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不乏一些生面孔,看向宋雲的眼光讓得宋雲心頭頗為無奈。

那是鄙夷之色!


「今夜,他們就會再來!」薛之謙也頗為直截了當,說明了,他們雖然身處於這個山谷至今安然,那是因為他們有著一百多名修士,同時還有隨著時間推移漸漸加入他們的團隊,固守此地即便遇到一般的鬼修他們還是可以應付,但是時間久了,一些逃走的鬼修奔走相告,漸漸地越來越多的鬼修!

他們的修為最強依舊是薛之謙的金丹中期,那些鬼修的恐怖之處並非數量大,而是他們能夠互相吞噬,幾個月到今天,竟然已經互相吞噬誕生了三名金丹初期,若是他沒有預料錯,今夜那三名金丹初期融合之後就是金丹中期。

鬼修的恐怖之處,比一般修士要強悍,薛之謙領悟土之力能夠自保,但是人他保不住啊!

鬼修的成長極其迅速,只需要相互吞噬,金丹之境的鬼修因為越來越多從四面八方而來,吞噬得如同雨後春筍一般誕生。

此地眾多天驕,不少人都是領悟了自然之力。

同時宋雲更是發現,山谷之中飲用以及食用的東西,竟然是存放在一個雷池之中,略微思量之後宋雲也就領悟。

因為雷霆之力乃是魔氣妖之物的剋星,唯有經過雷池的凈化,平民和修士們才能夠食用。

知曉一切原因之後的宋雲,同樣也是微微愕然。

「我說……薛統領,這麼一個看起來僅僅只是鍊氣巔峰修為的小子,你要告訴大家他能夠抵抗一名金丹中期的鬼修?」就在這時,一道帶著譏諷之意的聲音讓得眾人看過去,更是讓得宋雲心頭頗為不爽同時卻也無奈!

這是一名少女,臉上還有著點點臟污,那應該是戰鬥之時造成,眉目透出堅毅與冷冽,長長的頭髮紮成兩個辮子,雙手抱胸,此刻看向宋雲的目光透出一股鄙夷與打量之色,在她的身後還有著數人跟隨。

能夠清晰的看出來,這些人自然而然的分成兩撥。

一撥人是與薛之謙走的比較近,而另外一撥人則是圍繞在這女子身邊。

宋雲回頭看過去,這是一個生面孔,想必定然是在他離開之後再加入進來的。

薛之謙神色流露出一抹苦,看了一眼宋雲,宋雲此刻卻漠不關心的端起茶猛灌,這種事情自然是交給薛之謙去處理。

宋雲能夠看出,那少女年紀輕輕的修為竟然就達到了金丹初期巔峰,同時……宋雲更是感應到了在這少女體內,還有著兩種自然之力,其中有著最為狂暴的雷霆之力,還有熾熱的火之力。 這兩種力量,卻也符合這看起來英姿颯爽的少女,同時,結合這兩種力量,這少女在這谷中的地位恐怕與薛之謙相媲美。

誠然,是這少女與薛之謙乃是競爭的對手,如今看到薛之謙將這麼大的希望寄托在一個看起來僅僅只是鍊氣之境的修士,這麼好能夠打擊薛之謙的機會,她顯然不會放棄。

這麼簡單的爭鬥故事,宋雲可謂見得多了,眼前這一個個都是三四十歲的人,可自己前世那幾百年雖然紈絝,卻也不白活,說眼睫毛是空的都不為過!

「柳影虹,說再多都不如眼見為實,不如我們今晚見分曉?」薛之謙看了那少女一眼,神色一凜道。


「對,今晚我們見分曉!」

「到時候你就知道宋雲哥的厲害!」

「宋師兄讓她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周圍不少人在起鬨,同時宋雲也看到了,不少劍門弟子盡皆在這,見到這一幕,宋雲不由微微搖頭一。

