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很快就抽回了手,蘇星河把手放到背後輕輕的甩了一下,剛才那一下差點被把他手給握骨折了,對方不愧是高級劍士,並且可能是即將邁入劍師的角色。

「**旅者裡面竟然也有這種怪物,只是低級劍士鬥氣竟然是中級劍士的水平了」魯拉也把手背到身後甩了一下,實際上他還有一個顧忌就是正在和商人交談的陳凱。因為對方除了是一個非常少見的低級星光騎士以外,身上的鬥氣波動竟然接近高級騎士水平。

星光騎士那是神恩騎士的一種,整個漢斯庭一年也只有幾十個高等騎士長有這個殊榮成為星光騎士,對面竟然站著一個低級騎士。如果不是聽說過亞多力克那個神恩騎士旅者的傳聞,魯拉甚至懷疑對面那個是不是騙子。

最重要的是陳凱身上傳來的鬥氣波動,一個低級騎士竟然傳達著接近高級騎士的鬥氣波動。如果說鬥氣量達到700是原住民高級騎士的基礎話,那麼陳凱現在就站在這個門檻之前。

「果然是成為神恩騎士的怪物這鬥氣波動真夠純凈的」魯拉笑著和蘇星河交談著,但是目光卻一直沒有脫離陳凱。他現在一種衝動,就是想要把對方拉進自己的傭兵團。但是想到對方旅者的身份他又猶豫了,因為旅者的名聲真不是很好。

「你好我是凱辰?聖?拉普斯頓?伯克納,伯克納城堡的領主騎士你可以叫我凱,也可以叫我凱辰」當魯拉在和蘇星河的聊天的時候,陳凱走了過來伸出了手。

「你好我是狂暴雄獅傭兵團的團長魯拉?安澤爾」魯拉團長伸出手和陳凱握了一下,在兩人的手碰到一起的魯拉的臉色變了一下,因為他發現陳凱的力量很大,可以說遠超他的估計。

「靠真他**的又是一個怪物」魯拉把手輕輕在背後擦了一下,因為他發現對面那個微笑的騎士力量竟然不輸給一個中級騎士。如果說對方鬥氣可能是吃了什麼藥物造成的話,那麼這種力量就實實在在是妖孽級的了。

「魯拉團長是這樣的,我能不能僱用你的傭兵團前往米菲斯?」陳凱在背後晃了一下手微笑著對著魯拉問道。

「什麼?」魯拉團長覺得的自己耳朵是不是聽錯了,因為對面的旅者竟然想要雇傭傭兵團。他付得起雇傭傭兵團的費用嗎?在看到陳凱的盔甲和想到那領地騎士的身份以後魯拉打消了這個顧忌。

「你們有多少人去米菲斯?」魯拉板起了臉以一種商量的口氣問道。

「還不清楚,但是至少不會低於一百人吧放心大部分都是旅者,您應該聽說我們旅者組織的躺屍團吧!我打算組成這麼一個躺屍團到米菲斯去,當然還有我的朋友馬克老闆一家」陳凱指著正在敲著趙鐵柱盾牌和他商量賣盾牌事情的馬克店長說道。

「可以不過我需要你們組團收益的三層外加兩千金幣作為報酬!」魯拉獅子大開口說道。

「可以但是馬車和車夫你找」陳凱想也不想就同意了,為了保證巴斯他們安全到達米菲斯陳凱覺得還是請一個傭兵團比較好,並且人越多越好掩護。

「這~~?行,但你得先付五百金幣什麼時候出發?」魯拉非常爽快的同意了。

「我要先聯繫好人員,最晚兩天後出發,對了你傭兵團友多少人?」陳凱問出了自己最關心的問題,要是對方傭兵團人太少那就不好了。

「三十個,都是參加過十幾次大型任務的好手要不是亞多格裡面實在太燙算帶人進去找點便宜可惜每天從神殿復活出來的旅者都不低於三千,我們可沒有你們旅者那麼好命。如果沒有大神官的復生術基本沒有復活的可能,所以我不想把自己這些老兄弟的命丟在裡面。」魯拉嘆了一口氣,亞多格城市裡的收益哪個原住民傭兵不眼紅。但是比起旅者來說他們的可沒辦法在神廟自己復活,因此徘徊許久以後都沒有進去送死的想法。

