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傢伙,似乎越有事越不老實。」林楓看著窮奇的興奮之色暗道一聲,也許這對窮奇而言,他看到的是機遇。

「哥,剛才那月光下的黑影是什麼,好可怕。」此時,林楓的身後傳來一道聲音,林楓目光轉過,不由得神色一凝。

熟人,林楓竟然認得這後面的兩人。

這兩道身影御空而來,一男一女,男子俊朗,女子美麗,氣質頗為不凡。

「華兄!」林楓對著男子喊了一聲,讓對方神色一僵,隨即仔細打量了林楓幾眼,似乎並不熟悉,而後,華長峰又看向林楓的坐騎,凶獸窮奇,他的瞳孔不由得猛的一凝!

「林兄?」華長峰不確定的喊了一聲,昔日林楓與他認識之事,乃是用另一張面孔。

「是我。」林楓含笑點頭,頓時讓華長峰目光一凝,竟然真是。

「林兄,我就知道你會來八荒境,沒想到這都能遇上。」華長峰爽朗一笑,顯得很意外,兩人在乾域認識,在八荒境相遇,這確實難得,而且,那日林楓大鬧萬宗大會離開之後,他也是知道了林楓的身份,沒想到逍遙門主等人一心想要緝拿的林楓,竟然就偽裝在他們的面前。

「的確很巧,華兄這是要去哪裡?」林楓對著華長峰問了一聲。

「正是這裡,烏鎮!」華長峰笑道,讓林楓眼眸了下,烏鎮,難道這裡真要發生什麼事情?

「林兄,你在天池所為之事我已聽說,了不得,讓萬宗大會的人群落荒而逃,甚至將逍遙門主斬掉一手臂,可惜我沒有親眼目睹。」華長峰笑了一聲,昔日萬宗大會圍攻天池,因為有於筱的緣故,他沒有參加,於筱和天霖公子乃是一起的,他參加也沒有任何意義。

「僥倖而已!」林楓隨意的一笑。

「僥倖?」華長峰笑而不言,林楓大鬧萬宗大會,甚至引發了可怕的殺伐大陣,殺死乾域幾個巨頭宗門的許多強者,隨即隱入人群當中消失,後來出現在天池,再布恐怖陣法,讓萬宗大會的人狼狽離開,死傷無數,華長峰至今都沒忘記林楓這號人物,在乾域,林楓的確給他上了一顆,一個乾域的青年,竟然攪動那麼可怕的風暴,武皇門徒都不被放在眼裡。

「對了,華兄,這烏鎮,我怎麼感覺有許多強者來此,你知道要發生什麼嗎?」林楓對著華長峰問道。

「知道一些,這些天,的確有很多強者來到這裡,我一些師兄也特意趕來,林兄也有興趣嗎?」華長峰笑著道。

「想了解一二。」

「那我便告訴林兄吧,在烏鎮,有人聽到深夜龍吟之音!」華長峰倒也沒有隱瞞什麼,這烏鎮發生之時已經傳出去,不是什麼秘密,告訴林楓也沒什麼。

「深夜龍吟!」林楓目光一僵,前世所在的國度,龍為圖騰,如今在異世,龍乃是異獸,歸於妖獸之列,但屬於極其強大的妖獸。

相傳,龍與皇,似乎有著莫名的聯繫,林楓也看過一些古籍中記載,妖龍,成長起來,能夠順理成章的成為妖皇,類似人類的皇者,龍,為妖界皇族。

而在這烏鎮當中,竟然有人聽到了深夜龍吟,確實可怕。

「會有可能聽錯了嗎,為何他人就敢確定?」林楓道。

「不可能,最近來烏鎮的人不少,據說,其中有好幾人都會在深夜之時,聽到有深夜龍吟。」 無上祖道 :「而且,就連具體的位置都知道。」

「具體位置都知道。」林楓神色一滯,竟然真有龍吟之聲,這豈不是意味著可能出現妖界皇族的身影,難怪會有很多強者來臨了。

「不過我來此也只是湊湊熱鬧,石皇和禹皇招收武皇門徒,我和我的一些師兄前去恭賀,另外觀望一番這盛世大殿,路過烏鎮也就來看看了,因為深夜龍吟而來的強者不少,就說我一些師兄就是非常的厲害,所以說我只是個旁觀之人而已。」