事情明白之後,宋雲則是準備離開,自己可沒這閑工夫在這裡看他們兩個人鬥來鬥去,起身直接從人群之中擠開。

「宋兄!」薛之謙見到宋雲沒有回應,不由伸手呼了一聲。

宋雲腳步一頓,回頭看到薛之謙那甚至是有些哀求一樣的神情,不由再度苦了搖了搖頭道:「到時候叫我,我去看看剛剛那些村民!」說罷,宋雲扭頭離去。

自始至終,宋雲都沒有過多的看那少女一眼,而這樣對其漠然的態度,卻讓得那少女頗為不爽了,其美目微微一瞪,竟然也擠開人群,朝著已經走出幾步的宋雲一掌抓去。

「我讓你走了嗎?這谷中可不是薛之謙一人說了算!」少女的聲音充滿怒氣,本來一直與薛之謙爭奪整個山谷的控制權就頗為不容易,如今有了一個機會,她豈會輕易放棄。

殊不知,在她動手的一瞬間,宋雲卻眸子一閃,一步之下驟然邁開,那從薛之謙習來的神通之術頓時展開,一步之下已然不見了蹤影。

原本在後面看到這一幕的薛之謙,心裡頭可謂是浮現一抹高興之意,他巴不得這少女和宋雲動上手,他可是知道宋雲的實力,最好是宋雲能夠給這少女一個教訓,這樣她才會在這谷中老實一點。

不少人心裡頭也是抱著這樣的頭,誰料到,宋雲一步之下直接就消失了。

一時間讓得不少人愕然,薛之謙更是搖頭苦。

那柳影虹也是一愣,沒有想到宋雲的速度竟然會這麼快,一時間不由神色變了變。

「無膽鼠輩!」輕罵了一聲,少女回頭撇了一眼薛之謙,隨即扭頭帶著眾多人離去。

來到村民們住處之時,不少人一個個盡皆在一起,神色恭敬的看向宋雲,宋雲更是看到了虎子此時竟然在盤膝閉目的修行,他不會浪費一分時間,如此韌性卻也少見,宋雲對此不由輕輕點頭。

山谷之中的平民少了許多,在宋雲帶領的村民們加入之後,才恢復到了曾經那樣的熱鬧,顯然,在宋雲離開的這段時間,他們的戰鬥沒有表面看起來這麼容易。

很快,天色漸漸暗了下來,似乎是因為這些魔氣的影響,當天黑下來之後,整個世界都如同泛起一股黑霧,即便是山谷之中,有時候十步之外也難以看清人影。

這股黑霧,隨著越加進入那山谷深處,卻越加的濃重,宋雲一直朝著山谷深處而去,但是就要進入到最深處之時,卻被幾人攔住了。

山谷深處築建了一個如同是牢獄一般的房子,宋雲在離開之時,甚至能夠清晰的聽到有著一些嘶吼的聲音傳出。

入夜之際,宋雲回到住處,剛剛回到住處沒多久,忽然宋雲神色一變,驟然之間回頭,卻見一道身影竄入自己房間,竟然是曾經在劍門之中的師弟。

對此宋雲不由神色一松,而緊接著則是泛起疑惑之色,就在宋雲剛剛泛起疑惑之色之際,那師弟見到宋雲直接雙膝『嘭』的一聲跪倒在地。

「師兄,您一定要救救我們!」那師弟跪下的瞬間滿面淚水流了下來,堂堂男子漢在此刻竟然絲毫不顧形象的哭了起來。

宋雲神色一變,伸手將那師弟託了起來,「何事?」

畢竟這是自己的師弟,也是劍門的弟子,即便不是,只要是個人,宋雲都覺得自己既然遇到,那麼就是有原因的,救上一救也並無不可!

那弟子停止哭泣,「我們所有弟子趕來山谷的路上,被人襲擊了,那一次襲擊,僅僅只是一名鬼修,當時我們還不知道,在擊殺那鬼修之後,他竟然化作了無數的魔氣,悄無聲息在我們不知道的情況下,鑽入了我們所有人的體內,如今……隨著時間推移,體內的魔氣竟然無法逼出,不但越來越多,還會吸取外界的魔氣增長,不少弟子已經被在山谷深處的牢獄之中了!」

聽到此處,宋雲忽然流露出恍然之色,為何今日自己逛到山谷深處只是聽到的像是人的哀嚎與嘶吼!