「足夠了那先簽合約,我馬上就去聯繫人員,好的馬車只要租三架就夠了,其他的只要有車廂塞人就可以」陳凱把五個秘銀幣丟給魯拉,然後掏出了一張契約,雙方在契約上籤好名字以後陳凱用貴族徽章蓋了個章,而魯拉團長直接按了一個手印。

「老蘇趕緊豎牌子拉客這一趟不多賺點對不起自己的荷包柱子去通知一下老2他們,我們準備出發去米菲斯了」陳凱把合約轉手丟給了蘇星河,蘇星河在拿到合約的瞬間就跑到大廣場上豎起了一個巨大的牌子。

整個廣場上到處都是豎著牌子的躺屍團,由於埃提亞地圖非常的廣大,因此帶著頭盔玩遊戲的玩家從一個城市跑到另一個城市實在是非常的受罪。雖然他們不止一次的提出要求開通傳送陣,但即使傳送陣開通了玩家們依然無法傳送,因為他們還沒開通其他城市的傳送陣。

所以這種頭盔玩家在馬車上下線,到目的地在上線的躺屍團開始悄悄的在遊戲當中盛行起來。但外出旅行是有風險的,即使號稱商路通常的亞多力克周圍依然有原住民商人的被盜賊劫掠。

玩家沒有保護的躺屍團安全係數真的不是很高,而雇傭原住民傭兵的費用又太高。原住民傭兵自己學著玩家開設躺屍團雖然安全係數高了,但是到達地點以後沒辦法通知玩家,結果還是得不到玩家的歡迎。


所以當陳凱他們拿著傭兵團的合約以玩家團身份開設躺屍團以後,立刻被所有人圍了起來。大部分人都是吃了沒有保護的躺屍團的苦,覺得有原住民保護的玩家團安全點,再交納了兩個金幣以後正式成了躺屍團的顧客之一。

「早知道就多收一點費用了」魯拉看著半個小時不到就有近千人報名的躺屍團呆了一下。還好他不用頭疼那麼多人如何安置,只要十幾輛馬車就可以把他們很好的塞進去。畢竟玩家下線以後基本不佔空間,而馬車旅行是唯一一種可以下線的旅行方式。 第142章米菲斯的陰影—當喪鐘敲響之時

感謝所有支持本書的書友們,上架以後希望你們還能繼續支持本書。感謝安逸天使童鞋的打賞,感謝tszy、呆傻者、魔無情、天地流星、連環童鞋的月票謝謝你們

繼續求點擊求收藏!求推薦另求月票

無節操的分割線

兩天以後陳凱駕著一輛馬車出現在晨曦神殿的側門,兩個穿著斗篷的人從邊上一閃而入。而陳凱則裝作沒看見,走進神殿的馬廄里把拉爾和沫沫牽出來,順便帶走了一個月分量的食料。

「駕」雖然是第一次駕馭馬車,但陳凱還是能夠讓那兩匹馬乖乖聽話的,至少在系統指引下他能夠一板一眼的做到讓兩匹駑馬慢慢的行走。至於快速跑動和轉彎,陳凱還不想馬車在路上翻掉,因此不打算嘗試。

這時候在亞多力克的大廣場上十幾輛有著巨大車廂的馬車正排著一溜讓玩家排隊上車下線,原本只是用來裝貨的馬車被狂暴雄獅傭兵團的魯拉團長拉過來改裝了一下以後,變成了陳凱他們組成的躺屍團的專用車輛。

