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身穿金色的長袍,袍子的胸口上繪著一隻兇猛生動的巨大老鷹,那老鷹繪製得十分傳神,一雙鷹眼彷彿活了過來一般,散發著令人心驚膽顫的凶光。

中年男子上嘴唇留著一撇濃密的一字胡,下巴光溜溜的,嘴角有一道深深的刀疤,一直從耳根部延伸到嘴邊,可以看得出來,如果那刀疤再深上半寸,他的臉恐怕已經變成幾片了!

在他身邊,有一張躺椅子,椅子上躺著有個臉色慘白的青年,那青年的左手臂齊根而斷,鮮血染紅了纏繞的白紗布。

「可惡!那李莽到底用了什麼手段,居然將你的力量壓制住,不能恢復肉身!」中年男子大怒道。

他狠狠的看著青年那斷掉的傷口,眼中似欲噴出火來。

那青年氣喘吁吁的道:「爹!您一定要給城兒報仇!還有那個龍臂馱皇,簡直太混蛋了,曾琳那娘們花言巧語騙得他居然反過來對付我們!」

「龍臂馱皇?他真的這麼做了?」中年男子疑惑道。

「真的,我怎麼會騙您呢?」連城一臉肯定的道。

「好哇!當初我連家祖宗在他還是天尊時,曾經救過他一命,現在卻是為了一個女人就和我們翻臉!城兒你放心,龍臂馱皇除非不回來,否則必讓他生不如死!還有那曾家,我一定要剷平他們整個城池,以後我連家要一統流連河,稱霸這片第一!到時候即便是青光寺也不得不對我們尊敬一點!」中年男子名叫連棟!正是連城的最高領導者,連城的父親!

「報! 日日與君好 ,龍臂馱皇前輩回來了!」忽然有下人來報。

連棟眼中陰寒的光芒一閃,看了看連城,興奮道:「說他他就回來了,城兒等著,都說龍臂馱皇最厲害的就是那雙龍臂!你的手臂廢了,那麼就讓他付出代價吧!」

連城頓時大喜,忙催促父親趕緊去辦,趕緊給他換上龍臂!

此時西岸,曾城城門外,來了一行四人,兩男兩女,其中一男子高如巨塔,渾身肌肉充滿惡劣爆炸性的力量,全身黝黑,像一隻黑猩猩似的,魁梧的身軀里似乎蘊含著毀天滅地的力量,另一個男子則是個青年人,身才修長挺拔,五官英俊瀟洒,雖然那身板顯得有些瘦弱,但是和他同行的李莽知道,自己即便強壯得可以生生一拳砸碎一塊百萬斤的巨石,但是面對這個瘦弱的青年,他連人家的一根手指頭都不能擋下。

而那兩個女人,則是一對絕美性感的雙胞胎姐妹,紫衣女子活潑可愛,走路時喜歡蹦蹦跳跳的,一副無憂無慮的樣子,不時的發出銀鈴般的笑聲,吸引著路人的目光。

她身邊的綠衣少女則是不時的低聲教育她一頓,讓她矜持一些。

綠衣少女可以說的集美貌的出塵的氣質為一生,訓斥妹妹時,最後總會忍不住笑笑,吹談可破的香腮上露出兩汪迷人的酒窩。

這四人,正是回到曾城來的軒轅辰和曾家姐妹,以及忠實的李莽。

看見曾琳姐妹,所有的路人紛紛恭敬的行禮。

曾琳一路走過,總是滿臉含笑,像春日般的暖人,不管是穿得奢華的有錢人,還是衣冠楚楚的紳士,又或者是穿著破爛的平民,甚至是面對著糊了一臉泥巴穿著髒兮兮的破爛衣服的小孩子,她都一一的笑著向大家點頭問好,她的笑容就像久旱后的甘露滋潤著人心。