同時眉頭一緊,上前一步,伸手按在這師弟的肩膀之上,神力頓時湧入他的體內。

一瞬間,宋雲就看到了在這師弟的體內他的所有荒力竟然都微微泛著漆黑之色,有著一絲一縷的魔氣纏繞在其體內。

探查了一遍之後,宋雲神色一凜,眸子微微閃爍,眉頭更是微微皺了起來。

而那師弟站在宋雲的面前更是一臉的期望之色,似乎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宋雲的身上了,若是宋雲還解決不了,他恐怕就真只有等著被魔化,化作那一個個鬼修了。

不過想到要化作鬼修,還有在山谷深處那些同門,那一個個魔化之前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一時間不由讓得這師弟臉色蒼白無比。

忽然,宋雲的神色一頓,眸子浮現一抹明悟之色,回頭看向這位師弟道:「師兄有一法,但是不知是否有效,說不得一個不好還會傷及你性命,你可要嘗試?」宋雲說的很凝重與認真,這不由讓得這弟子神色也正了正。

但是在聽到有一法之時,他渾然忘記了後面那什麼有沒有效果,催促道:「師兄,當初在那任賤人手中是你救了我,我這條命就是你的,隨便你怎麼施展!」

宋雲也是趕緊利落之人,見到師弟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也知道,恐怕他也知道化為鬼修有多痛苦,寧願死也不願意變成那東西,點了點不由雙手緩緩按在了那弟子的肩膀之上,為了讓這弟子無需那麼緊張,宋雲直接心力一動,衝擊在對方的心神之上,讓得他直接昏迷了過去。

緊接著,宋雲雙手陡然之間,輕叱「雷!」

輕微的雷鳴回蕩在屋舍之內,宋雲手中完全被雷霆之力包裹,那雷霆之力出現之後,被宋雲引導著緩緩的落在了那師弟身上。

嗤!

在那雷霆之力落在他身上之時,頓時發出嗤嗤的聲響,一縷縷漆黑的魔氣竟然緩緩升騰起,緊接著被化解。

這個方法,正是宋雲在想到他們對那些食物以及水凈化的辦法,通過自己控制雷霆之力,完全滲透他的整個身軀,將其血肉之間的魔氣凈化,這個辦法宋雲按照自己的掌控來說,完全可行。

他沒有想到,這麼一做,竟然真的就成功了。

這種事情,也只有宋雲敢做,而也只有這種寧願死也不願意變成鬼修的師弟敢於獻身,殊不知,雷霆之力的狂暴,在任何人手中看起來殺傷力的確驚人,但是用來救人,而不損壞被救之人的身體,這種操控,絕非一般人能夠領悟。

宋雲,也是因為自己本尊第一次領悟之後,隨即凝結了雷霆本源,而隨著第二次身死之時,在那洗劍池之中軀體得到洗鍊,重新凝聚雷霆之力之後,自己對於雷霆之力的領悟已然可謂是兩世積累。

不滅劍體,並非只有對劍的極端控制,還有對於神力的極端凝聚與操控!

而也唯有這樣的積累,宋雲才敢於出手。

片刻之後,當這師弟完全被雷霆之力包裹之時,宋雲能夠清晰的感受到,雷霆之力已經完全將他滲透,其體內的魔氣也完全被凈化。

也就在此時,宋雲並不知道,在那山谷之外已然掀起了驚天動地的轟鳴。

山谷前,下,月光顯得有些蒼白,照亮了山谷前方一片漆黑的身影。

那眾多身影密密麻麻,可謂是看不到盡頭,不少更是如同霧氣一般飄來飄去,這鬼修的手段許多時候讓人防不勝防。

「薛之謙,你寄予眾望的那位高手呢?怎麼關鍵時刻反而不見人了?」柳影虹在一旁,撇嘴看向薛之謙,神色流露出嘲諷與不屑之意,你不是說好那小子能抵擋這金丹中期的鬼修嗎,這會兒人都見不到,還抵擋什麼,柳影虹巴不得直接告訴在場所有人,那什麼宋雲不靠譜,想到自己出手竟然連對方怎麼消失都沒有看到,柳影虹不由一肚子不爽。


薛之謙聽聞,沒有說話,眉頭微皺的看向了身後眾人,隨即悄然對著最後面一名弟子傳音讓其儘快去將宋雲找過來。

這會兒顯然不是拌嘴的時間,眼前的敵人已經到了面前,還繼續拌嘴就是不識時務!

