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張舟的目的也在於此!

正如張舟想的一樣,關家要是沒有了關鳴風和關雲松,這戰鬥力就大幅度的減小了,雖然關家的人高手眾多,但再怎麼高也不可能敵得過修鍊了幾百的黑三和已經將附靈血咒練到了邪靈附的劉程,甚至與連魔女城主都還未出手關家除了關雲松以外都已經露了敗象!

關雲松暗暗著急,在這樣下去關家一定會損失慘重。然而更壞的卻不止這些,他剛一掌將張舟震開就聽見手下跑來稟告了。


「門主,有人從測院偷襲,來人非常厲害,我們快抵擋不住了!」

關雲松聽完面色一沉,抬頭卻發現張舟站在不遠處滿臉笑容。

「要打就光明正大的打,你這樣做算什麼英雄好漢!」關雲松不是沒想到敵人會偷襲,所以他還是派了一些人去防範於未然,但他卻沒想到來偷襲的人竟然如此厲害,由此可見對付還有高手沒有現身!

「誰要跟你光明正大的打,我要的是滅掉你們關家,這樣才能泄我心頭之恨!」張舟沒有覺得一絲慚愧,有的只是興奮與張狂!

「轟!」

正在張舟說話時一聲巨響從關家內傳出來,只見兩個人打扮得十分妖嬈的女人被一股強大的氣勁給震了出來,而這兩個女人就是從迷霧妖林里出來的兩個女妖,也是張舟安排她們去偷襲的,但此時兩女妖被震飛,看起來在裡面吃了虧。

能讓這兩個女妖吃虧的一定是關鳴風,張舟不用猜也知道是他。

張舟沒有猜錯,只見一個偉岸而蒼勁的人形出現在大門的門口,他的眼睛堅韌而銳利,眼底深處還有一絲不被察覺的瘋狂,他的出現就像是給了關家眾人一股無形的力量,讓那些本來將敗的門人越戰越勇,而張舟一方的人在關鳴風出現后就變得有些畏懼,似乎對這個江湖人上才傳奇人物很是害怕。

「不簡單啊,這次居然還帶了幾個妖物過來!」關鳴風死死的盯著那兩個女妖,眼中的瘋狂之色又添了幾分!

兩女妖剛才吃過虧,知道關鳴風的厲害,此時她們看著關鳴風的目光忽然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她們怎麼也想不通一個人類居然讓她們這麼害怕,而就在兩女妖思索的時候關鳴風的身影瞬間就消失了,而當關鳴風再次現身是兩女妖卻驚恐的發現人已經到了她們的面前!

兩女妖能在迷霧妖林的存活,那自然也是有幾分本事,在看到關鳴風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時候,兩女妖第一時間就反應了過來,然後便堪堪的擋住了關鳴風的第一招!

只是關鳴風的第一招卻沒有擋住關鳴風的攻勢,只見關鳴風立即對著兩女妖展開了攻擊,而且越攻越快,越功越猛,打得兩女妖連一絲還手的機會都沒有,兩女妖只能全力的防守,饒是如此,兩女妖也漸漸有了落敗之勢!


而就在兩女妖快要堅持不住的時候,一道紅影瞬間沖了過來,關鳴風的攻勢這才被紅影止住。兩女妖見魔女出手了,於是立即與魔女配合與關鳴風激斗在了一起。

張舟見三女與關鳴風斗得難分難捨,心想關鳴風一時半會也脫不開身,於是便放下了心來與關雲松周旋,只要能拖住這兩個人,那麼今天就是關家在江湖上除名的日子!

魔女的實力看起來比關鳴風略遜一籌,但她並不是在跟關鳴風單打獨鬥,那兩個女妖也是一等一的高手,所以關鳴風與三女打起來竟也是平分秋色。

在遠處觀望的江湖人此時心裡不可謂不震驚,先是震驚關鳴風寶刀未老,后又是震驚魔女修為不凡,相比之下他們還是對魔女的震驚要多於關鳴風,畢竟魔女看起來非常的年輕,而關鳴風卻是百年前成名的人物,所以實力雄厚也屬正常,魔女與關鳴風交手,自然從側面也突出了魔女的實力。

自從魔女加入老人戰局關鳴風就不像剛才那樣只攻不守了,也不知是顧忌魔女的實力還是自身的年邁體衰。

關鳴風忽然朝著三女打出一團夾雜著暗器的氣流,看起來迅猛無比,三女也不敢輕視,也合力打出一掌,只聽見一聲劇烈的爆炸,三女河關鳴風都各自往後退了幾步。

關鳴風看著一身血紅的魔女,眼中閃過一絲複雜的光。他忽然飄身而且,竟是憑藉自己的功力腳踏虛空!