華長峰輕笑說道,雖有深夜龍吟,但卻也只能駐足旁觀,看似淡然,又何嘗不是透著一股無奈,沒有插手的份。

林楓聽到華長峰的點了點頭,他也意識到華長峰乃是武皇門徒,應該是八荒境的另外一位武皇,如今石皇和禹皇同時招收第一批武皇門徒,華長峰與師兄前來祝賀也是正常之事。

「林兄,你看那邊!」此時,華長峰的手指指向遠處的一處地方,林楓目光眺望而去,藉助月光,隱隱能夠看到那裡似乎有著一座塔。

「這塔名為烏塔,據說是因為這塔非常吸引烏鴉而得名,經常有烏鴉駐足於烏塔之上,烏塔周圍則環繞著烏江,烏江之水乃是黑色,還有著絲絲荒之氣息,不知如何而成,想要前去烏塔,只有從烏江之上前往,那深夜龍吟,據說便是從烏塔所在的地方傳出。」

華長峰對著林楓解釋說道,讓林楓有些驚訝,烏江,竟然會有荒之氣息。

「荒海乃是上古戰場而成,這烏江有荒之氣息,難道也曾經是古戰場,使得生靈塗炭。」林楓低聲說道。

「也許吧。」華長峰笑著道:「有人這樣猜測,但也有人說是有恐怖的強者領悟了荒之力量,隨後到這裡修鍊,使得整個烏江染上了荒之氣息,但具體是哪種情況早已不得而知。」

「對了林兄,你雖然橫渡荒海來到八荒境,但恐怕是處於戰艦之中,沒有真正感受過荒的氣息吧,這烏江之中,荒的力量並不是太強烈,我們前去遊盪一番,順便去烏塔看看,如何?」

華長峰又道一聲,很自然的認為林楓是乘坐戰艦橫渡的荒海,他根本不可能想到,林楓不但感受過荒之氣息,還真正潛入過荒海當中,甚至以肉身之軀,吞噬荒之力量。

林楓自然不可能將這種事情也告訴華長峰的,荒之力量,將是他一種厲害底牌,不能輕易暴露,否則他恐怕要被人抓去研究一番了。

「我也正有此意!」林楓笑著說道,直接應下了華長峰。

兩人相視一笑,一起朝著烏江之地閃爍而去,片刻之後,他們來到烏江之上。

烏江之水並非烏黑之色,而是非常的清澈,和荒海截然不同,不過正如華長峰所說的那樣,烏江,的確透著絲絲荒之氣息。

不過這點荒之氣息對林楓沒有任何的影響,他若是打開妖海,可以輕易吞噬掉。


華長峰伸手一揮,頓時烏江之上出現了一艘小船。

「林兄,請!」華長峰伸手一引,隨即三人一妖跨入船上,在烏江之上遊盪,朝著烏塔的方向而去。

「這荒之氣息雖遠不如荒海,但依舊能夠影響到武修,低階天武之人一般不敢來此,當然林兄並非常人,這荒之氣息即便再強一些,想必也無法影響到林兄。」華長峰看到若無其事的林楓輕笑了下說道。

「華兄也是一樣吧。」林楓回笑一聲,說道。

虛空之中,又有一道身影飛馳而過,華長峰抬起頭看了那身影一眼,低笑道:「閑來無事,何不品茗一番烏江之水的荒之氣息!」

小船很慢,緩緩的朝著烏塔方向搖擺而去,林楓躺在小船之上,似乎很愜意般。

「嗷……」

一聲天外之音突兀的傳入耳膜當中,林楓身體猛的一顫,驚得瞬間坐了起來,渾身血液翻滾不休,彷彿要衝出體外。

「林兄,怎麼了?」華長峰看到林楓巨大的反應愣了下,疑惑的問道。『林楓像是沒有聽到他的話般,血液依舊在滾滾的沸騰著,似在瘋狂的怒吼咆哮!

