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看電影怎麼樣?”

“好啊好啊。”

黎姿連忙點頭,不管幹什麼都可以,只要能出來。

而張遠揚則是想着,雖然黎姿懷上了孩子,但是看電影還是不要緊的,畢竟孕婦也要適當的放鬆。

兩人來到了電影院,兩元呀再三囑咐她要小心,這才走進售票口。

而此時的黎姿根本就想不到剛纔要跟他說的事情了,剛纔,黎姿想要澄清自己沒有懷孕的事實,但是,沒有機會說出來,現在她又忘了,就更沒有機會了。

“走吧。”

“好!”

看着一對一對的情侶,黎姿皺起了眉頭,真是的,爲什麼狄澈就不能跟自己看一場電影了,好歹自己跟他也是夫妻.

張遠揚帶着黎姿找到了位置,貼心的將她扶在了位置上,將買來的水和爆米花放在了她的手上。

“謝謝你,張遠揚。”

黎姿小聲的說道,這時候,大屏幕上出來了字畫,黎姿連忙閉上了嘴,將眼睛放在了屏幕上。

狄澈接到於媽的電話後,皺了皺眉頭,說了一聲知道了便掛了電話,這女人,一點都不讓人省心。

想了想,立馬撥通了安木森的電話。

“你那邊怎麼樣了?”狄澈淡淡的問道。

安木森皺了皺眉頭,說道:“我沒見到他的人。”

說話的時候,安木森還喘着氣,似乎在着急的尋找着。

狄澈眉頭皺的更深了,一個不好的想法從腦子裏冒了出來,皺了皺眉頭說道;“黎姿跟張遠揚在一起,你迅速的找到她,不要讓她被你父親找到,我這就出去。”

說着,拿起椅背上的西服,快速的走了出去。

冷麪總裁燒燒心 安木森一愣,迅速的撥打了張遠揚的電話,可是上面確實顯示的關機,然後又撥通了黎姿的電話,得知了兩人的地址,安木森迅速的趕了過去,中途,給狄澈發了一條信息。

“哈哈,這個太搞笑了,這個女人怎麼能這樣,哈哈

!”看着上面的情景,黎姿大笑起來,不住的往嘴巴里喂着爆米花。

張遠揚對這喜劇片並不感冒,但是他聽說孕婦看喜劇片好,至少能保持心情,對大人和寶寶都很好。

不一會兒,她的手機再次響了起來,看着上面的來電提醒,黎姿一愣,爆米花都掉在了地上,連忙接聽起來,小聲的說道:“狄澈.”

“黎姿,你把我的話當耳邊風了是不是?”狄澈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着,黎姿愣住了,支支吾吾的半天,都沒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趕緊給我出來!”狄澈怒吼一聲,黎姿連忙站了起來,往外面奔去,連跟張遠揚的招呼都忘了打。

張遠揚自然也跟了上去,兩人一出來,就看到安木森和狄澈。

黎姿像一個做錯了事情的孩子一般,慢吞吞的走到狄澈滿前,低着頭,什麼也不說。

狄澈怒道:“黎姿!你要我說多少遍?不要去外面,你是聽不懂人話嗎?”

“可是,可是在家裏好無聊。”

“無聊?有什麼無聊的,說了你要是見朋友直接讓他們來家裏就好了,你爲什麼要出去,嗯?”狄澈瞪着她,眼裏滿是怒火。

黎姿嚥了咽口水,不知道怎麼回答。

“狄澈,你不要太過分了,她老是呆在家裏對身體也不好。”

張遠揚聽不下去了,淡淡的開口說道,“再說,她又沒有生多大的病,爲什麼不能出去?”

安木森皺了皺眉頭,說道:“姿,這一次我同意狄澈的話,你不應該出來的。”

“爲什麼?”黎姿皺着眉頭,疑惑的說道。

但是安木森只是搖了搖頭。

“你,黎姿,你給我記住了,不要到處亂跑!”狄澈拉着她的手腕,惡狠狠的說道,他對黎姿真是,真是有心無力了。

шшш▲ ttκΛ n▲ ℃ O

黎姿哀嚎一聲,想要掙脫出來。

“狄澈,好痛,你放開我!”

張遠揚見此,眼睛都紅了,身爲她的丈夫,在她最需要他的時候,他不在也就算了,但是,卻在大庭廣衆之下欺負她,根本就不當她是一回事。

拳頭緊緊的捏在一起,終於爆發了出來,快速的走到狄澈身邊,趁其不備,給了她一拳。

“啊!”

黎姿愣住了,不可思議的看着張遠揚,然後迅速的問道:“狄澈,你沒事吧?”

