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身看了眼那正在和神宮一起聊天的小朵,宋德華起身向外走去,是時候熱熱身了。那混蛋居然泡小朵?那麼就讓他的那些兄弟爲他償還點債務吧。

寵物醫院地處郊區,所以四周有林木環繞,也有假山石亭,像小區一般。外面樹林山石,但這裏任何地方宋德華都熟悉無比。此時宋德華就伏身在一顆大樹上,正藉着濃密的樹葉將自己整個身體隱藏起拉。

四周什麼都沒有,靜悄悄的。但經驗告訴宋德華,很快就有“獵物”出現了。

果然,在四周寂靜無比之後從茂密的草叢裏探出兩個頭顱,一男一女。正四處觀看着,在確定無人後兩人才從草叢走了出來。

一身緊身衣,男的強壯魁梧,女的玲瓏丰韻,身材如魔鬼一般吸引人。兩人一出來互相打量起四周,這裏似乎總是充滿危險,但他們兩人從進來到現在都沒有碰到任何危險,這讓越發深入這裏的兩人感覺到奇怪。

“伍和東,你不覺得奇怪?大哥不是說對方很厲害嗎?怎麼我們來到他的住處卻是一路平安?難道是大哥看走眼了?”高慕眼看他們就要越發接近寵物醫院,而接到任務的時候他們的大哥一再強調對方很厲害,要他們多加小心。

現在看來恐怕是他們的大哥搞錯消息了。

“我也不清楚,從靠近寵物醫院開始我就感覺到自己被鎖定了,四周似乎隱藏着很厲害的兇獸,但這一路來很是平靜,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伍和東有些鬱悶的再次打量四周,依舊什麼都沒有。可是那種被人一直盯着看,鎖定的感覺是那麼的真切。

“百李勝說的寵物醫院就是那一座了!”高慕也有同樣的感覺,只是她和伍和東一樣,什麼都沒察覺,所以現在她將自己放開了,眼前不遠就是寵物醫院了,而百李勝已經在裏面,如果百李勝任務失敗,那麼接下來就是看他們的了。

“看來那混蛋把自己的住處告訴了他的同伴呀!”宋德華在樹上更是咬牙切齒,他想不到百李勝那混蛋那麼卑鄙,泡小朵也就算了,還會做飯什麼的,說白了就是在欺負人。

“等等!”前進的步伐被伍和東舉手打斷,高慕疑惑的看向伍和東,這個在他們精英隊伍中排名第五的人。她不知道對方爲什麼要停下步伐,因爲高慕什麼也沒感應到。

“不對,我感覺已經有東西在接近我們!”伍和東很小心的四處觀察起來,身子低伏,這樣有利掩飾他的身體,即便是真有東西靠近他們也好以此躲避對方。赤裸裸暴露自己的行蹤乃至整個身子是最愚蠢的。

高慕還想說些什麼,因爲他確實沒察覺有東西在靠近他們。同樣是精英團前十精英之一,她高慕怎麼講也是排名第六,比伍和東稍微差了一點。但現在看來自己只是排名比伍和東低了一點,但實力的話卻是比伍和東要差上很遠。起碼到現在她都沒發現有東西在靠近,而伍和東已經早早察覺並部署起來。

四周都是草叢,這讓兩人即便是開始警惕打量四周都顯得有些心煩意亂起來,因爲疑神疑鬼讓兩人壓力倍增。最後在伍和東的建議下兩人選了一快比較廣闊的空地,這樣的話就可以看清四周任何情況,雖然增加了他們的危險程度,但比起尋找不到對方,他們兩人寧願將自己暴露在外。

宋德華有些蔑視的看着那空地上背對背相依的兩人,難道他們還不清楚將自己暴露在空地是最愚蠢的?尤其是他們兩人將要面對的“敵人”,空地對他們來講也是挺有利的。

“伍和東,怎麼……”高慕原本想說伍和東所感應到的接近他們的東西究竟是什麼,但現在不用高慕講了。伍和東已經看到了那一直在接近他們的東西是什麼了。

是一隻大如獅子的黑色牧羊犬,矯健的從草叢走了出來,眼睛盯着兩人。如果這裏是寵物醫院,那麼很自然對方會養什麼看家的犬呀狗什麼的。就如眼前這隻黑色牧羊犬一般,雖然知道牧羊犬兇猛,但它始終只是一條而已,以他和伍和東的身手,殺它也不是難事。

