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陸彥琛這個大麻煩蠹。

……

1080髹。

幾天沒有回來,這裡還是原來的樣子。

周媽看到她回來,馬上激動的迎上前,抓著她的手道:「夫人,這些天你去哪了?怎麼也不告訴周媽一聲?還有蘇少爺和陸二少爺,他們怎麼也都不見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雪兮看到周媽,嘴角很自然的揚起。

她笑著。

這幾天都沒有這麼開心的笑過了。

「周媽,我已經跟陸御擎離婚了,從今以後我就不住在這裡了,不過應該很快就會有新的女主人住進來。」

周媽半百的臉上露出了震驚的表情。

從一開始她就知道他們是隱婚,而最近她也經常會看到陸御擎跟另一個女人結婚的消息,但是她一直都堅信,那全部都是謠言,陸先生那麼愛她,怎麼可能會跟其他女人結婚呢?可是她竟然這麼坦然的說他們離婚了?

怎麼就突然離婚了呢?

「夫人,你是不是跟陸先生吵架了?」

「我已經不是夫人了,以後你就叫我雪兮吧。」

「夫人……」周媽不肯改口。

「周媽,這段時間真的謝謝你,你真的就像我媽媽一樣。」雪兮說著就擁抱住她。

周媽的眼眶的紅了。

這半年她真的已經跟她有了很深的感情,她捨不得這個可愛的孩子,也捨不得那個會拉美妙大提琴的孩子。

突然一股氣,她忍不住的抱怨:「你說你們年輕人到底怎麼回事? 總裁大人請節制 ,說離婚就離婚,你們把婚姻當成什麼了?你們真是氣死了人。」

雪兮還是笑著。

她喜歡聽這樣的抱怨,因為這代表著,她真的很在乎她。

「對了周媽。」將她放開,忍著眼眶的淚水,轉移話題,同時也是回歸正題道:「我的畫本還放在樓上嗎?」

「在,都在原來的地方,我給你拿去。」

「不用……」

雪兮拉住她:「我自己去拿。」

雖然已經決定離開這裡,雖然對這裡有著複雜的感情,但是她還想再看看這裡,最後再看一眼,看看這個只有黑色和白色,連一點點灰色都容不下的公寓1080。

走上樓,走進卧房。

眼前回蕩著過往的畫面。

她坐在床上,抱著畫本,他半躺在身邊,看著筆記本上的文件。

其實他們在一起的時間很多時候是靜靜的,不過在靜靜的時間裡,她總是偷瞄他的側臉,而他也總是在做完工作后就明目張胆的盯著她一直一直的看,看個沒完。

走到浴室,打開浴室的門……

那一次的『消毒』真的是嚇壞她了,害怕的都不敢再去惹怒他,但是往往在回憶的時候,又覺得甜蜜,因為他的激動和瘋狂都在咆哮一般的說著有多在乎她。

回頭掃視著整個房間,雖然唇沒有動,但是心卻在說:再見。

拿著她的畫本,她走下了樓。

周媽站在門口等著她,看到她走過來,又不死心的問:「夫人,你真的要走嗎?你真的都想清楚了?」

「嗯,都想清楚了。」即使想不清楚,也已經來不及了。

周媽的眼角湧出一滴淚水,她不舍的又抱著她。

這幾天這個家都空空蕩蕩的,她一個人看看這裡看看那裡都不知道要做什麼。雖然她說很快就會有新的女主人,但是她還是認為,這個房子不會再有人來了,即使陸先生結了婚,也不會將另一個女人帶來這裡。這就是一個***座有著極度潔癖的男人的性格。她可以肯定!

「周媽,希望有機會再見。」

「一定有!」

「再見。」

「嗯,再見。」

雪兮不舍的離開,在走出公寓的時候,還是回頭看了她一眼,然後大步瀟洒的離開這裡,瀟洒的離開他的世界。

……

蕭家。

蕭邢星坐在化妝桌前,傻傻的看著鏡中的自己。

這是夢嗎?

她要跟擎哥哥結婚了?

怎麼可能呢?

他不是已經跟蘇雪兮結婚了嗎?難道他同意她的提議?不,不對啊……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離結婚的日子就只剩下兩天了。明天,後天她就要嫁給陸御擎了。

到現在她還完全搞不清楚狀況,因為陸御擎一直都沒有聯繫她,只有陸爺爺打過一次電話,對她說擎哥哥已經同意了,而家裡也開始熱火朝天的忙了起來。

真的,真的,真的……她要嫁給擎哥哥了?

突然用力的錘了一下自己的頭。

好痛!

果然是真的!

嘴角揚起開心的笑容,馬上對著鏡子開始化妝。

放在一旁的手機響起輕快的鈴聲。

浮生之灼灼桃夭 ,立刻接起來。

「擎哥哥……」她激動的叫著,小心臟撲通撲通好像小火車一樣。

『我到了,你出來吧。』

「你怎麼不進來,進來坐一下吧,正好我的兩個哥哥也在家,他們很想跟你好好聊聊呢。」

『你快點下來。』

冷冷的說完,他就掛斷了電話。

蕭邢星原本激動的心情瞬間冷卻了。

夫君無奈:庶出娘子要奪勢 ,雖然他親自來接她,沒有避開她,但是……他還是如他所說,不會喜歡她,不會愛他,沒有給她任何的希望。

忽然心情跌落了下來。


這個婚姻真要繼續下去嗎?

