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有這麼巧啊!

奧尼爾用力地搖搖頭,作好搶籃板的準備,不料就在這時,一隻白色的手掌,突然接住籃球,當着奧尼爾的頭頂上,就是一記怒扣,這球扣得剛猛異常,戰斧似的直直轟進籃框裏後,籃球砰然砸在奧尼爾光禿禿頭尼上,而這人的身體,也順着向前衝去的力量,狠狠地撞在奧尼爾身上,撞得突然,驚此異外的奧尼爾,向前無奈的邁出一步後,方纔立定身體!

“扣得漂亮,熱火隊的籃框,好扣吧,從來沒有比這更好扣的籃球!”張若寒,和衝到三分線外的佈雷澤克互擊一掌,縱身向山貓的半場跑去,留下了面面難堪的熱火隊球員們,

“張,謝謝你,那傢伙,果然不把我放在眼裏,沒有饒前防守,只是自顧自的立於籃下,他根本沒有想到,我會接球重扣!”佈雷澤克對於自己當着奧尼爾頭頂上轟下的這一球,顯得非常興奮,不禁向張若寒致謝道。

張若寒笑了笑,和佈雷澤克一起跑向山貓的半場,他早就算準了所有人都以外他要和賈森威廉姆斯拼個高下,甚至用和賈森威廉姆斯相同的動作拿分,同時,也估計向奧尼爾這種身份的中鋒,肯定不會饒前防守布澤雷克,更沒有把瘦高的佈雷澤克放在眼裏,所有便暗中一手操劃了這極其漂亮,又很是解氣的一次配合!

…….

賈森威廉姆斯接過波西從底線擲出的籃球,剛想運出時,發現奧尼爾的身上正在輕微的顫抖着,他心下明白,這是因爲奧尼爾那顆籃下霸者的雄心,一而再再而三的受到挑戰後,所造成的。

“沒有必要這樣,失誤是人總會有的。”賈森威廉姆斯運球,走到奧尼爾的身邊,向其關心道,奧尼爾閉着眼睛,沒有回答賈森威廉姆斯的問題,而是突然轉過身向山貓隊的半場跑去,巨大的球鞋,砰砰的砸擊着地板,有如一支殺氣騰騰的哥斯拉似的猛獸,直直的衝向山貓隊的半場。

曾經,因爲對方的球員想要作無奈狀,騙他進攻犯規,而發誓要好好教訓隊手的一番的奧尼爾,渾身不顧立於籃下的幾名對手,一個類似於偷學於尤因的中鋒步,正對籃架繃然跳起後,不但強行的撞飛開所有對手,更因爲心中中燒的怒火,而突估轟出了不下於炸雷般的力道,以至於一時吃受不起如此巨力的籃板,煞時就異常脆弱地龜裂開來,好在當時的籃板是經由特殊鋼化有機玻璃製作的,已經很難在像以前那樣,被奧尼爾轟碎開來,所以近乎瘋狂中的奧尼爾,一邊將心中的怒火大吼而出,一邊在籃框上接抖了抖身體,結果,嚇煞所有人的事情突然發生了,那經過重重檢驗的籃架,居然在奧尼爾的發泄中,砰然倒下,狠狠砸在奧尼爾身上,而奧尼爾卻如爆走一般,絲毫不覺疼痛,非常痛快的鬆開籃框,任由籃架重重的砸向地板,引起全場的一片混亂!

今天,山貓隊的球員,一次再一次的觸犯了他籃下王者的尊言,即使不再去想以後,不再去想年齡的問題,奧尼爾也下定決心,要讓山貓隊的籃下,砸倒一片球員,更要讓可惡的罪人,將籃球砸在他頭頂上的布澤雷克,摧殘到躺倒在球場上!

見到宛如一團巨大的火團,橫衝直撞的向已方半場衝來的奧尼爾,張若寒不禁向山貓的二名內線球員吩囑一聲包夾後,縱身奔出,迎向緊跟在奧尼爾身後賈森威廉姆斯。

賈森威廉姆斯擡頭掃視一眼山貓半場上的站位情況後,球速一加,突向張若寒,而張若寒知道賈森威廉姆斯左右兩手的靈活度不相上下,便沒有堵住賈森威廉姆斯習慣路線上,只是後發制人的咬住賈森威廉姆斯。

賈森威廉姆斯面對緊咬他不捨得張若寒,突然一個跨下運球后,用左手將籃球向底線擲去,然後,那幕讓所有人無法想象的情驟然發生了。

奧尼爾一個轉身,從左側籃下,強行衝到右側籃下後,接住了賈森威廉姆斯的傳球,然後用他如野獸一般閃爍着綠芒的雙眼,瞪視一番跟在他身後的肖恩梅和布澤雷克後,向兩人拼命地衝去

要扣了嗎?

