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能量漣漪頓時在從中涌出一瞬左右佈滿整個結界

萬道白光自小島各處不斷的暴射了出來隨後交織於結界之上沒有過上多久那道道光芒相互交織赫然勾勒出一方極其龐大的形狀

這個形狀有點類似於一方大陣白光勾勒其中完美的將陣型展現出來而那陣中赫然就是方纔的出現的白玉傘

“玄靈聖陣”

幽兒突然輕喝伴隨着喝聲的落下有這強大的能量呼嘯在那大陣中而那原本有些虛幻的陣法也是開始快的變得凝實起來一種驚人的能量波動緩緩的散出來

到這所謂的玄靈聖陣真正的成型之後赫然大陣脫離出龐大結界猶若一座山川般暴壓了過來直接是在衆人身前的湖面之上矗立着

如此近的距離在場的任何一人都是能夠感應到大陣的強大

“此爲玄靈聖陣一旦施展開來完美之極根本不存在破綻而它就是你們的最後一道考驗”看着衆人臉色幽兒輕聲說道

辰夜眉頭微微一皺道:“幽兒姑娘既然大陣完美沒有破綻想必不是我們這裏的任何一個人所能夠破掉的既然是這樣考驗未免太大了一些吧”

沒有人會想到在最後時刻竟然是一個與他們同時進入到傳承之地的女子構建出最後的一關而此時衆人也是想到這女子說不定就是

“所以需要大家聯手共同抵禦大陣的攻擊從而尋找機會破開大陣因爲所謂的完美都是因人而異”

幽兒旋即看向辰夜輕聲道:“你別生我氣好嗎”

知道辰夜心中的着急最後卻來了個如此的大陣幽兒儘管要必須這樣做可面對的是辰夜

“你說的是那裏話我怎會怪你”

辰夜溫和一笑這裏的一切一切都足以說明這個傳承之地相對於幽兒來說是怎樣的存在辰夜自是不能怪她更不會怪她

隨後辰夜看向龐宗等人道:“龐兄諸位看來我們只能聯手一次了”

到了這個時候衆人也是明白了爲什麼不提前開啓這裏偏要等到沒有人繼續到來後開啓了

龐宗笑着點了點頭秦道與慕萱也是點頭答應了下來四大勢力中有三大勢力這樣做了其餘的人自也是不會反對

“既然是聯手我想知道一旦這方大陣破開之後裏面的所獲是來分配還是依舊如之前這樣爭奪又或者我亭山谷是否依然什麼都得不到”

終於找到了一個機會左力立即冷聲道:“如果我亭山谷什麼都得不到那麼對不起恕我們不奉陪了”

此話傳出讓得大部分人眉頭不約而同的皺了起來這左力還真會趁火打劫

這玄靈聖陣如此強大如果沒有了亭山谷的這些高手勢必會更加吃力左力正是看中了這一點纔敢吃了幾次大虧後依舊有膽量這樣說

“你想怎樣”幽兒黛眉輕輕一蹙問道聲音古井無波可仍誰都是聽到了那平靜之中所藏匿着的殺意

面對幽兒左力還是情不自禁的後退了一步可口氣依舊的硬:“很簡單不提破陣之後會有怎樣的所獲這一路過來姑娘對我亭山谷太不公平了所以先你得給予我們與太昊門他們所得相差無幾價值的東西除此之外你更得向我們承諾破開大陣后里面的東西我亭山谷有着優先挑選的資格如若不然反正我們什麼都沒得到那就告辭提前離開了”

幽兒冷然一笑:“你到是一點都不客氣好”

辰夜猛地伸手將幽兒拉了回來視線掠過亭山谷等人最後停留在了徐山身上道:“左力的意思是否就代表着了你們的最終決定”

被那淡然卻又充斥着猶若被毒蛇盯上的目光所注視着徐山心神忍不住重顫:“這位公子”

“徐長老如果我們什麼都沒得到離開後也會淪爲笑柄要是再什麼好處都沒有何必浪費力氣我們不破壞難道連走的資格都沒有了”左力打斷了徐山的話望着辰夜冷冷笑道

“這樣說就是沒有了商量的餘地只能按照你的條件你纔會配合了”辰夜問道

“便是這樣”左力冷聲道

“那就算了”辰夜揮揮手道

聞言左力大笑了聲道:“諸位到了這個時候你們都明白了這片傳承之地我們都是棋子或許你們得到了某些好處可到最後仍然還是棋子這大陣如此強大或許可以破開但是你們能保證可以活下來嗎嘿嘿別因爲太想得到而失了性命”