曾小璇也許是受到姐姐的影響,也有可能是自小她也一樣,面對那些城民們,兩姐妹都表現出讓人產生溫暖的的行動來,讓人挑不出一絲她們身份高貴的蹤跡來。

軒轅辰看著在人群里忙得高興的姐妹,暗暗乍舌,本來他還以為,曾家不過就像那種小鎮里的霸主,充其量也就是一個小豪門家族罷了。

但是現在見到巍峨繁榮的曾城,他才知道曾家在這片地方的地位恐怕比自己想象的要強盛十倍百倍甚至千倍。

不過這都不是他關心的,此時他已經被曾琳姐妹的舉止給吸引住了,她們是那麼的平易近人,和那些城民根本不分身份的高低,不在乎人們穿著的臟衣服會弄髒她們那美麗漂亮的裙子,她們和大家打成一片,從城民那沒有絲毫的做作的眼神中,他才知道原來曾家兩姐妹在自己城民的心目中受到的是無比崇高的愛戴和敬意!

李莽似乎已經司空見慣了,對此也不阻止,反而對著軒轅辰笑道:「軒轅先生,我們小姐一直都對我們說過這樣一句話,人是不分尊卑富貴的,富人,強大的人,要做的不是欺壓窮人,弱者,而是應該以自己的能力為弱勢者提供最有力的幫助,讓大家共同進步!所以您以後在曾城內所見到的,都不需要驚訝,因為有我們的小姐在,曾城將是一個奇迹之城!」

看著熱情的人們,看著在人群里對著每個人都笑臉綻放的曾琳與曾小璇,軒轅辰笑了笑,心有所悟,腦海里急速旋轉的金色珠子速度好象變慢了一些,只是他現在只顧著看曾家那兩位美麗得像天使的少女,對自己的變化沒有絲毫的察覺。

一切都像天註定的,在悄悄的改變著……

… 曾琳兩姐妹,美如聖潔的天仙,對夾道歡迎的城民們毫無架子,而且和大家打成一片,處處洋溢著歡樂的笑聲。

這沒有絲毫的做作,沒有任何的虛偽,兩女臉上那發自內心的燦爛笑容,如春風拂過大地,帶來一股股朝氣蓬勃的生氣。

城民們,不論是老是少,是男是女,對她們都十分的愛戴和擁護,面對如此美麗性感的絕色美女,軒轅辰看得出來,那些男的城民,看著她們兩女,眼中沒有絲毫的貪婪和念想,那眼神是如此的神聖而莊重。

看著一幕畫面,就像曾琳兩女是他們心目中信仰的神靈一般,他們對她們含有的只有尊敬和喜歡,不包含其他的任何東西。

這一刻,軒轅辰內心中有了些感觸,看著兩女臉上隱約間閃耀著一抹淡淡的金色光輝,他心裡充滿了震驚,因為此時她們的身上,並沒有主動釋放出佛力來,這一陣淡金色的光輝,完全是那些城民身上散發出來,然後凝聚到二女身上的。

這是什麼光芒?

軒轅辰心裡猜疑著,感到是如此的不可思議。

一路走過,無數的城民夾道歡迎著她們,使速度放得很慢,直到一個多小時后,一群穿著打扮都很是普通的人擠了過來,這些人面色和善,對城民們很是客氣。

城民們見到這一群人,紛紛歡呼起來,主動讓開了一條通道。

那群人徑直朝著軒轅辰四人走了過來,其中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個年約五十的中年男子,黑髮大眼,方臉大耳,笑起來時使人如沐春風,給人一股平易近人的感覺。

他高大魁梧,比李莽還高上半個頭,腰粗肩寬,一雙大手掌很是惹人注目,只見他走起路來虎虎生風,如龍驅虎步,很是快捷。

他哈哈笑著,走上前來,曾琳姐妹見到該男子,急忙笑盈盈的走了上去,嘴裡喊著:「爹爹!」

兩女撲到男子的懷裡,和他緊緊的擁抱了一下。

軒轅辰看了看兩女的父親,心裡微訝,兩女咋一點也不像那男子呢?