兩人向籃下退了一步,退到奧尼爾習慣起跳扣籃的位置上,想逼使奧尼爾無法舒服的起跳時,卻看見奧尼爾突然從左側禁區外,距離籃框一米多的地方,縱身躍起,彷彿眼前只有兩道摒息的空氣,如泰山壓頂般向兩人壓來,向籃框飛去

“砰”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無法形容的巨大力量驟然砸得兩人向後飛去,倒於地板上時,宛如強暴犯一般掛在山貓隊的籃框上,狠狠強暴一把山貓隊禁區,山貓球迷們的眼睛,以及張若寒心臟的奧尼爾,砰然落回地面上,滿臉鄙夷地勢從地板上的兩具“屍體”上跨過,直直地向張若寒走去! 直直的走到張若寒身前,奧尼爾全身上下散發着讓人凝息的殺氣,異常不屑的從嘴中吐出“接着來!”後,帶領着四名隊友在巨大的歡呼聲中,向熱火隊的半場跑去。

面對奧尼爾不屑的話語,張若寒只是緊緊的咬着嘴脣,沒有迴應奧尼爾的話,直到片刻後,輕輕揉着身上被奧尼爾撞得生疼之處的肖恩梅以及佈雷澤克,從籃下被隊友們跚跚扶起後,張若寒方纔深吸一口氣,轉頭向熱火隊的球員們,大吼道

“ok!”

雖然奧尼爾剛剛硬生生強暴籃下的一幕,以及那根本沒有人可以匹敵的恐怖力量,深深震憾着張若寒的心靈,但張若寒卻並沒有服輸!

況且,以自己的名義向奧卡福擔保,絕不會讓比分擴大到四分以上的張若寒,不論怎樣也一定要信守他的諾言!

就算會因此,造成本場比賽,成爲張若寒的最後一場比賽,張若寒還是會在所不辭!

因爲,這是他的信念

比生命更重要的信念!

……

熱火隊的半場上,有若重兵佈陣一般,重重設防,由其是籃下的奧尼爾一舉一動都透露出濃濃的殺氣,恨不得將所有膽敢衝進禁區裏的任何人和物,全部強行的砸下來,而在奧尼爾的這種殺氣和霸意這下,每一名熱火隊的球員彷彿都受到了感染,他們的動作變得更加蠻橫,更加具有攻擊性,那支想要吞噬一切的超級強隊,終於拿出了它真正所向披靡的實力。讓人而望然生畏,根本不知道應該如何去下手攻擊他們!

奈特運着籃球,打量着完全被擠在禁區之外的肖恩梅和佈雷澤克。知道想要從此時的熱火隊籃下取分簡直比登天還難,不禁開始尋找在外線強行出手的機會。

然而就在這時。一直尋找着打擊對手囂張氣焰方法的張若寒,帶着賈森威廉姆斯走到右側的零度角上,突然一個加速反跑後,縱然甩賈森威廉姆斯,從底線邊上飛快的跑過,硬是依靠極強的爆發力,接住奈等擊地傳球后,背對着籃框。當着滿臉怒火的奧尼爾面前,驚險地閃過向他劈頭蓋臉煸來的巨大拍掌後,縱身躍起,在空中扭轉身體,向後退飛出去,依靠良好的手感,強行的撥出籃球

他就是要當着奧尼爾面前,去投籃!

順着前衝的力量而在空中強行轉身的張若寒,投出籃球后已經失去平衡,驟然跌坐在地板上。不住地向左側底線滑去,眼中滿是濃濃地自信!

“刷!”籃球劃過球網,發出一聲輕響!

作在左側底線上的張若寒。向是一個取得勝利的英雄那樣,高高地舉起右拳,贏得了一片掌聲,以及熱火隊的一次瘋狂反撲!

一名傳球大師,一名可傳投的搖罷後衛,以及腳步異常靈活的前鋒球員,再配上二名加起來體重近五百五十斤以上的內線球員,更讓人心驚膽顫得是這兩名強大的內線強員都是那種技術紮實,得分能力極強的龐然大物。要想從此時候的山貓隊身上拿分只能用二個字形容

輕鬆!

