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來吧,炎龍!」紫天昊大喝一聲,手中的炎龍脊瞬間通體燃燒起來,越演愈烈,眨眼間,就從紫天昊手中脫飛而出,衝到半空之中,瞬間就化作一隻遮天蔽日,氣勢驚人的炎龍。

但見那炎龍仰天一吼,帶著氣震山河般的威勢,身上灼灼的烈炎不斷升騰暴漲,將整個廣場映照的猶如白晝。

這在場眾人見狀,也都神色震懾,難以置信,完全想不明白這看似已經窮途末路的紫天昊,竟然還能突然拿出一件可以召出一隻炎龍的寶貝……

!! 就在炎龍出現的一刻,那漫天的火影就像是被吸引一般,紛紛朝炎龍涌去,而炎龍也是巨嘴一張,將那些火影盡數吸入空中,同時,紫天昊手中的天尊骨腕也隨之閃耀起來,之前,小龍女就說過如果將炎龍脊配合天尊骨腕使用的話,可以將炎龍脊的神力發揮到極致。

「看來小龍女師父沒騙我,這神級武兵一出手,果然非同凡響!」將漫天火影吞噬一盡之後的炎龍,瞬間就化作兩股耀動的火芒飛落而下,直接落在紫天昊掌心之後,就化作兩隻火焰升騰的火焰拳頭,看上去和步青雲的竟然一模一樣。

步青雲先是見紫天昊竟然又有一次將自己的力量化為須有,也是神色震驚,此刻,再見到紫天昊的手中突然出現與自己手中一模一樣的屬性拳套,也是神一臉難以置信,這神玄大陸的武兵千奇百怪,但像拳套這樣不容易改變造型的武兵,雖說看上去都是大同小異,不過,如果是屬性拳套的話,必然會有某些奇特之處。

就比如說步青雲的這對屬性拳套是用非常獨特的赤火綠鋼淬鍊而成,所以,被灼灼紅焰包裹的拳套還隱約閃透著幽幽綠光,相當與眾不同,奇形怪狀,一眼就能分辨出來。

因此,步青雲也能看出紫天昊手中的屬性拳套和自己的完全是一個模子刻出來而。

當然,紫天昊手中的屬性拳套確實就是由炎龍仿製步青雲的屬性拳套而形成的,這本身就是炎龍脊的一種獨特的功能,完全能以假亂真,最重要的是,這炎龍脊不僅能夠複製外形,連屬性拳套的任何獨特之處,或特殊武技,或奇異功能,都能一一複製。

有些時候,這最可怕的對手,並不是實力有多強,而是擁有和自己一模一樣的力量,那樣的話,想要擊敗對手,就必須等於必須先擊敗自己,但放眼整個神玄大陸,恐怕沒有多少武鬥師能夠自己打敗自己,因為這幾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畢竟,沒有人會把自己當成假想敵從而去擊敗,就算有也不可能做到!

「就讓你嘗嘗自己屬性武兵的威力……」紫天昊冷笑一聲,全力釋放天尊骨腕的力量,將其灌入雙手的屬性拳套之中,頓時,整個拳套就紅綠交錯,之後,兩顆急速火球便從屬性拳套中飛射而出,騰空而起,與剛才步青雲所施展的武技如出一轍,不斷射出漫天火影,猶如疾箭般飛射向紫天昊。

此情此景已經讓在場眾人徹底的表情獃滯,因為他們無法想象紫天昊能夠在這種生死關頭的情況,還能夠試圖力挽狂瀾的施展出與步青雲一模一樣的強大的屬性武技。

這屬性武技本身就比普通的武技要更具威力,再融合特有屬性的加持,可以發揮出超過自身實力的力量,而且,威力也猶在高階武技之上。。

而步青雲見紫天昊竟然模仿出自己的屬性武技,也是臉色怒變,雖然他不知道紫天昊是怎麼做到的,但是,他很快就察覺到這不僅武技一樣,就連氣息竟然也是皇級中階,按理說,紫天昊的實力是不可能做到這一點的!

