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經過雨姐的分析,得出的答案是因為葉立在那次與山賊的交戰中沒有覺醒自己的異環而導致這一對雙生異靈心生不滿,從而在這段時間內都拒絕與葉立進行溝通。

「雨姐,這一對雙生異靈這氣要生多久啊?它們總不能這樣一直跟著生悶氣吧?」微閉著眼眸,葉立忽然出口低聲道。

一陣清風吹過,雨姐虛幻的身形出現在了池塘邊上,雨姐那自帶的狐媚目光盯著正躺在池塘中的葉立,但是這道目光透露著一絲關愛。

雨姐上下打量著躺在池塘里的葉立,微微笑著。

「雨姐,你別這樣看著我啊,感覺要把我吃了一樣,我還是處啊!」葉立也同樣看著一旁的雨姐,作出了擔驚受怕的表情,這表情還有點賤,而雙手還遮住了重要部位。


「去你的,老娘對你這毛都沒有長齊的小鬼沒興趣,別給我作死啊!」雨姐見到葉立這副作死樣,也是白了葉立一眼。

聽到雨姐這麼一說,葉立也就不再繼續作死,仰望著天空,回想著這段時間的點點滴滴。

「葉立小子,你的修鍊速度以及天賦實在是讓我不能用尋常天才的標準來衡量你,這一對雙生異靈你還是要堅持每天都與它們進行溝通,至於要生多久的悶氣,那我就不太清楚了,我們在參加完半年後的那場爭奪戰後,就到小幽國邊境上的悲鳴山谷去。」雨姐略微沉吟后,開始說道。

「悲鳴山谷?那是什麼地方啊?這名字聽著有點悲傷啊!」葉立默念了一遍后,繼續問道。

「悲鳴山谷屬於獸族的領域之一,那裡有著獸族裡的魔獸一脈,那裡非常適合像你這種新人積累戰鬥經驗,所以你要在這段時間中,努力提高自己的修為實力,之後才能在悲鳴山谷里生存。」

「魔獸?嘿嘿,這下我可以去收集材料了,它們可全身都是寶啊。獸核,外皮,甚至骨架全都是有用的材料啊。」葉立細想了一會,也是點頭說道。

「哼,獸族可沒有你想象中的那麼簡單。這獸族可是在我們異千大陸上具有很高的地位,但是它們安於現狀,並沒有什麼野心,所以只要人們不要太過份,獸族還是不會主動進攻異千大陸上人類的居住地。」

「獸族跟異千大陸是一起誕生的,這個時間可是相當的漫長,但是現在獸族分成了兩大血脈,其中之一就是這魔獸一脈,魔獸一脈里,在獸族屬於平民類型,魔獸一脈里的許多種族都是各自為生,繁殖量之大,曾經讓異千大陸的人們都感到頭疼,後來異師的出現,讓魔獸一脈的繁殖量得到了控制,魔獸一脈最後的結局無外乎只有兩個,要嘛成為異師的刀下魂,要嘛成為異師的式神,也就是異獸。」

「而獸族的另外一脈,被稱為世獸一脈,它們可是獸族裡的貴族,數量相當稀少,但是實力極其恐怖,在異千大陸里是絕對不能招惹的存在。」

「獸族?呵呵,有點意思,以前的我其實想要平淡的生活,但是現在發現這種生活也不錯!」葉立越聽越興奮,直接是從池塘里跳了起來,但是突然察覺到雨姐異樣的目光,才發現自己的春光發泄,急忙又縮回了池中,嘿嘿傻笑。

