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負責這工作的警官,卻沒有打電話通知上頭,只能領著自己的手下和一些受他驅使的協警保安全去查看。

沒法子,現在整個北區的黑白灰三道都傳遍了,以前的王老大為了報復夏局,直接大咧咧的侵入酒店,把夏少的五肢都給打斷。

據說夏少成了太監,整個北區的黑白灰三道的力量全都集中在搜捕王老大上面,誰有功夫搭理這些小事情?

所以沒奈何,只能是留守警官領著微薄的力量前去處理了。

那些準備逮住沈飛這票害自己裝車的司機們,原本氣勢洶洶的,結果在異端直接撞飛一連串車輛后。

全都跟鵪鶉一樣的飛速躲到了兩旁。

那些原本圍觀的民眾,也嚇得躲到街道兩邊的店鋪里。

但這些為看熱鬧不顧危險的傢伙,卻依舊雙眼放光,一邊興奮的討論,一邊伸長脖子觀看。

沒法子,遇到這種只能在電影上出現的情景,這些圍觀眾,自然會下意識的以為是拍電影,甚至還下意識的準備好好觀賞一番。

只是讓他們惱怒不已的是,手機全部失效,不然把這場景拍攝下來發到朋友圈,肯定能引起一連串點擊和贊點的!

看到因為開路而沖在最前的異端,沈飛一笑,舉槍瞄準對方的頭顱,砰砰砰的,一下子就把子彈給打光。

然後第一時間更換彈夾,繼續瞄準。

槍聲響起,圍觀眾們全都一愣,嘰嘰喳喳的聲響也全都消失了。

人這玩意,真是非常古怪的,原本他們以為是拍戲,但聽到這清脆的槍聲后,又下意識以為是真的。

不過在那異端滿頭是血的繼續衝鋒,圍觀眾們又興奮起來。

全都在議論紛紛,說啥:

「我靠!這槍聲夠真實啊!我敢肯定是拿真槍用空包彈打的,一般的道具槍沒有這種真實的聲音!」

「哈哈,這編劇也太假了!中槍怎麼都得有中槍的樣子啊!哪兒能夠只是頭部流點血就繼續衝鋒的啊!」

「嗨!我覺得這應該是拍科幻片,你們沒見到那些群演的樣子和動作都怪怪的嗎?特別是最後那幾個群員居然是用小狗走路的姿勢!正常電影不會有這種設定的啦!」

「是哦是哦,那些群演還真是夠拼啊!都沒在鏡頭內,也表現得如此真實呢!」

「現在各行各業想要出人頭地不知道多困難,不拼如何行啊!」

「唉,虧我還想著去當群演,然後一步步成為巨星,現在看看這些群演的能耐,真是沒有信心能夠堅持下去啊。」

耳力敏銳的沈飛,聽到這些話,只覺得滿頭黑線豎下來。

媽蛋,自己自然知道手槍無法傷害到異端。

一個一招就有萬噸核彈攻擊威力的傢伙,用工坊手槍能傷害嗎?開玩笑不是?

自己之所以開槍,就是為了把這些圍觀眾嚇跑啊。

可沒想到,這些圍觀眾的心理實在是太過強大了,居然以為是拍電影!

結果不但沒把他們嚇跑,反而吸引了更多人圍觀!真是媽蛋了!

「哇咧喵!主人!快繼續開槍!那異端的能量居然再次下降了!雖然下降得很微弱,但也是因為槍擊而下降啊!這說明只用這樣落後的武器都可能滅掉異端啊!」小貓興奮萬分的嚷道。

這話自然讓沈飛如同打了激素一樣,立刻扣動扳機。

砰砰砰的一連串槍聲響起,連串的槍聲,打得異端居然搖頭晃腦的往後退了幾步。

這讓沈飛和小貓都歡喜異常,雖然這種牛逼異端居然能夠被金屬子彈消弱力量的事情,讓人覺得非常不可思議。

但事實展現在眼前,那麼就不用去計較這麼多,直接攻擊好了。

只是在沈飛又扣動幾下扳機,計算著要更換彈藥的時候。

砰的一聲悶響,手掌和臉蛋都麻了一下,定睛一看,手槍炸膛了。

要不是有著守護戒指存在,沈飛的手和頭部恐怖都完蛋了。

「媽蛋!工坊貨就是垃圾!」沈飛叫罵一聲,丟掉廢掉的手槍,手往褲兜一塞,出來時又一把工坊槍,並且迅速繼續瞄準異端開槍。

沈飛這貨很謹慎,周圍這麼多人圍觀,總不能直接變出槍來。因為只要事後有一個倖存者,就會嚷嚷自己這凌空變槍的事情。

別的人或許不會注意,但有心人絕對會注意到這點,那麼自己以後就絕對會多了很多麻煩。

至於為毛繼續使用工坊槍?這不是自己儲物空間內,工坊槍還有好幾把,軍品槍只有一把嗎?