「絕對不能讓這小子活著……」步青雲看出紫天昊身上有太多的怪異之處,心知留下紫天昊的話,日後必然大患無窮,所以,他已經完全動了殺念,一定要將紫天昊擊殺。

所以,步青雲也毫不示弱地再次施展屬性武技,頓時,四顆火球便高高懸挂在半空之中,不斷衝出道道炎火,相互撞擊爆耀,猶如煙花綻放,甚是耀眼!

許久之後,四顆火球才力量耗盡而同時消失。

但見紫天昊已經氣喘吁吁,臉色發白,因為之前已經用天尊骨腕強行吸入了步青雲的力量一次,剛剛又硬吃了步青雲一擊,身受重傷,再加上第二次使用天尊骨腕的力量,早已讓他的身體達到了極限的狀態,但就算能如此,他此時還沒有能夠完全脫險。

「小子,你還有什麼把戲就拿儘管拿出來吧!我奉陪到底……但今天你必須死!」步青雲惡狠狠的怒喝道,一副不殺紫天昊誓不罷休的架勢。

其實,此刻紫天昊還有唯一的退路,那就是帶著玄弈天進入系統之中,但這也意味著自己的秘密會被玄弈天得知,雖說玄弈天對他有恩,可是他的秘密事關重大,絕對不能輕易讓人知道。所以,他也顯得有些猶豫不決。

不過,步青雲並沒有給步青雲任何猶豫的時間,突然對三位其他低階武皇點頭示意了一下。

其他三位低階武皇也馬上會意地身形一展,直接逼近紫天昊,似乎打算將紫天昊逼入絕境,而紫天昊眼前的步青雲也已經蓄勢待發,一對屬性拳套再次爆發出強烈的紅焰,十分刺眼,似乎正在蓄積力量,打算給紫天昊致命一擊。

而面對步青雲和三位低階武皇的聯手夾攻,紫天昊也只能一咬牙,下了決定,但見他突然一個折身,儘可能地朝廣場的盡頭狂奔而去,似乎打算沖一步是一步!

當然,三位低階武皇也沒有讓紫天昊走太遠,剎那間,就紛紛追上,出手便是威力不俗的皇級武技,紛紛在紫天昊的身旁四周展開。

「幻絕……」紫天昊目光一睜,頓時,幻化成幾道身影,朝不同的方向衝去。

三位低階武皇見狀,也是神色一愣,因為他們從未見過這樣奇特的幻技,但也是兵分三路,各追一道,等追上之後,一出手便發現只是虛影,幾乎同時,一道身影瞬間衝破三位低階武皇的阻截,眼看就要衝出了廣場。

但另一道身影卻已經早就有所預料般的出現在紫天昊的面前,騰騰的紅焰在屬性拳套之上不斷跳動,看似輕描淡寫的一揮手,瞬間,兩股火炎好似巨龍噴火一般,直接橫掃而出,形成數丈炎浪,直徑長達百米,形成汪洋炎海,威勢驚人,直接將紫天昊和玄弈天吞噬其中。

就在炎浪包圍紫天昊的一剎那,紫天昊突然放下了背後的玄弈天,儘管,玄弈天因為身受重傷,加上剛才一直處於狂烈力量的震蕩之中,已經像是燈枯油盡一般,不過,還保留著幾分清醒。

「門主,對不住了!」紫天昊目光一簇的說道。

玄弈天愣了一下,還以為紫天昊是打算拋下自己,不過,他也沒有任何怨言,因為他最希望的還是紫天昊能夠活下去,反正以他的傷勢只怕也是回天乏術了,就算能活下來,八成也會成為廢人,所以,他不會怪紫天昊半途而廢……

!! 隨後, 重生在六零年代 ,頓時,玄弈天就昏死了過去。

下一刻,紫天昊馬上就從系統之中取出了兩具類似人形的獸骨,拋入席捲而來的炎浪之中,同時,便啟動尋寶盤,瞬間一道光芒閃耀,將紫天昊和玄弈天同時籠罩,眨眼間,就沒了蹤影。


