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可是昨晚生擒兩名殺人犯的猛人!”

此言一出,滿堂具驚! “殺人犯!”

殺人犯在人們心中的印象始終是兇狠,殘忍的一類,因此當聽說陳沖竟然生擒了兩名殺人犯時,衆人看向他的目光既是敬畏亦是畏懼!

能生擒兩名殺人犯,那是不是說明他比殺人犯更狠更殘忍?

場間安靜得猶若死水,衆人清清楚楚看見一名警察將一面錦旗遞給陳沖,另一名則爲他們合了張影,再寒暄幾句後,便匆匆離開了。

臨走時其中一名警察特意問黃雲飛是不是真的想吃霸王餐,結果嚇得後者趕緊掏出50元錢恭敬的放在陳沖手裏,並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解釋說自己從來沒有吃霸王餐的想法,希望陳沖不要誤會。

“滾吧。”陳沖收了錢,極其嫌棄的揮了揮手,將這坨臭狗屎趕了出去。

至此,有關美食榜的事情徹底落下。

“我靠,陳老闆,你可真是猛人啊!”人羣中不知是誰吆喝這麼一句,氣氛頓時喧鬧起來。

“我倒是經常聽說市民給警察送錦旗的,這還是第一次看到警察給市民送錦旗,陳老闆,牛逼!”

“爲什麼明明是給陳老闆送的,我竟然會感覺熱血沸騰?”

“臥槽,我一個大老爺們竟然感受到了強烈的安全感!真他孃的爽,不行,我要一份魚香肉絲套飯!”

“我也要一份!再加份牛肉醬!”

“唉唉,別擠啊。先來後到懂不懂?後面排隊去。”

“我想嚐嚐麻婆豆腐,可以來個麻婆豆腐套飯嗎?不方便的話,隨便來個什麼吃的都行!”



林秋燕等人趁人不注意,趕緊坐回原位,生怕桌上的食物被搶,一個個跟防賊一樣盯着周圍有一茬沒一茬掃過來的目光。

至於李大龍與張成成,這兩人沒有黃雲飛的掣肘後,再也不用和自己的味蕾唱反調,一談一笑之間,盡是與林秋燕拉攏關係的味道。

“陳老闆,我今天就不要套飯了,像他們那樣,給我們來一桌,我剛纔看得都流口水了。”沈峯見勢不對,趕緊舉手示意,免得被人海淹沒。

“知道了。”陳沖被衆人圍得水泄不通,只能大聲吆喝一句,旋即示意林甜甜等人趕緊坐下,“大家不要着急,前面的都有份。”

“嗯?這是什麼意思?”排在後面的學生抓住重點,疑惑的問道。

“抱歉,由於事發突然,今天準備的食材不多,所以不知道能不能給大家都做上一份。”陳沖抹了把額頭的熱汗,急得焦頭爛額,“而且麻婆豆腐更少,估計只夠兩桌人的量,其他人只能吃魚香肉絲了。”

“什麼!!”

後面的學生怨聲載道,卻也沒人敢出言不遜,誰敢?這老闆可是連殺人兇手都能制服的主。

“我們可以等!”

“嘿嘿,反正我排在前面。”

“陳老闆,我排在第一個的,我要麻婆豆腐套飯!”

“兄弟,醒醒吧,你的前面還有林甜甜他們和隔壁那一桌。”



“大家不要急,要是實在吃不到,可以晚上來的。”林秋燕安撫衆人一句,“而且下午有課的同學最好去其它餐館湊合一下,別影響學業!”

“你是坐着說話不腰疼!”

“有本事把你們那幾盤菜分出來!”



林秋燕面色一窒,趕緊埋頭吃飯,再也不敢多嘴了,因爲這羣人都瘋了,徹底瘋了!

