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在他們看來,都不需要足輕出動,單憑自己忍者體系,就可以輕易的把這些獨立武家全部剿滅!

「你們想讓我等忍者體系成為眾人之敵?想讓我們被主公猜忌嗎?」上忍們一句話。立刻讓忍者們閉口不言了。


忍者沒有笨蛋,反而各個都是精明貨。

自然清楚,攻打東海郡的時候,大票的忍者得到武士身份的提拔,同樣也得到了和功勛相配的知行賞賜。

而且更重要的是,成為武士后,同樣享受主家資助學習一招忍術威能的待遇。

可以說這一大批的提拔和賞賜,對忍者體系來說是非常震撼的!

因為這表示並不是特別牛逼之人才能得到提拔和賞賜,在豐源家,不管你的出身和地位。甚至不在意你的能力!

只要你能建立功勛,就算是最低賤的忍兵,也可以一躍成為武士忍者,擁有知行,並且可以得到主家的資助去學習一招忍術威能!

這是個人再怎麼努力都不可能得到的待遇,甚至加入大勢力的忍者里都不可能得到的待遇!

學習忍術威能,只需要辛苦積攢下錢財后,還能學到。畢竟教導忍術的機構和神社一樣,都是認錢不認人的!

可是那光明正大行走天下。受萬民敬仰尊敬畏懼的武士身份,以及那可以傳世的土地!

卻任何一個忍者組織都沒法做到的。個人就更加不可能了!

甚至一些武家裡面,拼上幾代人的性命和辛勤,都才能得到十石二十石的知行賞賜。

可在豐源家這兒。一切賞賜都和功勛掛鉤。

只需要你做出功勛,那麼就能得到和功勛相配備的賞賜!

只要你夠牛,夠運氣,建立了無與倫比的功勛。豐源家甚至能把萬石知行和大名身份給賞賜下來!

這樣的待遇,這樣一個蓬勃發展的勢力,讓忍者們一旦加入進來就再也不想離開。

不但願意一輩子效忠豐源家。甚至自己的子孫後代永世效忠都沒有絲毫問題。

所以他們一聽上忍們的提醒,立刻就明白過來。

豐原家的忍者體系確實蓬勃發展,但這個發展卻不能威脅到作為主力的足輕體系!

因為豐源家所有體系,只要建立功勛就能被提拔為武士獲得知行。

所以武士體系這玩意在豐源家是不存在的。

因此就變成了奉行體系,足輕體系和忍者體系這三大體系。

至於派系,則是三大體系內部問題。

奉行體系也就是後勤和政務,他們和武力體系關係密切,有沒有多大競爭的地方。

屬於是忍者體系和足輕體系都需要拉攏的。


而忍者體系和足輕體系可就是最主要的競爭對手了!

畢竟忍者情報精準,速度迅速,而且最重要的是實力強悍!

以前那些武家私下組建的忍者部隊,了不得就是上百人出頭了!

這麼點人攻打一下村子還行,打城池就沒法子了,所以只能逼得他們專心負責情報、刺殺、破壞等騷亂上的工作。

而豐源家這兒呢,現在都兩千多忍者啦!據說還要增加到五千多的樣子!

靠咧!兩千多各個比精銳足輕還要精銳,而且能夠潛藏進敵軍城寨的忍者。

一旦發作起來,攻城略地完全不是個事啊!

比如上次的東海郡行動,就是忍者體系佔了絕大部分的功勛!

搞得忍者被提拔的武士人數,比足輕體系被提拔的武士人數的兩倍以上!

雖然大家提拔起來都屬於豐源家的武士,都是武士體系內的人物!

但大家都得為手下著想不是?總不能你上司立功了成為武士,下面的小兵卻一直是小兵吧?

所以在這次一統山田郡的時候,足輕體系的武士們,可是找忍者體系的上忍們嘮叨了好一會兒的哦。

而明白這些的上忍們,只好無奈的讓手下收斂一點。

畢竟忍者體系太過強大,壓過足輕體系的話,不但足輕體系有意見,甚至後勤政務兩個體系也會有意見!