深夜、龍吟!


ps:第六更,哭喊著求鮮花讓我開心點碼字! 林楓聽到華長峰的問話目光豁然間盯著華長峰,只見對方神色似乎帶著一縷疑惑和不解之意。

「嗯?」林楓目光一僵,隨即又將眼眸看向華長峰的妹妹,這美麗女子的目光同樣看著他,和華長峰一樣,帶著疑惑。


「他們兩人,都沒有聽到。」

林楓心頭狠狠的一顫,也就是說,只有他剛才聽到了深夜龍吟。

「炎帝,你剛才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林楓為了確定,刻意對著窮奇傳音問道。

窮奇碩大的眼眸閃爍,盯著林楓:「沒有,難道你小子聽到什麼了?」

「深夜龍吟,我聽到了。」對於窮奇林楓當然不會隱瞞什麼,直接告訴了他,讓窮奇那雙巨大的眸子也僵在了那裡,林楓,他聽到了龍吟?

「沒什麼,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林楓對著華長峰一笑,並未告訴他自己聽到了龍吟之聲,他們不過萍水之交,有些事情還是不說的好。

華長峰雖然疑惑,但也未曾追問,只是看著遠處的烏塔方向,夜空當中,出現了好幾道黑影,朝著烏塔的方向閃爍而去。

「小子,剛才你確定沒有聽錯,是龍吟之聲?」窮奇目光嚴肅,對著林楓道,龍,妖界皇族,這可是震撼之事。

「不確定。」林楓搖了搖頭。

「不確定?」窮奇目光一僵,狠狠的瞪了林楓一眼。

「我從沒有聽過龍吟之聲,怎麼能確定,不過剛才那一瞬間,我感覺耳膜震顫、血液翻滾,彷彿要破體而出,似乎……是血脈的力量!」林楓補充了一聲。

窮奇神色一僵,對,林楓沒有聽過龍吟之聲,所以才不能確定,但他剛才的感覺?

「以前有沒有過這種感覺?」

「沒有。」林楓直接回應道。

「你的血脈力量也真夠弱的。」窮奇狠狠的鄙視了一聲,只有血脈的力量弱小,才會無法感受,當血脈強大到一定的程度,是可以輕易感受到血液在沸騰的,能夠切身體會到血脈的力量,而剛才,一聲深夜之吟,激發了林楓的血脈力量,意味著這深夜之吟與林楓的血脈有關聯,引發了共鳴!

「你是什麼血脈力量?」窮奇對著林楓問道,這一點至關重要。

「不知道,我只是聽說我母親的祖先曾經出現過一位尊者,吞噬了九龍天噬獸,化作自身的血脈力量,使得後人遺傳了九龍天噬武魂。」林楓回答道。

「九龍天噬獸!」窮奇目光一凝,隨即精芒閃爍:「難怪你的血脈力量這麼弱了,還是先祖出現了一個尊者,太廢了,不過九龍天噬獸的確擁有龍的血脈,你能夠感應到,看來真的是龍吟之聲,然而卻並非是真的長吟,否則的話不可能只有擁有龍之血脈力量的人能夠產生共鳴了,而是所有人都聽得到。」

「恩!」林楓同意窮奇的話,應該不是真的長吟,而是與血脈產生了一種共鳴,才使得他的反應如此強烈。

那些朝著烏塔閃爍而去的身影,應該也和他一樣,擁有或多或少的龍之血脈,不過他自己身上的龍之血脈力量真夠弱的,平日里都半點感受不到血脈力量,而像天霖公子以及仇君落他們,可直接動用血脈的力量,增幅武魂,「林兄,好像有動靜了。」華長峰對著林楓說道,只見越來越多的身影朝著那烏塔閃爍過去,藉助月光,能夠看到虛空當中站立著不少人影。

