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麗莎白聞言,心裡感動不已「岳,謝謝你!」

「對了,這是我家剛剛擠的羊奶,兩位領主大人不要厭棄。」

「我這裡還有一些新鮮的土雞蛋,你們拿回去嘗嘗吧!」

……

幾分鐘后,林岳和伊麗莎白手裡提著一堆的禮物,全是那些農民送的土特產。

「沒想到伊莎你還挺受歡迎的。」林岳擰著手中一隻呱呱叫的老母雞打趣道。

「是他們太熱情了。」伊麗莎白有些不好意思道。

「受人愛戴是好事,證明你是一個好領主。」林岳笑道。

將那些農民贈送的禮物全部放入林岳的系統背包后,林岳和伊麗莎白去到花田哪裡賞花。

「這些花田上種的幾百種花朵,是我們領地今年才從白精靈的領地引進回來的,它們的花開起來非常漂亮,在那些貴族的女眷之間非常流行,大概等收穫的時候,我們可以賺一筆不少的利潤。」站在花田邊上,伊麗莎白指著前方一大片的花海說道。

「難怪你會受那些農民的愛戴,原來還會搞經濟,相信獅子城一年的稅收不少吧?」林岳笑道。

「我只不過想領地的百姓日子好過些而已,看見他們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我自己也會覺得很幸福。」伊麗莎白說道。

「如果這個世界上所有當官的有你這種想法,估計就世界和平了。」林岳伸了個懶腰,這種地方空氣不但清新而且還可以聞到淡淡的花香。

「對,不如我們野餐吧!」伊麗莎白忽然雙手合十提議道。

「野餐?」

「嗯嗯。」

不待林岳反應過來,伊麗莎白扯起他的手就往回跑,問附近的農戶借了一些毛巾和餐具后,又帶著林岳往花田跑去,找了個空曠的地方,把借來的毛巾展開鋪在地上,最後在上面放上餐具。

「雖然說野餐,但是我們好像沒吃的。」林岳已經明白伊麗莎白的用意,這個地方的確是野餐露營的好去處。

「吃的我們也有啊,蘇珊大媽他們剛才不是送了很多吃的給我們嗎?」伊麗莎白提醒道。

被她這麼一提醒,林岳倒想起來了,於是打開系統背包從裡面選了一些不需要烹調就可以吃的食物,譬如羊奶,小麥麵包等等。

因為此處高處,從這裡望去可以看到下面一大片七彩繽紛的花海,然後喝著新鮮的羊奶和吃著小麥麵包,兩人席地而坐頭頂藍天白雲,偶爾微風拂過,好不自在。

林岳也是頭一次在遊戲里過得那麼平淡輕鬆,感覺有點像那些休閑玩家,偶爾做做那些跑腿任務,撩撩妹,逛逛遊戲里的風景,然後截圖錄視頻發到bbs上分享。

「岳,我今天很高興,謝謝你陪我。」伊麗莎白此時把整個人靠在林岳的懷裡,一雙美眸正深情的注視著他。

「其實我也很喜歡這樣。」林岳跟她對視片刻,接著很認真道。

這話倒不是全然哄她,假如這一世沒有成為神器持有者,林岳可能也會選擇過這樣的生活。或許,這也是大部分人所追求的生活。

然而,人生沒有那麼多的假如,林岳除了在心中嘆息外,表面上還必須裝出一副沒事的模樣。

「真的好漂亮。」伊麗莎白靠在林岳的胸膛上,一邊欣賞花海,一邊感受林岳的體溫和心跳,她覺得自己實在太幸福了,抿了抿唇,忽然把臉轉向林岳,跟他面對面的坐著。

「幹嗎了?」

「岳。」

「嗯?」

頭一次近在咫尺的看著眼前女人柔美的臉龐,林岳沒由來一陣緊張,在看她兩頰酡紅,欲語還休的樣子,林岳就算傻子也知道她想幹什麼。

「吻……吻我。」

好像掙扎了許久,伊麗莎白終於說出了那兩個字,最後實在羞不可抑,她乾脆選擇閉上美眸,然後把腦袋微微揚起。

看著伊麗莎白飽滿的唇瓣以及嬌艷欲滴的臉龐,林岳頓時有的口乾舌燥,可是腦海里卻閃過昨晚青鹿撫子那張宜嗔宜喜得俏臉。

論黑化竹馬的白月光 我幹嗎了?

