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大哥,你放心吧,這方羽,我會幫你收拾他的,這裡可是西玄關,我老子的地盤!讓我先給這方羽一點教訓吧。」 方羽埋首在了製作靈符之中。

雖然自己已經繼承了天道符方裡面的符法傳承,但是裡面的傳承紛繁複雜,遠不是現在天元國的符法傳承能比。

方羽現在的水平,也已經能製作出遠超天元國水平的靈符了,實力堪比符法大師。

世間各樣傳承,有符法,煉器,丹藥,還有許許多多的職業,這些職業,從學徒到匠師,再到大師,之後還有宗師。

傳說,宗師之上,還有神匠。

而要想有大師的水平,普通人起碼要用上二十幾年的時間,從大師到宗師,更是終其一生都未必能達到。

方羽現在只有十四歲,就已經有大師級的水平,只要繼續融合識海中的符法傳承,只怕衝擊神匠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

十四歲的符法大師,說出去,絕對是妖孽,沒有多少人會相信。

方羽看著床頭的天歷,算算時間,自己來到了西玄關已經是一個月了,離著西玄武府的弟子選拔還有兩個月。

剩下的兩個月時間,方羽打算一邊製作靈符,一邊掙錢,然後用丹藥瘋狂淬鍊筋膜,讓自己筋肉裡面的雜質散發出來。

待打穩根基之後,將修為提高到淬體三重巔峰,甚至於一舉踏入淬體四重壯骨境界。

秦天的實力在淬體七重初期,自己還差得太遠。

雖然自己現在有四皇子在背後,但終究不是權宜之計,方羽沒有被人保護的習慣,只有提高自己的實力才是最重要的。

方羽用剩下的錢,買了不少的符法材料,兩千五百兩黃金又花去了大半。

雖然有符法傳承,但是方羽也還是要用練習來將傳承裡面的知識變成屬於自己的東西。

西玄關不愧是天元國第二大的城鎮,又是毗鄰西玄武府,符法材料都很充足,方羽很容易就買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

一連七天的時間,方羽都待在了房間裡面,埋頭苦幹。

一束水靈草,三顆定龍針,六個天風果。

每一樣的材料都是精確無比,沒有絲毫偏差。

方羽這次要做的是二級靈符,之前蔡熊用過的水龍符。

不過,方羽要的可不是簡單的水龍符那麼簡單,以方羽的水平,製作水龍符可是手到擒來了。

所以方羽要挑戰的是水龍符的升級版,雙龍水牢符。

方羽用靈魂力控制著,將水靈草的汁液提取了出來,用元力粉碎了天風果,最後加入了定龍針,一整個過程一氣呵成。

製作靈符,要用特定的法印,來控制元力的走向。

方羽光是練習這明王擷蓮手就用去了七天時間,才將每一個法印運用得得心應手。

法印一出,水靈草的精華,變成了一道符文,漂浮在了半空。

明王擷蓮手連連使出,房間裡面符文精華越來越多,散發著青藍色的光芒,絢麗奪目。


元力包裹住的精華,方羽使出了《太一靈魂訣》,將符文精華排列了起來。

方羽取出了靈符紙,將符文精華封入了靈符紙中。

「呼!終於成功了!」


用了整整十天的時間,沒有間斷的練習,靈魂力耗竭了好幾次,方羽終於是將雙龍水牢符製作了出來。

這過程雖然痛苦,但是好處也是不言而喻。

「恩,我的靈魂力又精進了不少,比之前增強了一倍。」

之前的靈魂力就好像是剛剛湧現了出來的泉眼,現在終於是多了一灘淺淺的水窪。

「靈魂力增強了,以後修鍊起靈魂就更加快了!」

徹底掌握了雙龍水牢符之後,方羽又立馬開工,用剩下的材料又再製作了五張,將符法材料都用完了。

第二天,方羽拿著這六張靈符,準備去找地方賣出去。

方羽沒有去找四皇子,一來是不想欠楊定太多的人情,二來是只想靠自己的力量。

修武路上,孤獨前行,苦海浮沉,瞭然獨身。

只有靠自己的力量,才可能走得更遠。

賣了這些靈符,買了丹藥,突破境界,參加選拔,進入宗門!

