轎車迅速往前衝出,順著爆炸的衝擊波更加快速朝著前面衝去。

「這…到底發生了..什麼…?」費雯忽然感覺整個世界都變得徹底陌生了。邊上亞利沙的手緊緊握住她的手。

「沒事的,沒事的,有我在。有姐姐在…沒事了…沒事了…」她聽到亞利沙低聲喃喃的說著。

「你帶她上車幹什麼?找個路邊放她下去!」那個陌生女人急聲喊起來,聲音在爆炸聲中依然顯得微弱弱小。

「他是我朋友!!」亞利沙大叫著。

「你這樣是在連累她!!」女人似乎有些氣急敗壞,帶上一個拖累就夠累了,現在再來一個,她們還要不要活了?!

「拉爾斯追來了,不止他一個,還有兩個位級血族….」身後座位傳來一個低沉的男聲。

「我只能勉強對付一個。」艾沙羅低聲說。實際上她到了現在的情況中,已經是三人當中最弱的一環,面對真正血族,她的實力就顯得不夠看了。

「那她怎麼辦?」開車的女人看向坐在副駕駛的費雯。

艾沙羅沉默了下。

「我會聯繫她的哥哥接她走,她暫時和我們一起。」

女人頓時忍不住罵了句。(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喀嚓!!!

手中的玻璃杯瞬間裂開無數裂紋。

加隆放下手中的杯子,抬起頭平靜的看著面前彙報情況的屬下。

三名屬下身材強壯有力,面目兇悍,但在他面前此時卻渾身微微發顫,冷汗直流,彎著腰根本不敢直起身。

「費雯…受到襲擊??」加隆表情很平靜,但越是這樣,就越能讓人感覺到他隱藏在外表下的怒火。

一個手下頭皮發麻,他彷彿能夠感覺到加隆的視線如同尖銳的刀子,在他額頭臉上緩緩劃過,帶出絲絲刺痛感。

「據情報,在耐滴亞州的一個加油站被一夥神秘人襲擊,之後被另一伙人救走,現在不知所蹤。」

他忍住心頭的發毛感,迅速低聲將情況彙報出來。

加隆點頭。

「你們下去吧。」

三名屬下如蒙大赦,趕緊轉身腳步迅速的離開房間,輕輕合上房門,遠遠的還能聽到狠狠鬆口氣的聲音。

房間一時間陷入安靜中。

加隆看著自己面前擺放的菜式,就連他最喜歡的西紅柿湯煮蝸牛都已經沒有絲毫吸引力了。

輕輕推開餐盤,他拿起桌上的電話直接撥通了一個號碼。

號碼有些長,轉了幾個前綴號才正式撥通真正號碼。

嘟….

一陣短暫的等待音后。

「喂,加隆?怎麼有空給我來電話?」一個老人的嗓音從話筒里傳出來。

「AG,你們的計劃進行得如何了?」加隆輕輕有節奏的敲擊著桌面,發出細微的噠噠聲,聲波無形傳遞擴散開來,一些細微的音波反彈回來,能夠讓他清晰的感覺到周圍是否有多出來的東西監聽。

「我就知道。」AG笑了起來,「血族的事情惹到你了?沒有牽涉到你,你是不會原因主動和我們聯絡的。」

「你還真是了解我。」加隆臉上露出一絲怪異的笑容,「確實如你所說。先前血族的事和我無關,我所在的區域在美國北部,不受影響,自然沒必要和你們一起真正動手。但是…」

「但是現在不同了?」

「是的,現在不同了。」加隆肯定。

他原本計劃的前往孟菲斯的行程也被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打亂了。對於血族內戰,他需要重新好好的規劃一下了。

「你打算怎麼做?和我們一起的話,我們也很歡迎。」AG微笑著說。

加隆沉吟起來。

他原本的重點核心是找到面具優先。解決娜迪亞的麻煩,仿製面具並不能壓制太久。然後在這段時間內儘可能的書寫屬於自己的魔典,試著形成第二顆靈魂種子,至於血族女巫什麼的,都隨她們去,只要不惹到他。一起都好說,就當他們不存在。

「你所在的美國北部區域,之所以沒有任何血族勢力進入,那是因為那是曾經血族和巫師協議的潔凈之地,是獅子之母所在的地方。」AG在電話中隨意的解釋道,「但這種和平不是永久的。隨著衝突升級,雙方或許都顧不了那麼多了。」