即使肖恩梅和佈雷澤克連吃奶的力氣都使了出來,卻依然在承受着身上忽左忽右的巨大重量時。非常不甘更是不情願的,拼命抗下一個龐然大物後。卻被另一個稍微輕一點的胖傢伙,當頭一記重扣!

“扣得漂亮!”

奧尼爾拍了拍沃古胖呼呼的腦袋,然後,摟着沃克向熱火隊的半場跑去,根本本不看山貓隊的球員們一眼,彷彿立在他眼前的山貓隊球員們,只是一根根木樁,只需輕輕的繞過,或者更直接一點的把他們劈開後,便可以爲所*了!

立於籃下的肖恩梅和佈雷澤克,滿臉無奈的喘息着空氣,他們只是和那個該死的大鯊魚,對抗十幾秒的時間,便讓他們全身上下出了一身大汗,但還是被對方壓在頭頂上將球分出,經由沃克重扣取分,真是讓他們不甘心到極點啊!

張若寒的臉上看不到絲毫表情,他緩緩走到肖恩棋和佈雷澤克的面前,望着兩名親密的戰友,張若寒咬咬嘴脣,異常堅定的望着兩人,向兩人說道:

“我知道你們很辛苦,但是爲了這場比賽的勝利,爲了讓高高在上的熱火隊,低下高傲的頭顱,更爲了我們對奧卡福的諾言,大家一定要全力拼到底啊,相信我,把其他的交給我,你們倆只要把知道大鯊魚開死就行了!”

球場上明亮的燈光,聚集在張若寒身上,以至於所有山貓隊的球員,都能清清楚楚的看清張若寒的雙眼中,那比鋼鐵還要堅硬的不屈目光,

熱火隊的強大,每一名山貓隊的球員們都知道,但當他們面對張若寒的目光時,還是不禁被這種堅毅的讓人心顫的目光,引領出一種屬於勇士的鬥志,以至於讓他們下定了一個外人難以想象的決心

他們決定,不想以後,不想末來,只是全心全意的和對方戰鬥,爲他們自己,爲場上的山貓球迷們,贏回這場絕不能敗的比賽!

肖恩梅和布澤雷克狠狠的點點頭,奈特和卡波諾也狠狠地點點頭,此時的他們,心中只剩下一件事情要做,

那就是要誓死捍衛山貓隊的榮譽,更要堅守男人絕不能失信的諾言!

…….

籃球在奈特的左手中,被飛快的帶過中場線,張若寒的面前死死的絞纏着賈森威廉姆斯,賈森威廉姆全身下上彷彿都在噴射着如烈火一般的殺氣和戰意,而在他眼中的張若寒,卻冰冷的像一是塊絕不願化去的冰山!

兩人彷彿是火在冰的周圍不住跳躍,想用火得高溫去將冰化作一灘狼狽的水跡,而冰還是不屈的毅立在那裏,用他的冰冷和頑強抵抗着眼前的火。因爲,冰知道,還有一團團更大的火。在等着它!

“上半場結束之前,你們就會被拉開比分!”賈森威廉姆斯向跑到右側孤頂上的張若寒說道。而張若寒只是非常冷漠的打量一眼賈森威廉姆斯後,繞過賈森威廉姆斯身體,注視着籃下那團雄雄的巨大烈火,以及它眼中萬分暴虐的目光!

由於從比賽的開始到現在,張若寒都在全力的奔跑,他既要爲進攻而全力的奔跳躍,更要爲防守而拼命的奔跑跳躍,這超負荷的運動量。已經讓張若寒有疲憊的感覺,但他知道,他必需要撐到最後的一秒鐘,所以他深吸一口氣,強行的逼使不住起伏的胸口恢愎一絲暫時地平靜,向賈森威廉姆斯用力的搖搖頭後,縱燃向賈森威廉姆斯的右邊衝去,卻在一個反跑後,依靠瞬間暴起的速度,強行甩開賈森威廉姆斯的同時。接過波西分來的籃球,縱身衝進三分線內,義無返顧向着更大的火焰衝去。

他不知道自己能夠這樣着衝多少次,但他一定會衝奧卡福回場,衝向絕不能失敗的終點線!

沒有任何人和球隊會讓他害怕,讓他膽怯,即使是宛如魔鬼化身的大鯊魚奧尼爾,也絕對不行…….

