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近身緊貼,四臂交疊在一起。周圍黑色鎖鏈和黑色毒霧相互交織纏繞,不斷有有黑色融化的液體滴落。

加隆豎掌成刀,從上往下,雙手合十,從上方狠狠劈在神雲手臂上。他整個人懸浮半空,雙眼徹底化為兩條狹長漆黑魔眼。

神雲雙臂舉起死死抗住上方狂暴的巨大力量,一道道鎖鏈在他身邊時隱時現。

轟隆!!

神雲腳下猛然爆開一個巨大圓坑,寬達十多米的巨大直徑深坑瞬間出現在海灘上。

「輪!!」神雲胸膛猛然出現一個黑色空洞,洞中射出一道黑光,在身前化為一個緩緩轉動的繁複圓輪。

黑輪上密密麻麻全是流動的鎖鏈和術式符文。一陣陣清脆的風鈴聲緩緩從虛空中響起,彷彿從極遙遠的地方飄來。

一個同樣的放大黑輪無聲無息出現在加隆周身空中。一股龐大的禁錮之力瞬間將其鎖住,其中輪內的一切,沙灘,海水,空氣,一切都被強橫的鎖定之力狠狠定住。

神雲卻絲毫沒有放鬆之意,急速倒退數步,胸口黑輪破碎,從黑色孔洞中陡然伸出一條漆黑手臂。

手臂五指指甲尖銳,手心赫然生著一張猙獰人面,剛一出現,便轟然朝著加隆衝去,一伸一抓,虛空剎那間出現撕裂聲,帶出五條漆黑裂縫。居然連空間都被直接撕裂!

黑輪中,加隆雙眼已經徹底沒了瞳孔,只剩一片漆黑,眉心的朱紅印記早已徹底消失,隱隱變成了一條狹長漆黑裂縫。

「鎖滅之輪嗎?」他猛地一振全身,空間中陡然響起清脆破裂聲,彷彿瓷器破碎玻璃炸裂。

「黑水.奔流!!」

加隆右手探出,數條黑龍纏繞手臂,正面迎向漆黑魔臂。

嗤的一聲脆響。

漆黑魔臂和加隆右臂狠狠對撞,幾乎是同一時間,兩者同時崩潰。

魔臂破碎成無數碎肉,然後化為黑色光點消失,一聲痛苦的咆哮從冥冥中傳來。

加隆右臂瞬間破碎,化為無數血肉渣子飛濺融化,直接融入周圍毒霧之中。

強烈的劇痛從右臂處傳來,加隆絲毫不以為意,面上龍影閃過,一聲龍吼咆哮間,右腿騰空而起,無數黑煙凝聚放大,鞭腿瞬間放大延長達十多米,一道巨型黑色氣柱轟然抽出。

嘭!!

兩道黑影同時分開,朝兩側倒飛出去。

神雲腰部的繃帶血水止不住的往外流,但很快止住,他顯出身形,半跪在地,面色不變,狠狠吸了口氣才站起身。

而對面海面上,加隆身影已經徹底化為一團碎肉,剛才一擊之下,他和神雲對拼肉身強度,十點的體質居然還是被反震之力震碎全身。

黑色毒霧瞬間將其包裹成一團霧球,眨眼間,霧氣散開,加隆強健的身軀再度出現。

他上半身赤裸著,下半身籠罩在毒霧之中,整個人漂浮在海面上,居然彷彿從未受傷一般。

「九命天賦?」神雲微一挑眉,話音剛落,他右肩上空緩緩浮現一道黑輪虛影,只有巴掌大小,但空中卻隱隱再度傳來清澈空靈的風鈴聲。

嘭!!

加隆剛剛凝聚的身體居然嘭的一下爆炸開。(未完待續。) 原本面帶微笑的加隆也是臉色一變,眼中漆黑如潮水般褪去,眉心黑色裂縫順叫消失,露出驚疑不定之色。.他的整個身體除開脖頸之外,下方全部不斷炸開,只是剎那間便將整個才修復的身體炸成碎末。

黑霧縈繞籠罩,一刷,身體再度復原,但剛才那種劇痛卻讓加隆心有忌憚。他控制黑霧倒退數十米,遠遠望著岸邊神雲。

他早已不再是當初和艾菲西斯一戰時的常識菜鳥,在皇宮密庫翻閱記憶的大量知識,讓他清楚知道神雲的一些資料。


神雲修習的是最為詭異的鎖滅之輪密武,這門密武傳聞有九層境界,神雲早在數十年前就達到了最高境界。但從記錄之中從來沒有聽說有剛才那招毫無痕迹的能力。

神雲面色不變。右肩上黑輪再度震動,發出一陣清脆鈴音。

嘭!!

