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在這!”

壬晴兒的聲音傳來,江子涯尋聲爬過去,隨之是壬晴兒的驚叫:“啊!”

即便如此,江子涯也沒捨得把手拿下來。

很快,江子涯找到了壬晴兒的肩膀,順勢而下,抓住了小丫頭柔軟的小手。

“難怪沒有制止我,小丫頭嚇軟了!”

這是江子涯的心裏話。

而在壬晴兒感受來看,明明是那隻大手弄得自己一點力氣也使不出來。

牽住了彼此的手,莫名的倆人都覺得心裏一安,不似方纔那般恐懼和無助。

“咱們倆得離開這個位置,否則一會施救隊過來,一頓亂挖亂炸,咱們就得被石頭砸死。”

江子涯說着,用腳在前面探路,牽着壬晴兒,一起滑下了沙堆。

沙堆之外,是結實的石頭地面,很堅硬。

完全沒有光的地方,無論你如何適應,也無法看到任何東西,這裏是存粹的無光世界。

爲了試探這個地洞的空間大小,江子涯使勁的用腳在石地上剁了一腳,靠着聲波的迴音,基本能猜到大致的空間範圍。

然而,聽到回聲之後,江子涯奇怪道:“怎麼迴音這麼複雜?看來是不規則的空間形狀。咦?壬晴兒,你的臉怎麼那麼白?”

壬晴兒也看到了江子涯的臉,急忙說道:“你的臉也很白,冷白冷白的……怎麼有光了?”

倆人急忙尋找光源所在。

這一看,倆人不由得面面相覷,因爲這光線就在江子涯的腳下旁邊,他剛剛跺腳的位置。

光源並不是很強,但是在這純黑之地,卻能照的更遠,也讓倆人能夠看到自身周圍不遠的輪廓。

“咚!”

江子涯又跺了一腳,幾乎在他的大腳挪開的同時,就看到淡淡的藍色光暈在他跺腳的位置出現,而且越來越亮,發光面積也越來越大。

站住,女神探 “嘿嘿,是發光礦石,看來咱倆可以嘗試自己走出去,這樣就不需要被動退賽了!”

江子涯笑着說道。

發光的礦石,在自然界有很多,含錳解理石,含稀土礦石,鋇鎳礦,螢石,蔗糖,酒石酸等晶體。

發光方式也各有不同,有的是吸收熱量發光,有的是擠壓發光,還有的是需要吸收光源再發光。(莫名想起達文西!)

壬晴兒急忙點頭,小丫頭可不想退賽,自己還沒賺夠錢呢,當下急忙說道:“這裏有空氣,還很涼快,估計是原來的地下河道,肯定有出口。”

江子涯連續在地上跺腳,一邊說道:

“是不是地下水道我不確定,但是咱們腳下的地面肯定是人工打磨的,否則不會這麼平坦光滑,既然是人工的,那麼沒理由不存在安全出口。咱們得抓緊把這空間弄亮堂了!”

說着,不用跺腳的,而是用工兵鏟使勁在地上劈砍了一長條,劃出一竄火花四射。

“刷!”

那藍色光暈就好像在水裏扔了一塊石頭,形成了飄散激盪的漣漪。

波紋狀的光暈迅速蔓延開去,一直伸向遠方,在七八米外,畫了一個直角,轉而向上,不消說,那裏就是這地下暗室的邊緣。

壬晴兒驚訝於這種奇異的變化,不明所以,但是不耽誤她有樣學樣。

倆人霹靂啪嚓一頓亂砍,不一會整個地下空間大部分都被倆人點亮,露出了大致的真容。

不是他們想象的方形空間,這裏竟然是圓形的。

地面以上,是一個半球籠罩的暗室。

被點亮的穹頂上方,可以看到星辰海洋的圖形,非常的精美,舉目擡頭看去,便如真的宇宙一般浩瀚。

壬晴兒是個星座迷,成天研究什麼白羊,射手,天蠍之類的,這一打眼就驚訝道:

“這星圖好奇怪啊,和我們看到的星空不一樣啊! 重生九十年代紀事 好像是反過來的,不過黃道十二星還都在,就是位置反轉了。”

江子涯點了點頭,說道:“是不是好像在宇宙的另一頭,看向天空?”

壬晴兒不需要思索,直接說道:“對,就是和我們的視角完全相反,鏡像視角!”