為什麼會突然想起那個女人?

林岳一陣錯愕,原本有點躁動的心突然便安靜下來。

「伊沙……」

林岳正欲說話,一陣破空聲傳來,林岳眼睛的餘光竟然看到一個面盤大小的火球從這邊砸過來。

「小心!」

林岳低喝一聲,第一個反應把伊麗莎白抱入懷裡,並且把她的身體壓在地上。

「嘭!」

系統:你受到玩家靈山可可攻擊,有300秒自衛反擊時間。

火球擊中了林岳的背門,這還沒完,不遠處突然射出各種五顏六色的魔法光芒,什麼冰錐,風刃漫天的魔法攻擊射向林岳。

「轟隆隆!」

一陣連續不斷的巨響過後,林岳和伊麗莎白原本野餐坐著的地方變成了一片焦土,四周圍的花田被摧毀,大火劇烈地燃燒,濃煙滾滾。 伊麗莎白口中的花田位於彩虹田野的北面,背靠獅子城城南,哪裡有一條小村莊,那些正在忙碌的農民看見女領主的到來,馬上停下手中的活兒走過來。

「夫人,您怎麼來了?」

「哎呀,領主大人,還記得我嗎?上次謝謝您幫忙。」

……

這些農民七嘴八舌的圍著伊麗莎白說話,有道謝的,也有問候的,可見伊麗莎白在領地的名望十分高,很受子民愛戴。

「夫人,這……這位小哥是?」有個大媽看見伊麗莎白身邊的林岳,見兩人手挽手舉止親密,於是調侃道:「難道他是您的小男朋友?」

伊麗莎白被這個大媽說得俏臉一紅,連忙鬆開挽著林岳的手,尷尬道:「蘇珊大媽您別亂說,他……他是土豪哥侯爵,是隔壁翡翠郡的新任領主。」

雖然跟林岳確定了戀愛關係,但是臉皮薄的女領主還是不敢在外人面前公開彼此的關係。畢竟她的年紀比他大那麼多,要是別人說她老牛吃嫩草咋辦?

然而大媽卻好像看不到伊麗莎白的窘況,反而對林岳道:「小哥啊,我跟你說,夫人她以前雖然嫁過人,但是她其實還是黃花大閨女,你可要好好珍惜她。」

總有人愛你如命 林岳依舊摟著伊麗莎白的細腰,笑道:「那是一定。」

伊麗莎白聞言,心裡感動不已「岳,謝謝你!」

「對了,這是我家剛剛擠的羊奶,兩位領主大人不要厭棄。」

「我這裡還有一些新鮮的土雞蛋,你們拿回去嘗嘗吧!」

……

幾分鐘后,林岳和伊麗莎白手裡提著一堆的禮物,全是那些農民送的土特產。

「沒想到伊莎你還挺受歡迎的。」林岳擰著手中一隻呱呱叫的老母雞打趣道。

「是他們太熱情了。」伊麗莎白有些不好意思道。

「受人愛戴是好事,證明你是一個好領主。」林岳笑道。

將那些農民贈送的禮物全部放入林岳的系統背包后,林岳和伊麗莎白去到花田哪裡賞花。

「這些花田上種的幾百種花朵,是我們領地今年才從白精靈的領地引進回來的,它們的花開起來非常漂亮,在那些貴族的女眷之間非常流行,大概等收穫的時候,我們可以賺一筆不少的利潤。」站在花田邊上,伊麗莎白指著前方一大片的花海說道。

