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嗯,我需要冰水。」

陸司寒咽了一口唾沫說,原來失明能夠有這麼好的福利。

「好,我馬上去倒。」

姜南初快速的穿上睡衣,隨後下樓拿水。

陸司寒躺在大床上,心怦怦直跳,她的身體就好像定格住一般印在腦海中揮之不去。

細細品味,發現女孩又變化了不少,口乾舌燥間,姜南初已經拿著冰水上來。

「水來了,我喂你。」

姜南初扶起陸司寒,體貼的主動喂水。

這種的待遇等五天之後肯定不會再有了,想到這,陸司寒決定自私一回再裝五天的盲人。

「喝完了,我就把水杯拿起去了。」

「嗯,南初我陪你一起下去。」

「可是你現在眼睛不方便,下樓挺麻煩的。」

「看不到你,我會覺得不安。」

陸司寒擔心姜南初看出雙眼恢復視力的模樣,所以選擇了垂眸說話。

「那你從後面抱著我,一起慢慢下樓。」

姜南初親了親陸司寒的臉頰說,她也感受過眼前一片黑的經歷,知道這種時候最缺乏安全感。

就這樣陸司寒全程摟著姜南初的腰下樓,眼不見的時候覺得沒什麼,但此刻恢復視力卻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姜南初很仔細的照顧著自己,幾乎是無微不至。

這樣溫馨的生活僅僅只過去三天,別墅內又一次迎來不速之客。

這次是戰珉與戰錚樺一起過來,事情要從一天前說起,戰珉見父親久久都不去查證陸司寒是否眼瞎的事情,他越來越心急,所以找來一名為陸司寒看診過的醫生和父親溝通。

戰錚樺也已經聽到風聲,此刻又有醫生作為人證,陸司寒作為他最器重的長子,他坐不住了。

抵達別墅,徐管家還沒有來得及通報,戰珉直接派警衛闖了過去。

此刻姜南初正在耐心的為陸司寒喝粥,看到一群人衝進來,立刻將陸司寒護在身後。

「你們想要做什麼,這是私闖民宅,戰珉你是想要被派出所的人抓走嗎?」

姜南初冷聲質問道,他真是越來越過分了。

「這句話你留著和我父親說吧。」

戰珉話音落下,戰錚樺也進入客廳。

「戰珉注意你的做法,哪怕這裡是哥哥家也不能胡作非為。」

「是是是,父親教訓的是,我這不是擔心陸司寒聽說父親要過來就趁機逃跑嗎。」

戰珉笑著說,今天他必須要讓陸司寒眼瞎的事情公之於眾!

「我不懂你在說什麼,我為什麼要逃跑?」

陸司寒從餐椅上起來,目光足以震懾人心。 冷宇已經抑制不住心中的興奮了,在這不大不小的小村莊裏面,冷宇輾轉反側,搶殺了不知多少隻雞,終於升到了三級!

就在升級的那一刻,那道包容全身的金光散去,霎然一塊藍色的水晶屏幕又一次跳到了冷宇的面前。

【恭喜您,升級領悟到了一項技能】

冷宇掃視了一眼標語,接着朝屏幕中間看去。

【精準劍術】

一本書本樣的東西,出現在了那屏幕上。 至尊保安 冷宇還未做過多的猜測,見這時,那本書已經變成了一道藍色的星芒,沒入了到了冷宇的身體中。

瞬然,這時候冷宇感覺自己握住武器的手,好似和那武器更加的契合了,捏的更加牢靠了!

想着,冷宇連忙點開了技能屬性頁面。滿滿的豎着一排空缺,只有頂上有一個技能。冷宇目光嘗試性的點仂一下那個技能。接着,又一個方形的小頁面跳了出來。

【精準劍術】

【等級:0】

【熟練度:0-100】

【技能效果:準確+1】

看着這個技能,冷宇已然是明瞭。這和他小時候的傳奇還是有些出入的,有的東西的名字好像變化了許多。

比如這個技能,在傳奇中,是戰士的基本技能,名叫“基本劍術”,而到了這裏卻變成了“精準劍術”,冷宇不知是不是多年來版本更替,也一同更換了名字的原因。還是,就是不一樣,總之這技能效果,和冷宇印象中是一模一樣的。

冷宇心中也是喜悅,這一個技能已經證明,他是一個戰士!大開大合,殺伐爽快的戰士!這是冷宇最喜歡的職業!

