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四周,就好像是沒有邊際一樣,什麼也沒有,什麼生物都沒有,連雜草都沒有一根,讓黃宇有些擔憂,這裡實在是有些詭異了。

彷彿這裡是一塊死地,對,就是一塊死地,但讓黃宇意外的是,這裡的靈氣,卻又不弱,而且比起一般地方都要濃郁,甚至,這裡,連那天冥河之中的一些小魚小蝦都沒有,太詭異了。

禁區,彷彿這裡就是一塊死地禁區。

「我沒有記憶,但在這裡,很詭異,要小心一點。」月傾城當然也發現了這裡的異樣。

黃宇苦笑不已,天罰之眼也沒有看出什麼情況來。

「走吧,到了這裡了,難道我們還要打退堂鼓么?」黃宇道。

兩人一前一後,走進了這一片土地。

黃宇踏上去的一瞬間,發現腳下溫度很高,而且越來越灼熱。

「傾城姐,你發現沒有,我們一上來,腳下的溫度不斷提高,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

「這裡,難道是傳說中的赤陽之地?」月傾城突然道。

「什麼是赤陽之地?」這黃宇倒是沒有聽說過,什麼九陽之地,極陽之地,等等,這些黃宇都有所耳聞,但唯獨這所謂的赤陽之地,還真是沒有聽說過。

「傳說中的赤陽之地沒有任何生靈,哪怕是再強大,乃至界尊級別的強者,都不可能子啊赤陽之地超過十日,一旦達到了十日,就會被赤陽之火給焚燒而死。」月傾城道,「如果這裡真是赤陽之地的話,那麼我們最多只有十天時間,一旦超過十天,就必死無疑。」

黃宇心中吃驚不已,看著月傾城,問道:「傾城姐,你不是開玩笑吧,這怎麼可能?」

界尊強者,那可是超級恐怖的存在了,這裡是劍通界王的遺迹,只是界王遺迹而已,雖然是上古界王,但和界尊相比,還是有巨大的差距的。

既然連界尊強者都無法抵抗的赤陽之地,又怎麼可能被劍通界王這位上古界王給弄到這裡呢?所以,這讓黃宇十分懷疑。

「我也不確定,但這裡的情況和赤陽之地的記載很相似,但對我們來說,不管這裡是不是赤陽之地,都不能夠久留,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如果真是赤陽之地的話,我們在規定時間之內,沒有離開這裡,恐怕就要淪為赤陽之地的養分了。」月傾城道,「快點,我們必須要快點。」

黃宇道眉頭皺起:「傾城姐,如果按照你所說這裡真是赤陽之地,連界尊強者都沒有辦法抵擋,那這赤陽之地,劍通界王又是怎麼將其弄進來的?」

黃宇和月傾城以極快的速度前進,黃宇一邊繼續問道:「另外,如果真是赤陽之地的話,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對抗這赤陽之地?」

「辦法自然是有的,卻不是那麼容易。」月傾城搖頭道,「要想抵抗赤陽之地,那麼就只有一樣東西可以剋制,那就是月陰之石,唯有月陰之石才可以剋制。」

「月陰之石?」

「不錯,月陰之石和赤陽之地實際上是兩個極端,只有月陰之石可以剋制赤陽之地。」

「難道說,那劍通界王居然有月陰之石,又找到了這樣一處赤陽之地?」黃宇眼睛一瞪,道,「這東西都很珍貴,如果是真的,那劍通界王也真太變︶態了一點吧?」

兩人的速度發揮到了極致,兩天時間過去,足足數千里,居然還是沒有走出這鬼地方,一路上,都是沒有一個生靈,而且,更加讓人鬱悶的是,腳下的溫度越來越高,而且似乎這空間之中,也開始變得熱起來。

「看,那是什麼?」月傾城突然指向了前方大聲道。

黃宇順著月傾城所指的方向看去,一座山莊出現在了眼前。

山莊,黃宇瞪大了眼睛。

居然是山莊,你如果是宮殿,如果是一座塔,那黃宇都不會驚訝,在這地方一切都有可能,但……但出乎意料,這裡居然出現的是一處山莊,孤零零的一座山莊,看起來,讓人感覺到格外奇怪。

