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段風接住飛過來仙甲和極品仙器也是哈哈一笑,感覺自己實在是太聰明了,不但仙甲有了,極品仙器也有了,如果段風仔細看過手中的仙甲和極品仙器一定會發現,這明明就是林破天事先早就已經準備好要送給他的,他現在不過拿到了屬於自己的一份而亦,就是不知道段風知道真像以後,還會不會認為自己很聰明呢。

隨後的時間林破天先後找到了狂浪趙玉峰李青華何為東賀雲飛賀雲平等人,把早已經準備好的仙甲和極品武器送了上去,就連趙玉峰的女人楚玉妖也得到林破天贈送的極品仙劍和仙甲,用林破天自己的話說,兄弟不能有事,兄弟的女人更不能有事,對兄弟女人負責就是對自己的兄弟負責。

眾兄弟自然是好好的感激了林破天一番之後才放林破天離開,當林破天再次回到天府大殿的時候,已經過去了數個時辰,羅森宇早已經不在大殿之中,不用林破天想也知道羅森宇這小子幹什麼去了,剛剛得到這麼大的一批仙器,自然是越快裝備給天兵天將越好。

那個天兵對天府功勞大,那個天兵對天府功勞小,那個天兵是真心為天府做事,這些羅森宇可以說是一目了然,所以三千多件仙器該裝備給那些人,羅森宇比誰都清楚。

但羅森宇還是只拿出了三分之一仙器出來按功勞發了下去,用意很明顯,我們天府不缺少仙器,但想得到仙器就必須為天府出力,立下足夠多的功勞。


得到仙器的天兵天將自然會大肆宣傳,短短几個時辰,天府天兵天將的士氣無疑不是被羅森宇調到巔峰,狠不得立馬衝出天府,去殺敵,去搶奪資源,去立功,然後就可以得到仙器了。

「似乎好久都沒有修鍊過了,正好閑來無事,可以藉機會修鍊一番,看看進入五彩神嬰之後我的修鍊速度達到一個什麼樣的程度。」

說做就做,林破天直接在天府大殿中盤腿而坐入定。

對於羅森宇怎麼樣處理這一批仙器林破天是一點都不擔心,林破天相信羅森宇會處理的足夠好,甚至比自己處理的更好,這就是林破天對羅森宇的信任,估計換做另外任何一個人,都不會這麼大方的把這麼多仙器交他人去處理。

心神入定,四周仙靈蜂擁而止,林破天全身如同沐浴春風一般,有著說不出的舒服,空間中的仙靈之氣化作無數細流,順著林破天的汗毛孔進入林破天的身體,林破天周圍漸漸出現一個五色光圈,不停纏繞著林破天的身體。

天府大殿附近千米區域,原本入定中的天兵天將紛紛從入定中驚醒,臉上無疑不是呈現出震驚之色。紛紛走出自己的房間。

「看來你們也發現了,如此稠密的仙靈之氣居然不能被我們吸納,這樣的情況老夫還是第一次見到。」王世寧走出自己的房間,看到紫雲霄等人開口道。

紫雲霄雙眼望著天府大殿的方向:「是呀,所有的仙靈之氣都沖大殿方向去了,難道是大殿之中有什麼大能之人在修鍊不成?」

藍雨鄒了鄒眉頭:「據我所知,我們天府應該還沒有這樣能引動天地仙靈之氣的強者吧,就算是十大天王他們,也頂多就能影響幾米的區域罷了,這可是上千米的區域呀。」

「幾個時辰前天師大人不是召集了天兵天將論功行賞了嗎?那可是一出手就是一件多件仙器呀,你們說有沒有可能是府主大人回來了?要不然天師大人從那裡來的這麼多的仙器,一千多件仙器,其中大部分還是中品仙器,就連我白齊看了都有些眼熱。」

白齊的話落,眾人的眼睛皆是一亮,王世寧也是若有所思:「白齊長老你的意思是說此時在大殿中修鍊的是府主大人?」

白齊點點頭:「這也只是我的猜測,你們說除了府主大人,誰還能如此無聲無息的進入天府大殿,如此大的動靜,天師大人都沒有聲張,你們說這人除了府主大人還能有誰?」

王世寧紫雲霄等人聞言也是深以為是的點點頭,認定此時在大殿中修鍊的人就是林破天,在他們心目當也只有林破天這個無所不能的傢伙才能造成這麼大的動靜,心中對林破天的崇拜之情再一次加深。

