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你有什麼吩咐!」

李虎「你帶他們進來吧,待會讓你們吃中午飯。」

劉府現在已經空曠很多了,早上的時候,李肆帶著所有值帶走的東西回張家村,至於這裡嘛,隨便了,等首長回來,帶著新召的義勇軍離開,劉府就成了空地方,雖然沒有被破壞多少,但少了人氣,會慢慢荒廢的,最好就是有人住在這裡,要是首長不要這些孩子,李虎就讓他們住在這裡,磚石房的,比其他地方好吧!

狗子帶著其他的小孩進入劉府,心中有些害怕的,以前路過劉府,被下人大聲呵斥,所以很長時間內,狗子不再敢從這裡經過。

劉府的裝潢非常的豪派,比他們住的破廟不知高級多少。

義勇軍跟著子堅后,有了吃中午飯的習慣,可謂奢侈。

很快這些孩子吃飯了人生中,第一次正真意義的午飯。

……

子堅吃過午飯,躺在樹底下睡了一個小時,太陽還是非常的毒辣。

子堅「我討厭這種陽光。」

「牛勝,叫人都開始搬東西吧!」

曬點就曬點,喝多水就可以了,等下還要趕回張家村,不能在這裡停留太長時間,至於為什麼子堅要睡覺,呃,個人習慣,這個改不了的了,要是中午不睡一會,到下午的時候,子堅特別容易犯困。

貴重的東西,由義勇軍押解,裝在牛車上拉著,虎頭寨找到了十多頭牛,用來拉車正好合適。這次的銀子用牛車拉了十二大車,其餘的布匹什麼的,讓過來抬東西的百姓搬回去,畢竟花費一兩銀子請他們過來,不是吃乾飯的。

令子堅無語的是,之前李強保留的那堆垃圾,那些百姓聽到是給他們的,然後就蜂蛹上前搶奪,要不然有義勇軍看著,說不定為了那些東西打起來呢!看的子堅無語,那些破爛值得嗎。

子堅往回趕路,之前來的時候沒有注意到,返回有空了,子堅看到旁邊的山上,有很多的好東西。

子堅停下指著旁邊的樹上的果實,「牛勝,去把那些東西摘幾個過來。」

牛勝放下長槍,跑去給首長摘他需要的東西,子堅嘛,當然雙手背在後面,下巴四十五度抬頭望天,這就是首長的派頭。

「首長,給你,這個東西有什麼用?」

牛勝好奇寶寶的問,這些果實又不能吃,要來幹嘛!

子堅問道「這個你不認識?」剝開已經有幾條裂痕的山茶果實,取下裡面的種子,這是茶籽油的原料,用來幹嘛,當然是吃了,子堅奇怪牛勝怎麼不懂這種常識。

牛勝搖頭,「首長,這東西以前嘗試過,味道不好,都沒人吃的。」

子堅汗顏,這油茶籽當然不能這麼吃了,這個是用來榨油的,就這麼吃油茶籽好吃就見鬼了。

子堅「這是用來榨油的,你們沒有吃過。」

子堅記得,油茶籽在華夏歷史上很早就出現了,怎麼牛勝不知道呢!

子堅不知道的是茶子油在後世已經有二千多年的歷史,一直以來都是皇室指定的貢品,還有就是上層人士的特有,普通百姓就別指望了,像牛勝這樣的窮人,見都沒見過茶籽油,茶籽油的秘方一直保存在少數人手裡,人家有這種傳家密保,當然有多嚴實保護多嚴實,外人根本不知道茶籽油的製造過程,更不知道這些種子能榨油。

子堅也懶得想牛勝為什麼不懂,解釋說「這種茶籽油種子可以榨油,而且非常的好吃,要是你們之前能吃這種油,就不會像個鬼一樣了。」

茶籽油的榨取技術在後世根本不算個事,製作流程什麼的子堅也知道,因為他小的時候,就跟著大人上千摘油茶籽,然後弄回來榨油,這種野生的茶籽油還非常的貴。子堅見過茶籽油的榨油過程,主要幾個步驟,先粉碎,然後蒸熟,再做成大餅狀,把多個餅狀蒸熟的粉碎的茶籽油積壓,不斷的擠壓,就會有油脂的溢出。

