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也是再次催動,只見那赤炎居然化成一隻飛禽,雙翅劇烈震動,赤炎滿天,再次頂住了陳二旦,

雙方就這樣僵持下來,那一方都不敢先撤去功法,誰先撤開,另一方的功法就會反撲,後果不堪設想,

又一次頂住陳二旦,而且發現陳二旦已經不能再次加持更厲害的至寒之氣,對方二人笑意盈盈,離勝利已經不遠了,

然而他們忽略了一點,陳二旦只是一人,便頂住他二人,然而陳二旦旁邊,還有一個方清薇,雙方僵持著,方清薇笑了起來,慢慢地朝二人走去

……


(通電了,但是沒網,依然是用手機碼字,好苦逼的說,看在如此困難的更新上,順便向大家要票票,打賞,訂閱,等等,) 「不好,」

見方清薇朝他二人走來,編號二三一當下大吼,正值和陳二旦對拼的時刻,雙方都不敢輕易收手,這個時候,十分危險,

受到赤炎的影響,方清薇又離開陳二旦,全身發熱,這是她最大的承受範圍了,當下停了下來,沒有再進一步,

方清薇雙手綰了一個指花,雙手猛然彈出,這一下,彷彿是一柄天刀劃過,又彷彿是一道鋸齒在滾滾鋸來,

「攻擊她,,,」

當即之下,編號二三一大吼,沒有辦法,他們只能攻擊方清薇來救自己,而後二人撤去不再與陳二旦對抗,撤去赤炎之力,轉而轟擊方清薇,二人一擊,方清薇肯定招架不住,然而他二人也會被陳二旦凍住,只要一被凍住,哪怕一個呼吸,都是不可挽回的敗局,

然而這個時候就是考驗陳二旦的時候了,看他願不願意犧牲方清薇來獲勝,要知道,赤炎不比寒氣,如果方清薇被赤炎焚到,後果不是一般的嚴重,陳二旦自然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要是方清薇被燒到,輕者全身燒焦,重者燒死,畢竟那是二人的合力一擊,在功法上不能剋制對方,被攻擊到是很嚴重的問題,

在對方二人撤去赤炎轉而攻擊方清薇之時,陳二旦也毫不猶豫地收回寒氣,轉而攔截對方二人的赤炎,要犧牲方清薇來獲勝,他做不到,

這一次,對方二人一擊收手,不再與陳二旦對抗,

陳二旦立即貼進方清薇,

對方二人也是感到一陣后怕,這一下,若是陳二旦不救方清薇的話,那他二人便輸了,

這樣一來,雙方就只有進入正面的對抗了,正面對抗,陳二旦和方清薇也不懼怕,而且還有比較大的把握,二人的天地陰陽術,十分強大,說實話,上一場比賽,他們四人正面對方編號四十八那一擊天外飛山,大部分衝擊被陳二旦和方清薇承受,要不是二人強大,那一擊早就讓四人敗了,

此時陳二旦和方清薇聯手,再一次施展天地陰陽術,二人陰陽二氣各自在對方的體內相互流轉,流轉一圈之後,一道的陰陽之力噴發,而且天地之間的陰陽之力也不斷地加持而來,二人於胸前劃了一圈,猛然打出一擊,陰陽糾纏流轉,不要說那衝擊力,就是那流轉之力,若是陷入其中的話,不死也得被攪傷,

編號二三一和編號二三二當下也是不敢大意,二人也是聯手,二人各自打了一套起手式,而後合在一起發出一招,這一招,不知道是什麼招,總之,一黑一白兩個東西出現,也是相互糾纏在一起,越糾纏那兩個東西爆發出來的能量越大,看來二人的功法也是同一類,而且可以互補,

