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界無緣無故的失蹤了很多的子民,最近在人間的妖界探子拖着重傷的身體回到妖界跟狐王稟報了一件事情,就是人間有人在吃妖!”夏天震驚的說道。

這件事情我現在也知道了,我和夏天說馬上會回去,掛掉電話後,一轉頭卻發現這店裏的服務員都在廚房的門口站着直勾勾的看着我。

看這十幾個服務員,完全不是正常人的樣子,可是也不是妖魔,真是奇怪了,給我的感覺就像是喪失一樣,剛纔那些在這裏吃火鍋的顧客此刻也不見了,我這才知道我們是進入到了結界裏面。

“小絃樂,小心,這些東西是想攻擊我們!”鳳念護在我的前面對我說緊張的說道。

我點了點頭,“我知道,你也不用這麼緊張,我們會沒事的。”

鳳念說道,“其他的我都不怕,我只是怕你會受傷。”

說到這裏,我的心不知道爲什麼突然狂跳了一下,似乎是又找到了小鹿亂撞的感覺

可是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先對付面前的這些奇怪的服務員再說,不過有鳳念擋在我的前面,我始終是會放心一點的。

那些服務員突然雙眼冒着綠光朝着我和鳳念撲了過來。

我突然看見在我身前的鳳念, 他的衣角無風自起,同時我感覺到一陣強大的力量在我的面前形成!

“呯!”的一聲,鳳唸的身體周圍突然爆發出一陣耀眼的藍色的光芒,這光芒帶着超強的力量將那些撲過來的服務員全部掀翻在地。 「不會啊!反正他們都是食物,食物不是應該盡最大的努力,滿足我們的胃口么,這樣才算是盡到食物的責任哦……」墨寶寶歪著腦袋認真的回道。

墨九狸當時瞬間圓滿了,也許是因為在現代她一直都是一個人的關係,即便家裡那些人沒有失蹤以前,那些人待她也是如同主人一般的生疏,除了做好自己的事情外,連個跟她聊天的人都沒有……

而她身邊也沒有朋友,唯一跟她作伴的都是冰冷的手術刀,還有那些用來做手術實驗的各種小白鼠。因此,也讓墨九狸的性格變得很冷淡,對待什麼東西都很隨意,她從來沒有特別需要的東西,也不怕失去什麼……

似乎什麼事情什麼人,對她來說都是無所謂的,身為醫生的她,對於人的生命逝去一事,看的更加淡然。所以,就算生死對她來說,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穿越到這個世界,她的性子因為寶寶的關係,才有所改變,但那也只是針對自己的女兒罷了……

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墨九狸就將草莽身上的蛇肉剔除好了,除了蛇腹之外,蛇脊的的肉都被墨九狸給收拾了……

這時的草莽已經是半死不活的了,它已經沒有力氣去憤怒,去反擊了!只能哀嘆老天的不公平啊……

「娘親,蛇膽我們要不要?」墨寶寶同情的看了一眼大蛇說道。

「不要了,這大傢伙就是肉鮮美些,連毒都沒有,蛇膽算了,反正我們還有許多……」墨九狸隨意說道。

「好吧!」墨寶寶說著指尖一簇黑色的火焰,歡樂的跳了出來,見到慘兮兮的草莽,都不用吩咐就飛了過去……

過了一會兒的時間,這隻修鍊了不少年,就差一步便成為聖獸的九級靈獸莽,便乾淨的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

墨九狸利落的從空間中,拿出做飯用的工具,如果有識貨的人看到就會發現,墨九狸拿出來的平底鍋,烤爐,湯鍋等工具,不僅外形精緻華美,而且個個都是高級聖器……

簡直是極度的奢侈啊!如果被別人看到,一定會罵墨九狸母女敗家的……

而這些東西,都是墨九狸這幾年自己煉製的!她本來就愛吃,前世孤孤單單一個人,動手做美食是她為數不多的愛好之一……

加上生了寶寶之後,她更喜歡做許多好吃的東西,給寶寶吃,久而久之母女倆的胃口都變叼了,不是美味幾乎不動手……

有時候實在遇不到好吃的,乾脆母女倆就吃靈果飽腹……

不但如此,就連現在躺在墨九狸手腕處,一個乳白色小書印記空間中的器靈小書,這幾年也被同化了,對吃的東西那叫一個挑剔……

而且,為了自己可以早日走出天書空間,小書這幾年可是沒少操練墨九狸,不然按照墨九狸只對醫術感興趣的樣子,怎麼可能去煉器呢……

因為只有天書空間升級到完美境界,作為器靈的小書,才能修成靈體,走出空間,跟正常人一樣的在外面行走,這可是小書幾萬年的願望了……

每一次換主人,它都抱著希望的!但是每一次最後都變成了失望,這一次遇到墨九狸時,開始它也沒報多大希望,直到後來墨九狸生了寶寶之後,發現墨九狸的天賦,它又從新燃起了希望……