「嘿嘿,雨姐,這獸族也能修鍊嗎?」葉立話鋒一轉將話題轉移,剛才實在是太尷尬了。

雨姐心中也是一陣嬉笑,清楚葉立的想法,繼續說道:「當然是可以修鍊啦,它們的修鍊等級層次其實和異師是一樣的。」

「分別為獸士,獸者,獸魂,獸王,獸宗,獸皇,獸尊,獸聖,獸帝,大獸帝,每一個等級也同樣分為九轉。」

「那之前說的式神又是怎麼一回事?」葉立點了點頭,不禁了吞了口喉嚨中的唾沫,繼續詢問道。

「式神是指被異師所收服的魔獸,也稱為異獸,作用在於可以幫助主人戰鬥,也可以充當坐騎,但是一般有些性格高傲的異獸也是不願意充當坐騎的。」

「哇靠,拉風啊,我以後必須弄一隻式神,雨姐,你以前有沒有搞一隻式神啊?」葉立已經開始進入了幻想世界,一頭拉風的式神那肯定是不二的泡妹神器啊。

「老娘以前沒有遇到合適的魔獸,所以沒有式神,不過這些魔獸可沒有那麼容易收服,獸性,這可是魔獸天生的,哪有那麼容易馴服。」

「那異師都是用什麼方法收服驅魔獸的啊?」

雨姐目光朝向了西邊,稍微沉寂了一會,繼續說道:「收服魔獸的方法只有兩種,一種是以異師絕對實力的壓制,強制與魔獸簽訂靈魂契約,這種契約被稱為強制契約,也是目前異師收服魔獸最常用的手段,但是有一個缺點就是,這種強制契約,有著時間限制,時間為一百五十年,時間一到,契約自動終止,並且異師不能對其再進行強制契約。」

「而第二種方法,就相當困難了,這需要魔獸主動與異師簽訂靈魂契約,這種契約被稱為永久契約,好處就是一旦簽訂了永久契約,那這隻魔獸將永遠不會背叛主人,直到自己生命結束的那一刻,但是魔獸的獸性讓一般異師很難能讓它們進行這種永久契約。」

「但是不管用什麼方法,讓魔獸簽訂了靈魂契約,它們都將化為式神之環,讓主人方便攜帶。」

「不過還有三點,需要注意一下,第一點就是式神的靈魂契約可以轉約與其他異師,但是只有簽訂強制契約才能轉約,轉約一次,契約時間減少十年。簽訂永久契約的,那就不能轉約,如果轉約,除非魔獸同意,不然魔獸將會自行解除永久契約,離開主人。」

「第二點,就是一名異師只能收服擁有一隻魔獸,沒有辦法同時擁有兩隻魔獸,所以當一名異師已經擁有一隻魔獸后,那這名異師除非是將魔獸轉約,不然沒有辦法擁有新的魔獸。」

「第三點,異師死亡,魔獸自動與主人解除契約。」

「難怪這獸族在異千大陸地位如此之高啊,如果能收服一隻強大的異獸,那簡直就是多了一個強力幫手啊。」葉立聽完雨姐的耐心講解后,終於是從池塘里走出,並穿好了衣物。

「對了,雨姐,前面聽你說這世獸一脈那麼不可一世,那收服世獸作為式神不是很給力嗎?」葉立眼珠子一轉,繼續不遺餘力的問道。

雨姐用看傻子般的眼神看著葉立,良久良久。

「雨姐,你倒是說啊,怎麼老一直盯著我看?我知道我長的帥,可是也不用這樣吧,嘿嘿。」葉立也是微微愣了愣,不知為何雨姐這樣盯著自己。

「收服世獸這種事也就只有你才能想的出來,收服世獸?我在異千大陸那麼久,還沒有人敢有此想法,也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辦到。世獸的恐怖等你以後有機會見到,你再去親身體會下好了。」

雨姐終於開口說出了心中所想,世獸,那可是獸族裡最高貴最恐怖的存在,收服?呵呵,先要有命在世獸面前活著再說吧。

葉立對於雨姐的回復,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看來這世獸以後要是有緣能遇到,一定要見識見識,看看有何不尋常之處! 葉立每天枯燥的修鍊,然而時間就是這樣過去了十多天,此時已經夜深人靜,葉立還在銅盤山巔處進行打坐冥想的修鍊。

一道黑影猶如利箭一樣,在銅盤山下高速衝刺,空氣都產生的尖銳呼嘯聲,此刻黑影根本沒有施展身法,幾個跳躍后,當落地的霎那,黑影卻猶如狸貓一樣輕巧的落地,單手微微一撐地面。

