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星峰笑道:「我是吃飽了來的。」

風恆心裡微微驚訝了一下,要知道在血色大陸能夠吃飽吃好的人,當真少之又少,沒有一定手段辦法,根本就不可能的,這人不簡單,雷星峰僅僅一個姿態,就讓他不敢小覷。

很快,大眼老大就吃完了,他抹抹嘴,笑道:「你也知道總營是什麼鳥樣子的,想要吃飽真是太難了。」


風恆笑道:「沒事,沒事,這裡可以吃飽的。」

雷星峰問道:「能不能介紹一下情況,我們剛來,兩眼一抹黑,什麼也不知道,風恆老大先來,情況應該很熟悉,介紹一下吧。」

大眼老大也說道:「是啊,風恆,說說看,這次我們有沒有希望脫身?」他對任務根本就不放在心上,只對能不能保命有興趣。

風恆嘆口氣,說道:「這個遺迹,看得出來,是一個保留完整的遺迹,裡面真的兇險萬分,這次雷哥過來,我倒是有了一點點信心,此地禁制非常厲害,僅僅死在外層禁制中的修鍊者,就非常多了。」

「我們現在連外圍都進不去,更別提裡面有什麼危險,僅僅外圍的禁制殺陣,我們就死傷了一半人,一籌莫展啊,幸好這次有雷哥來,一個禁制大師,就算解不開禁制,最少能夠告訴我們,哪裡容易進去點,哪裡是絕對不能碰的,我們都是靠著人去填禁制,才能找到相對薄弱點,可是往往推進沒有多遠,就會遇上非常厲害的禁制。」

「唉,苦不堪言啊,隊伍我也快要壓制不住了,那些修鍊者只要聽到是探查禁制的任務,就試圖反抗,都知道這是送死的任務。」

大眼也傻了,他說道:「那麼厲害的禁制?」

風恆道:「嗯,比我見過的最厲害的禁制,還要強很多,簡直層層疊疊,沒完沒了的禁制,一個不小心就死傷一大片,媽的,我可是被折磨的要死。」

雷星峰道:「這樣啊,嗯,先帶我去看看,可能需要人幫著我觸動禁制。」

風恆道:「沒問題,我帶人跟著你一起去。」

大眼老大說道:「我也去看看,什麼樣的禁制會如此變態。」

眾人起身,走出房間,巴斯霸等人都在外面等候,見雷星峰出來,急忙迎上去,巴斯霸問道:「這麼樣?」

雷星峰說道:「先去看看遺迹的禁制,聽說很厲害,先前來的人,很多都死在禁制中。」

巴斯霸自從見到雷星峰的雷殺陣后,對禁制的狠辣就多了一份認知,他點頭道:「現在就去嗎?」

雷星峰道:「你們跟著一起來。」他的護衛全都在身後,聞言跟著一起向營地外走去。

貼著地面飛行,很快就穿過一道斜谷,看到一片猶如冰川的地貌。


不遠處,就看到觸目驚心的血色,鮮血流淌在冰川雪地上,呈現黑紅色,如果有拖拽的話,就是大片紅色,還有很多細碎的東西,落在雪地冰面上,那是人的被粉碎的部分,雷星峰一眼就看到地上一節手指,搖搖頭道:「前面都被碎屍鋪滿了,真不知道死了多少人。」

果然,前方有大堆的碎肉爛骨,上面已經堆積了一層雪,但是從側面看,依舊能夠分辨出來。

艾七臉色煞白,說道:「那麼慘……」死人他不怕,碎肉爛骨他也不怕,他怕的是這裡死人根本就是身不由己,他怕自己也走到這一步。

雷星峰站著,眼裡銀芒吞吐,剎那間,他眼裡全是禁制節點,不由得驚嘆道:「好厲害!」

風恆說道:「這裡是一個進入的點,我們試探了很多次,就這裡還算比較薄弱,你看右邊,那邊有一個禁制殺陣,非常兇狠,幾乎不可能過去,左邊更是詭異之極,右邊好歹還能看到人死在裡面,而左邊,人進去就沒有了,連影子也找不到,只有中間這裡,可以衝進去相當遠的距離。」

艾七道:「中間也不行,中間其實是陷阱!」

風恆看了艾七一樣,驚訝道:「沒想到還有一個禁制師在!」

艾七說道:「我是高級禁制師,只是被降職了,然後就被打發到懲戒營來。」不管是高級禁制師還是禁制師,這裡都是極度稀缺的人才,若是風恆隊伍中有一個禁制師,也不至於死了那麼多的人。