起跳後,和奧尼爾在空中撞在一起的張若寒,眼中滿是宛若質感的冰冷目光,硬是承受奧尼爾一次打手犯規後。強行的在失去重心的情況下,將籃球扔進框中。然後,宛如從地面上躍起的嗜血野獸般。瘋狂的向着奧尼爾咆哮一聲,抖了抖充滿獸性的鐵打身體,在全場山貓球迷們的歡呼聲中,默默咬牙承受着身上的痛楚,將籃球從指尖揮出,罰進了一口氣回三分的最後一分!

……

本以爲在第二節裏,便可以將比分一舉拉開的熱火隊,瘋狂的攻擊着山貓隊的籃框,經由韋德的外線出手,經由賈森威廉姆斯像是在玩雜耍一般的快攻秀,以及內線的奧尼爾和沃克的重扣,熱火隊上演了絕對能夠衝擊總冠軍戒指的恐怖勢力!

但令所有熱火球隊迷們不住搖頭嘆氣,令所有熱火隊球員們滿臉無奈的是山貓隊的進攻和防守,更是瘋狂的讓人目瞪口呆!

剛剛還在防守着賈森威廉姆斯的張若寒,如野獸一般不停的全速狂跑,狂奔,突然衝進籃下,冒掉波西的上籃,緊接着輪到山貓隊進攻時,立於籃下的沃克,掃了一眼向他直直衝來的張若寒,眼裏猛然閃過一道紅光,他要叫張若寒再也爬不起來!

“砰!”

沃克強行的連人帶球,將張若寒從空中硬生生地砸到地板上後,已經傷痕累累的張若寒只是默不作聲的在地板滾了幾圈後,頑強的從地板上爬起,跌跌撞撞的在全場山貓球迷們心痛、心碎的目光中,走到罰球線上,信手揮出籃球,將比分再次,再次,再再次的死死咬在熱火隊的身後!

這裏是山貓的王國,他是山貓的國王,任何人也別想在這裏戰勝山貓,除非踏過他的屍體!

氣喘徐徐的張若寒,瞪了一眼熱火隊的球員們,然後向伯尼搖搖頭,示意自己不需要休息後,堅強的向前跑去

“他已經很累了,全身都是傷痕,還能打嗎?”一名助理教練向伯尼提醒道,伯尼望着球着上那個堅毅的身影,重重的嘆出一口氣,向助理教練說道:“這是屬於他的戰場,他是絕不會輕易下來的,由他去吧!

……

“別再做這種無意之爭了,你勝不了的!”

熱火隊乘着張若寒一次遠投三分不進,猛然發起一次快攻,面對張若寒的防守,賈森威廉姆斯一次假傳過後,當着張若寒的面前,用一根手指將籃球放進了框裏,所有觀衆們都怔怔地盯着大屏幕,宛如作夢一般地看着用一根手指將籃球送進籃框裏的賈森威廉姆斯,久久的說不出話來

這是賈森威廉姆斯的絕招,也許沒有意義,但更也許可以讓對手們震驚到害怕,因爲從這一招裏,可以讓對手們知道。賈森威廉姆斯此時有多麼地隨意和輕鬆!

不料,親眼看見賈森威廉姆斯這招的張若寒,卻沒有一絲反應。他不置可否的深吸一口氣後,縱身向前場跑去。留頭賈森威廉姆斯一人,愣在原地。

……..

張若寒經由奈特作出的一個高位擋拆,驟然甩開賈森威廉姆斯後,瘋狂的向禁區衝去,直直的衝向站在右側禁區線上的沃克,後者打量一眼張若寒極速的身形後,不禁向上舉起雙臂,防止張若寒造進攻犯規。同時準備適時地再次煸出手臂,將不知死活地張若寒給轟下來,

他就不信這張若寒真是鐵打的!

極速奔跑中的張若寒,左腳腳尖在地板上一扭,猛然衝向沃克的左側,煞時帶着沃克一起向左移去,造成很多人以爲他要強突左側籃下的假象後,突然一個大幅度的帶球轉身,從沃克的身體高速轉過,和他在第一節時。用來戲耍奧尼爾的個轉身一模一樣,正是那種在離地幾離米的空中,驟然完成的高速轉身。一下子便轉向了沃克的右邊,不料,張若寒卻在高速帶球轉身即將完成的剎那,砰然撞上一堵生硬的鐵牆,煞時失去重心後重重的砸在地板上,驚起碰的一聲巨響!