江子涯低頭看了看腳下,這也是二人點的最亮的部分。

可以清晰的看到,地面上有五個巨大的亮色斑塊,都是圓形,五個一起,組成了一個蝌蚪狀。

再看向四周,圓形的牆壁上,相對着有四個半圓形的洞口,不知深淺。

江子涯看着那四個洞口說道:“咋們倆得挑一個洞口走出去。”

壬晴兒看了一圈,搖頭道:“沒有參照物,我們根本無法確定方向,搞不好會走回頭路了!”

江子涯思考片刻,看了看上空的星圖,又看了看腳下的蝌蚪形斑點,然後看向幾個洞口,片刻後指着一個方向說道:

“我們走那面,那裏是南向!”

壬晴兒一愣,疑惑問道:“你…怎麼判斷的?”她很好奇,因爲她也試過用上面的星圖來判斷方向,但是發現根本無從着手,因爲不同的視角,一切都變了。

江子涯指着他選定的洞口說道:“你看,獵戶星延伸進那個洞口,這說明那裏是南向!當然了,僅僅是我的猜測。”

他這麼一說,壬晴兒更懵了,獵戶座和南向?他們之間的關係,那就是沒有關係啊!

江子涯看到壬晴兒的表情,知道她的疑惑,笑道:

“看到我們腳下的這個五點蝌蚪圖案了嗎?”

壬晴兒忙點了點頭。

江子涯指着這個蝌蚪圖案說道:

“一六共宗,爲水居北;

二七同道,爲火居南;

三八爲朋,爲木居東;

四九爲友,爲金居西;

五十同途,爲土居中。

你看這半圓形的空間四周,正好形成一個河圖的格局,而我們就在河圖正中心的五十同途之上……” 壬晴兒疑惑道:“可是,河圖與獵戶座,南向又有什麼關聯?”

江子涯招呼壬晴兒進入獵戶座延展的那個洞口,用工兵鏟砍了幾下牆壁,隨着火花的出現,那淡藍色的光暈便延伸出去老遠。

這光亮雖然微弱,但是卻足夠他們在黑暗裏看到腳下的路。

也就是這個時候,無人機開始隨着他們同步移動。

這無人機的黑科技,就連主辦方工作人員都不明白其運作原理,只是能夠使用,哪怕他們蒐集不到定位儀的信號,但是無人機卻依舊能夠感應定位儀,並且隨之移動。

主辦方月牙泉的辦公室內,無數的救援專家,地質專家都在其中,本來正在探討怎麼挖出倆人的屍體,畢竟沒人認爲他們倆還能活着。

誰能想到流沙下竟然會是一個擁有着良好空氣的空間。

與此同時,這些專家們更好奇的是另外一件事,那就是很明顯兩人移動的方向是接近正南,但是正在走着一個慢弧形,但是大體方向正是他們應該前進的目的地。

這樣走下去,他們懷疑倆人會直接走到米蘭河的河底。

一個長着連毛鬍子,穿着白大褂的中年人疑惑道:“他們是怎麼確定方向的?有指南針嗎?”

工作人員回到:“沒有指南針的,所有人都不允許佩戴那樣的物品,我記得他們兩個唯一的科技就是工兵鏟。”

“我的天啊,這太匪夷所思了!”

“沒什麼奇怪的,或許下面只有一條路,他們惟一的選擇而已!”

“對,一定是這樣的!”

他們聊着,爆破組卻傳來很不好的消息,那就是沒法定點爆破那塊巨石,太結實了,申請調鑽井機過來,用打油田的機器,給這塊巨石來個滴水石穿。

月牙泉酒店,胡圖三人正在慶賀,慶賀那倆貨沒死。

不但沒死,還再努力的完成比賽,在地下趕路呢。

胡圖一個勁稱讚江子涯是個有責任感的人,自己妹妹看上他是有道理的,但是現在很麻煩的是,壬晴兒似乎也看上江子涯……

於是,一頓慶祝晚餐不歡而散。

地下倆人走進獵戶星座圖案延展的長洞之中。

江子涯一邊小心探路,一邊對着壬晴兒繼續講解道:

“河圖洛書是中心國最古老的文化,或許應該說是這一代文明最古老的文化。由此演變出了八卦,三易。那是上古人的宇宙觀,或許更應該稱之爲大宇宙觀。

他們認爲天地規則盡在其中。後人不知所以,直到近代,銀河系的輪廓被科學家們通過觀察和計算,呈現在人們眼前之後,人們才知道,原來河圖洛書所畫的,正是銀河系的全圖,真真正正的大宇宙。

很難想象,在遙遠的上古年間,我們的祖先已經放眼銀河系,並且知道了它的真正形狀,真的是太神奇了!”