陳沖也沒辦法,隨便敷衍幾句之後,轉身回到廚房做菜。

儘管耳朵清淨了不少,可廚房門口與窗口卻多了許多期盼的目光,甚至還有幾個機靈的學生主動進入廚房,問他有沒有需要幫忙的,比如洗菜洗碗之類,那殷勤的模樣看得他是心驚肉跳,欲哭無淚。

十分鐘後,沈峯那一桌與林甜甜這一桌的菜都上齊了,之後便輪到一干心急如焚的學生。

每一次起鍋,窗口都會爆發爭執,到最後美食社的四人不得不快速吃完,將位置讓出來,並且維持餐館的秩序。

只可惜,陳沖的餐館一共只有六張桌子,每張桌子最多能擠下六人,導致不少學生乾脆端着盤子蹲在餐館門口或是坐在一樓與二樓的樓梯上,而看他們吃得津津有味的模樣,顯然毫不在意。

除此之外,還有一部分學生將注意力轉到了林甜甜等人身上,因爲這五人的套飯與所有人的都不同,叫做魚香肉絲、麻婆豆腐混合套飯,連主食都換成了五色糯米飯,看得人眼紅。

他們暗暗發誓,以後一定要和這位陳老闆打好關係,不僅不用排隊,而且還有額外加餐!

不過,若說最開始想留在這裏吃飯的原因有一部分是折服於陳沖的英勇事蹟的話,那麼在吃完之後,則完全拜服在前者的廚藝之下!因爲這魚香肉絲和牛肉醬真的太好吃了!

如此美味,價格又如此公道,瞬間俘獲了他們的心!

唯一令人遺憾的是,直到陳沖用光所有食材,仍舊有五六名學生沒有吃到,弄得他們情緒低落,想哭的心都有了。

沒有辦法,陳沖只好上前安慰,並表示晚上一定給他們留上一份,並額外贈送一份牛肉醬作爲補償。

一切皆大歡喜,繁忙終歸落幕。

送走所有客人,陳沖坐在店裏長長的鬆了口氣,“今天的變化始料未及,不僅上了美食榜,還莫名其妙的打響了名氣。”

點上一支菸,白色的煙雲就像腦海中繁雜的思緒一樣。他本來以爲生意會逐步提升,卻沒想到會以這樣的方式突然爆火,由此帶來的問題也顯而易見。

“首先是餐館規模,滿打滿算也只能容納三十來人,前提是這三十來人都能不計較和陌生人擠在一起。若是來吃飯的客人屬於組隊和是成羣結隊,那麼就只能坐六桌。”

“其次,餐館人手不夠,自己要炒菜又要上菜,事後還要打掃清潔,除非自己是個永動機,否則早晚被累死。”

陳沖越想越頭疼,匆匆抽了幾口之後,趕緊打開厄運遊戲,因爲就在決定和李胖子一較高下的時候,他已經領取了‘一天之內接待30名客人’的簡單任務。若非如此,他也不會兵行險招,矇眼和對方比試,引人注意。好在自己對切法越來越熟悉,矇眼切菜並非不可能完成之事。

有時候,想要完成預定目標,就不能顧慮太多,否則會造成心理障礙。

【恭喜你完成簡單任務,獲得‘燒椒牛肉配方’,獎勵已存入道具倉庫..】

陳沖苦笑搖頭,還以爲這個任務要到晚上才能完成.. 陳沖現在沒心思考慮新的菜品,主要是擺在眼前的問題太嚴峻,以至於不盡快解決的話,很可能造成顧客流逝。

“店鋪只有這麼大,雖然隔壁的門面沒人租,可自己一時間也拿不出足夠的租金將其盤下來。”

餐館的位置屬於美食街末尾,而隔壁許多門面要麼沒人租,要麼就是租了之後處於半死不活的狀態。

苦思無果,陳沖也不願浪費時間,自己隨便吃了兩口飯,將餐館打掃一下遍。

說來也是奇怪,不知今天怎麼回事,總有零零散散的客人前來問津,興許是上榜後帶來的效果吧。

可惜食材已經沒了,陳沖也無計可施,只能在黑板上寫上‘店主有事外出,下午六點營業’的字樣。

回到二樓,黑貓沒在窩裏,而是四仰八叉的躺在自己的被褥上睡大覺,它的小嘴張得很大,肚子很鼓,一副吃撐了動不了的模樣。

察覺到陳沖靠近,黑貓只是擡了下眼皮,輕輕‘喵’了一聲,繼續閉目,享受着窗外斜射進來的午後陽光,懶洋洋的抽了抽四肢,沒動。

“原來是隻公的啊..”