“停!”見到高慕有點嘲笑看着眼前牧羊犬並試圖接近殺死對方,伍和東立馬喝聲禁道。因爲他所感覺到的危險程度比高慕感覺到的要大數倍,尤其讓伍和東不安的是四周似乎還有東西在接近或者說監視。這種感覺很是強烈,伍和東不認爲自己是錯覺,從剛進如商場的時候就不該把這個當成錯覺,因爲伍和東的預感告訴他,這次他們有麻煩了。

沙沙……

隨着四周的聲音,只見從草叢四周不斷出現碩大的身影,有黑色,白色,全都是如獅子般大小的牧羊犬,每一隻都是那麼矯健,四肢有力穩穩走來,每一隻都是眼神凌厲的注視着兩人。

“這,這怎麼可能!”從牧羊犬身上散發的兇猛程度來講,這些牧羊犬不像是家裏圈養的那種,而是類似從野外迴歸的野獸一般,充滿野性,兇蠻,就真如獅子般死死看着他們。這是一種讓高慕感覺到顫抖的氣息,很野性的兇性。

“特嗎的!”伍和東低聲暗罵,原來從他們進來的時候他就感覺到不妥,但根據百李勝的消息這裏四周並沒什麼暗哨之類的,最後粗心的伍和東和高慕都將那一直存在的鎖定感忽視了。現在看來,禍多吉少了。

眼前有十多頭獅子般大的牧羊犬,這讓伍和東和高慕的神經頓時繃到最緊,更是全身運力準備隨時拼搏和防禦。即便明知道不可敵,但也要試着垂死掙扎纔是。

“怎麼辦?”高慕害怕了,她寧願被人一槍打死也不願面對那十多隻一直盯着他們看的牧羊犬,這讓高慕腦海浮現自己被牧羊犬撕碎的模樣。

“不知道……”伍和東第一次感覺到無助,接下來該怎麼辦?他的腦海也在快速分析着眼前的情況和逃跑的機率。

“有客從遠方來,不亦樂乎。”陡然,在死寂的四周響起一道懶洋洋的聲音。

聲音使氣氛變的怪異,起碼那原本虎視眈眈看着伍和東和高慕的牧羊犬們全部蹲坐下來,原本的兇性也變的溫順無比一般。 “是誰!”伍和東對着四周樹木喝到,四周居然有人隱藏,他也沒發現。現在伍和東知道,他和高慕進來的不是寵物醫院,而是龍譚虎穴呀。

“你們要找的人呀,你不是在找我嗎?”宋德華從樹上跳了下來,高約四米的樹上直接跳下落地,輕輕鬆鬆。

眼見宋德華出現,那些原本將伍和東和高慕圍住的牧羊犬們向另一邊散去,今天它們表現的很好。

“是你?”伍和東望着眼前這個他們此時殲滅行動要擊殺的人。現在伍和東相信大哥的話了,對方果然不簡單。而且從大哥凝重的臉色中伍和東還知道對方可不是一般人物。現在也證實了這一點,伍和東不得不萬分警惕,十二分精神面對着宋德華。

高慕陰晴不定的也看向宋德華,剛好看到宋德華對着她某處看着,當發現是自己的雙峯後,高慕直接一挺,傲然起來。似乎在說女人我最大!

最後宋德華只好訕訕苦笑,自己現在果然被流氓化了,一看到絕色美麗的女人就會看向她那身材和前胸。

“說吧,想怎麼死!”宋德華現在對眼前的伍和東完全沒感情,對高慕倒是有些好感,畢竟對方是美女,身材也好。

“死?誰死還不一定!”伍和東毫不畏懼,精英里排名第五豈是無能之輩?