「29983002」魯拉團長努力的在一邊數著數字,十幾輛馬車裡至少塞進了三千多個玩家。還好玩家下線以後不佔空間,不然這幾輛馬車別說走路了,早就被塞爆了。

玩家下線以後這幾輛馬車還將被裝上一些貨物,因為不能讓空間空著浪費。當然裝貨的地方是在馬車的後方,也就是車廂的後部。所有的馬車都是八個輪子的,巨大的木輪嵌著鐵制的輪骨,外面還包著類似橡膠的物質。

在整個車隊的中間,馬克夫婦正駕著自家的馬車在那裡等著,小多爾被他的母親抱著坐在車廂裡面,同樣的幾個女孩子也一起坐在車廂里一邊捏著多爾的小臉蛋,一邊和瑪麗夫人聊天。

「魯拉團長人齊了準備出發吧」陳凱把馬車小心翼翼的駕馭到大廣場上,然後許飛他們幾個施法者就打開車廂坐到裡面,當然他們對於裡面那兩位穿著斗篷的人選擇無視。

從陳凱的嘴裡他們知道這兩位就是榮恩和巴斯,從那個體形較大的頭蓬下面傳來的肉香味可以知道,此時巴斯正在解決他的食物。

「好的夥計們出發了」魯拉團長非常開心的收起記錄,這個可是他到達目的地以後收費的憑據,要是少了的話那就是一大堆金幣沒了。在他吆喝一聲以後,那十幾個雇來的車夫輕輕的抖動了一下韁繩,載著滿車的貨物和坐在馬車上保護的傭兵緩緩離開了大廣場。

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馬車就已經從城門穿過,正式踏入走向米菲斯的商路。陳凱也從馬車上下來,騎上了拉爾慢慢的跟隨著馬車一起跑動。對於戰馬來說長時間不運動的話身上肥肉會增加,從而影響到戰馬的奔跑能力。

魯拉團長看著正在馬車周圍奔跑的那十二匹安第斯戰馬咽了一口口水,如果不是看到馬匹上面的神殿徽記的話,他都想問下陳凱能不能賣一匹給他了。尤其是領頭的那一匹,身體竟然比大部分安第斯戰馬高出一個頭,馬蹄踏在地上的時候聲音如同悶雷一般。

無論是哪一個傭兵在看到拉爾以後第一反應就是覺得拉爾是一匹馬王,而且是非常年輕的那種。從哪個角度看拉爾年齡都不會超過三歲,剛滿三歲的馬王在這個世界上只有繼承了高等魔獸血統的馬匹才可能出現。

米菲斯距離亞多力克並不遙遠,當然那只是領地接壤的地區而言。實際上米菲斯城距離亞多力克城相距至少200公里,這還得是那個座橫跨汨羅河的橋修好的情況下。

現在那座橋才修了一半,所以陳凱他們要前往米菲斯城至少需要走三天,途中經過兩個小鎮補充食物。那些躺屍團的團友們需要上線透透氣,或者購買一些小鎮上的物資,最後到達米菲斯的時間可能更久。而換成現實時間也就是一天半的樣子,對於時速最高三十公里的馬車來說這已經是很快了。

馬匹跑得時間長了需要休息,不然即使釘了馬蹄鐵,馬蹄也會出現問題的。而更多的時候馬車只能以每小時十公里的速度前進,這也是到達米菲斯需要很久時間的原因。

洛葉鎮是亞多力克城鎮的邊境小鎮,距離城鎮大概60公里。再過去一段距離就是新的亞多力克伯爵和米菲斯伯爵交界地區之間的荒野了,這一段長達50公里的荒野地區是兩座城鎮的緩衝區。雖然亞多力克伯爵在進爵以後可以把領地再擴張20公里,但是由於城鎮人口和士兵的限制新進的亞多力克伯爵根本無力擴張。