「恩。」林楓點頭,看來那些能夠聽到龍吟之人喊了幫手過來,他們一旦聽到龍吟,便一起行動,否則的話,不可能這麼巧,如此多的人都擁有龍之血脈力量在體內。

深夜龍吟,乃是異象,有無法預料的事情發生,那些人請幫手一起也很正常。

「嗷……」

林楓心臟再度狠狠的顫慄了下,身體猛的站了起來,此刻的他感覺血脈噴張,在翻滾沸騰,又是龍吟,這才相隔沒多久,他竟然聽到了第二聲龍吟,而且,比剛才那一聲更加的劇烈。

因為林楓很好的掩飾著自己,華長峰並未發現異常,看著站在那的林楓問道:「林兄,如今烏塔那邊強者如雲,我們要不要過去。」

「過去,為何不過去,至少增長些見識也是好的,那些強者也不會無故牽扯我們旁觀者吧。」林楓不動聲色的道,然而此刻他的心卻在悸動,連續兩道深夜龍吟,這是否預示著什麼?

「長峰!」虛空當中,一道滾滾的聲音傳遞而下,林楓和華長峰抬起頭,便看到虛空中好幾道身影,一個個目光鋒銳,精神奕奕,氣質非凡。

「師兄,你們怎麼就到了!」華長峰仰頭說道。

「長峰,深夜之中連續傳出兩道龍吟之聲,此等異象乃是祥瑞之兆,可能有事要發生了,你帶你妹妹離開這裡,你們不適合前往。」虛空中的一人開口說道,說完便御空而去,而華長峰則目光一僵,深夜連續傳出兩道龍吟之聲?

看著林楓,華長峰似乎想要說什麼。

「華兄,你師兄也說是祥瑞之兆,不去見識一番,你甘心嗎?」林楓淡笑說道:「當然華兄要離開也沒什麼,那我便獨自前往。」

「哈哈,既然林兄如此興緻,我豈能缺席。」華長峰爽朗笑道,小船順著烏江繼續朝著烏塔方向駛去,速度不疾不徐。

林楓笑而不言,隨後,林楓又聽到了第三聲龍吟之聲,震顫著他的心靈,即便龍吟之聲熄滅,他依舊感覺到了心潮澎湃,難以平息下來。

同時,林楓他們距離烏塔越來越近了,但烏塔之上,卻已經匯聚了許多強者,連續三聲龍吟之聲,將為了龍吟而來的強者全部吸引來了。

空間之中,竟然出奇的靜,沒有半點的聲音。

此時,月光突然變得暗淡了下來,林楓抬起頭朝著虛空高懸的月亮看去,只見一群黑影從月亮下劃過,將月亮遮擋住,隨即,那一輪圓月,竟然緩緩的往下沉去。

「咕嘎、咕嘎……」

一道道烏鴉的啼叫之聲傳出,黑影之中,許多烏鴉展翅而飛,成群結隊,遠離烏塔。

「怎麼會這樣?」華長峰看著落下的月亮以及那飛行的烏鴉,臉上露出了一抹凝重的神色。

「怎麼了?」林楓對著華長峰問道。

華長峰目光看向林楓,緩緩的吐出一道聲音。

「月落、烏啼!」

「月落烏啼?」林楓皺著眉頭,不明白華長峰所言何意。

「林兄,深夜龍吟,乃是祥瑞之兆,意味著祥和、機遇;然而,月落烏啼,則是大凶之兆,象徵毀滅、死亡。」華長峰目光盯著林楓,目光凝重:「今夜,先有深夜龍吟,再有月落烏啼,祥瑞與大凶之兆同時出現,讓我有種心驚膽戰之感!」

「還有這種說法?」林楓喃喃低語,難道還這能通過自然異象揣度吉凶禍福不成。

「是的,武修與天地相抗爭,奪天地之造化,並不信命數,然而古人誠不欺我,有些事物它的存在,既是道理!」華長峰緩緩的道:「自古以來,深夜龍吟為祥瑞、月落烏啼為凶,今夜,兩種異象,同時出現,說實話,我都有些恐慌了!」

林楓眼眸閃爍,隨即將目光看向窮奇。

「是有這種說法!」窮奇點了點頭,即便身為大帝的窮奇,他也承認,這讓林楓生出一種奇妙之感,有一絲敬畏、又有一絲期待,祥瑞之兆與大凶之兆碰撞到一起,會發生什麼?