所以,故意找各種理由,用各種好處誘惑墨九狸學這個學那個的。本來墨九狸的興趣不是很大,但是小書有一句話剛好戳到了她的軟肋上……

小書原話:「小九狸啊! 寵妻狂魔:腹黑帝王養成記 雖然你的醫術很厲害,但是你可知道這個世界有多大?這個世界上的強者又有多少?等你走出去就會發現,外面的強者實力強大的你難以想象……

實力高出你太多的大能,人家只要一個揮手,就能讓你魂飛魄散,就算你有醫術又怎麼樣?你連自救的機會都沒有不是嗎?就算你現在實力強大了,畢竟修鍊也不是一下子就能到最強者的不是嗎?萬一哪天寶寶遇到危險,你到時候什麼都做不了,你不後悔嗎?

要想好好的保護寶寶,你就應該努力變得強大,除此之外,你還要有可以依靠的勢力才行啊!你想想,你現在是煉丹天才,到時候煉丹公會的人發現了就會拉攏你,保護你,你就等於有了煉丹公會的庇護,如果你再會煉器,會馴獸的話,就算遇到強敵,他們也的權衡一下才敢得罪你不是嗎?」

那是墨九狸第一次看著小書說那麼多話,小小的嘴巴張張合合的,好不可愛。雖然大多數都是廢話,但是那一句寶寶有危險,你卻什麼都做不了,好死不死的戳中了墨九狸的軟肋……

她現在的實力已經是紫玄初級了,雖然在這個世界上也是高手的存在了。但是要跟那些大的勢力比起來,雙拳終究難敵四手……

如果只有她一人就算了,生死有命,她不在意!但是,現在她有女兒,誰也不能傷害她的寶寶。那樣的事情她絕對不允許發生!所以,那天起,墨九狸便沒有再拒絕小書的要求……

基本上,只要小書說是對她有好處的,讓她學的。她都會認真的去學習,好在她有過目不忘的本事,又天資聰穎……

五年的時間,她的煉丹水平,煉器和馴獸水平,都達到了一定的高度……

雖然沒有測試過等級,但是她有信心,自己的實力絕對不比那些公會的人差……

至少年齡上她就有優勢,一般能煉製出聖器的人,都是活了幾十上百年的人了,而她今年才23歲而已……

「娘親,你在想什麼呢?」墨寶寶的話拉回了墨九狸的思緒,她輕輕一笑道:「沒事,寶寶你想怎麼吃?」

「娘親,做蛇羹吧!上次沒吃夠呢? 邪王心尖寵:金牌醫妃no.1 而且,你再做一次我差不多就學會了!」墨寶寶想了想說道。

「好,那就聽寶寶的!」墨九狸點點頭開始做飯,而墨寶寶則將自家娘親拿出來的幾條魚,利落的清洗了下,準備熬湯……

墨寶寶是天才,這是不需要懷疑的。而且,她不只是在修鍊方面是天才,在各個方面都是一樣的,自然也就包括了廚藝。基本上是墨九狸做過一兩次之後,小小的她都能有樣學樣的做出來的…… 那些服務員被掀翻在地,鼻子和嘴巴都吐出了鮮血,可是他們卻好像完全沒有感覺似的,全部從地上爬了起來,朝着我們又撲了過來。

鳳念見服務員呈包圍狀朝着我們給撲了過來,我還沒有來得及出招,就被鳳念一把給摟在了懷裏,鳳唸的懷抱非常的寬闊,我在鳳唸的懷裏能感覺到他強而有力的心跳,我的臉在這一刻不由的紅了。

“你……”我猶豫了一下還是問道,“可以對付這些服務員麼?”