反正自己不怕炸膛,乾脆就把工坊貨如此消耗掉也是不錯的選擇。(未完待續。。) 圍觀眾驚呼起來:「哇靠!槍支炸膛的效果做得真好,跟真的一樣啊!」

「是啊!不過那演員也太爛了,槍支炸膛,甚至炸開的零件都打到他臉了,可結果沒事人一樣的繼續掏槍射擊!」

「是啊,怎麼都得遮掩一下臉蛋和捂一下手,然後再換一個手來持槍攻擊吧?真是太不講究了!」


「哎呀,可惜了這樣的大場面,結果讓主演的不專業給毀了。那個開槍的傢伙是誰啊?新演員?」

「絕對是,之前那種錯誤,就是三流演員都不會犯的。不過應該是靠山很硬的那種,不見人家犯了這麼大的錯誤,導演都沒跳出來喊停嗎?」

「唉,對這部戲有些失望了啊,搞出這麼大的場面,演技細節不行就直接變為垃圾片了啊!可惜了那些群演如此拼。」

「唉,這世道就是如此,有能耐的比不上有關係的啊!」

圍觀眾們的叫嚷,讓沈飛這貨都忍不住想要吐血。

靠咧,老子連續廢了數把工坊槍,一直勾引著異端是為了誰啊!

媽蛋的,惹火老子,老子直接領著異端朝你們那邊跑去,看你們還有心情評頭論足不!

不過沈飛也沒停留在原地攻擊,畢竟當那異端速度慢下來后,那些感染者就會湧上前來。

不想殺掉感染者的沈飛,自然只能又快速奔跑,等異端追上來后再次攻擊。

也不知道是那異端感染一票感染者后,能量下降得厲害還是怎麼的。

反正除了最開始之前的兩招萬噸核彈威力攻擊,卻被沈飛守護戒指當下來后。

以後這異端就沒有再次發現過萬噸核彈威力的攻擊,只是領著一票感染者進行圍攻。

而且異端這貨,還只是任由沈飛攻擊,根本沒有之前那麼迅猛,一躍數十米的樣子仆前來近身攻擊。

或者可以說,在沈飛還擁有彈藥的前提下。這異端都近不了沈飛的身。

至於如此詭異的, 廢土女王

沈飛和小貓都不以為然,沈飛這邊是,小貓和混元網這樣科幻的東西都出現,同樣異端這樣的玩意也出現了,再出現什麼奇怪的事情一點都不驚奇。

而小貓呢?自家主人身體內還隱藏著一個恐怖主人的事情都出現。不在這個宇宙的異端也冒出來還喊著:該死主人終於找到你!的口號來追殺主人。

那麼再次出現什麼詭異的狀況不是應該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嗎?

對沈飛和小貓來說,異端出現雖然詭異,但既然人家出現了,那麼就是正常的事。只需要想著怎麼解決它就是了。

而圍觀眾來說,這是拍電影,什麼稀奇古怪的事情出現都是正常現象,看得精神奕奕,討論得熱火朝天,為自己以後炫耀積攢一些話題就是他們需要注意的事情。

比較苦逼的自然就是警局那麼一小票人盡忠職守的人了。

那位留守警局的警官來到異端出現的小區,看看這明顯是非人攻擊后才出現的場景,再看看大小貓三四隻的手下,不由得無奈的呻|吟一聲。

真的很無奈。自己這邊也就是從北區警局帶來的在編警才能佩戴手槍,加上自己只有三把,而且也只有三個彈夾。

至於這個小區的警所?治安亭?

連後勤人員都被叫出去領著協警和保安滿街搜捕那位王老大了。

可以說毛都沒給他留下一根,跟不要說協助的人手了。

真要說協助的人手。也就是同樣從北區警局帶來的協警和附近金行商鋪抽調的保安了。

也就是說,人雖然不少,但只有三把手槍的自己,如何面對這明顯是非人搞出來的狀況呢?

在這樣的情況下。雖然這位警官想要盡忠職守,但看到手下磨蹭的給那些目擊者做記錄,磨蹭的給那些毀壞的痕迹拍照做勘察。

也是只能嘆口氣不吭聲了。

沒法子。大家又不是白|痴,看到這明顯不是爆炸引起,反而是強力撞擊出現的痕迹。

特別是看到那破裂得蜘蛛網一樣的路面中的腳印和膝蓋印痕。

在加上那一條直線破開數十道牆壁的空洞,以及那些目擊者驚駭的言語,以及莫名失效又莫名恢復的監控設施。

都讓這些人明白,自己遇到一個什麼樣的案件。

看看自己腰間的小手槍,看看協警和保安手中的甩棍和電棒,再看看那只有電影里才會出現的場景。

所有人都搖搖頭,還是慢吞吞的做記錄做勘察好了,去追那票非人類?沒睡醒都不會如此做。

那位警官知道自己對這案子無奈何了,就算北區全局,甚至廣南警廳也對這個案子沒奈何的。

武裝警察?估計也沒奈何,因為根據目擊者的描述以及現場情況來看,犯人估計是和終結者一樣的玩意!