不過也可能人家像母親呢,所以軒轅辰也沒有多去猜想。

李莽這時迎上去,恭敬的行禮道:「參見少主!」

曾琳的父親笑著點了點頭,親熱的扶起李莽道:「李隊長不要多禮,回來就好!這位是?」

他看著軒轅辰,雙眼中精光一閃。

曾琳急忙走到軒轅辰身邊,對父親介紹道:「爹爹,這是我們在絕命山脈遇見的好友軒轅成,這次能夠獵殺黑龍,都靠了他的幫忙!軒轅成,這是我父親曾天嘯!現在我們曾城的總防務官!」

軒轅辰急忙行禮,和曾天嘯打過招呼。

「歡迎你尊貴的客人!請隨我們到城主府吧!」曾天嘯熱情的道,別有深意的看了曾琳一眼。

他還從來沒有見過自己的寶貝女兒對哪個男人這麼熱情上心的,這使他心裡微微一動,不動聲色的轉身揮手對城民們道:「各位兄弟姐妹!曾琳她們獵殺了黑龍,城主的毒有解了!大家都回去,等城主康復后,會與大家再見面的!」

城民們紛紛歡呼起來:「祝福城主康復!」

軒轅辰跟著一行人離開了大街,那些城民們一直目送著曾家人離開直到看不到了,方才逐漸散去,城中頓時各處都在慶祝著,慶祝城主大人即將康復……

城主府位於曾城的城中心,修建得如皇宮一般輝煌大氣,宇舍連綿,其間綠樹成蔭,鮮花如錦。

裝飾得富麗堂皇的大廳中,曾天嘯沒有與軒轅辰過多的寒暄,直接帶著曾琳姐妹朝著後院走去,先去救治城主曾老去了。

李莽陪著軒轅辰在大廳內喝茶,軒轅辰將自己心中的疑惑問了出來:「李隊長,我在街上見到很神奇的一幕,為何那些城民們對曾小姐她們會產生一股淡淡的金輝呢?這到底是什麼力量?」

他很想弄清楚這是怎麼回事,因為他當時能夠明顯的感覺到,當兩女沐浴在那淡金的光芒中時,體內的佛力在快速的旋轉,似是在煉化城民們的力量,但是又對他們沒有造成絲毫的損傷。

李莽聞言,茫然的看著他道:「您不知道?」

「我都忘記了,什麼都想不起來!所以才想請李隊長幫我解惑!」軒轅辰一臉鬱悶的道,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真不知道,還是才發現到這種事情的。

「成兄弟,這可是佛界的信仰之光啊!是所有修鍊者夢寐以求的力量源泉!只是這種信仰的力量很是特殊,要煉出來很不容易!要想成為修佛者之中的真正大能者,必須修鍊出信仰之力方才可能成就無上佛道!」李莽雙眼放光,說到信仰力,表現得很是興奮,連魁梧的身軀都在輕微的顫抖著。

「信仰之力?具體是什麼樣的?」軒轅辰聽得心裡大動,這是他第一次聽到這樣的力量感到很是不可思議。

「信仰,就是信徒提供能量,我們修鍊佛法者,要對佛產生無比純凈的敬仰和尊重!你也應該知道,我們每次修鍊佛力時,都會先對佛主進行祈禱,這祈禱需要完全的將身心都投放在對佛主的無比尊重和敬仰上,那麼就會產生一股無形的力量,那就是信仰之力,在祈禱的時候就會自動的通過空間傳遞到佛主的身上,使他越來越強大,而信徒們也就可以成功的修鍊佛力!」李莽詳細的解釋道。

「那麼我們自己修鍊者呢?又如何吸收信仰之力?」軒轅辰關心的是這個問題。

「這個就需要發展自己的信徒了!修佛者發展信徒,是不受佛主責怪的,因為不管是誰獲得了信徒,最終他也是整個佛界唯一的佛主的信徒,所以那信仰之力還是會傳遞到他的身上!反而更容易讓他強大!」李莽沉聲道,接著壓低了聲音:「議論這件事情是不能公開的!因為現在很多佛界人都明白了這個道理,不管自己多努力,最終也會將信仰之力的九成傳遞到佛主身上,很多甚至反抗過,要將自己的信仰之力保留在自己身上,但是均都失敗了,因為不祈禱佛主的保佑,就無法施展出佛力來,整個佛界,等於就是他一人獨大,任何人都只是他手裡的一顆棋子,嗯,準確的說,我們是被他圈養了,所有的力量他都從我們身上吸收去了!修佛者越是強大,他就變得更加厲害!」