鳳念嚴肅肯定的點頭,對我說道,“可以的,這些服務員只是對被人下了一種花的種子,花是魔界的纔有的,叫做夢魂花,被服下了這夢魂花的種子的話,這些人都會聽從幕後指使的話,等到種子在這些服務員的肚子裏開花的話,這些人都會爆體而亡。”

聽完鳳唸的話,我震驚的看着面前這些表情呆滯,臉上到處都是血,卻不知道身上帶來的疼痛。

“這些人還有救嗎?”我問道。

鳳念點了點頭,“有倒是有,辦法一就是將他們體內的夢魂花的種子給取出來,還有一種就找到殺死夢魂花的解藥。”

“我覺得有點難。”我無奈的說道。

鳳念問我,“小絃樂你想救這些人嗎?”

我沒有猶豫,而是直接的點頭,“想,這些都是些無辜的人,哪一個人死了,都是代表着一個家庭的破碎,我實在是不想看到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鳳念低頭看我的那一瞬間,眼眸裏帶着溫柔的笑意,“我就知道,小絃樂你還是那麼的善良。”

“好了,別恭維我了,你有啥辦法就趕緊的吧。”我無語的說道,稍微給鳳念這個傢伙一點顏色,這個傢伙就上癮了。

鳳唸對我輕輕一笑,“你站在一邊好好的看着啊。”

說着鳳念摟着我衝出了服務員的包圍,然後將我放在了安全的角落裏,隨後我便看見鳳念又回到了人羣中,其實我還是很擔心鳳唸的,我緊張的看着他的方向,也不知道這個傢伙有什麼辦法能取出夢魂花的種子。

直接鳳念雙手結印,然後我看見鳳唸的手中發出了強烈的藍光,只是這道藍光跟之前的那道藍光不同,這道藍光當中帶着一絲絲的白光,藍光照射到了這些服務員的身上,被藍光給照射到後,這些人都停止了動作,而是呆呆的仰着腦袋看着上方。

過了大概一分鐘後,這些服務員的嘴巴都微微的張開,隨後從嘴裏飄出來一顆菱形的黑色種子,他們沒一人的嘴裏都吐出了這樣的一顆種子,我想這應該就是夢魂花的種子吧。

鳳唸的手一手,將那些夢魂花的種子給收到了手中,這人在失去了夢魂花的作祟後全部都倒在了地上,昏迷了過去。

“我們趕緊離開這裏吧,這些服務員沒事了,結界也肯定破掉了,那些在大廳吃東西的人肯定也會如夢初醒的,要是看到我們兩人在後廚,身邊還躺了一堆的服務員,肯定會有麻煩的。”我趕緊對鳳念說道。

鳳念點頭,“嗯,我們趕緊走。”

走之前鳳念將我們來過這裏的痕跡全部給清楚掉了,一個腳印都沒有留下,我們從廚房的後門出去的,出門後走了好 幾步後,卻看見楊天虹蹲在地上,頭低着不知道在想什麼。

我和鳳念相互對視了一眼,然後跑到了楊天虹的身邊,卻看見楊天虹將頭埋在了雙膝之間,這是怎麼了?

我伸手拍了拍楊天虹的肩膀,“老大,你怎麼了?”

楊天虹擡起頭,我看見他的眼睛有些紅紅的,像是哭過的樣子,我被楊天虹這個樣子個嚇到了,我從來沒有見過楊天虹哭,他現在這個樣子讓我非常的擔心。

楊天虹看見是我和鳳念,他從地上站了起來,聲音悲慼的說道,“我剛纔追着夕雨出來的,沒有想到他已經成了惡魔的爪牙,我和她搭檔了這麼久,她什麼時候變的,我完全不知道!直到今天我才發現。”

我不知道該怎麼安慰楊天虹,我是一個不會安慰人的傢伙,我可以陪着對方幹坐一天,但是我嘴裏都說不出來安慰人的話。

“那孟夕雨呢?”這個時候還是鳳念問了一句至關重要的話。

楊天虹伸手捂着自己的臉,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道,“跑了。”

“怎麼會跑掉的。”我不禁問道。

楊天虹又是無奈又是傷心的說道,“夕雨那個架勢就是要跟我拼命,我又不能對她下死手,結果她就跑了。”

我倒是很理解楊天虹的做法,畢竟是跟在自己身邊那麼年的人,怎麼能下得了手呢。

“我現在手裏的有夢魂花的種子,順着種子順藤摸瓜,我想會查到這幕後黑手的。”鳳唸對楊天虹說道,我也跟着狠狠的點頭。

楊天虹的眼睛一亮,問我們,“夢魂花的種子?什麼意思?這是你們找到的線索?”