伯爵的重心還是亞多格那個區域,畢竟皇帝把他安排在這裡的目的就是防禦亞多格裡面的怪物。不然以一個新進傳奇級的高手放到那個三極主城做城主都不嫌低。

洛葉鎮作為亞多力克伯爵的附屬領地面積並不是很大,但是在小小的洛葉鎮里卻駐紮著近五千個士兵,而且還有一些法師駐紮。當然洛葉鎮的商業也異常發達,作為通往米菲斯的城鎮來來往往的商人和冒險者不斷穿梭在洛葉鎮並不寬敞的大街上。

據說只有兩萬常駐居民的洛葉鎮,每年經過的商人和冒險者卻達到五萬人。大量的商稅和貿易量也是亞多力克伯爵把近一個軍團的士兵駐紮在這裡的緣故,保護稅款可是保護帝國和伯爵的錢袋子。畢竟那個軍團中大半是帝**團的,而剩下的才是亞多力克的地方軍。

在洛葉鎮外的宿營地停下以後,魯拉把馬車圍成一個圓形的車鎮,然後把帳篷扎到中間。晚上進入荒野是最不明智的做法,雖然荒野里的商路非常繁忙,同樣的縱橫在這條路上的盜賊馬賊也不少。

魯拉可不想因為一時貪心,結果半夜被那些神出鬼沒的馬賊給打劫了。雖然他不一定怕那些馬賊,但是如果馬車出現了損壞那可是要賠錢的。魯拉可不想拿自己的私房錢去補貼這種不必要的損失。

當然在洛葉鎮休息也有好處,那些已經下線玩家可以上來逛一下,順便在洛葉鎮找點好東西。畢竟洛葉鎮作為貿易鎮存在,它裡面的東西是非常多的,街道兩邊林立的店鋪就證明了這點。

利用簡訊群體提醒以後,在很短的時間裡。那三千多位玩家中的一半就一個個上線,然後從馬車上下來衝進了洛葉鎮。

「又是一群給洛胖子增加稅收的傻蛋」榮恩掀開馬車上的帘子往外看了一下,他口中的洛胖子則是洛葉鎮的收稅官洛?安巴尼耶。他最喜歡做的事就是呆在城門口看著一枚枚銀幣放進邊上的入城稅的箱子里,看到那上千個旅者組成的團體進來的時候,他的嘴都咧到耳根了。那一個個跑過來的玩家在他看來如同一個個閃亮的銀幣。

「榮恩主教可以下馬車了」陳凱把馬車駕到自己的帳篷門口,然後敲了敲馬車的門,首先下馬車的不是榮恩而是許飛。他下馬車以後掀開了頭上的罩帽往邊上看了一下才掀開帳篷的帘子,在那一瞬間巴斯和榮恩一下子竄進了帳篷。

這個時候魯拉看過來則是看到陳凱在在把一隻烤豬和眾多的麵包往帳篷里搬運著,他甚至可以看到一大塊火腿從馬車上被搬下來。

陳凱在搬下那隻烤豬和火腿以後並沒有拿進帳篷,而是往正在升篝火的魯拉走來。

「魯拉團長一起吃飯吧」陳凱指了一下抗在背上的烤豬說道,那隻烤豬體積非常大,如果不是趙鐵柱和他一起扛著幾乎抬不動。

「好傢夥巴魯老酒館的烤豬,半個月才有一頭的極品貨色,這個領地騎士真有錢」魯拉團長邊上一個原住民盜賊看著被抬過來的烤豬吞了一口口水,上面都是用上等野生蜂蜜伴著各種香料塗抹以後的烤制的鮮嫩外皮。

「這不太好吧」魯拉看著那隻烤豬吞了口口水,但是想想吃僱主的東西可不是什麼好習慣。

「沒關係這幾天還得多拜託你們照顧,畢竟我們是第一次前往大城市,有些東西不動的地方還需要你們這些前輩照顧一下」陳凱直接把烤豬架到剛剛升起的篝火上面,在魯拉還沒反對之前就開始繼續烤制起來。