「難怪你會受那些農民的愛戴,原來還會搞經濟,相信獅子城一年的稅收不少吧?」林岳笑道。

「我只不過想領地的百姓日子好過些而已,看見他們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我自己也會覺得很幸福。」伊麗莎白說道。

「如果這個世界上所有當官的有你這種想法,估計就世界和平了。」林岳伸了個懶腰,這種地方空氣不但清新而且還可以聞到淡淡的花香。

「對,不如我們野餐吧!」伊麗莎白忽然雙手合十提議道。

「野餐?」

「嗯嗯。」

不待林岳反應過來,伊麗莎白扯起他的手就往回跑,問附近的農戶借了一些毛巾和餐具后,又帶著林岳往花田跑去,找了個空曠的地方,把借來的毛巾展開鋪在地上,最後在上面放上餐具。

「雖然說野餐,但是我們好像沒吃的。」林岳已經明白伊麗莎白的用意,這個地方的確是野餐露營的好去處。

「吃的我們也有啊,蘇珊大媽他們剛才不是送了很多吃的給我們嗎?」伊麗莎白提醒道。

被她這麼一提醒,林岳倒想起來了,於是打開系統背包從裡面選了一些不需要烹調就可以吃的食物,譬如羊奶,小麥麵包等等。

因為此處高處,從這裡望去可以看到下面一大片七彩繽紛的花海,然後喝著新鮮的羊奶和吃著小麥麵包,兩人席地而坐頭頂藍天白雲,偶爾微風拂過,好不自在。

林岳也是頭一次在遊戲里過得那麼平淡輕鬆,感覺有點像那些休閑玩家,偶爾做做那些跑腿任務,撩撩妹,逛逛遊戲里的風景,然後截圖錄視頻發到bbs上分享。

「岳,我今天很高興,謝謝你陪我。」伊麗莎白此時把整個人靠在林岳的懷裡,一雙美眸正深情的注視著他。

「其實我也很喜歡這樣。」林岳跟她對視片刻,接著很認真道。

這話倒不是全然哄她,假如這一世沒有成為神器持有者,林岳可能也會選擇過這樣的生活。或許,這也是大部分人所追求的生活。

然而,人生沒有那麼多的假如,林岳除了在心中嘆息外,表面上還必須裝出一副沒事的模樣。

「真的好漂亮。」伊麗莎白靠在林岳的胸膛上,一邊欣賞花海,一邊感受林岳的體溫和心跳,她覺得自己實在太幸福了,抿了抿唇,忽然把臉轉向林岳,跟他面對面的坐著。

「幹嗎了?」

「岳。」

「嗯?」

頭一次近在咫尺的看著眼前女人柔美的臉龐,林岳沒由來一陣緊張,在看她兩頰酡紅,欲語還休的樣子,林岳就算傻子也知道她想幹什麼。

「吻……吻我。」

好像掙扎了許久,伊麗莎白終於說出了那兩個字,最後實在羞不可抑,她乾脆選擇閉上美眸,然後把腦袋微微揚起。

看著伊麗莎白飽滿的唇瓣以及嬌艷欲滴的臉龐,林岳頓時有的口乾舌燥,可是腦海里卻閃過昨晚青鹿撫子那張宜嗔宜喜得俏臉。

我幹嗎了?

為什麼會突然想起那個女人?