在原先的傳奇裏面,總共分爲三個職業,“戰士”“法師”“道士”。戰士大開大合,肉體強悍,近戰的肉搏機器。法師,冰火吟唱,雷電灌殺的團隊傷害製造者。道士,毒符並用,輔助召喚的全能者。

在這遊戲裏,準確度對於每一個職業來說,都至關重要,尤其是對於戰士。初期戰士的攻擊的準確度也就只有60%左右,加一點準確,就加10%的準確度,這對於戰士來說是十分逆天的!

冷宇激動之餘,走出了村子。

因爲他知道,這個遊戲是沒有什麼新手任務的。一切靠自己摸索,殺怪升級、爆金錢。更替裝備,一點一點的走向更強。很是簡單。

走到門口,四個神態威武的兵者,守護在村子門口!

冷宇知道,這是正義的守護神,“大刀衛士”,專門懲戒那些靠近他的“罪犯”,也就是因爲在遊戲中殺死了人,名字變成了紅色的人。

法醫江瞳 冷宇先前只是在電腦前俯瞰過他們,現如今走近查看,看着他們那炯炯有神的目光,渾然流露的一身正氣,還有那保衛村莊不受外敵侵害的神態,冷宇心中也是不禁升起了一陣敬畏之情。

即使他知道,這只是遊戲內的NPC。權因,當年自己兒時對於這款遊戲太過於癡迷的原因。

走到村外,冷宇尋到了久違的“新”獵物。

“鹿!”

冷宇二話不說,揮起木尺,就朝那鹿砍去。一刀下去,鹿已經掉血。赫然,血條顯示,那花斑鹿足足有二十五滴血!而冷宇上去一刀,僅僅砍掉了兩滴血。

也就是說,砍死這隻鹿,至少需要13刀纔可以!而這鹿可不同於邊界村裏的雞,這鹿可是具有攻擊性的!

冷宇看了看自己的屬性,自己現在僅僅有70滴血!冷宇砍下兩刀之後,那鹿開始反擊!鹿角朝着冷宇一頂,冷宇倒是沒有感到什麼,可是自己已經掉了兩滴血!

在揮砍了20刀左右的時候,那鹿“嗚呼”一聲倒地,一片星芒沒入冷宇身體,通體舒坦,冷宇看了看自己的經驗槽,居然一下子漲了五分之一的樣子!

冷宇大喜,也就是說再砍死四頭鹿,自己也就會升到四級了!而這時,自己已然掉了20滴血!

冷宇看着這僅剩的50滴血,不禁陷入了沉思。這剩餘的血量,肯定不足於支撐到讓他殺死四頭鹿到升級滿血。

該怎麼辦呢?

冷宇正在瞎想,忽然之間,冷宇腦海中一道閃電飄過,冷宇好似抓住了什麼。

有了!

冷宇想起了先前的天賦,疾風步!加了足足12%的移動速度。冷宇想着,就實施起了心中的想法。

他朝着自己不遠處的一隻鹿飛奔過去,二話不說擡起就是一刀。鹿的攻擊速度很慢,還沒反應過來要攻擊冷宇,這時候冷宇猛然收刀,連忙向後退了兩步!見這時,那鹿才遲遲的向前空頂了一下。

冷宇見狀大喜,接着又上去砍了一刀,又憑藉着自己速度的優勢跑了開。那鹿又一次頂空了!

就這樣,冷宇不斷地重複着先前的把戲,充分的運用着疾風步速度的優勢,一隻又一隻的無傷獵殺者村子周邊的花斑鹿。

雖然身邊時有別的人跑過,但沒有任何一個人願意騷擾彼此!這個時間段,速度升級,纔是最重要的!

“叮~!”