「好了大家,既然是府主大人在清修,那我們還是去別處吧!都不要在這裡打擾府主大人修鍊了。」王世寧看著圍過來的人越來越多開口說道。

「我就說嗎?一般人是弄不出這麼大動靜的,原來是府主大人,走走,兄弟快走,可別打擾了府主大人的清修!」

一伙人很快散去,很快只剩下王世寧紫雲霄藍雨白齊四人,四雙眼睛十分有神的盯著大殿的方向。

「我們也走吧,今天這方圓千米內我們恐怕是無法修鍊了。」王世寧說著,身形緩慢轉身向外行去,心中卻是有著一絲說不出來的失落,王世寧怎麼說也是活了幾萬年的大人物,如今修為居然被一個不過二十幾個年頭的小子比下去,所受的打擊還真不是一般的大。

紫雲霄三人也好不到那裡去,能站在現在這個地方的,那一個不是曾經的天之驕子,但這一刻他們深深的認識到,他們曾經自認不凡的天才在這個妖孽般天才面前,還真是屁都不是。他們數萬年的修鍊積累居然不及人家十幾年的修鍊,這種打擊是無法用語言來說明的。

忙完回到天府大殿的羅森宇也是被林破天的樣子嚇了一大跳,不過見過無數大場面的羅森宇很快便鎮定下了,微微注視林破天片刻之後,身形一閃也是直接離開了天府大殿,回到原本屬於自己的房間。

完全陷入修鍊之中的林破天自然不知道因為自己一時興起的修鍊而引起如此大的轟動,當林破天從修鍊之中清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一大早。所有天兵天將的集合號令已經響起。

林破天微微感覺了一下自己的修為,發現僅僅只修鍊了一個晚上,修為居然上升了不少。


「看來以後還是要多加修鍊才是,不能老這麼賴了!」五彩神嬰帶給林破天的好處顯而亦見,林破天剛準備起身,卻見羅森宇已經走了進來。

「老大,天府天兵天將已經全部在廣場上集合完畢,請老大做戰前訓話。」


林破天聞言連忙擺手拒絕:「羅大天師,這是你的事,可別想拖我下水,我只需要看到三個月後三重天一統就行,還有我需要大量的天材地寶,不管你是搶呢還是搶呢,反正老大我需要大量的天材地寶,三千多件仙器那可是都用天材地寶砸出來的,你老大我就算是一座寶山,總是這樣不入只出,總有一天也會空的。」

林破天何嘗不明白羅森宇的來意,天兵天將可都是他羅森宇帶出來的,那裡還用著要他林破天訓話,就算要訓話那也是他羅森宇的事,羅森宇的來意就是想看看林破天有什麼其他要求。

羅森宇看著林破天的樣子是苦笑不已,甩手掌柜子能做到林破天這種地步估計也是前無始例。居然還好意思說這是你的事,別想拖我下水,可你知不知道我們都是在為你做事。

「好了,羅大天師你就不要在站在我這裡了,估計那些天兵天將都等急了!快些出發吧,離半年之期可只有三個月了,三個月拿不下三重天,你就自己看著辦吧,我也得回蘭落城看看我的鳳銘她們了。」林破天說完不等羅森宇說話,身形一閃直接消失在天府大殿中。

羅森宇突然有一股想噴血的衝動,自己辛苦為你一統三重天打天下,你自己居然還要回去看你的女人,有這麼做事的嗎?但羅森宇也只敢在心裡抱怨抱怨,畢竟羅森宇也明白林破天這麼做完全是對他的信任,更不想干涉他一統三重天的計劃。

當羅森宇回到廣場高台上的時候,整個廣場瞬間安靜了下來,王世寧紫雲霄等人微微有些詫異,難道天師大人親自去請府主大人,府主大人還不肯出來。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網


