知閣下師從何人?」

「我師傅已經圓寂了。」顧紫溪想了想這麼開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