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雅轉過頭,卻發現,當時的退燒藥和水都是張管家遞給她的,她到現在都不知道她需要的退燒藥和水,在這個空曠的大別墅里的什麼地方。

安雅覺得自己現在的處境很危急,她抬手,去拿手機,想撥電話。

可是手指顫抖的,似乎連電話都拿不住。

手機在手裡一個震動,嗡的一聲,摔在了她的枕頭上,安雅也看不清手機上的名字,也顧不上,是誰打的電話,她拽著手機,把電話划向接聽。

「喂,那邊的是誰?幫我打個電話給慕北廷,我好像發燒燒的不行了。」安雅有氣無力的說。

那邊捏著電話的陸興南,聽到這邊有氣無力的聲音,錯愕的愣了一下,本來接到林涵的電話,他知道楚黎結婚的事,簡直氣的臉色都鐵青到了極點。

他給楚黎撥了好幾個電話,都是停機的狀態,他想問一問薛安雅,這件事到底是不是真的?沒想到,薛安雅這麼虛弱的聲音,從那邊傳了出來。

薛安雅的身體本來就弱,看樣子又發了很高的高燒,如果退燒晚一些,絕對很危險。

陸興南真不願意給慕北廷打電話,不過他覺得,自己作為一個醫生,起碼在救死扶傷這一點上,絕對不可以分人。

「你等一下,我立刻給他打電話。」


安雅聽到那邊陸興南的聲音,有些燒糊塗的思維似乎回籠了一些。

電話剛掛斷,那邊,房間的門被人推開。

「太太,您感覺怎麼樣?」張管家看著躺著的安雅問。


「張管家,我好像根本就沒有退燒。」安雅有氣無力的說。

張管家把手放到她的額頭,眉頭一蹙,說道:「太太,看來退燒藥根本沒用,您等一下,我這就讓司機送您去醫院。」

「好。」

安雅迷迷糊糊中,感覺自己坐上了車,等醒來的時候,自己已經到了醫院。

慕北廷就坐在自己的身邊,她的手上,還掛著吊瓶。

「感覺好沒好點?」慕北廷伸手放在她的額頭。

安雅沒什麼精神的說道:「好多了,一天讓你為我跑好幾趟,我真成了累贅了。」

「根本不是你成了我的累贅,是我自己太自私,才讓你心理壓力那麼重,都病倒住院了。」慕北廷的聲音很溫柔。

安雅聽到他的話,笑了笑,「哪有到心理壓力重到病倒住院的,我才沒有,只不過現在換季節,感冒的人太多了。我本來體質就不怎麼好,感冒很正常。」

慕北廷說道:「看來家裡應該多備一些日常用的葯。」

「就算準備了,也沒用。」安雅嘀咕了一句。

「為什麼?」慕北廷詫異。

「別墅那麼大,日常最需要的東西放在哪裡,我一概都不清楚,再說了,東西放得遠,我也夠不到。」安雅說道。

慕北廷眉峰一皺,問道:「你生病,張管家都不管你?」

安雅說道:「管啊,給我拿退燒藥,還給我拿水,讓宋姐回去等電話,看我什麼時候好了,再來康復訓練,還要一直呆在卧室,守著我。」

「嗯,張管家人雖然古板,但是心細。」慕北廷嗯了一聲,對於安雅生病,張管家這麼細心的照顧,以及時刻的注意,很滿意。

安雅說完那些,覺得心裡特別的彆扭,她撇開頭,把情緒掩在心裡。

「慕北廷,你是怎麼過來的?有人給你打電話嗎?」安雅沒轉過頭問。

慕北廷臉色微沉,眸光里的神色也有些差,「是陸興南給我打的電話,隨後是張管家打電話過來。」

安雅聽著他的語氣,就知道他有些不高興,可是那也沒辦法,誰讓陸興南打電話打的那麼是時候,也不知道之前明明都說好,兩個人相識陌路,怎麼他又突然給自己打了電話?

「你剛退燒,先睡一覺。」慕北廷說道。

安雅猶豫了下,把頭轉了過來,「慕北廷,我什麼時候出院?」

「明天。」

「那我明天出院之後,可不可以……」安雅咬了下唇,怎麼說呢,之前的別墅,慕老爺子他們都已經知道了。

她根本沒有辦法回去住,可是現在的這座別墅,她真的真的,是不想再住下去了。

她現在好想自己的家。

眼淚在她的眼眶打著轉,安雅沒忍住,當著慕北廷的面哭了起來。

「老婆,你怎麼了?」慕北廷有些緊張,心疼的看著安雅。


「我一發燒,淚點就低,看見你這麼貼心的守在這裡,感動的。」安雅胡謅了一個借口。

慕北廷聽得哭笑不得。

「我不要明天出院了,本來就是發了個燒而已,等會打完吊瓶,咱們回家去吧,不然小淺回去也擔心。對了,我實習要在什麼時候,可以提前嗎?」安雅有些迫不及待的問,她現在寧可在公司里干坐著,也不想在這座別墅里呆一分一秒,簡直太難熬了。