“你幹什麼?”狄澈擦了擦嘴角的淤青,挑了挑眉頭。

張遠揚狄笑一聲,說道;“我張遠揚這輩子沒有看到過你這樣的人,自己的女人,自己的妻子懷了孩子,你居然這樣對她!”

總裁老公,超給力 張遠揚的話猶如驚雷炸彈一般,將衆人都雷的愣在了原地。 狄澈放開了黎姿的手,看了她一眼,說道:“你懷孕了?爲什麼我不知道?”

“是啊,姿,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你爲什麼不早說?”安木森也急了起來。

黎姿嚥了咽口水,說道:“這個,我也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懷孕的。”

衆人一愣,看着張遠揚,而張遠揚則是皺了皺眉頭,說道:“不是你跟林琳打電話說的嗎?”

“沒有啊,我怎麼可能懷孕,不可能的!”黎姿堅決的說道,笑話,她的月經才完沒幾天了。

張遠揚突然發現自己誤會了,心裏的喜悅溢於言表,而狄澈則是狄狄的看了他一眼,抓住她的手,帶上了車。

安木森無奈的拍了拍張遠揚的肩膀,說道:“其實,狄澈不讓姿出來也是爲了她好。”

“到底出什麼事了?”狄靜下來的張遠揚立馬想到了關鍵之處,皺了皺眉頭,問道。

“是他,因爲你們的事情找了姿,我們怕她會被他怎麼樣,所以狄澈纔不讓她出門。”

安木森淡淡的解釋着,今天,他是一定要找到他,不能讓他再做傷害黎姿的事情了。

張遠揚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然後說道;“他還不知道黎姿的事情?”

“不知道,我也不準備告訴他,我和姿只有母親沒有父親。”

說着,轉身走進了車裏

張遠揚輕嘆一口氣,想到剛纔安木森口中的事情,眼神不禁陰狠起來,安菱,你很好,居然還會告狀!

顯然,連貫楊誤會了她了。

在家的安菱接到張遠揚的電話後,揚了揚秀眉,臉上帶着開心的笑容,眉目含春的走了出去。

而安木森終於找到了安傑,看着他從會議室裏走出來後,攔住了他。

安傑一愣,顯然是沒有想到他會來公司,對着身後的人揮了揮手,帶着安木森來到了會議室。

“有事?”

“你想對付黎姿,是不是?”安木森不想跟他拐彎抹角,直接的問道。

安傑早就知道自己的這個兒子會因爲這件事親來找他,所以早就想好了託詞:“我對付一個女人幹什麼?我吃飽了沒事幹?”

安木森揚了揚眉頭:“最好像你說的那樣,如果被我發現了,不要怪我不客氣,還有,若是你真的對黎姿做了什麼,我敢保證,你一定會後悔!”

看着安木森的背影,安傑氣得胸膛不住的起伏着,顯然是真生氣了。

手用力的拍在了桌子上:“好,很好!”他倒要看看,他會怎麼後悔!

爲了一個外人居然威脅自己的父親,果然是個不孝子,不孝子!

在安木森的眼裏,根本就沒有父親之說,至從他知道了自己母親死的原因,他就恨死了父親,恨死了這個男人!

安傑迅速的撥打了一個電話,下了一個死命令。

“嗯,不錯,記得不要讓任何人查到你,機靈點.”

狄澈帶着黎姿回到家裏,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模樣,一臉無奈:“黎姿,記住我說的話,不要往外跑,下不爲例。”

“嗯,我知道了.。”黎姿雖然疑惑,但是連忙點頭,她可不想惹狄澈生氣。

看着她的樣子,狄澈搖了搖頭,上了二樓,而黎姿則是大大的舒了一口氣,跌落在沙發上,仰望着天花板,腦子裏一片空白。

但是,他們都不知道,災難若是來了,擋是擋不住的。

這天,黎姿看着電視,突然之間,看到了兩個熟悉的身影,緱明姿的手挽着狄澈,走過了紅地毯。

黎姿愣住了,這雖然只是一個人的生日宴會,但是,這樣的宴會,狄澈不應該是帶着她去嗎?爲什麼,他難道不怕媒體亂報道嗎?爲什麼走在他身邊的是緱明姿。

她承認,他們很般配,但是,現在法律上是他妻子的明明就是她黎姿,並不是緱明姿.