一絲濃郁的香味在營地里慢慢飄散開來,呆在帳篷里的巴斯輕輕的洗了口氣覺得自己的學生真的有點敗家。那麼好的烤豬不孝敬自己的導師,反倒讓那些傭兵先品嘗了。

不過巴斯並沒有等多久,就看到陳凱掀開了帳篷的帘子帶著一隻巨大的烤豬腿進來了。巴斯歡呼一聲就準備用手去拿著那隻烤豬腿,榮恩看到以後直接伸出手把他的手掌拍掉。


「注意點,那麼多小傢伙看著呢」榮恩同樣快一天沒吃東西,肚子餓的咕咕只叫。在陳凱他們停車吃午飯的時候,榮恩只啃了一個干餅,倒是巴斯吃了半條野豬腿。

陳凱把烤豬腿放到盤子上,然後用那把金色的小刀切下豬肉,放到剛剛從鎮子裡面包店中購買的新出爐的烤麵包里。添加上新鮮的菜葉和一點點沙拉醬,變成了一個自製的豬肉漢堡。

巴斯在陳凱做完一個漢堡以後直接拿過來,也不管那豬肉火燙的蒸汽,塞進嘴裡就咬。榮恩主教則是用餐刀把漢堡切成均勻的幾份,就著從陳凱房間里翻到的葡萄酒慢慢的吃著。

「還好那些好酒都藏在背包里」看著那瓶被翻出來的葡萄酒,陳凱覺得自己應該把新的藏酒地點換個更加隱蔽的地方。

在切好肉以後陳凱並沒有在帳篷裡面吃東西,而是回到了外面和那些傭兵在一起。他需要更多的了解傭兵的生活,以及從他們的嘴巴里知道一些米菲斯周圍的情況,比如說那些污穢之地或者遺迹等等。

榮恩看著陳凱消失在帳篷口笑了一下,然後用力敲了一下一隻伸到他晚餐上的大手。巴斯嘴裡塞著大量的食物,可他的手卻一刻沒停,自己的東西吃完了不算還打算蹭榮恩主教的晚飯吃。


此時馬克店長也在陳凱的邀請一下一起來到篝火邊上,他手裡抓著一個酒瓶。在自己夫人的壓制下很久沒沾到酒味的他,總算可以喝上一點了。結果這一晚上他們一隻鬧騰到半夜才休息,第二天所有人起來的時候都覺得周身酸痛。

「人都齊了嗎?魯拉團長?」陳凱打著哈欠站在鬍子劍士的邊上問道。

「都齊了不過後面有兩個商人想要一起跟隊,伯克納騎士你覺得行嗎?」魯拉指著邊上駕著兩輛貨運馬車的商人說道。

「你決定吧只要他們跟得上速度,還有不是那些盜賊的探子就行了」陳凱打著哈欠說道,然後爬到了自己的馬車上面靠在那裡,當然他並沒有睡下去正斜著眼睛觀察著那兩個商人。

雖然他心裡不希望這兩個商人加入,畢竟人越多榮恩主教他們被發現的幾率越高。畢竟原住民不是那些躺屍團的玩家,尤其是那兩個老是眼睛亂看的商人。不過榮恩主教卻告訴他無論誰只要哪怕是盜賊的探子都可以放進來,只要陳凱多注意一下就行了。

那兩個商人在繳納了一百個金幣以後加入了整個馬車隊伍,行進的時候選擇跟在隊伍的最後面。幾匹瘦的皮包骨的一樣的老馬正拉著沉重的貨車緩緩的前進著,陳凱看著那馬匹的速度都擔心它們會不會直接死在路上。

拉貨的駑馬價格非常的便宜大概是幾十金幣一匹,而如果是這種骨瘦嶙峋的老馬基本上價格不會超過五個金幣。所以這兩個商人直接用六七匹馬代替駑馬,雖然速度慢了一點,但運輸成本低了很多。至少在那些商人看來,老馬吃的東西少多了。


當然這一切和坐在馬車上陳凱無關,在洛葉鎮購買了足夠的食物以後,即使是進入米菲斯的汨羅鎮,他們也不需要下馬車購買食物了。至少榮恩主教不用再啃干餅,而是可以吃上點新鮮的肉食,當然他得搶得過貪吃的巴斯才行。

