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洞穴四周岩壁上,有無數黑漆漆的交叉洞口,也不知通向地獄還是天堂。

一隻足有千丈長,長著兩隻金色骨角,通體發紫的怪獸靜靜的躺在地面一塊紫晶岩石上。

它鼾聲如雷,鼻息呼吸吐納之間,有道道紫色龍形真氣一進一出。

「傳說中的穿山鼉龍!」一老者驚呼!

聽到這個名字,所有人不由臉色大變,駭然失色!

他們從心底冒出一股涼氣,這真的是一頭穿山鼉龍?

但事實卻不容他們質疑,這就是一條有著鼉龍血脈的穿山甲,又叫穿山鼉龍!

這頭遺種存在歲月久遠,極其恐怖,許多人族大能也只是聽過它在大荒中威震獸族的傳說,卻從末在秦洲大陸見過其真身。

眾人這才恍然大悟……估計適才吞噬百餘名修士的那股紫色龍形真氣,竟是它在睡夢中打噴嚏時爆發而出的。

這傢伙太大,以至於將人吸入口中、吞下腹內竟然毫無查覺。

穿山鼉龍每呼吸一次,都讓整個洞穴微微的顫抖起來,它噴呼出來的氣息擊在洞頂巨石上,有無數紫晶碎石下落,一部分落入地中央,一部分掉入熔岩中融化成漿,成為那條火紅岩漿的一部分。

財寶動人心,在場的修士又有那一位能經的住這麼多紫晶靈石的誘惑!

開始,只是有幾個人躡手躡腳的上去,閃電般的摸了幾塊紫晶靈石,又迅速退了回來。

隨後又有十幾個人加入,照樣相安無事。

那穿山鼉龍宛如吃了蒙汗藥一般沉睡不醒。

眾人的目光齊齊都盯在地上的紫晶靈石上。

只有少數幾個細心的修士驟然發現,穿山鼉龍隆起宛如土丘一般的眼皮稍微動了一下,鼻息中噴出的紫色龍形真氣有些加粗,就連顏色也有些深化。

鏘鏘鏘……

驀地,這幾名修士拽出了各自的兵刃,寂靜無聲中,兵刃金屬的響聲引起眾人巨大的恐慌。

嘩……

全體散開遠遠的避開了這裡。

只是那穿山鼉龍從頭至尾連都沒有動一下,眾人的膽子又大了起來……

「奶奶的老子以為穿山鼉龍醒了,差點嚇尿了!」

「這幾個小子亮出兵刃幹什麼?莫不是要開搶紫晶靈石?」

「先下手為強,再不下手,連個毛都不會剩下……」

眾人不顧驚醒巨大的穿山鼉龍,發一聲喊,如同餓狗一般,齊齊撲向地中央,在撕打叫罵聲中,哄搶紫晶靈石。

要知道,一塊紫晶里所蘊含的靈力,足以抵的上一千塊上品靈石,這也就難怪眾人要捨命而爭。

一時間,洞內眾人為爭搶而大打出手,鮮血飛濺,血洗洞壁,瀰漫出一股濃重的血腥味。

「啪嗒—」

寂靜如化石般的穿山鼉龍,突然用它的鼻息嗅了兩下,忽地睜開了一對血色月盤般的雙眸。

一種恐怖的波動霎時間出現,洞內靈元之氣頓時震動起來。

穿山鼉龍瞬間體形暴漲,渾身金燦燦如黃金打造的鱗甲,發出了刺人眼目的金芒,血盆大口張開,發出了悶雷般的咆哮。

嘯聲頓時化成一股洶湧的聲濤,震的洞壁岩石唰唰開裂下落。

「不好,穿山鼉龍被血腥氣味誘醒了……快逃啊……」眾人發喊,宛如末日來臨一般,場面頓時大亂。

穿山鼉龍的嘯聲極具威力,離的近的修士,不是被聲波震的七竅流血而亡,就是被滾落的岩石砸成肉醬。

突然,穿山鼉龍身軀弓起,一隻金色的大爪子抬起,像一道金色刀光,劃過洞中,帶著一股狂風巨浪般的氣勢,拍向向縱深躲避的修士們。

「蓬!」

地面堅硬似鐵的紫晶岩石爆碎,四濺耀眼,數百名修士被拍成了齏粉,連骨渣都沒剩下。

「快用兵刃法寶招呼它,不然將無一人倖免,都要死於此地!」天璇聖地的一位長老面色瞬間化為慘白,露出絕望之色,隨即高聲叫道。

「唰!唰!唰」

百十道飛劍被祭了起來,吞吐出各色劍光,每一道劍芒去勢如電,駭人之極,直接命中了在穿山鼉龍的身上。

轟!