風恆說道:「大眼,你的隊伍倒是人才濟濟啊。」

大眼道:「那是雷哥的手下,可不是我的手下,他一直都是跟著雷哥的。」

雷星峰點頭道:「嗯,我們是一起被人搞到懲戒營的,他叫艾七,是我們明澤盟禁制總堂的人,和我一樣,都是禁制師。」

風恆頓時對艾七客氣起來,沒法子,在禁制下死了太多的人,他對禁制師也有心理陰影了,這禁制殺人實在太犀利了,修鍊者沒有一定水準,根本就抗擊不了。

雷星峰一點點的察看禁制節點,很快他就找到了禁制樞紐所在的節點,但是這節點就隱藏在禁制殺陣的後面,他沒有辦法靠近,半晌,雷星峰仔細分析了幾次,終於得出結論,若是想要破掉這個禁制,就必須靠近禁制樞紐,那時候他才有辦法破去這個禁制,甚至可以控制這個禁制。

這個殺陣其實並不算複雜,雷星峰靠著豐富的禁制知識,加上他能夠看到禁制節點,這禁制就對他沒有什麼秘密而言了,他說道:「我需要一個志願者,進去觸動禁制。」

就這一句話,幾乎所有風恆的手下,都退後一步,並且低下頭去,根本就不敢看雷星峰和風恆,一個個嚇得面色蒼白。

唯有大眼老大的手下,一個個不屑的昂起頭來,在他們眼中,禁制有那麼可怕嗎? 風恆臉上無光,他說道:「大眼老大,不好意思,他們都吃夠苦頭了,要不……你派一個人進去?」

大眼心裡也沒有覺得很嚴重,他說道:「誰願意去?」

我去!

讓我來!

竟然有兩個道君老祖爭著要去。~

風恆手下眼中全是幸災樂禍的光,這是要找死的節奏啊!

大眼老大說道:「好了,你去吧。」他隨意指了一個傢伙,那人說道:「好咧,看我的!」

那傢伙傻乎乎的就一頭撞進禁制殺陣,雷星峰眼中的銀芒急速吞吐,瞬間,兩道銀芒竟然伸縮達到一尺多,那一刻,雷星峰徹底看清楚整個禁制殺陣的運轉,他也同樣得到了這個禁制殺陣的秘密,這和他學的禁制稍有不同,只是威力更加龐大,消耗的能量反而能夠減少一些。

「回來!」

雷星峰大叫一聲。

那個道君老祖的腦子大概有點問題,聽到雷星峰的話,依舊向前沖,大眼老大也喝道:「混蛋,回來!」

只是這傢伙沖的太快,要是聽從雷星峰的話,快速後退的話,還是可以保住性命的,當然苦頭是一定會吃的,只是他不停腳步繼續,就算雷星峰也沒有辦法救了。

雷星峰嘆口氣道:「真正就是找死啊!」

然後就看到禁制形成的殺戮,眼看著他全身都爆出血點,沒等他叫出聲來,瞬間就爆開了,這讓雷星峰也嚇一跳,他雖然可以破解這個禁制陣,卻不知道這是什麼性質的殺陣,竟然可以瞬間擠爆一個道君老祖,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這種威力絕對讓他要流口水了,太強悍了。

大眼老大不停的咒罵:「混蛋,蠢貨,為什麼不聽話,他以為自己是什麼?君王高手嗎?他媽的!」這是他的手下,他當然心痛至極,死的這傢伙雖然憨直腦袋少根筋,但是很願意聽從他的命令,這樣死掉,實在是沒有任何意義。

這下大眼老大的手下也不敢吭聲了,這也太嚇人了,一個道君老祖,無聲無息的就爆成一團血霧和碎塊,誰心裡不怕。

風恆手下反而舒了口氣,只要不是自己去,他們才不管誰去送死。

雷星峰閉目沉思,周圍的人沒有哪個敢說話,都盯著雷星峰看。

半晌,雷星峰舒了口氣,說道:「如果按照我的想法,這個禁制可以破。」

風恆不由得大喜過望,他都快要被這個禁制折磨的瘋掉了,眼睜睜的看著手下一群群去送死,他還找不到辦法,這個禁制實在太變態了,根本就不是他們可以解決的,按照他的想法,這個禁制若是強行破解,沒有君王級的高手,根本就不可能。

「你說,任何辦法我都會想辦法達到,哪怕折損幾百人也在所不惜!」

破除遺迹外緣的禁制,就是他的任務,而且任務的時限就快要到了,如果那時候還不能清除禁制,他就必須親自去,除非死在禁制中,不然是不能回頭的,這就是給了他極其沉重的壓力。

