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昃也終於明白了,怪不得這個墓穴中沒有什麼像樣的機關陷阱,因爲不必要。

沒有什麼比這無盡的花海更有防禦能力了。

玫瑰,便是荊棘。

表面看是鋪在地上一層,實則連同根莖起碼有一米高。

只要還是生物,就不可能在這隻要被刺一下就會死掉的荊棘叢中穿行過去,而不小心砍斷了一隻,那麼等待你的就是更加防不勝防的毒氣。

王昃突然眼睛一轉,高聲問道:“你來這裏到底是想要得到什麼?”

他之所以有這麼一問,就是因爲他心中有了‘懷疑’。

一米高的屏障對於身手高強的老和尚來說並不算什麼,古時也沒有防毒面具,他們不會料想到,只要帶上那東西就可以無懼這‘毒海’。

可即便是這樣,老和尚此時仍然站在那裏不動,這隻能意味着他想要得到的東西,並沒有得到。

老和尚高聲說道:“我倒想問問,你們此番進入,又是想得到什麼?”

王昃直說道:“這墓穴之上有一戶人家,深受這鬼魅之害,我想把這些禍害去除掉。”

反派真不是我 老和尚笑着搖了搖頭,顯然是不信。

王昃又道:“你爲何不信?”

老和尚伸手指了一下王昃,說道:“因爲我不信你,你當我忘記了嗎?在舍利塔的時候,你佯裝遊客卻是在伺機而動,我不明白的是,你是不是生來就與我有仇?還有……這些祕密你到底是如何知曉的!”

王昃臉皮一陣抽動,他總不好說其實自己什麼都不知道,那些事情都是‘瞎貓碰死耗子’而已。

老和尚接着說道:“而最讓我好奇的是,舍利塔下的天坎之水已證實被人取走了,而且我就是那個背了黑鍋的人……你,又是如何能取得那‘神物’的?”

還不等王昃回答,女神大人突然大驚失色,顫抖着雙手指着那個懸浮在空中的長槍道:“我響起來了!我認得那柄槍!” 王昃急忙問道:“那是什麼?”

女神大人深吸一口氣,平復一下自己的心情,表情嚴肅的問道:“你知道那上面刻着的是什麼字嗎?”

王昃眯着眼睛使勁看了看,搖頭道:“不知道,從沒見過這種文字。”

女神大人道:“那是巨人族的一種古文字,是屬於我們那個時代的一種文字,它的意思是……‘持有此矛者,將統治世界。’”

王昃由於太過驚訝,不小心用真實的聲音喊了出來:“什麼?統治世界?!”

顧天一三人滿臉愕然。

老和尚卻眼神兇狠的喝道:“你果然知道!”

王昃愣了愣,突然大笑不止,他指着老和尚笑道:“真虧你是出家人,竟然也想來統治世界? 神算萌妻超凶萌 那你知道統治世界最重要的是什麼嗎?是腦子!光靠這一隻矛就能統治世界了?這種事情都會相信的你,腦子根本就是有問題!”

誰知女神大人突然用一種看白癡的眼神盯着他。

王昃一愣,疑惑道:“真……真的能做到?”

女神大人說道:“當然有可能,你知道這個長矛是什麼製成的嗎?‘世界之樹’的樹枝啊!”

“世界之樹?”

“嗯,沒錯,就是世界之樹,它是世界的起點和終點,支撐整個天地,孕育所有生命,它無疑是世間最偉大的東西。而用它的枝幹做出的這柄長矛,名爲‘永恆之矛’,只要投出就一定會命中目標,並且它可以穿透任何物體,是當之無愧的終極神器!並且它擁有世界之樹的神力,會實現一切願望!”

她一臉的懷念,說道:“永恆之矛投出,會在天空劃出一道美麗的弧線,不管是神靈還是凡人,都會對這道光芒許下願望……這種傳統好像也保留了下來。”

王昃的嘴張合兩下,望向那長矛滿是渴望。

他嘟囔道:“這……這也太逆天了,當真是‘號令天下莫敢不從’啊!”

女神大人表情卻痛苦了一下,說道:“沒錯,它就是逆天之物,但也正因爲如此,它……並不是凡人和一般神靈所能駕馭的,就像靈氣,它會給使用者帶來強大的負擔,如果使用過當,甚至會引來……滅亡!”

王昃驚道:“滅滅滅……滅亡?!那它豈不是兇物?難道你們那個時代之所以……咳咳,滅亡,就是因爲它?”

女神大人搖了搖頭道:“不是的,它還不具有那麼大的力量。”

王昃道:“那也不行啊,這種兇物怎麼會出現在現代?這可怎麼辦啊!”

女神大人一愣,問道:“你不想要嗎?”

王昃道:“想要個屁啊,誰想讓天下人都害怕自己討厭自己的?不管被誰得到,它唯一能做的就是給人世間帶來災禍!沒有人,沒有任何人可以經受得起‘操控萬物’的誘惑!”