所有人都能聽見那經由採音器傳出的巨響,在他們的耳邊和心頭不住震盪,更讓很多女球迷們痛苦的握上雙眼,生怕張若寒會因爲這巨響。而受了重傷!。

小子,你把我們熱火隊的籃下想的太簡單了吧。這就是你的報應,給我死到醫院待着去吧!

張若寒撞上的那堵生硬的鐵牆大鯊魚奧尼爾。非常殘忍住視着緊緊抱着籃球,躺在地板上不住顫抖的張若寒,他的身體是nba裏最大的,可他心思的甚密程度,更不在任何人之下,硬是猜測出張若寒想要做什麼,而突然衝到原本空無一人的地方,

致使張若寒完全承受了自己全速轉身,撞在奧尼爾身上所後產生的反彈力量,在沒有作出一絲保護動作的情況下,重重的砸在地板上,砸得電視機前的古加泥,心中砰然一聲巨響,恨恨地怒視着奧尼爾,恨不得將奧尼爾五馬分屍開來!

主裁第一時間吹出奧尼爾阻擋犯規,肖恩梅根本不管能不能打過奧尼爾,以及會不會被禁賽,縱身衝上前去,想要狂踹奧尼爾一頓,卻被隊友們給抱住,同時,場邊的球迷們,也在破口大罵着,認爲奧尼爾這明明是惡意的犯規,怎能吹一個阻擋犯規草草了事?

而在這時,已經咬牙抱着籃球站,緩緩起身的張若寒,將衝上場地的隊醫用手勢擋住後,突然向上猛然跳起,示意他沒有什麼事情後,仰天就是一記爆吼

“!”(滅火~~~~~~)

這聲充滿不卑不亢戰意的吼聲,有如孤身衝進敵方千軍萬馬中的勇士,要用生命換取榮譽那樣,充滿了讓人熱淚盈眶的不屈和悲壯,瞬間感染了所有聽聞這聲吼聲的山貓球迷們,球員們,使得他們在這種決不屈服,死不罷休的吼聲中,隨着張若寒一起狂吼

“!”

夏洛特新體育館內,響徹着誓要掀番體育館頂的吼聲,三名裁判,幾十名記者們,幾千名熱火隊的球迷們完全的震在當場,靜靜的聆聽着這滿是不屈和悲壯的吼聲,而電視機前很多心繫山貓,心繫張若寒的球迷們更是懷着莫大感動的心情,隨着電視機裏的吼聲一起不住的大吼

一聲聲彷彿驚響在世界衆多角落裏的吼聲,在不久以後,成爲了讓人們一看到便會覺得激動不以的標語和志向

熱火隊是強大,但執着於滅火的人卻更多!

良久後,夏洛特的體育館內,方纔從這悲壯的吼聲中平靜下來,張若寒靜靜地站在罰球線上,全力的調息着他不住起伏的胸腔,以及正在顫抖的身體!

完全將所有體力和潛能,再上半場裏綻放開來的他,面對熱火隊球員的犯規和強硬的動作,面對強大的讓人詐舌的熱火隊,依然頑強的撐到幾秒鐘後即將結束上半場比賽的現在,硬是用他的熱血捍衛了山貓隊的榮耀,以及山貓隊球迷們的臉面,更準守了他對奧卡福的誓言,並在近二十四分鐘的上場時間內,創造了四十三分,四次搶斷,三次蓋帽的神話,

現在的他要將上半場比賽的最後一球投出,將剛剛被他扳平的比分超出,實現全場比賽的第一次領先!

然而就在張若寒剛剛將籃球舉起來時,一聲全力發出的巨大吼聲,從球員通道內傳出,左眼上縛着紗布的奧卡福,一邊大吼一邊跑進場地裏。

張若寒滿微笑的注視一眼奧卡福後,將手上的籃球揮出,一道優美的孤線劃破所有人的視線,輕輕的鑽進籃框裏,不但實現了對奧卡福的諾言,更將比分第一次的超出,但也是最後的一次,已體力完全透支的張若寒在第四節比賽開始不久,終於用出了最後一絲力氣,砰然倒在球場上,怒睜着雙眼,滿臉不甘的被擡到球場邊上!