加隆剛復原的身體居然再度爆開。

「退!!」加隆沒有絲毫猶豫,裹著黑霧陡然化為一道黑光,飛射離開,只是一眨眼,便消失在海綿遠處。周圍毒霧也迅速消失得乾乾淨淨。

「所有人都以為鎖滅之輪只有九層,可惜,我費盡心思,終於將其推到了前所未有的第十層。」神雲面色漠然,站在原地遙遙望著海面加隆離開的方向。

猛然間他左手往海灘地面一抓。

黑光一閃,夾雜著一聲悶哼,海灘上猛地爆開一團毒霧,毒霧中黑光飛射,箭矢般朝著加隆離開方向離去。

「不愧是神雲!」黑光中隱隱傳來加隆的聲音。

一邊的埃希終於舒了口氣,走過來站在神雲身邊。

「他是真的走了吧?」

神雲點頭。

嘭嘭嘭嘭!!!

眨眼間,他身軀上密密麻麻爆開無數血口,大量黑色血液噴涌而出,原本圍繞若隱若現的圖騰之光鎖鏈也紛紛碎裂。

「走!」神雲掙扎著吐出一個字,昏迷過去。

埃希大驚,趕緊單手一揮,袖子射出一道白色綢緞,將兩人旋繞一裹,再鬆開,綢緞中兩人消失不見。

白綢緞往著岸邊內陸飛射而去,只是一眨眼,居然就跨越了數百米,迅速消失在地平線上。

就在兩人離開的片刻,海面上陡然射來一道黑霧,霧氣之中,加隆身形顯現出來,雙眼掃視周圍,鼻尖一嗅,他眼中頓時閃過一絲厲色。

「居然連我也被唬過去!好好好!」

身形一轉,加隆整個人再度化為黑霧散開消失。

************************

殫尼亞境內

嗚~~~~~!!

一聲蒼涼悠遠的號角,從茫茫樹海上方回蕩開來。

一處異常高大的白山崖上,懸崖邊,一名肌肉猶如鐵鑄的大漢手握兩米多長的黑色號角,仰天用力吹動著。

轟!!

遠處大地,陡然衝起一道血紅氣柱,直衝雲霄,將藍色天空居然也染紅大半,周圍無數雲氣圍繞著血柱急速旋轉。

「恭迎神王!!!」大漢丟下號角,整個人五體投地,匍匐朝拜。

「恭迎神王!!!」一陣陣震耳欲聾的吼叫聲從樹海下方到處傳來。

綠色樹海中,大批大批的血色邪神教徒出現,紛紛高舉雙手,朝著血柱方向匍匐朝拜。

嗤嗤數聲輕響中。空中陡然閃現數道邪神身影。

赫然是水神光神和雷神三人。

三者遙遙朝著血柱方向單手按胸行禮。

「恭迎神王傷勢痊癒!」

三人異口同聲道,聲音清晰的穿過空間距離,遠遠傳過去,不減絲毫。

「就算本王傷勢痊癒,閃耀之水也要多多收集,所有外面的閃耀池都要掌握。」一個冰冷不男不女嗓音遙遙傳來。「這種水源對於我密武魔功有巨大幫助。」

「是!」三位邪神恭敬應是,他們的本源核心被掌握在邪神王手中,根本無法反抗。

「我已經清晰的感覺到了,那個命運中會為我帶來威脅的毀滅之子,就是漢尼特雷暴。」邪神王淡淡道,「去吧,你們一起,將他的人頭帶來。我要將他懸挂在本冊斯蒂特大教堂頂端。」

三位中位邪神沒有絲毫遲疑,紛紛告退以不同方式離開。

*******************

科威坦絕對庇護與恩尼特之間的大片空曠區域中。

白雪覆蓋的綿延山脈內,層層疊疊的雪峰之間,一處隱秘山峰頂端,背陰處。

一片灰黑色石頭遺迹靜靜矗立在一座稍矮的雪峰峰頂。


遺迹大多是灰黑色石頭建築,很多殘破不堪,其中最顯眼醒目的是一座灰黑大教堂。

尖銳的教堂頂端刺向天空,整個教堂呈山形,但遠遠不止三個尖頂,而是密密麻麻如同堆疊的長矛長槍,足足有十多個尖頂。高矮不一。

教堂只有一個圓拱型空腔,空腔高達二十多米高,龐大如同一個足球場大小的地面,鋪著平整的黑色大塊石磚,光滑異常乾淨整潔。

圓拱空腔是個大廳,四周是一根根高達二十多米的白石柱,一根根如同巨人的手指,堅硬筆直,支撐著整個教堂的頂端。

山風陰冷,呼嘯聲嗚嗚不絕,此時每一根柱子上都插著一根根藍色火炬。藍色火光直接將大廳照亮成一片藍白,清晰明亮。

大廳內,此時正或站或坐著很多人。這些人有身穿黑袍的,白袍的,紅衣的,黑白相間花色的,各種袍色都有。其中大部分都是由長者帶隊,帶著年輕人分別佔據一塊地方。這些不同袍色的人,居然足足有十多股。