“告辭了諸位”

“等等”

“是啊等一等”

倆句話從幽兒和辰夜口中一前一後的傳了出來

“怎麼二位答應了這纔對嘛凡事都不能做的太絕這樣於人與己都有好處”左力得意的一笑

“你等一等”

“對你等一等”

辰夜隨着幽兒之後笑了笑看着亭山谷的人似自言自語的說道:“一位尊玄高手四位皇玄高手加上其他的一些高手算是不錯的力量”

四大勢力各有頂尖高手護持因此一路過來並沒有太多人被留在其他地方亭山谷的力量保持的還算是比較完整有他們加入的確是個助力

可左力卻從辰夜的話中聽出了別的意思當下眉心一寒問道:“你什麼意思”

辰夜沒有理會左力轉而看向自己身後的同伴笑問:“沒有了他們這些我們幾個人能否在揮出自己的實力同時還能替代他們的力量”

略是沉吟片刻擢離就笑道:“我和紫萱姑娘聯手足以抵得上亭山谷的這五個頂尖力量”

“其他的那些人我努力一下大不了休息個半月也沒問題”玄禹撇了撇嘴道

“既然這樣還等什麼”

“辰夜不要”

“轟”

幽兒的話直接被龐大的能量波動給掩埋了下來四道氣息極爲霸道的衝進了亭山谷衆人當中旋即那一尊龐大的鐵塔便在衆人頭頂之上剎那過後一道道的身影便是在五彩光華的籠罩之下飛的沒入其中

“你你們”

左力大驚失色他萬萬沒有想到這種情形下對方竟然真的敢對他們出手

亭山谷一衆人在別的人眼中很強可在辰夜四人面前與螻蟻一般無二除卻徐山還能夠勉強有所抵擋其餘的人包括左力在內數秒過後在衆目睽睽下被那鐵塔吸入其中

頓時一陣陣救命之聲自那塔中不斷的傳了出來

“林老哥請幫忙說句話請”

被擢離震的暴退而回的徐山不由得驚恐大叫

可此時此刻林修那裏敢說上一句話也只怪左力太沒有眼色明知對方不好惹偏還要去惹這徐山身爲亭山谷長老雖說左力乃是少谷主方纔難的徐山連多說一句話都沒有這已經讓人知道其實心中徐山也同意左力的做法

既然是這樣而今的求情他人又怎麼會理一切都是自作自受罷了林修深深嘆息了聲默默的退到了人羣中

他毫不懷疑如果自己有什麼舉動只怕也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天地洪荒塔收了重傷的徐山後辰夜目光一掃剩餘衆人淡淡道:“接下來聯手破陣諸位還有沒有異議”

“但聽公子吩咐”

偌大的亭山谷他們說滅就滅在場的還真不會有人不開眼了

辰夜默默點了點頭旋即看向幽兒問道:“我們要怎樣做”

“你呀”

幽兒搖頭苦笑了聲雖然也很想殺亭山谷的這幫人可始終還不到時機辰夜的脾氣果然是一點兒都沒有變

片刻後幽兒指向玄靈聖陣一處說道:“玄靈聖陣這只是我模仿出來的因此儘管完美卻也依然有跡可尋那裏是陣眼處諸位聯手若是能夠轟碎陣眼大陣自然被破”

“不過先告誡一下諸位我說的很簡單但是身入大陣會遭受到大陣的自行攻擊你們要做的並不是馬上攻擊大陣而是要想辦法如何到達陣眼附近並且將損耗減至最低記住如果過十五個人受傷而無法出力的話那麼大陣威力就要自然加大三成如此類推而上你們小心了”

所有的人包括辰夜在內均是倒吸了口涼氣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傷重十五人,大陣威力增加三成,如此推算下去,五十人左右,那麼,大陣威力將會增加一倍