這就是茶籽油,子堅正愁缺乏油脂問題,就之前獵殺野豬那一點豬油夠幹嘛的,子堅需要很多很多的油脂。

子堅「這附近油茶籽多嗎?」

牛勝回答說到「首長,這玩意挺多的,因為沒人知道這東西能做什麼,所以一直沒人理睬,任由生長。」

好吧,子堅也不知道為什麼油茶籽不被人重視,但他看到了,就是他的運氣,茶籽油的味道可以說一絕,能幫自己子堅解決燃眉之急,以後子堅對油脂更大的需求,等以後再說好了。

子堅對這時候的人挺無語的,聽牛勝說,這裡的茶籽挺多的,但百姓不懂的利用,放著大好的資源不會利用,造成百姓缺乏油脂,普遍偏瘦。

子堅不知,懂得茶籽油的人家,當然把這個秘方保護好好的,誰會到處亂說呢!尋常百姓也不懂的茶籽可以榨油,既然不知道其中的好處,能有什麼辦法。 子堅心情不錯,之前也沒有注意到茶籽樹,這能為他解決很多問題的,他準備大量捕撈各種魚類,海洋中,還有河流中,目前的魚類資源非常的豐富。

海洋先不說,因為沒有出海的船隻,只能先看著,等有機會再去撈取。

子堅準備先捕撈淡水魚,這是解決蛋白質最快的路徑,子堅對於肉食的要求很高的,但在他的地盤內,那些豬,羊什麼的,都沒有形成規模化,只是百姓零星散養罷了。

他們這點肉食根本不能滿足義勇軍的需求,子堅讓義勇軍的吃飯標準,是按照後世來的,起碼一天三頓,頓頓有肉。

現在又新召義勇軍,人數可能突破五百,這麼大的肉食需求量,是那些百姓家的散養家禽能滿足的嗎!

子堅把主意放在河裡,這時候河裡的魚類不要太豐富,簡直取之不完,可以根本上解決義勇軍的肉食需求。

魚的數量是很多,但抓上來后怎麼保存魚肉,讓其不變質,這是大明的人沒辦法解決的,或者說有能力的人不想解決,有智慧的人都跑去考取功名了,誰會為了這些泥腿子想什麼辦法。

子堅想到解決魚肉保存的方法就是,做魚肉罐頭。

做魚肉罐頭這個年代就能辦到,也不用多麼複雜,先用油炸過一次魚肉,再把魚肉放進陶罐里,再加入油脂,密封,這樣就可以長時間保存魚肉了。這沒什麼技術難度的,油脂隔絕了細菌,這樣的魚肉放個一兩年都可以。

等需要肉類的時候,拿出一罐魚肉,講究一點就是加熱一下,要是不講究直接吃也可以。

這又回到油脂的問題了,油脂怎麼解決,這個年代你讓子堅去哪裡搞到油脂?又去殺野豬嗎?就是把附近的野豬給滅絕了,也滿足不了子堅的需求,這還是吃力不討好的,你想一下,為了捕殺野豬,義勇軍滿山林里鑽。看到一頭野豬,就一擁而上的去。畫面太美,子堅都不敢想。

現在看到茶籽后,子堅知道解決油脂的事情,就是它了,茶籽油。

這個時候剛好是茶籽油的收穫季節,但由於附近的百姓不知道茶籽油的用途,結果就是滿山的茶籽樹果實已經開裂了,卻沒人前來採摘,子堅心痛的差點流淚,多好的寶貝,卻無人賞識。

