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王動看來,那人影匆匆離去,定是發現了走出猴谷的王動,這才調頭跑開,王動頓時輕呼道:「不好,看樣子他要去通風報信,決不能讓十三宗的人知道我在這裡!」

王動毫不遲疑,影幻訣急速運轉,抬腳往那急速遁走的身影追去。

那身影雖然一路狂奔,但速度在王動的眼裡完全不夠看,王動估摸著對方也就六七級武徒的修為,這讓王動有些疑惑,難道這人不知道魂獸山林的兇險,不畏懼山林中可怕的魂獸嗎?

心中有了這個疑惑,王動便沒有直接上前制住這人,而是一路遠遠的綴在對方身後,那人沒有回頭察看的意思,王動便從容的一邊跟隨,一邊觀察起他來。

這人身穿一套白色的武服,服飾上綉著一些精緻的紫色紋路,倒是和穆宗的武服有些相似,不過穆宗的服飾是紫底白紋,顏色上卻剛好和這人的武服相反。這讓王動不由的疑惑道:「這武服我竟從未見過,難道他並不是十三宗的人?」

猴谷周邊王動已經轉的很熟了,哪裡有危險的魂獸他都瞭然如心,王動心中料定,以這人的修為,他一定跑不出猴谷的地界就會被魂獸捕食,王動也樂得不用親自動手,只是悄然的一路跟隨,等待著那人被捕食的一幕出現。

讓王動驚疑的是,這個人明明已經闖入了好幾隻十級魂獸的地盤,卻沒有一隻魂獸趕過來捕食他,更讓王動意外的是,有幾隻路過的八級魂獸見那人跑過來后,竟驚恐的逃開,這讓王動目瞪口呆。

「奇了怪了,明明那幾隻八級魂獸弄死這人毫無難度,為什麼反倒是魂獸逃走了?」王動一邊跟隨,一邊觀察著那人,對方沒有一點驚慌的樣子,跑的極其從容,倒像是在魂獸山林中閑庭漫步一般。

仔細觀察那人的行走路線,王動發現這人似乎對魂獸山林極為熟悉,許多地方,都是一些王動從來沒有發現的捷徑,這讓王動更加肯定了這人不是十三宗派來尋找自己的。

「該不會是我一樣,流落到這魂獸山林中來的人吧……」王動沉吟一聲,繼續跟著那人前行,看著那人不急不慌的背影,王動疑惑的自語道:「他到底有沒有發現我?怎麼頭也不回呢……」

在王動的一路跟隨中,那人已經帶著他遠遠的離開猴谷的地界,進入了一片王動尚未探索過的區域,王動隨之深入其中,在王動的視野中,那人跑到一處巨大的山石之下時,身形一繞,身影最終消失在山石之後。

見自己追逐的目標消失,王動沒有遲疑,加快速度追了上去,當王動到達那處山石之時,神情頓時變得驚愕起來。

那山石從外觀上看不出什麼特別之處,走進一看卻內有乾坤,山石的背面竟被人為的掏出一個可容一人進入的石室,王動站在石室口邊看了一圈,發現石室里除了一些生活用品和石制的桌椅外,並沒有剛才那人的身影。

「這裡竟然有人居住!」察覺到石屋裡的擺設,王動頓時一驚,這個發現顛覆了他對魂獸山林的認知,王動走進石屋看了看,屋子裡很多用品都是石器製作,石壁上掛著一些魂獸的皮毛和獸首,在角落裡還有一些風乾掉的食物。

石室中的石器雖然陳舊,但非常乾淨,有剛剛清理過的痕迹,這讓王動更加堅定了自己的猜測:「難道真的是有人流落在這魂獸島上嗎?……這才開鑿石室在此定居嗎?」

王動帶著疑惑,在此在石室中搜索一番,那人並不在石室,王動不相信一個活生生的人會憑空消失,開始在石室中找起線索。

「原來是有密道!」旋開一個石制的凳子,王動發現了那人消失的原因,石凳之下,竟出現一個黑漆漆的洞口,看著洞口邊帶泥的腳印,王動疑聲道:「那人會逃到哪裡?這密道又通向哪裡?」

王動正準備進入密道查看一番之時,石室外竟傳來一陣由遠及近的嘈雜之聲,王動仔細一聽,發現那聲音竟是大型魂獸的腳步聲,這讓王動不由的疑惑起來,為什麼會有魂獸向這邊趕來,這石室還有其他的玄機不成?