「草,這是故意的嗎,」

「怎麼會這樣,」

「那有這麼巧合的道理,編號九八五體內擁有寒氣,編號二三二和編號二三一二人就會赤炎功法,現在人家施展天地陰陽術,對方同樣施展出山寨版天地陰陽術,我他瑪也是醉了,」

「絕對是故意安排的,」

「懂什麼,這樣才精彩,


台上雙方在施展功法仙術之時,台下的弟子們相互議論,各自發表感言,

兩個呼吸的時間,兩道能量衝擊在一起,彷彿兩頭凶獸一般,一碰頭就開始撕咬,開始猛撲,衝擊十分劇烈,爆炸連連,最後兩道能量徹底碰撞,

「轟隆,,,」

這一下,雙方都是差不多施展了各自最強大的手段,爆炸開來,雙方都受到反震,雙方差點吐血不說,也是雙方倒飛,險些全部掉落比武台,

「哼~~」

陳二旦看了方清薇一眼,方清薇會意,二人落在比武台邊緣,頓時飛了回去,陳二旦打出一道陽之力,如一殺大龍一般左邊衝去,方清薇也是打出一道陰之力,陰之力如一條大龍,從右邊沖了過去,兩條大龍一左一右放對方二人包圍,而後兩條大龍首尾相連,情事收攏,陰龍和陽龍不停地旋轉,要把二人絞死在其中,

對方二人大急,當下二人各自發出一擊,赤炎焚天,兩隻赤炎飛禽衝出,奮不顧身地衝擊陰龍和陽龍,劇烈的震動,赤炎漫天飛舞,然而並沒有把兩條大龍沖潰,不但如此,兩條大龍越收越小,越收絞殺之力越濃,

沒能衝擊開,二人再次施展出之前的功法,一黑一白兩個東西飛出,圍繞著他們旋轉,釋放出巨大的能量,往外鋪開去,頂住兩條大龍的絞殺,

比武台,陰陽之力在不斷旋轉,中間,那兩個黑白的東西也在不停地旋轉,全部都是越轉越快,轉得圍觀的弟子頭昏眼花,最的快到一定的地步,什麼也看不到,只感覺到彷彿兩個風暴在台上相互衝擊,相互磨滅,

「嗚嗚~」

「嗚嗚~」

雙方不斷加持力量,這一下,是真的起風了,兩個風暴一樣的能量衝擊出陣陣的風暴,風暴越來越大,而後形成狂風,席捲整個比武台,漸漸地,一內一外,四人同時被狂風卷了起來,四人隨著狂風在旋轉,狂風又隨著陰陽之力和黑白的東西在旋轉,所有的一切都在旋轉起來,

一直在轉,一直沒結果,當然,如果有結果的話,可能勝負即分了,

「他瑪的,把老子眼睛都轉花了,」

一人大罵,揉了揉眼睛,

「師兄,快扶住我,把我對都轉暈了,」

一人發現自己身子有些搖晃,趕緊叫身旁的師兄扶他,

所有人都盯著比武台,等待最後那一刻,台上的四人,才一開始,就搞出一小gaochao,看起來有勁,

編號九八五他們能贏嗎,感覺不出誰強誰弱,唐青在心中自己問自己,

而長老席上的幾人,盯著那個風暴,越看他們的感情越精彩,也只有他們也能看清楚其中的門道,別可是看不出來,

他瑪的,還在轉,然而現在,所有人都驚恐起來,那個風暴太恐怕了,一道驚天的能量在不斷醞釀,不斷在膨脹,

漸漸地,裁判員也是皺起了眉頭,他下意識地看向長老席那裡,然而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也是靜下心來,等待結果,