方羽的目標很明確,所以就直奔拍賣行。

可是方羽沒有想到,自己想得太簡單了。

在西玄關,毗鄰西玄武府,又是邊關,和周圍的幾個國家相鄰,拍賣行有好幾家,拍賣系統頗為成熟。

方羽來到了一家拍賣行,走了進去。

拍賣行裡面的拍賣都嚴格的拍賣流程,從貨物的驗證到拍賣都是非常重視,一家拍賣行的名譽是非常重要的,不允許出現假貨。

方羽拿著自己的靈符,品級堪比二級靈符的巔峰。

「這是你製作的靈符?」

方羽點頭,他一身的武者裝扮,臉上還有些稚嫩。

「不好意思,我們這裡只收名家的靈符,你這學徒級的靈符,我們不要!」

一家拍賣行不收,兩家拍賣行不收。

方羽的年紀太小了,十四歲的符法師,說出去也沒有什麼人相信。

天元國的符法師,都是武者,一些武者上了年紀之後,會選擇當符法師,一般的修為都有凝元境界。

自己一個只有淬體三重的十四歲小伙,當然沒有人會相信他做出來的靈符。

十幾歲的小伙,頂多就是學徒,學徒做出來的東西是沒有任何用處的,只有匠師和大師的作品,才有市場。

方羽跑遍了整個西玄關的拍賣行,沒有一家願意收下他的靈符。

拍賣行不願意要,方羽只好退而求其次,將目光放在了商行上面。

商行比拍賣行要自由一些,只要是有價值的東西,一般的商行都會要。

要去就先去最大的!

方羽來到了整個西玄關最大的商行,千機商行。

千機商行依靠著西玄關的特殊地理位置,佔據了天時地利人和,發展地很快。

方羽剛到千機商行,就看見了不少人擠在了千機商行的外面就圍著一群人,都在看著千機商行的門外。

在千機商行的外面,一輛由雪白的千雪麟駒拉著的馬車,緩緩地停了下來。

車簾被拉開,從馬車上面下來了一位白衣女子,一頭長發如瀑,烏黑透亮,晶瑩剔透的肌膚,吹彈可破,精緻的臉蛋,挑不出一絲的瑕疵。

好一個傾國傾城的女子!

方羽看著這少女,心中正在猜測,到底是哪家的小姐,年紀輕輕,和自己相仿,卻是好氣派的行頭。

千雪麟駒,二級凶獸,本身很難馴服,一匹就是好幾千兩黃金,能行千里而不停歇,比起四皇子的血汗靈馬,也是不遑多讓。

「看!是白婧瑜小姐!」

「白小姐果真是天生麗質,年紀輕輕就有淬體七重巔峰的修為,踏入凝元境界也是遲早的事情,還是千機商行的大小姐,誰娶到了這樣的女人,就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啊!」

「是啊,聽說白小姐在符法方面也是天才,已經是西玄武府符法門的內門弟子。」

周圍的人一陣討論,方羽也聽得大概明白了。

「這女孩,和我差不多的年紀,就已經是淬體七重巔峰了,還是符法門的內門弟子,天賦真是逆天,看來我還是太弱了。」

方羽心中感嘆,自己在武元府都是天賦不錯的,但是出來了外面,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自己還是井底之蛙,果然是要見識更加寬廣的世界才行。

