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遇到煩心事了?」隆巴頓夫人問道。

狼性索愛:帝少的契約新娘 唔,就是覺得最近太閑了,無事可做,感覺這裡空空的。」納威用手指了一下自己的胸口,他的眉毛同樣也皺了起來,困惑的道:「以前從來沒有這樣過。」

作為一個家裡蹲,納威之前那麼多年的生活和這段時間沒什麼區別,然而那時候他可沒有現在這種感覺。

聞言,隆巴頓夫人像是明白了什麼,表情舒緩了一些。

「這很正常。」她說道,「因為你已經習慣了在學校的生活,突然像現在這樣閑下來,無事可做,自然會感覺心裡空蕩蕩的。」

「哦。」

納威點了點頭,只是雖然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可是貌似他對於這種情況並沒有辦法。

這個時候就需要隆巴頓夫人的幫助了,她老人家只是問了納威幾個問題。

「家庭作業都寫完了嗎?」

「……還沒有。」

「變形術學的如何了?」

「……不是很好。」

「書都帶回來了嗎?」


「……帶回來了。」

幾個問題問完,納威的臉也紅了,他起身小跑著回到自己房間,打開行李箱把家庭作業和書全部拿了出來,放在書桌上。

對於納威的反應,隆巴頓夫人搖了搖頭,她知道納威會這麼做,所以她才這麼去誘導納威。只是她覺得有些問題也到了需要解決的時候了,因為不可能以後所有的假期,她都讓納威蹲在家裡看書,需要找點其他的事情讓納威去做。

看著桌子上打開的幾個信封,隆巴頓夫人覺得自己也該寫信聯繫一下自己的那些老同學了。

==============

或許在其他人看來挺無聊的,可納威還真的就老老實實的在家裡看了一假期的書,順利的把家庭作業完成。

而到了這個時候,假期也即將結束。

在列車上交流假期生活的時候,赫敏反正是挺無語的,同時也對納威深表同情。

「那你暑假也是在家繼續看書?」

對於赫敏的問題,納威有些懵逼,他倒是沒想那麼多,暑假什麼的貌似還早著吧。不過話說回來,如果真到了暑假,難道還是蹲在家裡看幾個月的書?

「唔,我不知道,不過奶奶說會給我找點事情做。」

「什麼事情?」

「這個奶奶沒有說。」納威老老實實的回答道,「奶奶讓我做什麼,我就去做什麼。」

話是這麼說,可納威對於未來的暑假生活確實產生了一些期待,到底奶奶會安排他去做什麼呢?

假期里一直在寫信的隆巴頓夫人終於有了收穫,在她的面前陳列著兩封信,一封來自德文郡的奧特里-聖卡奇波爾村,那是一個巫師聚居村,而另一封來自倫敦的貝克街233號,落款是萊爾……

=============

回到霍格沃茨,納威從羅恩那裡聽到了哈利在這個假期里做的很多事情,相對於他,留在霍格沃茨的這些人的生活就豐富多了。

夜闖圖書館禁書區、威脅奇洛的斯內普、厄里斯魔鏡……

「說真的,納威,你也應該留在學校的,這可比你蹲在家裡不出門有意思多了。」

女總裁的老司機 ,羅恩對著納威如此說道。

「哦。」納威點了點頭,然後問道:「你們作業都寫完了嗎?明天有魔葯課,斯內普肯定會收作業的。」

赫敏:「第一個星期就寫完了。」

羅恩:「……」

哈利:「……」

羅恩&哈利:「赫敏,我們需要你的幫助……」

納威突然覺得蹲在家裡看書寫作業,貌似也挺不錯的,起碼不用在開學的前一天晚上還要加班加點在公共休息室補作業。

天知道哈利和羅恩許下了多少條件才換來赫敏的幫忙,不過只要能少被斯內普毒舌幾句,這些都是值得的。

倒也不是沒有好消息,至少他們現在終於知道尼可·勒梅到底是做什麼的,以及那件被鄧布利多藏起來,用三頭犬看守的東西到底是什麼了。

魔法石! 「賈平兄,狠狠教訓這小子一頓,叫他知道我們黑山郡城的爺們,才是真漢子!」

「將他打得羞回天雲宗去,揚我黑山郡威!」


「放心放心,待會兒一定將這小子打成殘廢!」賈平不屑地看著朝他奮力衝來的狄嘯雲,一臉昂然得意之色,朝四周拱了拱手,回應著耳邊眾人的喝彩。

砰!