然而眾人的震驚還沒有結束,因為那一身紅衣的魔女竟也騰空而且,在空中與關鳴風對視著!

腳踏虛空是一種境界,也是很多練武修習之人窮其一生也不能完成的夢想,平日里要是見著一個就已經能引起江湖的轟動了,可現在卻同一時間看到兩個!

「我不想傷害你,但你若是再執迷不悟就別怪我不客氣了!」關鳴風似乎真的不願對魔女出手,竟然出言規勸。

「不必多說,關宇不在,我的仇只能由你關家的血來償還!」魔女的聲音十分的剛硬,完全沒有女子該有的溫柔,但她不止是聲音剛硬,連行動也比一般男子果斷殺伐,她的話剛說完身後就浮現出了四把血紅的光劍,她抬手一指,四把血紅光劍就朝著關鳴風飛了過去!

「四極光劍!」關鳴風暗暗心驚,他怎麼也想不到這蜀山絕學怎麼會出現在她的身上,不過眼下不是思考問題的時候,因為那四把血紅的光劍已經呼嘯而至!

關鳴風與明塵交好,對四極光劍也算比較熟悉,可誰知道這魔女使出的光劍卻比他熟知的四極光劍還要厲害許多,隱隱間還有一股妖異之氣,若不是其招式與四極光劍一模一樣,關鳴風差點就要懷疑這是不是另外一種功法。

魔女御劍之術相當精湛,只見那四把血紅光劍分分合合,劍過留影,直把關鳴風逼得毫無還手之力。

雖然魔女的實力不及關鳴風,但她在功法上佔了優勢,關鳴風一時也不敢硬破這四極光劍,畢竟要一次性將光劍全部破碎才能算真的破掉,只斷其一也只是徒勞而已!

關鳴風發現在空中對自己很不利,於是便下降想找一處有障礙的地方來牽制光劍,而就在他快要落在地面的時候異變突生了!

黑三、劉程、以及那兩個女妖和張舟突然都紛紛離開了自己的對手,像是商量好了一般猛然向著正要落在地上的關鳴風發難,關鳴風也是沒有想到,等他反應過來時已經躲閃不及了!

六大高手合力一擊,關鳴風瞳孔一縮,運氣全身的功力來抵擋這一擊,可是這合擊之力實在太過龐大,縱使是關鳴風被不能毫髮無傷的抵擋!

「噗……」關鳴風大吐一口鮮血被震飛了出去,看樣子是受了不輕的傷!

關雲松見自己父親被打成重傷,頓時發出一聲歷吼衝過去擋住關鳴風前面,不讓張舟等人繼續傷害自己的父親。

而關家眾人也被關雲松這一聲歷吼給驚醒,紛紛將關鳴風護在身後,死也不讓敵人前進一步!

黑三本是黑豹精,他的身手無疑是非常訊捷的,在關家眾人的圍堵下也只有黑三靠著自己矯健的身手繞開了障礙,直直的向關鳴風衝去,似乎要給關鳴風致命一擊!

張舟已經在笑了,他知道只要關鳴風不能戰鬥了就代表關家已經完了,徹徹底底的完了!

關宇啊關宇,殺不了我就滅了你關家,讓你知道這就是跟我作對的下場! 眼看關鳴風就要被殺死了,張舟眼中立即浮現出一種痛恨的快意,而他的思緒卻不由自主的陷入了一段他最不願想起的回憶中……

……

「師父,我的手……」

「是師父無能啊……關宇毀掉的不止是你肉體上的手臂,連你靈魂的手臂都給毀掉了,也就是說你的手不可能復原了!」

「不!」

這便是張舟恨的根源!

張舟因為父母的關係,從小就被家裡人所看不起,看著自己的堂兄堂姐們都能得到親人的呵護,而他卻連張澤孫子的身份都得不到公開,連下人有時候都會欺負他,因此他幼小的心靈嫉怨到了極點,但張舟從小就養成了內向的性格,不論什麼事情他都不願說出來,開心也好痛苦也好,在別人眼裡只是木訥。

直到後來無意中遇到了雲寂,雲寂見他有天生()就將他收作徒弟,而也是因為這樣張家才開始重視他,而他的父母也跟著在家族中佔有了一席之地,從此揚眉吐氣,但張澤卻還是沒有公開承認張舟是他孫子!