「不管石洞了,還是出去看看吧!」王動暗囑一聲,抬步來到石室門前,搭眼一看,門外的一幕頓時讓王動一驚。


四頭巨大的山林豹正朝王動所在的方向跑來,一副氣勢洶洶的樣子,讓王動驚愕的是,這四頭山林豹均披掛著索套和鞍具,這山林豹的背上,竟坐了四個白衣紫紋的騎手!

「這些人……是什麼人?」王動錯愕的抖動的著嘴角:「居然騎乘著魂獸!」

王動錯愕之際,這四人已經騎豹而至,他們一拉手中的韁繩,就見那四頭山林豹聽話的止住身形。

「什麼人,敢闖我機密哨卡?」為首的一個臉色黝黑的年輕男子開口大聲向王動質問道。

「機密哨卡?」王動神情錯愕的一愣,他回頭看了一眼山石上開鑿出來的石室,心中疑惑的想到,這人口中所說的哨卡,莫非就是這處被開鑿出來的石室?這些人,又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見王動錯愕不答,那人再次開口問道:「你到底是什麼人,竟敢私闖山林禁地……」

「你們又是何人?」王動回過神來,他沒有想到自己追逐一人來到此地,剛剛發現人煙痕迹,竟又有四個人冒出來,這四人,衣著和他追逐那人相同,一聯繫石室中的密道,王動立即便想到這四人是躲入密道那人通風報信叫來的。

「我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石室,是我們在魂獸山林中狩獵魂獸,夜間休息時的落腳之處,是我們的私有之物,是極為重要和機密的……」為首那黑臉青年繼續說道:「你居然擅自闖入,這是絕對不允許的!」

「孟九哥,不用和他廢話,直接把他當流人處理了吧……」黑臉青年身旁一頭山林豹上的一個細瘦青年開口說道。

「孟十七,你說的極是!」那被叫做孟九哥的人點頭沉吟道:「對,這人本就是流人,沒有必要和他多說一些……」

「流人?那又是什麼?」王動疑惑的開口問道。

「流人的廢話就是多……」那被叫做孟十七的細瘦青年不耐煩的說道:「流人就是流竄到魂獸島上來的外人……既然你問了,我就實話告訴你,你闖入魂獸島,只有兩個選擇……要麼被我們殺死……要麼,被我們抓起來,做一名流人奴隸。」

「孟十七說的對,流人,你快些做出選擇吧!」孟九哥急切的開口催促道。

「我要是都不選呢?」聽到這些人咄咄逼人的話語,王動頓時臉色一冷,好不容易碰到幾個人類,卻要強硬的為王動安排生死,這是王動所不能接受的,王動不以為然的反駁道:「你們說什麼就是什麼嗎?這魂獸山林是你們的不成?」

王動絲毫不懷疑進入密道離開的那人是故意將他引到這裡來,等自己進入他們的圈套后,這才一擁而上,將他團團圍了起來。這讓王動心中暗自惱恨起來。

「都不選?呵呵……」聽到王動的話語,孟九哥咧嘴一笑,開口說道:「那就對不住了……和你說過同樣的話的流人很多……但最終,他們都成為了這附近魂獸的點心……」

「你可以試試……」王動有了惱意,說話變得更不客氣起來:「我倒是要看看,你們怎麼能讓我成為魂獸的點心……另外,你們這所謂的哨卡,我覺得不錯,從今以後,它就是我的了……」

「口氣不小……」孟九哥不屑一笑:「這話我聽得多了,你的腳下,就有其他流人的骸骨,給我上,把他抓起來!我正好缺一個喂豹小廝……」

孟九哥一聲令下,四位山林豹騎手紛紛取出武器,驅豹而上,攻向王動。

這幾人都是七級武徒的實力,但因為駕乘了魂獸的緣故,卻發揮出了八級武徒才具有的威勢,人與魂獸相互配合,竟將戰力提升了一個層次,這讓王動暗贊不已。用魂獸來輔助戰鬥,實在是一種不錯的戰術。

