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到了一個可能!

那就是,來的東西的道行遠比我高,這樣我就感覺不到了。

我激靈靈打了個冷顫。

崑崙山山神!

如果前面的猜測是對的,那恐怕也只有它了。

“嗷嗚!”

“啊!!”

忽然,異變徒生,十幾步開外傳來一聲淒厲的慘叫,聲音戛然而止,而後歸於寂靜。

同時一股血腥味撲面而來看,有人驚吼:“有東西勾人!”

沒二話,我閃電般拔刀衝了過去,結果只發現一個道士臉色慘白的坐在地上,驚恐的望着迷霧深處。

地上一灘血,還有一角道袍的碎衣。

我將道衣撿起來一看,頓時心裏拔涼拔涼的,切口平平整整,好鋒利的牙齒。道門的道袍可不是普通的棉布,而是一種叫烏蠶絲的東西,冬暖夏涼,韌性十足,居然被一口咬的像是被裁剪過的一樣。

聽聲音,我已經完全可以想象襲擊過程了。

那東西突然襲擊,應該是用嘴叼住了人,然後閃電般整個囫圇給生吞了。

所以那人才會只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就徹底沒了聲。

“嗖!嗖!”

這時,兩道人影忽然閃到我身邊,帶着濃濃的酒味撲鼻而來。

正是老酒鬼和玄機子。

“什麼情況?”老酒鬼問。

我轉身看向坐在地上的道士,那道士嚥了口唾沫,急忙起身,道:“只看到一個白色的影子,一閃就不見了,沒看清楚。”

“體型應該小不了!”

我補充了一句,然後把推斷說了一遍。

老酒鬼皺起眉頭,玄機子臉色也有些不好看。

我便試着問:“會是崑崙山的山神嗎?”老酒鬼不置可否,只說讓我小心,然後便和玄機子離開了。

我看着迷霧深處,頭皮發麻,立刻往裏面縮了一點,這鬼東西很厲害,竟然連入道者都沒看清是什麼東西,人便被叼走給吞了。

“嗷嗚!”

“啊!”

就在這時,後方的迷霧深處再次傳來一聲慘叫。不用看也知道,肯定又有人被叼走生吞了。

“你大爺的,到底什麼鬼東西?”陸七走了過來,罵道。

“噓!”我嚇的急忙捂住他的嘴巴。兇物就在附近,這傢伙還敢囔囔,腦子秀逗了。

忽然,我們附近七八步開外亮起了兩個紅點,眸光如注,鎖定了我們倆。

陸七一嘴話全噎死喉嚨裏,渾身僵硬。

我緊握龍牙重刀,嚥了一口唾沫。

這東西,懂人話,一罵就出現了!

……

(本章完) “嗷嗚!”

下一刻,一條紅線猛的朝我和陸七揮舞過來。

我大吃一驚,閃電般和陸七同時跳開,但它速度太快了,遠遠比我快,根本來不及閃避。

我在半空中便感覺肚子一緊,低頭一看,頓時如墜冰窟。那哪裏是什麼紅線,而是一條非常非常細長的舌頭,如同蛇信一般。

我本能的一刀斬過去,像將要將舌頭斬斷,如果被拉走,恐怕就要和之前的兩個倒黴蛋一樣被一口吞了。

但還沒等我的刀舉起來,舌頭猛的一拽,將我拽離了原地,狠狠的朝迷霧深處衝去了,速度極快,猛烈的甚至讓我感覺窒息,就連舉刀的動作都變形了。

儘管如此,我沒有放棄,這要是被拖到盡頭,等待我的恐怕就是一張能一口將我吞了的森然巨口。

厲少,你老婆馬甲掉了 龍牙重刀調整過來,化爲數十道殘影,狠狠的斬下去,快如閃電。

可就在龍牙刀馬上要斬斷舌頭的時候,它忽然一閃就消失在迷霧深處,快到不可思議。

我明白,這並不是消失,而是它縮回去了。

同時,我飛在半空中無處借力,依舊狠狠的朝迷霧深處砸去,像一顆炮彈。

一咬牙,我將龍牙重刀伸直,直刺迷霧深處。

這鬼東西要是敢把我一口吞了,保管一刀將它捅出一個血窟窿來。

“嘭!”