“就是,小帥哥,要不你自殺得了,姐姐我給你個香吻。”當感覺到宋德華對她感興趣後高慕直接利用自己來誘惑宋德華。 頂級寵婚:悶騷老公壞死了 他們是精英,變臉變的比天還快。

“你,是必死的!”宋德華指向伍和東,一臉漠然。惟獨看向高慕的時候卻是多了幾分醉意一般,不時眨眼睛對高慕道:“成熟的美女姐姐,只要等下你回答我一個問題,答對了我就放你走,不然你也要死的哦。”宋德華賣萌,引的伍和東和高慕轉頭對視,一臉鄙視。

“只要你有本事……”伍和東得意嘲笑,一個下流人而已,完全破壞了最開始伍和東對宋德華的高估,本以爲是個絕對高手,想不到是個好色之徒。

可是下一秒,伍和東說不出話了,不可思儀的張大眼睛看着遠方,眼瞳無限放大,然後收縮。腹部的絞痛讓他完全失去支撐自己的力氣,在已經貼近伍和東身體的宋德華收回拳頭的時候,伍和東直接轟然倒地,昏迷不醒。

“不,不可能!”高慕也不相信已經站在她面前一米左右的宋德華。速度太快了,高慕只看到一道人影閃爍,接着宋德華就出現在伍和東面前,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出拳,直接將伍和東放倒在地,毫無反抗之力。

“怎麼樣,有香吻沒?”宋德華笑嘻嘻看着高慕,把男人解決了,現在就剩下他和眼前的美女,是個調戲好時候。

“你,你不是人!”高慕看着宋德華逼近連連後退。她甚至忘記自己是精英,現在她只感覺自己是個普通人,很普通的女人而已。

“我是男人,需要女人關懷的男人。”宋德華得意,四周沒人那就赤裸裸調戲吧,反正百李勝那混蛋還當着自己的面泡小朵,無非就是想讓自己生氣,然後趁機殺了自己。

既然如此,不如讓自己好好調教下對方的人,看誰氣死誰。再說,眼前的女人確實美,就這樣殺了多可惜。

“你,你究竟想做什麼!”高慕知道對方絕對不是貪圖自己美色,誰都不會把一個想殺自己的女人壓在自己身下,因爲這等於在自己玩火。

“我的身邊缺少一個傭人,所以想請你幫忙咯。”宋德華說淡淡道。

“做夢!”高慕就如翱翔在天空的鳥,自由自在,擁有優越感。現在卻是要成爲別人的傭人?笑話吧?

“做不做夢,你自己考慮,或者說你認爲你能走出這裏的話。如若走不出去想改變心意的話,大聲喊我名字就行了。”宋德華知道對方肯定會喊自己的,因爲這裏已經被宋德華做了手腳。

“伍和東,怎麼了。”高慕沒有說話,從剛剛看來,眼前的這個看似普通的青年完全可以殺死自己,只不過他沒殺。而且剛剛牧羊犬告訴她,自己等下要出去,恐怕真的很難。

“死了!”宋德華心裏好受很多,你百李勝那混蛋小朵,我就殺你兄弟。

“死了?”高慕不相信,因爲她看到宋德華只是打了一拳而已,頂多內傷,怎麼可能會死呢?

等高慕回過神的時候宋德華已經消失不見,四周恢復平靜,但此時的高慕可不覺得自己安全了。這裏是龍譚虎穴,要闖出去恐怕真的很難,難道自己真的要成爲對方的傭人?女傭人?

高慕怎麼也不相信自己會成爲傭人的事實,所以她還是決定闖一闖,離開這裏。當她觸手摸向伍和東的脈搏的時候,高慕呆滯住了,居然真的沒跳動。也就是說宋德華剛剛說的是真的,只是一拳就將伍和東殺了,這份實力……

“好香呀!”剛進寵物醫院宋德華就聞到了那瀰漫四周的菜香味,此時宋德華心情大好,有些得意看着正端菜的百李勝,心想:網吧,你泡小朵一次,我殺你一人。

“那肯定,這是我和美麗的小姐小朵一起做的飯菜,肯定很好,我就說我和小朵天生一對嘛。”百李勝得寸進尺。他希望在宋德華臉上看到憤怒,或者說不自然的表情。

但百李勝失望了,因爲他看到宋德華的臉上表情完全沒變化,反而笑嘻嘻一樣。難道對方已經接受了搶不過我的事實?還是對方本來就是傻子!不然也不會在剛剛離開,任由自己接觸小朵了。