四人雖然有魂獸輔助,但修為卻差王動太遠,王動甚至沒有使用殘刀,空手便接下了四人四獸的第一擊,眾人一擊失手后,王動沒有遲疑,帶著奔雷的心意四倍拳快速出手,瞬間掀翻了四人胯下的坐騎。

四人甚至連哀嚎聲都沒有發出來,瞬間就被王動掀翻的山林豹砸在地上,王動那帶著奔雷的一擊,讓這四人連帶著魂獸都麻痹顫抖起來,再也沒有了繼續戰鬥下去的能力。

魂獸被打了個底朝天,騎在魂獸背上的四人也都被魂獸壓的不好受,他們掙扎的從魂獸的身下爬出來,一時間不知所措,一臉錯愕的看著王動。

這四人都沒有想到,只是先守後攻兩個回合,王動就輕易的擊敗了他們。他們錯愕的睜大眼睛,完全接受不了這既成的事實,這個年紀輕輕,模樣清秀,身體還略有些瘦削流人,竟有著如此驚人的修為。

「怎麼了……」王動彎起嘴角,玩味的走到四人面前開口說道:「你們不是很能說么,現在怎麼不說了?我看……要成為魂獸點心的,是你們四個人才對……」

「你……你不要亂來!」見王動開始赤露露的挑釁,孟九哥臉色漲的通紅,他駭然的開口說道:「我們只是遊獵山林的斥候,你殺了我們,會有其他人來替我們復仇的!」

「哦?還有別人……」王動聞言神色一凜,這群出現在兇險無比的魂獸山林的人,究竟是什麼來路?

本書源自看書惘

… 仔細思索了一番,王動放棄了對這四人下殺手的打算。

這幾人的出現,才讓王動知道這魂獸山林中還有其他人的存在,只不過這群人太過神秘,同時也守口如瓶,王動就是以死亡威脅,也從這些人口中套不出一點秘密。

但這石室哨卡,山林豹坐騎,都說明了這些人在魂獸山林中出沒的時間不短,已經琢磨出了在這山林中生活的方式與技巧,這讓王動對這些人愈發好奇起來。

死咬著自己的來路不說,王動沒轍,他開口向為首的孟九哥問道:「你們不說也罷,我也不在追問,我比較好奇的是,你們這麼低的修為,為什麼可以在這魂獸山林中來去自如,難道一點也不擔心十級魂獸么?」

其實王動在追趕那個從猴谷落跑的人時,心裡就有了這個疑問,那人修為不過七級武徒,但他不但不畏懼各路魂獸,反倒可以將魂獸嚇跑,王動說出了自己的疑問后,開口說道:「只要你們回答了我的問題,我便放你們離去!」

「你說的是真的?你真的放我們離去?」 索愛無度:女人乖乖讓我寵 ,被王動控制住,苦無無法脫身的他一聽到王動開口,立即露出了意動的神色。

「那是自然,我言出必行!」王動點頭說道。


「既如此,我就告訴你吧……希望不要忘記你的承諾!」孟九哥沉吟片刻,便開口解釋起來:「我們這些遊獵於魂獸山林中的斥候,每人身上都帶著一滴雷獸之血!」

「雷獸之血?」王動眉頭一皺:「那是什麼?」

「雷獸乃是獸將魂獸,對這魂獸山林中的所有魂獸都有著絕對壓製作用,它的血同樣有這種效果……」孟九哥開口解釋道:「只要我們將雷獸之血帶在身上,所有的魂獸都會因為畏懼雷獸之威,而紛紛的避讓我們。」

「原來如此!」王動點點頭,王動將魂獸山林攪得一團亂,自然是知道十級魂獸紛紛避退的好處,這雷獸之血能有這般效果,就算是一個從不習武的凡人都可以在這魂獸三林中自在生存,實屬秒物。

「這位前輩,能放我們走了嗎?」孟九哥試探著問道,急切的等待著王動的回應,但王動顧自沉思,並沒有理會他,這讓四人的臉色紛紛一邊,一臉怯然的看著王動,生怕他反悔殺人。

見王動一直不語,沒有回應,孟九哥急切的說道:「前輩,我們不是有意要針對你的,是因為我們注意到最近疾影谷的猴群不太安生,不同以往,特別是今天,這些猴子和發了失心瘋一樣,我們才前往察看……」