… 羅森宇看著眾人的眼神再次苦笑一下:「都不用看了,府主大人已經先我們一步離開了,府主大人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我們也不能閑著。」羅森宇可不敢說林破天離開是為了女人,迫不得已只好說林破天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今天把你們召集起來的目的想必你們都已經非常清楚,那就是一統三重天,你們其中絕大部分人都是跟著本天師從內天一重天一起打上來的,現在你們告訴我我們天府以往行事的宗旨是什麼?」

「順者昌,逆者亡!」寂靜的廣場爆發出洪亮的吼聲,王世寧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激揚的場面,沉寂多年的心也不由變的熱血沸騰,雙手不由自主的捏成拳頭。

羅森宇滿意的點點頭:「很好,非常的好,就是順者昌,逆者亡,順我們天府者生,逆我們天府者亡,現在我們天府來到了三重天,我們天府行事的宗旨依舊不變,同樣是順者昌,逆者亡!」

「順者昌,逆者亡!」

「順者昌,逆者亡!」

「順者昌,逆者亡!」

洪亮的吼聲一浪高過一浪,整個天府大殿都為之輕輕顫抖起來,羅森宇右手輕輕揮出,所有的聲音全部停止下來。

「本天師已經在府主面前許下承諾,三個月的時間一統三重天,現在你們告訴我,你們能做到嗎?」

「能!天兵天將,所向無敵」

「天兵天將,所向無敵!」

「好,本天師也相信你們能,因為你們是天府的天兵天將,當之無愧的天兵天將,現在十大天將上前領取各隊此次的任務。」

羅森宇的聲音剛落,以狂浪為首的十大天將飛身上了高台,恭恭敬敬立在羅森宇身前,經過無數場戰鬥之後,他們對羅森宇的尊敬絲毫不弱於林破天。

「這次的任務和二重天一樣,我已經把三重天人類勢力區域分成了十塊,你們每一隊天兵負責一塊區域,三重天的勢力遠非二重天能比,所以我不限制你們相互幫助,甚至相互聯合,三個月的時間內一定要給我拿下三重天,確保三個月之後整個三重天完全屬於我們天府。」羅森宇的聲音並不大,邊說邊把手中的十塊地圖發到十大天將手中。

「天師放心,我等誓死完成任務。」十大天將齊聲保證道。

羅森宇點了點頭:「除了這個任務之外,老大還有另外一個任務,那就是天材地寶,珍貴材料只要有不管你們使用什麼方法全部都給老大收集起來。」

狂浪等人聞言眼睛都跟明鏡似的,「羅森宇你就放心吧!我們曉得怎麼做,不就是搶嗎?又不是沒幹過?這次保證把三重天搶個底朝天。」

「哈哈!搶東西我鐵牛在行,比殺人還好玩。」

李青華一拍屁股:「搶,搶他們姥姥的,只要是我們天府看上的東西,我看誰敢藏著不拿出來。」

趙雲峰是無語的搖了搖頭:「別說的那麼難聽好不好,我們那不叫搶叫拿,說搶多難聽呀。我們都是有良好道德的人。」

狂浪李青華何為東聞言齊齊對趙雲峰堅起了中指,一臉鄙視。「也不知道是誰每次都沖在最前面,搶的比誰都快。」

趙雲峰尷尬一笑:「我不沖最前面不就被你們全部搶光了嗎?」

羅森宇實在看不下去,直接拍了拍手讓狂浪幾個安靜下來:「既然你們沒問題,那就出發吧,三個月的時間可不長,誰要是完不成任務,我是不會說什麼,你們自己向老大交待去。」

狂浪等人齊齊冷汗,自己去跟老大交待,那不是要自己的命嗎?如果完不成任務,自己那還有臉去見老大。

「天兵天將一隊跟我走!」狂浪大叫一聲,身形直接向外掠了出去。

「天兵天將二隊跟我走」

「天兵天將三隊跟我走」

一個方陣一個方陣的天兵天將調離天府,羅森宇靜靜的站在高台上,三重天的大亂從今天正式開始。

十萬天兵天將全部離開天府,巨大的廣場顯得冷冷清清,羅森宇掃了一眼空曠的廣場,嘆了一口氣.