“做飯菜有什麼的。”宋德華嘲諷,勞資殺你人,勞資痛快的呢。

“呸!”百李勝噁心道。

“小子,你很狂嘛。”宋德華現在要做的就是打擊百李勝,那混蛋是精英,在自己身邊就是定時炸彈一般。

“男人大丈夫,頂的是天,站的是地,不狂妄爲男人!”百李勝現在要做的就是激怒宋德華,剛剛在廚房的時候他甚至想過直接將小朵佔有,然後徹底激怒宋德華,最後讓自己順利的將憤怒失去理智的宋德華殺死。

只不過那貝西卻一直在盯着自己,這讓百李勝內心十分不爽,同時帶着畏懼。不知道爲什麼,當他看到貝西的時候感覺自己成了老鼠一般,被貝西看的渾身不自在。眼前的只是一隻牧羊犬!百李勝不斷暗示自己,但始終無法忘切那種畏懼感。

小朵一臉無辜,她將一隻雞腿夾到宋德華碗裏,臉色緋紅。

神宮一直沒說話,顯得很淡定吃飯,偶爾看看宋德華和百李勝,就在剛剛小朵夾菜的時候她也看的仔細。

“不狂妄?好笑!”宋德華有點可憐的看着百李勝,眼前這個傢伙還在演戲,很投入。

“笑什麼?真正的男人就要敢做敢當,有做爲!”百李勝有些看白癡一般的看着宋德華,宋德華在笑,但百李勝看在眼裏卻是無比的奸詐,似乎他的笑掩飾了什麼百李勝不知道的內容。

“伍和東和高慕,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宋德華見雞腿放在嘴邊咬了起來,嚼勁十足,宋德華很享受一般在吃着。

終極全才 但百李勝呆滯了,伍和東和高慕?多麼熟悉的名字,帶着諷刺的味道。眼前的宋德華居然知道伍和東和高慕的存在?只有兩個可能,對方的情報已經滲透在組織裏面,因爲只有內部的人才知道自己前不久發出信息讓伍和東和高慕以及其他成員往這裏趕。

還有一種就是宋德華已經遇到了伍和東和高慕,照現在宋德華穩當的坐在自己面前吃飯的情況來講,伍和東和高慕任務失敗,也許已經死亡。

“李勝?怎麼了?別發呆呀,夾菜。”小朵看到百李勝一臉癡呆以爲自己有什麼沒照顧到的呢,忙開口道。

百李勝微笑以示對小朵的感激,但眼神明顯變的幾分冰冷。情況也許很糟糕了,因爲百李勝相信第二種的可能性比第一種要高很多,也就是說伍和東和高慕已經任務失敗,殉職。

“兄弟,我們出去聊聊?”百李勝完全沒有了原本的優越得意驕傲感,而是帶着冰冷和憤怒。

“怎麼了?”小朵倒是嗅到一點不對勁的味道,連同正在埋頭吃飯夾菜的神宮也都停了下來,看着。

“小朵,沒事的,這傢伙要和我有點事。”宋德華解釋,配合着百李勝的冰冷憤怒,的確是那麼一回事。

小朵看着,一時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走吧!”宋德華見小朵又被自己一句話迷暈,忙對百李勝挑釁到,眼前的百李勝也不過是排名六而已,和伍和東和高慕一般,不過伍和東已經死了,高慕很快將成爲自己的女僕了。想到這裏宋德華得意笑了,想象高慕的身材,宋德華得以後管高慕爲貼身女僕才行。 百李勝沒有說話,臉色凝重無比。因爲此時他相信,宋德華的確不像外表看起的來那麼簡單,能在短時間內將伍和東和高慕殺死,身手不差呀。

現在百李勝知道宋德華是什麼時候解決掉自己呼叫的成員,是他和小朵在廚房做飯菜的時候,那個時候自己還想着怎麼泡小朵,現在看來卻是自己煞筆了。

“從很久以前開始我早就知道有一天,今天好不容易讓自己過了一段普通人生活,喜歡上一個喜歡的女人,可惜……”走出寵物醫院外,百李勝對着宋德華淡淡道。

“你想說些什麼呢?”宋德華可不覺得百李勝在博取自己的同情,他又不傻,自然知道百李勝所說的意思,沒有比在整天緊繃神經的日子裏完全放鬆更令人開心幸福。

“不管今天結果如何,認了唄。”百李勝原本的一愁莫展卻瞬間變成盛氣凌人,身上殺機頓現。道不同不相爲謀,百李勝和宋德華之間只是各爲其主。

“來吧,伍和東和高慕會等你的。”決戰的時候到了,宋德華很痛恨這個假裝彬彬君子的百李勝,他孃的居然泡他身邊的女人?

