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到了出發的這一天,兩女都大包小包帶着很多東西,要不是知道他們只去哈爾濱玩個兩天,我還真的以爲他們要把家都搬到哈爾濱去呢。

一路上十幾個小時,兩女早就舒舒服服的靠在商務車的座椅上面睡着了,只有我一個人強大着精神開車。

還好雖然十分的疲憊,但是並沒有出什麼意外,總算是有驚無險的來到了哈爾濱,我們早上7點鐘出發,可是到達了這裏之後已經是晚上十點了。

他們兩個小姑娘坐了十幾個小時的車也沒有經歷再折騰什麼,我們隨便找了一個麥當勞吃了點東西,就找了一家酒店住下了。

這次住酒店我多張了一個心眼,一定要那種人氣特備旺的那種酒店,免得又出現靈異旅館的事情。

不過還好,也許是我的好運氣來了,一直到我們入住酒店都沒有發生什麼異常的事情,我們開了一個標間一個單間。

她們兩個女孩子一間房,而我自己睡一間房。也許是太累的緣故,我連衣服都沒有脫就倒在牀上陷入了睡眠之中。

直到第二天手機的鈴聲才把我從睡夢中吵醒。我拿起電話,立馬周小可的聲音從電話裏面傳了出來:“陳東!快點起來,生日聚會馬上就要開始了”

我看了看自己亂糟糟的形象,立馬洗了頭洗了澡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這才從房間裏面出來,再怎麼說現在我可是兩位小姐的司機,也不能給她們兩個人丟了面子。

“陳東,想不到你乾乾淨淨的樣子看起來還不錯!”此時周小可跟姜璐兩個人似乎早就準備好了。

只見兩個人都畫上了精緻的妝容,換上了一聲長裙,要不是剛剛周小可叫我,我還有些認不出來他們。

倒霉王妃福運來 姜璐似乎發現了我的呆滯,忍不住開始嘲笑我起來:“怎麼,看着我們兩個美女都有些走不動路了?”

我這才發現了自己的失態,撓了撓頭,將她們兩個人帶到了車子上面,照着她們給我的地址疾馳而去。

很快我們就在哈爾濱一家五星級的酒店停了下來,看樣子這兩位小姐的朋友真的是非富即貴,連一個小小的生日聚會都要在這麼高檔的地方舉行,看着這金碧輝煌的裝修,我不禁有些咋舌。

“我就不進去了,你們兩個人進去吧!我就在這附近轉一下,等一下你們弄完了打電話我就行了!”

聽到我這麼說,周小可跟姜璐都有些急了,不由分說,一個人夾着我一條胳膊硬是把我擡到了酒店裏面。

(本章完) 這孩子怎麼會和自己長的這麼像?他完全不記得自己有過孩子?他一直都沒成親,怎麼可能有孩子?再說他又不是凡人,會輕易娶妻生子女的!

但是看著寧兒熟悉的小臉,還有這樣軟萌一團的趴在自己身上,帝溟寒完全捨不得把寧兒丟掉,印象里他有很嚴重的潔癖,最不喜歡別人靠近自己,更別說這樣碰觸自己了。

可是,現在他竟然覺得這孩子在自己懷裡,一點都沒有厭惡感,也不排斥,這讓帝溟寒疑惑的皺著眉頭,愣是沒有吵醒呼呼大睡的小寧兒……

小寧兒看到這裡總算放心了,安靜的在小寧兒的身邊待著。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時間,小寧兒翻了個身,抓了抓自己的頭髮,然後睜開了眼睛,漆黑的大眼睛四處看了看,在看到帝溟寒時,甜甜一笑的喊道:「爹爹,抱抱!」

喊完就想往帝溟寒懷裡趴,帝溟寒被一句爹爹震的直接傻眼了,只能愣愣的看著小寧兒爬到自己懷裡,摟著自己的脖子,對著自己的臉頰吧唧親了一臉的口水……

小寧兒看到帝溟寒沒有反應,抬起頭眨著眼睛看向帝溟寒問道:「爹爹,你怎麼了啊?」

說話的時候,小寧兒沒有拉著帝溟寒的衣服,小身子一時沒坐穩,從帝溟寒身上往後倒去,原本呆愣的帝溟寒急忙伸手接住小寧兒往後倒的身體,小寧兒嘿嘿一笑抱住自家爹爹道:「爹爹,抱抱……」

對於自己這種本能的反應,帝溟寒的眉頭皺的更緊了,為什麼會這樣?自己對這孩子的不排斥到底是為什麼?難道就因為她長的像自己?