女神大人笑了,笑得有些欣慰。

她說道:“放心吧,聖戰的時候它被惡魔的血液污染了,早已經沒有了當初的力量,它畢竟只是世界之樹的一條小小枝幹。”

王昃安心道:“哦,原來是這樣啊……那我一定要把它搶過來!”

女神大人一愣,費解道:“它擁有原先的力量你不要,現在它幾乎變成廢物了,你卻又要?”

王昃說道:“這你就不懂了,世界之樹啊!別說見,聽都沒聽過啊,你想想光是紫檀木現在就多高級,多讓人瘋狂了,我這世界之樹的木頭一出手,還不是牛到天上去了?”

看着王昃興奮的臉,女神大人滿頭黑線。

顧天一看着王昃在一旁一會高興一會驚訝一會愁苦,現在更是興奮的直蹦蹦,他下意識往後退了幾步,跟天依說道:“別看,小心傳染!”

王昃伸手拍了一下顧天一的腦袋,氣憤道:“什麼傳染?要傳染也先傳染你!”

他指了指棺柩上的長矛說道:“那個是好東西,你快去搶回來。”

顧天一剛想說‘你怎麼不去’,可眼睛轉了兩下,輕輕一笑,就給身後的兩人打了一個眼色。

小黑雙手瞬間在身上摸索起來,不一會竟然拿出超過幾十個‘零件’,幾乎就是兩三秒鐘,一把很長很長的手槍就被他握在手裏。

那彈夾起碼有七八釐米寬,想來裏面放着的子彈威力不小。

天依則是第一時間把顧天一護在身後,冰冷的臉上盪漾着‘自信’與‘緊張’兩種情緒。

老和尚的表情馬上緊張了起來,他不是曾經的王昃,身邊有個女神大人擋子彈。

‘嗵!~’

一發子彈衝長長的槍管中噴出,帶着高速的旋轉,掀起的勁風連地上的玫瑰花都被吹的亂顫。

老和尚眉頭一皺,急忙向一側閃去,可剛剛躲過這第一顆子彈,第二顆子彈就到了眼前。

他有些發懵。

因爲他與小黑的距離起碼有一百多米,這就意味着他躲子彈的速度要比子彈在空中飛行的時間要快的多,也就是說,這第二顆正衝自己面門而來的子彈,是在老和尚還沒有躲閃的時候射出來的!

‘他怎麼知道自己會往這個方向躲?!他怎麼知道我一定能躲過第一顆?!’

現實不給他多想的時間,老和尚來了一個鐵板橋,子彈坎坎從鼻尖飛了過去。

可長時間生死之間的直覺告訴他,他依然危險。

側過頭一看,卻看兩顆子彈一前一後已經射向他的雙腿!

老和尚果然技藝高深,他雙手突然在背後虛按,就見那裏的空氣一陣動盪,老和尚整個身體竟然憑空‘飛’了起來,彷彿一個躺着的人懸浮在空中,來回的飄蕩。

而正在這時,老和尚的餘光突然看到棺柩的石壁上冒出一個火星。

他馬上意識到大事不好,全身寒毛倒豎起來,雙掌連拍虛空,整個身體如陀螺般在空中轉了幾個圈。

轉動的過程中,四顆子彈幾乎貼着他的皮膚飛散了出去。

直到此時,開槍的爆破聲才傳到老和尚的耳朵裏。

‘嘭~嘭~嘭~嘭~嘭……’

連續而緊密,沒有一絲停頓。

聲音在空氣中傳播,一百多米的距離只需要零點三秒左右,也就在這零點三秒的時間內,老和尚在死亡邊打了幾次轉。

槍聲響過,老和尚輕飄飄的蹲在了棺柩之上,他脹紅着一張老臉,突然喉嚨一緊,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

小黑的槍法太神,老和尚的功力太神,只是這種神奇,是需要付出一定代價的。

老和尚吐了口血,而小黑放下了持槍的手臂,即便不動,也在發抖。

老和尚嘴角划起一道殘忍的微笑,深深吸了一口氣,腳下在石壁上畫了一個圈,既然被人搶了先手,他不‘回敬’一下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可猛然間,他突然瞪直了雙眼。

‘等等!槍響……是五聲!還有一顆子彈吶?!’

隨後他瞳孔就是一縮。

因爲他發現,有一股香氣正圍繞在他的鼻尖。

霸王一統諸天萬界從楚漢爭霸開始 不可置信的望向了棺柩下的地面,那裏有幾朵被子彈射斷了根莖的紫血玫瑰,正在快速的枯萎着……

老和尚狂怒的從齒縫間擠出三個字:“你·很·好!!”