加隆明白這點。AG曾經給他的那本書上記錄了這部分內容。通過那本書,他和AG可以絕對隱秘的進行知識交流,也讓他對血族方面有了更多的了解。

但事後AG多次邀請他參與針對血族的計劃布置,都被加隆拒絕了,他當時正忙著應付九頭龍王娜迪亞,忙著訓練自身的夢境技巧。

「現在是密黨佔據上風,如果你想要插手的話,或許時機還算及時。具體計劃我們在書上說。」

「好的。」

加隆掛斷電話。沉默了一下,站起身走到書架面前,蹲下身從最下面的一排書中抽出一本黑色外殼的小書。

輕輕翻開,裡面是一片空白的淡黃書頁。

『明黨的領袖蒼白卡斯汀現在已經被密黨領袖纏住,死徒級中另外一個密黨死徒追殺紅月去了,其他的最強的我們需要注意兩個人。』AG的文字浮現在書頁上。『一個是朱紅之槍,另一個是聖光池。這兩個分別是號稱死徒之下最強血族。一人是密黨首腦之一,另一個是明黨教廷首腦。』

『我不想了解這些無用的情報。』加隆打斷他,『幫我調查一件事,襲擊我妹妹的。是什麼勢力的人?』


『這件事我幫不了你。』AG拒絕了他的要求,『在美國,其實我的力量並不比你強。而且,這件事你很快就會有消息,相信我,很快….』

『這是你的啟示?』加隆最不相信預言這種神神叨叨的東西。

滴….滴….

忽然他放在桌上的手機響起來。單調而清晰的鈴聲伴隨著手機的震動,在桌面上不斷微微移動著手機的位置。

屏幕上閃著光,來電顯示的是艾沙羅。

加隆眯了眯眼,拿起手機按下接通。

「喂?」他盡量讓自己的聲音放柔和起來。

「加隆嗎?我是艾沙羅。」

**********************

遙遠的耐滴亞洲

某處荒野公路中段,白色轎車停靠在公路右側,車門打開,艾沙羅站在車身邊頭髮被吹得不斷往後揚起。陽光照射在她的臉上,泛起一層瑩白色的細膩光澤。

艾沙羅拿著手機,正在跟加隆通話。

車內的費雯眼巴巴的望著她的手機,像只可憐的小貓,帶著無比渴望的眼神,顯然是想要和哥哥說上話。

亞利沙在邊上安慰的抱著她的手,也是一副不知道怎麼辦才好的樣子。

兩個血族普瑞托和那個年輕女子坐在前排。

兩人看著艾沙羅在邊上打電話,普瑞托是一臉苦笑,而女子則是滿臉不耐煩。

「加隆讓我們馬上改向,送他妹妹去聖弗朗方向。」艾沙羅忽然放下電話,皺眉望向普瑞托和女血族。

「他怎麼不去死!?」不等普瑞托說話,女血族頓時忍不住粗口起來。「我們是他保姆?還他么專門保護他妹妹去聖弗朗?他腦子秀逗了吧?」

「不許你說我哥哥!!」費雯忍不住大聲反駁。

「你哥哥就是個蠢貨!!」女血族看來是惱怒到一定程度了,頓時破口大罵起來。

費雯氣得腮幫鼓起,兩眼淚汪汪的瞪著她,小嘴張開卻不知道該怎麼還擊,只能氣得渾身發抖。

「我們等的救兵到現在還沒來,或許這也是一個選擇。藉助人類勢力脫離密黨追蹤。」普瑞托試圖緩和雙方的氣氛。

「三個下位血族,上百的吸血鬼,你認為我們能夠依靠普通人類的力量逃離他們的追蹤?別開玩笑了!」女血族似乎是聽到什麼極好笑的事。

艾沙羅無語的微微搖頭,聽著電話一會兒。

「半小時后他的人就會抵達這裡。」

「來幹嘛?送死?」女血族火氣十足的回了句。

「好了少說兩句賅雅。」普瑞托趕緊攬住她的肩膀安撫她。

艾沙羅倒是對加隆有信心。

她依仗殺死吸血鬼,打傷拉爾斯的無聲殺人術技巧,就是得加隆的傳授,在她眼中,加隆是個神秘而強大的怪異格鬥家。可以說是她的半個師傅。

「反正暫時我們也要在這裡等到下午。半小時而已,沒關係吧。」

「也好,正好把兩個拖累丟給他的人到時候死活都不關我們的事。」女血族賅雅沒好氣的說。

「注意你的語氣!」艾沙羅忍不住出聲了,「我妹妹不是拖累。」

「語氣?什麼語氣?你也是個拖累好意思說其他人?」賅雅早就對普瑞托信任這個女人不滿了。

「你!?」艾沙羅也有點受不了這個女血族瘋狗一樣的亂咬。

「怎麼?想動手?」賅雅一下從車子里鑽出來。

「行了!!都給我停下!!」普瑞托終於發火了,猛地站出來大吼一聲。老好人終於發火,一下子賅雅和艾沙羅都不說話了。

艾沙羅也不明白,明明這個賅雅看起來挺知性的,怎麼就這麼一副逮誰咬誰的樣子?