其中最多人的,分別有四股。

黑色,白色,綠色,以及紅色。這四股人數最多,分別成圓環型,圍在大廳正中。

大廳正中間留出一大塊空地,沒有任何人站上去,也不知道為什麼。

寒風呼嘯,大廳內卻沒有多少聲音,足足上百人匯聚一堂,但每個人都神情肅然,彷彿在等待著什麼時機。

「時間快到了。」黑袍人中,一名全身都籠罩在長袍里的人緩緩站出來,低聲道。聲音雖然低沉微弱,但所有人居然都能聽清楚他的話音。


「應該就是這個時間段了。」紅袍人群中,一名鬚髮全白的大鬍子老人眯著眼開口。

「老規矩,這一次還是你來吧。」黑袍人嘿嘿笑了笑。

大鬍子老頭點點頭,也不客氣,直接站到中間留出的空地上。

「現在請各學派請出圖騰!」他大聲喊道。

話音一落,黑白綠其餘三色人群同一時間站出一步。所有人一言不發,渾身隱隱泛起絲絲圖騰之光。

黑色白色綠色,三種不同光色從微弱,迅速變強,變亮,最後越發刺目耀眼。

三股人所有的圖騰之光全數匯聚起來,化為三團光球,懸浮在三群人頭頂。

三團圖騰光球內,黑色的是一團跳躍不定黑火焰。白色的是一朵繁複華麗的白色鮮花。綠色是一隻長著六隻三對眼睛的青色大鳥。

三團圖騰光球同時朝著大廳中間飛去。

中央的紅袍大鬍子老人緩緩伸出枯瘦手臂,高高舉起。

嗤!!

一團刺目紅光陡然從他手指尖綻放開來。紅光之中,一朵紅艷艷的美麗蓮花緩緩綻開。

黑白綠紅,四團光暈瞬間混合在一起。彷彿坍縮湮滅般,所有光彩陡然一縮。

四團圖騰之光直接高度壓縮成一點,只有黃豆大小,懸浮在大廳正中。

紅袍老人忙不迭退回自己陣營,離開正中位置。

轟!!!

剎那間,整個大廳轟然爆開一團赤紅光暈,四種光團全部化為赤紅一片,所有圖騰形象都徹底消散。

整個建築地面嗡嗡的震動搖晃起來,整個雪峰都彷彿地震般,大片白雪隱隱有形成雪崩的跡象,隨著震動迅速瘋狂往下滾落。

大廳內卻詭異的,沒有人逃離,所有人都眼神熾熱的盯著正中間展開的一團赤紅光暈。無論外界如何震動,這團光暈都沉靜平穩,內部如同漩渦般緩緩順時針轉動著。

「第十四次學派之爭,現在開始。」紅袍老人趕緊大聲宣布。「此次主辦方為紅蓮社!!」

紅袍老人單手一揮,大廳眾人頭頂上,赫然浮現出一面淡紅光幕,上邊用十多種不同語種,分別顯示出上次學派排名。

『第一名:黑天社。第二名:紅蓮社。第三名:地花社。第四名:共鳴塔。』

「老規矩,只有前四名才有資格上通古斯名錄,掌管開啟通古斯遺迹的關鍵鑰匙許可權。」老人大聲說道,聲音響徹整個大廳,所有人都能聽的清清楚楚。

「黑天派代表,請吧。」紅蓮社老人將視線投向黑袍人之中。「這一次論戰,你們要派出的三人是哪三位?」

「三位?」黑袍人頭領忽然輕笑起來。

嘎!!

一頭漆黑烏鴉從大廳外飛進來,振動著翅膀,一下落在黑袍人右肩上。

「去吧。戈留斯…」黑袍人伸手一指,黑色烏鴉猛地飛撲下來,身軀越來越大,越來越猙獰。只是眨眼便變形融化,凝聚成一個帶著兜帽的黑袍人影。

「戈留斯!!」

此起彼伏的驚呼聲不絕於耳,紅蓮社的老人面色微變,白袍地花社的人也紛紛臉色有些凝重起來。

「你不是大黑天!」共鳴塔的綠袍頭領大聲道。

黑袍人蒼白的嘴角泛起一絲微笑,伸手一下掀開頭上兜帽。

一個蒼白的光頭男子面孔頓時出現在所有人面前。他的膚色不是一般的蒼白,而是一種帶著晦暗的銀灰色,沒有絲毫血色,連皮膚也彷彿是光滑堅硬的石質。

沒有眉毛,沒有鬍鬚,甚至連汗毛也看不到一絲,整個頭部沒有一絲的毛髮。

他的額頭有著微微的皺紋,雙眼明亮深邃,如同最清澈的藍色湖水和寶石。

黑袍鬆開披在身上,露出下面沉重而繁複的黑色鎧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