說完身子在原地轉了三圈,突然一個氣浪從他腳下生出,帶着一陣勁風撲向王昃等人的面門,讓這個花海掀起一陣波濤。

再看棺柩之上,已經沒了老和尚的身影。

天依皺了皺眉頭,突然一個小跳懸空而起,顯然是要追擊過去。

顧天一卻伸手攔住了她,轉頭看向王昃說道:“你看這樣可行?”

王昃苦笑着搖了搖頭,說道:“不要追了,先去看看那個長矛吧。”

其實剛纔發生的一切,王昃都沒看清。

太快了,快的他視線根本就追不上。

他現在的身體和感知就如同一個平常人,視線也就‘26幀’,又怎麼可能看出在不到一秒鐘的時間內,發生的事情吶。

不過這卻不影響他的驚駭。

說實在他現在有些怕顧天一了。

只是……

他僅僅是對‘看不清’的事實產生恐懼而已,他有些忘記了,在草原之上,一人獨戰七個跟小黑差不多,甚至有比小黑還要強的上官無極他們。

王昃咳嗽了兩聲,說道:“我們……咳咳,過去看看吧。”

他不會飛,‘金剛鐵骨’也已經退化的不成樣子,自然自己是沒有辦法度過這荊棘海的。

他求助的看向了女神大人。

女神大人無奈的攤了攤手,一隻手抓在王昃後頸,好似拎一隻小貓一樣,將王昃提了起來。

此時王昃不禁想到,傳說中項羽有‘過頂’之力,可以扯着自己的頭髮過河,學生時代學習了科學知識,覺得那完全是扯蛋,現在想來……還真他孃的有可能啊!

四個人中唯獨小黑是‘正常人’,他表情有些抽搐,因爲他知道馬上就會發生在他身上的‘悲劇’。

果然,天依走到小黑的身後,擡起右腳很瀟灑的踢了出去。

一百多米的距離,小黑如同一個黑球一般,飄逸而又準確的落在了棺柩之旁,雖然皮外傷是免不了,但總算能顫巍巍的站起來。

這也可見天依使力的技巧又多麼的高深,否則即便能做到這點,那小黑也是個筋骨俱斷的下場。

王昃不禁想到,這要是讓天依去踢足球……該是多麼讓人喜聞樂見的事情啊……

到了棺柩的旁邊,王昃費力的爬了上去,那長矛正好懸空於王昃的鼻子前,好似伸手就能拿下來。

他也是這麼做的。

可是手才伸到一半,就怎麼都伸不下去了。

他放下了手,眯着眼睛看着那古樸的長矛,終於明白了爲什麼老和尚遲遲未能得手。 永恆之矛,長兩米零七,刃長五十公分,完美的流線,粗糙的表面。

離近看,真的很大。

天依說道:“傳說成吉思汗在北歐的某個神殿中搶得一件神物,沒想到就是這個。”

王昃驚疑道:“你認識它?”

天依搖頭道:“不認識,不過成吉思汗個人勇武本來就非比尋常,他手下更是有一名大將,一把大槍打遍天下無敵手,一生從無敗績,千軍萬馬中來去自如,無一合之將,顯然他用的就是這把長矛了。”

王昃嘿嘿乾笑了兩聲,拿着上古神器去跟普通人作戰,這不是作弊是什麼。

不過這個被‘腐蝕’的神器,王昃確實拿不下來。

它不光是懸浮在空中發散着耀眼的光芒,最主要的是它不停的散發出一種氣息,一種讓人俯首的氣息,王昃感覺到了,應該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靠近它。

他不禁狐疑,那成吉思汗到底是如何得到它的。

低頭看了看腳下的棺柩,他從上面跳了下來,在棺柩上面的刻印上來回撫摸着。

這曾經叱吒風雲的英雄人物,到底長得是個什麼樣子,如果說他不好奇那絕對是假話。

看了看其他三人,王昃甩頭示意了一下。

小黑無奈的聳了聳肩,他知道這種‘髒活累活’肯定是自己的,都不用推辭。

不過正當他要推動棺蓋,天依卻伸手製止了他,伸出一根蔥細的手指,在棺蓋的夾縫中輕輕撥弄了幾下,就聽見裏面傳來‘嗖嗖~’幾聲響動。

隨後她再示意小黑動手。

棺蓋打開並不如何費力,橫着推就能推開。

小黑將棺蓋推到一邊,棺蓋馬上就要落在地上,天依用腳稍微墊了一下,將它放在一側,纔沒有壓到旁邊的玫瑰。

王昃心中顫動,那石頭棺蓋起碼也是千斤的重量啊,能推開就已經挺非人類了,這用腳接……還接的那麼輕鬆……

但隨即,王昃的注意力就被棺柩中的情況吸引過去了。

首先看到的是密密麻麻的飛箭,通體幽藍,顯然都是餵了劇毒。

看來這是守護墓穴的最後一道屏障,但還是被天依輕易的破掉了。

再看到的,就是成吉思汗的屍骸了。

王昃眼皮不由得抖動了幾下。

實在是……這具屍骸太過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