腳部肌肉以及手部肌肉地簡單卸力,黑影的俯衝壓力竟然完全卸去。

簡單的雙腳以及手部肌肉,就可以卸去俯衝力,這對肌肉控制力簡直到了一個極限地步,黑影走路移動完全沒有一絲風聲,此刻他又完全屏息起來。

黑影那一雙眼睛,一雙發出森冷寒光的眼睛那麼讓人矚目心顫,此刻這雙眼睛正盯著眼前正在打坐冥想的葉立。

「既然來了,就出來吧,深更半夜到我這來,所謂何事?」葉立雙眼陡然睜開,忽然淡然道,聲音清朗,傳遍了銅盤山的整個山頭,然而怪異的是,整個山頭彷彿睡死了一樣,沒有任何動靜。

「何事?在下乃是收人錢財,替人消災,你是說我是來幹什麼的?」那道黑影從黑暗處緩緩走了出來,他心中也是詫異,沒有想到這小子的感知這麼強,連自己如此隱蔽的氣息都能察覺的出來,本來自己還打算偷襲的,現在看來計劃要變一下了。

其實葉立並沒有察覺出此人的氣息,主要還是依靠雨姐那過人的感知,及時通過傳音告知了葉立,並且連此人的修為也是一併告知。

「哦?那看來是青風鎮葉家派你來的吧?九轉異士兄弟!」葉立面色古井無波,眼眸微微看向了從暗處里一襲黑衣臉色蒼白的青年緩步走了出來,看樣子年紀約莫三十左右,整個人乍看顯得很是病弱。可是加上那雙森寒的眼睛,卻猶如孤狼一樣讓人心寒。

「想不到你年紀輕輕就能輕易看出我的修為,這次看來是遇到棘手的對手了!」黑衣青年面色微微一變,隨即很快就恢復正常,淡淡說道。

「呵呵,沒有想到這麼快就能找到我,今天不會就只有你來吧?」葉立冷笑道。

「我獨狼吳天,從來都是獨來獨往,當然我也是有自知自明,太高難度的任務我是不會接的,至於怎麼找到你的?那就簡單很多了,只要你還在這小幽國內,只要你還沒死,那都能找的到,我聽僱主說你並沒有達到異士的修為,但是今日見你怕是並沒有他說的那麼簡單啊,看來價格還要提高些了,呵呵!」吳天略微驚訝道,但是心想對手的年紀如此年輕,修為在高也高不到哪去后,也是放心了下來。

當時葉文川找了許多殺手來到自己的葉府中,在自己仔細思考中,認為這葉立並沒有達到多高的修為,雖然那天他施展出了虛步遁,但是現在想想那天葉立的手腕之上並沒有異環,而且就兩天時間怎麼可能讓一個無法修鍊異氣的廢物成為一個異魂級別的存在?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葉文川在交代任務的時候,也就將這些帶過,只是告訴殺手們葉立的一些基本情況!

「只有你自己來嗎?哎,太可惜了,本來還想說看看我現在的實力到達何種地步了,就只是你一個人的話,那就太沒意思了,雖然你還是一位煉體高手!」葉立略微有些失望的望了一眼吳天,搖了搖天,微微說道。

「哈哈,葉立兄弟這話說的真是讓我汗顏啊,彷彿你能輕鬆贏我一般?至於你能看出我修鍊過煉體倒是眼光毒辣,罷了,反正一會你就要死了,我就不與你計較這些。」吳天彷彿聽到了什麼天大笑話一般,哈哈大笑起來。

吳天大笑一番后,隨即眼神冰冷了下來,冷笑道:「葉立兄弟,雖然你我無冤無仇,但是在下畢竟收了僱主的錢財,所以我的任務要開始了,嘿嘿!」

而後吳天身形一動,整個人猶如一道清冷的風一樣,完全席捲了葉立周圍,一時間葉立周圍竟然有著數道殘影。

吳天正用他最擅長的身法繞著葉立極速移動,想要讓葉立無法辨別他的身形所在,可是葉立卻依然盤腿坐著一動不動,吳天根本沒有人看到葉立的嘴角有著一絲冷笑。

比速度?