不過即便是最後一名也逃不過同為金丹之境的柳影虹的神識,其眉毛一挑,看了一眼薛之謙,撇了撇嘴,冷哼一聲,卻沒有再說什麼,隨即將目光看向了前方那眾多的鬼修,美目厲色已然覆蓋!

那一個個鬼修此刻神色猙獰,但是雙目之間卻流露出謹慎之意,顯然即便是喪失了人性卻還有著狡詐的心理。

其中那為首的一名鬼修,其身軀頗為高大,周身更是魔氣繚繞,濃煙滾滾一般,雙目如同火炬一般綻放紅光。 薛之謙和柳影虹看向那道身影,雙目不由微微浮現凝重之色,他們知曉,昨日的襲擊還是三道媲美金丹初期的修士,而如今卻已經變成了一道,顯然是那三道已經融合了。

那鬼修體內透出的金丹中期氣息更是讓得柳影虹雙目微微泛起凝重之色。

「喂,那大傢伙交給你,我儘快解決的!」柳影虹也知道此時不是鬥氣的時候,朝著薛之謙知會了一聲。

他雖然實力媲美金丹中期,但是也只是媲美,遇上一般的金丹中期還能夠略微應付一下,但是這種鬼修,其本身的實力就比一般的金丹中期還要強大,對於柳影虹來說,卻是還有些難以抵擋。

因此,唯有交給修為本身就是金丹中期的薛之謙,而薛之謙更是掌控土之力,其本身的防禦就頗為擅長,唯有抵擋住,然後柳影虹先擊殺鬼修,隨後在和薛之謙一同對付這金丹中期的大傢伙。

薛之謙點了點頭,在此時,所有人臉上都浮現了一抹凝重之色。

鬼修手段詭異,多次的交戰已經給了他們足夠多的教訓,沒有人敢於輕敵。

吼!

一聲怒吼從那為首的鬼修口中傳出,如今的他已然不是人類,而是惡的凝聚體,其就是吞噬任何能夠吞噬的東西,壯大自己。

怒吼間,那鬼修陡然之間朝著人群衝來,其周身魔氣翻滾,澎湃的氣勢釋放之間,讓得不少人臉色都是變了變。

薛之謙回頭看了一眼,安排去尋找宋雲的人還沒有回來,不由一咬牙陡然之間衝出,凝重之色之中還有著一抹猙獰。

「殺!」柳影虹怒叱一聲,整個山谷口陡然之間爆發出驚天大戰。


那金丹中期的鬼修身後,眾多魔氣翻滾,看不清有著多少鬼修爆涌而來,一時間各種神通術法轟然而出,落在那魔氣之中讓得場面可謂嘆為觀止。

其中,最為耀眼的當屬於那些領悟了雷霆之力的修士,他們一個個渾身包裹在厚厚的雷霆之力之中,在黑夜裡如同是最為耀眼的星辰,往往抬手之間都是雷芒閃耀,周身嗤嗤之聲不斷傳開,一個個鬼修在其手中被消融。

還有那些掌控火之力的修士們,在人群中同樣也是耀眼,熾熱的火焰之下,鬼修嘶鳴,如同火焰一般升騰,洶洶。

但是即便如此,不少人的臉色也沒有絲毫的放鬆。

因為按照以往的慣例,這才僅僅只是開始,不少人出手之間乾淨利落,招招全力,拖得越久,待得越來越多的鬼修圍攻過來之時,就是自己無法抵抗而身死之日。

柳影虹所過之處,近乎是一片空地,其領悟的雷霆之力施展起來可謂最為狂暴,她擁有金丹初期的修為,施展開來之時那威力更是令得不少鬼修倉皇而逃,轟鳴滔天之間一個個鬼修連慘叫都沒有來得及發出就被消融。

她的身影不斷的在各個人群之中流竄,哪裡即將無法支撐,她都會出現,左手雷霆,右手熾火,兩種自然之力被她運用得如火純青。

而薛之謙,可謂是這一戰最為痛苦的一人,其緊咬牙關,頻頻回頭看向身後,他在期望宋雲能夠趕緊出現,金丹中期的鬼修,那一招一式之間的力量都讓得薛之謙體內傳來劇痛,人類的肉身對於鬼修來說,終究有些無法媲美,頻頻交手之間更是嘴角隱隱流下殷紅。