這汪洋炎海燒了許久之後,才終於慢慢熄滅,放眼看去,一片焦土,狼狽不堪,同時就在其中,還有兩具未燒盡的骨架。

「燒成灰燼了嗎?哈哈……」步青雲看著那兩具灰黑不全的骨架,也是放聲狂笑。

「恭喜步武皇,這次又立功了!」其他三位低階武皇也馬上拍起了馬屁。

「你們也乾的不錯,我會跟家主如實稟告的。」步青雲狂傲的點了點頭,之後,就看向還剩下的三位天門掌事和那些天門弟子。

「把他們都解決之後,就撤吧!至於其他的天門弟子就放他們一馬,也好讓他們好好『宣傳』一下,相信很快這小子就會成為玄一境人人唾棄,令人不齒的卑鄙之徒。哈哈……」步青雲很是得意,像是剛剛完成了什麼壯舉一般。

此刻,三位天門掌事和那剩餘的那些天門弟子似乎才明白紫天昊根本是被栽贓陷害的,可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們也就失去了活下去的希望。

沒多久,三位天門掌事和那些天門弟子一個不留的全部被滅口,留下一地殘屍。

同時,步青雲也帶著三位低階武皇召回的那些剩下的白衣武鬥師,立刻撤出天門,並且,帶走了剛才那十幾個被紫天昊秒殺的白衣武鬥師的屍體,保證不留下任何的蛛絲馬跡。

而等那些被殺得四處逃竄的天門弟子意識到殘殺停止,那群神秘人消失之後,也才驚魂未定的重新聚集在一起,急急忙忙的趕到天武殿的廣場,一見到眼前的場面,也都呆住了!

「掌事……掌事們都死了……」

「門主呢!門主在哪!」

「為什麼我們天門會有如此打劫,都是那個紫天昊幹得好事,沒想到他居然是個包藏禍心的卑鄙小人!」

……

一時間,這些僥倖逃過一劫的天門弟子也是手足無措,這掌事們全部慘死,而門主也下落不明,但最令他們疼心的是,這血洗天門的罪魁禍首,竟然還是他們的同門。

隨後,很多弟子見天門大勢已去,所以,也選擇紛紛下山,擔心那群神秘人會再回來。只剩下一小部分無處可去的天門弟子留下來,替幾位天門掌事和那些慘死的天門弟子料理後事。

與此同時,帶著玄弈天進入系統的紫天昊,第一時間就去活死人墓找小龍女,但因為小龍女在閉關之中,所以,無論紫天昊怎麼叫,都沒有任何動靜。

「這小龍女師父是把自己關在什麼完全隔絕聲音的地方修鍊嗎?」紫天昊目光冷簇,因為玄弈天傷得很重,如果不儘快療傷的話,恐怕撐不了多久,所以,他必須找小龍女幫忙療傷。


但見小龍女是沒指望了,紫天昊只能一咬牙,就背著玄弈天直接朝神仙島的入口而去。

進了神仙島之後,就直奔上次去過的那處竹屋,沒多久,竹屋就出現在眼前。

「神仙姐姐,救命啊!」紫天昊還沒接近竹屋,就直接扯著嗓子大叫起來。

片刻之後,一道不食人間煙火的倩影就走出了竹屋,柳眉冷簇地瞪著背著玄弈天的紫天昊,像是和紫天昊有什麼深仇大恨似的,直接嬌怒冷喝道,「你怎麼又來了?難道你這麼想死在我手裡嗎?」

當然,神仙姐姐會如此生氣也不是沒有緣由的,因為她已經三番兩次的警告紫天昊不要擅闖神仙島,但紫天昊卻三番兩次的進入神仙島,而且每次都給他惹出一點事情,這次還把一個外人帶進了神仙島,她想不生氣也難。

「神仙姐姐,如果真想要我的命,就拿去吧,不過,我想求神仙姐姐救一下我的救命恩人……」紫天昊也沒有廢話,神情毅然的應道。

「救命恩人?」神仙姐姐看了已經半死不活的玄弈天,便輕哼道,「怎麼看起來你更像是他的救命恩人?」

「我這不是在還他人情嗎!如果沒有他,也沒有我的今天……」紫天昊篤定道。

「這和我無關,我沒有理由救他。」神仙姐姐十分無情的應道。

「我知道神仙姐姐沒有理由救他,不過,神仙姐姐不是看到我很煩嗎?那我就在神仙姐姐面前直接自刎,以後看不到我,神仙姐姐應該就開心了,這神仙姐姐一開心,那不就有理由了!」紫天昊說著,馬上放下玄弈天,之後,就用拳劍抵住了自己的脖子,微微用勁,頓時,一抹血絲溢出。