龐大的馬車車隊緩緩的離開了洛葉鎮,在距離鎮子遙遠的地方一群穿著各種盔甲的傢伙正在遠處緊盯著他們眼前不遠處的那條商路。不停的選擇著好下手、油水又多的肥羊。

遊戲中的時間接近正午時,現實當中的時間則剛剛達到午夜十分,再過不久對於現實中的人群來說新的一天即將到來。而陳凱他們則還在繼續朝著米菲斯前進著,他們現在所處的地域是一片巨大的草原。

作為米菲斯和亞多力克的交界處,汨羅荒原沒有和它名字匹配的荒地,而是到處充滿了生機。汨羅河的各個支流為這片荒原帶來了充沛的水源,如果不是每年的雨季這裡都會洪水泛濫幾次,估計早就被兩位伯爵在皇帝的見證下分掉了。

陳凱他們進入的時候雨季剛剛結束沒多久,道路上到處充滿了泥濘的泥漿以及各種大小不一的粗大樹枝,大部分都是從支流的上游帶下來的。偶爾也會有在陽光下閃閃發光的石頭或者藏在砂礫中的黃金出現,當然除非走狗屎運不然基本上不可能撿到。

在離開洛葉鎮二十多公里進入荒原以後,跟著後面的兩位商人速度越來越越慢等到到達荒原深處時,這兩個商人的馬車基本上已經快要讓陳凱受不了了。而就在陳凱他們即將爆發的時候,兩個商人的馬車直接趴窩了。

「抱歉魯拉團長,我們的馬車出事情了」那位自稱是艾克的商人搓著手和另一位叫卡托的商人走到魯拉面前說道。

「是不是車輪壞了?」魯拉團長看著那位叫做艾克的商人說道。

「是啊是啊魯拉團長眼神真好那麼遠就……」叫做艾克的商人看著被魯拉身後的那位高級劍士拿在手裡當呼啦圈的車輪呆了一下。

「那麼你的是不是車軸壞了」在另一邊一位身高在兩米開外的高級劍士手裡揮著一根木質車軸,一臉壞笑的對著那位額頭慢慢冒汗的卡托說道。

「沒有我的車沒有壞馬上就可以繼續上路」卡托剛剛轉身想走,就被魯拉一把拉到地上。

「凱澤斯?米開朗,還有這位毒蠍子的二把手,費魯斯基?拉爾先生!」魯拉看著被自己的手下按在地上的艾克一臉壞笑著。

「忘了告訴你們了,上個月你們首領,那個刀疤臉的毒蠍子割草沒割乾淨,逃出去的那個小傢伙剛好把你們兩的長相給說了出來」魯拉的話剛剛說完就看到兩個還在掙扎的商人臉色刷的一下白了。

「嘖嘖!這兩車貨可真夠重的,至少有上百塊大石頭吧」魯拉團長把從兩個商人車上搬下來箱子一腳踢翻在地,在表面的麻布下面是幾十塊巨大的爛石頭。

「好了魯拉團長你就別玩這兩個倒霉蛋了,雖然他們兩個的賞金不低但也不要耽誤行程,把那些老馬和馬車一起帶走至於石頭就不要塞了,丟出去吧」陳凱看著地下的兩個前盜賊對著魯拉說道,如果不是魯拉和他說了一句他怎麼也不相信這兩個看起來老實巴交和農民一樣的傢伙竟然是荒原盜賊團毒蠍子的成員,其中一個還是二把手。

「放心伯克納騎士,耽誤不了事我們收拾東西的速度可是很快的」說完狂暴雄獅傭兵團的幾個人已經把兩輛馬車修好了,並且用他們的旅行馬作為拉車的馬匹拉著兩架馬車緩緩的前行著。