葉立現在最不懼的就是擅長速度的對手,自己腳上所穿黑風靴的能力可就是提速啊,鞋底抹風的存在,還會在速度上比不過你吳天這種簡單的身法?

「葉立兄弟,納命來吧!」吳天冰冷無情的聲音穿入葉立耳朵,吳天那雙手掌猶如盛開的蓮花一樣,化作無數幻影朝葉立攻擊而來。

「呵呵,先試試我這段時間的煉體如何好了!」葉立心中暗想,而後笑看著攻擊而來的無數幻影,「就拿你做試驗了。」葉立跳起身來后全力的沒有絲毫保留的一拳轟了出去。


咻~~~」尖銳之極的空氣呼嘯聲,葉立的右拳攜帶著如泰山般重的威勢,直接攻擊向吳天。

聽到如此恐怖的尖銳呼嘯,吳天臉色一變,也是措手不及,拳頭已經到面上,那拳風刺激他臉上針刺一般疼痛,顧及不了多少,雙手盛開的蓮花陡然收斂,體內的異氣瘋狂布置在雙手中央,可是根本不容他聚集更多的異氣,拳頭已經到了!

「轟!」

彷彿大鐵鎚狠狠砸下一樣,正中吳天的雙掌,吳天身形飛退,臉色卻是難看的很。

葉立全力一拳並且帶有異氣氣息,這一拳就讓他雙臂痛的發麻,吳天一下子不敢繼續攻擊了。

「想不到你也有修鍊煉體。」吳天寒聲道,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現在還有異師會修鍊煉體,畢竟這修鍊過程十分痛苦,而自己也是有著煉體這一底牌在同階異師中也是罕無敵手!

「呵呵,煉體又不是什麼很難學的絕學,只要有毅力,誰都可以修鍊,好了,熱身也結束了,接下來該是真正的戰鬥了,覺醒異環吧!」葉立緩緩收回轟出的一拳,淡然道。

「哦?很好,這次回去我一定要向僱主再提高價格,哈哈,既然想看到我的異環覺醒形態,那就必須要死的。」吳天陰邪的笑道,臉龐逐漸猙獰起來。

「廢話真多,我們現在不就已經是不死不休了嗎?趕緊的吧,讓我見識一下九轉異士的實力!」葉立陡然眼睛爆發出精光,嘴角微微翹起道。 吳天經過體內異氣流轉,雙臂已經不再劇痛,只是隱隱有點不舒服而已,深吸一口氣,隨即緩緩吐出,眼神陰寒的死死盯著眼前的葉立,他心裡知道今天的任務看來是沒有那麼輕鬆就可以完成的了。

「看來,我需要重新估計你了。」吳天的瞳孔之中照映著葉立的身影,腦海中卻是精確地計算著。

「估計你個頭啊,你當殺手廢話那麼多?」葉立有些無奈,這殺手不都是冷言少語的嗎?可眼前這傢伙的廢話也太多了吧!

「好,好,好,今天就讓你這小子知道什麼叫作異師!」吳天臉色一變,連說三個好字,看來已經被葉立那些話氣的不輕了。

「異環覺醒!」吳天伸出自己的左手手腕,口中冷喝道。

只見吳天左手手腕之上的異環光芒大盛,隨即變幻出一把銀色彎刀,顯得鋒利無比,看來這吳天是一名戰師。

異環覺醒后的吳天氣勢大漲,連同體內的異氣氣息也在以極速的速度膨脹著,手拿著銀色彎刀,對著葉立嘿嘿冷笑道:「嘿嘿,讓我異環覺醒,你小子必死無疑了,好在你還沒有成長起來,現在殺你還是可以辦的到,要是再給你幾年的時間,那我還真打不過你。」