「你為什麼喊我爹爹?」帝溟寒回神看著小寧兒問道,眼神雖然不是冰冷的,但是依舊是疏離的。

小寧兒有些不滿,但是想到爹爹現在不認識自己,只能委屈的眼睛一紅,可憐兮兮的看著帝溟寒問道:「爹爹,你不記得我嗎?為什麼你不記得寧兒了?」

「你認識我嗎?我想你是認錯人了,我根本沒有成親,也沒有孩子,我不可能是你爹爹的,雖然你長的確實和我有點像,但是那也不代表你是我的孩子!

你可以告訴我你的爹娘叫什麼名字,在那裡,我送你回去!」帝溟寒看著小寧兒紅了眼圈,心裡十分的煩躁,但是他不可能有孩子的,這一點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所以逼著自己冷聲說道。

「我爹爹叫帝溟寒,我姑姑叫帝瑤!」小寧兒看著帝溟寒說道。

「你竟然認識我?」帝溟寒的眼睛微微一眯,看著掛在自己身上的小寧兒。

帝瑤是他的姐姐,這件事情誰都知道,但是帝溟寒看著小寧兒也就不到兩歲的模樣,剛剛能走就不錯了的年紀,竟然也知道自己和姐姐的名字,難道對方是什麼老妖怪不成?

「爹爹,我說的都是真的,這些都是你跟我說的,不然我都沒見過姑姑,那裡知道那麼多!」小寧兒看著自家爹爹說道。 這五星級的酒店就是不一般,就連裝修都是金碧輝煌的,我這還是第一次進到這麼高級的酒店裏面來,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

就在這時,酒店大堂旁兩個鬼鬼祟祟的身影引起了我的注意,他們兩個穿着打扮完全跟這個酒店不符。

男的帶着一副墨鏡畏畏縮縮的站在酒店吧檯附近,好像是在找什麼人,那女的穿的十分的性感暴露,站在吧檯附近不停的自拍。

我一看就樂了,這兩個不是別人,正是我的兩個老搭檔吳安平跟楊薇,他們兩個不是在度假嗎?怎麼突然跑到哈爾濱來了?

“小可,我看到兩個朋友,你們要不先進去,我等會在過來找你們?”我指着遠處的兩個人對周小可說道。

她皺了皺眉頭,想了半天還是點了點頭,隨後就拉着她的閨蜜一起上了二樓的包廂裏面,這時我才舒了一口氣,總算是把他們兩個小祖宗給支走了。

我不動聲色的靠近了吳安平,也不知道他在找些什麼,居然沒有注意到我已經到了他的身邊。

直到我的手搭上了他的肩膀,他這才大吃一驚。連忙回頭,這纔看到了我,臉上的驚訝變成了驚喜:“我說,你這小子怎麼也在哈爾濱啊?”

我對着他倒是也沒有隱瞞,把我從回來的第一天到現在發生的所有事情都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吳安平,不過隱瞞了抓鬼大全的事情,我倒不是刻意的想要隱瞞他,只不過是因爲到時候想給他一個意外的驚喜。

吳安平沒有想到我這回一趟家居然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嘴裏嘖嘖稱奇,說我是天生跟這一行有緣分。

“我還沒問你了,你不是在度假嗎?怎麼跑到這裏來度假了?看你這鬼鬼祟祟的樣子也不像是在度假啊!”我斜着眼打量了他一番,說道:“你們兩個這是在執行任務吧!是說怎麼打不通電話。”

他看有些瞞不住我,訕訕笑了起來:“這不是你在休假嗎,我們兩個就沒有想打擾你。再說了我們也是被客戶給逼得啊!”

我一下子火冒的三丈高,盯着吳安平:“你不是答應過我這段時間不接單的嗎?怎麼又揹着接活了?”

看着我們兩個似乎要吵起來,這楊薇連忙跑過來,站在我們兩人的中間打個圓場說道:“陳東你就別怪吳哥,都是我們那個客戶逼得。”

看着楊薇跟吳安平似乎話裏有話的樣子,我不由的好奇心大起連忙追問道“怎麼回事?難道又碰到了厲鬼?”

“哪裏啊!”此時吳安平臉上似乎是一言難盡的表情:“要是厲鬼我倒是不怕了,直接兩張符上去就收拾了,你要知道這年頭最怕的就是鬼都跟你賣慘啊!”