轉,還在轉,

到最後,已經看不到轉了,因為已經快到好像沒轉一般,所有人都感覺到那團能量已經達到了一個極點,

「咚咚,」一個呼吸,

「咚咚,」兩個呼吸,

「咚咚,」三個呼吸,

「轟隆,,,,,,」

那團能量終於炸開,能量狂卷九重天,裁判員都險些遭到衝擊,

「噗噗噗噗,,,」

吐血的聲音響起,比武台了,能量亂流之中,人身翻飛,四人被炸得受重傷,紛紛血灑長空,

「草,這是要全部飛武台的節奏嗎,」

「好像是,」

「差一點,」

四人落下身來,各自落在比武台四方,因為轉得太嚴重,四人落下來之後還在轉,不由自主地轉,轉得不知東南西北,沒有意識,

「咚~」

那編號二三二像喝醉了一般,轉了幾圈之後,一下子掉了比武台,

「咚咚,,」

隨後,編號二三一和方清薇也如爛醉如泥一般掉落比武台,

時間還沒到,還差一點點,現在就看在陳二旦是在時間到來之前掉落還是在時間過到才掉落,

此時的陳二旦,很想清醒過來,介是他感覺到自己的腦袋在冒星星,頭昏腦脹,加之傷勢嚴重,一點也清醒不過來,

「草,掉了,」

時間還差幾個呼吸,然而陳二旦終於支撐不住,腦袋一偏,也掉落下比武台,

「草,平局,」

「囈,,,,」

在最後的時刻,陳二旦不知道之前發生什麼,在他掉落的那一刻,他只是本能伸手去抓東西,然而就是這一抓,抓住了比武台邊緣,掛在比武台上,

陳二旦掛在比武台邊緣,就在他將要再次掉下去的時候,一道聲音響起:「時間到,,,,」

「咚,,,,」

直到聲音響過,陳二旦終於掉了下去,不醒人世, 「好,好,精彩,」

長老席上,幾名長老笑了起來,而且還帶頭鼓掌,

隨著長老們的鼓掌,整個比武場響起了從來沒有這麼熱烈的掌聲,贏了,編號九八五和編號九八三兩人贏了,贏在最後一個呼吸,雙方功法仙術相剋或者相似,大家都是大乘靈仙的境界,戰力相當,可以說是難分勝負,然而編號九八五在最後的關頭抓住了比武台邊緣,這可以說是一種巧合,或許是一個人氣運,也可以說天意,這種東西誰都說不清楚,

裁判員搖了搖頭,也是露出笑意,當下宣佈道:「編號九八五和編號九八三獲勝,」


隨著裁判員的宣布,二長老當下把陳二旦和方清薇帶回了小院,

小院之中,蕭之山正在院中散步,逐漸恢復身體,慢慢恢復戰力,見到陳二旦和方清薇被二長老帶回來,二人已經昏迷過後,嘴角還有血跡,

「嘿嘿,」

蕭之山暗自陰笑了起來,輸了,肯定輸了,最好被打死,瑪的,死了多好,見陳二旦和方清薇如此,還有看著二長老著急的神態,蕭之山長長地吐了一口氣,感覺這幾天心中的堵塞一下子通了,心中十分地爽快,

當下蕭之山也是抱著看好戲的心態,進入了二長老的房間,看一看司徒長空和方清薇倒底如何,

進入二長老的房間,此時的二長者,將陳二旦和方清薇以盤坐之姿並列放在床榻上,而後自己也上了床榻,而後雙手一左一右貼在陳二旦和方清薇後背,猛然發功,親自為二人療傷,


二長老才發功,陳二旦和方清薇便哇哇吐了幾口大血,血色發暗,而且凝結成塊,全是堵在體內的淤血,吐了這幾口血之後,二人雖然沒醒,但是臉色已經好轉起來,

蕭之山在一旁看著,心想,這他瑪傷得很嚴重了,簡直是丟了半條命,不過自己為什麼感覺十分地爽呢,

二長老加大功力,不多時,陳二旦和方清薇便相繼蘇醒過來,發現自己正在被二長老療傷,陳二旦頓時感覺到大事不妙,當時被轉的昏天暗地,腦袋打灌滿水銀一般,重得不行,什麼也不記得,但想來自己和方清薇怕是輸了,

當下十分灰心,心情莫名地沉重起來,當下看了方清薇一眼,方清薇看著陳二旦,也不知道說什麼,二人就這樣沉默下來,

過了一會兒,二長老還在為陳二旦和方清薇療傷,這下,蕭之山心中不爽了,十分嫉妒,自己受了重傷,大長老只是隨便為自己打通一下經脈和把骨頭接下便不再管,然而陳二旦和方清薇呢,都已經蘇醒過來,不什麼大礙了,二長老還在為他們療傷,這待遇也太差了吧,

這個時候,陳二旦道:「二長老,你休息吧,我們自行療傷就好,不麻煩了,」

二長老卻是笑了起來,道:「受了這麼重的傷,老夫不出手,如何讓你們在明天恢復巔峰實力,明天還得參加個人角逐,沒有巔峰實力不行,」

「什麼,,,」

參加個人角逐,當下陳二旦和方清薇還有蕭之山都是十分吃驚,陳二旦道:「二長老,你是說我們贏了嗎,」

「嘿嘿,當然,」

二長老笑道:「當時的情況你們可能不記得,那一爆炸過後,你們四人都掉落比武台,希有,你小子在最後一刻鬼使神差地抓住了比武台邊緣,然而那時候時間剛好到,所以,你們贏了,」