這玄靈聖陣,本就給人強大之極的感覺,莫說一倍,哪怕是增幅三成以上,那都會叫人無法想像的

辰夜眉頭皺了皺,旋即舒展開來,身影一動,率先掠進了大陣當中。

在他身後,紫萱等人,龐宗等人,一道又一道的身影,也是沒有過多遲疑,快的進入到了大陣裏面。

入眼處,是一片白茫茫,宛如迷霧之中,每一個人的視線,乃至靈魂感知力,不管修爲有多高深,五丈之處,已是極限所在。

大陣四周,全都一樣景色,叫人無法分的清楚方向,即使在之前,幽兒曾經指引過,可到了這裏後,就再也分辨不出來了。

“諸位,大陣已經開啓,你們可以開始了。”

幽兒的聲音,淡淡的飄進大陣中,衆人旋即看到,有着一道白光破空而來,指引這前方,顯然,這是在告訴衆人前進的路,衆人的心,也是因此安靜了許多,要不然,連方向都找不到,談什麼破陣?

僅是這一點,就足以讓人知道,所謂玄靈聖陣的強大,如果是平常破陣的話,這裏的所有人,只怕沒有一個人可以活着離開。

“諸位,我們現在商量一下,如何保存最大的戰鬥力,去靠近陣眼所在地。”片刻後,辰夜說道。

林修連忙說道:“這個,就由公子你來安排吧!”

“是啊,公子安排吧,我們都聽你的。”其他人也是附和着說道。

不提辰夜等人本身的可怕,單是他與幽兒的關係,就足以讓得衆人對他信任,他們是朋友關係,難不成,那女子會害辰夜?

腹黑大叔晚上見 聞言,辰夜也不推辭,大華辰家,個個都是驍勇善戰,領軍作戰之輩,辰夜儘管沒有真正上過戰場,對於領兵之道,卻一點都不陌生。

略是沉思片刻,辰夜說道:“在場一共十二位尊玄高手,由我的倆位朋友在正前方,玄禹,你也隨着擢離前輩和紫萱。其餘十位尊玄高手,你們各自安排,守護左右和後方,皇玄境界的高手,則是緊隨在各位尊玄高手之後,伺機出力,務必要讓沒有達到皇玄境界者的夥伴,毫無傷的同時,保證不讓各位尊玄高手消耗太多。”

“這是第一點!第二,各位手中補充玄氣的丹藥還有多少,這個時候不要藏私,在中間被守護的夥伴留一點備用,其餘的,全都交給尊玄高手,而你們也記住,不要吝嗇使用丹藥,只要消耗掉一些後,馬上使用丹藥。”

說着,辰夜手掌一翻,十三個玉瓶出現,隨後射向了紫萱等人手中。

紫萱,擢離和玄禹還不覺得什麼,當林修他們得到那些丹藥後,一個個臉色都有所變化,這些丹藥,即便是在聽一樓等個大勢力中,那也是不多的奇珍。

“我們所有的人,呈圓形,逐步向裏面推進,在這個過程中,無論生了什麼事情,大家都記住,陣型不能亂,而且,即使有那位夥伴受了重傷,也不得相互責備,更加不能放棄夥伴,如果被現這等情況,那就別怪我翻臉不認人了。”

“是,公子放心,我等絕對不會!”

如此大陣推移向前,毫無疑問,最前方,壓力最大,這個壓力,青袍年輕人毫不遲疑的交給了他的朋友,隨即又拿出珍貴丹藥,這樣舉動,直接是將他們心中,對辰夜的霸道之感,消失的無影無蹤了去。

跟在這樣的人身後面,絲毫不用擔心會被拋棄,難怪,他的同伴們,看上去,比他都要強大與神祕,都還願意追隨着他。

人羣中,不乏聰明之人,尤其是對辰夜有些熟悉的聽一樓林修等人,他們的心中,已然是有了別的想法。

“擢離前輩,紫萱,大皇子,你們多加小心!”

“你呢?”看着辰夜,紫萱這纔想起,這一應的安排,既然沒有前者自己!

辰夜溫和一笑,道:“我來掌控全局!”

聽到這話,衆人的心神,不由再度顫動片刻,最前方壓力固然很大,可掌控全局,無疑要來的更加危險與累人,那基本上就是,前後左右,但凡有一絲絲的紕漏,辰夜都要在最短的時間將之解決掉,這個任務,太重!

“公子,全局之事,交給我。”擢離忙道。

其他的尊玄高手也是馬上說着同樣的話,從這一刻開始,所有人,即便彼此之間,都還有着芥蒂與防備,但是,只要有辰夜在,這些都會放下,而有辰夜在,可以精誠合作!