「接著說下去……」王動收回心神,聽到孟九哥的話后頓時來了興緻,他自然知道這些猴子並不是發了失心瘋,而是失去了它們世代相傳的寶貝,他正好可以藉機打探一下,這群人知不知道疾影猴谷中,有猴兒釀這種寶貝。

「是是……」見王動開口,孟九哥趕緊點頭,他接著說道:「先前引你過來的斥候發現你從疾影谷出來,匆匆向我們報信,我們料定猴子的暴亂與你有關,這才……」

「與我有什麼關係?」王動側臉一瞥,看著孟九哥的黑臉,開口說道:「你且說說……」

「猴群驚慌失措,這是從未有過的事情,但他們似乎受到了強烈的驚嚇……」孟九哥開口說道:「我們思前想後,也是一時找不出原因所在……」

孟九哥的話讓王動長長的舒了口氣,這群人雖然熟悉魂獸山林,但卻並不知道他們的眼皮子底下有猴兒釀這樣的寶貝,王動點點頭,開口回應道:「自然是與我有關……我覺得猴群聒噪,就殺了它們一百來只猴子……」

「聒……聒噪!一……一百來只……」孟九哥雙眼圓睜,咋舌不已,王動輕描淡寫之事,是他完全不敢想象的事情,他們這群人雖然有魂獸相佐,但因為修為的問題,也只能通過人數來和猴群抗衡,沒想到王動一人竟屠滅了小半個猴群。

「行了,沒你們什麼事,趕緊走吧……」王動沖四個被嚇得失神的騎手擺擺手,開口說道:「你們這哨卡,我且徵用一下,你們沒有意見吧?」

「沒……沒有!前……前輩,我們且告辭了!」孟九哥還打算臨走之前給王動放幾句狠話,但聽到王動的壯舉之後,他愣是大氣也不敢出一聲,連連點頭,忙不迭的應承下來。


看到幾位騎士匆匆上了山林豹,狼狽的驅豹而逃,他們那急切的樣子好像生怕自己反悔一般,王動嘴角一彎,折返回石室之中。

石室中恰好有張石床,正和王動之意,他邁了兩步,躺在上面休息起來。來到魂獸山林的這些時日,王動還沒有睡過一個舒服覺,有這張石床來,王動立即愜意的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一早,在享受了一個難得的美夢之後,王動被一陣轟鳴聲驚醒,他立即起身下床,來到石室門外看了一眼,門外的景緻讓王動頓時一愣,在他的視野中,足足有數十名騎著山林豹的騎手朝石屋這邊奔了過來。

「這陣仗,是要來圍剿我的嗎?」王動稍一錯愕,便步出石室,絲毫不畏懼的站在門前,等待著眾山林豹騎手靠近過來。

王動注意到,為首的竟是一個年輕貌美的女子,她騎著一頭雪白的山林豹,在人群中尤為顯眼。這女子同樣身穿白底紫紋的武服,一頭長發垂落腰際,俏臉上不施粉黛卻天生麗質,一雙眸子似兩汪碧波,她遠遠的凝眉審視著王動,美眸露出疑惑之色。

待人群靠近,那女子才用極為輕柔動聽的聲音輕問一旁的騎手:「你們說的流人,可是他?」

「大師姐,就是他……」開口的是臉色黝黑的孟九哥,他看了王動一眼,臉上的膽怯稍縱即逝,不過因為陪他同來的有一大群人,孟九哥的膽子大了不少,他點頭說道:「大師姐,我們說的流人正是此人,他極為生猛,我們不是他一合之敵,那疾影猴群也是……」

「人不可貌相呢……」女子輕輕頷首,粉唇微啟,輕聲說道:「但願你說的是真的,要不然,咱們這次興師動眾可就沒有意義了……」

王毫不退卻的抬臉看著眾人,對這群人的興師動眾暗覺好笑,他沒想到這孟九哥竟去而復返,還帶來這麼一大幫子人來,這是要以多欺少,還是說他對這群人的實力沒有信心。

「這位師兄,師妹名為蘭心……不知閣下如何稱呼?」那女子從雪色山林豹上跳了下來,俏生生的走向王動,開口說道:「聽聞師兄在魂獸山林中威勢無匹,不知道小女子可不可以領教一下閣下的神通?」

