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之中,黑雲密布,確實一點兒都沒有下雨的跡象。

從黑雲之中,突然探出了一個巨大的腦袋。


「惡龍!」

所有人都認得這可怕的怪物,一時間,萬金村中人人大叫,恐懼地東奔西跑。

惡龍卻沒有急著動作,他只是瞪大了銅鈴一般的雙眼,陰沉地盯著藏三。

「藏三,連你也要來跟我做對嗎?」

他的聲音如雷震,帶著嗡嗡的回聲,山川房屋,全都一起震蕩起來,灰沙撲簌而下。

金不換緩緩地走出了飯館,站在藏三身後,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知道這一次會試的難度很高,知道最後的惡龍必定不好對付,必定很強。

但他怎麼也想不到,居然強到這個地步。

——我跑到這個地方來,孤身一人,會不會有點失策?

金不換心中不覺有了這樣的想法。(未完待續。) 「哈哈哈哈哈!」

他身邊的藏三,爆發出一陣大笑。.

「惡龍,不是我要跟你做對,我早就知道絕不是你的對手,但現在是你要殺我,難道我就應該乖乖的引頸就戮么?」


他的語氣之中,頗有幾分悲慘之意。

「不對么?」

惡龍眯起了眼睛,臉上似乎有嘲諷的神情。

「我今天要滅世,藉此登上更高的世界,你們,都是我腳底的墊腳石,曰后我成就大業,也會記得你們這些在最底層的螻蟻……」

「這比你們庸庸碌碌地活一輩子,最後歸於塵土,不是要好得多麼?」

惡龍振振有詞。

金不換都聽得呆了,他也算見多識廣,見多了不少上位者忽悠屬下為他犧牲的局面,聽過了太多冠冕堂皇的豪言壯語。

但是這麼無恥的言語,倒還是第一次聽說。


「你說得很有道理……」

藏三微微笑著,臉上再沒有平曰的瘋樣,反而沉靜如水。

「可惜,我並不想做你的墊腳石。」

「我就是想庸庸碌碌地過一生又怎麼樣?」

「我喜歡白天悠閑地無所事事,偶然去小溪旁釣釣魚。」

「我喜歡喝喝小酒,看夕陽落下。」

「我喜歡一個人在晚上無人的路邊徜徉,聽些雜亂的蟲鳴。」

「我也喜歡坐在窗前看朝陽升起,然後去吃一個熱乎乎的包子。」

藏三抬起頭,眯著眼睛瞧著黑雲中的惡龍,臉上帶著雲淡風輕的笑容。

「普通人的人生,你永遠都不會懂,你從天書之中看到了毀滅,我卻看到了重生和自在。」

「放屁!」

惡龍惱怒地咆哮著,「這就是為什麼你沒什麼進步的原因,你們這些弱者,就應該被消滅!」

「弱者也有弱者的人生,也許不合你的口味。」

「但是……抱歉……」

藏三張開了嘴,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我還是要努力地活下去!」

噗!

他的口中,突然噴出大量的水浪,還散發著陣陣的酒香!

水柱上沖,化為天幕,竟是將整個萬金村,都籠罩在內!

「水幕結界!」

惡龍冷哼一聲,「藏三,你不是說要活下去么?現在就已經不要命了!」

水幕搖動不已,彷彿脆弱不堪一擊,但是在惡龍的威勢之下,竟然頑強地沒有破碎,只在空中緩緩地搖動著,化解著一切攻擊!

「這是……」

金不換為之駭然。

這種程度的結界,分明是道尊級別才能施放的禁術,如今居然在一個被村人認為是瘋子的人手裡展現!雖然他早就覺得藏三不簡單,但如此表現,也不免大吃一驚。

「小子,現在就靠你了!」

藏三疲倦地退後兩步,雙膝一軟,癱坐在地上。

製造這水幕結界,耗盡了他全身的力量,接下來,他已經什麼度做不了。

「明白!」

金不換點了點頭,緩緩舉起巨劍,對著空中的惡龍,神情專註。

——這水幕結界的力量,他已經感觸到了,若是惡龍進入其中,實力將會受到極大的衰減,也能夠抵擋這頭龍的致命攻擊,雖然不知道能夠支撐多久,但這確實是對付這頭龍最好的時機。

「看來……來到這萬金村還是對的……」

他微微點頭,慶幸自己獨自一人穿過了沙漠,來到這個最下游的小村。

有藏三的這個水幕結界在,抵擋惡龍是最容易的,至少……可以比其它地方的人能支撐得久得多了!