“嗯!”鳳念肯定的點頭,“夢魂花是魔界的一種花,所以這件事情應該和魔界有關係,我要去問問冷筱若。”

冷筱若?我皺了皺眉頭,“你要去問冷筱若?”

不知道爲什麼我聽我的自己說出來的語氣,我覺得有點像是在吃醋的感覺啊!

這明顯不是我現在的狀態啊!

鳳念突然俯身在我的面前,琥珀色的眼眸一眯,然後邪魅的勾了勾嘴角,“小絃樂你現在是在吃醋嗎?”

“呵呵噠。”我趕緊說道,“並沒有,我怎麼會吃你的醋,你現在不就是就跟冷筱若在一起的麼?正好,你回去找冷筱若套話,這樣的話,我也比較輕鬆。”

說到這裏,我想起了夏天打給我的電話,我得趕緊回去找夏天,按照夏天的說話,好幾十個城市都有這個店的分店,而且狐王似乎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這讓我感到非常的不安,總覺得這次狐王會炸毛,不僅僅是狐王,阿狸估計都得炸毛。

人怎麼能鬥得過妖呢?那些道士天師什麼的,全世界也沒有多少人,而妖界的子民可以分分鐘踏平人界的啊!

“老大,我要先回雲南了,我還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夕雨的事情你也不要太難過,或許她也只是被夢魂話給控制了,如果你抓到她的話,就聯繫我們。”我對楊天虹說道。

重生麻辣小軍嫂 沒有想到楊天虹卻突然開口對我說道,“我想跟你們一起去你們那邊,你們搗毀了這座城市的火鍋店,那他們肯定會轉到其他的分店,我想夕雨也是。”

“可是我還是想不明白,夕雨相對我們來說她只是一個普通的女人,爲什麼她能殺掉妖?”楊天虹依舊不敢相信的問道。

“還是那句話這個問題要找到夕雨後才能知道了,對了,老大你要是跟我走了,你局子這邊怎麼辦?”我不禁問道。

楊天無奈的對我笑了笑說道,“你難道忘了麼,我可是特警,行動是不受限制的,所以我現在跟你們一起並沒有什麼問題。”

原來是這樣,於是我們回去的時候,又回了一個楊天虹。

在飛機上,我和楊天虹講了關於鳳念懷裏的孟生的事情,楊天虹聽完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們,臉上大寫的兩個字——佩服!

“你們也是厲害,膽子夠大,臉天上的神,你們都敢威脅!”

“天上,什麼天上啊,你看我們正在天上,你看到有神了麼?”我眨了眨眼睛問楊天虹。 不多時,一陣清香可口的香味,就慢慢的飄散開來,墨九狸又拿出幾顆靈果,切成小塊后,倒上一些她之前在城裡買到的調味品,做出來的甜醬,淋在靈果上面,看起來跟現代的沙拉水果差不多,而且味道也比較特別好吃,是寶寶一直特別喜歡的一款食物……

母女倆收拾好之後,墨九狸隨手從空間中拿出一張小方桌,美味蛇羹,鮮美魚湯,還有水果沙拉,加上墨九狸釀製的靈果酒,雖然只有她們母女二人,但是對於吃飯這種事情,母女倆向來是認真對待的……

墨九狸看著對面女兒吃飯優雅的姿勢,比起前世現代貴族家的孩子還要優雅上幾分,讓墨九狸不覺得有些恍然……

雖然她吃東西的動作也很優雅的,可是從寶寶開始自己能吃飯起,動作就是這般優雅的,她根本都沒有教導過這一點,想來寶寶的爹爹,應該也是個極優雅的人吧……

「娘親,我們要去帝都嗎?」墨寶寶吃完東西,看著自家娘親問道。她發現最近娘親似乎特別愛發獃呢,娘親是不是想男人了呢?