她設想中美好的未來,能夠成真的嗎?她好幾次都有考慮放棄算了,但是比起放棄,誘惑卻更加的大,太大太大了。

深吸了口氣,對著鏡中的自己笑,然後趕緊化了妝,下樓去。

陸御擎坐在車內連下都懶得下。

蕭邢星開開心心的跑過來,還幻想著能夠看到陸御擎幫她開車門,但是最後開車門的還是晉風。


坐上車,她主動開口:「擎哥哥,結婚的禮服你試了嗎?合身嗎?」

原本是想要一起去試婚紗和禮服的,但是他太匆忙,完全沒有時間,每天都在大陸和醫院不停的跑,所以只能拿回家,各試各的。

陸御擎根本就把她當成了空氣。

他比以前還要冷,好像是一個丟棄了整個世界的人,好像整個世界的任何東西都跟他沒有一丁點的關係,讓人覺得非常的摸不著,非常的可怕。

蕭邢星頂著巨大的壓力,裝作跟以前一樣,笑著,纏著他道:「我的婚紗是媽媽跟我一起選的,非常漂亮,我非常喜歡,真想馬上就讓你看看,不過我也想要在結婚的那天給你個驚喜。」她說著說著,就伸出手想要親昵的挽著他的手臂。

但是陸御擎卻冷聲喝止:「別碰我!」

以前雖然他不喜歡被人碰,但不會這樣冷冷的命令她。

看著他的冰封一般的側臉,手定格在他的手臂旁。

陸御擎再次開口,語氣如絕情的寒風:「我只警告你一次,以後不準碰我,不準靠近我,不準跟我說沒用的話。」

「擎哥哥……」

「也不準這麼叫我!」

蕭邢星第一次看到這樣的他,聲音開始微微的顫抖:「那我要怎麼叫你。」

「陸先生。」

「可是我們就要結婚了。」

「結婚又怎樣?你給我記住,敢叫錯一次,我們就馬上離婚。」

蕭邢星不可置信的看著他。

這是她認識的擎哥哥嗎?這是陸御擎嗎?怎麼會變得這麼恐怖?

擎哥哥不應該是這個樣子,他雖然冷酷,雖然不愛說話,雖然不喜歡她,但是他內心是溫柔的,也會關心她,可是現在……現在的他……

「擎……」

剛說出一個字,陸御擎就突然轉頭怒瞪著她。

他眼中不再是以往的幽深,而是充滿著兇狠,就好像要殺了她,要吃了她一樣,而他的話也變得非常惡毒。

「管住你的嘴,不然就縫上永遠都別說話!」

—題外話—謝謝『13780040118』的三張票票,么噠~ 蕭邢星的嘴巴馬上閉合著不敢再開口。

跟想象中的完完全全都不一樣,她知道他不喜歡她,她知道他是勉強跟她結婚,她也知道婚後的生活一定不會像平常夫妻那樣甜甜蜜蜜,但是她並不知道,他會變得這麼的可怕,這麼的恐怖。

突然想起他那次最後說的幾個字。

「……我會討厭你至極……」

這就是他的討厭嗎髹?

他已經不再是她的擎哥哥了嗎?

雙目帶著驚恐的神情看著他稜角分明的側臉蠹。

他已經不再是以前的他了,他現在就是個完完全全陌生的人。忽然心中又開始動搖了,跟他結婚真的好嗎?

……

醫院。

陸御擎和蕭邢星一前一後走進病房。

老爺子正在輸液,經過上次的搶救,他的身體比以前更加虛弱了,不過轉移到醫院以後,精神頭稍微的好了一點。一見到他們,他就露出了滿臉的笑容。

「小擎,小星,你們來啦。」他的聲音很很輕很薄,沒有什麼力氣。

蕭邢星馬上展開臉上的笑容,幾步走過去,甜聲道:「陸爺爺,你的氣色看起來好多了,這兩天好好休息,一定能參加我們的婚禮。」

「呵呵呵……」

老爺子開心的笑著,對她伸出手。

蕭邢星馬上伸出自己的手,握住了他的手。

「小星啊,以後我們家小擎就拜託你照顧了。」

「陸爺爺,你放心吧。」

老爺子對她點了點頭。

他渾濁的視線慢慢移動,看著陸御擎,對他伸出了另一隻手。

陸御擎冷眸看著他,一步走到蕭邢星的身旁,伸出手,握住了老爺子的另一隻手。

「小擎,跟小星結婚後千萬不可以欺負她,一定要好好待她,知道了嗎?」

「……」

陸御擎沒有回應,只是冷眸一直看著他。


「你這孩子,怎麼總是不喜歡說話,你這樣讓我怎麼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