河圖洛書,壬晴兒也是知道一些的,她用手在身前虛畫想象,片刻後說道:

“不對,不對,河圖洛書不是銀河系的全景圖,銀河系的四條旋臂是順時針旋轉的,而河圖洛書是逆時針旋轉的,而且河圖只有陰陽兩條旋臂,不是四條,你騙我讀書少啊!”

倆人趕路聊天,倒是讓心裏的緊張減少了許多。

江子涯看着壬晴兒那嬌憨的樣子,忍不住用手指彈了她的腦門一下,笑道:

“首先,河圖是銀河系的靜態圖,洛書纔是動態旋圖,所以,是四條旋臂,不是兩條,你仔細想想,立體去想,不要平面的去模擬!”

大將軍 大約十幾秒後,壬晴兒笑道:“還真是四條旋臂!但是爲什麼旋轉方向是相反的啊?”

江子涯回頭看了一眼來路,沉聲道:

“因爲畫河圖洛書的上古先人,和我們所處的位置不同,我們在銀河系的外圍看進去,它是順時針旋轉,但是站在銀河系的正中心,看到的銀河系就是逆時針旋轉了!”

壬晴兒一下子呆住,這個論調太可怕了。

站在銀河系的正中心,那簡直太過遙遠了,而且科學家猜測,銀河系的正中心是一個質量極大的圓球,直徑兩三萬光年的大圓球,河圖洛書竟然是來自於那裏?

那麼,傳授河圖洛書的九天玄女,豈不是正正經經的外星人?

其實不僅僅是河圖洛書,包括F教的“卍”字圖騰,也是模擬的銀河系全景圖,甚至於道佛的神話傳說,也都是基於銀河系這個廣闊浩瀚的世界來講述。

(其實還有其他的一些古籍信息直指銀河系全景圖,但是這裏不便也不能細說。)

三十三天,碧落黃泉。六道輪迴,三千世界。

崑崙須彌便是那銀河系的圓點。

壬晴兒越想越覺得有意思,在腦海之中順逆旋轉河圖洛書,頓時覺得古文明世界的神奇,他們到底是如何知道,近幾年人類才瞭解的宇宙呢?

外星人?還是說人類的祖先本就來自於銀河系的深處?

想着想着,她突然想起來自己要問的正題,急忙拽着江子涯問道:

“你忽悠了我半天,還沒說爲什麼這裏是南向啊?”

江子涯看傻瓜似的看着壬晴兒,滿臉的鄙視道:“你沒看過西遊記?”

壬晴兒被他鄙視的眼神看得想打人,但是還是很有修養的回答道:

“看過啊,四大名著我都看得很熟!”

江子涯繼續鄙視道:

“那就是了,西遊記裏面引用了F教的世界觀,把整個世界分爲四大部洲,分別是東勝神洲,西牛賀洲,南瞻部洲,北俱蘆洲。”

壬晴兒點了點頭,說道:“這個我知道啊!”

江子涯嘻嘻笑道:“我們所在的是哪個洲?”

壬晴兒忙回答道:“南瞻部洲啊!這個F經裏也有說的好吧!”

江子涯循循善誘,說道:“那我們這顆星球在銀河系哪個旋臂之中啊?”

壬晴兒不用想,直接說道:“廢話,在獵戶座的旋臂之中啊!這個初中有學的好不好!”

江子涯聳了聳肩,一副“那你還問什麼”的表情說道:

“那就是咯,我們在獵戶座旋臂,同時又叫南瞻部洲,那麼這個洞肯定是代表着南向了?”

壬晴兒一口氣噎住,咳嗽了兩聲,說道:

“你…你就是根據神話猜的啊?”

江子涯一臉無辜道:“不猜?那你有別的辦法?”

壬晴兒默默無語搖搖頭,她的確沒有其他辦法,但是這不耽誤她突然覺得江子涯原來也是這麼不靠譜的人。

“啊!死大江,你胡猜竟然還鄙視我!”

“納尼?我啥時候鄙視你了?”

“你沒說,但是你的表情有!”

“你這是誅心!不公平!”

“我這是聰明,慧眼如炬!”

“靠,那你說怎麼辦?”

“讓我鄙視你一次!”

“好呀,來盡情的鄙視我吧!”

“算了!還是讓我打一下消消氣吧!”

“只能打屁股,別的地方不行……” 這裏或許不應該稱之爲山洞,而應該稱呼爲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