邊走邊把箱子里的那些爛石頭往草叢裡面丟著,就在陳凱讓車夫繼續上路的時候,從車廂里傳來的榮恩主教的聲音。

「凱辰讓那個傭兵把手裡的那些石頭拿過來快別讓他丟了最好把剛剛丟出的那些石頭撿回來,記住是石頭上有淡淡藍色裂痕的,其他的就別撿過來了。」榮恩急促的聲音從車廂當中傳到陳凱耳朵里。

陳凱覺得非常奇怪,幾塊爛石頭有什麼要緊的。不過他還是聽從榮恩的要求,把兩輛馬車當中有藍色裂痕的石頭都挑了出來,在送進車廂之前順便把幾塊塞進了背包里。

「巴斯醒醒該死的你這頭豬還睡,快給老子醒醒」榮恩主教的聲音從車廂里傳來,帶著一絲焦急和憤怒,然後就是巴斯的慘叫聲。

過了一會兒從車廂里傳來了一陣短促的敲擊聲,陳凱聽著這個約定的信號非常奇怪,因為那是榮恩和他說的停車的聲音。雖然心裡感到奇怪,但是陳凱還是順從的停下了馬車。

「伯克納騎士出了什麼事?為什麼要停車?」魯拉非常奇怪的走到陳凱的馬車邊上,這時候他看到那個車廂的門打開了,走出來兩個從來沒有見過的套著黑色斗篷的傢伙。

「主~主教閣下」魯拉看著領頭的那個黑頭蓬的傢伙掀開了罩帽,露出了裡面的主教祭袍,一下子呆住了。

「那兩個盜賊在哪?」榮恩拉住魯拉的衣領急切的說道,然後他很快就鬆開了,因為他在那兩架馬車的後車廂上面看到了兩個被綁的結結實實的倒霉蛋。

「說~~這些魔星銀你從哪裡弄來的快給說~~」榮恩主教憤怒的把那位毒蠍子二當家一把舉過頭頂,然後聖階力量在那一瞬間不受控制的展開了。

「主~~主教閣下那個~~你還沒把他嘴巴上布條拿掉呢」魯拉蹲在地上抵抗著榮恩身上的聖階威壓。陳凱和其他人早就翻身躲到了車廂另一面,在那裡探頭探腦的看著,而那位被榮恩舉過頭頂的二當家已經嚇得尿褲子了。

「廢物就你這樣還是毒蠍子的二當家」巴斯一把扯下他的嘴巴上的布條,並且從榮恩手裡接過他按到地上。兩個人分別踩著那位可憐的二當家的手上,聖階氣勢直接把魯拉他們驅趕到了陳凱那邊。

「我說伯克納騎士,你們馬車裡怎麼藏著這麼兩位聖階啊?還他**的的一個是晨曦神殿主教一個是騎士長?」魯拉團長和他的團員可憐兮兮的蹲在陳凱的邊上,看著那位倒霉的二當家被巴斯和榮恩兩個逼問著。

不知道那位叫做費魯斯基?拉爾二當家做了什麼讓兩個聖階憤怒的事,他們竟然在他還沒接受治安官審判的前提下就對可憐的二當家動刑了。從耳朵里傳來的那一陣陣骨裂聲,以及費魯斯基?拉爾的慘叫聲,魯拉團長明白自己的賞金可能要沒有一筆了。

「咔嚓」一陣清脆的脖子扭斷的聲響傳來,那位可憐的二當家在連自己幾歲偷看女人洗澡的事情都說完以後直接被巴斯扭斷了脖子。

「凱辰轉向去毒蠍子的老巢這個廢物根本不知道這些魔星銀從哪裡來的,希望那隻毒蠍子會知道」巴斯臉色鐵青,一改昨晚那種痞子一樣的眼神,正在這時候從不遠處的森林裡傳來了一陣陣馬蹄聲,而攤在車廂中的另外一位一下子開心的發出嗚嗚聲。