白婧瑜下了馬車,直接就進入了千機商行,沒有再出來,周圍圍觀的人也很快就散了。

方羽走進了千機商行,裡面大得離譜,能同時容納好幾百人同時進來,商品更是琳琅滿目,看得眼花。

看見方羽進來,裡面的店掌柜也跟著過來了,向方羽詢問,一臉的恭敬。

「公子,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到你的。」

「嗯,我是來賣東西的,我要出售這些靈符。」

聽到方羽說是來賣靈符的,那店掌柜原本臉上的恭敬就消失了,換上了高高在上的表情。

別人來買東西,那就是客人,而要是來賣東西的,那地位就反過來了,這店掌柜平日也接待了不少來賣東西的武者,表情變得比天還快。

「賣靈符?那你有符法師公會的認證嗎?」

方羽搖了搖頭。

「那你這靈符是出自名家之手嗎?」

方羽又再搖搖頭。

「那你這靈符是哪裡來的?」

「我自己做的,二級靈符,不比天元國的名家差。」

方羽有這個信心,自己的雙龍水牢符,天元國之內,沒有多少人能出其右。

不過,那店掌柜冷哼了一聲。

「哼,你什麼都沒有,憑什麼讓我們千機商行要?」

那店掌柜的臉色咄咄逼人。

「你一個符法學徒,做出來的東西能有二級靈符的效果?你自己說就是真的?我還說我是符法大師呢!」

方羽陰沉著臉,冷然看著這店掌柜。

狗眼看人低,這道理不管是在武者,還是在世俗界,都是一樣的。

自己只有十四歲,就被鄙視,就算這些靈符真的有二級靈符巔峰的效果。

正當方羽還在想怎麼賣出這五張雙龍水牢符時,店外走進來了兩人。

其中一人正是王義,另外一人,穿得很得體,錦衣華服,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

王義抬眼間看見了方羽,不由得冷笑了一聲。

「哈,真是找死,老子還沒有去找你麻煩,你就自己送上門來了。」 王義身邊的錦衣少年,看到王義的臉色變得陰沉起來,不由得一陣好奇。

「王少,怎麼了?」

「李少,我看到了一個不知好歹的人而已。」

王義朝著正在和店掌柜出售靈符的方羽看了過去,揚了揚頭,指了指。

「這人是誰?他竟然敢得罪王少你?」

錦衣少年看著方羽,一陣奇怪。

「這個人叫方羽,是來參加西玄武府的弟子選拔大會的,他不是得罪我,但是比得罪我還要該死!他得罪了秦公子!」

「什麼!」

錦衣少年的臉上一陣陰狠,驚訝地問道:「什麼人竟然敢得罪秦公子!」

「秦公子可是西玄武府合歡門的內門弟子,還是淬體七重的修為,這個人是吃了雄心豹子膽嗎!」


王義邪邪一笑,說道:「不過是臭瞎子,瞎了眼敢得罪秦公子,我今天就給他點教訓。」

錦衣少年一聽,連忙微微拉著王義,奉承道:「王少,這點小事不用你出手了,看那小子,不過是淬體三重的修為,只要我一個人就可以了。」

「那好!李少,就交給你了,辦好了,我會在秦公子面前替你美言幾句,等我們一起進到了西玄武府,自然也就是秦公子的人了。」

王義的臉上閃過了一陣得意之色,他要的就是這李少自告奮勇去找方羽的麻煩。

雖然方羽有四皇子在背後撐腰,但是就算是四皇子,王義也敢在背後找找方羽的麻煩,噁心一下方羽。

可憐這李少,還什麼都不知道,以為上去教訓方羽,就能討好王義和秦天。

這時候,方羽對著那店掌柜,心裡盤算著,要怎麼樣才能賣出這道靈符。

「掌柜,你就直說吧,多少錢收下?」

方羽已經打定了主意,自己現在沒有名氣,也沒有符法師公會的認證,很難賣出高價,只有先低價賣出,等著靈符的價值被發現,自然也能賣一個好價錢。

「客官,看你也不容易,這靈符,要是你真的想賣的話,我可以幫你在商行裡面擺賣,價錢是一百兩黃金。」

一百兩黃金!

普通的靈符,起碼都是五百兩黃金起步,二級靈符更是一千兩黃金起跳,這效果堪比二級靈符巔峰的雙龍水牢符,竟然是只賣一百兩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