黃宇通過天罰之眼,查看山莊的四周,發現這山莊不算太大,但也絕對不小。

更加詭異的是,這山莊周圍有極其強大的陣法禁制,自己的天罰之眼根本沒有辦法看穿。

「進去還是不進去?」黃宇心中暗暗琢磨,這山莊裡面有什麼,自己可一點都不清楚,在這劍通界王的遺迹之中,黃宇是越來越感覺危險了。

黃宇暗想,恐怕就算是真正的界尊,其世界也不可能會這麼變︶態,有這麼多恐怖的東西。

天冥河這樣的詭異大河,另外還有這樣一出赤陽之地。

這些,恐怕在整個大宇宙之中,都是難以見到的,就算是界尊,也都未必會有,而劍通界王,只是一個界王而已,全部動擁有了。

所以,黃宇現在完全沒有了剛剛進來時候的信心,對於這未知的事情,未知的山莊,黃宇有些猶豫。

「怎麼啦,黃宇,你難道發現有什麼不對勁?」月傾城見黃宇不動,不由問道。


「沒有,只是在想,這裡突然出現的山莊,有些詭異,在這裡孤零零的,實在是有些不合常理。」黃宇說道,「如果是一座宮殿,或者一座寶塔的話,那還好一些。」

月傾城對黃宇說道:「反正不管怎麼說,我們都要進去看一看,如果有什麼不對勁的話,我們再退出來也無妨。」

「這樣吧,傾城姐,你先在外面稍等,我進去看一看,如果安全,我再出來叫你。」黃宇想了想說道,「這樣比較合適,如果一旦出現什麼情況,還有一人可以採取情況救助。」

… 「不行,你留在這裡,我去。([x].」月傾城搖頭道,「你的實力還太弱,連界主境界都沒達到,我是界王巔峰,只差一步就可以成為大界王,實力和大界王強者,相差並不遠,即便遇到什麼情況,也可以全身而退。」

「傾城姐,你不用擔心,難道忘記了我的手段?」黃宇笑道,「我會使用隱身符進入其中,而且,對於陣法禁制,我比你懂得多,另外,我還有乾坤挪移,還有傳送符,所以,傾城姐,你完全不必要擔心。」

「那也不行,我不能讓你一個人去冒險,兩個選擇,一個是我去,要麼就是兩人一起進去。」月傾城盯著黃宇,語氣堅決的說道。

黃宇一看這樣,自己一個人進去基本上是不可能了,於是道:「那好吧,兩個人一起。」

讓月傾城一個人,黃宇還真是不放心,這裡實在是有些詭異,自己的天罰之眼都沒有辦法看穿,這裡面讓黃宇不由有些擔憂。

當然,不進去是不可能的,既然來了,在這裡面肯定會有一些信息,或者,會有一些好處,不管如何,都是要進去的。

兩人一起,黃宇走在了前面,月傾城跟在後面,距離不過一尺。

推開了門,進入了山莊之中。

黃宇眉頭微微皺起,這裡和外面,簡直是天壤之別,在這裡,沒有了外面的灼熱,取而代之的是無比的清涼,另外,這裡生機勃勃,樹木成蔭。

池塘,庭院,荷花,等等,完全是一處度假勝地,避暑山莊。

「不對勁。」黃宇眯起了眼睛,天罰之眼還是有很多看不穿,這裡沒有任何的禁制和陣法,不過,靈氣十分驚人,在這裡修鍊,那絕對是一日千里,即便是達到了界主境界,在這裡修鍊的速度也是非常驚人。

但,卻讓黃宇感覺有些不安。

一股很微弱的氣息,雖然很微弱,但還是被黃宇感覺出來了。

這股氣息,就在地下。

黃宇有些惱火,即便感覺出來了,有一股特殊的氣息,在這地下面,不過,自己的天罰之眼,卻是看不透。

而這裡,實實在在是沒有陣法。

鬱悶了,如果是幻境的話,自然逃不過自己的眼睛,而問題的關鍵是,這裡根本就不是幻境。

天罰之眼看不穿,又不是幻境,也沒看到有禁制和陣法,詭異,相當的詭異。

難道是這地面的問題?

「傾城姐,有沒有發現,這裡有些不對勁?」黃宇道。

「沒有什麼不對勁啊,這裡是一處極好的修鍊之地,這裡的主人,應該是一位雅士,亭台樓閣,等等,不難看出主人的品味。」月傾城道。

黃宇聞言白眼直翻。

「傾城姐,難道你就沒有發現,這裡似乎有些太過於安靜了么?」黃宇又道。

「這也很正常啊,在這個鬼地方,又有什麼人來?」月傾城道。

「咳咳。」黃宇十分無語。

月傾城卻是笑了,看著黃宇道:「黃宇,不容易,你吃癟的表情很少見。」


「傾城姐,你這……」


「好了,和你開個玩笑罷了,不必如此認真。」說著,月傾城臉色變得嚴肅,看著黃宇道,「這裡有些詭異,我的神識幾乎搜查了整個山莊,卻沒有發生任何一絲生機,也沒有發現什麼陣法和禁制,但我總感覺,這裡有些不對勁,彷彿,彷彿完全籠罩在一層迷霧之中,我們所看到的都只是表象,甚至,有一種淡淡的危機,這種危機,讓我感覺到不安。」

