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雅,你身後。”我是想跟她說來着,但是吧就是下不了口,而包酒店的就是他們了應該,那麼他們肯定有任務。

“莫寒,莫寒你怎麼在這……”

“先別說了,這次任務是什麼?”

艾雅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而那女鬼卻轉頭朝着林倩看了過來。

林倩當時就抓住我的胳膊往後退縮。

“這次任務是從五樓走到一樓而且不許回頭,不管身後有什麼都不能回頭,回頭立馬斷頭。”艾雅說過非常簡介,她後退了幾步並未回頭,那女鬼也退到我的面前。

我當時就聞到一股子的腐爛味道,那氣味就像一堆臭雞蛋砸在垃圾堆一樣。

我捂住鼻子扇了扇臉前的氣轉移自己的注意力不讓自己看向那個鬼,“怪不得呢,好吧,從現在開始聽我的,我幫你逃出去,還有別人沒有?”

“現在好像是就只有我和孫權了,劉傑和方雅去了冥界驚魂院,你離開這段時間驚魂院大亂,伏地魔隻手遮天,驚魂院到處都是在找你,我們就好奇了,你還沒有十次死亡徵兆怎麼就離開了驚魂院?”

有些事情當然不能講給他們聽,所以我就說:“我陰差陽錯的離開了驚魂院,又恰巧殺了驚魂院的掌權者,現在伏地魔隻手遮天是必須的,不過我先幫你完成任務,對了,那個孫權怎麼回來了?”

“他在冥界驚魂院已經完成了十次死亡徵兆,所以這才進入人間驚魂院。”

我們兩個說話的時候林倩手中早已拿好了一張符紙,是一張很小的符紙,好像是她手鍊上面拿下來的。

“鬼兵聽我召喚,天兵賜我神通,急急如律令。”林倩兩手掐訣,我還未反應過來就見到那女鬼身後出現許許多多的鐵甲陰兵,似乎比上次那些還高一個檔次。

畢竟我的匕首丟了,且還不知道這些鬼兵在驚魂院的任務會不會**控,這是我擔心的問題。

事情大大出乎我的意料,當陰兵出現的時候那女鬼嚇的正要跑卻被陰兵拿鐵鏈給栓住。

“啊……啊……啊……”她尖叫幾聲隨後慢慢被陰兵帶走,自從上次從地獄回來後林倩也會了一個小手段,那就是招鬼,想不到這鬼還會怕陰兵,那麼這裏的鬼就不是驚魂院冥界本身的物品。

現在確定這一點後她還是不能轉身,因爲她身上帶着死亡徵兆的印記,一旦轉身後果不堪設想。

艾雅可能不會相信我,畢竟我消失這麼長時間大多數驚魂院裏面的人都以爲我死了,現在呢,我突然出來還是他們做這個任務的時候,這不就尷尬了,甚至她還以爲我是鬼呢。

剛剛的陰兵她沒有看到,但是動靜估計是聽到了。

“艾雅,我知道現在你想的是什麼,但請你相信我,我一定帶你出去。”話剛說完我一手抓住艾雅一手抓住林倩和她們兩人一起向走廊口奔跑。

現在時間就是生命,我的速度自然是達到了一個極致,不過也不能太快,這會讓他們瞬間窒息。

到了二樓時我看到孫權在我前面的電梯口走進去,我疑心這小子要做什麼,索性跟上去,畢竟這小子曾經可是陷害過驚魂院的人,他身上肯定有什麼關係,這可大了去了,僅僅三個月孫權怎麼就從冥界驚魂院裏面出來了,這麼強的人爲什麼在人間驚魂院就遲遲出不來。

孫權是死在我面前的這個我知道,但是你說他變成鬼我可以相信,但是他死而復生這我就納悶了,一個死在我面前的人居然復活,這讓我不止是驚訝,多的是害怕,害怕他復活後會得到什麼報復我的能力,因爲他差不多是栽在我的手裏。

他下了一樓,也就是說馬上就要出去了,但是驚魂院是會增加難度的,這個我倒是記得非常清楚。

每次午夜時分想起我在驚魂院經歷過的點點滴滴都會被嚇得驚起一身汗水嚇的睡不着,我的腦子裏面還是有個遺憾,小柔也就這樣離開了我,我還沒幫她把她說的事情做好。

“哈哈哈哈!”