軒轅辰驚訝的看著李莽,沒有想到他居然懂得這麼多,而且還敢對佛主都大不敬。


「成兄弟,不必驚訝,你只是失去了記憶而已,所以才覺得我說的話大逆不道,但是在你沒有失去記憶前,肯定也是知道這些事情的,因為這已經不是秘密了,所有人都明白這個道理,但是卻沒有辦法反抗!佛主也不在乎我們知道這些事情,因為我們不管怎麼做,都是忤逆不到他的意思的,影響不到他的地位!」李莽露出一絲苦笑道。

「難道就沒有強大到能夠威脅他的存在誕生過嗎?」軒轅辰疑惑道。

「有!而且不在少數!」忽然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來,李莽急忙閉嘴,神色驚喜的轉身看向大廳的門口,只見四道身影走了進來。

軒轅辰看著那說話的人,是一個滿頭花白的老者,約有七十多歲的面貌,臉上布滿了皺紋,像刀刻上去的一般,充滿了歲月的滄桑和厚重的感覺。

他個子很高,足有兩米,雖然看著老邁,但是身體很好,很是魁梧有力,瞧他走路的步伐,每一步都一樣長,在兩尺半之間,踏步輕鬆,卻帶給人一股沉穩的感覺。

曾天嘯恭敬的跟在老者身後,神態很是欣喜,曾琳姐妹則是一左一右的摟著老者的胳膊,很是乖巧聽話。

老者走過來,看了看軒轅辰,雙眼有神,點了點頭,忽然彎身行禮道:「老朽曾鳴!感謝小友的救命之恩!」

曾琳應該已經向爺爺說了絕命山脈里發生的事情,軒轅辰對他的感謝很是理解,微微側了側身,沒有正面接受他的道謝,一臉笑意的道:「曾老客氣了!這都是舉手之勞而已!」

「哈哈,小友果然是性情眾人!老朽佩服!」曾鳴爽朗大笑,中氣十足。

他邀請軒轅辰坐下,然後讓李莽到廳外去守著,不許任何人進來,這才正色道:「聽琳丫頭說小友失去記憶了?」

軒轅辰:「嗯,在絕命山脈之前發生過什麼事情,我都已經忘記,無論我怎麼想也想不起來。」

「呵呵,失去記憶,有時候未嘗不是好事!就如現在,你不知道信仰力的事情,對你來說也是一種福氣,因為知道得越多,就會越對這個世界感到一種發自內心的厭倦,產生出想跳脫這個世界的急切念頭,但是身在佛界,想要離開,除非是死亡,否則永遠都不可能擺脫佛界的束縛,因為我們的力量都是佛界給的,一旦離開,將徹底的變成一個普通人!」曾鳴說道,雙眼一直盯著軒轅辰的眼睛,似乎想看穿他一般。

「曾老,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您說有人曾經抵抗過,而且還不在少數!」軒轅辰疑惑道。

… 「不錯!信仰力是我們所有修佛力都想擁有的無上力量!大家都在發展自己的信徒,希望以此來壯大自己,我簡單的給你打個比喻,兩個同樣是天宗後期的修佛者,一個擁有十個信徒提供信仰力,另一個則是一個信徒都沒有,兩人的力量雖然從境界上看起來不同,但是那擁有信仰力的人一定可以一招秒殺掉沒有信仰力的人,這就是信仰力帶來的不同結果。」

「懸殊這麼大?那如果一個天宗境界的人擁有很多信仰力,那不是可以越境戰鬥更強大的人么?」軒轅辰奇怪道。

「呵呵,理論上是這樣的,但是實際上一個天宗境界的人,是不可能擁有超出最多二十個信徒的,因為信仰力太多,也不是好事,會擠爆他的丹田氣海,反而沒有多大的意義!所以越境戰鬥,那是不可能做到的!」曾鳴笑了笑道。

「哦,原來如此!還有這樣的限制啊!」軒轅辰瞭然,確實啊,如果一個人可以無限量的擁有信徒,那豈不是天下無敵了?