想想看,每年有大量的茶籽在樹上掉下,化為烏有,附近的百姓卻因為沒有油脂的攝入,普遍面黃肌瘦的,子堅也不知道說什麼好,反正就是個操蛋的年代。

隊伍一路往回走,子堅也想出了解決方案。

子堅頭腦簡單,他的方法也簡單,就是他的宇宙真理,花錢唄!回去雇傭一千個百姓,讓他們上山去幫子堅採摘茶籽,採摘多少,就給他們一定的工錢,工錢給多少,回去讓張有德定下。

子堅不懂行情,就不插手這個,要是讓子堅出價,肯定是出很高工錢的,這也不是不行,但這樣一來,就因為採摘茶籽把子堅一半的身家搭進去,好像得不償失了。

不過子堅現在又掌握了一個新的財政點,就是鹽,這個年代鹽,可以用來當貨幣的,子堅黑心一點,用鹽代替錢,這也是可以的,而且保證那些百姓不會反對。

子堅一行人回到劉鎮,提前有人跑回劉鎮,向百姓宣傳趙天虎被剿滅一事,聽到消息的百姓,就顧不上手頭的事情,跑出來強烈圍觀,趙天虎如同頭頂上的巨石,天天懸挂在頭上面,不知道什麼時候砸下來,百姓過著擔驚受怕的日子,現在聽到「巨石」沒了,還被押解回劉鎮,能不送一口氣嗎,接著就跑出來看熱鬧。

子堅到了的時候,已經有大量的百姓過來看熱鬧,沒錯,又是看熱鬧,子堅挺能折騰的,來劉鎮不過兩天,天天有熱鬧讓百姓看,都成了新聞熱點。

一輛手推車,由兩個百姓推著,推車上架了一個十字架,趙天虎被綁在十字架上,成了個眾人參觀的猴子,這樣的事情,不關子堅事,這都是那些百姓自己做的。

其實,百姓也沒見過趙天虎,以前聽說的都是些傳言,不過被趙天虎吃人的名頭嚇了這麼久時間,總是有怨氣的不是,然後那些圍觀的百姓拿出早就準備好的爛菜葉什麼的,丟向趙天虎,至於為什麼不扔雞蛋,廢話,雞蛋多貴啊!誰家捨得出一口氣扔雞蛋呢?

子堅不管後面的事情,帶人回到劉府,至於趙天虎,還要在劉鎮中遊街一番,化解劉鎮百姓的恐慌。趙天虎被扔掉石頭,狗shi什麼的,這個子堅不管,不死就好,趙天虎最終讓劉鎮中的百姓處理,讓他們有個解恨的路徑。

李虎和義勇軍在劉府門口列隊迎接,見到首長后,集體敬禮。

子堅滿意的回禮,義勇軍終於有點樣子了。

李虎跟在子堅身後一點,說道「首長,新招的義勇軍都已經集合了,共有五百三十六人,正在裡面練習站姿!」

進門后就看見了那些新人,幾個義勇軍在其中監視,發現有什麼動作的就一鞭子下去,鞭子不痛,但丟人,在這麼多人面前丟人,那些新人只能站的更直。

子堅點頭「李虎,做的不錯,珠兒什麼時候離開的。!」

李虎「首長,夫人早上跟著指揮長一起回張家村了。佃戶也已經運送糧食回去了。」

一切的都按照事先的安排運行,子堅倒沒有擔心什麼,「你開始準備吧,半個小時,半柱香后回張家村。」說小時李虎不懂,換一種說法好了。

子堅不經意,看到旁邊有一群小孩,穿的破破爛爛的,臉上還算乾淨,其中男女都有,有些小孩因為太小,被其中的女孩抱著。

子堅「李虎,你去哪裡拐來這麼多孩子,不怕他們的爹娘找你麻煩!」

李虎悄悄看了首長臉色,沒有生氣,鬆了一口氣說道「首長,你就別笑話屬下了,要是他們還有爹娘就好了!」

子堅「怎麼,這是什麼意思?」

李虎「首長你別生氣,他們都是孤兒,在外面乞討的,剛才有幾個小子過來參加義勇軍,屬下問了他們的情況,才知道有這麼一群孩子的,因為他們的人數太多,屬下不敢做主,請首長責罰。」