“來了!”我猛的站在原地,身後是一串淒厲的笑聲,無比的空洞。 不管怎麼說,現在已經到了一樓,只要通過那個門到達大廳那麼就算是完成任務,所以艾雅跑的非常快,同時也意味着危險正悄悄臨近。

“艾雅,艾雅,別衝動。”

我雖然是這樣喊叫,但是艾雅整個人已經慌了神,面前就是求生之路,他怎麼可能會停下來。

過度的衝刺已經讓她的身體有些吃不消,就在她觸摸大門那一刻卻突然被大門上的把手給緊緊纏繞雙手。

“啊,莫寒,救我……”艾雅已經完全慌了,甚至沒有一點理性的在大門口掙扎。

邪帝誘惑:俘獲蠢萌妻 “林倩,站我身後。”我拉着林倩的手把她拉到大門口順手捏住那門把拉扯起來。

門把已經嚴重變形,憑着我的力氣還是可以把這兩截鋼鐵扭斷。

後面不知道有什麼東西,但是至少現在確定一點,這些鬼魂都不是驚魂院憑空捏造的,那麼那些錢,食物和補給品又是從哪裏來的?

後面的聲音越來越近,但是回過頭去卻是什麼也看不到。

“啊,莫寒……”

我聽到有人叫我,轉過頭居然是孫權。

艾雅一直保持着不回頭的姿勢,孫權看了我一眼道:“你不是……你怎麼在這裏……”

“我還以爲你……”話說一半大門突然打開,一股子的惡臭在我的面前慢慢的散開,大張飛和一羣服務員瞪大眼睛看着我們一臉的驚訝。

後面的聲音瞬間消失,艾雅第一個衝出門去,孫權也快速跑了出去。

當他們還在發愣的時候文娜這才從門口進來。

“呼……”

“莫寒,怎麼了?”大張飛看到我們這幾個狼狽的樣子不解的問。

我隨手點上一根菸坐在大廳沙發上看着孫權問:“你怎麼回來了,不可能只有四個月這麼快,或許說你根本是鬼。”

“哈哈哈哈,真可笑,你不知道人間一天地獄一年麼,這三年我可是真的得到不少好處,哈哈哈,行了,我先走了。”孫權高傲的笑着走了出去。

“師傅,此處有怨氣!”文娜走過來疑神疑鬼的看着那扇大門說:“那裏面有不好的東西。”

“大張飛!”我隨口一叫,一臉茫然的大張飛應了一聲來到我的身邊。

“你這星月大酒店裏面有髒東西,是不是這裏以前發生過什麼事情?”我也就是試探性的問問,因爲我現在猜到了兩種可能,那些執行任務的鬼魂有可能是從本地召喚而來,而另一種就是故意有人引去。

“小寒,你這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大張飛,你這裏面不乾淨,我想這你應該知道,要是你現在告訴我以前這裏發生過什麼大事的話我就找高人幫你破解。”我的話虛虛實實,大張飛的弱點就在這裏,聽不得我說話,聽不得軟硬兼施的話。

“我們借一步說話吧。”大張飛嘆息一聲隨即走向一樓大廳休息室。

果然有,天殺的大張飛,到底做了什麼壞事,居然會有女鬼在他的大樓裏面。

“其實,早在星月剛開始的時候生意並不好。”大張飛抽出一根菸遞給我自己也點上一根,一邊抽着坐在沙發上好像疲憊很多。

“那個時候我幾乎花光了我所有的錢,然後開始在星月裏面弄黃賭毒這三樣來錢最快的東西,這也是受別人蠱惑,那天一個女孩吸毒完搖搖晃晃要走出酒店,但是卻被我一個生意夥伴看到她,我那個生意夥伴一下子就迷上了她,晚上我就下手把那個女孩綁架,當天晚上他們發生了關係,視頻也在網上披露,我的生意徹底垮了,那個女孩跳樓自殺。”大張飛說着不僅流出悔恨的眼淚。