慕北廷已經讓公司各部門搬辦公室,不過還需要幾天的時間,才能準備好。

而且,安雅這邊又突然感冒,她身體本來就不好,需要多休息,這個時候,他怎麼捨得她去公司上班。

「等你感冒好了,再去。」

「小感冒而已,只要不發燒就沒事了。」安雅強烈表達自己要去公司上班。

慕北廷不允許,但沒有直接向以往一樣直接拒絕,定下結果,他和安雅商量說道:「你也說了,現在是感冒的季節,公司里已經有人感冒,你不怕到時候自己的感冒加重?再說,感冒沒好,身體不舒服,根本沒有什麼精神,你確定你實習的時候,要沒什麼精神的坐在那裡,讓人皺著眉頭看著?」

安雅聽他這麼一說,也覺得自己現在能進慕氏,都是因為慕北廷的原因,總不能去實習的第一天,就一副病蔫蔫的樣子,確實不怎麼太好。

張管家那個人,也許並不是刁難自己,她只是很心細的照顧自己而已。

安雅你不該多心。

安雅勸說自己,可是心裡只要一想到張管家那個人,她就是彆扭。

「你等會兒還要去公司嗎?」安雅問。

「不去了,今天也沒什麼重要的事了。沒精神就少說話,閉眼睛睡覺。」慕北廷說道。

安雅不同意,「我睡不著的,咱們兩個聊聊天,打發時間,不然這麼干躺著,等吊瓶打完,實在是時間過得太慢。你不是說晚上回家,咱們好好聊聊嗎?現在空暇足夠的時間了,咱們現在說吧。」

慕北廷看著她,哭笑不得,病成這個樣子,還想和自己閑聊,好吧。

「我覺得自己有些擔心的過頭了,你一個人帶著小淺的時候,也過得下去,我不應該阻攔你向一個正常人一樣的生活,全權阻撓你的人生規劃,抱歉。」慕北廷直接很認真的道了歉。

安雅覺得心裡一下子明媚了起來,似乎整個人都好了一點。

「老公,你終於了解我是怎麼想的了。」安雅一激動,一個慕北廷期盼了無數個日子的美妙稱呼,猛然間,就從她的口出吐出。

慕北廷被這兩個字震得,第一次表現的有些傻愣愣的,他問,「老婆,你叫我什麼?」

安雅臉色一紅,「我打算以後這樣叫你了,你願不願意?」

「當然願意,我等著你認可我這個老公,一直等到了現在,簡直是經過重重考驗。」

「重重考驗?」安雅噗嗤一聲笑了起來,「哪有,我從嫁給你那天開始,哪有給你設下什麼重重考驗?」

「怎麼沒有。」慕北廷深深的感嘆了一下,目光含笑的看著她,「簡直一重接著一重的考驗。」

慕北廷回想了一下自己之前和她相敬如賓的日子,這一刻,才覺得兩個人有些像夫妻了。

說了會兒閑話,安雅把目光看向吊瓶,有些惆悵的說道:「還有多長時間,這大半瓶才能打完,我這麼躺在這裡真是難受。」

「要不要看電視?不過有些鬧哄哄的,可能會影響你休息。」慕北廷在一邊說道。

「不會,我不覺得鬧哄哄的,我現在已經退了燒,精神很多了,這麼閑閑的躺在這裡,咱們大眼瞪小眼,太沒意思。」安雅立刻催著他去打開電視。

慕北廷站起身,走到超大液晶電視前,把電視打開,他把電視的音量,在第一時間調到了他覺得安雅這個病人現在能接受的範圍。

安雅沒看到他的小動作,有些納悶,「怎麼,電視壞了嗎?老公你要打開那麼半天?」

整個電視被他堵著,安雅根本就看不到。

慕北廷聽著她叫老公,嘴角的笑不斷的加深,整個人的心情簡直跟飛起來一樣。


他拿著遙控器走了回來,說道:「沒有,諾,遙控器給你。」

安雅用沒打吊瓶的手接過遙控器,倚在枕頭上,看著

電視。

電視頻道換了一個又一個,安雅也不知道自己要看什麼好。

結果看著看著,就決定定在電視劇上。

「韓劇?」慕北廷一看定下來的電視頻道,眉頭一下子皺了起來,電視上說的是韓語,安雅要想跟上電視劇劇情,就需要眼睛緊盯著下面的字幕。

她現在還是個病人,這樣看電視,不是在累身體,累眼睛嗎?