這些還都算了,更可能是讓主公有意見!

畢竟忍者可不是主力,天下所有武家的主力都是足輕啊!

所以,忍者們只好憋屈的轉職打探情報,連刺殺和破壞,這種屬於忍者的工作都不敢去做。

因為以忍者體系現在的能耐,一旦開始實施,這一統山田郡的仗就不需要打了,敵人全都死|光光,還打個屁啊!

得到情報的足輕體系,見到忍者體系如此識趣,自然萬分滿意。

武士們同樣也不敢遲疑,立馬領著早就憋得要死的兵丁興沖沖的沖了過來。

足輕體系的武士們都清楚,現在忍者體系如此給面子,以後自己這邊自然是也得給面子!

反正兩邊的人輪番去奪取功勛,大家輪流著成為武士!

大家好才是好嘛!

對於手下之間的勾搭,沈飛一點都不在意!

他這貨都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在意這些幹嘛?

能夠最短時間內搞定這個世界才是他的追求啊!(未完待續。。) 第一百二十章、一統菊勝國(8)

在忍者極為準確的情報支援下,足輕隊輕鬆自在的一路勢如破竹的攻城略地。

在這兩大體系的通力合作下,山田郡的其他地盤,輕鬆的給沈飛的手下攻佔。

那些武家們,要麼被當場格殺,要麼失蹤得無影無蹤。

其中當然也有投降的,但那都是很有才華,被忍者確定不會仇視豐源家。

暗地裡準備報復的傢伙,才能夠得到豐源家的接納。

至於那些心懷怨恨,準備來個卧底,伺機報復的人。

當然是理所當然的失蹤掉了。

可以說,在忍者和足輕的聯合努力下,整個山田郡,但凡心懷不軌,準備先投降后積蓄力量的傢伙。

全都要麼戰死,要麼消失。

為緊隨大軍而來的後勤奉行和政務奉行洗白了地方。

奉行們對接手地方的工作已經是熟門熟路了,輕鬆的就把地方收為豐源家的直轄領。

有條有序的按照豐源家的規矩開始治理地方。

至於犒賞?東海郡那邊還有大票大票簽下確認狀卻沒有主人的領地存在呢。

憑藉現在大家的功勛,恐怕打下整個菊勝國,那邊東海郡的領地都沒賞賜光呢。

所以現在沈飛自然又多了一個徹底直轄的郡!而且這個郡比東海郡還牛,因為不用分封出去啊!

當周邊勢力得到豐源家一統山田郡!

而且還是那種直接把土地沒收,然後轉封到其他地方,直接直轄一個郡的統一!

所有人都立刻羨慕得雙眼通紅。

沒法子,這年月,鄉頭不可能擁有直轄的鄉,太守不可能擁有直轄的郡,國主不可能擁有直轄的國!

誰都知道當一個地方徹底的屬於一個人的時候,能夠併發出多麼巨大的力量!

但因為家臣制度和石高知行制度的存在。

讓這種可能幾乎沒法出現!

但是。現在就出現了這麼一個奇迹了。

不過想來也就是這種剛剛崛起,家中沒有什麼老臣和普代家臣存在的武家,才有可能做到這點。

因為只有這樣的武家,才可以隨心所欲的給家臣們轉封。

而家臣們在封地上沒有根深蒂固,只要增加一點知行,自然會非常樂意,屁顛顛的跑到新領地去。

雖然知道這點,但還是忍不住羨慕妒忌恨啊!

靠咧!整整一個郡為直轄領地啊!

而且這個郡還有海港和巨城的存在!

這山田郡能夠有多少石高啊?!

那個豐源村太郎這暴發戶!在擁有兩個郡之後,石高豈不是要高達五十萬石了?!

一時間所有人都嗡嗡亂亂,胡思亂想著。

沈飛這貨都不需要手下去勘察領地。進行撿地工作。

只需要抬頭一看頭頂的金手指,沈飛就能清楚的知道這個完整的山田郡擁有多少石高!