“大張飛,你……”我指着他一臉恨鐵不成鋼的樣子,但是一些話始終咽在喉嚨裏面說不出。

“我讓大家失望了……”

“大張飛,黃賭毒你怎麼能沾呢……”

“後來聲音垮了以後我就找了個人道士給我做法,所以現在我的生意越來越好。”說到這裏大張飛臉上表情變爲得意。

“大張飛!”我吼了他一聲,道士聚財的邪術我倒見過不少,五鬼搬財,聚財陣等等這些害人斂財的術法。

“啊……恩……”大張飛像夢剛醒一般。

“你真的讓我太失望了,我寧願你是以前那個愛笑,總喜歡偷看女生宿舍,總喜歡蹲在廁所抽菸的張胖子。”我說完這段話起身就要離開。

“莫寒,我們都已經是大人了,都開始考量自己的人生,家庭,事業,人在一世,不就是爲錢生和死麼,有了錢不是什麼都有了。”他笑了笑站起身來:“我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在這個世界如果人人都平等了,有錢了,都不去坑害別人,那麼這就不是一個完美的世界。”

“夠了,大張飛,我敬你是我兄弟,奉勸你不要再做傷天害理的事,好好請道士把亡魂送走於人安息。”丟下此話我扭頭就走,沒有多一句的廢話。

從畢業到現在,到底是生活改變了許多人,還是誘惑,真像大張飛說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我出來後進入社會是怎麼想的,好好找個工作,取個媳婦,賺錢買房買車,生個孩子,安安穩穩的過完自己的一生,但是前面的事情已經讓我非常的失望,我終究要長大。

錢真的很骯髒,但是錢真的不能沒有。

出來酒店後我和林倩艾雅文娜三個大美女一起去了一家普普通通的路邊餐館。

我點了幾瓶啤酒和一盤涼菜,隨手又報了一個大盤雞,我們幾個人坐在那吃着。

“艾雅,你還有幾次的死亡徵兆?”

“三次!”

“這麼快!”我雖然也不知道艾雅什麼時候的進度。

“自從伏地魔隻手遮天驚魂院以外我們的死亡徵兆開始非常的繁忙,不過我總覺得他做這些有什麼目的。”

“是啊,進行了這麼長時間的死亡徵兆,可就爲什麼一直不暴露自己要做什麼,這個非常可疑。”

我和艾雅在一旁分析着,飯館外有人慢慢走進來。 那人正是驚魂派上次餵我吃蟲子的蠱術男。

他徑直朝我走開,臉上帶着笑容,他這次來並沒有惡意,這是我看出來的。

“嘖嘖嘖,這麼有閒情逸致啊,帶着美女,恩,消失了三個月都去哪裏了?”蠱術男坐在我對面的桌子上抽着煙饒有興趣的看着我。

“這個有必要告訴你麼,或許你也該知道那蟲子被我殺死的事情,所以,我……”

“這個我自然是知道,你還是血族高貴血統。”他輕輕吐出一口白煙在空中漂泊。

“你可以離開驚魂院,那麼就是說你現在肯定發現了什麼,而我們必須知道,但若和血族扯上關係我們自然也不想的,我們驚魂派自會做好事情,到這裏只是爲了警告你一下,沒別的事情我就先走了!”蠱術男起身要走我站起身來道:“驚魂派想做什麼我管不了,但是你要知道,依我現在的能力你們覺得我會這麼快就死麼?”