「信仰力雖強,但是卻也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的,需要你不斷發展信徒,不斷的對信徒們進行親切的溝通,直到信徒願意在每次修鍊或者戰鬥時,都向你祈禱,那麼你才可以擁有信仰力,而且這種力量是可以改變的,也就是說,一個信徒他可以隨時換其他的人來信仰,這樣一來,先前之間的關係也就中斷了,所以我們修佛者,都在大量的搶奪對方的信徒,以達到壯大自己的目的!」曾鳴解釋道。

「哦,我明白了!原來如此!」軒轅辰心中一動,覺得自己找到了方向。

「你的實力很強,但是境界卻並不高,讓老朽感到很迷惑,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忽然曾鳴換了個話題道。

「我也不清楚,我也急於想知道這樣到底是怎麼回事!」軒轅辰無奈的聳了聳肩膀,這事他還納悶著呢,找誰了解去?

「信仰力,也能夠幫助你達到尋回記憶的目的,但是幾率很小,你可以試著朝這個方面發展一下!也許指比定什麼時候你發展到一個曾經信仰過你的信徒,他的記憶會幫助到你的!」曾鳴笑道。/

軒轅辰眼睛一亮,信仰力居然還有這樣的效果,這可真是太,好了。

「小友你就安心在這裡住下,把這裡當作自己的家就行,我剛恢復,得到信徒中去走一趟,讓信徒們恢複信心!」曾鳴站起身來,微笑道,然後拉過曾琳兩女道:「她們陪你到曾府內轉一轉,順便她們會告訴你一些如何發展信徒的方法,老朽就先失陪了!」

「曾老慢走!」軒轅辰起身相送。

出了城主府,曾天嘯看了看曾鳴,低聲道:「爹!軒轅成真的失去了記憶嗎?他會不會是連家派來的姦細?」

「天嘯,此話以後不可再提!軒轅小友確實是失去了記憶,否則信仰力這麼普及全佛界的事情,他不可能完全不知!一個人要是裝失憶,不會用信仰力這種事情來裝糊塗,一裝就會被人看穿的,還有件事我要告訴你,我懷疑軒轅小友之所以失去記憶,恐怕就是因為信仰力的原因,每一天在佛界中都在發生著反抗和抗爭,他也許是受到了佛主的懲罰,從而受了傷而失去了記憶,從他有力量而沒有境界就可以看出來,我懷疑他是被十大聖地所傷,因為只有還魂丹才能夠將修佛者的記憶抹去,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和相處好。」曾鳴怒斥道。

「爹為什麼?」

「因為他極有可能是一名敢於與佛主抗爭的強者,這樣的人能夠被我們曾家結識到,以後前途不可限量!對了,你該看出來琳兒和小璇對軒轅小友的態度很不一樣吧?如果他們之間能夠產生一段良緣,我們就一定要全力支持,他成了我們曾家的女婿,將會徹底改變流連河的現狀!我們現在要做的,除了和他交好,還要幫助他找回記憶,這樣的強者即使找回了記憶,他對我們給予的幫助會更加銘記於心,以後隨便幫我們曾家一下,也會有不可想象的好處!」曾鳴雙眼發亮。

「明白了!從今以後,不管他是誰,我們都會對他像親人般對待!」曾天綃不傻,聽到這裡,完全的明白了軒轅辰的重要性。

「明白就好!不說其他,單單他幫助琳兒她們殺了黑龍而且還打敗了龍臂馱皇,我們就應該對他好!畢竟他是我們曾家全族的救命恩人吶!」曾鳴仰頭看著天空道。

兩人很快來到了城中,接受城民們的信仰和歡呼。

城主府後花園中,軒轅辰在曾琳兩姐妹的陪伴下,正在四處閑逛,把整個府邸都走過一遍,來到了大花園裡。

園中花團錦簇,生機昂然,假山聳立,綠樹成蔭,到處都是名貴的植物,園中還有一條人工河,從流連河中引水而來,從園中穿插而過,在整個府邸內蜿蜒流動著。

來到一座小亭內,身前是清澈的人工河,左側是盛開的花團,右側是高聳的青色假山。

坐在涼亭內,曾琳兩姐妹都顯得很高興,不斷的向他介紹著花園內的種種景象,說著那株花是從何處好不容易移植來的,那一片草地又花費了多少的時間來培植,或者是那棵殘天古樹從絕命山脈內如何尋得的。

