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叫他,幫忙……”

“呃,好像是那麼回事。”

我被騙了,被這個表面二貨其實心裏有着一定想法的地獄使者給騙了。他竟然讓我們有苦說不出,只能往肚子裏吞,好黑,好狠。活該被挖肚子。

“那現在要怎麼辦?能不能查清是誰將他們弄成這個樣子的?”

“沒……有辦法查出,好像隱形人。而且,有好多這樣的惡靈出來,都是色鬼與強悍惡靈的結合體。我追一個,別人也追……”

我的聲音都有些冷了,道:“你是說,這樣的惡靈不止一個?”

“嗯,一切,都是隱形人乾的。”

“還毛的隱形人,那分明是蘇英乾的。你們那邊有沒有關於這個人的一些記錄什麼的?”

然後看到宋宣一臉茫然,接着他對墓碑道:“你不管你相公嗎,他打的也挺辛苦的。”

“他應該沒有問題。”畢竟是做了千年的鬼了,道術又那麼精純,如果連他都對付不了這世上恐怕也沒有人對付的了啦。不過,爲什麼要對着墓碑說你的相公,明明那是我的相公纔對。

啪!

一隻瓶子摔在了宋宣的身上,道:“給我滾。”

“好……好的,蘇英,我會查。”

他勉強的站起來,真的非常的勉強。

我打算去扶,可是景容已經拉住了我道:“走。”

“這就走了,那甦醒怎麼辦?”

“那些事情不是我們應該煩惱的。”

“也對。”地獄不是什麼擺設,他們肯定有辦法的。

只是沒想到。死了之後還要被利用,就算他是個變態也有些不應該吧?

我們出來後看到了叔叔正在着急的四處找着,看到我們後道:“你們沒有事吧?只是你的身上爲什麼染有金色的東西?”

“哦,這是血啊,地獄使者的血。”

“什麼?”

叔叔伸手去碰,可是景容道:“你不是鬼王胎的母親,碰了可能會……”

“好,好冰。”

叔叔打了個哆嗦,然後使勁的打了兩個噴嚏。

景容道:“回去洗澡。”

我們回到家先洗了澡,然後叔叔卻接到了常青青的電話,然後馬上出去了。我奇怪的道:“這麼晚了,她叫你做什麼?”

“她……說,自己……很熱,好像發燒了,所以……讓我幫她買退燒片送過去。”

“退燒片……”個頭啊,分明是發情了,然後叫叔叔過去。可是她可能自己不知道,但是叔叔知道啊,所以他的耳尖兒有點紅。 我可不敢留他了,讓他馬上走了,因爲在這之後沒準他就忙起來了。想想地獄裏跑出那麼多惡靈他們警察能消停纔怪呢!

景容卻若有所思,道:“放出這些惡靈的意思是想收集陰氣,但是他已經收集了元元的陰氣還不夠,那就表示那個孩子可能真的在發育,並且很健康……”

“那不就表示,他可以成爲另一個鬼王?”

我驚訝的看着景容,這個世上有兩個鬼王會是什麼樣子?反正我無法想像。

景容卻陰冷起來。道:“沒有人可以威脅我兒的地位,他必死。”

完了,氣瘋了。連古代的稱呼都出來了。

我兒……

好像你有多老似的。

但是,論實際年紀他確實挺大了。

“好,那我們就阻止他們好了。”

“嗯。”

“但是要如何阻止是個問題。”

我會與他一起努力。爲自己的孩子創造一個空間,一個沒有敵人的空間。可是,我心裏有一點猶豫的。因爲那只是個嬰兒。

“我與蘇燦然你只能選一個。”

景容突然間掐住我的下巴,有點疼,還沒有反應過來人已經被拉進了房間之中。

自從上次在醫院檢查完我們已經很久沒在一起了,這一定是剛剛我的猶豫讓他多想了吧?

柔情蜜愛:獸性老公深深愛 沒錯,那個孩子雖然懷在別人的肚子裏但也確是我的孩子,這全是因爲蘇燦然對我的執着。一個男人對自己的妻子如此執着,哪個丈夫會覺得舒服?就算他已經死了,可是對於我來講如果哪個幽靈如果來追我沒準就跟着去了,再說他原本就是個幽靈,而且我還愛上了他,所以多想也是正常的。

多想的正常的表現就是,我被極溫柔的虐待了一個晚上。

第二天醒來就見景容正在擺弄手機,我驚訝的看着他,坐起來道:“你怎麼了?”

爲什麼突然間對手機感興趣?