「你……」神仙姐姐沒想到紫天昊竟然說做就做,甚至連眼睛都不眨一下,似乎真的寧可不要自己的命,也想讓她救人,但她還是面無表情的應道,「要死回你師父面前死去,別玷辱了我的神仙島。」

但神仙姐姐這一句話剛出口,紫天昊更是用勁幾分,馬上血水就順著拳劍的劍刃流了下來,十分猙獰。

神仙姐姐,更是嬌容驚愣,看出紫天昊似乎已經豁出去了,如果她不答應的話,紫天昊說不定真的會不要命了。當然,如果是之前,這紫天昊是生是死都和她無關,但是自從上次紫天昊誤闖神仙島禁地,而且,還看到了只有她能夠看到的神仙石,她對紫天昊就有些在意起來。

「你真的要我救他?」神仙姐姐猶豫片刻,眸光輕簇的問道。

紫天昊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

「好,那你的命我就收下了。從今以後,你的這條命就是我的了,不管我讓你做什麼,你都必須無條件的服從,哪怕是讓你直接去死,也不能有半句怨言……」神仙姐姐嬌容肅穆的提出條件道。


「沒問題。」紫天昊一聽,心裡反而樂了,他之前就打算找個設法接近神仙姐姐,這樣才有機會完成拜師任務,但神仙姐姐對他的印象可以說是厭惡到了極點,所以,是不可能給他機會的。沒想到他這豁出命地相救玄弈天,反而讓神仙姐姐有所動搖,而對他來說,這無疑是個很好的機會。

當然,紫天昊也並沒有什麼值得高興的,因為這樣一來,他的命就等於賣給神仙姐姐了,萬一神仙姐姐真得讓他去死的話,那他也不能有任何反抗!

但如果能救回玄弈天一命,也算是他還了當年玄弈天救他的恩情,一條命換一條命,不算虧!

!! 「那你可以滾了!」神仙姐姐突然冒出一句。

「啊?」紫天昊頓時愣了一下。

「我會救他的,不過,既然我救了他,那他的命以後也隨我處置!」神仙姐姐接著又道。

「不會吧,神仙姐姐,你也太奸詐了,你剛才不是答應拿我的命換他的嗎?為什麼連他的名字都有隨你處置,這買賣你也太賺了一點!」紫天昊立刻抗議道。


「如果你不願意的話,就把他他帶回去吧!反正我也沒想救他,如果不是你要死要活的耍賴……」神仙姐姐冷哼道。

紫天昊目光一簇,但眼下還是救玄弈天的命要緊,所以,看了地上的玄弈天一眼,再抬頭看看神仙姐姐,便直接轉身而去。

閃婚溺愛:純禽首席霸虐妻 ,也是眸光輕凝幾分,但隨後,玉手一揮,這地上的玄弈天立刻騰空而起,直接飛入了竹屋之中,之後,神仙姐姐也跟著進了竹屋,但見竹屋門一關,一切又恢復了平靜。

紫天昊回到系統之後,便先去桃園境療傷,這一療,就是一天一夜過去。

與此同時,一隻風龜獸風塵僕僕地趕到天門,等風龜獸落在天門東北側的一處空地上后,一身白衣,面若冰霜的道嬌影急匆匆地就跳了下來,正是趕回武天學院找救兵的寒白雪,而寒白雪目股四周,但見整個天門死寂一片,鴉雀無聲,猶如鬼鎮一般,陰森森的,令人不寒而慄!