聽到雷星峰可以破掉這個禁制,無論什麼先決條件,他都不會在意,只要死人不死到他的頭上就行了。

雷星峰說道:「那好,給我一百個道君老祖來,我來分派任務。」

風恆看著大眼老大,說道:「我這裡的人折損的太厲害了,我出五十人,你出五十人。」

大眼老大很爽氣道:「沒有問題!」

很快,一百個道君老祖就站在雷星峰面前,可以看出,每個人的臉色都不好看,剛才死掉那個道君老祖,他們可是看在眼裡,這要是進去,能不能活著出來,就是很大的問題了。

眾人的表情,雷星峰看在眼裡,他走到這一百個道君老祖面前,微微一笑道:「別那麼緊張,我可不是讓你們送死去。」

這話一說,大家的表情就舒緩下來,只要不死,什麼都好說。

雷星峰拿出一根木棍,在雪地上畫了一幅圖,說道:「每個人一個點,必須在同一時間,抵達禁制中,這個時間,不得超過十秒鐘……」說著他回頭又看了一下禁制,尋找禁制的節點。

一百個道君老祖看著複雜的圖,一個個面有難色,因為這圖上的點,相當複雜。

雷星峰思索了片刻,說道:「這樣,我們在禁制外,將這個圖排列出來,每人佔據一個點,我下令后,大家同時移動,爭取一次成功!」

眾人答應了一聲,風恆,大眼等人都看著,不知道雷星峰是什麼打算,不過,他們根本就不會插手,只會給雷星峰支持,任何敢於不聽從命令人,結果就一個,去死!

很快,一百個排列起來,雷星峰不停的調整著。

在風恆眼中,這一百人亂七八糟的站著,佔據了一大塊雪地,雷星峰讓他們拉開距離,整體移動了幾次,一開始還亂糟糟,隨著雷星峰的指揮,一開始排列的方式,同時移動,抵達目的地,依舊還是原來的佔位。

雷星峰說道:「不要怕麻煩,這時候麻煩,待會兒就能保命,若是誰做不到,立即就退出,不要進入禁制后,自己做不到,還要連累其他人!」

這一百個道君老祖,每個人都非常認真,事關生死,沒有人敢兒戲,就算是最不安分的道君,也異常認真,來回奔跑了幾次,雷星峰很是滿意,他說道:「現在,按照這個位置,大家移動到禁制邊緣,我們爭取一次成功,另外,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如果我下令,聽清楚了,如果我下令撤退,你們要以最快的速度退回來。」

「假如我下令撤退了,你們還繼續站著,那麼死了就別怪我。」

眾人大聲答應著,有著上一次那個道君的死亡,沒人認為雷星峰是胡說八道。

雷星峰道:「一旦到達位置,我喊停,就必須停下,下一步就是你們攻擊,對著前面的空氣攻擊,用你們最擅長的攻擊!」

有人問道:「對著空氣攻擊?」

雷星峰道:「那是禁制節點,你們看不到的,只要聽從我的命令就行!」

是!

雷星峰問道:「還有沒有疑問?有疑問就要提出來!」


有人道:「如果我們打不準什麼禁制節點,會怎麼樣?」

雷星峰淡淡道:「禁制會徹底爆發,你們很難逃回來,所以佔位絕對要準確,好在我看著你們,另外,只有十秒鐘的時間,那是禁制啟動的過渡時間,超過十秒,就算你們攻擊,也很難有所作為,我所說的撤退,就是有人打不準禁制節點,若是我喊撤退,你們能夠快速退回,那麼這個禁制傷害不到你們,明白了嗎?」

明白!

風恆和大眼老大,都感覺心裡涼颼颼的,這要不是雷星峰來,他們要死掉多少人?

雷星峰道:「好,聽我的命令!跑!」

一百人按照方位排定,幾乎同時向前竄去。

雷星峰默默算計了一下,幾秒鐘,一百個道君老祖就抵達目的地,雷星峰大喝道:「停!」

一百個道君老祖,頓時停下,雷星峰大喝道:「上前兩步!攻擊!」

頓時整個禁制大陣開始啟動,就在禁制快速運轉的時候,一百個禁制節點被攻擊,瞬間,整個大陣就被遲緩打斷,禁制大陣的威力被一百個節點拖累,整個大陣的威力急速下降,就算有禁制攻擊,根本就傷不到這一百個道君老祖。