狄嘯雲的拳頭終於打了過來,這一拳落在賈平胸口,當即便將他打得猛吐一口鮮血,身體驟然飛起,直撞塌了路邊的一幢民居才停下來。那幢民居可是由石頭磊成,牆厚三尺有餘,被賈平這一下撞上去,竟是給撞了個粉碎!

看到這一幕,圍觀的眾人盡皆傻了眼,一個個嘴張大得彷彿能塞得下一顆鵝蛋。

狄嘯雲拍了拍手,看了眼那幢被撞塌的民居,淡淡地評價道:「一枚蠢貨!」

「狄嘯雲!你敢在郡守城中傷人?」當即又有人-大喝,只見一個中年人模樣的漢子,修為有紫府境第五層,大步朝狄嘯雲走了過來:「狄嘯雲,滾出來,我要與你決鬥!我們黑山郡守城的男人,可不能給外人隨便欺負了,我要挽回我郡守城的尊嚴!狄嘯雲,你敢不敢接招,叫我看看你們天雲宗的男人,是否慫貨?」

狄嘯雲卻是一副無所畏的表情,朝這中年人攤了攤手道:「你修為比我高了那麼些,我當然不敢與你交手。」

這中年人頓時大笑道:「哼,果真是一個慫貨,你天雲宗的人不是很叼嗎,怎麼就出了你這麼個懦夫?琦小姐,你可看清此人本質了吧,切莫被他騙了!」

狄嘯雲彷彿已無視了此人,轉頭對黑琦道:「琦小姐,送我回驛館吧,我得回去好好休息休息,這大街上狗太多,實在太吵了。」

那中年人一聽,更是大怒,指著狄嘯雲喝道:「小子,你說什麼,有種就出來跟我單挑!你們天雲宗的人,就會仗著自己背後的宗門作威作福嗎?」

黑琦聽了狄嘯雲的話,卻是朝他宛爾一笑,雙手抱住狄嘯雲的胳膊,便要帶著他回驛館。

「站住!」中年人被屢次無視,一張臉早已氣得發黑,橫移一步攔在狄嘯雲身前,陰聲道:「狄嘯雲,你這孬種,只敢躲在女人身後嗎?我看你不是個男人吧,難道天雲宗,是個勝產慫貨的地方?」

狄嘯雲突然抬眼望向了他,眼眸尖利地就像錐子,一字字沉聲道:「給我滾開!我數完三下,你若仍然攔在我面前,我便叫你全家人都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小子,你說什麼?」這中年人堂堂一名紫府境中期強者竟被一個武魂境的小子如此威脅,直氣得渾身微顫,他將雙臂環抱於胸前,竟是不準備走了,要跟狄嘯雲對耗下去。

狄嘯雲卻已自顧自數了起來,聲音堅定而有節奏:「一,二,三!」

三聲已過,這中年人仍未閃開,狄嘯雲卻也沒有絲毫生氣,只轉頭看向身旁的黑琦,聲音平淡地道:「琦小姐,麻煩你待會兒幫我察察此人家住何處,晚上我好喊我師兄去屠了他全家。」

黑琦柔聲回道:「狄公子,這等小事,哪用得著你師兄出馬,今晚我城主府便派人去屠了他全家!」

那中年人一聽到黑琦的話,喉嚨突然像被人咔住般,一大口氣被堵在嗓子眼裡,出也不得,進也不得,直將他一張臉憋得通紅。

他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黑琦,顫聲問道:「琦小姐,你是在說笑吧?你不會因這個外人對付郡守城本地的人吧?」