“我讓小鬼建了個網站,你來看一下。”

他將手機扔給我。拿過來一瞧我有點無語。網站名爲,靈異客人。

然後是以各種靈異事件爲前提,然後有時候甚至還符上了圖。

下面還有留言區。所以可以看到下面的遊客或是註冊用戶的留言。

註冊需要驗證,驗證權在我們的手中。

而景容在發了很多靈異事件後就開始發最近的事件,即是惡靈襲擊人的事情。

但是並沒有寫出方法,只是讓發生這種情況的人在下面留言,否則可能會死。

不得不說,那個小鬼管理寫的挺嚇人的,只是這個網站很容易被封吧?

“對了,辦法。”

“我正在想,不過需要做些小實驗。”

“實驗?好啊。但是,是什麼實驗?”

吱吱吱……

什麼聲音,我一怔的時候見地上突然間躍上來許多小鬼,他們的手中都提着籠子。籠子裏裝着幾隻老鼠。

我倒是沒怕,畢竟是關着的。於是指了一下它們道:“你要用它們做實驗?可是,它們有陰氣嗎?”

“沒有,但是我要做的怎麼做到不需要任何的傷害從她們的身體中將卵取出來的辦法。”

“呃。”

意思就是,不用挖開身體還能將卵取出來的辦法,這樣就可以不用傷害她們了。但是要用什麼辦法呢?

然後景容就帶着一堆老鼠失蹤了。臨走時扔給我一句:“好好吃飯。”

“哦。”

等人走了,我又躺在了牀上,休息了一下覺得這樣懶下去也沒有辦法。於是就爬起來卻給叔叔找小公寓了。過程中我還在想景容怎麼虐待那些老鼠,想想都覺得血淋淋,還是放棄了。不過和家裏打了電話,果然叔叔還沒有將有女朋友的事情說出去。我一個電話過去後讓他們馬上就驚醒了,尤其是爺爺,一直追問我是什麼樣的女孩兒。我講了是我的同學後,爺爺有點擔心,因爲年紀太小隻怕對方性格不穩定,說分手就分手。

“不會的。青青是個好女孩。”就是出身有點怪異。

爺爺聽我介紹之後希望可以儘快見一見,這就要看叔叔的能力了。

而我,在這個時候找到了一間合適的公寓,與我之前租住的差不多,比那個稍微大些,有一個很漂亮的外露陽臺,可以坐五六個人,用來燒烤什麼的很好。 霸體巫師 一問價格也不貴,又離學校和商場都很近。我很滿意。想當場買下來。可是不知道叔叔與常青青商量的怎麼樣了,於是只等他們親自來看看再訂,最好是將錢轉給叔叔讓他們自己買。

我自己去嬰幼兒的商店買了很多東西,回來的時候景容仍躲在一個房間之內忙着,他還真是敬業,我覺得他適合做教授或是科研人員,這種認真的態度就值得讚賞。我就當他出門了,所以也沒有在乎,將衣服洗好了整理了曬在外面。

一定要用陽光消毒才行。而我們的嬰兒房據說樣式已經訂下來。 從相聲開始 話說李老爺子你先個嬰兒房的裝修方案時間也太長了吧,竟然這麼久才選好。電話打過來之後我就將那個房間的東西搬出來,然後很快裝修工人就上門了。

他們大概有十幾個人,不是非常的鬧,連工具都不是太多。我覺得李老爺子一定是選那種最健康環保的,因爲沒看到他們搬什麼化學物品。多半的材料都是自然的。連木頭都是人工打磨的。

不過他們只在房間裏做並沒有出來,就在這時我看到一隻灰灰的東西從我面前飛過,嚇得我啊一聲擡起了腳。

“耗子,是耗子……”工人中有人叫着,然後他們道:“要不要我們幫忙打住。”

“不必了,你們忙你們的。”景容快步從我身邊走過,然後也不知從哪拿出一個特別大的鑷子更不知用了什麼辦法就將那中老鼠輕鬆的夾到了。他任由老鼠在鑷子裏掙扎,然後沒有任何表情,只是對我道:“小心碰到。回屋裏看書聽英文歌曲。”

胎教開始了,我點了點頭,真想告訴他。他之前的動作將人家工人嚇塊了。

可是景容卻沒在意,繼續淡定的走了。

我只能回去聽胎教了,突然間想到手機網站的事情,拿起來瞧了瞧,卻發現遊客一天上升了這麼多,有上千了。這對一個小網站來講真的非常不錯了,我連忙看看他們有什麼流言,然後看過之後有點無語。因爲多半就是,這個故事真的很好,有的則說一些反駁的話。有用的一條沒有,如果有早就有小鬼向我報告了。

只是叔叔忙起來了,我打電話給他的時候總是關機。打電話給青青,她也說叔叔一早上就接到電話出去了,而且似乎很忙的樣子。

我不知道別的惡靈在哪裏,但是覺得應該在默默的行動着,還好,他們只能晚上行動,而且據說也是不是每晚都能放下卵的,至少要隔兩到三天。

但即使如此案子也會挺多的,我盯着網站很久,終於看到了一個求救的留言,講她發現自己光溜溜的躺在自己的辦公室裏面,然後現在已經過了半天,問我怎麼辦?