「各位長老和天王都請回吧,做好準備,隨時準備支援他們。」

十大天王聞言直接轉身而去,王世寧等人是微微躊躇之後才離開,畢竟十大天王本來就是獸,怎麼會理解羅森宇此時的心情,而王世寧等人雖然多少明白羅森宇現在的心情,卻也不知道說什麼,最後也只好選擇離去。

一將成名萬骨枯。

「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天府天兵天將全部出動了」

十支天兵天將剛出天府不久,消息已經傳回各大家族各大門派,整個三重天瞬間轟動起來。

天府一動,代表著三重天暴雨前的寧靜已經過去,接下來便是電摯雷鳴的大動作,就跟羅森宇所說的一樣,不管是戰還是降,只要是勢力幾乎都做好了自己的打算,整個三重天大大小小的勢力少說也有數萬個,對於十支天兵天將來說,每一天至少要解決大大小小的勢力上百個。勢力在多,對於這些天兵天將來說早已經不是什麼難事,早在二重天的時候就深有心得,知道怎麼作速度快,效果好。

短短一天的時間,投降在天府門下的勢力就有上百個,而被天府連根拔出的勢力也有五十多個,所有被斬草除根的勢力的資源全部被搜刮一空,當然對於投降的勢力那就不是天兵天將所關心的事情了,自有羅森宇出面處理,只要進入天府的管制中,難道還怕他們不乖乖上交資源不成。

「二弟,你的這個消息可靠嗎?天府府主怎麼會是林破天?」錢家大廳之中,錢傑滿臉懷疑的看著面前的錢三光。

「我也不相信天府的府主是林破天,但事實就是這樣的,大哥別在猶豫了,我們還是投降吧,我們錢家不會是天府對手的,就算是整個三重天聯合起來,也不會是天府對手的。我剛剛得到我們的人從二重天傳回來的消息,天府早在三個月前以強橫的實力統一了整個二重天,而且只用了短短三個月的時間!」

「你說什麼?天府統一二重天只用了三個月的時間。」錢傑有些無力的坐回椅子上。

「是的,天府統一二重天只用了短短三個月的時間,而且所有反對勢力全部被天府斬草除根,整個二重天在天府完成統一統過程中,死去的人超過千萬。」錢傑的心不由輕輕一顫,上千萬人的性命,就這樣說殺就殺了,這完全是一群沒有人性的傢伙。

「大哥,不能在猶豫了,如今天府已經開始行動了,而且行事方式和二重天完全一樣,相信在過幾天,天兵天將就要打到我們錢家來了,大哥我們已經沒有選擇了,還是投降了吧,王家都降了,我們錢家也沒有什麼丟人的,而且天府的最終目標是一統九重天,對我們錢家來說,也未必不是一個崛起的機會,只要我們錢家真心投靠天府,助天府一統九重天,立下汗馬功勞,到時候九重天之上必定有著我們錢家一塊地方。」

真正了解到天府強大的錢三光,由心底深處感覺到了害怕,只說天府擺在世人面前的十萬天兵天將,十大天王,就不是三重天一般勢力可以抗衡的,就算是他們躍進三重天三大家族之一的錢家,也頂不住天府一千五百多位中仙境界手中仙器揮動,錢三光不知道是如今天府的仙器早已經不是一千五百多件,而是二千五百件多,不知道錢三光知道這個結果的時候會會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砸個屁股開花呢?

得到消息的錢傑同樣震驚,震驚之餘便是害怕,林破天現在是什麼人?蘭家女婿,控制了整個血妖一族,手中更是擁有一百五十位妖王級別的高手,跟這樣的人為敵,那不是找死嗎?但錢家要是投降了天府,錢傑同樣害怕,天府是要一統九重天的,九重天統治者有多可怕無人不知,眼前這個天府看似強大,但真能夠與九重天統治者抗衡嗎?如果錢家投靠了天府,萬一天府失敗了,錢家豈不是也要跟著完蛋,但要是不投靠天府,跟天府做對,錢傑知道憑著錢家現在的實力,只會滅亡的更快。

「罷了,二弟,通知所有長老讓他們安排投降天府之事吧。」一番思索之後,錢傑還是做出了決定,投降天府。只要是聰明一點的人都會做出這個決定,眼前都沒了,還怎麼想以後。

林破天從來都沒有公布自己是天府府主的身份,整個三重天知道林破天是天府府主身份的人可為是少至又少,而且知道天府真正實力的人更少,如果說林破天往外一站說自己是天府府主,也許天府一統三重天會少上很多的麻煩。