天空中一聲清脆的系統提示音響起。

【恭喜玩家“匡英俊”,率先達到7級,全服開啓了聊天系統】

那聲音說完,就慢慢隱去了。就在這時,在冷宇的左側上方,慢慢的出現了一個帶有拉動長條的界面。

冷宇看的出,那是聊天框!因爲那個名叫“匡英俊”的人,而全服開啓的系統。

看到這裏,冷宇瞬然想到了什麼。

安然!

想到安然,冷宇也是一陣捶胸頓足,先前只顧着娛樂去了,居然忘記了安然,忘記了同行而來的他們!

冷宇想着,連忙朝那聊天框看去。只見在下面輸入欄裏面,居然是鎖定的!上面還有一排小字,【需要七級解鎖】。

看到這裏,冷宇也是一陣失望。看來也只能接着升級了,升到七級,纔可用聊天框尋找他們!

聊天框上面有一個小橫,冷宇知道只要用手觸及那裏,聊天框就可以隱去!冷宇想着,就要這麼做。

這時,那聊天框率先跳出了一行字。

“哈哈哈!本帥先飆到七級啦!笨醜們,跟好哥的腳步哈~!”

看到這裏,冷宇心中一陣冷笑。隔着次元,冷宇都能感受到那滿滿的自戀氣息。

冷宇正在不屑着,突然,冷宇好似想到了什麼!

他整個人都驚愕住了… 第374章陸司寒的時代

「呦呦呦,裝的還挺像那麼一回事。」

「張醫生,你出來說說陸司寒是得了什麼怪病。」

戰珉一把將畏畏縮縮躲在後面的張醫生推到前面來。

「陸先生中了銀環蛇毒,導致雙眼失明。」

「司寒,這是真的嗎?」

戰錚樺表情嚴肅的詢問。

「一派胡言,我從來沒有中過蛇毒,這幾天和南初去了趟帝都出差,想不到被有心人士這麼造謠。」

「陸司寒,你裝下去有意思嗎?」

「父親,不如讓我親自測驗給您看看。」

戰珉來到陸司寒的面前,像上次那樣伸出兩指去戳他的眼眶。

「父親,您看到了嗎?他根本什麼都看不到,所以才會任由我——」

「咔擦。」

「啊——」

戰珉的話還沒有說完,就發出殺豬般的慘叫聲,他的手指直接被陸司寒當場拗斷。

「我很討厭有人拿手指著我。」

姜南初同樣不敢置信的看著陸司寒,按照正常情況視力需要再過一天才能夠恢復。

「這不可能,一定是姜南初提請和陸司寒說了我會做什麼!」

「陸司寒,你告訴我這是幾!」

戰珉忍著劇痛伸出四根手指。

「你想死是不是,擺個四給我看。」

聽到警告戰珉立刻收回手指,現實擺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

「怎麼會這樣,你居然裝瞎?」

「你和這個庸醫一起聯合起來騙我!」

戰珉察覺被耍立刻來到戰錚樺面前。

「父親,我這是被下套了,陸司寒他之前裝瞎。」

十惡臨城 「愚不可及。」

戰錚樺咬著牙說,他放下一場重要的會議跟著戰珉過來,結果就是看了一出笑話。

「父親,是不是也應該讓戰珉向我道歉呢,我的耐心並不是每一次都可以這麼好,可以任由他胡作非為的。」

「珉兒,向你大哥道歉。」

「不,憑什麼,他就是一個私生子而已,他才不是我大哥!」

戰珉抗拒道。

「議長閣下,連親生兒子都不願聽您的話,如何管理整個國家呢?」

姜南初在這時候幽幽的開口,這句話潛意識十足,如果今天戰珉不聽戰錚樺的說,就說明他這個議長閣下無用至極。

「啪!」

戰錚樺直接甩了戰珉一巴掌。

「我讓你道歉,你聽到沒有!」

高高在上二十多載,戰珉的自尊第一次被人踩在地上碾壓。

「對……對不起,大哥。」

戰珉臉頰上火辣辣的巴掌印清晰的告訴他,現在已經不是以前。

如今的時代是屬於陸司寒的。

誤會解釋清楚,戰錚樺與戰珉一起離開別墅。

「少爺,今天事情處理的順利嗎?陸司寒是不是被議長閣下厭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