黑琦卻絲毫未理會他,而是朝遠處招了招手,喊道:「吳統領,過來一下!」

吳統領是一名紫府境中期的城衛軍中統領,正帶著一隊城衛軍在城中巡邏,聽出這喊聲是來自郡守大人的千金,立即帶兵趕了過來,對黑琦行了個恭敬的軍禮,道:「城衛軍中統領吳越見過琦小姐,小姐有何吩咐?」

黑琦指了指那中年人,淡淡地道:「也沒什麼大事,你帶兵去將此人和他全家都殺了,但要記住,一個都不能放過!」

吳統領躬身領命道:「吳越得令!」

一起身,他便抽出腰間佩刀,一刀砍向旁邊那位中年人,此刻這中年人的腦海尚處於震蕩之中,完全不能相信自己剛剛聽到的一切,見吳越朝他一刀砍來,這才反應過來黑琦不是在與他說笑。但也因此,他反應遲了半拍,雖避開了胸膛要害,卻被吳越這一刀砍掉了整個肩膀。

這中年人立即嚇得大叫道:「吳統領,你幹什麼?你竟然真得因為這個外人向我出手,你可記得,咱倆幾天前還剛剛喝過酒的!」

吳統領面無表情,繼續持刀攻向中年人,冷聲回道:「我是城衛軍,小姐指誰,我便殺誰!」

「啊,你!」 枕邊深吻,愛你成癮 ,但他一開始就慢了半拍,又被剁掉了一隻肩膀,很快敗在吳越刀下,被一刀斬殺。

隨後,吳越便拎著那中年人的屍體,帶兵朝其住處衝去。

這血腥一幕,立即嚇得周圍眾人再不敢圍觀,傾刻間四散了個乾淨。

黑琦送狄嘯雲回到驛館,路上,忍不住問道:「狄公子,那人如此折辱罵你,你怎麼一點都不生氣?」

狄嘯雲笑著答道:「我這個人啊,腦子裡只有利益,他罵我又不會少了我儲物戒指里的歸元丹,有何氣得?」

黑琦當即怔住,實在無法理解這怪異理論,呆了半晌才回過神來,與狄嘯雲行禮告別。

到了傍晚,盛大的慶功宴開啟,郡守城中所有知名的飯莊酒樓、城主府和各大家族的廚子,全都參與了此次慶功宴,以城主府為核心,在周圍方圓三里多地的所有街道上,都擺滿了大大小小的酒桌。

在城主府中坐席的,是城主府與四大家族的高層、狄嘯雲蒼霸一行人,再往外,是城中參與了此次剿匪的其他家族的高層,以及城衛軍中的軍官,再外圍,是參與了此次剿匪之戰並活著回來的城衛軍以及雜牌軍中的普通軍士,最外層,是所有出征的四十五萬大軍的家屬親人。

飯菜與酒水當然都是免費的,而且它們由城主府最好的一批廚子做出來,味道也非常得好,但那最外圍的軍屬,吃得開心的卻不多。

因為家中親人的陣亡所帶來的悲傷,是任何美酒美食所無法彌補的!

但有一家人,卻連這份悲傷都沒機會去感受了。大宴之前,黑熔發動手下一支隱藏的武裝,將嚴坤全家男女老少統統抓到了城主府的監獄中,全部砍了頭。


整個屠殺的過程中,黑熔一點都沒有參與,只因他在擔心,當嚴坤的孫兒喊他大爺爺時,他是否還能下得了手!