各種靈器火光沖舞,宛若一輪輪璀璨的太陽,落在穿山鼉龍的頭上炸開,震耳欲聾。

只是被眾人視為雷霆萬鈞的博殺之勢,落在穿山鼉龍宛如黃金鑄成的鱗甲上,竟絲毫不起作用。

戧鏘一陣亂響,斷劍橫飛,靈器落地,除了濺起無數道殘兵的光影外,穿山鼉龍竟然絲毫無損!

「噗」、「噗」……

血光閃爍,無數修士被擊飛倒回的殘兵斷劍穿胸而過,被釘在了洞壁之上。

「卡擦!」

穿山鼉龍猛然轉身,一條金色的巨尾摧枯拉朽般的橫掃千軍。

驚天一擊,天塌地陷!

巨尾形如一條龍,所到之處,打的亂石穿空,血肉橫飛,眾人死傷無數。

就連在攻擊範圍之外人,身體上也彷彿被一種極大的撕扯力撕扯……

體外沒形成護罩的,頓時就被撕成兩半,緊接著,就轟然炸開,化成血霧!

吼……這些人爆碎化成血霧后,被它吞入了腹中。

呼……穿山鼉龍口中卷出一道龍形紫氣,所有人全部倒飛,飛到了那張巨口獠牙的嘴中。

這是一幅可怕的畫面,讓所人都顫慄!

僥倖活下來的人,眸子中充滿了驚恐,膽都被嚇破了!

他們感覺像是在面對一尊妖神,到了最後一刻,連搶到手的紫晶靈石都扔掉了,剩下的只有逃!

所有人瘋狂向著洞壁四圍的岔洞口奔去,也不管通向何方。

殷天祥與鄒虎四人本就無意與眾人爭搶紫晶靈石,在混亂之時,已是退到了前方一個岔洞邊緣。

適才穿山鼉龍巨爪如山洪爆發般迎面照來,殷天祥身體一側,順手一帶將三人推進身後的岔洞中,這才閃躲過了巨爪驚天動地的一拍。

轟!

巨爪落在足有山丘大的一塊巨石上,巨石當場化為了齏粉。

巨爪拍落產生的巨大衝擊餘波,簡直讓人無法抗衡,只要是被掃中,除了爆碎,便成為一團肉泥。

霎時間,又有百餘人喪生。

殷天祥面微變,心中凜然……

這一擊如果落在自己身上的話,任憑自己有地級戰聖的修為,也決計抵擋不住。

當下,殷天祥也不敢怠慢,手一抖,青銅葯爐在一陣紅芒閃爍之下出現在手中,射出璀璨的光芒,將四人牢牢籠罩,穿山鼉龍的那股壓迫感也隨之消散。

「吼!」

穿山鼉龍當即就變了顏色,在自己的巨掌之下,這四人竟然還活著?實在不可思議!

「鎮殺!」它仰頭怒吼,口吐人言大喝,巨爪上符文飛舞,就如同一座巨山一般,迎面又拍了下來。

「這隻大穿山甲瘋了,竟能連續發出如此強的攻擊力!」殷天祥一驚,在同時後退時,手臂彎曲,從儲物袋中揚手撒出了四道分身苻籙。

四道分身苻籙拋出瞬間,發出了一股強烈的玄幻之光……有四道虛幻的身影從苻籙中分裂而出。

「嘭」的一聲巨響,巨爪抓上了其中的兩道苻籙身影,那兩道分身應聲而裂,破碎成了無數塊,變成紙屑灑落一地。

穿山鼉龍月盤大的雙眸掃過剩下了兩道身影,目光一凝,一絲怒意從血眸中閃過……

顯然它意識到被這個可惡的人族給騙了!

它緩緩的張開嘴巴,張口猛的一嘯,噴出一片紫色的光芒,如天河倒卷,在翻騰中積聚成一個巨大的靈氣光球,而後迅速變大,成為了一座紫玉山峰,將萬仞高的洞天都塞滿了。

「竟然拿一座純為紫晶靈石的山峰,做武器?!」鄒虎一聲驚叫,感覺毛骨悚然。

殷天祥也也感到不可思議,這如大岳壓頂的山峰轟隆作響,一旦落下,四人將避無可避,無處藏身,被打成爛泥。 紫晶大山垂下一片光雨,景象十分恐怖,遮蔽住了整個上方,每下沉一分,便如洞頂坍塌一般,要將所有人埋葬。

穿山鼉龍就要用這座紫晶山峰,壓塌四人躲避的岔洞,強行將他們鎮下無盡深淵,加以毀滅。

殷天祥神色越發凝重,他己察覺到局勢對自己不利,穿山鼉龍吐出的紫晶大山,有一種暴虐的衝擊力量,讓人感覺在它的鎮壓下無法逃脫。

這意味著眾人難以活命,壓將下來,不會再有生靈存在!