吳安平嘆了一口氣,跟我講述了這事情的始末,原來就在我休假過後沒兩天的功夫,他們兩個也看到了一個度假的廣告,反正現在我不在也不想開工,於是就收拾行李,踏上了度假的

旅程。

哪知道他們這一走,一屋子等着他們沉冤昭雪的鬼怪就不樂意了,一個兩個都用盡各種手段都不讓他們兩個離開。

最後是在吳安平的好言相勸之下,大部分的鬼魂這才同意他們出去度假,不過一回來就要馬上處理他們的事情。

可是偏偏有一個鬼魂他心有不甘之前他以爲我們解決完楊紫的案子就輪到他了,可是沒有想到我們居然一個都不在,這可把他急壞了。

也不怕自己魂飛魄散,硬是跟着吳安平他們來到了度假的地方,白天倒還好,他躲在陰暗的地方不敢出來。

這一到晚上,他可就來了精神,大半夜的就在他們的房間不停的哭,一邊哭一邊還要唱:“我真的好傻啊!我一開始就不該開公司,如果不開公司我也不會賺這麼多的錢,不賺這麼多的錢也不會被人盯上,落得自殺的下場,我真的是好傻啊.”

這活脫脫一個鬼版的祥林嫂嘛!說一次兩次還好,每天晚上這樣鬧騰誰受的了,吳安平都被騷擾到恨不得把他給收了。

可是隻要一看到吳安平有所動作,這鬼就利馬擺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看着吳安平,被他這樣一看,加上他的身世,這讓吳安平怎麼都下不了手。

沒有辦法,吳安平只好終止了假期來完成跟這個鬼的合約,之前我跟吳安平打電話的時候可能他就在飛機上面,所以怎麼也打不通。

這鬼還是挺有意思的,一下子就激起了我的好奇心,我倒是想看看這鬼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吳安平,那你們來哈爾濱幹嘛?這鬼不是我們那邊的本地鬼嘛?”

就在我問話的同時,楊薇從她的包裏掏出了一個牛皮紙袋遞給了我:“這上面有這個客戶的所有資料,你自己看。”

我結果紙袋,掏出來一看,這上面全部都是這個人的生平,看來是之前他們兩個收集的資料:張三義,男,42歲,死亡原因自殺。

我一把將這資料扔到了楊薇的懷裏:“我說,吳安平,這鬼你就該直接給收了,裝什麼大好人,他是自殺的啊!自殺!這哪裏存在什麼人害他。”

“哎,我當時也是這麼問他的。”吳安平嘆了一口氣:“他原來是首屈一指的大富翁,後來被人算計落得一個窮光蛋的下場,不過這還不算什麼,就當他準備東山再起的時候,他那個小他二十歲的老婆直接把他剩下的錢全部卷跑了,這樣的打擊他挺了過來,直到銀行找上門來,他才知道他的老婆居然還把他的房子給抵押給銀行。他一時之間受不了這樣的打擊,直接跳樓自殺了。”

聽了這個故事,我倒是忍不住一陣唏噓,這家破人亡被最親的人背叛可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遇到的,這要是放在我的身上,恐怕我的選擇也跟他差不多。

“不過,你們還是沒有回答我,你們來哈爾濱幹嘛?”他們講來講去還是沒有講到點子上來,我不由得連連追問。

楊薇可

能是記恨我把資料袋丟在她的身上,所以直接對着我的腦袋敲了一下:“你傻啊!剛剛跟你說了這麼多,就是因爲那個小三他現在在哈爾濱啊!”

被楊薇這個胸大無腦的女人教訓了一頓,我頓時覺得臉上沒有光彩,不過反正在這裏碰到了,我索性就加入他們的行列。

突然我想到一個最爲關鍵的問題:“吳安平,這次這個破產的富翁給我們多少錢的辛苦費,他都破產了,給錢應該不多吧?夠不夠我們來回的飛機票。”

“你這個人完全都鑽到錢眼子裏面去了,我跟你說,你可不要小看他們這些人,再怎麼說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你就放心吧!”說着吳安平伸出了四個指頭在我的面前必出了一個數字四。

“四萬塊啊!勉強夠我們三個人的飛機票了。”我有些懶洋洋的伸了一個胳膊,現在我的眼界也開闊了,一個人一萬塊錢連前兩次的零頭都沒有賺到了。

吳安平也狠狠的在我頭上敲了一下:“四十萬啊! 華麗轉身:幻美都市夢 你快點跟我行動起來,不然這次分錢可沒有你的份。”

一聽說四十萬我整個人都激動了起來,我彷彿看到了十萬塊錢已經進了我的口袋,想着我現在幫別人累死累活的當司機一個月也才五千塊錢的光景。

我們約定好,等我把周小可他們安全送回去,然後我們在哈爾濱集合,他們這段時間也就好好的跟蹤一下週三義的前妻,看看有什麼發現沒有。

陪着周小可跟她的閨蜜在哈爾濱好好的玩了兩天,第三天我就把他們給送了回去,順便也跟總經理辭職。

雖然他很捨不得我,但是看我已經去意已決的樣子,倒是也沒有過多挽留,送抽屜裏面拿出一個信封遞給了我:“陳東,你在我們廠裏面也算是費心費力幹了這麼久,這一點辛苦費你就收下吧!”