我馬上讓小鬼們回答,讓她約個地方見面。

那個人竟然馬上同意了,我們約在了附近的公園見面。

本來想尋問景容進展的,可是剛開門就看到了裏面的慘狀。馬上關上門,道:“對不起,打擾您了。”

然後淚流滿面的走出來,心裏想着景容大大的形象,簡直就是變態。他的嘴角挑着,手裏拿着一隻手術刀。完全不知道他這是要將那些老鼠怎麼樣,反正不是什麼事就是了。 我還挺着急的,畢竟那個女人看來挺急的,萬一真的有什麼事也要先將她的卵給引出來。當然,這也需要她相信我的話才行。

不對啊,能在網上找我就是相信了一些吧,或許比上次的更好講話一樣。

我到了公園之後她還沒有來。而我就坐在了公園約好的地方等着她的出現。馬上就要天黑了,這個人似乎晚了些,等了半天沒有出現。

我正想着,是不是她發什麼事情不來了,或者是……

“你就是靈異網站的管理員吧?”一個女人的聲音在我身邊道。

我擡起頭髮現了一個很漂亮的女人,她穿得十分的漂亮,一點也不像是經歷過什麼不幸事情的人。她的笑容也很美,差點閃瞎我的眼睛。

點了下頭後,那個女人竟然道:“啊。沒想到你是個孕婦。”

“嗯,請問,你現在覺得如何?”

“我很好。只是有一件事想尋問你。”

“什麼事?”

“要怎麼將我肚子裏的卵取出來?要手術嗎?”

“不需要,你先與我回到家裏,不過不要擔心。只是疼一下就過去了。”

“要去你的家裏?”

“是啊。”

我覺得有點不對,爲什麼這個女人的眼神完全不是害怕,緊張而新奇,好奇,甚至有那麼一絲諷刺。

對於這樣的眼神我似乎很熟悉,我似乎在別人的臉上看到過。那些人似乎是,對我或是靈異事情有懷疑的人。

不由自主的警戒起來,眼神也變了,然後道:“你到底是誰?”

那個女人一怔,然後道:“你這樣懷着孩子騙人真的好嗎?哦,忘記自我介紹了,我是新新聞的記者。只是想採訪一下你的想法。”

“……”我猛的站了起來,然後道:“你很閒嗎?”

“等一下,我覺得你最好將這件事情解釋一下。因爲那面可是有攝像的,到時候傳到網上可並不好。你可以選擇安安靜靜的接受我的採訪,或者被爆光……到時候……”

“才辦一天的網站你們至於嘛!”

“你們也不至於拿別人悲慘的事情做噱頭啊,趁機騙錢什麼的真的是很惡劣的行爲了。”

我看着她,這個女人的眼中還有些熱血與正義感,就好似自己做的是一件極正義的事情似的。

“你怎麼就知道我們是做噱頭不是真正的救人?”

“這種事我經歷的多了,爲了做這個節目我們做了無數次的採訪,揭露了無數次的騙局,你認爲你可以瞞過我嗎?”

“多管閒事。”

“哦?那對不起了,那我就讓他們動手了。”她甩了下手,意思是想用發視頻的事情嚇唬我。

我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真的想知道是不是真的?”

“你在說什麼?”

我剛要召小鬼抓她的腿想嚇一嚇她。這樣她就不會再纏着我了。可是我還沒有動,景容已經出現在她的背後,道:“這位小姐,找我的妻子有什麼事嗎?”

葉飄零 “沒……沒有……”那個女人畢竟是做新聞的,所以馬上認出了景容是誰。同時被他的氣場嚇到,竟然連動也不敢動了。

景容伸出手指在我的臉上輕輕一劃。然後道:“我的妻子給你填麻煩了,但是相信你很快就想見到那些懷疑之物。”

說完摟着我向前走,在我的頭上輕輕的戳道:“笨。怎麼什麼人都能將你叫出來?”

“我也是着急,以爲她有危險。”

“你,至少讓小鬼先來看一看再做決定。”

“下一次,一定會。”

“對了,你研究出用什麼辦法了嗎?”

“很快了,我出來清醒一下腦子。”

“要用什麼辦法?果然。用手?”

“我當然不會用手去摸。”

說完還瞧了我一眼,道:“我想的是別的辦法。”

我用手揉着頭,景容你這樣表清白的模樣還真的是好萌,我有點受不了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