「奶奶的,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拼了!」鄒虎、殷凌與牟天罡見狀,就要衝出去對抗穿山鼉龍。

但他們自己心裡都明白,衝出去的結果,多半也是凶多吉少……

只不過是早死一刻與晚死一刻罷了。

「嗷吼……!」

就在這時,神龍窟洞內深處傳來一聲低沉的龍吼。

這吼聲中隱約間夾雜著一種宏大而浩瀚的荒古氣息,讓這片空間一陣劇烈抖動,一股上位王者的威壓氣息如洪水般肆虐,從洞窟的盡頭撲了過來。

穿山鼉龍瞬間停止了動作,一雙泛著碧綠光芒的眼睛露出了恐慌的神色,渾身哆嗦,巨大的軀體蜿蜓伏地,仔細感應……

「這聲音中是我族皇者發出的……」穿山鼉龍低沉道。

它凝神四掃,心中驚懼:「難道是地下的聖龍復活了?」

「不對,這聲音傳自於藏寶洞室,一定是外族憑藉借神洞秘圖尋了進去,要進行強行掠奪……闖入者,殺無赦。」穿山鼉龍一雙金色的瞳孔眯縫了起來,神色越加冰冷。

這穿山鼉龍早己生出了智慧,猛然一跺足,伸舌往後一卷,收起了紫晶大山。

穿山鼉龍獨自站在這裡,很想撲過去,但又怕藏寶洞室出事,它如一尊蓋世大妖散發著滔天的凶威,在猶豫何去何從。

「這是九爪神龍的吼聲,在荒古秘地我曾聽過……」鄒虎低聲對牟天罡言道。

「是韓星!」二人對視一眼,面上皆有驚訝。

「師付,韓星在那邊!」虎子用手指了指身軀左則的另一個洞口說道。

殷天祥心裡突突狂跳,知道是這一聲龍吼解了眾人之圍。

他深信不疑是這邊的打鬥聲驚動了韓信,他在尋找自己,但何以會有龍吼的嘯聲發出,自己卻不明就裡。

四人與穿山鼉龍對峙,誰都不敢輕易移動腳步……

思忖間,殷天祥己有了決斷,低喝一聲:「穿山鼉龍為龍吼所困惑,才停止攻擊,但此地決不可久留……切不可再與此獸纏鬥,快走!」

四人展開身形,極速斜穿掠去!

穿山鼉龍見到那四個渺小的人族跑來,金色的眼眸中多了一絲輕蔑與血腥。

它凶睛中有怒火閃耀,驀地張開大口,口中的光球驟然又開始滾動,剛要將其噴射而出,但看向四人所掠向洞口的方向,「咔嚓」張開的巨口又強行合了上去。

彷彿殷天祥等人所進的洞口通往的那個方向,對它而言就是禁地,不敢越雷池半分!

穿山鼉龍身形一顫,心生敬畏,連連後退,任由眾人四散逃離,然後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吼叫,轉身向藏寶洞窟的方向奔去……

四人屏住呼吸,掠入對面岔洞中……

殷天祥眼中滿是震驚:「這條洞內,就竟有何等之物,能讓凶比荒獸的穿山鼉龍也懼怕不一?」

穿山鼉龍剛才若全力發難一擊,便是大能也不足以硬抗,它口中吐出的紫晶玉山威勢無比,直到現在自己還心有餘悸。

「韓星若在這條通道中,不會有什麼危險吧?」殷天祥看了三人一眼,提醒道。

「那我們趕緊走啦。」四人同時腳下發力,如同流光,划向洞的縱深。

憑著這種速度,四人後發先至,很快就超過了先前被穿山鼉龍迫入洞中狂奔的三四十人,趕到了前頭。

隨後,又有其它人也尾隨而至。

此刻,殷天祥倒也不太擔心出世的寶物被別人捷足先登。

因為神龍窟在外面看已經是很大了,可到了裡面才發現,它遠比自己想像中的更大!

而且洞中有洞,洞洞相連,形同一座巨大的迷宮,越往裡走,洞的地面也越發高低不平,靈力形成的罡風好像隨時能把人撕裂,成為齏粉!

幾十號人進入這個巨大的紫晶礦洞之中,就像一滴水落入了沙漠里,立即不見了蹤影。

在這麼錯綜複雜的洞裡面,要想找到一人一物,便只能靠運氣和機會。

只要你能碰上,就是一個奇迹!

洞裡面,只有著眾人的腳步聲在空蕩響著,黑暗中,唯有洞壁上的紫晶發出幽幽的光芒,才勉強能辨認方向。

殷天祥從儲物袋中拿根松香,點燃了照明,道:「這個洞危機重重,你們三人跟在我身後走,斷不可掉隊丟失,以免迷路。」

鄒虎三人對於黑暗的環境都不熟悉,當下同時點點頭,緊跟在殷天祥後面,在洞中行走起來。

洞中的地面高低不平加之四周又是黑暗一片,一般人行走在這種環境之中很容易轉暈,速度想快也快不起來。

不過殷天祥神識強大,還是能夠保證行走的方向不變。

行走了一陣之後,殷天祥慢慢的把速度提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