沈飛這貨也都有些驚愕住了:「靠咧!搞錯了吧?東海郡有個三十萬石都讓我很吃驚了!」

「這媽蛋的山田郡居然有五十萬石?!開玩笑吧?!」

沈飛皺皺眉頭,不過在把意識在頭頂金手指,山田郡地形圖上仔細掠過後。

恍然的點點頭:「原來如此,這麼多年下來,那些獨立領主包括山田家,因為無處擴張,只能縮在自家數百年傳下來的領地上。」

「而縮在領地里,又得時刻提防周邊的虎視眈眈的鄰居。同時領主天生的擴張**也在催促著他們死命的增加實力。」

「所以只能拚命的開發自家領地,幾百年開發下來,已經把當前這社會能夠開發的土地都給開發出來了!」

「而幾百年的開發,山田郡的石高早就比做出登記時的不知道多了多少倍!」

「之前因為四分五裂。小小一個郡居然就有上百個獨立武家存在,根本就沒有誰能夠勘察清楚山田郡真正的知行石高!」

「也就是金手指這玩意才能夠輕鬆的計算出來!所以五十萬石高的知行,還真是不出奇啊。」

感嘆著這些沈飛,突然眼珠子一動。賊笑道:「嘿嘿,反正現在沒事幹,乾脆勾引一下天下人的**好了。」

說著。沈飛就直接下令忍者把山田郡的石高數量給宣揚出去。

忍者們雖然對主公下達的命令目瞪口呆,所有武家都拚命的隱藏自己的真實石高,拚命的縮小自己的知行數量。


怎麼自家主公反行其道?拚命的擴大虛誇知行數量呢?這是想要勾引誰啊?

不過忍者們雖然不解,但卻又是最堅決執行沈飛命令的人。

所以山田郡居然總高達到五十萬石的消息就這麼飛速傳遍整個菊勝國,並且飛速的向其他國傳去。

得到這個消息,絕大部分的人都不相信!

認為豐源家浮誇,或者是豐源家的敵人故意誇大豐源家的知行石高。

但隨著一些有心人提出那種上百武家幾百年仔細開發領地,結果都被豐源家撿了便宜的情況。

立刻讓大家有些相信豐源家真有如此富裕了。

特別是當一些有心人,把豐源家居然組建一萬人的常備軍,全部裝備齊配,並且一天三餐白米魚肉蘿蔔味增湯管飽的待遇。

除了組建如此恐怖數量的常備軍,還有經費充沛得嚇人,數量也同樣嚇人到忍者系統。

而且最重要得是,豐源家居然大方到立功就能得到知行,成為武士就可得到資助免費學習威能!

要知道豐源家的武士可是有數百人,而且全都被資助得去學習了威能,讓豐源家所有武士都是威能武士!

而扣除這些巨大的開支外,豐源家還瘋狂一樣的在所有領地上修建道路、溝渠等基建工程!

財大氣粗已經不足以形容豐源家的狀況了。

從這些方面來看,豐源家佔據的兩個郡的石高,還真有可能達到如同豐源家宣傳的那樣呢!

不然豐源家如何能夠如此大方的花費啊?就是徵召勞力幹活,居然都米飯管夠,還有銅錢發!

一想到這些,所有人都不由得一震了!

因為佔據了五十萬石山田郡和三十萬石東海郡的豐源家,已經達到八十萬石的身家!

靠咧,兩個郡就八十萬石?菊勝國還有四個郡啊!

照這麼算來,菊勝國豈不是能夠達到兩百萬石高的地步?!

雖然自古以來就傳說菊勝國富裕非凡,可也沒可能一個國就達到兩百萬石的地步吧?

一時間想到這個存在的人,全都用炙熱的目光盯向了菊勝國!(未完待續。。) 其他人是羨慕妒忌恨,但菊勝國的其他四家大名,卻興奮異常。

他們不是為沈飛居然成了八十萬石大名而興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