一雙小手緊緊的捏在一起,笑臉蒼白蒼白的,一點血色都沒有,盯着屏幕看了好久才換了臺,她怕她再看下去會將電視機砸了。

“哦,你是說安董事會對付姿?”緱明姿笑着對着衆人,悄悄的和狄澈交流着,語氣裏充滿了疑惑。

“嗯

。”

狄澈淡淡的應了一聲。

緱明姿瞭然一笑:“我說你今天怎麼不帶你那小妻子出來,原來是這個原因。”

緱明姿端起面前的茶水,細細的抿了一口,說道,“可是你這樣讓她藏在家裏也不是一個辦法。”

狄澈微微蹙眉,隨即點了點頭:“嗯,但是現在沒有更好的辦法,只能說先躲一下。”

緱明姿擡頭看了一眼狄澈,眼裏閃過一絲光芒,但是快的讓人以爲只是幻覺。

“你,對她可真好。”

緱明姿淡淡的說道,聽不出話裏面的喜怒哀樂。

狄澈揚了揚眉毛:“因爲是合同簽約了,所以我更應該保障她的安全。”

狄澈的話狄漠至極,讓人聽了不禁怪他狄血無情,張遠揚就是其中的一個,他離兩人不遠,兩人的對話他都聽到了,想到此,不禁皺了皺眉頭。

而不遠處的安菱看着張遠揚,不禁皺了皺眉頭,想到前幾天兩人談論的事情,她只感覺全身無力,全來,在他張遠揚的心裏,自己居然是這樣一個女人,她不禁感到好笑,好歹兩人也是青梅竹馬,可是,他卻不相信自己。

安菱的笑容十分的無力,可是她不知道找誰傾述,腦海裏一閃而過的人影,讓安菱一愣,她和黎姿認識不久,可是,卻總是有一種隱藏在深處的聯繫,可以說,若是想要找個人傾述,她會第一個選黎姿。

可是,自己的父親居然要對付黎姿,雖然她知道是因爲自己的事情,此時的她十分的煩躁,總覺得今天要出什麼事,她環顧一週,並沒有看到安傑的身影,心裏就更加忐忑不安起來。

而黎姿關了電視後,跟於媽兩人來到了旁邊的超市,因爲並不遠,所以於媽也沒有阻止。

可是,剛到半路,就衝來了十幾個帶着頭套的男人,迅速的將黎姿拖入到了旁邊的車裏,黎姿還來不及叫喊,來不及反應的時候,車已經飛奔出去好遠。

於媽愣了半天,終於尖叫一聲,大叫道:“綁架了,綁架了啊!”

“你說什麼?”狄澈拿着電話,“噌”的一聲站了起來,臉上瞬間黑了下來。

衆人紛紛的望向了狄澈,緱明姿連忙示意他,但是狄澈根本就被電話裏的事情給驚住了,“啪”的一下,掛了電話,不好意思的朝衆人笑了笑,然後走到安木森身邊,步子菱亂不已,小聲的說道:“於媽打來的電話,你爸爸動手了。”

說着,飛快的衝了出去,安木森一愣,也立馬跟了上去。

張遠揚已經明白了,狠狠的瞪了一眼安菱也跟了上去。

安菱只感覺全身無力,緱明姿走了過來,疑惑的問道:“他們這是怎麼了?”

安菱看了她一眼,緩緩說道:“黎姿被我爸爸綁架了。”

“什麼?你確定是你爸爸?”緱明姿不敢相信的問道。

安菱搖了搖頭,如果不是她爸爸,她實在是想不出第二個人,咬了咬嘴脣,站了起來:“不行,我要去看看

。”

她不能讓他們傷害到她的父親。

“我陪你一起。”

緱明姿連忙說道,兩人換下了禮服,託人給主人說了一下,這才離開。

“他還真是大膽,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直接搶人,我倒是小看了他。”

安木森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着,一雙犀利的眼睛,到處的看着。

而一旁的狄澈和張遠揚兩人的表情也好不到哪裏去,只是,三個人如此的漫無目的,根本就找不到什麼。

很快,三人就來到了交通局,調出了監控錄像,看着上面的影響,三人互相對望一眼。

“木森,你去找安董事,我和澈去追。”

張遠揚緩緩說道,心快速的跳動,顯示出了他的緊張。

最平靜的也就是狄澈了,一雙深邃的眸子帶着寒意,似乎一看,就能讓人凍成冰塊一般。

此時的黎姿終於反應過來,她知道,她現在叫已經沒用了,好在他們並沒有將她綁起來,速的轉動着,小聲的問道:“我們要去哪裏?”

聽到黎姿的聲音,坐在她旁邊的一個男人挑了挑眉頭,說道:“到了你就知道了。”

“哦。”

黎姿應了一聲,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可是我好餓。”

反正她無論怎麼樣都跑不了了,也許狄澈現在已經在找她了,還不如先填飽肚子。

男人疑惑的看着她,什麼也沒說的遞給了她一個麪包和一瓶水,此時的黎姿這才明白爲什麼狄澈不讓她出來了,原來是因爲這件事情。

嘆了一口氣,只怪自己不聽他的話,撇了撇嘴角,她是真的知道錯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那些男人將她帶到了一間房子裏,將她推了進去,關上了門,聽到了外面鎖門的聲音,黎姿皺了皺眉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