而此刻,小船已經劃過烏江,來到了烏塔的邊緣之地,再往前,便是那些強者佔據的領地!

ps:第七更,今天會更新十更,後天早上6點,鮮花破800朵,當天再爆發十更,給兄弟們動力,也給自己動力! 烏塔所在之地像是一塊,除了烏塔之外還有其它的許多塔形建築,將烏塔簇擁在中間。

而在眾塔的中間寬闊地帶,則是一片起伏的地面,上面刻著一道道烏黑的石紋,似乎是非常堅硬的烏岩,這種岩石低階天武之人都很難破開。

此時林楓便在這些塔旁的烏江之上,並沒有上前,而是看著那些塔上踏著的人群,足有百人之數,而且,遠處的虛空似乎依舊有一道道破空的聲音傳來,全部都是為了這深夜龍吟。

雖有月落烏啼,祥瑞中帶著大凶之兆,但這並不妨礙武修的大膽冒險,他們既然都已經到了,不可能作壁上觀。

當然,那些塔上的身影,幾乎都是尊武級別的強者,天武之人只能在烏江的上空圍觀,看這異象到底象徵著什麼,若是有異寶出現的話,有沒有機會能夠爭奪。

然而這些強者雖已降臨,但卻出奇的沉默,沒有人說話,整片空間的氣氛都顯得格外的壓抑。

「月落烏啼,福兮禍兮。」此時,遠處有一道身影傳來,隨即好幾道身影降臨,落在一座塔上,目光環視眾人。

「深夜三聲龍吟,諸位竟還能如此淡然,佩服。」這為首之人顯得很年輕,但身上卻透著一股深不可測的氣息。

林楓看著此人眉頭微皺,這笑容,很像楊紫嵐的笑,讓他反感。

「楊戰兄你未到來,誰敢爭先!」有一人開口說道,讓林楓神色一凝,楊戰,難道此人真是楊家之人?

「華兄,這楊戰,何許人?」林楓對著華長峰輕聲問道。


「楊氏家族楊戰,楊家同輩第一高手,他是未來楊氏家族主人的有力爭奪者之一,當然,楊家還有一些比他年輕的同輩也在成長,況且因為武魂的緣故,楊家之人的變數很大,雖現在他是同輩第一高手,但未來之事誰也說不準。」華長峰迴應說道。

「他與楊紫嵐什麼關係?」林楓問道。

「楊紫嵐的兄長,沒想到林兄來北荒之地不久,便已經結識了楊氏世家之人。」華長峰看著林楓笑道。

結識?

林楓搖了搖頭,並未多言,難怪這楊戰是同輩第一高手,他竟然與楊紫嵐是一輩,而且實力已入尊武。


「呵呵!」楊戰隨意一笑,並未得意,這些人一個個都是狐狸,有好事哪裡會等他,只是因為月落烏啼這大凶之兆出現,所有人都心有顧慮而已。

「諸位以為,深夜龍吟連續三聲,此刻是否該動手?」楊戰對著人群問道。

「深夜龍吟三聲連響,地脈之勢已成,現在動手破開,應該不會破壞地脈之勢了。」

林楓眉頭微蹙,喃喃自語:「他們一直未曾動手,竟然還有如此多的講究?」

「廢話。」窮奇鄙視的看了林楓一眼,隨即傳音說道:「天地自有其勢,武道修士可藉助天地之勢為我所用,發揮強大力量,地脈有地脈之勢,一些異寶出世,有時會有警示,就如這深夜龍吟,便是一種勢的警示,若是胡亂行動,霍亂地脈之勢,祥瑞之兆很可能被破掉,甚至還有可能成為凶兆,而凶兆,可以成為大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