「是啊,也沒什麼好看的,看一會兒韓劇好了,翻了這麼多的台,翻得我都心煩了。老公,我要吃半個蘋果。」安雅對他說道。

慕北廷立刻轉身,把蘋果拿了過來,開始削蘋果皮,他邊削平果皮,邊說道:「老婆,我剛才看有一個台好像挺好看的,你能不能撥到那個台,我一天到晚,很少有機會看電視,既然你也不想看,能不能為我將就一下。」

安雅聽到慕北廷的話,立刻說道:「好啊,是哪個台你還記得嗎?」

「不太記得,剛才一晃過去的太快,你現在撥一下,我看看,要不然,你先吃口蘋果,我自己撥台也可以。」

「不要。」安雅握著遙控器,頗有女王范的說道:「老公,你是想騙我走的遙控器嗎?我才不要呢,我撥台,你看是哪個,我就停在哪個台上,如果還能勉強看,我就為你將就一下,如果特別不好看,我就撥台,反正遙控器是在我的手裡。」

安雅美滋滋的看著他,很得意。

慕北廷似笑非笑,唇角的笑意很燦爛,「好吧,撥台吧,老婆。看來以後咱家要多放幾台電視,不然等以後有了孩子,咱們一家就會為了一個看電視吵得不可開交。」

「才不會呢。」安雅好笑的說,大大的吃了一口蘋果,「到時候呢,咱們就石頭剪子布,誰贏聽誰的。」

……

… 慕北廷在一邊說風涼話,「誰贏誰高興,誰輸誰不願意。你確定到時候我和孩子贏得時候,你會高興的和我們一起看?」

安雅眼珠子轉著說道:「我不會啊,我不喜歡的,就是不喜歡,你們總不想自己看的高興的時候,我在旁邊說,哎呀,好難看。」

慕北廷忍不住瞬間笑出聲。

「那你怎麼辦?」他問旎。

安雅說道:「我可以去開電腦啊,我可以用電腦看我想看的,如果是晚上的話,我還可以去睡美容覺,家裡那麼大,就算電視放得聲音很大,都不會影響到我。」

「好主意。」慕北廷說,如果以後孩子敢和老婆搶遙控器看電視,他就這麼打發孩子,要麼用電腦看去,要麼去睡覺去。

只是,好吧,他們完全可以在家裡多擺幾台電視的。

他有點理解不了老婆,喜歡爭著遙控器看電視的心情,難道,這就是家人里的親情嗎鞅?

「老公,哪個台啊?我已經撥了一圈了。」安雅再一次把慕北廷餵給她的蘋果吃下,皺著眉頭問。

「倒數回撥第三個,我剛才和你說話,忘了說停。」慕北廷淡定的說道。

安雅哦了一聲,拿著遙控器開始把台往回撥。

「是廣告啊。」安雅說了一聲,眼睛在電視上角下角看了看,也沒出現什麼接下來的節目預告。

「這台演的什麼?」

「沒看清,好像是電視劇,古裝電視劇。」慕北廷認真的說。

「古裝電視劇啊?我最喜歡看古裝電視劇,那先等在這吧,等把廣告演完了,就能看了,你也別著急,廣告會演完的,老公,你也喜歡看古裝電視劇啊?」安雅把遙控器放到手邊。

慕北廷在一邊嗯了一聲,「古裝帥哥玉樹臨風,是我學習的榜樣。」他微挑著眸子,說道。

安雅被他逗得,差點笑的肚子疼,她現在根本就不是在養病,她怎麼一點養病的難受感覺都沒有?

安雅邊說話,邊閉著眼睛埋怨廣告怎麼還沒演完,等廣告的聲音一消失,她立刻睜開了眼睛。

「慕北廷,你騙我看了這麼半天的廣告,你看啊,哪是什麼古裝電視劇。」安雅激動的說道。

慕北廷立刻說道:「我這不是想讓你多休息一下嗎?老婆,你千萬別因為一個看電視,就因此撤了叫我老公的稱呼。」

「你到提醒的快。」安雅哼了一聲,然後抿著唇,笑的眉飛色舞,「你知道我除了看古裝電視劇,還喜歡看什麼嗎?」

「什麼?」慕北廷問,還真有些好奇。

安雅伸手指著電視說道:「動畫片吶,我最喜歡看動畫片了,網上的動畫片,我幾乎都看,不信,你可以問小涵。」

慕北廷:「……」

從小到大,活了三十五年的慕北廷,頭一次跟著他家老婆,在醫院的病房裡,看了動畫片。

感覺,怪怪的溫馨。

吊瓶打完,慕北廷帶著安雅開車從醫院回家。

「老公,咱家太遠了,我一生病就想暈車,能不能先回我娘家住一下。」安雅本來就不願意回去,一坐上車,聞到汽油味,忍不住就噁心。

猛地,她靈機一動,很難受的對著慕北廷說道。

慕北廷二話不說,立刻將車開到了安雅家的小區。

一路上樓,到了門前,安雅拿出鑰匙遞給慕北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