“這個不是我管的,會有人對付你,但並不是我,我的任務已經逾越了期限,是時候說再見了你。”他的速度非常的快,等着我出來已經是不見人影了。

“師傅,這個男人應該不是人吧。”文娜看着我眨眨眼睛。

“是啊,他本身就是一條蟲子,恩,好了,驚魂派可能要回來找我的事情,這樣吧,我們去驚魂院裏面。”

當我說出這話立馬遭到了艾雅的質疑,她拍着桌子說:“不可能,你現在脫離驚魂院以後是看不到它的存在的。”

“說的也是,不過總是要試試,現在樊龍死了,警察一直在調查這件事情,但沒有懷疑到我的頭上,如果我猜的沒有錯,既然驚魂院是伏地魔在隻手遮天,那麼那副油畫其實沒有在人間存在過的。”

她們聽我說的話倒還是一頭霧水,艾雅又問:“什麼叫沒有存在過?”

“就是說我拿到的那副畫其實已經是驚魂院的油畫,那第二幅圖就是在冥界驚魂院了,只要除掉伏地魔,驚魂院的祕密就能被解開。”

“哦,原來是這樣,那冥界是沒有人能夠輕易進去的,我就明說了,目前來看,冥界驚魂院還只有我們驚魂院這裏的進去過,只不過在那裏的人都是怨魂,就是驚魂院死去的亡魂,他們可以過去任務再次返回,不過卻沒有幾個可以完成。”

“孫權呢?”我禁不住問,這個人可是活生生的在我面前出現的,我可以確定他是真的復活了,而且在短短的三個月,就算是冥界三年,那麼他這樣不是早該從驚魂院裏面出來了,我想是有必要去查查孫權的身世。

打定主意後我先送林倩和艾雅回家,這件事只要我自己就可以了,其他的人不需要捲進來,孫權還是個未知數,這個男人確實有些難度,不過我知道,有個人一定可以查出來這所有。

那就是凌晨。

開着車我來到了靈異策鬼談公司的樓下,走上樓看到凌晨正坐在沙發上看資料,門是半掩的,我敲敲門走進去,卻發現雅雯就坐在電腦旁邊。

“晨哥,嫂子……”我進去連忙熱情的打着招呼。

“怎麼。”凌晨看了看我淡定的喝着咖啡。

“晨哥,這次我來找你是想請您幫一下忙。”

“哦,現在你不也是一個大閒人,有什麼事情還需要我來幫忙?”

凌晨淡淡的點上一根黃金康瞟了我一眼,隨後合上資料笑着道:“今天的事情做的不錯嘛,我也收帳五千萬,恩,和我當年作風一樣,不過我當年可沒有你這麼有錢。”

“前輩,我需要您調查一下孫權這個人,就是驚魂院裏面的人,我覺得您能幫上我這個忙。”

“得了,我知道了,驚魂院裏面的事情我沒有二話。”凌晨也是講情理的人,何況他和王子還那麼熟悉。

“對了,前兩天王子來我這裏說你會來找我讓我把這個東西給你!”凌晨神神祕祕的從身後拿出來一個長盒子,盒子也不大,看來裏面的東西也就是長。

我接過盒子打開看到裏面放置三根香愣了愣問:“這是什麼?”

王子給的,肯定不是一般的東西。

“這是養魂香,這可不是一般品級的養魂香,看來是那凌雲天師給你的。”

“哈,那就帶我向他老人家問好,另外,那個油畫怎麼樣了?”我就是三句話離不開驚魂院,也是現在我頭上唯一的頭等大事。

“油畫暫時沒有什麼動靜,但可怕的是不管我們怎樣超度溝通對她都沒有用,並且她在一天天壯大,非常可怕!”凌晨招招手,雅雯走過來站在我的面前拿出手機來翻出一張照片。

這張照片的主角是孫權,這張臉我可是怎樣都不會忘記。

“嫂子,這麼快就OK了?”我不可思議的看着雅雯,轉念一想這還是個上古兇獸。

“我給你讀一下,名字是孫權沒錯,今年也就二十四了,國外留學過,曾經多次入獄,皆是因爲小偷小摸行爲,但系統申通上一年他已經死亡,他死前牽扯的最大一次罪惡就是越獄。”

“越獄?”我不禁問。

雅雯點點頭:“是的,越獄,當時那個時候他已經接近釋放,但是突然越獄,隨後他們被獄警追緝到了邊境,在邊境被槍支殺害。”

這個消息可是讓我有些蒙圈,他越獄了?而且那個時候死了?