「王動!」王動喚出自己的名字后,咧嘴玩味的笑了起來,感情這大隊人馬和這女子是為孟九哥幾人找場子來了,他有些疑惑的開口問道:「你們到底有多少人,什麼來路啊?這罕有人煙的魂獸山林一下子冒出這麼多人,我還真有點不適應……」

「哦,原來是王動師兄,師兄說笑了……」蘭心嘴角一彎,露出一個花朵綻開般的笑容,她柔聲回應道:「我們都是御獸山莊的族人,人數嘛……比你現在看到的還要多的多……」

「御獸山莊?」王動聞言頓時一愣,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御獸山莊他有所耳聞,那是極為神秘的所在,傳言御獸山莊的人專以控制魂獸為生,有著經過上千年才演化而出的完善秘術體系,這些秘術可以幫助武者調用魂獸的力量。

一直以來,王動對魂獸山林的描述都是當故事來聽,因為御獸山莊神秘的就像傳說一般,根本就沒有人知道御獸山莊的具體位置,甚至大部分人,都不相信有御獸山莊這麼一處神秘所在。

國漫繼承者 。歸海海域根本沒有人到過親自到過這個神秘之地,這也使得整個故事變得愈發玄乎起來。好像有心人士杜撰出這麼一個地方一般。


親耳從蘭心的口中聽到御獸山莊這個名字,這讓王動錯愕的看著對方,一時間說不出話來,這群人出現在王動面前,無聲的像王動說明著一個事實——御獸山莊是真的存在的,而且就在歸海海域的魂獸島上!

王動努力的平復了自己的情緒,他將最近的遭遇串了起來,頓時愈發的相信眼前女人的話語,同時,他也對御獸山莊神秘的原因有了一定的了解。

昨天他擊敗孟九哥四人時,用生命威脅他們說出自己的來歷,他們寧死也不肯鬆口,不讓外人獲悉關於御獸山莊的一點情報,而且四人在剛接觸自己時,也是直接給了自己生死選擇,這同樣是一種保護秘密的一種方式。

王動料定,這御獸山莊定是有什麼極為嚴苛的規定,這才使這些御獸山莊弟子寧可選擇死亡,也不去破壞山莊的神秘感,這才有了歸海海域御獸山莊飄渺玄乎的傳說。

「怎麼?師兄似乎知道我們御獸山莊的事情?」察覺到王動的錯愕和疑惑,蘭心開口說道:「這倒是非常難得呢……」

「沒……第一次聽說。」王動搖頭說道:「我以為這魂獸山林只有魂獸呢……沒想到居然有一個御獸山莊存在,你們的出現,實在讓我意外至極,我對我的冒犯表示歉意……」

「歉意就不必啦……」蘭心微微一笑,走到王動近前,只聽她說道:「聽孟九師弟說起過你的蓋世神通,蘭心是有意來拜訪一下師兄的,不知道師兄能不能露兩手,讓我們也見識一下你屠滅小半猴群的實力……」

「不敢當……」王動趕緊搖頭說道:「屠滅猴群實屬僥倖,我是撿了落單的猴子,才殺掉這麼多的……」

「師兄你過謙了……」蘭心見王動沒有要出手的意思,開口說道:「誰都知道疾影猴速度迅捷無比,我們御獸山莊的一般弟子只有騎乘著山林豹,才有可能追上疾影猴呢,沒想到師兄竟也可以憑藉雙足做到這一點,這足以證明師兄的不凡了……」

聽到蘭心的話,王動頓時多看了蘭心一眼,從她的話不難聽出,雖然御獸山莊的一般弟子需要騎乘坐騎才能追上疾影猴,但蘭心自己卻不需要坐騎就可以做到。

一時間,王動的內心有些動搖,有了想與蘭心切磋的想法,但他看到虎視眈眈的其他人後,心裡又有些猶豫起來,他與蘭心切磋的時候,這些人要是上前偷襲,讓自己暗吃悶虧,這就得不償失了。