沒有遵照醫生囑咐,強行上場比賽的奧卡福,和奧尼爾碰撞到最後一秒鐘,依靠迷蹤步,晃起奧尼爾後,全力的掄臂砸向籃框,然後任由因爲巨烈運動,而湛出鮮血的左眼,一滴一滴,向地板上滴淌着讓人熱淚盈眶的鮮跡,承受着宣判勝負的峯鳴聲響起!

八十三比一百零六,山貓隊再次敗給熱火隊,雖然山貓隊的每一名上場球員,都和對方拼到了倒下爲止,但不完整的陣容,以及實力上的差距,還是讓他們再次敗給對方!

默默躺在場邊的張若寒,死死地捏着自己的雙拳

輸了,真的輸了!

人生中的一次失敗!

胸中的苦澀以及心中的不甘,讓張若寒真的想再次向熱火隊的球員衝去,再次衝着熱火隊的球員們盡情咆哮,但到現在爲止,張若寒身上還沒有恢復多少力氣,同時還要承受着一次次撞擊所帶來的傷痛

張若寒閉上眼晴,他不敢去看那些支持他的球迷們,但令張若寒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全場比賽結束後,所有山貓隊的球迷們,一起在看臺上在場邊,拼命的鼓着巴掌,盡情的喊着張若寒,奧卡福等球員的大名,彷彿取得本場比賽勝利的球隊是山貓隊,而不是熱火隊

面對張若寒不屈不饒、勇往直前,甚至爲了勝利和誓言能夠賭上生命的精神,以及山貓隊球員們不畏強敵,堅持拼到最後一秒鐘的勇氣,面對勝而狼狽的奧尼爾和熱火隊球員們,身爲山貓隊球迷的他們,身爲山貓隊支持者的他們,還有什麼好做的,還有什麼好說的,只能在以後每每想起今天比賽,而不住泛起的感動中,爲他們的勇士而歡呼,爲他們的英雄而自豪,一直到永遠的永遠!

“謝謝你們,謝謝你們!”

張若寒非常激動的看着看臺上的球迷們,從來沒有想過人生中的第一次失敗,會以一個英雄般的身份收場,這是真正的雖敗尤榮

不過,真的不想敗了,雖然nba的比賽裏不敗是不可能,可是全力的追求勝利,你能做到,對嗎,張若寒!

ps:借鑑大家的意見,以後不光作比賽的描寫加點別的原素,同時精彩比賽的章節,定在三章左右,只寫精彩的東西,別的一筆抹過! “這纔是真正的中國球員啊!.”

看完比賽的陸其順又是自豪,又是心疼的自語道。讓他自豪的是,張若寒爲咱中國的球員,掙了一番臉面,並且張若寒馬上便可以爲國出戰。讓他心疼的是,張若寒在球場上緊咬鋼牙,跌跌撞撞的身影,看在他眼裏時,他的心臟都高懸到嗓子眼上,生怕張若寒再出一個什麼意外,誤了爲國家出戰的機會。

但是不管怎麼說,張若寒昨天晚上在比賽中的表現,已經到達到了世界最頂尖得分後衛的水準,如果將他和姚鳴,古加泥,以及所有中國最頂尖的球員們放在一起,那時的中國隊還有誰敢輕視啊!

陸其順越想越激動,不過他想起了,醫生曾經告訴他不能過於激動,這樣會對他的身體健康不利,甚至奉勸陸其順不要看過於刺激的籃球比賽。但向陸其順這樣一心撲在中國籃球事業上的老球員、老同志,如果連籃球比賽都不能看了,那還不如直接殺了他算了,反正,沒有籃球的日子,他一天也過不下去,活着和不活着基本上沒有什麼區別。

陸其順將電視機關上,走到桌前坐下,拉開牀頭櫃的抽屜,取出醫生滿臉無奈中爲他開出的藥劑。

醫生告訴陸其順,覺得心臟跳得過快,過於激動時便要服藥,當時,陸其順隨便應付了醫生兩句,便將藥鎖在了抽屜裏。

而此刻,一場比賽下來,心臟不知道跳快過多少次,激動過多少次的陸其順,覺得心裏非常難受。像是有什麼東西壓在胸口上似的,因此決定還是吃點藥,省得在沒有看到中國隊完成最大的夢想之前。便被張若寒給刺激到三長兩短了,那可真會在九泉之下都不得瞑目啊。

“好一個小對怪物。我這條老命,都差點被你撈走了,呵!”