陳沖沒有驅趕,換了身乾淨的衣服,又給黑貓換了碗乾淨的水,最後警告黑貓不準在家裏‘下地雷’後,便匆匆出門採購去了。

所謂巧婦難爲無米之炊,這餐館沒有食材可不行,畢竟到了晚上,會有一羣如狼似虎的學生殺將過來。

……

當天下午,龍江師範學院的校園貼吧上,一條名爲‘江湖美食攻略心得’的帖子迅速走紅,並在三個小時內迅速衝進熱帖前十!

點開帖子,置頂內容爲,【逐漸落寞的美食街內,隱藏着一家‘江湖美食’,它位於美食街街尾,招牌獨特,頗有鶴立雞羣之勢。店內環境整潔,餐具新穎別緻,於鬧市中暗藏古韻,於平凡中彰顯不凡。餐館內菜餚精緻,味道獨具一格,令人食慾大振,沉醉其中。餐館老闆是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刀法驚天,廚藝無雙。

餐館菜品介紹:

餐館現目前菜品不多,只有正宗魚香肉絲、正宗麻婆豆腐、祕製牛肉醬、五色糯米飯。千萬不要在意菜品數量,因爲你很可能一道菜都吃不到!這不是危言聳聽,這不是危言聳聽,這不是危言聳聽!!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餐館用餐攻略:

第一,由於餐館面積很小,一次性最多能容納25人左右,一旦坐滿,後來者將面臨無座可坐的尷尬處境。因此,用餐第一要則,先發制人,用別人達不到的速度搶佔先機!(提示:喜歡站着吃的同學請自動忽略此條。)

第二,建議用餐的同學最好以組隊方式前往,並採用AA制點餐,這樣你可以最大程度嚐到所有菜品(祕製牛肉醬請點小份,大份太貴),五色糯米飯量足,建議兩人合點一份,管飽。

第三,進入餐館後,千萬不要惹是生非或是對老闆出言不遜,因爲你的不禮貌舉動將面臨一位生撕殺人犯的恐怖大能的滔天怒火!切記!切記!

第四,..由於樓主今日也是第一次知曉這家餐館,更多信息留待日後補充!

結語:江湖美食暫居校園美食榜71位(綜合評分),儘管如此,可在樓主看來,拋開一切側面因素不談,光從味道而言,可與美食榜前二十的名店爭鋒!】

一樓:自古一樓是爸爸!【壞笑】

二樓:兒子坐爸爸肩膀,真乖。【鄙視】

三樓:哎,爺爺老了,扛不動你們爺倆了。【斜眼】

四樓:咦,你們三個這麼早就來給我燒紙了嗎?上次清明節的‘錢’還沒花完呢。



三十六樓:這是從哪裏冒出來的貼子?江湖美食?我怎麼以前沒見過?

三十七樓:我也不清楚,估計新開的吧。

(樓主回覆:這家餐館的位置很偏僻,如果從修地鐵那個方向進入美食街的話,很容易被圍牆擋住,所以看不見很正常。)



一百零二樓:我的龜龜,吃個飯跟說得像打仗一樣,有那麼誇張嗎?

一百零三樓:真的,我今天中午就在那裏吃的,可惜是蹲在餐館外面吃的【囧】,但是味道真滴一絕!

一百零四樓:我也在,不過【壞笑】,我是在廚房裏吃的【大笑】!

一百零五樓:臥槽,原來是你啊,你可真夠精的!連隊都不用排!