“這就奇怪了,明明快要釋放,卻偏偏要越獄?還聯合別人,恩,聯合那個人是誰,可疑啊。”我就開始懷疑,有什麼事情讓他冒着失去自由和生命的風險。

“這個人我們根本查不到他的資料,這些檔案全都被遮蓋了,我們只知道他們兩個的屍體現在都已經被火化。”凌晨說。

“這……”孫權死了兩次,還能完好無損的站在我的面前,這讓我非常的尷尬,其次就是那個和他一起潛逃的人,那個人到底跟他交代了什麼,有什麼事情讓他們急着去辦?

我想我應該去追查。 告別了凌晨後我想我有必要去驚魂院走一次,但是李健卻打來了電話讓我馬上回到學校裏面。

好像是很急的事情,我是二話沒說和文娜一起坐車去了學校裏面。

二鬆高中門口,大中午的太陽熱辣無比,我脫下外套和文娜停好車走進去,李健說他在班裏,我匆匆忙忙的上樓,不顧學生們恐懼的眼光走向高二五班。

高二五班內,桌子已經全部拉開,一方站着李健和三十個學生,一邊站着三個穿着時尚的青年人。

兩個男人一個女人,皮膚蒼白臉上毫無血色,我可以感應的到,對方就是吸血鬼,我的心中現在多多少少有個吸血鬼的等級概念了。

吸血鬼(英語:Vampire)是傳說中的超自然生物,通過飲用人類或其它生物的血液,能夠令自身長久生存下去。

早期吸血鬼的傳說流傳於巴爾幹半島與東歐斯拉夫一帶。在這些傳說中,吸血鬼指從墳墓中爬起來吸食人血的亡者屍體。

惡少:妻有毒 但近一百多年來隨着小說、電影、流行文化的不斷改編,吸血鬼的共通形象也已經逐漸演變爲一類必須以吸血來保持生命力、在夜間活動、具有超自然力量的奇幻生物。

那麼在現代流行文化中,吸血鬼的典型形象和特徵包括:具有尖長的獠牙,一般爲上排的兩枚犬齒。有些吸血鬼能夠控制獠牙伸長和縮短。皮膚蒼白,發怒時眼睛發紅。害怕照射到陽光,在太陽下會燒起來變成灰。(源自於古代焚燒疑似吸血鬼的屍體)具有很強的恢復能力,普通武器包括槍械很難使吸血鬼致命。

在血族的世界中,輩份便代表地位以及能力的高低。當然,由於血族不會衰老,所以實際活過的年紀和看起來的年紀沒有關係。

上古者、第三代吸血鬼(Antediluvian)他們是最古早的吸血鬼,並且可能是世界上最強大的生物。一般傳說他們是該隱的孫子(第叄代吸血鬼),沒有人知道這是否只是傳說,但可以確定的是,如果他們真的存在,而且介入了當代血族的事務,那麼他們一定不會讓事情善罷甘休。因爲自古以來,便傳說這些古老吸血鬼之間一直進行着千年聖戰(Jehad),所有的後代血族在他們眼中都只是傀儡。 豪門驚夢:神祕男上司的邀請 他們只要說一個字,就可能造成整個血族間天翻地覆。

在卡瑪利拉習俗中,“Antediluvian”甚至是一個禁制的字眼。

長壽者、瑪土撒拉(Methuselah):這是傳說中的血族,他們活了一兩千年之久,算是第四或第五代的血族。

據說他們的身體在長年的歲月中,產生很大的變化。然而很少人確定他們是否存在,畢竟經過如此漫長的歲月,就算是不死之軀,也可能因爲瘋狂或厭世而毀滅。

如果真有存活至今者,也必然不問世事,不會加入任何組織。而且,無庸置疑地,他們絕對擁有十分強大的異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