陸其順臉上露出一個開心的笑容,將手中的藥丸放進嘴裏,拿起荼懷喝一了口水,順水吞下藥九,然後緩緩的躺倒在牀上,想在睡夢中。提前欣賞強大的中國隊在國際賽場上所向披靡的英姿。

良久後,已經完全睡着的陸其順,突然揮動了一下右拳,也許真在夢中看見張若寒,幫助中國隊打出一次迅雷不及掩耳的快攻,然後,踩着罰球線縱身向前飛去了吧!

……

張若寒躲在自己的牀上,蜷縮在被子裏,他不敢看坐在牀邊的江娜和媽媽,那兩張滿是幽怨的臉上。四隻紅通通的眼晴,因爲他知道自己今天晚上的比賽,實在是拼得太狠了一點。但這不能全怪他,他實在不想輸給那個可惡的大胖子,更不想當着主場球迷們的前面輸給熱火隊。

所以在和隊友配合過後,跑出空檔的剎那,他便會拼命的跳起,依靠致空權將籃球穩穩地撥出手指,更要在有機會強衝內線時,毫不猶豫的向內線衝去,希望能夠造成那個可惡的大胖子犯規的同時。強行取分後追加罰球,然後。爭取把那個可惡的大胖子給逼下場!

不料,人算總是不如天算。因爲另一個稍微矮點的胖子插手,再加上張若寒體力完全消耗完,無法打滿四節,即使造成奧尼爾四次犯規,但還是沒有把奧尼爾逼下場,真讓張若寒覺得不甘心啊!

好在主場的山貓球迷們,非常體諒張若寒,更非常支持張若寒,沒有絲毫責怪他的意思,反而把張若寒當成了贏得比賽勝利的英難那般對待,爲張若寒流送上毫不吝嗇的掌聲,使得張若寒人生中的第一場失敗,在漫天的歡呼聲中和難以忘懷的感動中,劃上一個充滿遐想和鬥志的逗號。

接下來的路或許更難走,但張若寒已經下定決定,每場比賽他都會拼盡全力,也許還會被人打敗,但絕不會被人打倒!

絕不!

……

向球迷們暗暗許下心願的張若寒,經過一番診治後,拖着傷痕累累的身體和奧卡福回到家,一進門,便受到江娜和媽媽兩人連番催淚彈的襲擊,那無聲的淚花以及想責怪,又知道責怪沒有絲毫用處的幽怨目光,頓時把張若寒的心和鼻子都哭軟了、看酸了,恨不得向她們保證再也不這樣賣命的打球,但保證會有用嗎,張若寒知道自己無法做到,所以他只能避開她們眼淚,避開她們的目光,射在自己的被窩裏,同樣以沉默面對沉默。

因爲,張若寒真的無法滿足她們的願望,同她們妥協!

……

時間在沉默中一分一秒的流失着,眨眼間便已經接近凌晨十二點,知道自己說什麼也沒用的媽媽,拿着面紙擦了擦眼睛後,嘆出一口氣,站起身,向躲在被窩裏的張若寒說道

“若寒,媽媽明白你的心意,知道你在籃球場上,可以爲勝利而不顧一切,並且說什麼也不會改變,但請別忘了你答應我們的,一定要保護好自己,所以請記得,你在籃球場上的一次受傷倒地,就等於我們爲你留下的一次淚水,你自己看着辦吧!”

說完後,媽媽轉身向房間外走去,聽到媽媽的話,心裏驟然難受的像是快要滴血的張若寒,猛然掀開被窩,坐起身子,向媽媽喊道,

“媽,我一定會記得您的話,我一定會保護好我自己,您放心好了,而且我今天雖然倒在球場上很多次,其實並沒有受多大的傷,還沒有奧卡福的傷勢嚴重,所以請您不要太擔心了!”

走到房門前的媽媽,用溺愛的目光,打量愛子一眼後,心下有點無奈,可還是輕輕地點點頭,走出房間。順手帶上房門,房間內只剩下江娜和張若寒兩人。

望着江娜哭得略顯浮腫的雙眼,張若寒非常心痛的伸出右手。輕輕撫摸着江娜的眼睛。那雙也許是天下間最美麗、最善良的眼睛,已經爲他哭過不下於幾十次。並且還不知道要再哭幾回,可張若寒唯一能做的便是向江娜不停的說對不起,對不起,不要再哭了,所以,張若寒覺得自己非常對不起江娜,不但沒有給江娜幸福,還總害得江娜哭得像淚人兒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