看起來自己要快一點想辦法,幫助娘親找到自己的爹爹,娘親當年的解藥才行呢……

如果墨九狸知道,因為自己一時晃神,讓寶寶心中有了這麼可怕的想法,她以後是絕對不會在寶寶面前發獃的……

「嗯,去帝都吧!娘親帶寶寶去看看祖父好不好?」墨九狸笑著說道。

「好啊,我都沒有見過祖父呢!」墨寶寶甜甜一笑說道,圓圓的包子臉上帶著兩個可愛的小酒窩,讓人看了都會忍不住想要親一親。

只有墨九狸知道,自家寶寶迷人的笑容下面,可是有著一顆玲瓏的心腸呢……

對於這一次回帝都,她其實也有些忐忑的,原本她也沒想這麼快就回去……

只不過,半年前她無意中聽到一則消息,才讓她下定決心帶著寶寶回帝都一趟……

加上她們在邊境小城也生活了幾年的時間了,也是時候出去走走了。凌天大陸這麼大,沒有道理不出來走走的……

至於將軍府的事情,還有自己身上的那一紙婚約,也是時候做個了斷了!不管以怎麼樣的方式……

除此之外,墨九狸的眼神再次落在,吃完飯正在收拾餐桌的寶貝女兒身上……

背過身的墨寶寶,沒有看到墨九狸眼中的擔心和心疼,就連空間中的小書,感知到墨九狸的想法,小臉也皺了起來……

「主人,你放心!我們一定有辦法救寶寶的……」小書的聲音萌萌的在墨九狸的腦海中安慰道。

「我知道,不管如何我都不會讓寶寶有事的!即便是老天也不行,閻王就更不行!不然的話,哪怕是逆了天,踏平地府我也不會罷休的……」墨九狸狠狠的在心裡說道。

四年前她生下寶寶,寶寶的天賦讓她驚喜不已!加上生完寶寶之後,她的修鍊速度也與日俱增,非常的驚人……

就連小書都說自己的天賦,絕對是萬年難得一見的天才,以前怎麼可能是廢物呢?如果她的體質也被稱為廢物,那世界上就沒有天才了……

而墨九狸也一直好奇自己為什麼以前是廢物,忽然就能修鍊了呢!可是她給自己檢查過身體,卻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對的地方……

直到墨寶寶六個月的某一天,忽然病發的時候,墨九狸才發現寶寶的體內竟然被人下了蠱,而且還是一隻子蠱……

而她也終於在天書空間中的眾多書籍中,找到了關於這種蠱蟲的記載,上面記載著這種蠱蟲根本不應該是凌天大陸,這樣低級大陸應該存在的東西,哪怕是在別的地方,這種蠱蟲也早就滅絕了的……

而這種邪惡的蠱蟲名為噬蠱,想要破除此蠱的唯一辦法,就是找到母蠱,將之毀滅,子蠱才會解除……

雖然這種解法聽起來似乎很簡單,只要找到身懷母蠱的人就可以了。可實際上卻是難如登天的……

先不說墨九狸不知道這母蠱究竟在誰身上,單是這子母蠱最大的特別之處,就是雖然這子母蠱是分別下在兩個人的體內……

卻對時間和空間沒有任何的要求和限制,按照小書的說法,這母蠱攜帶之人,有可能是凌天大陸之人,也有可能根本不是凌天大陸的人,只是別人將子蠱當年下在了她的體內……

然後,她生了寶寶,子蠱便轉移到了寶寶的體內……

中了噬蠱母蠱的人,不但沒有什麼危險,甚至還會得到許多好處,修鍊速度比一般人都快……

因為身中噬蠱子蠱的人,會成為不能修鍊的廢物…… 不僅不能修鍊,還會慢慢的因為經脈堵塞,身體柔弱,最後在18歲的時候爆體而亡,並且根本查不到死因……

如果當年她不是穿越過來,就中了媚葯,撲倒了寶寶的爹爹,然後有了寶寶,在生下寶寶的時候,將這子蠱過度到了寶寶的體內,現在即便她是神醫墨九狸,只怕也是一堆黃土了……

本來按照小書的說法,這子蠱發作的時間是三年一次的,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穿越過來時,將自己前世百毒不侵的體質帶過來了……

然後寶寶也遺傳了自己的體質,或者是寶寶親爹的體質強悍的關係,寶寶只有在六個月時發作了一個時辰的時間,之後到現在就再也沒有發作過……

按照古書上面記載的,子蠱每三年發作時,都會讓人痛不欲生,渾身如同火山一般,灼熱的讓外人難以靠近,且每次發作時間,最短也要三天的時間,有時候甚至會發作七天左右才會結束……

哪怕寶寶當年只發作了一個時辰,那記憶也讓她每次想起都會心有餘悸,也對那下蠱之人恨之入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