說話期間,已經走到孩子的面前,狗子的眼色不錯,看到李虎跟在一個人後面,知道了他們等待的大人回來了,這位大人將決定他們的命運。

「大人,請你收下我們吧,我們吃的很少,還能幫你做事的。」

狗子懇求著雙膝下跪,剛才這天他們都吃了個飽飯,實在太滿足了,但李虎的權力也就這麼大,能讓他們吃幾頓飯,但要收留問題,李虎就做不了主了。

一群髒兮兮,都非常首先,因為飢瘦,眼珠特別的突出,都可憐巴巴看著自己的孩子,經過李虎的介紹,子堅知道他們都是孤兒,有些心痛起來,平時普通百姓都非常的艱難活命,更別說這些沒有能力幹活的孩子,他們是怎麼活下來的?

子堅「以後你們都跟著義勇軍吧,你們將是義勇軍的後備力量,平時按照義勇軍十分之一的訓練,進行體能訓練,李虎,這是交給你負責。」

李虎鬆了一口氣,敬禮道「是,首長。」

小孩子從小培養,學習子堅的教育體系,將來可以成為子堅的得力助手,他們的身份也好解決,子堅收他們為義子義女,在子堅這裡的生活,比他們以前的地方好吧!

子堅「你們待會都跟我回張家村,到時候你們要乖乖的。」

收下孩子,短時間內是負擔,等他們成長起來,他們的作用就大了,起碼他們都是忠心,對子堅的忠心,在人危難中,救了他們的性命,只要懂得感恩,都知道怎麼感激子堅。

當然了,要是他們當中有狼心狗肺的小人,不但不感激,還怨恨子堅的,到時候就拉去挖礦好了,用挖礦來彌補子堅在他們身上的損失。 第四十四章送靈珠

當李辰一行人回到駐地,各自回房間就開始仔細的體會這次感悟,大家這次都似第一次這樣近距離的吸收感悟屬性。這樣好的機會極為難得,各自的體會應該相當深。將來的攻擊力肯定有著巨大的提高,會變成屬性靈力攻擊。