修為達到了月傾城這個層次,一般預感,都是十分準確的。

「我發現了一絲氣息,但這僅僅只是一絲而已,就在這地面下。」黃宇指了指地面說道。

「地下,難道有地下室?」月傾城道。

「不知道,沒有通道。」黃宇搖頭,這四周,根本沒有通道連同,陣法也沒有。

「這就奇怪了。」月傾城眉頭皺起,試了試地面指揮,說道,「這裡的地面,很堅實,想要鑽入其中,根本不可能。」

「傾城姐,這裡實在是太詭異了,我看我們還是離開這裡算了。」黃宇想了想,說道。

「也是,這裡沒有找到什麼意義的東西,離開這裡是最好的選擇。」月傾城也點頭。

兩人準備撤離,但就在這個時候,整個場面發現了變化,地動山搖。

接著,原本如同人間仙境一般的院落,發生了驚人的變化,一下子變得鬼氣森森。

黃宇瞪大了眼睛,這變化也太大了。

月傾城抓住了黃宇的手,兩人站定之後,相視一眼,兩人都是震驚到了極點。

「幻境,這幻境太厲害了。」月傾城嘆道,「恐怕大界王都不能夠發現。」

「不,這不是幻境。」黃宇苦笑道,「如果是幻境的話,我能夠看得出來。」

「現在麻煩了,出去的路都被堵死了。」月傾城道,「我感覺到了幾股強大的氣息,這氣息,比起我,絲毫不弱。」

黃宇也發現了,道:「這氣息十分詭異,陰寒到了極致,比起那陰溟界主還要恐怖。」


眼前的黑霧漸漸散開,一座高塔出現在了眼前。

鬼劍塔。

「好強大的劍意,好恐怖的氣勢。」黃宇深吸了一口氣,這高塔,就好像是一柄鋒利無比的神劍,不,應該是鬼劍。

因為這一柄劍,並不是有浩然劍氣,而是鬼氣森森,陰寒無比,看一眼,都讓人冷到了骨子裡。

「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麼來頭。」月傾城臉色一冷,盯著前方,在那鬼劍塔前面,有三人坐在那裡,彷彿雕塑一般。

那三股氣息,正是這三人的。

這三人打扮十分怪異,一個穿著花裙子的光頭。一個大鬍子,穿了個紅肚兜。另外一個渾身黑色衣衫,捂得嚴嚴實實,連臉也是如此。

這三人的氣息,卻是很強。

界王境界,絕對是界王境界的強者。

鬼劍塔,難道這三人就是這鬼劍塔的守衛?

黃宇眉頭皺起,這三人雖然很怪異,但這三人的實力,那絕對是毋庸置疑的。

黃宇移動步子,朝三人走了上去,月傾城拉住他道:「這三人很詭異,不可妄動。」

「無妨。」黃宇笑了笑,道,「這三人沒有殺意,不用擔心。」

「我和你一起過去。」月傾城道。

黃宇點頭。

兩人不緊不慢,來到了三人面前。

「三位前輩,不知……」

「你們來了。」那身穿花裙子的光頭,轉過身來,這是一張十分粗獷的臉,眉毛卻是細細長長的柳葉眉,細看才發現是畫出來的,那粗獷的臉上,還打了一層胭脂水粉。

這摸樣,讓人看著有些想作嘔的衝動。

「前輩,不知這裡是什麼地方?」黃宇道。

「這裡是鬼劍塔。」光頭說道,「我們等了三萬年,終於等到了人來。」

「三萬年,這裡沒有人來過?」黃宇聞言一愣。

「不錯。」那渾身烏黑,捂得嚴嚴實實的男子這時候開口,他的聲音很沉悶,渾厚,無比蒼老,「這鬼劍塔是一處特殊的地方,只等待有緣人,如果不是有緣人,就看不到這裡。」

「這麼說,我們就是有緣人?」黃宇眯起了眼睛,對此黃宇可不會傻到相信,這裡處處透露出詭異之色,這三人,也十分詭異,打扮都如此變︶態,又如何能讓人相信。

「正是如此。」兩人齊聲道。

「按照你們所說,我們是有緣人,那麼,你們在這裡等著我們,是為了什麼?」黃宇道,「或者換句話說,我們的到來,又有什麼使命么?」

「打敗我們。」

「收取鬼劍塔。」

「鎮壓劍羅剎。」

三人一人一句。

「你們是說,收取這座鬼劍塔?」黃宇道。

「不錯,就是這座塔。」


「這是一件頂級聖器,威力無窮,即便是界尊強者,也能鎮壓。」

「頂級聖器。」黃宇眯起了眼睛,世上哪有那麼好的事情,「還有呢,那劍羅剎又是什麼人?」

「劍域的叛徒。」

「我們的仇人。」

黃宇深吸了一口氣道:「你們說清楚一點,劍域是什麼地方?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在這裡?」

黃宇問出了三個問題。

「劍域是一個強大的以劍為主的位面,我們三人是劍域域主劍通神的僕從,而劍羅剎是域主大人的大弟子,三萬年前,劍羅剎勾結外人,偷襲了域主大人,將域主打成重傷,並奪取了劍域域主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