張舟只覺得可能是自己做得不夠好,所以他就拚命的在雲寂那裡學本事,雲寂告訴他,將來他的修為會青出於藍!而就在張舟即將邁向人生中最輝煌時候,關宇出現了,並且毀了他的一隻手臂!

殘缺的身體,殘破的靈魂……

張舟從此與巔峰無緣,自從劉程修鍊了邪靈附后,張舟就感覺到劉程的實力已經超過了自己,而且他還能感受到家族以及雲寂對他態度的轉變……在遇到雲寂的那一刻,張舟以為自己已經從黑暗中走出來了,而事實也的確如此,在江湖上受人敬仰,在張家也是備受呵護,他更是做了嵐封古城城主的乘龍快婿,抱得美人歸!可這些都隨著自己的手臂的消失而變味了,他感覺所以人看他的眼光都和以前不一樣了……

這一切都是因為關宇,是關宇讓他再次回到了黑暗中,所以他很關宇,恨關宇的一切!

關鳴風受到重創一時間提不上氣來,眼看著黑三的利爪就要接近了,張舟心裡興奮到了極點!

「黑三!」

就在這時,一聲怒吼沖空中傳來,震得在場所有人一陣耳鳴!

黑三愣了愣,但他立即就從這怒吼中聽出叫自己名字的人是敵非友,說不定是關家請來的高手,所有他頭也不回的朝著關鳴風衝過去,速度更勝了剛才一分!

關鳴風近在眼前,他伸出蘊含功力的手,臉上裂開了一個的笑容……如此近的距離,誰也阻止不了我的!

只是很多事情都是有變故的……

只見一道白影不留痕迹的從黑三面前閃過,像是刮過了一陣風,黑三愣了愣,雖然不知道那白影是什麼,但他卻知道現在是擊殺關鳴風最重要,所以他也不去管,伸手對著關鳴風的喉嚨抓去,只是這不伸手還好,一伸手黑三就猛然發現自己手臂竟然不在了,而斷臂處的疼痛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

「啊……我的手!」黑三一聲歷吼,他轉過頭,猛然發現自己身旁竟站著一個十五六歲的白衣小姑娘,而自己是手臂也正被小姑娘抓在手中!

「實在不好意思啊……我用力過猛了!」小金的臉上有著無辜的表情,若不是她手中還抓著一隻血淋淋的手臂,估計都會被她天真無邪的樣子騙到。

黑三痛苦不已,骨子裡的獸性瞬間被小金激發出來,但理智還是有的,他只是小金厲害,所以就想將自己的怒火宣洩到了關鳴風身上,只是黑三剛剛才舉起自己的另外一隻手,他就忽然感受到天空上傳來了一股強大的吸力,黑三觸不及防,一下子就被吸了上去。

天空上不知何時凝聚出了一個巨大的氣流漩渦,而漩渦的後面憑空飄浮著一個青年男子,像是在控制漩渦一般,而黑三就被這氣流漩渦給吸上天空的!

「黑三,你竟敢傷我爺爺,我要你死!」

沒錯,控制漩渦的青年就是關宇,關宇一趕回來就發現自己的爺爺被人打傷,而黑三更是趁關鳴風受傷的時候下毒手,關宇一看到這些頓時怒火中燒,想起以前黑三對付自己的種種,再加上現在的情況,關宇已經起了必殺的心!

這是關宇第一次全身催動無間神功,他竟想要將黑三活活的給碾死!

黑三也不是省油的燈,關宇的製造出的漩渦已經讓他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脅,他此時也沒有心思去想關宇從哪冒出來的,更沒有心思去想關宇為什麼會變得這麼厲害,他現在只想拚命的抗拒漩渦的吸引了,因為他能感覺到要是自己被吸了進去的話那多半是活不成了!

黑三苦苦支撐,一時間竟吸不進來,關宇見狀也發狠了,他瘋狂的催動無間神功,讓漩渦變得更大,旋轉得更激烈,在遠方看去就像是關宇身前的那一片虛空都已經被扭曲了一般,威力驚人!