林岳一陣錯愕,原本有點躁動的心突然便安靜下來。

「伊沙……」

林岳正欲說話,一陣破空聲傳來,林岳眼睛的餘光竟然看到一個面盤大小的火球從這邊砸過來。

「小心!」

林岳低喝一聲,第一個反應把伊麗莎白抱入懷裡,並且把她的身體壓在地上。

「嘭!」

系統:你受到玩家靈山可可攻擊,有300秒自衛反擊時間。

火球擊中了林岳的背門,這還沒完,不遠處突然射出各種五顏六色的魔法光芒,什麼冰錐,風刃漫天的魔法攻擊射向林岳。

「轟隆隆!」

一陣連續不斷的巨響過後,林岳和伊麗莎白原本野餐坐著的地方變成了一片焦土,四周圍的花田被摧毀,大火劇烈地燃燒,濃煙滾滾。 「哈哈,土豪哥,你死定了,這就是你得罪我們靈山公會的下場。」

一把囂張的聲音跟著響起,花田後面一片樹林中走出了一群人,為首的正是靈山公會的會長靈山教主,他身邊還有靈山燙斗,紅豆杉和騎豬英雄三人。

「剛才土豪哥被我們靈山公會幹掉的畫面有沒有錄下來?」靈山教主回頭問道。

「放心的老大,剛才錄像功能我們一直開著,尤其老大你的英姿,我們可是錄得一清二楚。」一名負責錄像的小弟拍馬屁道。

「做得好,明天我加你工資。」

「謝謝老大!」

看著已經被轟殺至渣的土豪哥,出了一口惡氣的靈山教主很滿意,拍了拍靈山燙斗的肩膀語重心長道:「阿斗,我原以為你是扶不起的阿斗,沒想到你今天能夠立下大功,老哥我很欣慰,從今天起,你就是副會長。」

「會長……真的?」

「別叫我會長,叫我哥,好弟弟。」

「是的,哥。」

靈山燙斗激動的不行,沒想到幸福會來得如此突然。旁邊的騎豬英雄和紅豆杉看得一陣眼紅,現在,靈山燙斗算是真正的皇親國戚了,往後他們二人哪裡還敢使喚他?

「走,看看那個土豪哥掛掉后爆出什麼東西。」靈山教主沒忘記收穫戰利品,大手一揮,帶著人往林岳掛掉的地方走去,可是還沒接近,一個黑影突然從滾滾的濃煙中跳出來。

靈山教主跟那個人影撞了個正著,一張麻子臉被對方一腳踩中,接著眼前一黑摔了一個大跟斗,耳邊同時也傳來其他人的驚呼聲。

「可惡,誰踩本大爺的帥臉?」靈山教主在靈山燙斗的攙扶下站起來,氣急敗壞問道。

「老大,是……是土豪哥。」紅豆杉顫聲道。

「土豪哥?他不是死了嗎?」靈山教主發出一聲尖叫滿臉不信,可等他看到不遠處瀟洒落地的那個黑影,他不信不行了。

林岳把因為受驚過度而小臉發白的伊麗莎白放下,安慰道:「你先站到一邊去。」

「岳,你要小心。」伊麗莎白抓住林岳的手囑咐了一句,然後很聽話走到遠處站著。

待伊麗莎白走遠了,林岳才直起腰看著靈山教主等人,扶額道:「怎麼又是你這個逗比?」

靈山教主見林岳未死,當下又驚又懼,不過他這個人素來愛面子,那能露出半份膽怯,於是挺了挺胸膛,依舊囂張道:「土豪哥,今天我靈山教主是帶人來殺你的,乖乖受死吧。」

「我為什麼要乖乖受死?」林岳受不了靈山教主這個逗比,沒好氣道。

「哥,你快看,土豪哥還沒有穿裝備。」靈山燙斗忽然走到靈山教主身邊小聲的提醒道。

「真的?」靈山教主正為措施殺死林岳的好機會而感到懊惱,沒想到林岳根本沒有穿上裝備,仍然一身系統布衣「裸奔」著,靈山教主頓時有了底氣,心道一句天佑靈山,接著大手一揮,無比囂張道:「哈哈,土豪哥,今天就是你死期。」

說罷,靈山教主一聲令下,帶來的幾十人馬上如狼似虎的沖向林岳。

「這些白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