帝薔 我當然跟總經理假意推辭了一番,這才把那個大信封收回了荷包裏面,接下來就是回家收拾東西。

我回去的路上跟我媽打了一個電話,她得知我要走了之後連忙從公司趕了回來,跟我做了一頓好的飯菜。

雖然她挺捨不得我離開的,但是知道我的離開肯定會有更廣闊的天空,所以一直把我送到了火車站。

我這個人是最見不得這離別的場面,尤其是跟父母相聚這麼久,又陡然一下分離,實在是有些不習慣。

“東子,你回去之後記得要照顧好自己,不要熬夜吃垃圾食品.”我現在已經是個成年人了,但是他還是有些放心不下我,一直在叮囑着我。

直到火車發出了開車的警報,她這才依依不捨的看着我,走下了火車,不停的跟我揮手告別,看着她日益蒼老的面孔,我不禁有些熱淚盈眶的感覺。畢竟下次回來又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我下定決心,之後一定要常回家看看,之前是爲了人民幣奔波,現在怎麼說手上也有了一些閒錢。也可以報道她們的養育之恩了。

(本章完) 「那你娘親是誰?」帝溟寒聞言看著小寧兒許久問道。

「我不知道娘親是誰,我一直就跟在爹爹身邊的,不然我怎麼會在這裡啊!」小寧兒看著帝溟寒說道。

「別告訴我你不知道自己的娘親是誰?」帝溟寒聞言臉色一冷,看著小寧兒問道。

「爹爹,我真的不記得了,我醒來就看到爹爹被一個女人欺負,我才讓小彩救了爹爹,帶到這裡等待爹爹醒來的!」小寧兒看著帝溟寒眼淚含眼圈的說道。

帝溟寒本來不信小寧兒的話,但是有些記憶他是有的,那就是白衣女子用一個乾坤袋收起他的那個瞬間,確實是有印象的,帝溟寒看著小寧兒微微皺眉,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小寧兒哭讓他心裡很煩躁。

可是心裡對小寧兒的話卻又不是很信任,小寧兒看著帝溟寒無動於衷,眼淚滴答滴答的掉了下來。

帝溟寒一驚急忙伸手擦著小寧兒的眼淚說道:「別哭了,我知道了!」

「爹爹,你以後會保護我嗎?」小寧兒含著眼淚可憐巴巴的看著帝溟寒問道。

「會的,爹爹會保護你的,別哭了!」帝溟寒溫柔的擦乾小寧兒的眼淚,那熟練的動作讓帝溟寒自己心中也是一愣。

他總覺得自己有些不對勁,看看現在抱著小寧兒的姿勢,帝溟寒總覺得這些事情他不記得自己會,可是現在卻熟練的很,到底是為什麼?

「爹爹,那我娘親是誰?」小寧兒眨著眼睛看著帝溟寒問道。

帝溟寒……

「我也不知道你娘親是誰,但是你放心,我一定幫你找到娘親的!」帝溟寒看著小寧兒承諾道。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對小寧兒有些特殊的情感,但是看在能讓潔癖的自己都不討厭她的面子上,帝溟寒的承諾是認真的,他不認為小寧兒是自己的孩子,但是他會幫這丫頭找到娘親的……

「爹爹,你會幫我找到娘親嗎?」小寧兒看著帝溟寒問道。

「會的,一定會的!」帝溟寒說道。

「爹爹最好了,爹爹,我叫寧兒,帝雪寧!」小寧兒看著帝溟寒開心的說道。

寧兒這一笑把帝溟寒的心都笑軟了,看著小寧兒難得眼底露出笑容道:「走,爹爹帶你回去!」

「好的,爹爹我們去那裡啊?」小寧兒笑著在帝溟寒懷裡問道。

「先去冥殿,那是爹爹的家,帶寧兒去看看……」帝溟寒聞言想了想說道。

「嗯嗯,我們走吧爹爹!」小寧兒開心的說道。

帝溟寒點點頭,抱著小寧兒起身,走出了山洞,小彩在小寧兒懷裡,小寧兒被帝溟寒抱在懷裡,在心裡跟小彩說道:「小彩,很順利,搞定了爹爹!」

「主人,你為什麼沒告訴你爹爹哥哥和姐姐的事情啊!」小彩好奇的問道。

「爹爹現在不信任我,說太多了我怕爹爹把我丟掉了,所以等再過段時間,再慢慢告訴爹爹,而且回到爹爹的地方,還有很多狐狸精要處理呢,我們可是要小心行事才行啊!」小寧兒十分認真的說道。 「放心吧主人,我會把你處理掉那些狐狸精的!」小彩保證的說道。