只有輕武器的武裝警察哪兒能夠對付這樣的罪犯啊!


所以只能靠軍方了。

只是兔子國開國以來就有個約定成俗的規定,正規軍是絕對不能參與國內治安的,只能在統帥部的命令下,參與救災行動。

所以想要軍方出動,只能一級一級的往上稟報,最終報到統帥部那兒才行。

只是這樣一來,北區的狀況就被統帥部知道了。

要知道北區當前的情況可是被死死壓在廣南省會之下的。

可以說,除了省會的那些大佬外,外面的人,就是同省的人都不清楚北區的真正底細。

只是認為北區是個因為官員和民眾利益衝突過大,而沒法發展的區域而已。

對於北區的黑幫勢力猖獗?誰說的?只要來北區看看就知道,這兒的治安不知道有多好,到處都有協警和保安維持治安!

當然,如果脫離主幹道進入其他地方被人打劫了,那是正常的,就是首都都不能避免出現這樣的狀況。廣南省會下的一個區區北區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那真的是非常的正常。

所以北區除了保持著數十年前的狀況,沒法發展之外,其他一切良好!只要能夠解決利益衝突,北區一樣能夠重新發展起來的。

當然,這就得靠上頭派給個優秀的官員來才行了,不然根本沒法解決如此激烈的利益衝突。

但不管如何,北區的治安是好的,民眾也是安居樂業的!

至於網上發布的那些消息那些傳聞,一概是污衊!官方和警方絕對會追究這種散播謠言之人的責任!

沒錯。北區是個什麼玩意,知情人一清二楚,但不知情的,也就覺得北區是個沒法發展,還處於停滯狀態的城市而已,了不得就是治安有些混亂罷了。

不過窮困地方治安不好是非常正常的,只要不會出現影響巨大的惡劣案件,那麼北區絕對不會耀眼。

這就是為毛王老大都讓夏局斷子絕孫了,一個國家a級通緝犯在北區囂張晃悠。

身為受害人夏局都沒向上頭通報。只是使用北區本地力量來解決王老大的緣故。

那就是北區的真|相絕對不能讓省外以及中央的老大知道!

廣南省的大佬們當然之情,但沒法子,這是自己轄區下的玩意,而且還和他們都有勾連。只能捏著鼻子當看不到了。

可要是喧鬧起來,為了保住自己,省里的大佬們絕對會第一時間下狠手的。

而這就是這位警官遲疑的地方。

因為自己只要把案情上報,絕對就會把北區的事情給泄漏出去。

軍隊進入北區。北區的狀況不會泄漏?說白日夢呢,軍隊一旦進入,按照軍方的習信。自然是把所有大小事情都給搞清楚。

然後這資料稟報上去,北區是個怎麼樣的垃圾場,上頭自然一目了然。

震怒之下,說不得連那票非人類都不去管,直接把廣南省的高官都給滅了!

這樣的情況下,可以說,只要電話一打,這位警官全家老小都得完蛋啊!

所以就算這警官再怎麼盡忠職守,關乎自己全家老小的安危,也不由得遲疑了起來。

他的手下根本就沒發現老大的糾結,他們正專心致志的,一個字一個字寫得緩慢而端正的記錄著。


至於勘察的,那更是一粒砂子一根草的仔細勘察著。

反正大家就在這兒磨時間,磨到一定程度后,收隊回去,梳洗一下下班回家就萬事大吉了。

不過大家都忐忑著,因為這怎麼看都是大案要案,自己這些身處第一現場的人,怎麼都不會如此舒坦的,怎麼都得被逼著去面對那票非人的。

而就在大家都坐立不安的時候,突然一連串的槍聲傳來。

所有警察都不由得豎起了耳朵,在編警,怎麼都是經過警察訓練的,當然能夠分辨出這是炮仗還是真槍的聲音。

那位警官先是臉色一變,接著臉色一松,直接抽|出手槍嚷道:「快快!發生槍擊案,暫且放下這邊的損毀案件,立刻趕往事發地!」

「是!」所有警察和協警以及保安,全都領命,迅速的收拾東西,連忙跟著警官朝槍聲傳來的地方衝去。

對他們來說,北區在這地方的槍擊案根本不算啥。因為不知道有多少起槍擊案沒有暴露再民眾眼中就直接被警局壓了下去。

明面上來看,北區根本就沒有槍擊案發生,民眾卻知道,北區這兒隔個十天半月就會有一起槍擊案發生。

但卻料不到,再北區警局的檔案里,一天一起槍擊案都是正常現象。甚至這個數字可能還得翻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