一百零六樓:這招不錯,下次我也去幫忙,說不定陳老闆一高興,給我加個餐啥的!【白眼】。



兩百四十六樓:重要提示!麻婆豆腐特別燙,千萬不要一口下肚!



兩百七十九樓:祕製牛肉醬超級好吃,最好乾吃,賊帶勁!

兩百八十樓:樓上是個坑比,千萬別信他!【鄙視】,吃祕製牛肉醬一定要配合主食吃,否則街對面的小賣鋪老爺爺會非常歡迎你的光顧!



三百一十一樓:啊啊啊!【發狂】晚上有課,去不了!誰幫我打個包吧!

三百一十二樓:打包?開玩笑吧,半路上就給你消滅完了。

三百一十三樓:我是妹子..

三百一十四樓:妹紙【興奮】【興奮】,完畢!



四百二十一樓:晚上有誰組隊的?

四百二十二樓:請相信我,這家店超級難吃!超級髒! 寶窯 我今天吃完拉肚子拉了一下午!發誓再也不去!

四百二十三樓:……

四百二十四樓:你是黃雲飛吧?【摳鼻】

……

下午四點,陳沖騎着共享單車,拖着兩大包食材與一摞獨凳回到餐館。匆匆喝了一口水後,便着手準備晚上的各種配菜。

至於這些獨凳,是打算給那些等待的客人所用,總不能一直讓別站着或是坐檯階上吧?

紅塵蝶戀 黑貓懶洋洋的趴在一樓與二樓連接的樓梯上,目光瞄上了桌面放着的大口袋。

“別打我這些食材的主意,我給你買了條魚,晚點兒給你煮熟了吃。”陳沖將袋子提進廚房,將一條活魚扔進水池中。

之前買菜的時候他認真考慮過,一直給黑貓吃生肉或者吃生魚,很可能助長它的野性,不利於緩和關係。

“喵。”

黑貓似是聽懂了,懶懶的回了一聲,正想閉眼休息時,突然腦袋一立,迅速看向樓梯上方連接二樓的位置,旋即喉嚨裏發出低沉的長音,面露兇相。

不過,幾秒鐘後,它又伸了個懶腰,有些得意的舔了舔爪子,繼續睡覺。

陳沖在廚房忙碌,毫無所覺。 接近傍晚,天際的烏雲有些低垂,壓得城市喘不過氣來。也許下一秒,也許幾小時,這場醞釀了一天一夜的大雨便會傾斜下來。

路燈早已亮起,公路上盡是穿行的汽車尾燈。

不過,與其他地方的壓抑不同,在美食街街尾,那間名爲‘江湖美食’的小餐館此刻卻被絡繹不絕的客人淹沒。

餐館內外到處是人,有的三三兩兩坐在店內,有的三五成羣圍坐在店外,喧囂聲,吆喝聲,此起彼伏。然而奇怪的是,除了客人之外,竟然連一個服務員的身影都看不見。

傳菜者,全是那些滿臉慶幸的客人!

這般如火如荼的火爆場景就像瘟疫一樣,急速向着整條街道傳播,但凡有人經過,都會被吸引,然而靠近之後,又會被可怕的陣仗勸退。

當然了,所謂勸退也僅是一時,看他們離開時三步一回頭的樣子,顯然將這家奇怪的餐館記在了心裏,留待下次再來光顧。

“誰的麻婆豆腐套飯?誰的?沒人要的話,我可就插隊啦!”

有聲音從餐館內傳出,接着便看見門口坐在獨凳上的某個青年迅速起身,火急火燎的衝了進去,“我的,我的!”

“一共是六份,還有五個呢?”

“來了!”

“臥槽,別插隊,那是我的!”



“別急別急,後面還有!”王雄心感覺自己的嗓子都要冒煙了。

“我吃完了,你快去吃。”周飛來到小窗口邊上,看了眼桌子上的小本子,“陳老闆,再來三個魚香肉絲套飯,兩個加牛肉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