所以他將此事全權交給了手下的劌子手去做。

噢!好像還有一家,這家人只因為自家老爺白天在大街上攔了一個人的去路,就被一夥城衛軍打進家門,將全家老幼殺個乾淨,一個活口都沒有留下。

城主府中,拿巴盤坐在地,吃得滿嘴流油,最是開心,在地上,更有一支數百人的僕人團隊專門負責為他運送各種燒熟的肉食,管他盡興。

一頓酒足飯飽之後,狄嘯雲一行人照舊收了慶功宴上多餘做出來的所有美食美酒,然後宛拒了城主府和四大家族的盛情相留,一行人隨後便騎了犀角獸,連夜出城。

犀角獸的背上,可真是比鐵甲馬舒服多了,一行人離開了郡守城后,當先便駕著各自的犀角獸跑了上百里路,重溫犀角獸背上的舒適。

之所以只跑了上百里路,是因為拿巴的體力到了極限,實在跑不動了。蠻巨人雖然肉身高大強壯,但耐力並非其強項,三階後期的拿巴,在遠距離奔徙中也不可能跑得贏三階初期的犀角獸,畢竟後者可是天雲國境內最頂級的坐騎。

但拿巴的長跑能力,也遠在同樣修為的人族武者蒼霸之上!

一行人只好停了下來,原地紮營休息,狄嘯雲去到蒼霸旁邊,對他道:「蒼大哥,你可否急著回神拳宗去,若不急的話,小弟想請你去天雲宗坐坐?」

蒼霸當即露出興趣,仰首微笑道:「天雲國第一大宗,我可是神往已久啊,嘯雲兄弟邀請,當然要走一趟,只是不知我一個外人,能否進得了天雲宗的山門?」

狄嘯雲拍著胸脯笑道:「蒼大哥放心,我在天雲宗內還有點勢力,帶你入宗應當沒有問題!」

「肉!我要吃肉!」原本正睡得香甜的拿巴,突然像聞到了葷腥的貓一樣,蹭一下坐起了身來,鼻子微微一抽,便轉頭準確地看向了肉的來源。

在不遠處,狄嘯天剛剛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一頭血淋淋的被剝了皮的雄獅屍體,遞給白玉麒麟食用。

蠻巨人立馬一步邁了過來,雙膝跪在地上,先朝白玉麒麟深深叩首,然後虔誠道:「我王,拿巴最愛吃肉,我王可否將肉賞賜給我一些?」

狄嘯天看了拿巴一眼,便取出一頭長毛象的屍體來丟給了他,拿巴接過這大片生肉,當即便大口啃吃了起來,吃得滿嘴流血。

狄嘯雲看到此景,頓時趕過來驚異問道:「拿巴兄,你連生肉都能吃啊?」

拿巴繼續埋頭大吃,看都未看狄嘯雲一眼,只含糊地答道:「生肉才是最好吃的,你們人族烤熟的肉,裡面多了許多奇怪的味道,一點都不好吃。」

狄嘯雲啞然,這才想到拿巴並非人族,而自己之前竟然用天雲國最好的廚子去誘惑他,實在是太蠢了,他居然根據自己的思維去推斷一名蠻巨人的喜好,虧他前世還是個學生物的。

本書源自看書輞

… 休整一夜后,一行人再次上路,走得並不快,返回天雲宗的行程,狄嘯雲可是不著急了。天雲宗七峰的勢力想要殺他,派出來的頭一波人卻是全折在了狄嘯天手下,當他們意識到出事之後,肯定會再派出一批更強的來。

但是現在狄嘯雲身邊有蒼霸和拿巴兩大紫府境巔峰強者,除非那七峰派出丹元境的長老來,否則,狄嘯雲管叫他們有來無回!