「怎麼會這樣?」她也是嬌容一愣,覺得天門肯定發生了她所不知道的事情。

之後,另一道身著武鬥勁裝,氣勢迫人的嬌影隨之而下,緊接著,陸陸續續的下來十幾道身影,其中有幾位都是武天學院的導師,剩下的也都是實力在王級之上的武生。

這群人正是以龍欣為首的,奉命趕來天門的武天學院支援。

話說寒白雪趕回武天學院之後,第一時間就去找龍欣,讓龍欣帶她去見龍媚,然後,便把所有的事情跟龍媚如實彙報,包括紫天昊的真正身份,以及當年紫家滅門血案的真相。

而龍媚和龍欣一聽說紫天昊竟然是當年紫家滅門血案中唯一活下來的,而且,正式前任紫家家主的兒子,不免也是十分震驚,不過,最令人震驚的還是當年紫家滅門血案的真相。

龍媚也知道此事事關重大,為了避免不必要的血腥發生,所以,她也馬上派出以龍欣為首的武天學院一些武生導師和王級武生,趕來支援天門。

不過,此刻龍欣看著如此靜悄悄的天門,心知他們可能已經來晚了。

「白雪,你帶路吧!」龍欣對寒白雪點頭說完,便轉身道,「你們都戒備一下,以防萬一!」

之後,一行人就十分謹慎地朝天武殿的廣場而去,一路上,人獸無蹤,甚至連只鳥都看不到,儘管,此刻也還是白天,但整個天門就像是籠罩在迷霧之中一般,一種低迷消沉的氣氛揮之不散。

等寒白雪帶著龍欣等人到了天武殿的廣場后,就見到一片狼藉,像是剛剛大戰過的景象,地上還有一片片已經干透,但顏色鮮紅的血泊,數量難以估計,但稍微環視一眼,就知道不久前這裡究竟死了多少人!

「難道來晚了?不,不可能的……紫天昊,你在哪裡?!」寒白雪冰容一驚,嬌軀也隨之顫抖起來,立刻扯開嗓門喊道,但是,一片空蕩的迴響之後,卻沒有任何動靜。

「你們三人一組,分散行動,有什麼可疑情況,立刻回報……」龍欣也是娥眉一簇,立刻對身後眾人示意道。

很快的,幾位武生導師和那些王級武生便三人一組的分散開來,朝天門的方向而去。

「龍武皇,紫天昊他們會不會已經……」寒白雪不由看向龍欣,似乎已經往不好的方向猜測了。

「你別心急,以紫天昊那小子的機靈,他是不會輕易有事的,但至於其他天門的,恐怕就……」龍欣也是實話實說,單看這天武殿廣場的樣子,如果沒有大規模死傷,是很難說的過去的。

寒白雪一聽,更是面露哀色,粉唇緊咬。

沒多久,龍欣和寒白雪就見到天門西北方傳來信號,所以,兩女立刻就立刻趕了過去。

等龍欣和寒白雪一到的時候,登時,也是愣了一下,因為就見天門西北風的一片空地之上,墳墓林立,而且,簡易的木頭墓碑上,也都刻著一個個人名,最前排的幾個,便是門主與幾位掌事的名字。

此刻,一些天門弟子正跪在這一大片的墳墓群前,一邊痛哭哀悼,一邊燒著紙錢。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寒白雪立刻上前,嬌容驚震的問道。

「師姐……」那些天門弟子一見到寒白雪,也是愣了一下,因為他們之前已經知道寒白雪回了武天學院,所以,此刻見寒白雪突然回來,自然十分奇怪,但他們很快的就哭喊起來道,「師姐,門主和掌事,還有很多弟子都死了,他們死好慘啊!都是那個紫天昊幹得好事……」

「門主和其他掌事都死了?還有你們說是紫天昊幹得好事,這話是什麼意思?」寒白雪一聽,也是嬌容一驚,但馬上就覺得不對勁了。


那些天門弟子馬上就七嘴八舌地把天門被血洗的經過說了一遍,聽得寒白雪和龍欣等人也是神色震懾,難以置信。

「那群血洗天門的神秘人,真的說是紫天昊派他們來血洗天門的?」龍欣嬌容不由一怒的問道,因為她絕不相信這種事情。

那些天門弟子似乎也被龍欣的威勢所嚇到,但還是唯唯諾諾道,「我們可都是親耳聽到的……」

「不可能的,紫師弟不可能做這種事情的。」寒白雪當然也不相信,不停的搖著頭。

「之前,紫家不是已經說紫天昊是當年紫家滅門血案的真兇嗎?如果真是如此的話,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一位天門弟子壯著膽子應道。