「我怎麼不知道呢,」

陳二旦笑了起來,方清薇也是笑了起來,然而蕭之山到時臉就綠了,感覺十分可惡,這二人居然又晉級了,不公平啊,老天不公平啊,蕭之山兩眼發紅,心中有太多的不爽,

知道晉級人個角逐,陳二旦和方清薇頓時開始運功,配合二長老療傷,個人角逐,不容有閃失,

便在這時,小院里響起了大長老的笑聲,而後大長老和血清揚還有古心蘭三人歸來,進入了二長老的房間,看陳二旦和方清薇怎麼樣了,

見大長老三人進來,看了一眼血清揚和古心蘭的神色,陳二旦便知道二人也晉級了,當下也不再分心,專心療傷,大長老點了點頭,對血清揚和古心蘭道:「他們二人沒事,你們也去療一個傷勢,好好準備明天的個人角逐吧,」

「好,」

二人點頭,離開了二長老的房間,

嫉妒,說不出的嫉妒,連血清揚和古心蘭都晉級了,蕭之山尿都差點氣出來,當下也是沒臉留在二長老的房間,自己一個人默默地離去了,

在長老早就看蕭之山不順眼了,見蕭之山離去,也沒管他,不將他放在眼裡,

大長老大體看了一下,對陳二旦和方清薇道:「你們二人都是好樣的,好好療傷吧,爭取在個人角逐戰里取得更好的成績,不過也別給自己太大的壓力,達到這個地步,已經足夠了,」

大長老說完,也是離開了二長老的房間,

這個地步如何能滿足陳二旦,他的目標何止於此,他不但要取得更好的成績,還要進入前十名,不但要參加四大家族的聯比,還要拿到更好的名次,甚至是那四大家族聯比的總冠軍,

療傷一直到深夜,二長老那是盡心儘力,汗水都流了不少,一直助陳二旦和方清薇恢復到巔峰這才停了下來,從這點,也看得出二長老對他們的期望,對這場比賽的看中,

收了功,二長老抹去汗水,微笑地問陳二旦二人,道:「感覺如何,」

陳二旦感應了一下,發現自己戰力又有所提升,當下道:「多謝二長老,不但好了,而且似乎還有所長進,」

「嗯,」方清薇點頭附合,

「好就好,你們都去休息吧,明天好好發揮,」

二長老道,

「多謝二長老,,,」

陳二旦和方清薇對二長老行了一禮,這才離去,

離開二長老的房間,陳二旦和方清薇也是各自回自己的房間去,

回到房間,陳二旦並沒有休息,雖說大家都是大乘靈仙境界,然而這其中,也有三六九等之分,在這個境界下,戰力依然還有晉陞的空間,強大的人比比皆是,所以陳二旦並沒有休息,而是開始研究虛空斬,要是研究出來,那可是比歸元斬還強大的一招,施展出來,威力可以想象,不說無敵,怕也是沒有幾個可招架,

一夜無話,陳二旦對虛空斬也是沒有什麼進展,不管是體內功法運行方式方法還是在境界上的領悟,都似乎蒙著一張紙,看不到這一招的真實面目,

清晨,沒有什麼陽光,今天的天氣不怎麼好,恐怕是個雷雨天,不過這絲毫不影響陳二旦的心情是必勝的決心,深深吸了一口氣,和方清薇她們三人隨著兩位長老趕往比武場,個人角逐終於開始了, (什麼也不說,現在在網吧裡面,據說我們那條線的伺服器燒了,家裡不知道什麼時候來網,寫好的三章用U盤搞過來,全發了,希望大家看得爽,)

隨著兩輪的比賽,趕來比武場的弟子越來越少,

個人角逐,那就是展現個人的最佳比賽,團隊戰可以濫竽充數,雙人戰也可以高低平衡,然而個人戰,各人憑實力說話,

見所有該來的人到齊,首先也是長老席上的負責人示意開始,而後裁判員發表說話,那裁判員站在比武台中央,咳嗽兩聲,清了清嗓子,道:「比賽進入第三輪,終於到了個人角逐,在這裡說一下規則,個人角逐,沒有時間限制,一直打到對方沒有還手之力或者自動認輸為止,其它的規則不變,不允許動用仙器,不允許殺人,適可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