「嗯嗯,我知道,到時候我們要把娘親的絆腳石都幹掉!」小寧兒信心十足的說道。

「嗯嗯,主人,我們一定會保護好主人爹爹的!」小彩也說道。

帝溟寒聽不到小寧兒和小彩的對話,抱著小寧兒走出山洞,看了眼外面,直接帶著小寧兒飛上天際,四處看了眼之後,朝著一個方向飛去……

小寧兒縮在帝溟寒的懷裡,看著身邊的雲朵不斷飛到身後,小臉上滿是興奮,感覺自家爹爹實力恢復了之後,變得好厲害啊!

帝溟寒看到懷裡小寧兒興奮的小臉,還有被風吹亂的頭髮,忍不住微微放慢速度,然後揮手到一道透明的結界罩在自己和小寧兒的身上,這樣就避免了風吹,還能看清楚四周的景色……

「爹爹最好了!」小寧兒看著帝溟寒咯咯的笑著道。

帝溟寒聞言唇角揚起一抹笑意,繼續帶著小寧兒前往冥殿!

小寧兒也不知道帝溟寒帶著自己飛了多久,反正後來無聊,她乾脆趴在帝溟寒身上,直接就睡著了,帝溟寒看著懷裡睡的毫無防備的小寧兒,心裡某個地方似乎被撞擊了一下……

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有人對他毫無防備的,這樣安心的在他的懷裡,從來他身邊的人他都不信任,他也能感覺出那些人對自己的緊張害怕和恐懼,因此像這樣毫無防備的相處,這是第一次……

儘管小寧兒是個孩子,依舊讓帝溟寒覺得這種感覺很特別,視線落在小寧兒的臉上,也變的柔和了起來……

冥殿

小寧兒醒來時,發現帝溟寒已經不再身邊了,摸了摸肚子,還好小彩還在,小寧兒起身揉了揉眼睛,四處看了看之後,發現這這是一個很大的宮殿,門口還站在兩婢女,除此之外自己躺在一張超級大的床上……

「小姐,你醒了,主子在前面議事,我幫你梳洗換衣服吧!」這時,門口的婢女察覺到小寧兒醒來,急忙走過來看著小寧兒說道。

她們都十分好奇這個小丫頭跟主子的關係,也不明白為什麼主子云游回來帶回一個孩子,而且還視如珍寶般的讓這孩子睡在自己的床上,要知道他們主子的潔癖可是沒有人不知道的啊……

平時多可愛的孩子想讓主子看一眼都不可能,可是這個長相酷似主子的小丫頭,不僅被主子抱回來,還睡在這裡,真是奇怪了!

小寧兒眨著漆黑的大眼睛,看著面前的兩個婢女,從兩人的眼裡看到了好奇之外,再無其他的心思,小寧兒還算滿意的點點頭說道:「好的,謝謝你們!」

「小姐客氣了,這是我們應該做的!」或許是因為小寧兒長得太可愛,說話也好聽還有禮貌,兩個婢女頓時對小寧兒的印象好了很多。

小寧兒自己換了衣服,兩個婢女本來想幫忙,但是都被小寧兒拒絕了,小寧兒的原話是:「我自己來就可以了,不習慣別人碰我!」 回到哈爾濱,我們三個回合之後,我們的靈異處理公司又正式的恢復運營了,在我辦事的這幾天裏面,他們兩個人倒是取得了不少的進展。

他們那天在五星級酒店裏面果然發現了週三義的前妻的身影,似乎是來參加什麼聚會的,不過看着她的穿戴就知道這個女人最近肯定過的特別的滋潤。

根據他們這幾天跟蹤週三義的前妻,還發現一個驚人的事實,這個女人現在已經有了新歡,想着週三義屍骨未寒,這女人就做出這樣的事情,若不是說週三義是自殺,我們倒是有理由懷疑,當時週三義是不是被這個女人給推下去的。

我看着手上的線索,似乎並沒有可以指認他前妻的線索,就算現在的新歡是婚內出軌,只要她死咬着不放,那肯定是沒有人可以對她做出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