但讓我意外的是,自己根本沒看到森然巨口,而朝着草地狠狠的砸下去,重刀刺入泥土,強大的慣性砸的我頭暈眼花,連龍牙刀都脫手了。

我吐出一口黑泥,晃了晃頭,漸漸的清醒了過來,大驚的同時有些莫名其妙,那東西居然沒吃我,也沒有趁我摔的七葷八素的時候下手?

從剛纔的情況看,他完全是吃人不吐骨頭的,爲什麼放過我?剛纔如果它對我下手,自己將一點反抗能力都沒有!

這些想法只在我腦海中形成一個念頭劃過,沒二話,我立刻轉身拔出重刀,凝神戒備。

因爲我能感覺到那東西就在附近。

他的氣息盈蕩在周圍,還有淡淡的威壓,只是,我分不清到底在哪個方位。好像到處都是它的氣息,處於它的領域內一樣。

我冷汗一下就下來了,不知道這東西到底是什麼,也不知道它到底要對我作什麼。

現在來看,它用舌頭捲走我根本不是要吃我,而是爲了將我帶到這裏來。

目的不明!

“呼嗬嗬……”

就在這時,一聲大型生物胸腔特有的悶響,它的氣息緩緩凝聚,若有若無的威壓也漸漸清晰,就在自己十數米開外。

兩點紅光也漸漸出現了,越來越亮,分明就是一對獸瞳!

我咕咚一聲嚥了口唾沫。

威壓急劇攀升,如排山倒海一般朝我碾壓過來,讓我直感覺渾身發軟,呼吸都凝滯了,胸口像是放了一塊大石頭。

“嘶嘶嘶……”

很快,紅瞳離我越來越近,我本能的後退一步。

說來也奇怪,此時周圍的迷霧竟然緩緩淡了一點,能見度增加了不少。

很快,一個巨大的頭顱從迷霧中伸了出來。

我一看大吃一驚,好大的一顆蟒頭!

足有水桶那麼大,頭生叉角,顎下一圈倒刺,根根如同粗壯的鋼針一樣,孔武有力,背脊上長了一列背鰭,活脫脫就是傳說中的蛇形蛟龍。

獸口森然,上面還沾着血跡,特別是那雙猩紅的眸子,更是令人頭皮發炸。蟒頭高高的揚起在空中,居高臨下的盯着我,是不是側一下臉,似乎在盤算着如何將我吃掉。

我雙手抓緊龍牙重刀,準備拼命。

“嘭!”

就在這時,如同汽油點火一般,蟒頭身後的迷霧深處,忽然又亮起來一雙更大的血眸。

足有臉盆那麼大!

兩相一對比,蟒頭的那飯碗那麼大的血眸,反倒不覺的怎麼樣了。

我驚的又後退了好幾步,渾身汗毛倒豎。

蟒頭背後,還有一個更加厲害的存在!

那雙眼瞳,是我見過除獸王以外,最大最令人驚悚的血眸了,實在太大了,簡直堪稱震撼。

“轟!轟!轟……”

一如蟒頭,臉盆那麼大的血眼也緩緩朝我過來了,而且伴隨着地表沉悶的悶響。

它在移動!

我心裏緊張極了,心說這是搶食不成?一頭看上我了不行,還要再來一頭?