一時間所有人都被普瑞托鎮住了,都不在說話。

賅雅冷哼一聲回到車子里去。

艾沙羅胸膛不斷起伏,氣鼓鼓的。

「亞利沙,等加隆哥哥來了我們一起去他那裡吧。」

「我沒意見。」亞利沙點頭,她也早就不想和賅雅一起走了,這女血族性情暴躁,完全看不順眼她和姐姐。這些天的爭吵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唉…」普瑞托無奈的吐了口氣,大家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他看了眼賅雅,走到艾沙羅身邊放低聲音。

「好了,不要生氣了,賅雅她也是脾氣暴躁了點,但是心還是好的。這次來接我們的就是她的叔叔,還是不要搞得太僵的好。」


「你以為我是說著玩?」艾沙羅詫異的看了他一眼,「我是真的打算去費雯的哥哥那裡。我的拳法就有一部分是他教導的,他一定會有辦法。」

開玩笑,就是這樣和她一起都吵成這樣,要是一起去了血族所在的地盤,還是她賅雅的地盤,那不是想怎麼捏都隨便她了?

「你不是在開玩笑?」普瑞托終於開始認真對待艾沙羅的話了。

「當然。」(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嗤!!

鮮血從一個人的脖頸部位猛地濺出,彷彿噴泉一樣飛射出數米遠。

荒野草原上,一道紅色影子輕盈的從天而降,穩穩站在草地上,回頭優雅的抖掉指甲上的血跡。

噗!

最後一個人體歪倒在地,這一片的草地上,到處都躺滿了手持槍械匕首的不明勢力武裝人員。血水順著泥土土壤擴散,然後了一大片草地。

達姆一身大紅披風,手指塗滿了紅色的指甲油,尖銳而鋒利,嘴唇泛著詭異的紫黑色。此時正滿意的欣賞著自己的得意作品。

「元帥,瑪法首領就在前面不遠了,我們的追蹤信號顯示很近。」周圍手下中,一個滿面疤痕的光頭巨漢滿臉媚笑的彙報情況。

「四羅將呢?」達姆舔了舔手指尖的血水,臉上露出滿意之色。


「已經先過去了,應該已經和瑪法的人接觸,不過瑪法首領有些棘手,畢竟是千年家族,一些絕地反擊的力量還是有的。」光頭巨漢連忙小心的回答。

「都是重傷了殘廢,有什麼好擔心的?我們也過去吧。」達姆微微笑了笑,點點頭。

經過這麼長的時間布局,作為死對頭的對手公司幕後主持者,瑪法集團,終於被他一步步的設局,在這片荒蕪的底端截住,真正就要大功告成了。只要幹掉對方,整個瑪法集團也能夠順利被擊潰,甚至吞併。

忽然達姆動了動自己右耳中的智能耳塞,有新的來電。

「馬上帶上你全部的人,去這個位置。」一個不容置疑的低沉冰冷聲音,從耳機中傳出來。

達姆微笑的臉色一下子凝固了。

「我這裡正在進行一個很重要的行….」

「沒聽清楚我的意思?」那個男人的聲音冰冷而殘酷,彷彿壓抑的火山,直接打斷他的聲音。

達姆臉色漲紅的說不出話,他計劃了這麼久,好不容易有希望徹底擊潰強勁的對手。擴張自己的金融帝國,而現在,在最關鍵的時刻,居然..居然要他馬上撤退?!!

「是…..!」他幾乎是全身都在顫抖,從牙縫裡擠出來的這個字眼。

是的,他不敢反抗那個人,也無法反抗。這是絕對的命令和壓制力量。

「坐標傳到晶元里了,給你半小時時間。」啪,聲音斷開了。

嘭!!

耳機連帶著後置裝置被他一把捏爆。粉碎的碎片一下濺射得到處都是。

所有人都被嚇到了,幾個屬下不由自主的退後了幾步,但臉還是被飛濺的碎片劃出兩道傷痕,但他們都不敢叫出聲來。只能強忍著。

達姆低垂著頭,將殘留的一個儲存晶元拋給身後的一名電腦黑客屬下。

「全員撤退,去這裡面的這個坐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