天兵出動,狼煙四起,整個三重天籠罩著一片濃濃的血氣當中,對於天兵天將來說這樣的戰鬥如同家常便飯,但對於三重天這些勢力們來說,卻是形同惡夢。

「兄弟你聽說了嗎?八荒門昨天全門被天府所滅,屍山遍野,那場面慘不忍睹!」

「早聽說了,沒想到呀,八荒門怎麼說在三重天也是一個數一數二的門派,沒想到就這樣被天府給毀滅了山門。」

「八荒門雖然強,但天府更強,據說天府毀滅八荒門的時候出動了五百多位中仙境界的高手,光仙器就有六七十件,八荒門的老祖就是被對方仙器亂斬而死的。」

「天府確實財大氣粗,似乎如今在招什麼天兵天將,而且只招上仙境界天仙境界的高手,還說只要立下足夠的功勞,便可以得到仙器。」

「仙器,騙人的吧!天府就算在財大氣粗,能有多少仙器,最多有個上百件仙器就算不錯了。」

「上百件仙器!看來兄弟你的消息還真是不怎麼靈通,根據一些專業人士的統計,天府一共有十支天兵天將,而且每一支天兵天將隊伍至少有二百件仙器,十支天兵天將的隊伍加起來,天府所擁有仙器總數在二千件以上。」

「靠,不是吧!這麼多的仙器,整個三重天還有誰敢與天府為敵呀!這些與天府做對的勢力不會都是傻x吧?」

「兄弟你以為整個三重天都知道這個消息呀,我不過是有一些內幕才知道的,所以說加入天府,只要立下大功,肯定能得到仙器,可惜我修為太低,達不到天府的招人目標,要不然我早就去當天兵天將了。」

「居然有仙器拿,老子明天就去天府看看,如果情況屬實,以後老子就跟著天府混了。」一個濃眉大眼的漢子的拍桌子站了起來。

「哈哈……一看大哥就是威武不凡,大哥只要進了天府立下大功,得到仙器還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小弟在這裡先祝大哥馬到成功了。」

只是誰都沒有發現說話之人眼中閃過一道狡猾的光芒。

天府招天兵天將這些消息自然是羅森宇有意安排放出來的,目地自然是吸引更多的高手來天府,天府天兵天將經三重天一戰,估計又要損失不少,雖然羅森宇不希望天兵天將有所損傷,但羅森宇更清楚,只要有戰鬥,而且是高手之間的戰鬥,那麼損傷就是不可避免的,所以羅森宇才安排人放出風聲,用仙器吸引高手加入到天府。

只要這些人加入到天府,至於什麼時候得到仙器,那還不是羅森宇說了算。仙器可不是輕易能夠發出去的,一個不好仙器要是落在懷有壞心思的人手中,對天府也會造成一定的危害。

本文來自看書惘小說

… 隨著時間的過去,天府強大的實力一顯無疑,真正做到了天兵天將,所向無敵,天府順者昌逆者亡的口號也正式在三重天打響,凡是不臣服在天府門下的勢力,無一不是被天兵天將實行了三光正策,殺光搶光燒光。

天府的聲勢越大,反而反對天府的勢力越來越少,每天自願臣服到天府門下的勢力越來越多,甚至有時候上百個勢力當中,就有四五個勢力不願意臣服在天府門下。對於這一點早已經在羅森宇的意料之中,更在眾多天兵天將的意料之中。

不管這些勢力是真的臣服,還是假的臣服,全部都由天兵天將統一接管,但凡修為達到下仙增界的高手,全部送回天府大殿,組編成天府外圍天兵天將,就像門派當中的一些外門弟子般,派去不同的地方完成任務。

天府上上下下可以說都快忙飛了,而做為天府府主林破天此時卻是閑得有些淡疼,自從回到蘭落城,每天除了調教調教眾女,幾乎無事可做,反到是陳東來每天往林破天小院跑的勤快,幾乎每天得來個二三次,一是為了給林破天講講天府一統三重天的進展情況,二就是喝酒,至於三嘛!那就是陳東來的精神特別好,每天都把江心月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又一次做回了真男人,想在林破天面前炫耀一番。