但是,這場戰鬥最為辛苦之人,恐怕還是柳影虹,她可謂心神都在最為緊繃的狀態,因為她需要觀察整個戰場,看到哪裡有自己的人無法承受之時,她就要出現,不但如此,她還要抓緊時間的將一些刺頭的鬼修消滅。

修為之力與心神,耗費最大的,當屬於她。

不時,她更是會看向那薛之謙,看到其不斷支撐之下,傷勢加重,她的腦海之中不由浮現那道身影,心裡頭竟然在此刻浮現一抹期待之感。

「該死,怎麼可能依靠那小子!」柳影虹心頭怒罵一聲,自己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犯賤了!

而此時,在那居住之地,一名弟子終於敲開了宋雲的房門。

若非礙於裡面的人乃是宋雲,這名弟子恐怕早就直接施法轟開來了。

而也因為宋云為那名師弟祛除魔氣,卻是布下了無法撼動整個屋舍的陣法,即便外面轟鳴滔天,宋雲也無法聽到。

「宋雲師兄,您終於出來了,外面已經開打了!」這位弟子顯然也是劍門的弟子,此刻焦急開口。

不待他說完,宋雲的腳步已然邁開,整個人直接就朝著那山谷口而去,因為不用那弟子說,宋雲在走出之時也聽到了外界那驚天動地的轟鳴。

不少平民都或多或少的站在窗戶旁,或者走出房門,有些更是手中拿著一些療傷物品,等待著這場戰鬥的結束,他們的目中盡皆流露出複雜與感激之色,他們是平民,沒有修為之力,雖然這些保護他們的修士享受著他們的招待,但是他們知曉,若是沒有他們,恐怕這群修士還會過的更加自由自在。

因此,這些平民一個個都在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待得宋雲來到山谷口之時,他也被眼前的一幕所。

眼前的一幕,如同整個谷口都被無盡的魔氣籠罩,翻滾之間一張張鬼修的面孔從其中不斷衝出,山谷口在此時似乎已經不是山谷口,而是成為了一個能夠不斷湧出魔修的地方,那些魔氣看不到盡頭,無法看清外界有什麼東西。

天空的月光早就被遮蔽的看不到絲毫,若非不少人神通之術施展之時的光芒照亮整個山谷,恐怕一切都是漆黑的魔氣。

其中那柳影虹不斷出現的身影,也是讓得宋雲微微凝了凝目,而緊接著落在那薛之謙的身上之時,宋雲卻是不由浮現了一抹好之意。

看著他不斷地噴出鮮血,宋雲也知曉,此時不是看戲的時候,神色陡然之間一凜,雙目眯起的瞬間,宋雲眸子凝聚精芒。

如此規模的戰鬥,顯然不是隻身能夠決定勝負,在此時,宋雲陡然之間連接了自己的分身之力,身軀緩緩漂浮而起,天空之上的魔氣開始緩緩被推著朝著四周散開。

轟隆!

忽然之間,整個天空在這寂靜的夜裡竟然響起一聲炸雷。

在這炸雷響起的瞬間,所有人心頭一震,同時回頭朝著身後看去。

與此同時,也就在所有人回頭之時,那些與他們交手的鬼修在此刻竟然瞬間發出嘶鳴,如同極度的恐懼,驟然之間倒卷。

那無盡的魔氣陡然翻滾,一張張面孔在其中不斷嘶吼。

與薛之謙交手的鬼修同樣也是飛退,其紅湛湛的雙目在此刻竟然生動的抬起頭看向天空之上。

緊接著,他的目光不由落在了宋雲的身上,那鬼修的目光在此時竟然透出了人性的懼怕之色,但是緊接著不由紅光猛然暴漲。

宋雲看著這一幕,絲毫沒有去在意,他的身軀上升得越來越高。

此時,那些與鬼修交手之時,也一個個飛退回來,抬頭看著那凌空而起的身影,感應到天空之上的氣勢盡皆變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