這是一次質的改變。

李辰交代了一下,回到戒指空間,最近的變化很多,血脈、經脈武技、屬性靈力這些都讓人的承受力達到極限。

得好好鞏固一番,直接來到果園。選了一處地方,盤坐下來。

靜靜的感受,自己的血脈變化,內視自己血液,就發現原來本就因為吸收金耀果有點金芒在血管中。現在血管中的血液,已經有著絲絲的金色光點在流動。

感覺就連血管壁上,都有著點點精芒閃爍。運轉功法就見體內血液明顯加快下,那血管壁和血液中反射出耀眼的金芒。

血管中血液流動速度有所提升,一個原因是吸收金屬性元素,二一個是上次血池吸收血精時,在壓力下全力吸收至使血管變得更粗。

這樣會血氣更旺。恢復機能會更快,運轉星鎧護體,防護力更強。

細細回想那天在空間,經脈武技的種種細節。再次一一體會,並牢牢記在心底。這種武技的變化很是玄妙,將來還得慢慢體會。

至於屬性的感悟,時間和空間屬性最為玄妙。

按照熙老的說法,這在神嬰境時會有所體悟和覺察,現在為時過早。自己能夠將金、火兩種屬性掌握已近很不錯。

金、火本身就屬於攻擊屬性中最強,再加上經脈武技,天級功法。自己的屬性攻擊相對於一般人來講都可以一招秒殺。

碰到日落境,在麒麟槍的增幅下,已然不懼。

二十五倍重力下都可以將日落境巔峰傀儡擊敗,自己有信心,在速度、防禦、武技攻擊下也可以將其擊敗。

這樣想著想著,李辰感覺自己不知不覺間,竟然在修鍊一途已經走了這麼遠。

雖然境界在現在階段,每提升一個小境界都很是漫長和困難,但只要堅持下去就必然走向強者之路。

一種會當凌絕頂的感覺油然而生,心情頓時大好。

天煞依然懸浮在半空忽明忽暗,按照青龍說法,這裡的靈氣可以蘊養其逐漸恢複本來威力。

看到那靈池內也竟然有了快兩米深的靈液,也不由得欣喜。來到庭院,就見蛋蛋在煉丹。熙老和青龍在一邊看小翠舞劍,天龍虎趴在熙老肩膀上搖頭擺尾。

來到戒指外,出了房門。就見到有些弟子在切磋筆畫招式,有些還在房間內修鍊。大家精神狀態都不錯。

囡囡和葉子、風兒在一邊學繡花,李辰一見倒是覺得新鮮,自己這個妹妹現在也有著女性的天性開始發揮。

風兒見到李辰出來跑過來道:「辰少,囡囡姐姐幫我們教訓了幾個壞傢伙,把他們揍得灰頭土臉的跑了。」



李辰道:「這是為什麼呢?」

「幾個壞傢伙要和我做朋友啊,反正不是好東西。」

李辰就笑了,女孩子有人追是好事啊,最起碼說明漂亮迷人。

「哦,都忘了告訴你,你第一次擊敗的那個女的叫風鈴的,現在住你隔壁院子了。她可厲害了,也是幾招就將孤獨家的一位第八的學員給擊敗了。

風兒小嘴一撅一撅的,腳丫子還在地上蹦蹦跳跳的說道。


李世雄過來說道:「我們西園的有些弟子也被擊敗,沒房子我讓他們去我和余傑的院子住了,其他弟子都沒人敢來挑戰。」

風兒道:「你們都這麼厲害了,全院學員都說你們是英雄。不要打擾你們修鍊,我看他們是不敢來挑戰你們吧。」

院子里大家聽到都笑了,現在的他們都有著越級挑戰的能力,一般弟子哪個還敢來找霉頭。

大家正說著話,就見有一管事穿著灰白長衫,來到院門口道:「院長叫李辰過去,有事交代。」

見眾人都已修鍊完出來,告訴李世雄、蔫然讓他們帶大家,去家族學員駐地走走,沒啥事上街讓大家輕鬆一下。

隨著管事一路向著主峰攀升,直到快接近雲層時,來到一處單獨的院落門口,管事停住腳步。告訴李辰直接進去即可,隨後那人便走了。

此處已是龍騰學院的主峰快接近三分之二處,整個學院盡數在眼底。

雲山霧海,顯得此地飄逸非凡。但卻又不在主道之旁的宮殿群,而靠近山邊。入眼向下看群峰圍繞,巨壁林立。靠山有著一道巨大的瀑布猶如九天落下,氣勢磅礴。

高大雄偉的石門上,三個劍劈槍舞的大字『秋水閣』,李辰緩步邁入就似邁過一道陣法光紋一班,眼前一閃間豁然開朗。

一片十分平整而寬敞的草地,大約有千米方圓。草地極為乾淨,像是常有人打理。只有十幾顆蒼勁有力,高大挺直的松樹靜靜矗立,靈氣比學院要濃郁十倍不止。

有一群雪白羽毛的鴿子在草地上落下,靠近草地後方中央有一座乳白色宮殿,宮殿不大,大約有不到百間房子大小,高有三層。

就在李辰一一觀察這一切的時候,秋水飄然落地,「且讓我看看你的進步。」

說完大手一會間,李辰已和秋水落到一處擂台之上道;「你且全力將自己所學,盡數攻擊向我,讓我看看這個外孫真正的本事。」

李辰看向這位外公,也沒說話。星鎧護體運轉,朱雀身法運轉,青蓮功法運轉,當所有功法極速運轉之後。

就見周圍空氣暴動,衣袍咧咧作響,黑髮倒豎飛揚,整個人氣勢瞬間飆漲。

「真武聖拳」一聲沉喝,一拳就揮了出去,就見燃燒著火焰的金色勁氣,直衝向秋水。攻擊波如潮汐般洶湧激蕩、翻滾久久不能停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