雷星峰繼續喝道:「保持攻擊!不要停,千萬別停!」

風恆獃獃的看著,說道:「這也行啊?哎,可憐我的手下啊!」

雷星峰一邊大喝著,一邊就竄了出去,向著禁制深處狂奔而去。

其他人目瞪口呆的看著雷星峰深入進去,風恆更是驚訝,短短的十幾秒鐘,雷星峰已經變成一個小黑點,瞬間就下去很遠了。

雷星峰的聲音從遠處傳來:「保持攻擊力度!」


一百個道君老祖,賣力的攻擊著,雖然他們什麼也看不到,卻能夠感受到禁制沒有發揮威力,就算有點反彈,他們也能抵擋的住。

雷星峰很快就抵達了禁制樞紐,這是一片雪地,雷星峰伸手就抓,一個虛形大手憑空出現,瞬間就抓在雪地上。

一把抓了下去,掀起大塊大塊的積雪和泥土,也就是幾十秒的時間,雷星峰就挖到了禁制樞紐,那是一個一米見方的金屬煉製的盒子,瞬間收入輪藏空間,整個大地都開始搖晃起來,失去禁制樞紐的禁制大陣,根本就維持不下去,就像是一輛汽車,突然丟失了發動機,這車就算再高級,也無法開動了。

整個禁制失去禁制樞紐,也就徹底停止的運轉,雷星峰眼看著禁制節點徹底消失,那一百個道君老祖,還在拚命的攻擊,他大喊道:「停止攻擊!停下來!」

雷星峰的聲音猶如雷聲,這傢伙用了雷電的技能,畢竟他跑的很遠了,這聲音傳過去,頓時那一百個道君老祖都聽到了,當然,聽到的反應各自不同,停止攻擊,這點大家都明白,也都停下了攻擊,但是有一部分人,掉頭就跑,那速度簡直快若閃電,其他人只是稍稍愣了一下,跟著也向外狂奔而去。 雷星峰看的哭笑不得,他慢慢的走了回去。[.23[w]x.

一百個道君老祖逃回禁制邊緣,看著雷星峰晃晃悠悠的走回來,每個人的臉都燒起來,沒臉見人了。

風恆上前一步問道:「怎麼樣?」

雷星峰道:「還能怎麼樣?禁制破了。」

風恆大笑道:「哈哈,哈哈哈!雷哥,你厲害啊!哈哈,太他媽的棒了,終於破開了這個禁制。」

大眼老大說道:「怎麼這麼容易啊?」

雷星峰道:「你要多困難才合心意?這就已經很不容易了,幸好這個禁制還能破解,若是兩個禁制,也就是複合禁制,可就沒有那麼容易破解了,畢竟這裡是外圍。」

風恆道:「破掉這個禁制,我的任務就完成一半了,哈哈,行了,我們先回營地。」

雷星峰道:「我要留在這裡,有點事情處理,巴斯霸,你帶著人跟著我。」

風恆道:「我們在營地等你們回來。」對於雷星峰,他現在無比重視,一個禁制大師,對他幫助實在太大了。

大眼老大也明白過來,雷星峰的作用不是什麼道君老祖可以相比的,有他在,禁制對他們的殺傷力就減低到最弱,他說道:「雷哥,要我幫忙嗎?」

雷星峰道:「不用,我只是處理一下這裡的禁制。」

大眼道:「好的,我們在營地等你。」

這次破除禁制,雷星峰的功勞最大,這點是所有人都承認的,而且憑藉這次破解禁制,他在這支隊伍中的地位,得到了極大的提升。

風恆,大眼帶著人向營地走去,等到他們離開,雷星峰說道:「我需要大家幫忙。」


艾七道:「沒有問題,你只管吩咐好了。」他現在徹底明白了,依靠雷星峰,他就有活著出去的希望,這條粗腿,無論如何也要抱住。

雷星峰道:「我來做標記,你們來挖!我需要這裡的禁制構件。」

艾七頓時明白了,他說道:「好,我來做副手。」他可不是什麼都不懂的人,他也是明澤盟的禁制師。

雷星峰身後跟著一群人,都是他帶來的護衛,或者說是臨時護衛。

巴斯霸說道:「怎麼做?」

雷星峰說道:「我在雪地上做標記,你們就挖下去,找到禁制構件。」

巴斯霸道:「這個簡單,我們跟著你就好了,你標識一個,我們就挖一個。」

雷星峰點頭道:「走,跟著我來。」他一邊走,一邊扔雪團,說道:「這個一個。」走了幾步,又扔出一個雪團,說道:「這裡也有!」

丟出一個雪團,立即就有人上前挖掘,雷星峰只管標識,只管向前行走,後面的人不停的挖掘,挖出禁制構件后,就快速跟上,然後繼續挖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