不過陳東來漸漸發現來林破天面膠炫耀明顯是來錯了地方,幾乎每一天來,陳東來都會發現林破天是滿意紅光,精神煥發,更重要的是陳東來發現林破天的女人會輪流著失蹤一天二天時間,陳東來就算使用的是豬腦子想,也明白是怎麼回事。

林破天的屁股可是剛落到石登上,陳東來的身形已經出現在林破天的小院門口。

「破天在呢!」

林破天百般無奈的站起身來:「岳父大人您來了,快請坐。」陳東來左右掃了一眼,走到林破天面前的石凳坐了下來。

「破天呀,我給你講,今天你那些天兵天將推進的速度可快了,短短一個時辰就拿下了一百多個大大小小的勢力,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居然一架未打,依照這個速度,三重天估計在有半個月就要全部歸屬你天府門下了。」

林破天機械式的點點頭:「岳父大人您喝酒!現在整個三重天恐怕沒有那個勢力不知道天府的實力了,如果這時候還跟天府做對,那不是傻子就是白痴了。」

陳東來接過林破天遞來的酒杯,小小咪了一口,然後深深一品:「好酒呀!」林破天不由撇撇嘴,你每次喝每次都說好酒呀,難道就不能說點別的,這話我一天至少要聽三六遍,聽的耳朵就快起繭子了,不是好酒,我這個做女婿能拿出給你喝。

就這樣陳東來在林破天小院坐了一個時辰,喝了一杯好酒,聊了一些家常,分析了一下如今三重天的形式,林破天除了點頭還是點頭,而且還必須保持自己在認真聽的樣子,怎麼說陳東來也是自己的准岳父,陳東來起身離開,林破天也是起身相送。

「走了?」陳東來離開不久,鳳銘緩步從房間中走了出來。林破天不由嘆了一口氣:

「是呀!走了。」聲音中充滿著無奈。

「破天你不要這樣好不好?畢竟怎麼說他都將成為你的岳父,他來的越勤快,說明他對你越重識。」

「就算對我重識,也不用來的這麼勤快吧,我看他就是惦記著我的好酒,要是我沒有好酒,估計他就不來了,對呀!」林破天的眼睛不由一亮:「他既然惦記的是我的酒,那我每次還給他斟酒幹嘛!直接不給他斟酒,他不就知道我沒有好酒了,知道我沒有好酒了,也就不會回來了,一直聰明的我,怎麼突然就犯傻了?」

鳳銘看著林破天的樣子也是一陣的無語,不過也沒有反對,每天面對這樣一位長輩,不說林破天,就連鳳銘也感覺有些不自在,就像原本屬於自己獨立空間,來了一個陌生人。

「破天,要不我們搬到天府去住吧!你做為天府府主,一直不在天府也不是個事。」鳳銘沉默了一會兒突然道,林破天給羅森宇太大的權力,鳳銘心中一直隱隱的擔心著。

「放心吧!沒事的。」林破天拉過鳳銘的玉手,讓鳳銘坐在自己的懷中,鳳銘的心思林破天怎麼會看不出來,林破天更知道鳳銘的擔心是多餘的,就算自己給羅森宇在大的權力,也不會發生鳳銘想象中的事。、

「既然你這麼相信他,那就當我沒說吧!不要因為我的話而影響你們兄弟之間的感情。」

林破天微微一笑,把頭埋進鳳銘脖子間,弄的鳳銘全身不由一震。

「破天別鬧!搞不好一會兒你岳父大人又來了,要是讓他撞到那就不好了。」

林破天剛剛湧起的一點火苗直接被鳳銘冷水澆滅:「今天晚上似乎又輪到你了吧,晚上洗香香的在床上等著我,記得穿上冰龍甲哈!」

鳳銘玉臉不由一紅:「整天沒正形,難道你一天不想那事你就會死呀!」

「不會死,但我會發瘋,要不是怕岳父大人突然過來,我現在都想把你給就地正罰了,看看還說我想,你自己的臉都紅了,難道你就不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