“沒事的,我的能力,你還不相信嗎?”

辰夜衝着擢離笑了笑,旋即輕喝:“出吧!”

“那好,如果我察覺到,公子你狀態大減的時候,就一定會來替換你的。”擢離說完,轉身向前,大步而去。

“你多加小心!”

紫萱知道,她勸不住辰夜的,因爲也沒勸他,與玄禹一道,快的趕上了擢離。

這裏的人都是高手,不需要磨合和排練,當紫萱三人在前方,前往陣眼所在處之時,所有的人,都極其自覺的緊隨而上。

十大尊玄高手,帶領着諸多皇玄高手,分爲左右與後方三個方向,與其他的衆多高手,連接上前方紫萱三人,組成一個龐大的圓陣,朝向前方,快步挺進。

“轟!”

衆人原先所在地,彷彿是個安全區,當所有的人,踏出這個安全區後,一陣驚雷似的轟鳴聲,突然在半空之上炸響。

旋即,一股危險的氣息,自四面八方,瘋狂的席捲而來,猶若1ang潮!

而此時,在衆人的頭頂上方,那原本的白茫茫一片,突然的形成了一團龐大的雷雲,然後飛快的從漆黑色澤,轉變成了璀璨銀色,一道道雷光洞穿下來,彷彿是要將這方天地給劈散。

“大家小心,第一波攻擊就要來了!”

“沒事,交給我就好!”

半空之上,辰夜自信的一笑,如果是其他的衝擊,他還會凝重非常,但雷電之力那簡直就是給他送養料來的。

辰夜的自信,讓得衆人,沒來由的輕鬆了許多。

便在這時,天空中雷雲開始旋轉,剎那過後,空間扭曲,無數道雷電光束,猶如暴雨一般,夾雜着毀滅般的波動,瘋狂而至。

“轟!”

雷電光束鋪天蓋地而來,那等聲勢,猶如大片的雷霆襲來,整片空間都是在此時呈現一種極致扭曲之狀,空氣盡數bàozhà開來,甚至下方空間的白色茫茫,幾乎都是呈現出清晰之狀。

這般浩瀚的攻勢,讓得所有人臉色都是爲之一變,然而,還沒有等到衆人出手,只見得,一道同樣璀璨的銀色光芒,從辰夜口中暴射而出,一閃之下,便是出現在了雷霆風暴下。

銀色光芒涌動,讓衆人很清楚的看見,那裏面,乃是一枚猶若眼睛般大小的珠子,這枚珠子中,亦是有着雷霆氣息散出來。

“雷丹,看你的了!”

辰夜輕笑一聲,那雷丹,便是爆出萬丈的銀色光芒,將所有落下天際的雷霆風暴,盡數囊括進去。

而後,衆人驚愕的看到,這些雷霆風暴,便是無一遺漏,全被那珠子給吸收了去。

被青春遺忘的愛戀 “轟轟!”

天際上雷雲中,雷霆光束再一次如暴雨般傾瀉下來,但是,沒有一道光束,可以越過雷丹的吸收如此光景,大約持續了數分鐘左右,似乎是知道,無法奈何下方衆人,於是,那團龐大的雷雲,也是飛快的散去,天地,再度白茫茫一片,彷彿什麼事情都沒有生過。

辰夜一招手,雷丹飛快而回。

一入身體,辰夜渾身頓顫,一道精純的雷霆力量,便是自那雷丹之中掠出,猶若銀龍一般,快的在遊走經脈中,隨後被聞訊而來的玄氣所包裹,煉化過後,進入丹田中。

辰夜的肉身,已是百戰決大成,而且也不知道經受過多少次的強大襲擊,雷霆力量固然霸道,此時卻對辰夜沒有半點影響,他連理都沒有理一下,笑看衆人,道:“繼續前進!”

“是!”

衆**聲應道,能看的到,這些人對辰夜,已不在是忌憚,而是敬畏與佩服了,在他們的認知中,即便是四大勢力之主,中域南部的四大霸主高手,都無法做到辰夜方纔所做的事情,儘管他也是藉助了外物。

雷霆之力剛剛散去,應該沒有太快,就會有下一波的攻擊,因此,衆人度瞬間加快不少。

在人羣的中間,有着一名看起來很不起眼的中年漢子,很普通,丟到人羣中,根本不會引起別人的注意。