「不!」黑三一聲凄厲的嘶吼,發出像是垂死的猛獸般一樣的聲音,讓人聽來特別刺耳!

只見黑三身上忽然燃燒起一團血紅色的火焰,而火焰一出現關宇就感覺黑三的力量增強了幾分,竟有擺脫自己漩渦吸力的趨勢!

普通人自然不知道為什麼黑三會燃起來,但像關鳴風這樣的高手卻能看出黑三在自燃自己的內丹,也就是以消損自己的修為為代價來換取更強的能量,這種方法不到萬不得已是沒有妖會使用的,畢竟修鍊不易,而且這樣很容易對自己造成永恆的傷害,像這樣燃燒內丹帶來的負面傷害遠遠高於換取的能量,但要是受到了生命的危險,這樣做也算是個保命的方法!

關宇雖然不知道黑三在幹什麼,但他卻知道黑三似乎是在用某種消耗自己修為的方式來換取能量,這做法雖然有些過激,但卻也非常有效,關宇現在運轉無間神功已經到了最大限度,所以他也只有眼睜睜的看著黑三慢慢脫離自己的控制。

而就在這時一道白影忽然出現在黑三的面前,然後黑三便看到了讓他心膽具裂的一幕……

「你不要也不用這麼浪費吧,你可以給我啊!」小金說了句眾人都聽不懂的話,然後伸出潔白的玉手,一下子就捅進了黑三的胸口,當小金將手拿出來時,手心上赫然有一顆正在燃燒著的內丹,小金高興的笑了笑,然後張口就把內丹給吞了下去!

黑三沒了內丹也就沒了能量來源,而關宇漩渦的吸力扔在,於是就在眾目睽睽之下,黑三的身體被吸進了漩渦,瞬間就被攪得粉碎,可憐黑三死都沒弄明白為何自己刀槍不入的身體在那女孩手中竟變得像豆腐一樣……

關宇擊殺黑三的整個過程時間並不是很短,而張舟這邊卻沒有一個人前來相救,原因是張舟等人都不能腳踏虛空,唯一飛上天的只要魔女,可誰知道魔女由始至終都死死的盯著關宇,根本就沒有一絲出手相救的意思。

前來看熱鬧的那些江湖人此時心都已經被震驚到麻木了,光是一天之內見到四個能腳踏虛空的人就已經值得他們一輩子回憶了,而剛才關宇擊殺黑三的那一手更是讓他們嘆為觀止,當然,讓他們震驚到麻木的還是小金,眾人此時都在想小金天人般的面孔下究竟藏有一顆怎兇殘的心,看樣子比起魔女是有過之而無不足啊,畢竟小金看起來比魔女還要年輕,而且同樣能腳踏虛空!

事實上小金在池流城蛻化完后就已經可以憑空飛行了,而且飛得比關宇快比關宇久,要不然關宇也不可能這麼快就回到川中,這一路上少不了小金馱著關宇飛行,關宇雖然不大願意,他覺得這樣很丟人,但一想到關家的情況也就答應了!

關宇從空中緩緩落下,然後跪倒在關鳴風面前,眼角有些抑制不住的濕潤。

「孫兒不孝,回來晚了!」


關宇消失了整整三年,也讓家裡人擔心了整整三年,蔣麗更是整天以淚洗面,說是不責怪關宇是不可能的,但真見到關宇安然無恙的回來后,關鳴風心裡縱使有再多責怪的話也說不出口了!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啊……」關鳴風十分感嘆的看著關宇,滿是皺紋的眼眶竟也有些濕潤……

經過關宇剛才的血腥擊殺,在場的所有都已經停止打鬥了。三年的時間是不會讓人的樣貌有太大變化的,所以只要不是近三年才加入關家的都紛紛將關宇認了出來,而剛才關宇一出現就將對方一個高手抹殺,所以關家子弟頓時就興奮的吼了起來!

「少爺回來了,少爺回來了……」

關家子弟這麼一喊頓時就讓那些看熱鬧的江湖人恍然大悟,紛紛心想原來這就是失蹤了三年的關大公子啊,想不到短短三年竟然變得這麼厲害了!

關宇揮手制止了關家子弟繼續吼叫,然後讓人將關鳴風扶走,做完這些他才轉過身來憤怒的看著來這些來進攻關家的人,不出他所料,關宇果然看到了熟悉的面孔!