一日後,一行人離開了黑山郡,重回到諾都郡中,他們騎著比來時高了整整一期的犀角獸,沿著官道趕回天雲宗。他們就沿著來時的路線返回,絲毫不擔心會碰上七峰派來的新的殺手。

不久后,官道延伸至一處偏僻的山區,狄嘯雲等人突然在這裡碰到了一支商隊。但這支商隊的境況並不好,他們正在被一夥山賊打劫,隨行護衛早已陣亡大半,整支商隊危在旦夕。

狄嘯天立即縱馬沖了過去,這伙山賊中修為最高的不過是一名武魂境第九層武者,狄嘯雲剛趕過去,便一刀將其劈殺。

狄嘯雲、鹿岳和雷龍連稍後殺到,雷龍連飛刀一起,這伙山賊頓時便像割麥子一樣成片倒地,不多久便死了個乾淨。

這支商隊的主事者是個鬚髮斑白的老頭,山賊一來,他便躲到了馬車底下,山賊被殺光后,他才從馬車底下爬出來,蹣跚走到狄嘯天身前,恭敬行禮道:「小老兒多謝公子救命之恩!」

狄嘯天卻神色冰冷如常,理都未理他,徑直騎著犀角獸遠去。

狄嘯雲朝這老人擺擺手道:「老人家,不用客氣,你趕緊上路吧!」

狄嘯雲急趕著犀角獸追上了狄嘯天,笑嘻嘻地問道:「嘯天哥,你不是說這些平民根本與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人,不值得關心嗎,怎麼你今天救人救得這麼積極?」

狄嘯天冷眸直視前方,冷聲回道:「我不是為了救人,只是為了去殺山賊!」


「額?」狄嘯雲不置可否,追著問道:「嘯天哥,你好像與山賊有很大的仇啊,之前你執行宗門任務,將天雲郡周邊的山賊都掃了個乾淨,到我們執行宗門任務時,又叫我們到黑山來剿匪,現在路上看到幾個山賊,就頭一個衝過去將人一刀斬了。嘯天哥,這是為何?」

狄嘯天突然扭頭瞪向了狄嘯雲,森寒的眸子深邃如淵海,彷彿真藏著什麼故事,可他卻對狄嘯雲冷然道:「我殺山賊,只是因為愛好!」

話音一落,狄嘯天便趕著犀角獸甩開狄嘯雲,行到了最前方。

狄嘯雲皺了皺眉毛,心道:「大表兄難道真與山賊有什麼故事,以後得再找機會問問。」

那商隊中老者看著狄嘯雲一行人遠去了,突然自懷中取出一張畫紙來,上面畫著兩個人的頭像。老者看著畫紙,回憶著剛剛看到的兩人,神色頓喜,「狄嘯雲、狄嘯天,果真是這兩人!嘿嘿,天雲宗刑雲峰懸賞十顆三品歸元丹要這兩人的行蹤,這回可是發了啊,這一幾貨物又算得了什麼,真是被劫得一點不虧!」

半日之後,正在集體吃喝的狄嘯雲一行人,突然聽到了遠方響起了一陣蹄聲,過了不久,便是看到一支百來人的騎兵朝他們沖了過來,這支騎兵所騎的,竟全部都是犀角獸。

「嘿呀,來得倒挺快!」狄嘯雲注目遠眺,很快看清了這行人身上穿的天雲宗弟子服,七峰的弟子,其中都有。他們這第二波人馬竟是團結到了一起。

這批騎兵大約有一百三十來人,其中十四名紫府境後期強者,七峰各有兩人,四十餘名紫府境中期強者,八十多名紫府境前期強者。看來他們這次為了防止意外,可是下足了血本,如此陣仗,怕是準備要將狄嘯天也一併滅掉。

這夥人中的最強者,是個龍雲峰的紫府境第八層武者,他一上前來,先瞥了眼最引人注目的蠻巨人拿巴,然後便將目光落在了狄嘯雲和狄嘯天身上,嘴角冷然掀起,陰笑道:「狄嘯雲、狄嘯天,你倆先前可真是導得一出好戲,騙我七峰只派出些紫府境前中期的武者對付你們,結果全折了進去。不過這樣也好,現在你倆聚在一起,正好一併殺了!」

狄嘯雲彷彿沒聽到這位龍雲峰紫府境後期強者說話,抬起頭看著拿巴道:「拿巴兄,真是不好意思,這些個人要阻止我回天雲宗,得麻煩你幫我幹掉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