“來了!”百李勝只是笑,然後整個人化爲殘影射向宋德華,手化爪,帶着破空聲直接抓向宋德華,勁力十足,若是被抓中,足夠宋德華吃一壺的。

“大力金剛爪?”這是少林的大力金剛手轉化而來,如螳螂爪一般,陽剛之勁,兼陰柔之勁路。現在看來眼前的百李勝可不簡單。

“你是少林弟子?”宋德華身子左右一搖躲開了百李勝的攻擊,腳步挪邁開去。

“廢話少說,看爪。” 狼性總裁:嬌妻難承歡 百李勝內心驚訝,雖然自己綜合排名是第六,但輪武術,他卻是穩居第一。可自己現在連連出招都被宋德華躲過,看來自己今天也就要交代在這裏了。想到這,百李勝也不再隱藏實力,直接全力向宋德華殺去,鷹爪功瞬間使出。

鷹爪功的練法很是辛苦,過去練習的時候是直接用單手化爪拿着重物拋飛出去,然後再撿再拋,越拋越高,全部都是用手指完成。最開始練的時候百李勝的手指簡直就斷了一般,足足練習了十年纔有了今天的小成,可斷石折鐵。但問題是現在他連碰都碰不到宋德華,這讓百李勝瘋狂。

“是還是不是?”宋德華又躲開百李勝的兩爪攻擊。

“說什麼?我要爪死你,奪了小朵!”百李勝到這個時候依舊不忘激怒宋德華,只有憤怒的人才會漏洞百出。

宋德華無奈,只好閃身到百李勝的旁邊一拳頭擂向百李勝的肚子上,速度極快。

“你……”百李勝怎麼也想不到宋德華居然可以在自己的猛烈攻擊中脫身而出,並且直接一拳打開,他連避都來不及避開。

“我什麼?放心,不殺你。”宋德華說的是真心話,即便百李勝一再激怒他。

WWW Tтkд n C 〇

百李勝甚至來不及聽宋德華的最後一句話,直接閉眼暈了過去,任務失敗。

“奇怪了,連少林的人也還俗成了殺手?”宋德華所知道的少林是不會參加俗世的事,如果出現少林弟子,那麼原因有兩個。一個對方是假少林,第二就是少林參加了什麼計劃。

“算了,懶得追究。”原本宋德華還打算做點什麼的,現在看來沒必要了。

將百李勝安置好後宋德華恢復常態回到寵物醫院內,自然少不了小朵的追問,而宋德華直接以百李勝有急事離開將小朵打發了。

“剛剛你和百李勝說的話是真的?”最後小朵不再追究百李勝去那裏了,但她卻反問宋德華剛剛有百李勝在的時候宋德華所說過的話,她在意。

“啊?說了很多話,你指哪一句?我沒說過吧?”宋德華假裝道。

“就那一句呀!”小朵有些焦急,不知道爲什麼突然聽到宋德華這個講似乎剛剛開始聽到做老婆,女朋友什麼的是被眼前宋德華耍了一般。

大唐第一敗家子 “哪一句?”宋德華再問。

“你是壞人!”小朵知道宋德華在耍自己了,忙嬌奼,然後用小手粉捶宋德華身子幾下,最後假裝生氣扭頭過去,但場面卻是十分溫馨幸福。

一邊神宮倒是看的出神,最後轉身向寵物醫院外走去,只剩下小朵和宋德華在裏面。

“我是壞,我現在只對你壞。”四下沒人,宋德華嘗試着壯起色膽,在小朵淡淡芬芳的體香作用下伸出狼爪將正背過去假裝生氣的小朵擁在懷裏。

“哼!”小朵也不反抗任由宋德華抱着,頭伏在宋德華的肩膀哼了一句,不知道是喜是怒。反正兩人就這樣依靠在一起,彼此感受急速跳動的心。

“下一步呢?”宋德華抓狂,已經順利將美女抱在懷裏,柔體入懷那感覺很是舒服,並且內心有種異樣的感覺,想親吻,想佔有。但宋德華卻不知道下一步該如何了,親吻?