張舟、劉程還有……

當關宇的目光落在魔女身上時,他的心就像是掉進了無底深淵一般,抑制不住的往下沉,他的憤怒瞬間就消失了,剩下的只有讓他幾乎窒息的空洞!

「月衣……」

關宇不知道自己此時是怎樣的一種心境,或許他也不願去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的心好痛,是一種接受不了,無法面對的痛。

難道一起都已經變了嗎?

「你終於出現了,我找了你好久!」

秦月衣的聲音好冷,瞬間就凍結了關宇傷痛的心……

「為什麼……」關宇忽然覺得難以啟齒,雖然有些事情他不想去知道,但他卻不得不知道。

「你還敢問我為什麼!要不是因為你,我哥哥怎麼會死!」秦月衣忽然一臉的怒容,連聲音也尖厲起來,似乎對關宇恨到了極點! 「趕快處死她!」

「這種女人從一開始就不配活在世上!」

「陛下聖明!」

祭台之上的鑲金十字架上綁著一個女人,她全身披著一件烏黑的紗,面對底下向她投來仇恨目光的子民們,肩膀沒有一絲要因為銳利的目光而塌下的意思。她透過輕紗的清澈目光面無表情的靜靜凝視著遠方山巒的烏雲,不知道心裡在想些什麼。

在她背後站著一個君臨天下的王,坐在那高高的位置上,稜角分明的臉龐之上也是沒有絲毫的表情,就像是在望著一齣戲一般。

「找到公主沒。」他冷冷地開口。

他身邊的侍衛愣神的頓了一下,恭恭敬敬的上前說道:「回陛下,還沒有。估計是早就被王妃命人連夜帶出城了。」說著,他抬頭望了一眼祭台上的那女人。

不一會兒,這個擁有最高權力的王,他似乎卻不曾擁有情緒一般地起身,轉過身去,不曾回頭看那女人最後一眼。

「我累了。」他輕聲說著, 戰少的隱婚萌妻

與此同時,祭台之上無故升起了一種藍色的火焰,很快便佔據了所有人的視線,毫不留情的將她那身軀埋沒。

她的臉上閃過一絲痛苦,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微微轉過臉,望著那已經消失在黑暗中的王,嘴角有著一抹受傷的笑,帶著一絲冷,帶著解脫。

他終究,還是毫不留情的殺了她。

城門外。

一匹馬的奔跑著,一個男人懷中抱著一個大約十三四歲的小女孩騎在上面,那小女孩猛地睜開了眼,撥開蒙住她臉的衣服,回頭望了一眼那被圍牆堵住的王國,心中升起無盡的不安。

「媽媽……媽媽!」她伸出小小的手。

「公主,別回頭。」那男人咬牙著說道。

「我要媽媽!」女孩開始掙紮起來。

「公主!」那男人嚴厲地說道。「現在不管怎麼樣都已經回不去了,你想讓王妃的死白費嗎?」


女孩愣了一會兒,縮回了顫巍巍的手,任由那淚飄向前方,咬著牙低下了頭。

那男人的目光瞬間就變得柔和起來。「好孩子。」

不知道轉了多少個山頭,抬頭望見過多少個星空,衣服上沾染上多少的朝露,終於到達了目的地。

守城的士兵一見到那坐在馬背上神色黯淡的男人,便一個個都愣了起來。「額……薩西爾殿下?時隔幾年,你怎麼回來了?」

他跳下馬背,咽了咽口水有些艱難地說道:「有什麼話先進去再說,這是公主,你們務必要照顧好她。」

說著,他便疲憊地倒了下去,長時間的長途跋涉讓他已經筋疲力盡。

「不好!薩西爾殿下暈過去了。」有人驚呼著。

那些士兵伸手接過那小女孩之後,全都面露為難之色。「可是這位公主殿下的情況似乎更不妙,她發高燒了,身子非常燙。」

亮堂的房間里,燈光之間忙忙碌碌的來回著許多僕人,她們臉上都有著優容,因為醫生說公主本來就身子虛弱,這次長途跋涉更是受不了,路途中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現在都有些不知所措。< 等她醒來的時候,房間里的女僕連忙喜出望外的跑出門喊著:「快來人吶,公主醒了!公主醒了!」

不一會兒,便跑過來許多僕人,他們送過來許多吃的,食物的香味瀰漫整個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