龍欣和寒白雪一聽,立刻相視了一眼,因為她們所知道的真相併不是如此,但她們也看出血洗天門的那群神秘人似乎是故意嫁禍紫天昊的,而且,明顯已經做足了準備,所以,不是她們所紫天昊是清白的,就能證明紫天昊的清白的,當務之急,還是要先找到紫天昊,把事情弄清楚。

!! 「那你們有沒有見到過紫天昊?」寒白雪馬上問道。

那些天門弟子立刻搖了搖頭。

寒白雪眸光一簇,然後,嬌容黯然地對龍欣道,「我不相信那群神秘人是紫天昊指使的,紫天昊應該還在天門才對,除非他可能也已經……」

「先再找找吧!另外,看看還能找到什麼其他線索……」龍欣考慮了一下,因為事關重大,所以,在沒有找到足夠的證據之前,這次天門的血案就不能妄下斷論。

之後,龍欣親自帶領其他武天學院眾人,開始對整個天門進行了徹底的搜查,收集所有可疑的線索,不過,結果並不樂觀,而且,也沒有找到紫天昊。

一天之後。

「白雪,既然找不到紫天昊的話,那我們只能先回武天學院復命了,我覺得這件事情恐怕只有媚后武聖親自出面處理才行,而且,我擔心這件事鬧大的話,可能會一發不可收拾!」龍欣心知如果紫天昊真被認定為這次血洗天門的真兇的話,那絕對會掀起軒然大波,而且,對武天學院肯定也會造成不小的影響,所以,她認為要儘快將此事稟告上去。

而寒白雪也是猶豫不決,雖然她對門主和幾位掌事,還有數百名天門弟子的死,感到十分痛心,但是,最讓她難過的是紫天昊生死未卜,下落不明,而且,還被嫁禍成是血洗天門的罪魁禍首,所以,她最想找到的就是紫天昊。

「走吧,你在這裡也沒有任何意義了,就算紫天昊他沒死的話,他也不可能留在天門了。」龍欣也看出了寒白雪的心思,直白的說道。

寒白雪聽著,看了龍欣一眼,最後,才點了點頭,同意和龍欣他們先回去。

因為留在天門的這些天門弟子也無處可去,所以,龍欣也特意做了安排,讓兩位武生導師將這些天門弟子送到離天門最近的一個門派進行安置,而她則帶著寒白雪和其他武天學院眾人,先趕回了武天學院。

但就在龍欣他們離開天門沒多久,一道身影就出現在天武殿廣場的盡頭,看著已經空蕩蕩的廣場以及滿目瘡痍,也是目光冷簇,隨後,他很快的就找到了埋葬慘死的幾位天門掌事以及數百名天門弟子的空地,看著籠罩在一片陰霧中的墳墓群,他的臉上也充滿了憤怒與不甘。

「紫天君,本來我是不想找你們紫家麻煩的,但是,既然你們紫家這麼想除掉我,甚至還不惜代價的嫁禍我,那麼我也不會坐以待斃,遲早我會讓你們紫家血債血償……」紫天昊仰天怒吼,忽然,右手上的拳劍從左腕上劃過,頓時,血水噴涌,紛紛落落地滴在地上,「我紫天昊在此以血立誓,由埋葬於此的眾慘死在紫家惡徒手中的亡魂作證,不報血仇,誓不罷休!」說完,他毅然轉身,隨風而去。

回到系統中的紫天昊,第一時間就是將大掌事的屍體解凍,前往神仙島,因為如果想要找回被大掌事藏起來的那另外半塊血書,就必須讓神仙姐姐幫忙,當然,他覺得神仙姐姐十有**,是肯定不會幫他的。

進了神仙島,紫天昊就直接去了竹屋,但沒等他走到竹屋前,驀地,一道極為犀利的指勁就破空而來,直接落在紫天昊的眼前,砰地一聲,那指勁落地之後,紫天昊腳下的一片泥土竟然完全乾枯,像是被吸取了生命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