小朵如溫順的小貓貼在宋德華身上,眼睛眨呀眨的看向一邊,不知道在想着什麼還是期待什麼。

“不管了!吻了再說!”宋德華內心糾結萬分,最後給自己勇氣,身爲男人,有美女在懷卻不去碰上一碰,他孃的就不是男人了。

雙手搭在小朵肩膀上把對方轉了過來,兩人就這樣面對面看着彼此。宋德華眼中充滿激情愛意,而小朵很配合的在凝視宋德華少許後閉上了眼睛,臉上緋紅。

聞了小朵的鼻息,如有蘭香,貪婪吸着小朵身體氣息的宋德華突然感覺這種蘭香和身體香突然讓宋德華有種壓制不住的衝動,是野性的衝動,彷彿宋德華從一個低頭匆匆行走的路人變成世間主宰一般,而此時他在享受自己的驕傲,然後佔有自己的女人。

小朵也做好了準備,仰起頭微微將自己的性感嘴脣半攏,她在等待,等待宋德華的狂暴和貪婪,突然間小朵很想得到宋德華的親吻,內心激動萬分,身子微微顫抖。

宋德華也股足勇氣漸漸接近小朵,越發的接近,彼此能聞到鼻子呼出的氣息,而宋德華也是緊張萬分,第一次真正和自己心愛的女人接吻,這種感覺很是令人期待。

“滴瀝噠啦……”宋德華的手機響了。

“我……”宋德華抓狂,他大爺的那個王八蛋在這個時候打電話過來!他大爺呀!!

不過宋德華表面卻是露出尷尬的笑容,然後對着已經張開眼睛有些羞澀扭頭不看自己的小朵歉意。

小朵也沒說什麼,只是不時用眼角餘光去掃宋德華,內心到現在還久久不能平息,剛剛要接吻了嗎?小朵有些木滯,似乎剛剛很是期待宋德華的疼愛,可不知道誰來電話了,真是掃興……

“真的是……”宋德華到現在內心還在咒罵打電話過來的人,但表面功夫做的很足,宋德華只是淡淡無奈一般拿出手機。若不是這樣的話,自己豈不成了色狼一般?所以宋德華儘量假裝自己不急好色,而是正兒八經的拿出電話。

“喂,猥瑣?”宋德華和藹可親的問候,講話的時候不忘對小朵投去尷尬的笑意,然後起身慢步向外走去。

“龍月蘭有麻煩了。”猥瑣卻不知道自己闖大禍了,尤其是聽到宋德華那親切無比的問候時,猥瑣還以爲宋德華今天心情不錯呢。

“哦,就爲了這件事情嗎?”宋德華再次和藹道,人已經走到寵物醫院外,宋德華還不忘回頭看向小朵,依舊是一臉平和微笑帶着歉意。

“恩。”猥瑣有些鬱悶,他怎麼感覺火山要爆發一般?

“猥瑣,我!!!!”走出寵物醫院後宋德華直接發飆,聲音之大連寵物醫院內的的小朵都聽到了。但是後面的話宋德華沒說,因爲是粗話!

小朵先是驚愕,不知道宋德華怎麼了。但很快就撲哧的笑了出來,任何一個正常的男人在這個時候被打攪都會有怒火了,眼看到嘴的肉都沒了能不發飆?小朵表示理解,並感覺宋德華有了更可愛的一面。

“先……”猥瑣不明所以,正想詢問,電話卻是掛了。

回到寵物醫院,別提宋德華現在心情有多鬱悶了。

“怎麼了?”小朵面對重新進來的宋德華突然有了種別樣的味道,這種感覺很奇怪,就如自己想擁抱宋德華一般,然後關切的疼問他。

“沒事,我有事出去一下。”宋德華要做的事情也不好,只不過現在很掃興就是了。

“哦。”小朵突然有些失望,她期待的場面是宋德華繼續擁抱她,吻她。

宋德華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直接轉身向寵物醫院外走去。而小朵在一邊看着宋德華漸漸走遠,內心卻惆悵萬分,失落的很。 “對了。”宋德華突然回頭。

小朵忙從失落表情中恢復高興的模樣,一臉期待。

“那個,那個剛剛的事,我回來接着?”宋德華髮覺自己是白癡,這樣的問題也問的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