「什麼人啊……我們大師姐向你討教,你居然這般不給面子!」

「就是,你以為你是誰啊,這裡是我們御獸山莊的地盤!」

看到王動遲疑的樣子,其他山林豹的御獸山莊弟子開始冷言譏諷起來。

「師兄你完全不需要有所顧慮……」蘭心笑著說道:「這裡我說了算,沒有我的允許,誰也不會對你出手的。」

「既如此……」王動放下顧慮,後撤了一下身形,只見他向蘭心做出一個請的手勢,這才開口說道:「那便戰吧!」

本文來自看書罓小說

… 看著蘭心自信滿滿的樣子,王動更是意動,他估摸著蘭心至少應該有普通武士的水平,不然她不會如此從容。

「你們後退十丈!」見王動同意切磋,蘭心回頭沖幾十位豹騎說道,等那些豹騎們讓出一片空地,蘭心才微微一笑,轉過臉來沖王動說道:「師兄……那我就來領教一下你的神通了!」

邪王追妻:廢柴小獸妃 ,便驅身而上,抬起素手直接攻向王動。見蘭心徒手出擊,王動也沒有使用武器,用歸海霸王拳進行第一次格擋。

一擊轟然而過,王動後退半步,蘭心卻後退了一步。王動微微一滯,一個女孩子在力道上居然可以與男人抗衡,這實在是不簡單!

雖然略勝一籌,王動並沒有看輕蘭心,接連幾次交手之後,王動的優勢開始慢慢體現出來,蘭心也隨之變的狼狽起來,以至於最終,蘭心步伐踉蹌,只剩下招架之力。

王動止住身形,不再對蘭心出手,他雖然壓著蘭心打,但他的神情並不輕鬆,反倒有些驚愕,在眾人的註釋下,王動開始凝眉審視起蘭心來。

「師兄果然名不虛傳呀……」見王動不再攻襲,蘭心也消停下來,她微微一笑,向王動讚歎道:「師妹自愧不如,看來孟九說的沒錯,師兄你果真是有大神通,我現在絲毫不懷疑你滅殺猴群的實力了……」

王動搖搖頭,顧自沉吟。蘭心的有些招式確實生猛無比,但卻總是後勁不足,像是對他故意放水一般,這讓王動疑惑不已,他仔細觀察著蘭心的神情,卻發現對方絲毫沒有放水的意思,王動不由得琢磨起這蹊蹺之中的原因。

「他們怎麼不打了?」

「大師姐好像不佔優勢啊……」

「怎麼可能會佔優勢,這種打法,大師姐本來就是吃虧的……」

察覺到兩人不再比試,圍觀的數十位豹騎開始議論起來,蘭心落入被動的事實讓他們極為不甘,紛紛開口替蘭心開脫起來。

「師兄……」王動遲遲未動,目光在蘭心身上流連,這讓蘭心忍不住俏臉發紅,身形下意識的後退半步后,這才細聲細語的嗔道:「你看什麼呢?……」

「對不住,是我走神了……」王動回過神來,歉然的沖蘭心一笑,這才開口說道:「蘭心師妹,據我剛才觀察,你的實力應該不止如此,我覺得你最多發揮出六成的實力……但是你的招式卻又都是全力一擊,這讓我百思不得其解……」

「呵呵,師兄好眼力……」蘭心有些意外的看了王動一眼,她微微一笑,這才開口解釋道:「御獸山莊的武者修鍊的都是與魂獸相輔相成的功法,脫離了魂獸的存在,實力確實會大打折扣的。我只是擔心,使用魂獸的話,會對師兄不公平……」

「蘭心師妹,你且盡全力就好了!」王動聞言,眉頭頓時舒展開來,臉上一副恍然之色,他抬手一指蘭心身旁的那隻雪色山林豹,開口說道:「無論是武魂,武技,還是武器,魂獸,都是實力的組成環節,都是必不可少的,這沒有不公平一說。」

「師兄說的太好了……」聽到王動的話語后,蘭心的一雙瑩亮的眸子越發的明亮起來,使她的俏臉也愈發的光彩照人,她足尖輕點,越上自己的山林豹,這才開口說道:「既如此,那師妹就得罪了!」

「我正想領教一下人與魂獸合力的真正威力呢!」王動彎起嘴角,再度擺出防禦陣勢,他沖蘭心招招手,示意對方先攻過來。

「這才公平嘛……」

「公平什麼啊,這王動如果也騎著一頭魂獸那才叫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