可是當他的目光看到兩位正在逐步收斂氣息的聖階強者時,那種激動的表情變成了恐懼。他想要大聲的讓趕來的同伴快跑,但嘴巴上布條卻阻擋了他聲音的傳出,只能不停發出沉悶嘶啞的嗚嗚聲。 第142章米菲斯的陰影—當喪鐘敲響之時

兩更求月票求點擊求推薦求收藏

「看來不用轉向了」巴斯握了一下拳頭,兩個拳頭髮出咔咔的骨節作響聲。他的脖子轉頭了一下金色的頭盔反射著淡淡的光澤,從遠處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巨大金蛋。

「巴斯悠著點,我們要活的,別給我弄死了」榮恩主教的戰錘好像有大了一圈,但那銀色的鎖鏈還是沒有變。

當那些奔騰的馬蹄聲接近的時候,陳凱坐在馬車上看清了那些到來傢伙的身份。當頭的一個傢伙臉上有著一條貫穿半張臉的巨大傷疤,手上拿著一把巨大的紅色長刀。

「希望這個混蛋知道那些魔星銀是從哪裡弄來的,或者是從哪個商隊手裡搶來的」巴斯慢慢的拔出藏在細小刀鞘中的巨大武器,然後只看到一道足有三米長的金色鬥氣斬瞬間擊出,幾個剛剛想射箭的盜賊還沒反應過來就變成了飄散的屍塊了。

「巴斯你這個白痴老子要的是活口,不是死屍」榮恩主教嘴巴上是這麼說,但當他的戰錘被投射出去以後碰到的盜賊連人帶馬直接被轟碎了。

這時候騎在馬上的盜賊已經完全呆掉了,他們從來沒想過自己搶劫的目標裡面竟然會出現兩個聖階。哪怕只有一個也不是他們這種不到百人的小盜賊團招惹的起的,尤其是他們的老大毒蠍子那個領頭的刀疤臉現在已經開始催動著戰馬逃跑了。

可惜他只跑出了不到一百米就被巴斯追上,然後直接被一腳從戰馬上面踢了下來,翻滾著掉級了邊上的草地里昏了過去。當這位倒霉的盜賊團老大被一盆冷水叫醒的時候,周圍的戰鬥已經結束了,他身邊躺著十幾個被困得非常結實的手下。

自然這些都是活下來的,沒活下來的已經被魯拉和陳凱他們挖坑埋起來了,成了滋養草地的養料。

「刀疤臉老子不廢話,告訴我這些魔星銀是從哪裡弄來的,或者是你從哪個商隊手裡搶來的」巴斯一腳踩在毒蠍子麥斯的小dd上面,毒蠍子麥斯在那一瞬間感覺自己下面的兄弟快要變成肉末了。

「啊~~我…我不知道什麼事魔星銀,輕點求求你輕一點」毒蠍子麥斯覺得今天是自己縱橫荒原幾年以來最倒霉的一天了,但是顯然巴斯對他的回答並不滿意他直接把他舉了起來丟到十幾塊帶著藍色裂縫的石頭邊上。

「告訴我這些石頭是你從哪裡弄來的,或者是搶了哪個商業協會弄來的快說不然我會讓你在死前享受一下靈魂脫離身體的痛苦」巴斯並沒有說謊,在一邊榮恩正在把一個盜賊的靈魂從他的身體直接拉出來。

陳凱第一次發現神殿竟然也有這種可怕的神術,在他看來這種法術只有黑魔法或者黑巫術才有可能具有,比較把一個人的靈魂活生生的從他的軀體里抽出來實在太可怕。

但陳凱發現那靈魂的影像似乎和倒在地上的盜賊不相符,尤其是他看到那個盜賊被榮恩主教抓著的脖子竟然是折斷的。盜賊死亡的樣子不像是被靈魂抽離,倒像是直接被捏碎脖子而死。

不過陳凱發現的這些並不代表那位嚇呆掉的毒蠍子發現了,他看到自己的手下竟然被抽出了靈魂,一點都沒有懷疑那在空中哀嚎的影子到底是不是自己的手下,把自己知道的不知道的都說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