最後說到了正題,也正是軒轅辰急於想知道的。

「成兄!」曾琳現在對他的稱呼變了一下,美目在他臉上流轉,嬌聲道:「信仰力的獲得很簡單,你可以去發展自己的信徒,讓他們在每次要修鍊佛力或者戰鬥的時候,向佛主祈禱的同時,後面再加上你的名字,那樣一連信仰力自然就會傳遞一部分到你的體內,使你獲得更強大的力量!」

軒轅辰詳細詢問道:「那麼怎麼才能夠使他們全心全意的向我祈禱呢?」

「你也看見了,我們之所以能夠獲得信仰之力,就因為我們對城民們很好,幾乎每一家發生了任何的事情,我們都會專門派出使者去向他們帶去問候,有困難的時候,我們會親自出面,去幫助他們!久而久之,大家就對我們產生了敬仰之心,心甘情願的向我們發出祈禱了!」曾琳笑得,比花園中盛開的花朵還要光艷百倍。

「姐姐我來說吧!」曾小璇在一邊實在呆不住了,急忙搶聲道。

「信徒的發展,除了我們這種以真心對待每個人的方法之外,還有一種很極端的辦法,那就是打得對方對你產生信仰之力!這是一種見效最快最暴力的辦法,佛界的大部分的人都是這樣做的,像我們使用感動信徒的方法的人,實在是太少了!」她急聲道。

曾琳馬上打斷她的話,道:「這種採用暴力的辦法並不好,只能獲取很少的信仰力,真正要獲得信徒,還是用我們這樣的辦法最好!」

軒轅辰看了兩姐妹一眼,看來她們之間也有分歧啊。

隨後曾琳繼續解釋道:「暴力不是解決問題的唯一辦法!而且獲得的信仰力很容易被更強大的對手搶奪去,佛界之中的人,使用暴力手段來爭取信徒的人確實佔據了近九成的人,但是我並不認同!我們曾家從有族譜記載以來,一直都使用的這種懷柔辦法,以誠心去換取信徒的支持,這樣的信徒,是最可靠最忠實的!產生的信仰力更加的純正凈潔。」

說到這裡,軒轅辰徹底的明白了。

在佛界,要獲取信仰力,最重要的就是信徒,發展信徒成為首要的條件。

發展信徒的辦法有兩種,要麼用暴力征服對方,要麼以誠心打動對方。

而使用暴力的辦法是最快最直接的,但是效果卻是最差的,而且極其的不穩定,而以誠心來發展信徒,不但獲得信仰力更強,而且也更加的穩定。

軒轅辰心裡電閃雷鳴,下定了決心,自己現在最首要的事情,就是發展信徒,以這樣的辦法來找回失去的記憶。


「琳兒,小璇,你們回來也不先來看看娘!」忽然遠處傳來一道嬌美動聽的聲音,接著一股香氣傳來,在繁花叢中也是那麼的清晰。

「娘!」

曾琳和曾小璇聽到那聲音,驚喜的看過去,緊跟著小跑出涼亭,迎著一個********跑了過去,絕美的臉龐上充滿了歡樂。

那********年約四十,風韻猶存,一頭黑髮高高的盤起在腦後,臉上未施粉黛依然十分的白皙漂亮,一絲皺紋都沒有,看起來好象二十歲少女的肌膚,身材保持得很苗條,********,穿著十分的樸素,一襲青色的長袍包裹住她曼妙的身軀。

在她身後,跟著兩名美艷的女侍。

********張開雙臂,將兩個漂亮的女兒攬進懷裡,輕扶著她們的後腦勺,慈祥的笑著,雙眼充滿了憐愛和歡喜。

好久之後,********才看向軒轅辰,然後輕輕把兩個女兒拉到身邊,走向涼亭。

軒轅辰忙恭敬的行禮,「拜見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