「呵呵,連我的真實修為都看不出來的人還能有這樣的底氣,我是該說你愚蠢呢,還是無知呢?你要殺我的時機應該是我在被踢下懸崖之前,過了那個時間,一切都晚了!」

葉立催動起體內異氣,同樣伸出了左手手腕,口中輕聲道:「第一異環覺醒!」

半月輪狀武器直接出現在葉立的手中,這段時間的修鍊,雖然還不能進行異靈的溝通,但是覺醒形態的使用,對於葉立來說,已經非常熟練了,尤其是這第一異環的使用。

「果然!」吳天見到葉立覺醒異環后,心中的思慮果然成真了,之前吳天也是有特別留意了一下葉立的手腕,但是被其長袖所遮掩,沒有看出端疑,而剛才的交手,葉立只是使用了右拳。

「站著幹嗎?來吧,讓我看看什麼叫作異師!」葉立全神貫注盯著眼前的吳天。

「刷!」「刷!」

二人身形猛地消失,同時極速呼嘯的風聲開始響起,準確說呼嘯的風聲只有一道。吳天的移動雖然很快,身法也算巧妙,可是勁風呼嘯阻力極大。葉立的快速閃動卻是悄無聲息。

二人相互追逐,因為風的阻力,論速度反而葉立佔據著絕對優勢。


「破!」

吳天猛然一聲低喝,手持著銀色彎刀,很是乾脆地砍向了葉立的身體側邊。

然而葉立微微一笑,並沒有慌張,口中輕道:「御道之二,御!」

就在吳天的銀色彎刀就要砍在葉立身體之時,微光一閃,一道微型的防禦氣牆直接擋在了葉立要被砍到的部位之前,硬生生的將其擋了下來。

「噗!」「噗!」「噗!」「噗!」……

尖銳的空氣爆破聲響起,葉立面色一變:「暗器!」

「黑風靴!」

葉立自然反應般施展出黑風靴的最高速度,一瞬間,葉立就是那樣消失在吳天眼前,出現在其身後。

而當葉立的身影消失之時,幾把小飛刀直接飛過了葉立之前所在的位置,插到了後面的一棵大樹之上。

「什麼?」吳天大吃一驚,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屢試不爽的這一招居然被葉立就這樣莫明奇妙的就躲了過去。

「嗎的,夠賤啊,居然使用暗器!」葉立也被這一招差一些陰到,不由的暗罵了一句,他自己也知道使用暗器也是正常,畢竟現在可是生死交戰,並不是什麼普通切磋。

吳天很快就重新收斂心神,也不廢話,繼續催動體內異氣,再一次向葉立攻去。

葉立感受到這股攻擊的異氣威力不是很大,心中略微失望的搖了搖頭,口中淡淡喊道:「御道之一,斥!」

一股無形之力發出,就將吳天已經發出的攻擊直接擋了回去,整個人由於慣性相斥,向後方倒退了幾步,才穩下身形。

「你他嗎的還真把老子當成練手的?」

吳天見此已經心中知曉這眼前的葉立真正把自己當成練手的對象了,吳天眼神寒芒暴閃,銀色彎刀帶著異氣,發出了一道刀氣,飛向了葉立,刀氣氣勢兇猛,但是葉立仍然淡定自如,右手食指伸出,只聽葉立口中輕念道:「滅道之一,沖!」

一道白色的光芒從右手食指處射出,與那刀氣碰撞在一起,不一會兒就相互抵消,消失在了空氣之中。

「混賬,我將體內所有的異氣一擊釋放,看你如何抵擋!」吳天看到自己所釋放出的刀氣被葉立輕鬆抵消,大怒道。

吳天催動起體內的異氣氣晶,將所有的異氣匯聚到了銀色彎刀之上,葉立看著這一幕,也不出手干擾,因為他實在想試一下,這一段時間自己的苦修究竟到了什麼樣的地步,時間緩緩過去,此時的銀色彎刀之上已經匯聚相當量的異氣,爆發出刺眼的光芒。