***

「已經快到交卷的時候了……」

今天是會試的最後一天,黃昏之前,星宿列陣就將撤除,會試也將結束。

皇帝和群臣,都饒有興緻地重新上了高台,觀看這一場會試的結果。

已經有不少狼狽的考生退了出來,他們在紅沙世界被殺死,也就結束了自己的會試過程。

大部分人都羞愧掩面而去——這個時候就被淘汰,顯然是不可能進入前三十三名了。

只有極少數人留了下來,或是不在乎自己的名次,或是想看看到底誰能夠通過這麼**的測試。

李淳當然還沒有出來。

「出了一百多人了。」

燕一一輕聲地向令狐陶報告。

令狐陶微微點頭,他看好的幾人都未曾出局,看來此次的會試還是在他的掌控之中。

——當然,他現在最關心的還是李淳。

「只要李淳不出來,我就能放心。」

即便是淘汰,只要這個小子還活著留在太子身邊,就是一個心腹大患,令狐陶想要的,可不僅僅是他不能獲得進士資格那麼簡單。

「太子殿下,快兩百人了。」

在另一邊,也有人正在向太子報告。

「嗯,河東張十三,山南李如意都已經被淘汰出來了,這兩人可是此次的熱門啊……哈哈,還是李卿厲害!」

太子眉飛色舞。

如今被淘汰出來的考生已經接近半數,李淳越晚出現,也就意味著他獲得最後進士資格的機會就越大。

「咦,上官鼎都被淘汰了!」

只聽下面一陣驚呼,果然又有高手被淘汰出局。

不少人捶胸頓足,甚至還有人痛哭不已,耳中還聽得什麼「天台」之類的話。

「怎麼回事?上官鼎我記得素來冷酷,怎麼有這麼好的人緣?」

這人是強大的年輕修者不假,不過素來閉關,除了幾次證明實力的表現之外,幾乎無人接觸得到,怎麼這麼受歡迎?

太子倒也甚為好奇。

「哪裡是受歡迎。」

太子身邊的小侯苦笑,「這上官鼎是這次會試的一大熱門,有不少人都買了他能進三甲,沒想到連進士資格都沒拿到,只怕不少人賠錢,所以才大哭大鬧,有人傾家蕩產買了他,自然要去天台自尋了斷了!」

「民間博戲如此厲害?」太子也不由咋舌。

「這還算好的呢。」

小侯笑了笑,「會試畢竟有三十三個名額,而且全程密閉,外界不通消息,所以這時候還不是賭博的最好時機,等到殿試之時,兩兩對決,以定名次,再加上天子加恩的挑戰賽,局面瞬息萬變,是賭徒們最高興的時候。」

一把翻盤,可得百倍千倍之利,怎麼不叫那些賭徒瘋狂?

「殿試之時,還有人傳遞消息?」

太子怎麼也不信金殿之上,宮闕之內,居然有人跟外界的賭博莊家有聯繫。

「當然有人傳遞!」

小侯赧然點頭,「宮裡的公公和侍衛們,哪個不買幾手?就是屬下,也買了一百兩李公子奪魁,到殿試之時,少不得還要加註的……」

人人都買,那自然就會有人傳消息,這哪裡能夠禁絕得了。

太子苦笑,微微搖頭。

「不過你買李公子是買對了,他這人遇強則強,到時候拿下狀元的可能姓很大,是個很好的冷門。」

「冷門個屁……」

小侯跟太子熟稔,有時候也就不再講究言語的規矩,「現在民間都說他是神將,再加上之前敗那什麼**王轟動全城,如今他是考場大熱,你不知道這京城之中,有多少人買了他!」(未完待續。) 大熱門現在仍然一動沒動地坐在山洞裡面。

這個世界,已經呈現出崩潰的模樣。

在世界的邊緣,原本包裹著的世界膜開始破碎,時空亂流像是浪花一樣,一次又一次的卷了上來。

山石崩碎,在亂流的偉力之下,被吞噬消滅。

燕燕皺緊了眉頭,拉著李淳慢慢地向後挪。

比起之前,他們已經退了有二三十米。

「天書之中滅世之道,是徹底摧毀這個世界中心的玄奧武學,惡龍顯然已經參悟了……」

燕燕嘆了口氣,以她的智慧,在瀏覽過天書之後,自然也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和記載的武學。

可惜,要**還早得很。

這種武學,已經涉及到對世界本源的理解,燕燕如今連修者這一步都沒有跨過,就算是理解了這一點,也無法有力量撬動世界本源,借它的力量為己用。

大概……只有李淳能夠做得到吧!

「現在,就看你能不能及時將這武學參悟出來,用以對抗惡龍了。」

要是李淳能夠參悟天書武道,就可以同樣的借用世界本源之力,到時候兩種力量對抗,從即使世界未曾產生意志,但是在「維護」和「毀滅」兩種力量的平衡上,肯定會更傾向於維護原本的存在。

這樣一來,李淳或許可以戰勝惡龍,改變這滅世的結局也不一定!

——不過,想在這種最後關頭參悟武學,未免也太難了吧!

燕燕瞧了瞧李淳,嘆了口氣。

「或許,我們就老老實實呆在這兒,等待惡龍將大部分的考生都滅掉,我們就順理成章的過關了,能不能領悟天書,能不能救這個世界,到底也沒那麼重要……」

世界盡頭都已經成了這樣,更何況是別的地方。

圓木城、綠洲沙堡和萬金村,大概已經成了慘烈的戰場吧?那些考生們,不知道死了多少。

這一點燕燕並不能確認,但是算算時間,這時候應該已經淘汰了不少人,否則的話,最後的名次也未免太難決出。

「你們在這個地方,只是為了晚一點死?」

就在燕燕自言自語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一個鬼魅一般的聲音,她嚇了一跳,身子向後倒翻,順手反拍。

她的功夫已經相當不錯,但是對手卻是冷笑一聲,伸出兩根手指頭,輕輕叼住了她的手腕,只是一抖,就將燕燕遠遠地甩了出去!

燕燕只覺得一股沛然大力湧來,根本無從抵抗,身不由己地向後飛去,她咬了咬牙,在間不容髮之際伸腳尖勾住了李淳的手臂,輕輕一挑,拉著他一起後退!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