很快一個巨大的黑影便緩緩從迷霧中現身,好大,好高,恐怖的威壓更勝之前。

首先看到的,是一個巨大的獸頭,跟一輛大卡車的似的,頭型有點像鱷龜頭,上顎帶勾。

最令我吃驚的是,它頭上竟然頂着一頭蒼勁的白髮,鼻尖兩個觸鬚高高揚起,不斷的顫動這。

獸口森寒,無比的孔武有力,肌肉塊隆起來,極具力量震撼感。

緊接着,它的身體也緩緩出現,那是一個巨大的龜背,龜殼上面布了許多粗壯的血紅色倒刺。

四肢十分的粗壯的,利爪森寒。

這形象,赫然和洪村的贔屓有些類似,很像是龜類的龍種。

當贔屓和它相比,無論體型還是氣勢,都差了一大截。它昂起來的頭顱雖然沒有蟒頭那麼高,但也足夠駭人了,氣勢更是甩了蟒頭好幾個檔次。

特別是那雙血眼,惶惶如滅世之威的恐怖威壓碾壓過來,我不禁腿一軟,直接就坐在地上。

很快,這個龐然大物便完全現身了。

我更加吃驚的發現,蟒頭的蛇身竟是從大龜尾巴那個位置伸出來的。

換句話說,它們是一體的!

我長大了嘴巴,本能的想起了一種傳說中無比神力的東西,玄武!!

這東西,苗苗曾經和我詳細的講過。

是四大守護神獸之一,另外三個是青龍、白虎、朱雀。

玄武乃靈龜和靈蛇合體的神獸,沒想到眼前竟然真的出現了一個活生生的!

太震撼了!

厚寵邀婚 我心裏掀起驚濤駭浪,傳說竟然是真的,玄武真的存在,不是被人杜撰出來的,而且描述很準確,龜身蟒尾一體,兩個頭!

狐色生香 這就對了,玄武是防禦力最出名的守護獸,正是它守護着崑崙山的山門,同時,它也是所謂的崑崙山山神。

在神話體系裏面,玄武是四大守護獸中最強力的存在,沒有之一,其它三大都要區居它之後。

最明顯的區別待遇就是,道門單獨把玄武奉爲“真武大帝”,其它的三個就沒這待遇了。

同爲靈龜,贔屓和它差了不止一個檔次。

首先贔屓是龍種,也就是龍的兒子,而玄武是比青龍還要強的存在,直接超越了龍,別說龍種了。

想想也是,贔屓只是守護一個村子,而玄武是守護祖龍的存在。

當然,四大守護獸是否真的存在還說不清,有可能是真有其中一兩種,讓後特意拼湊的四個,這點還無法證實。

我心裏依舊十分緊張,因爲很大的出入是,四大守護獸被民間稱爲瑞獸,但蟒頭下顎還爲乾涸的血跡告訴我,事實不是那樣。

這玩意同樣也是兇獸!

瑞獸不過是人們一廂情願的想法。

玄武一步步往前,居高臨下的鎖定着我,不怒自威,一雙血瞳光芒閃爍,

似乎有些驚疑。

我一步步後退,此刻看見它甚至比當初在洪村看見贔屓還要震撼。那種天地之間唯它的氣勢,令人久久的震撼。

我直覺,它比獸王要厲害,而且厲害的不是一點點。守護龍脈某種意義上來說,就是守護整個東土世界。

玄武步伐很大,很快就遮蔽了我的頭頂,竟口出人言,問:“你從哪裏來?”

我哆嗦了一下,根本不敢撒謊,因爲撒謊就會有破綻,對這種蠻荒時代的遺留的神獸撒謊,和找死沒什麼分別。

於是老老實實回答:“回真武聖君,我從豐都洪村來。”

“洪村?”玄武目光迷茫了一瞬。

“就是小贔屓守護的那個龍虎局。”這時候,玄武頭頂上,蟒首開口道。

我渾身一震,蟒首和玄武龜身居然在交談,說明它們雖然是一體的,但卻是完全獨立的兩個頭,思想和記憶都是分開的。

我大開眼界,這樣也可以,造物主簡直太神奇了。而且,蟒頭居然稱呼贔屓爲小贔屓,完完全全一副居高臨下,上尊對下卑的口吻。

最關鍵的是,它知道龍虎局。

洪村處於龍虎局的正中心,一邊是老貓領,其實叫黑虎山,一邊是蛇山,其實叫青龍山。

龍虎局由此而來。

可不同的是,蟒首說贔屓守護的是龍虎局,而不是我之前認爲的洪村!

洪村在龍虎局裏面,是龍虎局的一部分。

自己一直以來,理解都存在偏差,贔屓真正守護的,是龍虎局,而不是洪村。

這點看似差別不大,其實是本質的區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