吳天將銀色彎刀上的刀氣直接釋放而出,強大的氣勢讓自己都是極為滿意,看著這道強大刀氣的釋放出去,吳天的臉上掛起了一絲輕藐的微笑,看著葉立,想看看現在的他還能如何應對這道是集了自己所有異氣的刀氣。

葉立冷笑一聲,隨即心念一動,半月輪狀武器直接橫在了葉立的身前,直接迎著吳天釋放出的強大刀氣掃向了吳天。

刀氣在葉立的第一異環面前顯得毫無抵抗力,瞬間就被擊散開來,這讓原本信心滿滿的吳天再次遭受到心理上的打擊,而且這打擊是毀滅性的,現在的吳天已經徹底的絕望了,他知道以他的實力根本就殺不死這葉立。

吳天也同樣控制著銀色彎刀與葉立的半月輪在半空中糾纏在一起,打了數個回合后,就各自回到了主人的身邊。


跑!這是獨狼吳天現在唯一的念頭,可是來的及嗎?

葉立心中也是感嘆這第一異環覺醒形態的強勁,這也不枉費當時自己拼盡全力凝聚異環的辛苦。

「行,老子認輸,後會有期!」

吳天知道自己今天碰上鐵板了,心中雖不甘,但是理智還是有的,丟下一句話后,就是準備逃離這裡。

但是就在自己準備抬腳的那一霎那,他聽到了葉立的一道冷聲,隨即整個人彷彿石化了一般,所有的動作都嘎然而止。

「第二異環覺醒!」 這小子剛才說什麼?幻聽嗎?這就是獨狼吳天此時的想法,但是冷汗依然不停的從其額頭處冒出,而下一刻,吳天則是徹底的驚呆了,因為葉立的第二異環覺醒形態已經展現在他的眼前。

一具人型傀儡就是那樣透著冰冷的氣息站在葉立的身前,而半月輪則直接飛到了傀儡的手中,就是那樣的盯著吳天,冰冷的氣息從其身上不斷的散發而出,吳天此時已經沒有辦法在冷靜下來了。

「這,這怎麼可能,你小子居然有第二個異環,你,你到底是什麼人?」吳天整個人不禁的倒退了幾步,瘋狂的怒吼道。

「我不就是葉立嗎?你們要殺之人。既然我已經覺醒了第二異環,你就必須死!上路吧,下輩子接任務的時候,把眼睛放亮一些!」

葉立冰冷的眼神讓吳天確實的感受到死亡的氣息,此時自己的內心極度的後悔,為了幾十萬金幣的酬勞,這次要把命都搭進去了,內心正在不斷的詛咒葉文川。

「葉,葉立大人,放過我吧,小人也是收人錢財替人辦事,這樣,我這個任務不接了,再也不接了,我這就離開,求葉立大人給小人留一條活路啊。」

吳天此時哪還有剛來之時的獨狼氣勢,見識到葉立的第二異環后,整個人已經完全嚇傻了,現在正在不斷的哀求葉立,並且已經跪下,朝著葉立的方向跪爬了過來。

就在吳天就將跪爬到葉立的身前之時,他的右手微微動了動,整個人的表情立馬變的猙獰起來,準備再一次的釋放出自己的暗器,可惜,當他開始做第一個動作的時候,他就突然感覺脖子上一痛,就發現自己的身體已經遠離自己而去,不僅是自己的身體,大地也在遠離自己的視線,這時他才驚覺,是自己的頭顱拋飛起來了。

「啪!」

吳天的頭顱飛起后,又是直接掉落在地上發出啪的一聲后,滾了幾滾才停了下來。

在吳天屍體的一旁,一具人型傀儡手持著滴著鮮血的半月輪安靜的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彷彿這吳天之死與自己無關一般。


原來葉立也早已發覺吳天的伎倆,自己的手指早已經操控好傀儡,就在吳天正準備出手偷襲之時,葉立更是比其更快,手指一動,傀儡手持著半月輪以快准狠之勢直接斬下了吳天的頭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